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四十四章 梼杌出现

“是你放走了那两个人。”

王紫看了看那男子,并没有功夫琢磨他话中的喜怒,反而神色如常的说道,以这个人的功夫,就算刚才那黑衣人以同伴去挡,他也有足够的时间去杀了所有的人,不会让对方跑了。

这个男子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立场如何,似乎并不把世外域长天派放在眼中,也不与反派邪教为恶……

“你倒是聪明。”那男子有趣的看了看王紫,似乎在琢磨着王紫哪里来的胆量答非所问。

“阁下若是客人,在下便请阁下前去长天派喝杯茶,若非如此……”夏温竹上前两步,似有若无的挡住了王紫,那男子的视线顿时便落在了夏温竹身上。

“若非如此,你便拿我怎样?”那男子面上带笑,眉宇间有几分狂傲,更比挑衅来的狂妄。

“若非如此,世外域怕不是阁下应该待的地方,在下愿意送阁下一程。”夏温竹也淡笑,拢了拢袖口,似在闲谈。

“送我一程?呵呵,你以为我该去哪里?”那男子失笑。

“自然是去阁下该去的地方,阁下怎么进来的世外域,在下可以不问,但是想离开这世外域,有在下送一程阁下岂不是省去很多麻烦?”夏温竹道,淡然的声音似乎提出一个很有建设性的意见。

“呵呵,长天派的副掌门何时如此宅心仁厚了?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你不打算追究我如何出现在世外域,可今天碰上一波扰人清梦的黑衣人,又接着遇上了你们,此行真是失败,放走了那几个不成事的黑衣人不会妨碍于我,可是放走了你二人,说不定如何给我杀个回马枪呢。”

那男子环抱着双臂笑道,果然他跟那些黑衣人并没有过节,杀他们也只是巧合而已,这男子修为高深,丝毫不露杀气,话语中分明透露着不绕过王紫和夏温竹的意思,身上却不见明显的杀机,这样的人才最危险!

王紫四下观察了一下,这里距离刑堂搜捕的人最起码还有一个时辰的路程,就算刑堂的那些人赶到了,也不见得是这个男子的对手,如果非要有一战,今天怕是异常苦战。

“阁下不似如此多疑之人。”夏温竹摇摇头说道。

“哈哈,一个长天派的副掌门竟然对一个初见之人说出这样的话,长天派现在变成儒家学堂了吗?如此仁厚的副掌门……哈哈,可惜我还不想离开世外域呢,所以,只好请二位闭嘴了!”

那人忽然仰头大笑两声,真不知道他有什么好笑的,不过在话音还没落下,二十几米开外的男子瞬间而至!手握成爪,直击王紫!

王紫瞳孔一缩,一直在观察着这人的动作,然而他的速度还是超出了她的想想,这样的速度,是要以绝对的修为为基础才能达到的!王紫无法迎头之上,只能在反应过来的时候疾速后退,避其锋芒!

然而在王紫退开的时候,夏温竹闪身而至,半途中截下了那人,跟那人战在了一处!

“你还挺维护这个小弟子的啊,莫非是长天派副掌门为师不尊,与座下弟子苟且?哈哈,真是不错的桃色新闻啊!”

那男子在跟夏温竹来回几十招,汹涌的能量冲击这四周本来就残败的树林和大地,而那男子竟然还有闲工夫嘴上喋喋不休,而且似乎觉得自己说的格外好笑,竟大笑不止!

“阁下的兴趣真是特别,可惜在下不敢苟同!”夏温竹面上不见怒色,可是招式却很快了!

王紫在不远处看着,那男子分明没有用全力,好像在猫捉老鼠一样玩着,若是他真用了全力,不知道夏温竹是不是他的对手,只看了一会儿,王紫忽然飞身而起,手中掐诀,瞬间使出了的水天幻!

似乎是周围异样湿润的水汽让那男子和夏温竹都感觉到了异样,二人快速的四下观察,却忽然听的一声龙吟!

“吼!”

那声音直震的整个森林都扑簌簌的掉落着树叶,那一瞬间散发的龙威犹如从远古破封而出的巨龙,拥有者不亚于一个真正青龙的威压!晶莹剔透的色泽在眼光下闪着夺目的光,那男子和夏温竹抬头,就看到背着光遮天蔽日冲下来的巨龙!

张着锋利的爪子猛扑下来!这是王紫进入天元期后第一次使用水天幻,现在的水天幻相比起以前根本就是翻天覆地的变化!就算青龙站在这里,恐怕也不得不叹服,这幻化堪比一条真正的纯血脉青龙!

天极图不愧是从古到今无人能够超越的盛典,它的每一个招式都能成长到让这个世界都震撼的地步!

“我们先走!”

王紫闪身来到夏温竹身边,直接拽上夏温竹的胳膊,来不及回应他惊讶和疑惑的视线,水天幻只是一个招式,维持的时间有限,但那男子太强了,她还不能冒险全力去拼,更不希望拖累夏温竹,她不想管那男子来世外域干什么,夏温竹也非顽固不化之人,没必要在此拼命,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夏温竹立刻明白过来王紫的意思,收回了此刻不应该出现的疑惑,反拉着王紫,速度展开到极致,飞身往来时的方向而去。

“吼吼……”

身后传来一声更甚方才龙吟的吼声,直震的地面都颤动起来,一股浓重的杀气袭来,这是真正的凶猛杀气!

王紫警觉的回头,就看到空中两个猛然相撞的庞然大物!其中之一当然是水天幻幻化的龙,而另外一个蓝紫色毛发相见的巨兽,站在地面上,上半身却直入云霄!

王紫惊讶的看着,那蓝紫色的巨兽张着占了头部三分之二的巨口,两排寒光凛凛的利齿在张开,两只巨大的手掌抓向了那条晶体剔透的龙,霎时间,一阵爆发的水汽,水天幻在那巨兽手下消散了!

夏温竹也顿住身形,拉着王紫的胳膊,把她往自己身后拽了拽,天空乌云飘过,似乎也在暗示着现在紧张的氛围,四周散步的凶煞之气将二人紧紧的包围着,他们、已经无路可逃了。

王紫自上而下观察着那巨兽,心中有了一个隐约的答案,却是觉得出现的太过突然,这是、梼杌吗?

上古四大凶兽,穷奇、饕餮、梼杌、混沌,如今竟然出现了第三个?梼杌……

第七代穷奇,第四代饕餮,这梼杌是第几代?不过他的气息似乎异常强大,最起码跟他面对面那么久,王紫一点都没有察觉到他身上凶兽的气息,还以为是一个高阶修士呢!

直到这个时候,梼杌才毫不遮掩的露出他的杀气,似乎根本不在乎所处的地点,不在乎被人发现,而王紫和夏温竹面对的是这样一个上古凶兽,他们的胜算又在哪里……

“竟是梼杌,世外域今日真是有了贵客啊。”

夏温竹说道,身上的防备的气息浓郁了很多,如果是一个人,或许还有周旋的余地,可对方是一个修为或许已经到了离境的高阶灵兽,这才是真正的高阶灵兽!

离境级别的灵兽可以划开空间自由行走,不受五行六界的限制,更不会跟人类多谈,如果他不高兴,他想杀人,那他们就只能殊死一搏!

“让你们看到了本尊的本体,也算是你们运气好了,不过,如果你身后的小情人能告诉我,刚才的招式出自哪里,或许我心情好能饶你们一命。”

梼杌没有否认,他也有不需要遮掩的资本,说话间巨大的身影忽然消失,只出现一个身着蓝紫色一闪的男子,瞬间就站了离王紫二人不远的空中。

“修行的功法不能泄露,就算阁下是尊贵的纯血脉神兽,应该也知晓这一点的吧。”

王紫自然不会说,天极图的秘密如果能轻易说出来就不叫秘密了,不过王紫还没开口,夏温竹却是先说了,并未在意梼杌口中的‘小情人’,王紫抬头看了看夏温竹笔直的背影,此时正在酝酿着强大的攻击,那里面还装着一个无畏的灵魂。

王紫动了动手,把自己的胳膊从夏温竹手中拽出来,她不需要被保护,尤其是在夏温竹面前,就凭夏温竹三十年前对她孤助无援的母亲伸出援手,她就不会拖夏温竹的后腿,也不会让夏温竹在梼杌手下丢了性命……

今天跟夏温竹出来本是要找史语儿的,遇到梼杌纯属意外,以夏温竹的能力,如果不管她,夏温竹完全有机会趁机脱身,可是夏温竹却一直挡在她面前,他根本没必要这么做,他不知道她是谁,为什么还要如此……

夏温竹,可不是乐善好施之人……

感受到王紫的抗拒,夏温竹眉心皱了皱眉,却没有再动,现在梼杌紧紧盯着他们,稍一分心都可能吃亏,不过想到王紫刚才能发出那么浩大的招式,也许王紫保护自己的能力还是有的……

“真是维护,真让人感动呢,既然如此,杀了你再问她也是一样!”

梼杌冷笑了一声,手中瞬发一个蓝色能量,直朝夏温竹而去,之前之所以先攻王紫,是想先解决了弱的,然后再漫漫来,却不想王紫竟然隐藏了实力!本来梼杌只是把二人当做两个不知好歹的过路人,顺手解决了也就罢了。

跟那些个黑衣人没什么差别,可是在王紫使出水天幻的时候,梼杌惊讶了!那跟青龙几乎一模一样气息,竟让他以为找到了青龙!而且谨慎之下竟让他化出了本体!

结果证明,那只是一个招式而已,却可笑的逼他幻化出了本体!梼杌的攻击根本没有间歇,一个离境级别的上古凶兽展开自己的凶煞之气和威压的时候,整个世外域的灵兽都颤抖的匍匐在地!

灵兽对高阶灵兽的感知比人类高出几百倍,恐怕现在,世外域的所有灵兽都知道,在这个方向有一个强大的凶兽,强大到让他们灵魂都瑟瑟发抖的程度!

而这一次,梼杌可不想跟夏温竹继续玩了,这次他的目标换成了王紫,反而夏温竹成了他要尽快解决的人!夏温竹手中祭出一枚玉如意,那是一个上品超神器,能将夏温竹的攻击成倍的放大,让夏温竹这半晌还能支撑,否则在面对梼杌强大攻击面前,即便是夏温竹也吃力的很。

“穷奇,你能压制梼杌吗?”

王紫在下面紧张的看着,夏温竹全力以赴也只能暂时拖延而已,她必须快点想办法去对付梼杌,不然夏温竹危险!

“你遇到了梼杌!”

王紫打开了与赤灵的联系,穷奇还没有说话,却是传来青龙惊讶的声音,甚至还带着些不可置信!

“对,梼杌,有什么问题吗?夏温竹现在在跟他打。”

王紫察觉到了青龙声音中的异常,青龙很少的会有真正紧张的事情,现在王紫的神经本来就绷得很近,感受到青龙的异样,王紫忽然有些不好的预感。

“小主人,想办法立刻离开,通知长天派的人马上过来,梼杌性凶残,却不也不会大开杀戒,如此大张旗鼓的在仙界亮相,毫无忌惮,只能是第四代梼杌了,修为不加压制,就算是我现在也不敌于他。”青龙凝重的声音在王紫的神识中响起。

“废话少点,你的意思是梼杌是冷殇的手下?”穷奇的不太和善的声音说道,现在他担心王紫的安危,却不想遇到了真正难缠的人。

“没错,梼杌是冷殇的契约兽,也是他的得力助手,梼杌出现在仙界一定不会是小事,小主人,别跟他正面冲突,说不定梼杌就是冲着我们来的!”

青龙声音也有些紧绷,梼杌来的太快了,很有可能冷殇已经察觉到了他们的重生,着手来查此事了!

“先叫我出去。”

穷奇立刻说道,第四代梼杌的修为非比寻常,夏温竹根本挡不住,前几代穷奇从不曾参与人类的纷争,到他现在的第七代,对三个创世主之间的争夺也兴趣缺缺,因此他们之间的关系如何他很模糊,他现在只只知道,王紫危险!

“你也不能出去!你们同为上古凶兽,八代穷奇不曾认主人类,你想让梼杌定盯上小主人吗?小主人,立刻告诉子谦和千厷,传话宇文华,宇文华不久便到,让世外域去面对梼杌!”

青龙立刻打断,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把梼杌的视线引到世外域,王紫不能召唤青龙等人出来相助,穷奇也不行,其他灵兽更不必提,出现在梼杌面前,谁知道还有没有战力了。

王紫被梼杌是冷殇的手下这一消息震了一下,一直做着冷殇和寒巳可能找来的心里准备,可是当真面对的时候,王紫还是有种猝不及防的感觉,那一瞬间她竟有些慌乱!慌她还没有没有达到她的自我要求,乱她还没把握让自己以及所有她在乎的人安然无恙!

可是那也只是一瞬间,王紫最令人惊叹的优点便是冷静,她可以在任何时候迅速让自己发热的大脑冷却下来,清晰的整理出现在的情况,拿出最佳的解决方案!

依青龙所言,王紫当即通知了卫子谦,卫子谦不加多问,只‘梼杌’二字就能让他知晓事情的严重性。

“我可以拖到宇文华前来,你们不用担心。”

王紫在识海中跟穷奇几人说道,碰了碰赤灵,解开了压制的修为,王紫身上的气势渐渐上涨,瞬间恢复了天玄期二层的修为。

“能隐藏起来吗,别让他认出来。”

王紫看着手腕上中规中矩的护腕轻声说道,梼杌既然是冷殇的手下,多半知道赤灵的存在,这是很致命的一点,而赤灵似乎也听懂了王紫的意思,白光一闪,王紫手腕上一阵灼痛,却是在手腕内侧向上十公分的手臂上出现一个火红色的印记,而那护腕消失了!

这是融进了她的身体里?王紫拉下袖口,挡住了手臂上的印记,幻化出疾风战甲,她现在的确可以趁机溜走,可是夏温竹还在这里,她怎么能走?

王紫祭出一把长剑,飞身助战,夏温竹白衣上沾染了些许血红,是被梼杌密不透风的攻击打到的,现在夏温竹体内灵气不稳,已经有些勉强。

“王紫!”

夏温竹惊叫了一声,只因王紫忽然冲进了战圈,挡在了梼杌的攻击面前,王紫那里挡得住这样的攻击?夏温竹不知为何,心中忽然钝痛了一下,一直都来不及想为何自己护着王紫,现在他也不愿意去想,他只强烈的知道,这个孩子不能死!

他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受,诚如宇文乾常常拿他开玩笑那样,说他早已摆脱了人世间七情六欲,儿女情长,就连亲情也浅淡寡薄,说他是真正断了凡尘的仙人,或许他还不应该修仙,应该去修佛,彻底了断尘缘。

宇文乾哪里知道他还有放不下的牵挂,他可以日复一日的做着一件几乎没有结果的事情,只因当年他对天许下的诺言,夏家几百年沉浮,三十年前那场浩劫已经让他心中失望,对那个庞大的家族并没有一丝归属感,却在见到王紫的时候,有种奇异的感应。

从想知道她的名字,她的容貌,到想了解她从何而来,到想知道她过去所有的事情,再到想称赞她每一个进步,想包容她每一次嚣张,想理解她所有的神秘。

那似乎真的是一种感应,一种近乎于亲情的感应,夏温竹不敢承认,因为亲情这东西,自家人身上尚且没有,对一个陌生人何以出现?

知道刚才的一瞬间,夏温竹忽然不想纠结了,他带着这孩子出来,就想再把她完好无损的带回去,虽然面对的是梼杌,这个想法可能也只是个想法,但是他没想过一个人走,即便他当初的诺言还没有实现,也不想……

夏温竹手中玉如意脱手而出,飞射向梼杌,速度展开到极致奔向王紫,他只希望,王紫别死!

王紫双手抵着长剑,迎向了梼杌的攻击,王紫的剑气和梼杌的攻击在空中相撞的时候,王紫在空中猛的后退,而梼杌却似乎很轻松!王紫加大了灵力输出,稳住身形,却听到了身后带着惊恐的叫声,王紫心神一震,险些散了灵力!

紧接着便看到夏温竹的玉如意在她头顶掠过,直奔梼杌!那玉如意可是上品超神器!最重要的是,那一定是夏温竹的得力法器,不然也不会在刚才一直用,现在却为救她,情急之下丢出了玉如意!

王紫无法形容此刻心里的感受,侧头便看到了夏温竹飞身而来的白衣,平时俊美如画的容颜泛着担忧焦急的神色。

“我没事。”

王紫只冲着夏温竹快速的说了一句,也不知道他听到没有,王紫扬起长剑飞身而起,在空中变幻出几招灵力的招式,逆着光长剑砍下,气吞山河的剑气顿时迸发而出!

“次元斩!”

王紫口中一声轻喝,空气中有瞬间的凝滞,无数剑影当空罩下,犹如滂沱大雨,密不透风!王紫飞身而退,刚才夏温竹的玉如意让梼杌不得不分手对付,她也得以有时间施展招式,次元斩一出,便有了片刻的喘息。

夏温竹惊讶的看着不远处被困在领域中的人,而那领域竟是单独针对被攻击的一方施放的!而且领域内那些数以万计的剑影,简直超出了他的认知!

等等,现在另一个值得注意的事情是,王紫已经是天元期二层的修士了!而那领域中每一道剑影上携带的威力都是天元期二层!这根本就是绝对复制而来的!

王紫顾不得给夏温竹答疑解惑,只紧紧的盯着次元内的梼杌,手中白光一闪,收回了长剑,忽又在空中行云流水的打出一套拳法,夏温竹只看着。

“嘭!”

一个巨大的声响,却是次元空间被轰开了!

“哈哈哈哈,倒是让我体验了点不一样的,你还有什么招式?不妨都使出来给我看看?”

一阵大笑声随着梼杌冲出结界而响起,那声音带着开怀却也带了几分认真,非要见识一下不可了!

不用他说,王紫也已经给他准备好了!在梼杌飞身出来的时候,一阵彻骨的冰冷忽然降下!像是忽然从四季如春的仙界坠入了无边的冰原,就算是他们各个有灵气护体,那寒气还是无视了防护,嗖嗖的网骨子里钻!

“寒湮掌!”

王紫喝道,一拳击出,带着无边的寒意,直冲梼杌!

梼杌眉心一皱,没想到王紫真有些让他也不得不忌惮的本事,这寒气分明不是一般的冰属性攻击,在他数不清的生命历程中,从未见过这个程度的能量攻击!

梼杌身形猛地拔起,同时丹火外放,想要抵抗这股寒气,而且也没打算硬接,因为、他没把握,而他也不是那种自命不凡,以为自己可以一手遮天的人!

也是梼杌的聪明救了他一名,要是硬接,寒湮掌的寒气只会把他速冻!要知道寒湮掌可是连天火都能灭的!

王紫在发出寒湮掌之后,手中掐诀,已经飞速的酝酿起紫微轰,对付梼杌,一般的招式根本拿不出手,也不可能对梼杌产生干扰,连续施展天极图内的招式,王紫这还是第一次,还好王紫现在的神识和灵力都有足够的支撑,要不然根本不可能这样毫无压力的进行到紫微轰。

“人类修士竟然也有了如此可造之材,可惜啊可惜,身在长天派浪费了!”

梼杌飞身拔起,虽然被寒湮掌的寒气波及,但并无大碍,竟在空中喊话说道。

“叫了人来又如何?你们的性命我要定了!表演够了的话,也该我了吧。”

梼杌又道,夏温竹顿觉不妙,飞身再次迎上梼杌,然而梼杌几个密集的攻击,分别向夏温竹和王紫而去,夏温竹没有了玉如意的辅助,对上梼杌强大的攻击狠狠的吐了口血,回身去看王紫,却见王紫也一口鲜血喷出,手中掐着诀却并未中断!

梼杌似乎也有些诧异王紫竟然硬生生的扛下了他的攻击而没有停下法术,最重要的是,他那一击几乎可以碾碎一个超神兽级别的灵兽,打在王紫身上竟然就是吐口血而已?

“紫微轰!”

王紫咬着牙喊道,吞下了喉咙中的腥甜,身形自空中落下,夏温竹飞身来接,身后的天空紫云遍布,闷雷滚滚。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