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四十三章 反派冒头

王紫一个人走在下山的路上,宇文乾等人还在商议事情,接下来的事已经不是她能听的了,世外域这些天发生的事情有点多,长天派不知要如何处理,门派大比还能不能继续下去……

宇文乾本来已经打消了对她的怀疑,但是因为屠魔劫一事再次盯上了她,虽然这对她的影响并不大,但是在个人比决赛之前,她还是不能做的太过明显了。

史语儿逃了,肯定有暗中接应她的人,王紫现在想离山去追,可是现在她哪里出得了山门?恐怕她刚刚走出去,下一个让刑堂大举追查的人就是她了……

宇文晔呢?他现在不知道有没有动静……

史语儿现在身份已经暴露,她的功法来自于史二娘,史二娘在当年的事情里应该不是一个小角色,最起码表上上看是这样,宇文晔应该知道这一点的吧。

“想什么呢?”

身后传来一个淡淡的声音,王紫诧异的停下脚步,回身看去,却见一袭白衣的夏温竹款步走近,宽大的衣袖上翠绿的竹叶肆意伸展,似乎在这明媚的午后,依稀看到了斑斑竹影,闻到了袅袅茶香。

“想了很多。”

王紫墨眸放在夏温竹渐渐接近的身影上,忽然这样跟夏温竹见面,王紫似乎没有这个心理准备,有些意外、意外的开心,夏温竹离了她这么近,直到他出声王紫才发现,可能是夏温竹高于她的修为,也可能是王紫对夏温竹的防范几乎没有,夏温竹问她想什么了,她刚才似乎的确想了很多,多到没有头绪,无法一一细说。

王紫离开刑堂没有多久,也没看到其他人离开,怎么会在这里见到夏温竹?虽然夏温竹找她可能并非巧合,但王紫并不介意。

“想了那么多,有没有我知道的?”

夏温竹似乎隐隐笑了笑,缓缓走近,但也只几步之间就与王紫并肩而行。

“史语儿会跑去哪,门派大比还继续吗,个人比会不会受到影响。”

王紫想了想,轻声开口,继续往山下走去,二人步伐不疾不徐,一个是令人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夏温竹副掌门,一个是神秘莫测的长天派当红人物王紫,然而两人却像是早早认识的挚友,不见陌生,反是和谐。

“嗯……门派大比应该会暂停一会,但不会终止,花溪谷的名额还要靠这次大比选出,门派大比不会终止,个人比自然也不会受到影响,你很在意门派大比吗?你很想知道史语儿去哪里了?”

夏温竹嘴角轻轻掀起,沉吟片刻说道,有些喜欢王紫如此坦率直接了,忽然觉得,宇文乾怀疑那么多是自寻烦恼,不如直接来问王紫,今天叫王紫听了那么多事情,这些事情牵涉的太广,以王紫的年纪和背景,应该没有关系,但王紫表现的太过平静了,让人无从猜测。

但按照王紫说的,她想知道史语儿去了哪里,就说明她对今天的事情并非全然不感兴趣,只是因何感兴趣,却耐人寻味了。

“唔,想去花溪谷看看,史语儿……想。”王紫想了想,并未隐瞒,却也没有都说。

“花溪谷,要靠你自己去争取了,为什么对史语儿的事情感兴趣?”

夏温竹侧首看了看王紫,似乎对王紫这样直言有些诧异,不过愈发喜欢了,修行戒骄戒躁,戒急功近利,多数时候要压抑自己心中的*,不管是来自哪方面的*,不过王紫这般坦率却是少见。

想要去花溪谷,那就意味着一定要在门派比中名列前茅脱引而出,然而王紫面上和话中并没有多少争夺的意思,好像结局一定会是她预想的那样,而且去花溪谷也只是她口中说的那样、去看看而已。

这话若是听别人说,他心里多半会觉得此人狂妄,听王紫说,却只觉舒服,仿佛她就该是这样,至于心中还想着的疑问,夏温竹干脆直接问出口了,而且他直觉的,王紫并不会生气,反而会给他一个很好的答案,最起码比他猜测的好。

“夏……副掌门,你为何对史语儿的事情感兴趣?”

王紫这回看了看夏温竹,想要称呼时,却忽然觉得这样的身份真是不好,他们是亲人,却不能相认。

“这是发生在门派的事情,我是副掌门。”

夏温竹看到了那双墨眸,浅浅的波光,深深的漩涡,异常美丽,异常炫目,一如王紫这个人,外表精致无暇,除此之外的一切皆是漩涡,夏温竹心中升起一丝异样的感觉,总觉的那双眼睛说了别的话,可是他却没有听懂。

他为什么对史语儿的事情感兴趣?王紫何以如此原话问他?夏温竹诧异,却面色如常的说道,他是长天派的副掌门,关注史语儿的事情是他的责任。

王紫看着夏温竹,却轻轻摇了摇头。

“呵呵,不信?”

夏温竹不知为何笑了,唇角掀起,那常年静如湖水的眼中似是被投进了一枚石子,柔柔的荡开涟漪,带着愉悦的波光,如果叫宇文乾看见了,定要夸张一番,上次见夏温竹这仙人笑,已经记不清是什么时候了。

夏温竹也诧异,此番出来找王紫,却是意外的欢喜,宇文乾觉得王紫对他的提防之心很少,多次让他接近王紫,好问出点事情,夏温竹却并未当真,只跟他开玩笑混过去了,今天宇文乾再度说起,他只是过来一试,却不想结果如此和谐。

王紫就拿那双讳莫如深的墨眸看着他,好像知道他心中想的是什么一样,那样轻轻的摇头,似乎在指出他言不由衷,莫非,他还应该在她面前实情相告吗?

“不全信。”

王紫收回视线,眼睛放在了拐角的山路上,夏温竹作为副掌门,责任有一部分,但夏温竹今天的表现并不淡定,他对木易水和史语儿表现出超出责任的兴趣,王紫几乎敢肯定,夏温竹知道史二娘的事情,也知道些许当年的事情真相,至少,他在查,在重重阻碍下艰难的查。

“可这个问题是我先问你的。”夏温竹道,语气带上了起伏,是对一个人感兴趣的表现。

“我不想说。”王紫摇摇头,她不想对夏温竹说谎,却也不能说实话,只能不说。

“也罢,你我都没有全说,但都想知道史语儿去了哪里,不如一起去看看?”

夏温竹看了看王紫,虽然可惜没有听到答案,但是并没有追问,却是出乎意料的提议道,让王紫诧异的停下了脚步,疑惑的看了看夏温竹,夏温竹并有按照宇文乾的意思来试探她已经是不合情理了,现在还要带她出山去找史语儿?这个探子是不是做的太不合格了?

“你要带我出山?”虽然明白夏温竹的意思,但还是忍不住确认。

“是啊,不过刚才你算是骗我了,刚刚我问你想了什么,你一定也想了如何才能出山,却没有说。”夏温竹好笑的看了看王紫,口中说着王紫骗他,却没有怪罪的意思。

“是我漏掉了,不是骗。”

王紫道,忽然觉得夏温竹也神秘起来,就这么带着她出去,真的没有问题吗?夏温竹在门派内根本不负责具体事宜,就如这些年一直低调的夏家,可夏温竹表现出来的,好像很自由一样,在世外域的自由,没有强大的后盾支撑怎么可能会有?

“走吧,趁着他们还没说完,我们快点出去。”

夏温竹却不再执着于此,说完后真的走快了许多,落后几步的王紫一顿,夏温竹这样好像是在带着她干坏事一样,还偷偷摸摸的,这‘他们’说的自然是宇文乾等人了。

夏温竹走到山路的尽头,回身看了看王紫,似乎在催促王紫快点,随即便展开身形向山门掠去了,王紫看着那渐渐远去的身影,摇了摇头,不再想别的,飞身跟上夏温竹,反正她也想出去看看,整合她意。

……

“史语儿就在这附近消失,你说我们去哪个方向找?”

夏温竹站在郁郁丛林中,转身问王紫,前方不远处就是发现尸体的山洞,史语儿就是在这里杀人逃走的,那里还有刑堂的人在,夏温竹和王紫并没有走近,好像真的是偷偷摸摸来的一样,隐藏了气息,并没有现身。

“你说。”王紫收回四下查看的眼神,又把选择推给了夏温竹,为什么要问她啊?这森林这么大,哪都没路,却也哪里都是路,史语儿从哪里走都有可能。

“你的运气似乎很好,不选一个方向吗?或许我们还能找到。”夏温竹却道。

王紫看了看夏温竹,却见夏温竹无害的看着她,他从哪里得出了她运气很好这样的结论?不过既然夏温竹都这么说了,王紫干脆转身选了一个方向,毫无负担的走了,身后夏温竹浅笑着跟上。

王紫和夏温竹看似闲庭漫步一般穿梭在丛林中,却是缩地成寸,不久就离开了那山洞很远的地方,已经远远超出了刑堂还在搜捕的范围,夏温竹明着观察王紫,反正他发现了,多少暗中的猜测也不如直接观察来的靠谱。

王紫表现出的速度跟她的修为太不符合了,这么长时间来,能够毫无压力的跟他保持速度一致,呼吸平稳,面不改色,这根本不是一个地元期的修士能做到的,他几乎敢肯定,王紫是隐藏了修为的,而且隐藏的很高超,最起码他是看不出来的、

不过夏温竹很好奇,王紫定是知道这自己的速度快的不正常的,既然要隐藏,为何不隐藏的彻底一点?

夏温竹还在想着王紫的事情,却忽然警觉的停下了脚步,看向王紫时,却见王紫也同时停住!

夏温竹和王紫互看了一眼,眼中传达的信息二人一眼就懂,前方有打斗!而且是高阶修士的打斗!

二人同时屏气凝神,夏温竹食指放在唇上,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指了指右前方的土丘,示意去那边。

王紫点了点头,敛去气息,随着夏温竹移到了土丘后,二人趴在后面,借着地势的掩护,还有前方茂密的丛林,远远的看去,却见那里的战斗已经升级到很白热化的程度!

王紫只看了一眼便眯了眯眼,她和夏温竹距离打斗的地方应该说很远了,足足四五百米,然而那肆虐的攻击却将方圆几百米的森林破坏的面目全非,古树断裂,地面上深深浅浅的坑,还在蔓延的火,打的难分难解的两方人马在空中激烈的交手,只一个照面就是几十道杀招!

王紫这才看清,这是一人对多人的打斗,一方只有一个身着蓝紫色劲装的男子,另一方是二十几个黑衣人!然而那身着蓝紫色劲装的男子打的并不吃力,反倒是那二十几个黑衣人,频频使出杀招,似乎想借机脱身,却被那男子缠的紧紧的!

速度太快了!王紫紧盯着那男子的动作,甚至看不清他出的招式,一晃眼,不知多少杀招已过,地面上零零散散出现了十几具黑衣人的尸体,王紫暗暗心惊,这样的速度,是她第一次在人类修士身上见到的。

连他的招式都分辨不清楚,那如果是她对上他的话,能过几招?这是天阶修为的修士吗?那男子看上去很年轻,面上只有隐约可见的杀气,天阶修士在世外域也是不可多得的,这男子是哪个世家的吗?

被那男子身法吸引了注意力,等王紫回神去观察另一方的黑衣人时,才发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她随便选了一个方向,却碰上了这么多邪教之人!那些人使出的能量分明是跟史二娘同出一脉,而且看得出比史二娘的高级了很多!一下碰到这么多人,她算是碰上了那暗中潜伏的势力了吗?

王紫动了动,想要近前去看,最起码,她必须抓几个来问问,然而王紫刚一动,夏温竹就把他她拽了回来,眉心紧皱摇了摇头,王紫不解的看着夏温竹,眼神询问,为什么不过去?那些黑衣人虽然人多势众,但并不敌那蓝紫色衣衫的男子,现在不去抓人,还要等着他们都死光了不成?

“不要动……”夏温竹只在神识中说了一句。

王紫更加不解,看向了打斗中的人,夏温竹为何这般神色?不可能是因为这些黑衣人,那就只可能是那蓝紫色衣衫的男子了?为何?王紫想问,却碍于现在的环境不能多问,连夏温竹都在屏气凝神掩盖气息,她更不能暴露。

“你不是世外域的人,你是谁?这根本不关你的事,我们各走各的,闲事莫管不好吗?”

正在这时,打斗中传来喊声,却是那黑衣人中的一人说的,王紫立刻看了看夏温竹,是因为这人说的吗?那蓝紫色衣衫的男子并非世外域之人?可他是如何看出来的?夏温竹也知道吗?

“废话真多,跟我动了手还想轻松离开?”那蓝紫色衣衫的男子不疾不徐的说道,攻击不停,不多时本来二十几人的黑衣人已经只剩下七人苦撑。

“是我们瞎了眼,跟您动手是我们不对,我们已经死了这么多人,也够您消气了吧?您应该也不想让长天派那些人发现您吧,您放我们一马,我们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如何?”

一个黑衣人高声喊道,似乎在示弱,想要让那人收手。

“我想停便停,你们以为我会听你们废话吗?”那蓝紫色衣衫的男子冷笑一声,招式骤猛,顿时又解决了两个黑衣人,出手直接有效,速度更是快到看不出他如何出手的!

“本来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可阁下非要与我们作对,这笔账日后会算!”

却听一个黑衣人喊道,看着同伴相继死去,也明白那人是非要多管闲事了,竟忽然拽着两个并肩作战的伙伴扔向了那人,身形一闪,急掠向一旁,抄起一人,释放出一阵黑烟,待那黑烟散开一些时,那人却已经逃了!

那蓝紫色衣衫的男子杀了剩下的几人,落在了地上,周围是那些黑衣人的尸体,那人背对着王紫的方向站着,看着最后那黑衣人消失的方向,不知在想什么。

王紫握了握拳,叫那人消失了,这分明是另一股能量,邪恶,却并非无体系,这在那些黑衣人身上就能看出来,他们有着能跟高阶修士同等对战的能力,并非一般的邪修那样不稳定!

他们的能力比史二娘高出不知多少倍,王紫墨眸深深,隐隐觉得这并非一般的邪修,这是一个完整的体系,而这些黑衣人之上,还有更加厉害的人!

而且,王紫没有漏看那黑衣人临走前带走的人,竟然是早已昏迷的史语儿!那人连一同前来的同伴都能出卖,却在生死未卜的时候带走了史语儿,史语儿有那么重要吗?

王紫看了看夏温竹,现在要如何?史语儿找到了,却让人带走了,留下的都是死人,也查不出什么,那还没离开的男子,似乎也是个狠角色,不是世外域的人,那会是谁……

夏温竹却收回了视线,眼神看向王紫,却想着别的事情,王紫也不动,能让夏温竹如此小心的人,对方的修为一定是远高于夏温竹的……

“看了这么久,还不打算露面吗?好歹我也辛苦表演了很长时间。”然而,即便王紫和夏温竹敛去气息藏着,却还是被那人发现了。

夏温竹看了看王紫,唇齿开合,无声的说了两个字‘别怕’,而后站起身来,拂去白衣上沾染的灰尘,等着王紫站起来,才飞身落在刚才打斗的地方。

王紫顿了顿,因为夏温竹的安抚,她并不怕,却异常珍惜这样的安抚,夏温竹不是九幽他们,他是王紫在脑海中想过无数次的亲人,这样来自于亲人的力量,有丝陌生、却温暖。

王紫紧随着夏温竹落下,先是看了看地上的尸体,都已经死透了,正在王紫看的时候,却见那些尸体身上发出呲呲的声音,眨眼的功夫,却见那些黑衣人的肉身在极快的融化,只留下一件沾了血的黑衣和一滩血迹。

王紫皱了皱眉,这些人的风格跟某种杀手有些倒是有些像,死后绝不留下丝毫线索,如果刚才王紫还存了搜一搜他们身体的想法,现在王紫却是不想了,这些人一定死的干干净净的了……

那找人的线索,在这里就中断了吗?因为眼前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男子……

王紫这才看向不远处的男子,背对着他们站着,一身蓝紫色的衣衫,近了才看见,那衣衫上覆着一层蓝紫色的软甲,身上毫无气息波动,修为更加深不可测,王紫暗暗运转着巫元力,灵力快不过他,若有意外也好应对。

“在下长天派副掌门夏温竹,追踪黑衣人至此,见阁下跟这些人过招,才没出来打扰,敢问阁下是何方圣贤?来了世外域理应由我等招待。”

夏温竹只扫了一眼那些消失的尸体,便向面前的男子说道,语气不疾不徐,与平时淡然的样子不无两样。

“呵呵,长天派的副掌门?长天派的掌门还是不是宇文华?”那男子笑了一声,转过身来,听不出语气的声音问道。

“正是。”夏温竹却淡淡的应道。

“宇文华都不见得有资格知道我是谁,你又算什么东西?”那男子却忽然笑道,那样谈笑的表情下竟然说出如此轻蔑的话!

夏温竹还没反应,王紫却是不悦了,眉心皱起,别人如何狂是别人的事情,可是他自狂他的,如此说夏温竹却比针对她都让她难以忍受!

“呵呵,你似乎很不服气。”

那男子的眼神瞬间看向了王紫,他想要感受到王紫的情绪变化太轻而易举了,本以为是个不自量力的小修士,却在看到王紫无畏的眼神时,男子诧异的扬了扬眉。

------题外话------

今天吃了药昏昏沉沉睡了一天,下午五点才爬起来,感觉好多了,么么哒,谢谢妞儿们的关心,我正在努力好起来,然后愉快的加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