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四十七章 恶魔地狱,世外桃源

不管世外域之后如何,王紫一行人却在不久后到达了传送的另一端,那是一片昏暗的空间,天空未开,笼罩着一层厚厚的黑云,地面上是皲裂的土地,却是呈现与整片空间极为一致的黑色。

远处也有层峦叠嶂的深山,只是山也是黑沉沉的山,不见一株花草、一棵树木,天地间蔓延着无边的死气,空气中都不见一丝流动的风,像是静止着被尘封了不知多少岁月,首次迎来了一批客人。

“就是这里吗?”卫子谦转头问机械兽。

“没错。”机械兽身体没动,方形的头却是旋转了一圈,似乎也在观察着这里的环境,肯定的回答了卫子谦的话。

“这里似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卫子楚说道,往前走了几步,脚下是干裂的土地,走上去坚硬无比,卫子楚蹲在地上,看着裂缝中堆积的粉尘,细密的像是被精心筛选出来一样。

“如果这就是恶魔地狱的话,的确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里应该是一个还未成型的位面,地理环境很不稳定,大战之后应该有过天火蔓延,将这里的一切都焚成了灰烬。”

莲生也四处看了看,很快说道,让机械兽带路,最有可能的就是恶魔地狱了,离开了世外域,王紫最有可能的也是先了了来恶魔地狱的事情,再去魔界不迟。

“别说尸体了,估计连五行圣人的骨灰都带不回去,啧啧,人们想过恶魔地狱如何凶险如何可怕,却唯独没想过恶魔地狱是在一个位面雏形,变化太大了,我说机械兽啊,那个美女程序不知道吗?”

莲生继续说道,想到王紫来恶魔地狱最初的原因是因为受五行空间那个美女程序的请求,不过现在看来似乎没有那个必要了。

“不像是这么简单,先让小紫去养伤,我们先探探这里。”卫子谦说道,暂时安全也好,给王紫点时间调理身体。

“小紫紫,你先去把自己养好了再出来。”慕千厷也道。

王紫微微点头,知道轻重,便直接同意了,身形一闪消失在了原地,众人当然知道王紫是去了赤灵,就只有饕餮扬了扬眉,对于这些人跟王紫之间的秘密有些不爽,但是暂且不开口,除了王紫,他还没那么多耐心去面对这些人。

“是你夺了妖皇的位置?”饕餮不说话,打定主意等王紫出来,卫子谦却并不介意的问道。

饕餮看向卫子谦,眉峰凌厉,整个人看上去多了几分戾气和不加掩饰的狂傲,也是,他有那资本。饕餮没有作答,这是很明显的,说难听点是很白痴的问题,最起码这几个人看到那扳指就应该明白。

“你们想干什么?都凑在小丫头这儿,是想重整旗鼓再去找寒巳冷殇拼命?”

饕餮倒是对另外一件事情感兴趣了,第七代青龙、朱雀、玄武、腾蛇都出现了,如今已经招来了梼杌,说明已经快找到王紫身上了,这他就不能不管了,毕竟,那女人可是他看上的,再麻烦也得管。

“那倒不是,你若想知道的话,可以等小紫心甘情愿都告诉你。”

卫子谦笑道,那金玉扳指是妖皇身份的象征,前段时间妖界还在大战,没想到这么快已经易主了,而且那个忽然冒出来的人竟然会是第四代饕餮,而且这饕餮竟然这么轻易便把这金玉扳指送给了王紫!

卫子谦并不知道岩城之事还有饕餮的一份,但是饕餮消失的时间比他们还早,却忽然凭空冒了出来,直奔妖界夺了妖皇之位,这相当于把整个妖界都攥在了手中啊!控制了六界中实力绝对不低的妖界,这是多么大的权力啊!

可是饕餮转眼在今天忽然出现帮了王紫,而且还将金玉扳指送给王紫,这怎么看都像是、一切早就计划好一样,好像饕餮忽然去夺妖皇之位,就是为了把它拱手献给王紫一样!

卫子谦不知道自己想的对不对,但猜想多半是这样的,只是不知道王紫何时遇见的饕餮?他该感慨一下王紫的桃花运真的好到让他也惊讶的地步了吗?

又多了一个强大的情敌,他们都清楚,可是却不能对饕餮做什么,只因他们更清楚,饕餮的强大可以保护王紫,还有他已经握在手中的妖界,可以给王紫减去很大的压力。

“就算小丫头不说,我也能猜个*不离十。”

饕餮看了一眼卫子谦,不说便不说,虽然跟王紫只有过那么短暂的一会相处而已,嗯、短暂却美好,饕餮不得不承认,就因为那么一个吻而已,他就放弃了追上去,掉头去了妖界,集结了大批的高阶灵兽,日夜兼程攻下皇城,做了妖皇。

本来只是想给小丫头个礼物,没想到小丫头身上有这么多麻烦,碰上了苍府的巫术竟然还算小麻烦了,她还这么弱小,就直接跟两个创世神站在了对立的位置,这比巫术麻烦多了,巫术还可以隐藏,慢慢来,跟创世神的较量却只能快!在创世神还没有将目标集中在她身上的时候就快点强大起来!

算上今天他跟小丫头也才见过两面而已,但也深知小丫头的倔强性子,恐怕他管不着青龙他们这摊子事情,也发表不上意见,小丫头不会听的,只能等小丫头对他的防范心思弱点,他再帮着想办法。

“今天得谢谢你。”卫子谦说了一句,虽然料想饕餮也不会接受这声谢谢,但是他说他的,听不听是饕餮的事情,果然,饕餮眉头都没动一下。

……

时间在王紫调理自己伤势中很快过去三天,王紫服了丹药泡在净化之水中,身体快速的恢复着,这天,王紫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感觉全身上下已经大好,经脉通畅,神识也已经恢复,现在王紫神识的消耗并不像以前那么棘手,识海中蓝色的云朵似乎能够保护她的神识,总在神识几近干涸的时候补充,而且恢复起来也并不困难。

王紫刚刚睁开眼睛,动了身体,掀起一阵波纹,神识渐渐周遭的环境中,也不知道她花了多久的时间,只是刚一动,就僵硬了,余光中两个人影彻底让王紫无奈了,转头去看,正是穷奇和青龙。

不知他们两个在这里多长时间了,一醒来就看到这两个人,而且她现在是赤身*泡在净化之水中,那两个人却是衣冠整齐的坐在岸上,周围是美不胜收的玫瑰花海,可惜、她好像彻底跟这净化之水犯冲了,现在完全不可能享受一个人悠闲的时光了……

王紫看着两人并不明显的面色,也拿不准这是什么态度,低着头上岸,挥手拿来了衣服,蒸干了身上的水后手脚僵硬的穿上,期间一下都没抬头,心中一遍一遍告诉自己这没什么,反正、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王紫自顾自的做着心理建设,却是没注意两个目不转睛盯着她的人,现在做的心理建设绝不比她的少!两人喉咙不由自主的滚动了下,眼神暗了暗,控制主自己没在这个时候扑上去,偏偏王紫磕磕绊绊的穿衣服,一会儿栓错了带子,一会儿扣错了扣子,要不是两人清楚王紫就是这个样子,恐怕要怀疑王紫是不是故意考验他俩了。

其实穷奇和青龙来这里也不久,主要是考虑王紫也快醒了才过来看看,王紫泡在水中的时候也没什么,有那奶白色的净化之水挡着呢,王紫醒来之后,本想着王紫说一声他们也会离开的,没想到王紫只尴尬了一会儿,竟然垂着头走出来了!

青龙摸了摸鼻子,确定自己没流鼻血才安心了点,苍天可鉴,之前一直因为梼杌的事情阴云笼罩,他跟本没心思想某些事情,可是在王紫极致诱惑的身体映入眼帘的时候,青龙整个人都不对了,仔细想来,自从开荤,青龙尝了那美妙滋味,还没来得及再回味回味啊……

穷奇似乎比青龙强大了许多,不知是不是得益于忍了几次都有经验了,没有很失态,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王紫,眼神幽暗。

“咳……我入定了多久?”

王紫轻咳一声,落在她身上的视线太直接,太灼热,她想忽视都不行,终于穿好衣服后,王紫看了看自己,没什么问题,才开口说道,让两人也尽快转移视线。

“三天。”穷奇道,声音低哑,似乎也注意到自己的声音不太对,穷奇闭口不言,站起身来拉着王紫往出走。

“子谦他们已经打探了恶魔地狱,你不用着急。”青龙笑了笑,走出花海后,才开口说道,已经恢复了。

“小七你出来了!你好吗?没事了吗?”黑豹从一旁跳过来,似乎等了很久,不过这次没有扑上来,似乎担心王紫现在的身体。

“唔,完全没事。”王紫点点头的,揉了揉黑豹的头。

“小七下次叫我去打坏人吧,父亲说我现在也可以帮你了。”

黑豹仰着头,蹭了蹭王紫的手,他现在已经拥有很强大的灵魂了,赤灵内很多掌神境的灵兽都赢不了他,黑豹想跟王紫炫耀一下,不过想到自己还是不够强,留着以后再炫耀吧。

王紫回来赤灵的时候黑豹并没有看到,也是后来才青龙告诉他王紫在净化之水静养,不能打扰的,他很听话,一直等在外面,直到看着王紫好好的走出来,黑豹才精神焕发,他有点不想在赤灵等着了,小七在外面受伤他都不知道,这让他觉得自己很没用。

“好,现在就带黑子出去。”王紫很快点头,终于离开世外域,这对黑子他们来说很好吧,可以出来放放风。

“真的吗?”黑豹猛地回过头来,抑制不住的兴奋,虽然平时不想让小七为难,但他真的很想跟小七一起出去啊!

“当然是真的,以后只要黑子想,就可以出去。”王紫道,感染了黑豹的开心,刚才在净化之水那一点尴尬此时也不见了。

“太好了小七,那我们接下来要去哪里?”黑子似乎很兴奋,蓝色的眼睛亮亮的看着王紫。

“现在在恶魔地狱,然后去魔界,然后还再回仙界。”王紫想了想说道,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这样的行程了。

……

王紫几人离开赤灵,刚刚出现就外面的几人就看了过来,几人都是先确定了王紫没事才说起别的事情。

“这是个位面雏形,在仙魔大战之后这里曾发生了点变化,大多数战场的痕迹都消失了,但也有一部分保存下来。”卫子谦说道,三天的时间已经够他们打探一番了,只是还没有去,王紫定是要亲自去的。

“在哪里?”王紫问道,仔细看了看周围,的确,残败的太厉害,好像一个无人踏足过的世界,没有一丝生气。

“那儿,这个卫面最高的地方,那里应该聚集了幸免于天祸的恶灵。”卫子谦指着远山重叠中,尤为突出的一座山峰。

“机械兽,如果五行圣人真的变作了恶灵,你能认出他吗?”

王紫问一旁的机械兽,此行主要是要找五行圣人,按照那个美女程序所说,就算是一捧灰也要带回去,现在一捧灰都没有,只能试试看五行圣人的灵魂有没有留住,但五行圣人乃一介得道高人,怎会允许自己死后灵魂被困于此,再被怨气所累成为恶灵?恐怕他宁愿在地煞阴霾阵中魂飞魄散吧。

“不知道。”机械兽紫色眼睛闪了闪,诚实的答道。

“去看看吧。”

王紫道,不单单是为了对那个美女程序的承诺,还有对五行圣人的敬意,她在云痕峰上学习五行圣人的阵法,受益匪浅,再者,五行圣人三百年前曾相助于她的父亲,怎么说去这一趟都是必须的。

“小丫头,你就这么对待你的救命恩人吗?”

饕餮终于循着空隙说话了,王紫自出现就没给过他一个眼神,饕餮的不爽直接表现在了脸上,剑眉微拢,凝聚着怒气,只是这里所有人,包括王紫似乎都知道这怒气不会发出来。

饕餮倒不是真的在意什么救命恩人,说起来他算是救过王紫两次吧,初次见面王紫差点溺水,第二次见面就是三天前了,他似乎都是以不错的身份出现的啊?这下丫头怎么就看不见他呢?

难道是刚见面的时候打了穷奇几人,这小丫头就记上忘不了了?那也是怪他们学艺不精啊,跟他有什么关系,小丫头不要一味的护短,恩怨分明一点好不好?

“……谢谢你救我。”

王紫一顿,回身看向一身金丝长袍的饕餮,金色和黑色勾勒出饕餮充满掠夺性的身躯,不加掩饰,她对饕餮印象并不好,应该说是很差,重伤了腾蛇和少英少武,青龙也在他手里吃过亏,水中轻薄过她……

她不理解怎么会再次见到饕餮,而且饕餮是为救她而来,完全没有了第一次见面时的敌对感,王紫是个很容易原谅别人的人,尤其是看到了对方的真诚,如果没有什么严重到不能原谅的地步,王紫都不会真的去在意。

就比饕餮这次出现,虽然依然难掩狂傲的本性,但他的立场却很鲜明,这让王紫很快觉得,似乎之前的事情也并没什么了,饕餮有心善待她,她也没必要拒人于千里之外。

等等,她忽然想起来,第一次见面时水中的亲吻也算不得轻薄了,说起来还是饕餮救了她,只是当时一心着急腾蛇的伤,又被一个不认识的人如此接近,她才会那么反感,而且、趁着距离那么近,她还用寒湮掌偷袭过饕餮……

想到此处,王紫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这么说饕餮应该算是救了她两次的……

“你干什么?”饕餮忽然闪身而至,大手抓住王紫的,却见王紫正在摘那金玉扳指,只是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

“把这个还给你。”忽然被饕餮抓住了手腕,王紫语气有些不自然,是因为刚才想到的尴尬还没有褪去。

“送出去的东西,哪里有收回来的?”饕餮眼神审视的看了看王紫,似乎在分辨王紫真实的用意,见王紫似乎并不知道这金玉扳指代表的意义,饕餮松了手,不容置喙的说道。

“可是……”

王紫摩挲了一下那金玉扳指,看着虽大,但是戴在手上一点感觉都没有,就跟长在她手上似的,毫无负担,任何一个法器都会跟身体有陌生的感觉,除非是相当珍贵的,譬如赤灵一般,而这金玉扳指,虽然还不知道有什么用,但一定不可能是平凡之物。

饕餮帮她一次已经令她感激了,收下这东西算怎么回事?

“没什么可是的,收着便是。”饕餮堵回了王紫的话,不想说这扳指就是抢来送她的,怕吓着她。

“你也不必谢我,我乐意这么做,但是你不觉得该自我介绍一下吗?”饕餮垂眸看着王紫,谁会想在视为自己女人的口中听到谢谢二字?他拥有的力量,以前也许是为了拥有而拥有,现在嘛,不就是为了保护他的女人存在的吗?

“唔,我叫王紫。”王紫有点跟不上饕餮的思维,怎么好像在他口中什么都不重要一般?

如果饕餮知道她这么样不知道会不会敲着那小脑瓜子恨铁不成钢的数落几句,什么叫都不重要?分明别的都没有你的自我介绍重要啊!所以小丫头,你抓错重点了!

“还是小丫头,算了,走吧。”饕餮挑了挑眉,似乎也不应该指望这个时候王紫会告诉他些什么,越过杵在一旁的众人,径直朝那处最高的山峰而去。

王紫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饕餮走远,又试图摘了摘那金玉扳指,却再度被阻止了,慕千厷扣上王紫的手,若无其事的拉着王紫先前走去。

“虽然不太好看,但还能凑活,就带着吧。”慕千厷性感的的声线响起。

“甜心!”天心的忽然冒出来,彻底打断了王紫还在想金玉扳指的事情。

“咕噜咕噜……”闷死我了,天心小脑袋蹭着王紫的脸,伸出红色的小舌舔了舔,心满意足的趴在了王紫肩膀上,愈发黑亮柔软的尾巴一卷,轻轻的绕上王紫的脖颈。

“咕噜咕噜……”天心在王紫耳边嘀咕着,要是甜心能听懂他说话就好了。

……

没过多久,王紫几人已经来到那处山下,站在山脚下,能清晰地感受到这里与别处不同的气息,山上传来阵阵阴风,的确像是阴魂聚集的地方,王紫仰头看了看这座山峰,虽然光秃秃的,但似乎并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不知道上面还有什么蹊跷。

王紫单独上前几步,手中释放出五行灵力查探,虽然觉得奇怪,但是还是不太敢相信,这山上竟然真的有阵法!而且是重重叠叠不少阵法!

怪不得表面上去与别处无异,却处处泛着诡异,当年此处战场应该没有活下来的人啊,怨气如此重,就算活下来也不可能活到今天了,可是这阵法又是谁布下的?她第一时间联想到了五行圣人,可是又觉得不太可能……

“上去吧,这里有很多阵法,如果是恶灵的话,他们竟然也知道保护自己。”王紫不跟自己纠结了,上去看看便知究竟。

王紫就用五行灵力破阵,山脚下的一部分阵法还用不到九转阵盘,当王紫打开第一个阵法的时候,面前一阵阴风吹过,耳中乍一响起一声变调的尖叫,似乎是太过兴奋所致,几个形态丑陋的恶灵飞扑过来,手口并用的扑向最前方的王紫。

“咕噜咕噜!”天心炸毛了,这群丑陋的东西,也敢对他的甜心不敬!眼中的七色一变,瞬间只剩下了幽绿的色泽,眼中放出两术绿光,被那光沾到的恶灵立马惨叫着消失了!

然而这才是几个而已,打开阵法后,游荡在四处的恶灵,有点是兽形,有的是人形,但都在魂魄的基础上发生了变化,变得丑陋而恶劣,怨念放大了他们灵魂的丑陋之处,毫无章法的表现在那张仅有的灵魂外壳上,有的人头部是身体的三四倍,有的双臂长到都开始打结了,还有的支着巨长无比的腿,晃晃悠悠的在四处游荡。

恶灵是灵魂中最丑陋的一类,是扭曲的灵魂,他们憎恨生者,只因他们都是不想死却被迫死去,无法再复活,他们最大的乐趣便是拉着活人陪他们一起下地狱!

在这恶魔地狱被关了不知道多久,半个活人都没见到,他们每天都是找个恶灵打架,打完了打死了倒好,死不了下次接着打,单打独斗不行还要拉帮结伙的打,反正存在在这恶魔地狱中,果真如地狱一般,他们连想死都难。

长此以往,灵魂越来越扭曲,越来越邪恶,今天乍一看到活人,还是这么多,他们哪管得了那么多?嚎叫着就扑上来,他们问到了活人的味道、闻到了鲜血的味道!

如果能把这些人的灵魂拽出来,再把他们的身体一点点摧残赶紧,看着他们的血肉在这片土地上一点点腐烂殆尽,最后让他们的灵魂也在痛苦中与所有的恶灵为伍,变成他们中的一员,这个过程应该很满上吧,似乎都在期待着看一个个新鲜的灵魂挣扎,恶灵们尖叫中带着扭曲的兴奋,根本不会管这些人强不强大,厉不厉害,大片大片的扑过来!

黑豹身形悦至空中,利爪划过,一个个恶灵在黑豹爪下被撕成碎片,黑豹现在是灵魂状态,但面对这些丑陋的恶灵,对他们的弱点再清楚不过,完全可以一击杀死。

其他人都动了手,不需要王紫再做些什么,王紫站在原地,看着四周蜂拥而来的恶灵,数量竟是如此之多,王紫却忽然有些头疼,这么多恶灵,而且跟本来的灵魂完全扭曲了,想要找到五行圣人那不是不可能了?

已经消失了那么多恶灵,这些恶灵冲着他们来,他们也不可能不还手啊,这么混乱,他难道还要围绕着这些丑陋的恶灵一个个观察吗?

“别打了,直接上去。”

王紫喊了一声,在身边布下结界,飞身向山顶而去,快到半山腰的时候,快速的破开了上一层阵法,更加浓重的阴气袭来,王紫飞身上去,众人也紧跟着上来,却忽然发现刚才一直紧随其后的大批恶灵似乎知道他们到了什么地方一样,就在原来阵法的边缘准确的停了下来,口中发出不甘心的嚎叫,飞身返回了。

王紫诧异,他们似乎在忌惮这一层,只是恶灵之间还有等级吗?他们不是无所畏惧的吗?

王紫看向了这一层的恶灵,却惊讶的发现,这一层的恶灵似乎比刚才那些顺眼了很多,虽然见到他们仍然是兴奋的怪叫,然后像是见到食物一样扑上来,但单说形象的话,看起来比刚才那一拨好了太多。

“别在下面浪费时间了,去破上面的阵。”穷奇落在王紫身边说道,这阵法一个阶段一个,看样子是按照层次划分的,也许这下面的都是小鱼小虾,上面的也许会有收获。

“嗯。”

王紫也如此认为,直接的祭出九转阵盘来破阵,几乎没有阻力,有其他人护着一直往上走,而越往上,那些恶灵的形态就越正常,好像越来越接近一个灵魂该有的模样,甚至到后来,有的恶灵竟能偶尔说出几句人话,但意识尚不清楚,这让王紫大感惊讶,莫非、莫非这恶魔地狱还存在着没有被怨气浸染的灵魂?鲜活的灵魂?

直到最后一层,踏上山峰顶端的时候,王紫破了阵法,收回九转阵盘,入目的景色让王紫一阵惊讶!这怎么可能?王紫身边的几人也是诧异的看着,自进入这所谓的恶魔地狱之后,入目的便是满目疮痍的卫面,一路上都是毫无生气的黑沉,自踏上这山峰之后更会恶灵无数。

可当那一层薄薄的阵法消失后,映入眼帘的却是一片大好春色,处处花团锦簇,绿树成荫,青草遍地,小河潺潺,莺飞蝶舞,扑鼻而来一阵清香的气息,跟一直以来周遭残破的环境形成鲜明的对比,乍一看这地方,还以为是进了世外桃园!

“小七,这好像是真的。”黑豹爪子刨了刨地,翻起一片褐色的土地,青草上还沾着露水。

“这的确是真的。”王紫确认道,这里已经没有阵法了,她确定这不是幻境。

“这位面还没有成形,却已经有了这么完整的一片生态,这里分明是被人故意保护下来的,这恶魔地狱哪里像是恶魔地狱啊。”莲生走了进去,脚下软绵绵的草地,四处清新的空气,到处都跟恶魔地狱四个字格格不入。

“啧啧,当年那些人也许没死光,最起码灵魂没有沦为恶灵。”慕千厷说道。

“这些阵法上有什么线索吗?是不是五行圣人布的阵?”卫子谦却问。

“应该是。”

王紫点头,心中也是抱着希望,五行圣人布阵没有特别规矩的规律,非要说出一点什么的话,就是五行圣人太擅长利用周遭的环境了,这些阵法全部都是依山而布,一个套一个,紧密的靠在一起。

这些阵法应该由来已久了,这些阵法把恶灵的等级划分开来,从下到上对上层的阵法形成的保护之势,上层的阵法又对下层的恶灵形成威慑,致使下层的恶灵不敢轻易越过界限。

仙界的时间应该跟这里并不同步,普通卫面的时间一般都比仙界快了很多,仙界过去三十年,这里却不知过了多少个三十年了。

这峰顶生机勃勃,如果当年有魂魄留下来的话,定不会沦为恶灵,而这个最有可能布下阵法的人就是五行圣人了!

王紫怀着这个期待踏上了那世外桃源一般的地方,地面上到处都是繁茂的草地,毫无踩过的痕迹,也没有指引的路,王紫一行只沿着一条小河一直往上游走,越往上走数目越繁盛,还有不少小灵兽,真的是活生生的灵兽!见到他们都睁着好奇的眼睛,似乎完全不懂人类的危险,只是好奇他们的地方怎么忽然多了这么多奇怪的生物。

“哈哈哈,小可爱们……告诉我,你们这里的老大是谁啊?老大知道吗,就是你们平时都听谁的话啊?”

见到那些灵智未开的灵兽,莲生忽然变得很是兴奋,跳过去跟他们打招呼,本来见到一个站着的生物出现,灵兽们有些受惊,不过在莲生开口说话后,那些刚刚躲开的灵兽又渐渐聚拢回来,跟莲生大眼瞪小眼。

“你多大了?你们这里谁的年龄最大呢?带我去见他好不好?”

莲生叽里咕噜的在那跟一堆小动物说了半天,王紫几人就那么看着,莲生蹲在那的样子竟有些天真,这些小灵兽都还未开启灵智,就算这里有一大堆上古神兽上古凶兽之类的兽中至尊,吓死这些小动物也问不出什么,偏偏莲生好像真的能跟这些小动物沟通一样,最起码那些小动物的警惕在一点点放松,然后喉咙里发出各种各样的叫声,连带着爪子也在比划着。

王紫忽然想起来,莲生似乎真的可以跟这些小动物、包括小鸟小鱼之类的生灵沟通,在落霞山山谷的时候,莲生的房间外面就围着一大堆普通灵兽,莲生一有空就跟那些灵兽待在一起,还老对着屋子外面那条河自言自语,看见天上飞过什么蝴蝶之类的也要打声招呼,她竟一直没联想到莲生是有这个本事的。

那他撰史会不会也用这个作为消息来源的渠道?在仙界的普通灵兽和低阶灵兽很容易存活下来,仙界的人大多不食五谷肉食,也不稀罕低阶灵兽,食物链最底层的灵兽很容易存活,也很容易被人忽略,那岂不是会保留下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以前总以为莲生神神叨叨神经似乎不正常,现在想来,难道是以前都跟这些小动物交流了,跟人类相处起来有困难?

“哈哈哈我问到了,这里果然有人,它带咱们去。”

半晌,莲生跳起来笑道,指着前方蹦蹦跳跳的某只小动物,却见那小动物长着一身黑白杂毛,像树袋熊又像是猴子,身体胖嘟嘟的,胳膊却很长,能接住树林中的藤蔓跳跃,此时正睁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看着王紫几人,因为莲生说了,这些都是他的朋友,他的小伙伴。

“咕噜咕噜……”天心尾巴优雅的在王紫面前甩了甩,隔断了王紫看那只小动物的视线,最萌的小动物在这里!不要看别人!

王紫没理解天心的意思,但是习惯性的摸摸头安抚,天心也达到了目的,头埋进王紫脖子里,舒舒服服的待着,他只能安慰自己,小也有小的好处,反正他每天都能蹭着甜心。

那带路的小动物在林间晃着前进,一开始似乎还怕王紫一行人跟不上,后来发现无论他跳得快还是慢,他们都能跟的紧紧的,索性也不委屈自己了,肆意的在林间晃着跳向前去。

也不知道是怎样走的,反正在树林里草丛间穿梭来穿梭去,最终到了一片湖畔,似乎是水源地,湖泊清澈见底,还能看到湖里游荡着成群结队的小鱼。

那带路的小动物叽里咕噜的跟莲生说了一通,莲生却挥挥手,似乎让它别管了,那小动物不解的看了看莲生,不是要找他老大吗?还没到呢,在前面等了好半晌,见莲生不懂了,那小动物不想等他了,继续晃着树枝走了。

而王紫一行却是停在原地,不走了,只因他们已经找到了他们要找的。

王紫在这之前想到了各种可能性,可能找不到五行圣人,可能找到了却是尸体,或者是一具没有意识的恶灵,也想过恶魔地狱是什么样子,就好像真正的地狱那样,有着无尽的折磨,和摆脱不了的加锁,毕竟人们给它冠上了‘地狱’二字应该不是说说而已吧。

只是她发现又时候想象的和现实中的真的有天壤之别,恶魔地狱几经变迁,还有当年战死的恶灵,但是已经不足以威胁他们,在这蛮荒之地竟见到了世外桃源,世外桃源也就算了,还见到一群逍遥似神仙的人,这真的很离谱好吗?

“哪个是五行圣人?”王紫问一旁的机械兽,现在她几乎肯定了,五行圣人一定活着,不,应该说五行圣人的灵魂一定好好的存在着。

机械兽胳膊转动,指向了在草地上席地而坐的老者,长须冉冉,身形消瘦,却一派道骨仙风,机械兽的的情感已经不是像正常的灵兽那样表达了,都被迟钝的封锁在他的兽核里,因此也察觉不到机械兽现在是什么感情,不过见到自己曾经的主人好好的,应该是激动和满足的吧。

王紫点头,过的真潇洒啊,却见湖边的草地上铺着一袭地毯,地毯上摆放着一套茶具,还有些林间的水果,几个老者席地而坐,一边品茗,一边还在仰着头看前面的好戏。

那好戏是什么?却见那清澈的湖泊上正有两人打的痛快呢!你来我往,都是强悍的灵力攻击,两人势均力敌,似乎打了很久了。

到底过了多长时间?让这些人的魂魄早已凝练的跟正常人似的,看上去毫无违和感,即便那水果他们根本不能吃,茶喝了也索然无味,却一个个瞧着好像真有那么回事似的,还很享受的样子。

“不打了不打了,又没有胜负,跟你打最没意思!”这时,只见正打的热火朝天的两个老者忽然停了下来,一个老者嚷嚷着说道,双手前推着,示意另一个人赶紧停下来。

“整好本王也不想跟你打了,输了就赖账,赢了要乐呵个三四天。”另外一个人很快收手,也不打了。

“我什么时候赖过账?诶你给我说清楚!你这只死魔头,不说清楚小心我揍你!”本来是停歇了的,那人一听这话,似乎炸毛了,卷着袖子就吼道。

“谁揍谁还不一定呢,今天不跟你打发时间了,有稀客来了,本王去瞧瞧是何方神圣,竟然连破了那五行老道那么多阵法。”另一人懒得理会身后叫喊的人,身形一闪,很快出现在了王紫几人面前。

------题外话------

咳咳,忽略了一件事情,大半夜的审文编辑也不在,我设定了8:30自动发布,应该是没问题的吧,么么哒,妞儿们晚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