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章 仙界支柱

来人是一个身着深褐色衣衫的老者,面上带笑,却难掩威严之感,背脊笔直,精神烁烁,除了外表,其他都不像是一个老者,来人瞧着王紫一行人,着实很好奇,这恶魔地狱与世隔绝不知多少年了,今天竟然见到了活人,还不止一个!

“关亲王?!”那老者刚一落下,王紫正打算主动说明来意,却听得身后一人惊讶唤道,却是北皇。

“哦?这倒是稀奇了,还有人认得本王?你这小辈叫唤的确实是本王?”那老者的眼神一转,立马看向了北皇,似乎很惊讶,上下打量了几眼北皇,眼中渐渐发亮,露出比方才更家感兴趣的光芒。

“呵呵呵,魔力不错,年轻有为,本以为是擅闯之人,没想到还有我魔界来客,哈哈哈哈小子你过来,你既认得我,说说你为何会认得本王?”那老者紧接着笑道,似乎是因为见到了同为魔界的小辈,笑的很开怀,冲北皇招了招手,也不看别人了。

“关亲王,您还活着真是太好了!您在魔界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晚辈知道也不稀奇。”

北皇上前几步,英俊的面上带笑,似乎也有些意外的惊喜,北皇平时除了会因为王紫的一些事情有情绪波动之外,很少有真正感兴趣的事情,他的生活从来都是以魔王为中心的,在没找到王紫之前是,找到王紫之后更是,但是像现在这般笑的真诚却是几乎没有过的,更何况北皇如此尊敬的态度,看来北皇口中这个关亲王身份并不寻常。

“那可不一定,小子你也不用给本王戴高帽子,本王消失多少年,魔界会怎么变本王清楚的很,像你这样还记得本王的,可不会是随便什么人。”

那关亲王笑了笑,声音浑厚,即便在这世外桃源一般的地方修身养性了这么多年,说话之时还带着一股子直接和上位者的压迫,尤其是在面对在魔界可能身处高位的北皇时,关亲王的气势不由得外放,跟方才来时有着明显的差别。

“关亲王果然明察秋毫,不过晚辈说的也不错,您在魔界的地位,就算魔界再变也不会将您抹杀,晚辈的身份没什么可值得圈点的,今日随朋友一同前来,若是关亲王想关心魔界大事,晚辈慢慢与您细谈不迟,您看……”

北皇也不反驳,知道关亲王想问一些别的事情,但是王紫几人还晾在身后呢,他也不可能就这么跟关亲王叙旧吧,事情说来话长,关亲王在魔界的地位非比寻常,来一趟恶魔地狱,若是能将关亲王请回去,势必对王紫登上魔王之位又多了一层保障!

“你这小子交友倒是广泛……”

关亲王只考虑了一瞬北皇的话,自然觉得有道理,是他刚见到有人来恶魔地狱有些激动了,更何况这些人中还有自家魔界的人,差点王紫场合,负手看了看王紫几人,眉宇间出现了惊讶的神色,倒是觉得今天的事情更加有趣了。

忽然,关亲王的眼神定在了王紫身上,眼中神色变幻,不知道忽然想到了什么。

“嘿你这魔头倒是把人带过来啊,就光你一个人看着啊,懂不懂待客之道啊,还当你是高高在上的亲王那!”正在这时,身后传来一道喊声,是刚才跟关亲王打的老者,说话间也飞身落下,一边数落着关亲王,一边眼睛放光的看着王紫几人。

“你们是第二个来到恶魔地狱的人,我们几个这么多年也没挪过窝,这位面上能找出的活物也就仅限小块山顶了,先入者为主,你们的确算是客人,先请进来坐才是。”

关亲王被那声音喊的回神,又若有所思的看了看王紫,倒是不在意那老者的数落,好像跟没听到似的,在那老者话落之后,关亲王朝着王紫几人说道,边说边转身朝湖边去了,王紫几人自然跟上。

“诶我说,你们是怎么找到这来的?”后来那老者实在等不及几人过去,路上就问,瞧了瞧这一行人,一个比一个强大,怪不得敢来这恶魔地狱,只是也一个比一个冷,一点都不热情,那老者凑在了莲生面前,就一个莲生还挺讨喜,就逮着莲生问了。

“嘻嘻,他带我们来的。”莲生也没有让他失望,指着身后那个大型的机械兽。

“这个机械兽?”那老者回头一看,早就看到这家伙了,但是这跟找到这有什么关系?这机械兽哪里特别了吗?不过这机械兽看起来有点眼熟啊……

“铁羽老头,你就承认吧,你的记性已经不行了,连这只机械兽都不记得,这是五行老头当年炼制的机械兽!”

说话间王紫一行人已经走到湖边,一个身着铁灰色道袍的中年女子说道,却见那女子将头发梳的一丝不苟,在头顶挽可一个发髻,这话正是对那苦思冥想的老者说的。

“什么?!是五行老头的机械兽?你没说错?”那老者忽然跳起来,似乎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五星老头就在这,我会胡说吗?”那女子说道。

在走过来这一会儿,王紫已经观察过了这几人,总共六人,那关亲王是魔界之人,跟关亲王打斗的那老者被称作铁羽,很有可能是当时的仙界高手铁羽仙,这些人虽都是灵魂状态,但是实力也不可小觑,甚至跟生前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当初殒命在恶魔地狱的八个仙界高手,想来这里这几人定是其中几个了,八个高手中唯一一个女修士萸啰婆,刚才说话的那女子应该就是了吧。

“五行圣人……”王紫上前两步,拱了拱手,能够这么快找到五行神人,实属意外之喜。

“呵呵,你们先坐……你们去过五星空间了?是念雪让你们来?”五行圣人似乎没有很意外,示意王紫几人坐下来说话,在看到机械兽出现的时候,恐怕他已经知道大概了。

“嗯。”

王紫就地坐下,大家都是席地坐在草底上,王紫也不觉得奇怪,只是被五行圣人这一打断,王紫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说了,她想她应该先的跟五行圣人商量一下他该如何出去,毕竟五行圣人现在是灵魂状态,再就是问问当年她父亲的事情,可是她还不确定能不能跟五行圣人开诚布公的谈,更别说现在旁边还有这么多人,她还不确定这些人是谁。

“五行老道,你当初还留了这么一手?”关亲王却是有些惊讶的问道,五行圣人竟然还留了别的后路,虽然这后路潜伏的时间着实有些长了。

“当初不想就此一去不返,留了念雪和机械兽在仙界,若是遇到有缘人,就来探探,这些年也不觉得有这样的人,他们能来我也挺意外。”五行圣人从容的说道,从见到机械兽,再提起当年的事情,五行圣人的表情都是淡然从容的,似乎并没有什么能让他心境起伏的事情。

王紫看了看五行圣人,对于这个传奇式的人物,王紫其实很好奇,能让阵法在仙界兴盛了那么久,至今也不乏追随者,或许是她对阵法独特的感情,连带着对跟阵法有着密切关系的五行圣人也印象很好。

如今见到这道骨仙风似的五行圣人,淡泊平静,确实跟王紫想象中的形象一致,只是现在的五行圣人好像太平静了,平静到好像什么都不会被他放在眼里。

“五行圣人,我答应念雪把您带回去,您现在可以走吗?”王紫觉得有些无从开头,干脆开门见山的问,直接问清楚了五行圣人的意思再说别的吧。

“呵呵,我现在是灵魂状态,你应该知道,仙界我怎能再回去?这个不急,既然是有缘人,我且问你,你这阵法是谁教你的?”五行圣人笑了笑,并不愿现在就提离开的事情,反倒是对王紫连续破了这座山上的几个大阵很是好奇。

“不知您认不认识玄乙真人,我的阵法从玄乙真人的手记中启蒙的,不过您对我的帮助也不少。”王紫随着五行圣人的话题说,首次说出了自己的阵法启蒙于玄乙绝学。

“玄乙?我虽遍访阵法名家,但是六界之大,总有我不知道的,看来这位玄乙真人也是为阵法先驱,仅一本手记就培养了如此一个天才,不过、我何时帮助过你?”

五行圣人赞赏的看了看王紫,如果是靠着一本手记而无人指引就走上阵法的道路,那的确是不折不扣的天才了。

“我是演阵院的弟子。”王紫道。

“……演阵院现在如何?”却见五行圣人忽然顿住,面上出现了自刚开始到现在第一个意外的表情,说到底演阵院是他一生的心血,他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演阵院,如今再度听到演阵院的消息,五行圣人心中的波澜远比面上的大。

“很好。”王紫想了想,很负责任的说道,虽然演阵院的人现在很少,但是欣欣向荣,的确很好,完全没有想到为自己表功,毕竟演阵院是她复活的。

“如果你身上的知识的确是从演阵院学来,那我便相信演阵院很好。”

五行圣人似乎隐隐叹了口气,不似方才淡然了,阵学在仙界一直未曾扎根,是个什么情况他也会客观的去思考,他在演阵院盛极一时的时候离开,他并没有培养出出类拔萃的弟子,长天派排斥阵法的人也不在少数,阵法的状况会很好才是。

“现在确实很好。”王紫眉心微拢,再次强调了一次,只要有人肯学,阵法就不会没落,而现在演阵院不缺这样肯学的人。

“呵呵,我似乎杞人忧天了,现在是谁在做演阵院的院长?”

五行圣人身上落寞气息一散,似乎也觉得这样伤感在小辈面前有失庄严,不过看到王紫认真强调的模样,忽然有些轻松释怀,这个世界不会没有了谁就不转了,演阵院能够存在到今天或许真有新鲜的活力注入,他该高兴才是。

“战文石。”王紫道。

“嗯,文石思维灵活,对待阵法的态度也很严谨,的确当得院长一职。”

五行圣人知道战文石其人,言语间有些欣慰,王紫也不插嘴,现在演阵院已经是一派新气象,也没必要告诉五行圣人其实他口中态度严谨的战文石三十年来并没管过演阵院,只是维持着演阵院没有真的散架而已。

“都是些什么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五行老头你不是听洒脱吗,现在拿出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给谁看啊?”一人忍不住插嘴,似乎对五行圣人和王紫聊的事情很不感冒,王紫看去,正是那个铁羽仙。

“呵呵,不提便不提,你提些新鲜的来听听。”五行圣人不甚在意的笑笑。

“早说啊,我说小姑娘,你可知道我们是谁?”铁羽仙往前凑了凑问王紫,虽然这些个人都不是平凡之辈,但都以王紫为中心,从出现到坐下一直没变,那几个男子都是一副护花使者的样子,也没开口的意思,铁羽仙当然认准了王紫问了。

“五行圣人,铁羽仙,萸啰婆……其他人猜不出。”王紫说道。

“能猜出两个已经不错了,老道正是铁羽仙,她就是萸啰婆,这老头是珠山老祖,那是莲子山人,至于那两个嘛,不是跟咱一路的,这是关赡,这是言巍,两个大魔头,当初就是他们带兵挑唆,挑起战斗的。”

铁羽仙不知是何意,竟然介绍起来,当初八个仙界高手这就有四个,另外两个竟然是魔界带兵之将,当初打的你死我活的魔界和修真界,最后因为一个地煞阴霾阵双方同归于尽,然而其中的几个高手却并没有魂飞魄散,也没有沦为恶灵,不知道当中经历了什么曲折,总之这势不两立的六人竟是戏剧性的一同生活在这世外桃源,不知道多少岁月以来都是彼此相伴的。

那关赡和言巍二人的却是同时瞥了一眼铁羽仙,却并没有说什么,那样子好像是懒得解释,王紫自然看得清楚,这铁羽仙虽然嘴上一直针对关赡和言巍,但是六人之前分明是很和谐的氛围,像是很多年的老友,互相损损,揭揭老底儿,无伤大雅。

“你知道为什么五行老头能让你们进来,我们却一直没有出去吗?”铁羽仙忽然又问。

“不知。”

王紫摇头,这一点她之前也想过,本以为恶魔地狱已经没有清醒的灵魂,那样的话,不可能有灵魂挣脱一个位面的束缚,可实际情况并不是这样啊,五行圣人几人的实力应该并没有减弱,那么想出离开这个卫面的办法就并不是那么难了啊。

“哈哈,情理之中的,这是一个普通卫面,还未成型,但是时间体系应该跟修真界是一致的,对了,自当年大战后,仙界过了多久了?”铁羽仙神秘的笑了笑,料想王紫也猜不到,兴致勃勃的开始解释。

“三十年。”王紫道。

“才三十年?或许这里的时间体系比修真界还要快……当年地煞阴霾阵结束了那场战争,修真界和魔界参战的人同归于尽,我们也没能幸免,瞧吧,都剩下几缕灵魂,怨气被困在这个卫面,越来越多战死的灵魂被浸染成恶灵,剩下我们几个清醒的。”

“早些年这里的确惨不忍睹啊,小姑娘你们来的时候还不错,赶上这里都被卫面演变过程给清理赶紧了,那时候本来我们几个是要想办法出去的,可是灵魂状态想要撕开卫面也不是件容易的事,碰巧发现有几个魔头也没死干净。”

铁羽仙说道,说罢又瞪了两眼关赡和言巍,似乎对当年的事情耿耿于怀。

“呵呵,被我们撞见了,谁看谁都不顺眼,然后就打,这一打,也不知道打了多少年。”萸啰婆接着铁羽仙的话说道,相比起铁羽仙,萸啰婆倒是淡然,仿佛过去那么久的事情,说起来就跟白水一样,只是一段存在过的过往而已。

“直到这卫面第一次演变,天火蔓延,把这里的一切都少了个干干净净,我们也差点被烧成灰青烟,不过得亏了五行老道在这至高峰顶设下了的结界,等天火自己消散,我们也就彻底在这建了窝,然后还打,只不过过了这么些年,那几个魔头就剩下了关山和言巍,打几天歇几天,竟然忘了离开的事情,再一晃眼,你们几个就来了。”

铁羽仙接着说道,王紫听着感觉怪怪的,他们打归打,她可以理解,仙界和魔界自古以来都是相看两相厌,不能呼吸同一片空气的,但是像铁羽仙这么轻飘飘的说因为打架而忘了离开,似乎说不通啊,再说了,现在几人分明已经没有了对立的感觉。

“打打杀杀也不过如此,仙界和魔界对立已经不知有多久的历史了,大战那年我魔界本遇大事,魔王之眼出现在仙界,我与言兄率军离开魔界相迎,为避免大战,我二人将军队停在这无人的卫面,等待确认魔王之眼再去保险,然而不知是谁将消息传到了修真界,说我魔界摔大军进犯,致使修真界闻讯而动,大军前来对峙,两军相遇,不久大战就爆发了,而且愈演愈烈,仙界的这几个老头也来捣乱。”

关赡又接着说道,跳跃太大,王紫已经不知道这些人想说什么了,不过却安静的听着,在听到关赡说魔王之眼时,眼中划过一丝异样,这魔王之眼是什么?能让魔界如此重视?

不过听关赡的意思,但年大战打起来并非魔界的本意,反而是场不该有的战争,不只是谁从中作梗了……

三十年前,又是这个时间!

北皇不语,眼中却划过了然的神色,怪不得三十年前前去寻找魔王之眼的关、言两位亲王会忽然跟修真界打起来,而且最后是以同归于尽收场的,当年的事情太过复杂,有人同时篡改了各个部分的形势,让修真界和魔界打了起来,仙界也是一片大乱。

他现在知道了魔王之眼的主人就是王紫,而三十年前关亲王和言亲王本来是应该去世外域找王紫的,结果被拖在了这个位面,这暗中操控的手是出自一人吗?如果是的话,他的动机就太难猜了,把各个地方都搅乱,却好像玩似的,最终什么都没有做,真是怪哉。

“这场战争爆发的太没道理,虽然魔界和修真界,魔界和仙界在历史上的战争也不少,要说道理也没什么特别站得住脚的,但这一次不一样,并非双方意愿的,而是被人暗中挑起的,只是这人手太长,能同时影响到修真界和仙界,还知道魔界的动向,这一手挑唆是非,不可谓不毒啊。”

“魔王之眼的动向就此消失,我们都被困在这里,仙界也因为上任魔王的事情陷入混乱,五行老道被派来这里,虽说是五行老道自愿来的,但没有长天派一众副掌门和掌门共同的默许,五行老道怎会擅自前来?”

关赡接着说道,说的内容一点点吊起了王紫的胃口,王紫看向关赡,希望在他口中听到更多的事情,只因关赡所说几乎都是她的疑问,王紫有些奇怪,这几个人也不稳她是谁,就这么说起这魔界、仙界、修真界的秘辛,也不觉得有失妥当吗?

“您的意思是说三十年前这所有的事情都是有人刻意为之的,有人促成了修真界和魔界的大战,三十年前的事情看似巧合,但也有其发生的必然性,魔王胤天的事情自三百年就开始,三十年前是因为魔王之子出生,仙界的混乱引子是魔王胤天,魔王胤天当时已经跟魔界没有了关系,却因为您和言亲王带兵离开魔界而被人借题发挥,让魔王胤天坐实了进犯世外域的罪名。”

“修真界的实力不敌魔界,仙界理应派人支援,至于支援的人手,出于当时世外域也是一片换乱,拿不出大批的人马,因此前往支援的任务理所当然的落在了可以以一当万的五行圣人身上。”

王紫看着关赡说道,如此一来,三十年前的事情串成了一条线,王紫并没有说,五行圣人离开也许还有一个原因,三百年前五行圣人很可能故意放走她父亲,三十年前世外域布下天罗地网准备等着她父亲自投罗网,他们是怕三百年前的情景再次上演吧,怕即便是天罗地网她父亲也能插翅飞出,才把五行圣人调走。

“但是既然花了这么大功夫布置,为什么最后什么都没做?”

王紫终于一直以来想不通的事情,关赡和五行圣人他们在这里这么多年,看他们如今朋友般的相处,定然知道了当初他们都被算计了,关赡几人对她直白的提及这件事情,是不是还知道些什么?

“不,他们做了,只是没有收获而已。”五行圣人摇着头,说出这么一句。

“什么意思?”王紫皱眉。

“呵呵,小姑娘远比我想象中知道的多啊。”铁羽仙却忽然笑道,王紫看他,忽然说起的是他们,吊人胃口的也是他们,到底是什么意思。

“别急,会告诉你的,在这之前,我跟你确认一件事,你是不是魔王之眼的主人?”关赡安抚似的说了一句,却话音一转,忽然看着王紫问道。

“魔王之眼是什么?”王紫却疑惑的看着关赡,如果他要问她是不是王胤天的女儿,她倒是不会意外,但是魔王之眼她却是不知道。

“魔王之眼,就是一双眼睛。”

关赡笑了笑,看似轻松,却是无比认真,魔王之眼的确是一双眼睛,却是魔界从未放弃寻找的一双眼睛,魔界的子民相信魔王之眼会带给魔界另一片天地,不用暗无天日,不用被战争不止,不用在六界内为人不耻。

“关亲王,王上的确是魔王之眼的主人。”王紫还不明白关赡的意思,一直沉默不语的北皇却开口说道。

王紫看了看北皇,手不自觉的抚上自己的眼睛,这双眼睛,是魔王之眼?

关赡听了北皇的话,却只是呆愣了一瞬,面上出现如释重负的表情,闭了闭眼,忽然站了起来,绕开围坐着的既然,走到王紫身后,却见那一只没动的言巍也跟着过去,二人做了相同的动作,忽然双膝跪地,渐渐匍匐下来,五体投地对着王紫,无比的恭敬和虔诚。

“你们这是干什么?”王紫猛的站起,不管关赡和言巍的身份如何,随便被一个人这样大拜她也会奇怪啊,说拜就拜,就算知道她是魔王,可还没有继承王位,需要这么慎重吗?

“王上,请接受臣子的参拜,魔王之眼的主人,受得起任何一个魔界子民最虔诚的跪拜。”关赡说道,声音中也是恭敬,无一丝勉强。

“参见王上。”言巍也道。

铁羽仙不知低声低估了什么,怪异的看着关赡和言巍,这样隆重的参拜一个小姑娘,怎么看怎么别扭,不过人家这么认真的做一件事情,他也不会不识相的去打扰,该正经的时候还得正经。

“你们起来。”王紫说道,魔王之眼有何特别?能够让两个老臣子听到就神情凝重。

“谢王上。”

“谢王上。”

关赡和言巍道,这才起身,只是再面对王紫的时候,二人已经是另外一番态度了。

“你们说的是这个?你们怎么知道我是魔王之眼的主人?”

王紫垂下眼帘,墨眸中的诡异的红光一闪,手中出现一个黑色的能量球,那能量中蕴含着可怕的魔气,关赡和言巍二人猛地睁大眼睛,就算只是面对这气息,他们二人体内的魔气也跟老鼠见到猫一眼畏缩不前,果然,魔王之眼所拥有的能量是他人无法想象的!

“关、言二位亲王一直都是看守魔陨石之人,尊者当年派他二人前去接应魔王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们能分辨出魔王之眼所携带的能量,魔界只此二人,就算是我,也做不到如此。”

北皇这时替王紫解释道,现在的魔王四大影卫是在关赡和言巍二人一去不返之后尊者才正式让四人出来主持魔界大事的,关赡和言巍在魔界有相当大的地位,因为二人的离开,魔界的权力分配一度被打乱,好不容易才稳定下来,却也埋下了不少隐患。

“魔陨石能反应您身上的能量,我二人一直负责看守魔陨石,就为了能在找到魔王之眼的主人时,第一眼认出王上,只是没想到,那年离开魔界没能找到您,如今却是让您来找我们了。”

关赡说道,一口一个‘您’,称呼的王紫很是怪异,刚才王紫还对关赡称呼‘您’,现在却是调过来了。

“你便是王胤天的女儿吧。”这是,五行圣人开口。

“正是。”王紫点头,今天本是来找我行圣人的,却成了的身份公开会议了。

“呵呵,巧啊巧,三十年前关亲王和言亲王前来仙界找人,却没想到他们的王上正是世外域要杀的婴儿,而这婴儿还是前魔王的女儿,关亲王和言亲王若是直接去仙界,今天不知会不会是另外一番情景,不过不提这些假设了,当初那暗中之人也不会允许这样的情况出现啊。”

五行圣人感慨的说道,在座的人分明知道王胤天的女儿了,也知道天命者对王紫的预言了,更知道她是魔王了,却是波澜不惊的模样,不像是世外域对于她的态度啊!

“小姑娘,你不是想知道为什么暗中之人搞了这么大的乱子,却什么都没做吗?我这便告诉你,他们做了,而且做了很多,只是算盘打得太响,结果算错了地方。”

铁羽仙哼了一声,不似刚才那般无所谓的模样,似乎提到暗中之人时很是痛恨,顿了顿继续说道:

“小姑娘你可知道这六界为何形成的?”

王紫摇了摇头,觉得铁羽仙这个问题问得突然,六界自古便有,难道不是天然衍生的吗?

“太古时期,并无六界之说,茫茫宇宙卫面无数,当有生灵还是追求大道的时候,凡人、修真之人、兽、仙、佛、魔才渐渐出现雏形,而且经历了很长很长时间的演变,后来这六个主流种族中渐渐出现大能之人,为将这杂乱的生灵区分开来,给万物生灵一个何时的居所,天下大能汇聚一堂,决议将宇宙划分六界,也就是现在的人间界、修真界、妖界、魔界、鬼界、仙界。”

“无数大能人士取太古开天之木、补天之石,加以无数罕见之界外陨石,耗时几百年炼制界面支柱,施加法则,制定轮回,将界面支柱立于宇宙间,擎起六界,后来才渐渐形成了六界现有的秩序。”

“然界面支柱虽是取太古独一无二的材质炼制,但是想要支撑起一个界面,总有磨损的时候,还是太古末期之时,仙界支柱就曾动荡过,仙界的能量太大,而六界支柱是以相同的规格炼制的,因此仙界支柱最早出现了动荡,仙界险些崩坏。”

“最后还是由鸿、泽二兄弟以阵补天,修补了仙界支柱的破损,鸿、泽二兄弟险些丧命,却因信仰之力而活了下来,你应该也听说过,这补天之阵就是来自于【紫极阵】,是泽所创的阵法,也是古往今来阵法的巅峰之作,而鸿的【天极图】也是道术的开山鼻祖,后来鸿泽二兄弟将包括紫极阵和天极图的所有藏书扔进了空间裂缝。”

“可惜十几亿年来,他们的功法衍生了一个又一个家族门派,却唯独天极图和紫极阵下落不明。”

王紫听着,却不由的看了看莲生,这鸿泽二兄弟说的就是莲生奇异录中的太古兄弟吧,竟然还有这么一说,界面支柱、她的确是头一回听说。

“事实上,自从鸿泽二兄弟加固仙界支柱后,没隔一定的时间仙界支柱都会被加固一次,而这个时间没人知道是多久,但关于仙界支柱的地点,却有人知道。”

铁羽仙缓缓道来,王紫心中也有一丝明亮的感觉,因为这忽然直到的仙界支柱,以往一团乱麻的事情,莫非都是指向这个仙界支柱的?那么策划这所有事情的暗中之人也是冲着仙界支柱来的?

不可能是加固仙界支柱,如果是的话就不用做出这么多狠毒之事了,那就只可能是、毁了仙界支柱?!

“呵呵,是不是猜到了?”铁羽仙笑了笑说道。

“你们是如何知道的?”王紫问道,竟是冲着仙界支柱来的,那这按暗中之人就不可能只是一个小势力而已了,想要毁掉一个界面,这根本不是正常人会做的事情!

“因为五行老道便是仙界支柱的第两千一百一十一代看守人。”关赡说道。

王紫更加意外了,仙界支柱还有看守人?可既然是看守人,三十年前五行圣人为什么还会离开仙界?

“准确的说,应该是假仙界支柱的看守人。”五行圣人却是说道。

“假的?”王紫问出口,其他人都静静的听着。

“仙界支柱的确有看守人,但仙界支柱的确切位置也只有看守人知道,假的仙界支柱是为了保险起见,迷惑世人的,本来就是个防范措施,却不想真有人打仙界支柱的注意,这个假仙界支柱的位置就在长天派下方。”

这一次,却是莲生解释的。

“你也知道仙界支柱的事情?”王紫看向莲生,肩膀上的天心也看过去,这些人说的事情天心都听不懂,只睁着圆溜溜的七色眼睛,动作跟王紫保持神同步。

“嗯……因为我正好是假仙界支柱的第两千一百一十二代看守人。”莲生缩了缩脖子,嗡嗡的说道,这个事情当初被指派的时候发过重誓不能说的,不算是隐瞒亲亲主人吧。

“不过这都没什么用了啊,我上一代看守人都撇下那地方走了,我也没必要去守,反正也是假的啊!”莲生紧接着说道,为了澄清自己,要不是今天见到了五行圣人,知道了他也是看守人,他早就快忘了自己还有这么个身份了。

“哈哈你倒是聪明!”铁羽仙也有些诧异,不过莲生没像五行圣人一样,一辈子守在长天派,的确聪明了太多。

“仙界支柱的出现必须由真正的看守人召唤才可以,我也有召唤的口诀,召唤出来却只是假的仙界支柱而已,三百年前因为王胤天的事情,长天派一夜之间陷入了混乱,当时我就察觉到假仙界支柱有动静,为了赶紧平息事情,设计放了王胤天,用阵法加固了假仙界支柱。”

“不过从那时起我就起了疑心,恐怕王胤天的事情出的并不巧合,可是因为他的离开,事情也渐渐平息下来,假仙界支柱的动静也好像是我的错觉一样,直到你出生那年,仙界再次因为王胤天的事情而起了混乱。”

“宇文华不信人我,别人不清楚,他却是知道当初我故意挡住他,而放了王胤天,当时我是最适合前来援战的人,我若是不走,宇文华也会不会同意,只好离开,我知道我离开后,下一代看守人马上会到位,才放心离开。”

“但没想到下一代看守人没去,而趁着长天派所有人都被派去围堵王胤天的时候,暗中有人召唤仙界支柱,进而毁之,却也因此发现,长天派埋的支柱,只不过是假的而已。”

五行圣人说道,看了看莲生,莲生又缩了缩脖子,他不知道这一茬,三十年前正是毒发差点死了那一年,并没有感应到召唤,这句对是意外、意外啊!

“后来的事情、您您是怎么知道的啊?”莲生为了给自己减轻点压力,吞了吞口水转移话题。

“很久以前,风广来过恶魔地狱。”五行圣人道。

王紫了然,所以刚开始关赡才会说他们是第二个来到恶魔地狱的人,那第一个肯定就是风广战皇了!也正因为五行圣人他们已经知道了外界的事情,更不着急出去了!

“也就是说暗中之人谋划毁掉仙界支柱由来已久,至少三百年的时间,父亲正好被他们利用,可在三十年前终于有机会下手的时候,却发现长天派下埋的是假的仙界支柱,因此这长达三百年的谋划就不了了之了?”

王紫抿唇,不管是谁谋划的,让他的父亲做了替罪羊就是该死,只是,目标是仙界支柱,又有着如此可怕的耐心,失败了两次,他们怎么会就此收手?

“假的被发现了,下次是不是就该轮到真的了?”

莲生不自然的说道,这假的被发现也有他的一部分责任,不过仔细想想的话,他可没五行圣人那本事,就算他去守着了,要是人非要召唤出来,他也压不回去啊……

“当然,如果是你,你策划了几百年的事情,会说放弃就放弃吗?”铁羽仙道。

“知道对方是谁吗?”王紫沉声问道。

------题外话------

写逻辑神马的时候就特别特比特别费脑子啊啊!写完的时候脑子已经不会转了啊啊!O(≧口≦)O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