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四十五章 佛心变

夏温竹飞身接住王紫下落的身体,随即一刻不停的向远处奔去,埋头看了看王紫,面上带着忧色,却偏偏保持着冷静。

“我没事。”王紫换了缓神,睁开眼睛说道,虽然有疾风战甲和星魂力护体,但是梼杌的攻击还是让她内府俱伤,不过在看到夏温竹焦急的面孔,却下意识的开口,挣扎着想下来。

“怎么可能没事!在我面前逞强有意义吗?我是你的谁?你辛苦在长天派隐藏了这么久,为什么今天都暴露出来?为什么这么拼命护我?你觉得我在梼杌手下就必有一死吗?你是不是认识我?你是谁?”

夏温竹却忽然收紧手臂,速度不减,身后是一大片浓重的阴影,天地变色,雷声轰鸣,还有再一次幻化出本体的梼杌,夏温竹平静的双眼中出现质问的神色,这么多问题一口气都不喘的问出来。

就凭王紫已经天元期的修为,就凭她刚才那几个气势磅礴的招式,哪里像是一个长天派的新弟子?就算是一代圣贤也要叹为观止,她哪里有那个必要再来长天派求学?哪里还有必要参加对她来说几乎小儿科的门派大比?

什么水属性?刚才分明见她使出了水属性、变异冰属性、变异雷属性三系!将这样三系灵根糅合在一个身体里,而且单独每一项灵根都是登峰造极,这本就是一个奇迹!

长天派自此次新弟子入门之后就发生了许多大事,多多少少跟王紫牵扯了点关系,但没有确定的原因就是,这一切都跟王紫的修为和年纪有太大的悬殊,可是照王紫刚才的表现来看,一个十九岁的女子拥有如此逆天的能力,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夏温竹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生气,生气的成分甚至远远超出了他本该有的震惊,而生气的原因似乎就是因为王紫这么草率的把隐藏已久的真实能力暴露了出来!这边的动静如此大,事后怎么可能不被人追问?

夏温竹的眼睛紧锁着王紫的墨眸,不给王紫找说辞的时间,心里奇怪着他对王紫特殊的牵挂,还有王紫每次见到他都隐隐带着欣喜的眼神,‘你是谁?你是不是认识我?’夏温竹觉得自己或许冲动了,但是他却不想停,似乎真的想要一个结果,虽然除了感觉之外他没有一丝一毫可靠的证据……

“夏温竹,你与夏筱莲是何关系?”

王紫怔愣片刻,竟不由自主的问出口,说完之后墨眸变的更加深邃,她似乎也冲动了。

“你什么意思?你是谁?!”

夏温竹一愣,眼睛忽然睁大,面上出现震惊不已的表情,即便是面对生死他的表情都可说是平静,然而此时却忽然有种控制不住的镇静!眼神急切的盯着王紫的脸,似乎在催促着她快点回答他的话。

“夏筱莲是夏家家主的大女儿,你是已故十七长老的独子,十七长老是夏筱莲的族兄,你称呼夏筱莲为姑姑,我……”应该称呼你一声堂兄。

王紫的话终究没有说完,只因身后忽然追过来的梼杌,巨大的手掌从天空中拍下来,夏温竹不用回头看也感知到了身后的危险,抱着王紫猛然加速,成一个弧线飞出,身后是梼杌的兽掌拍在地上巨大的声音,夏温竹带着王紫堪堪逃出。

“我没事,你先放我下来!”

王紫皱眉道,仰头灌下两瓶伤药,这些伤药王紫平时很少喝的,但是现在王紫自己恢复的速度根本满足不了现在紧张的氛围,王紫的手掰开夏温竹,旋身跳下,跟夏温竹并肩飞行。

“你怎么知道夏筱莲?你怎么对夏家的事情这么了解?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夏温竹顺从了王紫的动作,梼杌追了上来,放下王紫还有回击之力,但是刚才被王紫的话吊的高高的胃口,即便现在形势紧迫,也阻止不了夏温竹想要知道真相的心。

王紫并非世外域之人,她所说的事情也对于世外域的人来说并不算什么,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然而对一个外来者却不是那么容易知道了,况且,谁都知道,夏筱莲是夏家的禁忌,提不得,可王紫却说了!

夏温竹一边躲避着身后梼杌的追击,一边去看王紫,却见王紫墨眸沉沉,不见慌乱,夏温竹心里忽然一震,在新弟子入门之时,无意间看到这样一双眼睛,深邃无垠,像是藏着万千故事,在很久以前,他似乎也见过一双相似的眼睛,之时那双眼睛更多的是孤傲和冷清,王紫的眼中更多的却是神秘。

“王紫……你为什么姓王?你是、你是……”

夏温竹惊讶的呢喃,声音渐渐颤抖,连自己都不敢说出那个答案,王姓并不特别,但是现在,为何觉得如此巧合起来?可是不对、那年至今分明已经过来三十年,那孩子也在碎魂阵中魂飞魄散,不可能……

夏温竹被自己的怀疑震到了,以至于思维都有一瞬间的迟滞,王紫回头去看,却着实惊了一瞬!却见梼杌巨口张开,一团蓝紫色的能量直扑夏温而去!来不及多想,王紫飞身打出一拳,挡在夏温竹身后接下了梼杌的攻击!

然而梼杌攻击太强了!强到像是猛兽一样吞并了王紫的能量而后余威不减的继续向王紫飞来!

“小紫!”青璃在王紫的身体里急的直叫!为什么不让他挡?刚才王紫就已经因此受伤了!

“噗……”

梼杌的攻击打破了王紫的防御,重重的击在王紫腹部,五脏六五一阵排山倒海的剧痛,经脉破损,轮海也是一阵剧烈波动!王紫口中不由自主的吐出鲜血,身体倒飞出去,直撞倒了几颗大树才狼狈的摔在地上,口中鲜血直涌,仰头看着直入云端的梼杌,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取巧的招式根本没有胜算!

就像是以卵击石,就算能有喘息的时间,也无法扭转绝对强弱的局面,这就是离境级别的灵兽,而且是晋入离境已经有无数岁月的梼杌!作为冷殇的手下,梼杌尚且如此,那么冷殇呢?若是面对冷殇,她也是这般、不堪一击吗?

王紫抹了把嘴角的血液,那鲜红的色泽映入眼帘,像是在嘲笑她的失败,不管走多远,都会有人站出来,不费吹灰之力的击败她自以为是的进步。

“你先走!”

王紫耳中传来夏温竹的急切的喊声,却见夏温竹白衣飞扬,冲入的云端,吸引了梼杌的注意。

“不用谦让,黄泉路上谁先走都一样!”

却听梼杌轻蔑的说道,这次真正起了杀心,王紫连续两次逼他现出原形,身为一个离境的灵兽,竟然被逼到了这个地步,而且对方还是一个乳臭未干的毛丫头,别忘了梼杌可是上古凶兽!不是什么脾气温良的小灵兽,炸炸毛就算了,若然梼杌生气了,要谁的性命便要说到做到的!

王紫看着空中牵制梼杌的夏温竹,墨眸闪烁,面上划过复杂的神色,现在谁也不能帮不上忙,只能靠自己!

“王紫你给我马上走!”

夏温竹没有回头,声音喊来却带着怒气,王紫想想不到夏温竹面带怒色的脸是什么样子的,但想来也不会破坏那张仙人般的脸,三十年前她看着血泊中的母亲,无能为力,是夏温竹给她幼小的心里种下一份慰藉,三十年后夏温竹挺身护她,三十年,她已经不是幼时那般身不由己……

夏温竹,且如此叫吧,王紫似乎无法称呼那一声堂兄,只因除了父亲和母亲,她的心里没有出现过别的亲人,夏温竹、是例外。

“你再撑一会。”

王紫低低的说道,像是呢喃的话语,忽然支起身体,盘膝而坐,气息归一,运转着已经紊乱的灵气,同时快速的调动巫元力修复受损的经脉。

夏温竹看到王紫并没有走,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怪王紫不听他的话,然而心里却有难以名状的暖意,这是几十年来,第一次出现在她身上如此复杂的情绪。

“你已经是离境级别,本该功德圆满修成大道,为何还要来仙界作乱?若是你现在快些收手,今日之事就当没有发生过!”

夏温竹一边打,一边喊道,今天碰到梼杌实属意外中的意外,虽然知道劝说也不一定管用,但是为了能带着王紫安全离开,就算是一丝渺茫的希望他也要尝试!

“可惜我不想收手,今天的事发生就发生了,为何要当没有发生过?实不相瞒,就算你长天派都来杀我,我也不放在眼里。”

梼杌哼了一声说道,让他动了杀心怎能轻易收回?而且既然事情已经闹大了,何不就此借题发挥?他找青龙已经找了很久了,龙族哪里的线索彻底断了,青龙也不知道是怎么藏的,一点痕迹都没有。

不如他自己送上门来,他就不信,青龙不想知道当年宿雨忽然被寒巳和冷殇背叛是因为什么……

夏温竹知道梼杌铁了心要杀人,手中掐诀,能量一个接一个的飞出,然而自己已经是深受重伤了,他自己也不知道,他还能坚持多久。

夏温竹在拼尽全力撑着,却见王紫在原地入定了,夏温竹心中越来越着急,他无法再坚持多久,可是王紫这个样子让他怎么能放心?梼杌似乎也注意到夏温竹一直试图掩护的王紫,轻蔑的笑了笑,抽手打出一个攻击,直朝王紫而去!

夏温竹大惊!王紫现在几乎防御大开,这一击要是去了王紫哪里还有命在?

“王紫!”夏温竹不顾一切的飞身扑去,心中甚至害怕的颤抖,别死别死,王紫你不要又是,你还没告诉我你是谁,你还没说你到底是不是、是不是姑姑的孩子……

“噗……”夏温竹的速度再快哪能快过梼杌的攻击,而且夏温竹现在一心想救王紫,甚至忘了自己的安危,梼杌追上来的攻击狠狠的打在夏温竹背后的时候,夏温竹仰头吐口一口鲜血,身形向前扑去,却忍着翻江倒海的疼痛接着俯冲的速度加速向王紫飞去。

“不……”

夏温竹在心里无力的呐喊,却眼睁睁的看着那攻击离王紫越来越近!夏温竹急火攻心,又是一口鲜血涌出,猩红着眼睛,眼前的画面忽然变得有些灰暗,似乎回到了三十年前,隔着重重人影,鼻端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怀中是几近崩溃的姑姑,他也是眼睁睁的看着祭坛上冲天的金光亮起,那刚刚出生不久的孩子跟祭坛一起毁灭。

你一定是那孩子吧?那样一双跟姑父如出一辙的眼睛,他怎么这么久才认出来?仙界三十年,你是在哪里生活的?经历了什么?为何造就了如此神秘而坚强的你,而且为何是带着无尽的筹谋归来的?那时刚刚出声的你,不应该纯粹的连记忆都尚未开启吗……

“她听得懂,她一定听得懂……”

犹记得姑姑那时抚摸着刚刚出现一点起伏的肚子,在冷清的院子里喃喃自语,只有不败的桃花作陪,他绕过了所有眼线匆匆赶去,心中酸楚,姑姑本应是天上凰,却被逼沦为笼中雀,他在夏家唯一的温暖被锁起来了,他尝试了所有的办法带姑姑离开,可是姑姑腹中怀胎,世外域一手遮天,根本走不了。

他疯了似的去找姑父,据算不能救姑姑离开,让姑父回来也一定是姑姑的心愿,可是几个月的寻找,再归来时却是那样血腥的场面,夏家、所谓的六大世家之一,竟一点反抗能力都的没有的被世外域所有的家族软硬兼施在夏家的地盘上设了祭坛,史无前例的出动了大批的天命者,开坛请天命,却只是要请一个‘杀’,对象竟是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

“她一定听得懂的,我想多说一点,害怕以后没有机会,不过不知道她记不记得住……”

“胤天没有姓氏,我曾问他若是他们有了孩子该姓什么,胤天说那就姓王吧,竟然当下取了名字,王紫,王之子,呵呵,是不是有点草率?暂且这样吧,日后胤天回来,我还会问他……”

风中飘落了一滴泪水,夏温竹只感觉自己的视线有点模糊,不知道自己流出的是那名为眼泪的东西,王紫,王之子,为什么没有早点想起来?当日他被家主的做法气昏了头,见到院中独坐的姑姑又是百般酸楚,姑姑说了什么他根本没听进去,只匆匆应了几句便离开了。

可是,竟然在那么久以前、他就知道那孩子的名字了吗?王紫,你果然什么都听得懂吗……

夏温竹双手掐诀,身形忽然消失!再看时,却见夏温竹忽然出现在了王紫身前,双手撑地,白衣铺了一地,上面的翠竹不再纯碎,点缀了一片片艳红的血滴。

“我的父亲是十七长老,父亲是姑姑的族兄,你应该称呼我一声、堂兄。”

“你早就知道了吧,怎么也不来找我?是不是以为夏家的人都是大坏蛋,世外域的人也都是大坏蛋……”

夏温竹低着头,边说着口中边淌着鲜血,无力回头再看,只等着那蓝紫色的攻击划破空气而来,扬起了漫天的尘埃,乱飞的树枝树叶,夏温竹身后的墨发飞扬,打在王紫身上、脸上,王紫眼皮挑了挑,却没有睁开眼睛。

“保护不了你,陪你一起死怎么样?如果魂魄不散,奈何桥上再见,你得叫我一声堂兄,然后闯了弱水重新来过如何?”

夏温竹说道,直起身体,被那攻击携带的威压震的气血翻涌,面对死亡的时候,竟真的可以如此平淡,最起码在最后一颗,找到了那个孩子,可惜……不说那些可惜了……

夏温竹闭上眼睛,用最后的力气护住魂魄,如他所说,若是魂魄不散,鬼界定要找到王紫……

“吼……”

“砰……”

先是一声龙吟,而后是一阵地动山摇的碰撞,夏温竹被那冲撞的力量反弹,重伤的身体不堪重负,向后倒去,然而很快有一双手扶住了他,夏温竹诧异的看去,却见穿着整齐的王紫面无表情的扶着他!

怎么回事?夏温竹无法理解现在是什么情况,而且这个王紫……好奇怪……

夏温竹还在盯着那王紫,却见那王紫欺近,忽然把他横抱起来!夏温竹眼睛大睁,不管现在是什么情况,夏温竹惨白的脸上还是不可阻挡的飘起一抹红晕,就算他重伤,可也不需要一个女孩子这样抱!而且他刚知道这女孩子是他的堂妹,他作为兄长的威严呢?!

那怔愣的模样加上飘红的脸颊,让重伤的夏温竹竟然有些呆呆的可爱,可惜这一奇景没有人看到,就连抱着他的王紫也面无表情,很快将人放了下来,安置好后飞身离开。

夏温竹觉得自己被安置在了一个弧度美好的颈弯中,他愣愣的靠着,才想起来转头去看,却很快看到了一张近在咫尺的精致无暇的面容,碎碎的短发的拂过耳廓,只是紧闭着眼睛,紧抿的唇角,略显苍白的面色,还有下巴上没有干涸的血迹都说明她现在的情况并不是很好。

“王紫?”

夏温竹愣愣的唤道,脑子有点打结,身体无力的靠在王紫身上,忽然发现这才是王紫,一直没变的打坐姿势,那刚才的是谁?是啊,刚才的那个王紫一点表情都没有,衣着那么干净整洁,还有刚才他和王紫是怎么逃过梼杌的攻击的?

对了,他又听到了龙吟!

夏温竹眼睛一转,看向了前方忽然再度激烈的战场!却惊讶的看到空中发动着凌厉攻击的七个王紫!他的眼睛没有花!真的是七个!

却见七个王紫招式完全不同,动作也完全不一致,像是完全独立的七个人!七个王紫围绕在梼杌不同的方向,彼此掩护着,为彼此制造着发动法术的时间间隔,七个王紫竟然一时间缠的梼杌无法分神!

“王紫,不,我是不是该叫你一声小妹?你竟然已经这么强了,我自责了三十年,当初没能保护你,如今再见,却要你保护我……”

夏温竹闭了闭眼睛,身体放松,身体内的疼痛忽然一拥而上,干脆不动了,就靠在王紫肩膀上,虽然这个姿势实在有损他兄长的威严,夏温竹想笑,胸膛的震动却是牵扯出一大口血,躺在王紫衣襟上。

夏温竹闭上眼睛,暂时逃过一劫,梳理着身体内紊乱的经脉和灵力,若是王紫奈何不了梼杌,还是生死难料……

“哈哈哈,你这个人类倒是叫我高看几分!”

梼杌狂傲一笑,被王紫这样屡出奇招勾起了兴趣,能缠他这么久,的确不凡,竟有些不想下手了呢,可是他的让他梼杌的面子里子都折在这里又万万不可,那就只能可惜了……

王紫的眉心渐渐皱起,同时控制着七个分身,神识和灵力的输出都是前所未有的大,而且七个分身所用的招式、灵力都是来自于她一人,又是七倍的消耗,她快支撑不住了……

这七个‘王紫’正是天极图第五式佛心变,在王紫的识海大幅度的扩张之后,天极图第五卷就已经展开,只是她自学了之后还没有用过,佛心变是在天极图已有的五式中最耗费神识的一个招式,要同时幻化五个自己分身,神识消耗之大可想而知。

所谓佛心变,便是形不变,神变,精髓在于凝练分身,分身的一切行动都由王紫控制,本体入定而分身攻敌,分身所受到的攻击不会影响王紫,佛心变初为七、再为十四、后为二十一……神无尽则变不休,王紫刚刚领会了佛心变,只能凝练七个分身,就算的王紫能凝练出更多分身,提供支撑的神识不够也白搭。

“不陪你们玩了!”

梼杌忽然说了一声,巨大的身形忽然被一阵漩涡笼罩,那漩涡直把地面上的大树都连根拔起,席卷着飞上天去,梼杌蓝紫色巨大的身影也被掩盖在了那漩涡之下,那漩涡带动着整个空间都开始扭曲,王紫的七个分身竟也难以近身!

王紫眼睛忽然睁开,猛地收回了神识和灵力,七个分身顿时消失!王紫一手扣上夏温竹的胳膊,不由分说的拔地而起,飞身用最快的速度向后撤去!

然而身后忽然炸开的漩涡、犹如爆裂了整个空间,那爆炸的气浪直冲王紫和夏温竹的后心,两人喉中腥甜,同时喷出一口鲜血,身形不稳的在空中摇摇晃晃,却彼此支撑着稳住了。

真的没有办法了吗?王紫在咬牙,心中不甘,没有了穷奇青龙他们的帮助,没有了那么多法器辅助,她真的如此弱小吗?

王紫打开了跟赤灵的联系,神识中立刻传来几人焦急的询问声,穷奇几乎暴怒的声音,王紫手中紧扣夏温竹,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

身后是再度追来的梼杌,王紫能清晰的感受到身后破空而来的攻击,王紫和夏温竹都已经无力再挡。

“穷奇……”

王紫已经唤出了穷奇,却感觉腰间同时多出一双铁臂,随即那手臂一紧,王紫被不由分说的被安置在来人的怀里,还带着血迹的脸扑在了那人的胸膛上,身后穷追不止的攻击忽然被那人拂去,轻松的像是扇走一只讨厌的苍蝇。

“你在叫谁?你这女人,先看清我是谁再叫。”

“才多久没见,你怎么就被欺负成这样?”

头顶传来一个霸道的声音,声音里带着不悦,不知是不悦王紫叫错了人,还是不悦王紫把自己弄成了这幅惨样,亦或是兼而有之,但是手臂却收的紧紧的,用自己宽厚的胸膛给王紫筑起了一方安全的天地。

------题外话------

咳咳,是不是想扇我(抱头捂脸……)再卡两天,10号也就是后天了咱万更,妞儿们表捉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