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四十一章 引蛇出洞

就在众人等的快不耐烦的时候,却见擂台上忽然云开雾散,黑气快速的消散,隐藏在了空气中,原先巨大的漩涡忽然消失,渐渐露出了阵中的原貌,只见演阵院的弟子不规则的分布着,有的站着,跟荡魔院的弟子呈相对之势,有的却无聊的坐着,一副等了很久的样子。

相比起演阵院弟子的随意,荡魔院弟子显得狼狈了太多,跟进去时斗志昂扬的样子判若两人,身上的衣服破烂了太多处,血迹更是到处都是,忽然间破阵后,有的人体力不支,就地坐下盘膝打坐,看样子是经过了几场生死大战才变成这个样子!

众人诧异的张大了嘴巴,这反差太明显了吧!这阵法到底有多厉害?让荡魔院的弟子一个个像是活活被揍了几个时辰一样,虽然这阵法是破了,但是付出的代价是不是也太大了?这就是荡魔院的能力?到底是演阵院的阵法太强还是荡魔院除魔的能力不行?

等了这么久,大家就是想看一个结果,想看看这场‘正邪之战’谁输谁赢,可是现在结果出来了,几万人的弟子中却是爆发了一阵强烈的议论声,只因这结果真的太意外了!

“大家稍安勿躁!”一声大喝响起,欧阳侨飞身落在擂台上,阻止了台下弟子热烈的讨论声,有欧阳侨出来主持,众人当然不敢再说,只等着宣布结果。

“演阵院与荡魔院的比拼结果已经出来了,结果是、演阵院胜!”欧阳侨环视了一眼众人,扬声宣布。

“为什么是演阵院胜?我们破阵了!”

“为什么?!我们明明破了天魔噬魂阵!”

“……”

欧阳侨宣布完,台下的弟子倒是没有多大的反应,但是荡魔院的弟子却是激动的反驳道,他们为了破阵,甚至在生死边缘徘徊了几回,而他们最后明明也破阵了,为什么还是演阵院赢了?难道就是因为他们狼狈了一些吗?

“大家安静……”屈南淄皱着眉头开口,心里也有些沉重。

“屈南你让我们怎么安静?大家为了破阵差点死在阵中,你快告诉他们,我们过了尸山、血海、镜天,杀了魔蝎,我们破阵了!”

“我们的确输了……”屈南淄看着不甘的弟子们,心中有同感,但是事实就是事实,它来的沉重而打击,但是他们不得不接受,这是个教训……

“什么?”

“……”

众人奇怪的看着屈南淄,却见屈南淄指向了擂台后方的香案,众人看去,只见案上掉落了一层厚厚的灰,那代表着三个时辰的香不知在何时已经燃尽了……

三个时辰,他们超过了这个时间,即便是最后破阵,也是输了,欧阳侨在时间到了的时候没有宣布中断比赛,或许也是想让他们最终有个结果,想保全荡魔院最后的面子。

而不可否认的是,荡魔院让所有人失望了……

“该死!”

“我操!那个什么鬼阵法……”

“老子差点死,可是就换来这样的结果!”

“谁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破阵?站出来给老子瞧瞧!”

荡魔院的弟子似乎很难接受这个结果,在几个副掌门还有世家代表还在场的时候就忍不住脾气暴躁的说道,根本管不了什么仪态问题,明明做出了那么大的牺牲,现在却告诉他们输了!那他们在生死边缘淌了几回那算什么?!

天魔噬魂阵有谁真正见过?凭什么要求他们一定要在规定的时间内破阵?那些看笑话的人,那些议论纷纷的人,凭什么对他们露出失望的眼神?有本事你们上啊,你们去破天魔噬魂阵啊!

荡魔院的弟子泄愤的踢着脚,无论如何都冷静不下来,即便他们知道这是无法改变的结果,但是心里就好像搁了一把生硬的刀子,插着生疼,拔出来鲜血淋漓,他们输了,输的不甘,输的迷茫……

“切,输了就输了,认输有那么难吗?”

高思源站起来,活动活动腿脚退回了王紫身后,演阵院的人也渐渐聚拢起来,高思源这话是含在嘴里说的,虽然很想鄙视一下荡魔院输不起的作风,但是怕把这群刚刚被打击了的弟子们再次打击的鲜血淋漓,就没敢大声说。

“你算是什么东西!你输一个试试,现在演阵院就认输,你做得到吗?”

“布那么阴险狠毒的阵法,害我们差点命丧阵中的人是你们,你们倒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可高思源的话却被荡魔院的人听到了,他们现在对输这个字敏感的很,尤其是这话还是高思源说了,荡魔院弟子虽然现在狼狈不堪,但是纷纷站起来,颇有想冲上来跟演阵院再打一场的架势。

“哼,说的好理直气壮啊,我们赢了,可听他们的意思好像还是我们不对了,荡魔院修习的便是除魔的功法,一个天魔噬魂阵而已,用了这么长时间才出来,自己能力不过关,不说回山反思到底该如何进步,却在这里抱怨起别人了,真是可笑,我们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对手,就算是赢,也觉得没价值!”

旗子轩反唇相讥,嗤笑着看着荡魔院的弟子,相比起荡魔院弟子激动的情绪,演阵院弟子则是不屑,输就输了,为什么要找那么没用的接口掩饰,真让人看不起。

“呵,他们说天魔噬魂阵阴险狠毒呢,作为一个魔阵,它难道还应该如何温柔可人吗?为什么这么严肃的比赛一定要出现这么搞笑的笑话?还说我们差点让他们命丧阵中,进去六十个出来六十个,有死了人吗?”

戎沛白也不示弱,人家都冲过来骂了,他们怎么可能乖乖站着被骂?演阵院弟子的风评一直都不怎么样,无所谓,骂就骂,荡魔院的人都不觉得有什么,他们还在乎什么?

“这才是一个天魔噬魂阵而已,一个四阶高级阵法而已,如果是五阶六阶呢?如果这不是院派比而是真正的战斗呢?等我们死了一大批的人,我们也站起来跟魔界的人大吼‘谁让你们布这么阴险狠毒的阵法’吗?”

池天翰也冷笑一声,荡魔院泱泱大院,弟子们竟然如此输不起!

“大家不必再说了,免得对方又说我们站着说话不腰疼。”司空长歌笑了笑,绅士的气度,并没有怒色,但是这话分明讽刺的很。

“是啊,我们的确站着说话不腰疼,云痕峰上四五六阶阵法比比皆是,基本上我们每天都是竖着进去横着出来,云痕峰上树叶都快被我们的血染红了,每天这么死去活来的,呵呵,我他妈竟然习惯了!”

高思源竟然笑着说道,这话听着搞笑,但是这短短的几句话说了多少次生死,演阵院每天如此,又有谁能知道?本来是一场口水仗,争的双方都脸红脖子粗,可是演阵院弟子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好像一把把刀子,扎在荡魔院弟子的心里,他们想继续骂,想继续反驳,可是一口气哽在喉咙里,他们竟发现,无路如何都说不出口!

败在了一个四阶高级阵法上,他们在不服气什么?不甘心什么?如果就如演阵院弟子所说,这是一场真正的战斗呢?荡魔院的弟子红着眼,似乎余怒未平,然而随着演阵院弟子的话当头打来,虽然难听,但是他们却哑口无言,心中有一个声音渐渐清晰,承认吧,你们就是输不起……

“思源啊,你要跟人家比金贵吗?就算你真死一万次,也比不上‘差点’死一次!说那些没用的干什么?”旗子轩嘲笑着说道,面上似乎在嘲笑高思源,却让荡魔院的弟子听了更加无地自容。

“也对,是我多嘴了,咱不提这个,不管今儿输了赢了,咱撤吧,现在天气正好,咱回山上庆祝庆祝?”

高思源挥挥手,似乎想彻底停止这个话题,也不跟荡魔院的弟子争锋相对了,勾上旗子轩的脖子说道,其他人也收回视线,各个响应起来,众人一片轻松的氛围,似乎并不是因为赢了一场比赛,倒像是一场寻常的演练,现在散场了,各自离开罢了。

荡魔院的弟子眼看着演阵院的弟子们相携转身,他们轻松的欢笑,坦白的自嘲,洒脱的离开,输赢对于他们来说好像并没有多大的意义,而荡魔院呢?输了,便活不下去了吗……

王紫看了看评委席上的人,台下的弟子小声的议论,演阵院弟子准备撤了,下一轮是符宝院对传动院的比赛,符宝院和传动院的弟子已经开始准备了,这个擂台也应该尽快清理出来给下一轮的比赛。

欧阳侨笑着看完了演阵院和道兵院的口水仗,并没有阻止的意思,王紫垂眸,木易水用了那么邪恶的能量,宇文乾之流应该不可能感知不到啊,她已经逼着木易水用了那能量,今天这招引蛇出洞,如若不成功,再有这样的机会可就难了……

“等等……”

王紫刚刚挪动了脚步,却听一人的声音由远及近,抬头看去,却见夏温竹飞身从评委席上落下,落在地上时,白色的衣衫轻扬,款款落地,翠绿的竹节在衣摆上节节攀升,或稀疏或紧凑的缀着嫩绿的竹叶。

众人不知夏温竹为何会忽然出来阻止,但是看他径直走向了荡魔院的弟子,众人纷纷停下动作,看着还有何时未完。

欧阳侨也诧异的看去,对于夏温竹忽然出声似乎很不习惯,而在夏温竹刚下来没一会儿,却见宇文乾也飞身落下,很快几个副掌门相继落在擂台上,萧柒和雷厉也不例外。

传动院和符宝院的弟子退回了原处,看来这事情还没完,能让门派里举足轻重的几人一起亮相,不知是什么事情……

“你们是如何破的阵?是谁、杀了魔蝎?”

却见夏温竹停在荡魔院弟子们面前,环视了众人一眼,却是开口问道,声音淡淡,似乎只是随口一问而已,荡魔院弟子却被问的莫名其妙,刚才一系列闹剧好不容易收场了,这又是怎么了?

“呵呵,不要这么紧张,你们就说说,是谁杀了那魔蝎便是。”

宇文乾笑着走近,站在夏温竹身边,面上轻松,心中却不是如此,刚才分明感受到了别的气息,他这个夏师弟,并非清心寡欲,一直以来都对邪恶的气息很是敏感,而且很是执着,一旦发现有人气息不纯,他总是第一个追究的,他多少知道一点夏温竹为什么这样,但却并不觉得夏温竹这样做会有什么结果,当年的事情,他想查出什么,想证明什么,基本没可能……

王紫抬眸,有些惊讶夏温竹的反应,不过心里却很高心,莫名的高兴,似乎有种夏温竹始终跟她站在同一战线的感觉,虽然夏温竹并不知道她的存在……

木易水真的吓到了,心里瞬间闪过几百种想法,却又抓不住一条靠谱的,身体不停的往人群中间缩,夏温竹为什么要这么问?只是好奇还是发现了什么?不,不可能的,刚才的时间那么短,一定不可能是发现了什么……

“是木易水杀死了魔蝎。”众人疑惑的同时,却是屈南淄说道,不管夏温竹为什么这么问,而且看起来七个副掌门都很感兴趣的样子,屈南淄心中奇怪,却知道直说才是正确的。

“对,是木易水。”

“木易水,你躲什么?”

几人也附和道,转身寻找木易水,却见木易水躲在众人身后,似乎刻意不想露面,众人奇怪的看着木易水,虽然木易水之前有过几次很蠢的表现,但魔蝎的确是她杀的,这是功劳,有什么好躲的?

“不不不,不是我,是大家一起杀死魔蝎的!”木易水拼命的让自己冷静,整个人被前面的人让了出来,夏温竹和宇文乾还有几人的视线一同落在她身上,木易水低着头,不敢去直面前方的人,

“我们是一起杀魔蝎的,但是最后的确是你一剑刺进了魔蝎的头部,魔蝎才死去的。”一人说道,奇怪木易水这个时候怎么还谦虚起来了,她不是应该很欣喜的承认了这个功劳吗?

“说来也奇怪,我们也攻击过魔蝎的头部,但是并没有对魔蝎造成什么伤害,的确是木易水最后一击杀死魔蝎的。”另一人也道,他们尝试过任何方法都没有杀死魔蝎,却被木易水一剑刺死了,就是因为这样,当他们看到结果的时候才那么震惊。

“是这样嘛?你用了什么能量杀了魔蝎?是灵力吗?”

夏温竹听完荡魔院弟子们所说的,仍旧声音淡淡的问道,然而就是这淡淡的声音,着实让木易水抖了两下,心中慌乱不已,她想为自己辩驳,可是荡魔院的弟子却不知道她为什么着急,纷纷证明魔蝎就是她杀死的,木易水身上的冷汗顿时出了好几层,稳住心神,才尽量平稳的开口:

“是、是灵力。”木易水道,心中想着夏温竹会不会相信,是不是她用那邪气真的被发现了?那万一夏温竹追究起来呢,旁边还有宇文乾……

“哦?你且说说是怎么用灵力杀死那魔蝎的?其他弟子的灵力不管用,莫非是你的灵力异常强大?”宇文乾却是笑道,声音听起来就像是说笑,明明很容易让人放松的话,木易水心中有鬼,听了却愈发心神不稳。

“我当时就在木易水不远处,似乎没有感受到木易水的灵力波动……”这时,荡魔院一个弟子皱着眉头说道,这一带着些怀疑的话顿时引来众人的注目,而众人在看了一眼说话的人后,怀疑的视线立马转到了木易水身上。

“你身上的邪气从何而来?你是木易家的人?”

却听夏温竹忽然问道,这一次,夏温竹淡淡的声音中不知为何夹杂了簌簌的冷气,执手走近,那袖口上的翠竹似乎也凝了冰霜,整个人都变得冰冷起来,这样的夏温竹,是所有弟子未曾见过的,就好像那时刻温吞雅静的竹子,忽然傲雪迎霜,满身冰冷。

木易水忽然抬起头,惊恐的看着夏温竹,瞳孔放大,一瞬间的慌张根本掩饰不住,克制不了,她以为一切小心就没事,史语儿不也这样在长天派所有人的眼皮底下过了这么多年吗?她以为这功法根本没事,她以为……她以为……

可是现在呢?她到底只是一个从仙界前来,寄人篱下的普通修士,让她面对一个副掌门、或者全长天派的杀气,她还有活路吗?一瞬间,她竟有种今日命休矣的感觉!

不!她不要死,她不该死,这跟她没关系,没关系!

“夏副掌门在说什么啊,什么邪气?是不是天魔噬魂阵的邪气还未散尽,夏副掌门看错了……”这个时候木易水竟然的冷静下来了,虽然害怕的后退,却是极力的收回了眼睛里的慌乱。

“可能是我看错了,那边让我亲自检查检查罢。”

夏温竹的脚步一顿,看了看木易水,木易水紧张的都快不敢呼吸了,却仍然抱着一丝希望能够蒙混过关,听了夏温竹的话,就在她以为夏温竹会相信她时,却听夏温竹如此峰回路转的一句话,而且话落之后,夏温竹身影一闪,竟然快速的朝她袭来!

木易水大惊!慌忙后退,可她的速度哪里能快过夏温竹,慌乱之下打出一掌,她攻击了副掌门!

众人也大惊,尚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就看到木易水竟然出手打了夏温竹,虽然那攻击还没到夏温竹附近就被夏温竹化解了,但是木易水慌乱的模样还是让众人怀疑。

尤其是在稍稍细想一阵后,木易水打死魔蝎本来是功,却不敢领,而且一副慌乱害怕的样子,并非惶恐,夏温竹问她身上的邪气从何而来,木易水不敢接受夏温竹的探脉,反而出手攻击!莫非、木易水身上有邪气?是邪教之人?

木易水一招打出,狠狠的咬牙,见夏温竹又飞身过来,心知夏温竹是咬定了她身上带着邪气,宇文乾不声不响的观望,既然夏温竹能发现,也许宇文乾也发现了!

四面楚歌,今日恐怕难逃一死了!木易水不甘的想着,现在心中已经顾不上害怕了,狠狠的发出几招,这里是世外域,如果被抓起来,她哪里还能活命?就算能活,史语儿也不会让她活!

那还选择什么?她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力,只能自己救自己!

在木易水连续打出几招之后,众人更加确定了心中的猜想,看木易水的样子,她身上真的有猫腻!长天派内尽然藏着这样一个人?一场院派比,一个天魔噬魂阵,竟把真正的邪教之人逼出来了?

以夏温竹的能力,应该用不了几招便可以制服木易水的,然而夏温竹只隐隐的困着木易水,并没有下死手,也没真正的用全力。

王紫看着,心知夏温竹可能是在等着木易水自己忍不住露出原貌,使用邪功,果然,见自己根本逃不出去,木易水双手裹上了一层黑气,猛地发出一个陌生的能量攻击,身形一闪向山下窜去!

众人大惊,果真见到木易水使出了邪功,太过惊讶,竟然一时忘了去挡住,却见站在地上观望的宇文乾忽然朝木易水的方向打出一拳,一个金色的巨拳带着虎吼之势势不可挡的袭向木易水!

“啊!”

木易水痛叫一声,从空中狼狈的跌落,落在擂台上,口中喷出鲜血,愤恨的盯着眼前的人,却见宇文乾笑着走近,像是看一个垂死挣扎的人。

“现在还想说什么吗?那黑色的邪气,从哪里来?”宇文乾笑着问道。

“我不、不知道,你别过来……”木易水捂着胸口后退,感受到所有人不善的眼神,像是每个人都可能冲上来将她杀死,木易水是真的害怕了,害怕死亡,她怎么都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明明是擂台,却变成了她的断头台!

“不知道什么?你不知道,那木易家主知道吗?知道她的宝贝女儿竟然修习了邪功,还在长天派待了这么久的时间。”宇文乾仍旧不慌不忙的问道。

“不!父亲不知道,这不关木易家的事!”木易水惊恐的叫道,声音拔高了好几倍!虽然她知道自己在劫难逃,但是绝对不能连累家族!

“不关木易家的事,那跟谁有关呢?你从小生在仙界,是谁传给你邪功?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夏温竹缓缓的走进,居高临下的看着木易水。

“我……没有人传授给我功法,是我自己见到一本天阶功法,本以为是什么奇书,没想到是邪功,是、是从两年前就开始的……”木易水眼神慌乱,却不敢不说。

“你说谎!”

夏温竹和宇文乾还没有说什么,却听一个声音自人群中响起,声音中带着悲愤和厌恶,像是吼出来的一样,众人看去,只见几万人的弟子中央,十几人飞起,眨眼间便落在了擂台之上。

夏温竹和宇文乾看去,心中疑惑,面上却不显,忽然觉得木易水这件事出的并不简单……

而木易水,在看到忽然出现的十几人时,顿时惊恐的尖叫一声,猛的后退,而看清那十几人后,也有些人神色诧异。

“怎么?没想到我们还活着吗?”一个男子问道,面上带着憎恨和厌恶,还有压抑的杀气,要不是想当众揭穿这个*的真面目,还有她犯下的罪行,他真的会杀了她!

“你、你们……”木易水脑海中一片空白,为什么会再见到这些人?他们明明在缥缈峰的时候就死了,连番的意外已经让木易水不能思考了,心中的恐惧肆意的蔓延着。

“宏胜?飞尘?你们……你们还活着?这段时间你们去哪了?”又一人诧异的声音问起,却是屈南淄,荡魔院的弟子纷纷靠过来,认出了那十几人中的两人,正是缥缈峰之后荡魔院失踪的两个弟子。

“我们以为你们死在了缥缈峰,可是后来并没有找到你们的尸骨,你们没事真是太好了!”一人上前说道,有些激动的拍了拍二人的肩膀。

“你们还活着,那你们见过其他人吗?英发他们当时是跟你们一起离队的。”屈南淄问道,见到本以为死去的同门弟子活着出现,管不了别的,只担忧的问道。

“屈南,我们活着已经是万幸了,英发他们已经死了,还有其他院派的至少一百男弟子,都死在了缥缈峰上,都死在了这个*手中,还有她的同伙……”

那叫做宏胜的男子咬牙说道,想起当日的事情,心中的恨意就怎么都控制不住。

“什么?!”屈南淄以及众人都是震惊的模样,对宏胜所说的事情一头雾水,但对于宏胜的指控,众人听不懂,但是却能感受到他们身上真切的恨意,可是木易水一个女子如何杀的了那么多人?

“她的同伙是谁?”

宇文乾却沉声问道,挥手示意荡魔院的弟子退下,欧阳侨见事情不对,也派了刑堂的弟子上来将众人挡开,几个副掌门走进,显然这不是一件普通的事情,缥缈峰历练之后,除了结界被破一件大事,还有一件悬而未决的事情便是、当日在缥缈峰消失了一百多人,有长天派的弟子,也有世家的子弟,一直查不到是死在了历练中,还是为何消失,现在,似乎有答案了……

“你们胡说!我怎么会害你们!我根本不认识你们,你们不要栽赃陷害!”木易水却忽然崩溃的大吼大叫,挥着手自欺欺人的捂上了耳朵。

“不认识我们,可我们却认识你,就算你化成灰我们也认识!还有、史语儿!”宏胜冷声说道,当日要不是有人忽然冲进洞穴,他们也会死在那阴冷的地方,还是那么不堪的死法……

“什么?”

“史语儿?”

“宏胜你确定没有说错吗?是语儿师姐?”

众人本来耳朵高高的竖起在听,可没想到那同伙是史语儿,木易水大家可能不知道,可是史语儿怎么可能不认识?那可是长天派的美人册上的人物,更是世外域六大世家的人,现在被质控杀死一百多弟子,还有可能是邪教之人,这要大家怎么淡定?

而在场的史文斌和史烨也同时严肃了,史语儿,他们史家的人……

“啊!”

就在所有人都被宏胜的话惊的回不过神来的时候,却听木易水崩溃的叫了一声,一个裹挟着阴冷杀气的能量球向着众人而来,随即木易水手中忽然出现一个卷轴,迅速的展开撕碎!

“不好,她要跑!”宏胜发出一个火球,想要阻止木易水,可还是眼睁睁的看着木易水的身影从地上消失!

“该死!快追!一个传送卷轴,绝不可能离开世外域!”飞尘也快速的说道,着急之下根本没有功夫在意面前站着的是几个副掌门。

这变化太快,信息量太大,众人根本理不清,就见重要的当事人木易水跑了!宇文乾和夏温竹面色也不太好。

然而这时,众人只觉被一阵白光笼罩,地面上忽然出现一个巨大的光阵,众人抬头看去,却见一张巨大的符箓漂浮在空中,是阵符!在众人尚不知道这阵符拿来何用之时,却听一声惨叫,白光笼罩的巨大范围内,一人忽然从天而降,众人四散分开,掉下那人结结实实的砸在了地上,众人看去,可不就是木易水?!

“木易水!你犯下了那么多罪孽,杀了那么多人,这个时候竟然想跑?”宏胜和飞尘很快落在人群中央,单手提着木易水再次回到擂台上,把木易水仍在地上,手指连弹,封住了木易水的经脉和轮海。

“多谢仙子出手。”

宏胜转向王紫,拱手说道,声音听不出什么,垂下的眼中却带着分外尊敬的神色,飞尘等人也拱手相谢,众人只当他们谢的是王紫揪出了木易水,哪知道他们真正谢的是救命之恩?自从缥缈峰一别后,他们只知道就命之人是王紫,却没当面见过。

王紫点了点头,却没有多余的神色,收回了空中的阵符,原来刚才阻止了木易水逃跑的阵符是王紫扔出的,演阵院的弟子也靠拢过来,对于王紫展露的这一手颇为骄傲,看到没,这就是我们演阵院的王紫!

宇文乾和夏温竹却是意味不明的看了看王紫,屈南荫更是眼中发亮,木易水刚才用的是传送卷轴,人已经传送走了,王紫竟然能中途截断?传送卷轴不是万能的逃跑利器吗?怎么会这样?

要不是现在还有更重的事情,屈南荫也许会立马跟王紫探讨这一深奥的学术问题!

“史语儿呢?”

史烨沉声说道,赶在了宇文乾开口之前,史语儿是史家的人,现在跟邪教扯上了关系,作为副掌门、同时也是史家的人,史烨太明白,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搞清楚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别把史家也牵扯进来。

“她没有的来,语儿师姐说她今天有事外出,应该没在门派……”人群中顿时张望起来,却听擂台上的荡魔院弟子说道。

“马上去找。”雷厉果断的开口。

“是。”欧阳侨立马应道,离开门派的人都会在刑堂有记录,欧阳侨立马派了大量的刑堂弟子,确定了史语儿的去处后立刻出山寻找。

“去刑堂。”宇文乾转身,声音低沉的说道,这件事情已经不适合在大庭广众之下探讨了……

“你也来吧。”在经过王紫身边时,宇文乾顿了顿,却是看着王紫说道,不加解释,只说完便走。

夏温竹看了看王紫,也飞身离开。

“王紫。”北皇唤了一声,宇文乾要私下说,却又叫王紫去听,这是什么意思?

“王紫小师妹……”

戎沛白担心的说道,这是怎么回事啊?那个木易水果然不是什么好鸟儿,可这关王紫什么事啊?难道就因为王紫刚才帮他们揪出了木易水?可是一群大佬,会不会对王紫不利啊……

“没事,我去去就回。”王紫却道,不管宇文乾心中怎么想,她一定可以全身而退,而且,她也想知道这件事情会怎么处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