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四十六章 决定离开

天空中巨大的身影忽然消失,连带着天都清朗了许多,梼杌化出人形,飞身落在不远处,诧异的看着刚来的人,还未完全消散的飓风围绕在他身侧,蓝紫色的衣摆在空中起起落落,猎猎作响。

“饕餮?”梼杌眯着眼上下打量了一下来人,一身绣金长袍,气势凌厉,不加掩饰的狂肆,好像天上地下为我独尊,与当年的饕餮一模一样……

“第四代饕餮?你还活着?”没等那人又反应,梼杌再次出声,这次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惊讶,竟然是旧识、算是就旧识吧,虽然过去了太长时间,当初第四代饕餮忽然消失,他还以为第四代沉睡了,没想到时隔这么久会再一次见到!

“真吵,第四代梼杌,闲的没事干了吗?竟然大老远的跑过来欺负一个小丫头,不巧这小丫头可是我看中的女人。”

饕餮眉头皱着,不悦的看着梼杌,同是第四代上古凶兽,气势对撞,两人各不相让。

“咳咳……”埋在饕餮胸口的王紫禁不住咳嗽一声,血含在嘴里,不停的溢出,两个离境级别的凶兽冷战,就算是纹丝不动,那破坏力也是惊人的。

“你走远点,今天不跟你打。”

饕餮眉头一跳,一挥手,袖口中飞出一股能量,直扑梼杌而去,低头看了看王紫,见到那血从她口中不要钱似的往出涌,眉心挤出一个川字,让那张狂肆的脸上多了几分吓人的煞气,可惜王紫现在没工夫看,就算看见了,也没理由害怕,只因早在刚才,饕餮就收起了一身气势,称职的做起了人形担架。

“怎么跟个瓷娃娃似的,马上调理内息,别的不用管。”

饕餮手抓着袖子把王紫嘴边的血迹擦去,反复擦了几次,可是根本就止不住不停往外溢的血,饕餮双手护着王紫,尽量轻的把人安置在自己怀里,这才又看向梼杌。

“呵,我还以为你死了呢。”

梼杌因为饕餮刚才那警告似的一击收了气势,悠闲的站在空中,稀奇的看着饕餮那堪称‘温柔’的动作,今天随便碰到的一个女人,竟然把饕餮引了出来,而且饕餮竟然有了喜欢的人类,喜欢……呵呵,真是个稀奇的词,出现在谁身上都没问题,出现在他们上古凶兽身上就、可笑了啊。

凶兽都能有喜欢的女人,这个世界上还有比这个更稀罕的事情吗?

“我也没想到你还活着,更没想到你会把我的女人打成这样,不好好伺候你家主人,来这儿找死吗?”

饕餮才不会吃这种嘴上的闷亏,很快反唇相讥,不过还没忘记怀里还有个重伤的人,气息内敛,但气势不减。

“既然是你的女人,怎么不贴个标签?好歹我会看在你曾是我手下败将的面子上,饶她一命啊。”

梼杌笑了,这种人笑根本没有暖意,他并不想知道饕餮如何栽在一个小丫头身上,只是忽然觉得,以那个小丫头的天赋,小小年纪就已经如此逆天,假以时日,定能独揽一方大权,这样看来,饕餮的眼光最起码还过得去。

“你赢我三次,我赢你十三次,你何必骄傲?”饕餮却不怒,轻蔑的看了一眼梼杌,当年他还没有被巫术封印,梼杌也还没有认创世主为主的时候,他们之间的比抖并不少。

“至于标签,我还没来得及贴,既然你说了,就睁大眼睛看清楚点,以后见了她绕着走。”

饕餮凌厉的眼神动了动,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手中金光一闪,一直硕大的金玉扳指出现在手中,捞起王紫的右手,直接套在了王紫的大拇指上,那扳指能容下王紫两个大拇指了,可是在套上去的时候,饕餮口中念出一连串口诀,只见那扳指金光一闪,竟严丝合缝的贴在了王紫的大拇指上!

饕餮摆弄了一下王紫纤细柔软的手指,那金玉扳指在王紫手上很是突兀,像是某个土豪炫富一样,看起来很碍眼的大块金玉,然而饕餮却笑了笑,似乎很满意。

“你竟然夺了……”

梼杌忽然站直身体,惊讶的说道,却并未说完,自饕餮拿出那个金玉扳指梼杌就目不转睛的看着,眼看着饕餮把那金玉扳指戴在了王紫手上,更加难以置信了。

“你打了我的女人,这账怎么着都得我来跟你算,不过今天没这功夫,你来这也不是为了闲逛吧。”饕餮说道,抓着王紫的手,这扳指本来不觉得怎么样,可是戴在王紫手上却觉得异常赏心悦目。

“一口一个你的女人,你非要让我当场吐出来吗?”

梼杌脸上终于出现了很受不了的表情,对于饕餮的威胁,梼杌根本不放在眼里,不过就是再打一场而已,只是现在却不行了,那小丫头在的饕餮眼中真的宝贝的紧,就连那扳指都能随便送她,可见今天他要是还想打,饕餮可不会跟他切磋了,而是拼命了。

不说他们的修为,饕餮跟他拼命他一点便宜都占不上,而且这里毕竟是世外域,他们造成的破坏太大,也不会有好果子吃,梼杌干脆绕过这个话题,既然饕餮出来相护,放那小丫头一条生路也不是不行,权当卖给饕餮的面子了。

“你想吐就吐,跟我有什么关系。”饕餮斜了一眼梼杌,不在意的说道。

“我真以为你死了,能否给我解惑?你躲到哪去了,消失的一点痕迹都没有。”

梼杌面色正了正,就连三千万年那场大战,饕餮也不曾露面,这世上真有那么些地方,无论怎样都不被人发现吗?就比如青龙,三千万年都不曾有消息,本以为死了的人却再次冒了出来,而且是货真价实的第七代、并未传承第八代。

“不能。”饕餮看了看梼杌,却是拒绝道,有些东西,还不到梼杌知道的时候,就比如这巫术。

“看来我们没法好好交流了,也许我真的是来世外域闲逛的呢。”梼杌皱眉,理了理身上的衣服,也是时候该走了,长天派那帮人赶过来了。

“你是来找青龙的?”饕餮却忽然开口,让就要离开的梼杌脚步一顿,停了下来。

“看来你是真的重新出山了啊,这些事情你以前不是不屑管吗?”梼杌眉头一扬,不知是轻蔑还是意外的语气。

“现在依然不屑管,只是仙界龙族的动静太大,你应该知道,在其位谋其职的道理,我不管你们有什么恩恩怨怨,不要把战火蔓延到我的地盘。”

饕餮说道,手放在王紫背后缓缓的帮她梳理紊乱的气息,眉头却是皱着,不过是提一句青龙而已,紧张成这样,饕餮很是不爽,难不成她还担心他把青龙说出去不成?

“哼,那要看你是不是真的不管了。”

梼杌重重一哼,不介意饕餮知道他在找青龙的事情,饕餮应该对创世神之间的对立很清楚,三千万年前他不会管,三千万年后他也没理由插一脚,只是饕餮现在忽然对权力有了兴趣,这一点似乎值得琢磨。

梼杌最后看了一眼王紫,却是什么都没看到,只因王紫被饕餮牢牢的抱在怀中,梼杌扯了扯嘴角,被一个女子牵绊,他不信这是件好事,手中掐诀,梼杌瞬间从原地消失!

“他走了。”

饕餮在王紫耳边说道,让某个伤成这样还不省心的人放松下来,旋身落在地上,把王紫放下来,让她好快点调理身体,转头却看见了王紫一直抓着的夏温竹,饕餮脸一黑,伸手去掰王紫的手,王紫却攥的紧紧的。

“小妹,先放开我。”

夏温竹尚且清醒,已经从饕餮刚刚出现的惊讶中回过神来,饕餮一口一个王紫是他的女人,他才刚刚知道王紫是他的堂妹,忽然就出现了王紫的爱慕者,似乎这个节奏太快了些,完全跳过了王紫该有的幼年童年,直接到了被男子爱慕的年纪,总有些空落落的感觉。

不过看出饕餮的误会,夏温竹动了动手,让王紫先放开他,现在已经没事了,果然还是夏温竹的话管用一点,王紫很快松了手。

“上次还没有这个小白脸,你可真行……”

饕餮不加掩饰的看了看夏温竹,低声说道,光看那狂傲的面色,带着点流氓式的漫不经心,也看不出这厮是什么意思,好像就是感慨那么一下,掀开下摆坐在地上,等着王紫。

夏温竹刚刚闭上的眼睛却是忽然睁开,颇有些语塞的看着饕餮,就算你喜欢王紫也不能这样冤枉别人啊,就算是冤枉,他哪里像小白脸了吗?可是他想跟饕餮解释点什么的时候,却见饕餮手里晃着根树枝,没再看他了,夏温竹心中叹了口气,忽然觉得做王紫的堂哥估计不是件轻松的事情。

半晌,饕餮耳朵动了动,抬头看去,很快便看到几个飞速赶来的身影。

“饕餮?”慕千厷凤眸眯起,诧异在这里看到了饕餮,那刚才救场的就是饕餮了?

“你们倒是都齐了。”饕餮眼神扫过慕千厷,卫子谦,李战,卫子楚。

“上次也没有这几个。”饕餮收回眼神,重新盯着王紫那张精致的脸,低声说着别人听不懂的话。

“先离开这,宇文华不知道会不会来。”卫子谦先确定了王紫的情况,才说道。

“去哪里,世外域就这么大,小紫紫现在必须先养伤。”慕千厷的视线从饕餮身上收回来,没时间在这里追问他为什么会出现。

“长天派、不能回去了,先离开世外域。”卫子谦顿了顿说道,王紫睁开眼睛,正巧听到卫子谦这句话。

“小紫紫你怎么样?”慕千厷立刻凑上来,管不了别的那么多,王紫现在浑身是血的样子看的他心疼不已。

“王紫殿下……”卫子楚往前凑了凑,咬着唇心里很不是滋味,从接到王紫消息开始他们就马不停蹄赶过来,还闯了山门,可惜还是来迟了。

李战鹰眸定定的看着王紫,见到又一次受伤的王紫,李战身上的气息忽然变得很冷。

“我没事。”

王紫只来得及安慰他们一句,就看向了夏温竹,长天派的情况,就算她不完全清楚,也能大概猜出来了,就算宇文华在闭关,宇文乾此类的人们也不可能来的这么慢,唯一的可能就是他们在观望,在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会出现,而这些人观望,她和夏温竹却要因此付出生命的代价。

他们可能没有想到梼杌杀气腾腾的攻击会被饕餮化解,而她和夏温竹也得以活命,现在人还没到,但事后的审问一定不会少,这似乎是长天派最擅长的事情呢。

“我们闯了山门出来,在这之前宇文乾和几个副掌门已经一同往这边来。”

卫子谦适时地说了一句,王紫听罢,果然如此,就算不用卫子谦通知,宇文乾等人也早已察觉,只是一直拖着没到,这一次,宇文乾很快会知道面对梼杌的人就是夏温竹和她,进而对她更加怀疑。

她本想留在世外域,赢了个人比,跟宇文华要一个条件,再去花溪谷一趟,可没想到今天的事情发生的如此突然,如卫子谦所说,长天派、回不去了。

她可以拍拍屁股走人,可是夏温竹呢?

“你尽管走,我还不至于让他们拿住什么把柄。”

夏温竹听了几人的话,很快就明白王紫的顾虑,笑着说道,身为长天派的副掌门,混乱中走了一个弟子,他也不至于受牵连,况且,亮他们想象力再丰富,也整理不出来夏温竹和王紫之间的关系,那他就更没必要对王紫的失踪负责任了。

“宇文乾怀疑的是你,今天的事情是意外,让他去瞎想吧,我们还会回来。”

卫子谦道,看了看夏温竹温柔的样子,心想八成夏温竹已经知道王紫是谁了,虽然觉得现在让夏温竹知道还有些早了,但事已至此,定是王紫信任他的,便也不做他想了。

“要去哪里?能说吗?”

夏温竹笑了笑,他本不爱笑,可若是对王紫,似乎是很自然而然的事情,夏温竹伸手揉了揉王紫的短发,才刚的相认,就又要分别吗?

“去父亲的地方。”

王紫摇了摇头,不知道夏温竹知道多少,但她不打算都说,夏温竹做的够多了,她不想让夏温竹操心了。

“母亲……她好吗?”

王紫盯着夏温竹的眼睛,忽然问道,来世外域这么久,一直待在长天派,没有机会去夏家,莲生也拿不到夏筱莲的消息,这一直是王紫心中的牵挂……

“姑姑她……很好。”

夏温竹愣了愣,眼中不知闪过了什么情绪,却又笑道,笑的平静,似乎事实就是这样。

“真的吗?”

王紫抿了抿唇,放在身侧的手紧了紧,因为这个忽然而来的问题,每个人的情绪都变得紧张,只有饕餮不明所以。

“真的,她很好,一直都很好,过两天等我养好了伤,就去告诉她,你回来了,我想她一定会高兴坏的,只是她还不能离开夏家……小妹,你要做什么,就继续做吧,姑姑离不开夏家,你就来接她,如果能跟姑父一起回来更好,到时候我做你们的内应,里应外合把那些大坏蛋都打的落花流水,然后、然后你说怎样就怎样。”

夏温竹垂下眼帘笑了笑,又看向王紫,这一次他说的很自然,像是真有那么回事,心里却在蔓延着酸楚,姑姑、也是希望他这样说的吧?姑姑她好吗?应该是好的吧,三十年如一日的沉睡,最起码不用醒着受煎熬,不用每天念着小妹和姑父,那……是好的吧。

他怎么会不知道王紫的用意,王紫心明眼亮,一双眼睛似乎能看穿所有伪装和假象,他不敢说谎,这不算谎话吧?这个时候王紫怎么能回夏家?岂不是让她有去无回?

姑姑的现状已然无法改变,何必让王紫羽翼未丰之时回夏家面对这些?更何况还有比夏家更可怕的其他家族,一刻都不放松的盯着,他做不到让姑姑自由,让王紫自由,何必拦住王紫去做?她是不同的,就如姑姑所说,王紫是她的奇迹,他也要相信,王紫是奇迹!

“好,我会回来接母亲,你告诉她,一定等我。”

王紫定定的看着夏温竹,紧握的拳头一直没有松开过,她在告诉自己,相信夏温竹,相信他说的是真的,只要母亲还在,她就一定会回来,她心里比任何时候都清楚,即便现在就可以回夏家,她也要忍,她现在连自己的事情都料理不好,怎么能去找母亲?

冷殇的人终于找上门了,今天是因为饕餮才混过了这一关,下一次找到她会是什么时候?也许很快,这个快是一两天还是一两个月,她不清楚,她只清楚、母亲在夏家,比跟着她安全。

“嗯。”夏温竹点头,眼神中露出欣慰,强压下心疼,他不能跟着王紫走,只希望这些男子会照顾好她。

夏温竹看了看卫子谦几人,看来身份也不凡,慕千厷一眼就认出饕餮,最起码他做不到,四人平时就跟王紫走的很近,看来他们真的一起经历过很多,是王紫信任之人。

这时,空气中一处忽然扭曲变形,几人警觉的看去,却见一人大步跨出,凭空出现,而那人手中还提着一人,被提的那人正挣扎着要下来。

“快点放我下来!小心我在亲亲主人面前告你一状!快点放开放开!再不然我咒你这辈子找不到老婆,咒你孤独终老!”

一时间离别的沉重也因为这突然而来的怪叫打成了粉碎,王紫颇有些无奈的看着手舞足蹈的莲生,再一次怀疑是不是不该叫他走。

“吵死了。”北皇面无表情的晃了晃手中的莲生,一松手,莲生就直接四脚朝天的栽在了地上,呛了一嘴的灰尘。

“谁让你放开的!不是,你放手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啊!”莲生一个鲤鱼打挺翻身站起,动作还算利索,只是那样子嘛、实在美观不起来。

“啊啊啊!亲亲主人你怎么了?谁把你打成这样?不对,刚才在打架的人是你吗?你现在怎么样?还疼不疼了?呜呜呜……-

莲生怒气冲冲的看着北皇,只是刚站起身,眼神那么一瞟,忽然就定在了王紫身上,然后大惊的跑到王紫面前,看到王紫满身血迹,面色惨白,顿时莲生那张娃娃脸也惨白了,是吓的,他家亲亲主人怎么会变成这样?他跟着王紫这么久,还没有看见过王紫被伤成这样啊!

“别吵了!”

身后传来一个不耐烦的声音,一手揪着莲生就把他从王紫身便硬生生的揪开了,却是饕餮,又来两个,饕餮真想问问王紫身边到底藏了多少男人,不过忍住了,也没真把莲生扔出去,在还没弄清楚这些人在王紫身边扮演着什么角色的时候,他是不会轻举妄动的。

“你是谁啊!我要看我家亲亲主人!”莲生锲而不舍的蹭上来,瞪着猫眼看着那个第一次见面的新面孔、却在面对饕餮带着戾气的脸时,身体一僵。

“你你你、你是那个那个饕餮!”莲生指着饕餮好半晌才想起来,在岩城的时候见过这个家伙,怎么又出现了?

“知道爷爷是谁就滚远点。”饕餮不耐烦,还好莲生及时把那两根手指头缩回去了,要不然他真的会废了那两根指头的。

“要按辈分来算的话,你做我太爷爷的太爷爷的太爷爷的……太爷爷都够了。”莲生绕过饕餮,这个凶兽惹不起,到了卫子谦那边,还是卫子谦可爱一点,不会随便动手动脚。

“先走吧。”王紫道,简单的三个字拯救了莲生,莲生也真是胆大包天,知道眼前的人就是饕餮,还敢挑衅。

卫子谦搀扶着王紫站起来,王紫看了看夏温竹,长天派的人马山就到,再不走就麻烦了。

“机械兽。”王紫低声唤道,一阵机械声响动,却见银光闪闪的机械兽瞬间出现在不远处。

夏温竹诧异的看了看,没想到王紫连机械兽都有,夏温竹出生的时候五行圣人早已经离开了长天派,所以虽然夏温竹知道五行圣人也拥有一个很厉害的机械兽,现在却没有把这两者联系起来。

机械兽似乎知道王紫叫他来干什么的,手中出现一枚紫色的晶石,是一块罕见的阵法封印石,阵法封印石并不是天然的石头,而是用一种特殊的陨石炼制的,能够像卷轴一样封印阵法,而且封印石拥有记忆,并不是一次性消耗品,而且比起卷轴,封印石的能量更大,能够承载的阵法品阶比卷轴高出许多倍!

机械兽紫色的眼中射出一束光,打开了封印石,却见封印石上顿时缠绕着紫色的光晕,片刻,只见封印石飞入了空中,地面上出现一个圆形的大阵,是传送阵。

“不叫我一声堂兄吗?”夏温竹见王紫要走了,笑着开口,眼中却有些期待。

“……”王紫试图动了动嘴,却怎么都叫不出口。

“那欠着吧,还有你的朋友们,下次见面再正式介绍给我。”夏温竹不介意的笑笑,心里却有些遗憾,毕竟王紫从小不知在外受了多少苦难,忽然要叫他这个没尽过什么责任的堂兄,任谁也不可能立马接受吧。

“好,等我回来。”王紫抿了抿唇,说道,转身走进阵法,卫子谦一直扶着她,看了看夏温竹,却没什么立场说些什么,只在心里道一声珍重,这是王紫的亲人,总会相见的。

莲生默默地听完了几人的道别,见王紫走进了阵法,才赶紧跑了进去,旁边站着的人正是北皇,怪不得北皇忽然拽着他就消失了呢,原来亲亲主人要离开了!莲生心里美滋滋的,王紫这次突然决定了要走还能想起来带上他,这说明什么啊、这说明他家亲亲主人心里是有他的啊!不枉他一片痴心照主人啊!

只是王紫和夏温竹之间堂兄堂妹的称呼让莲生略迷糊,不过这说明王紫的确是夏家人无疑,不不不,不想那么多了,莲生摇摇头,反正他家亲亲主人会慢慢告诉他的。

夏温竹一瞬不瞬的看着紫色的阵法消失,没有追问王紫到底去什么地方,既然王紫不想让他知道他就不去问,王紫的成长他没有参与,现在也没理由去以兄长的立场干涉王紫,他只希望,尽快等到王紫再回来的那一天……

------题外话------

咳咳,想存稿来着,竟然一直没存下,真是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了【伤心……】

今儿晚上熬夜码字,明天开始万更,书院有活动,万更有推荐,为了推荐我也是拼了!明天早上八点半准时更新,对了为了防止我断更,所以从明天开始更新时间调整为早上八点半,妞儿们一定要督促我啊!

┛嗷~,妞儿们快给我加油,督促我别断更啊,千万千万不能断更啊,断一天我拼死拼活就白拼了╮(╯▽╰)╭

`O′

二十天万更,一直到四月三十号!小宇宙要爆发了┗

所以,明天早上8:30,妞们记得看文(≧▽≦)/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