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四十章 伏笔

“……那镜天又是怎么回事?”沉默半晌,屈南身体前倾,似乎兴趣浓厚了许多。

“镜天是这三个关卡中最杀伤力最强的,关内设有十八面琉璃幻镜,将入阵之人包围,这琉璃幻镜的厉害之处在于,镜内会倒映出入阵之人的样子,而镜内倒映出的人会飞出来化为真人攻击入阵之人,最可怕的人,只要是本人会的,镜内之人也完全会,且攻击之狠是不死不休,而入阵之人并不能打碎镜子,如若镜子碎了,很快便会一分为二,若是再碎,还会再分为二,以此类推,生生不息!”

战文石接着说道,这便是镜天。

“竟是这般厉害?这一关的对手可说是他们自己啊!自己跟自己打,而且若是打碎了镜子,那就是自己在跟好几个自己在打,这关又要如何来破?”

丘高义诧异的问道,这一关的对手是镜子中反射的自己,而且无休无止,果然是三个关卡中最难缠的一关。

“此关虽凶险,但若能找准时机将十八面琉璃环境悉数摧毁,不得有一块镜片残余,此关便是破了。”

郝院长说道,听起来简单,但是十八面镜子会入阵之后立刻发动攻击,而攻击中弟子们怎么会顾得上别的?十八面镜子开始分裂变化之后,想要找出十八面镜子并且同时摧毁,怎会是简单的事情?那些弟子中修为最高的也就是屈南淄了,以屈南淄的修为,能够同时兼顾十八面,把十八面琉璃幻镜同时摧毁吗?

如若中间出现一丝一毫的时间偏差,十八面镜子仍然会复原,还会分裂成更多的幻镜,如若几人配合着来,荡魔院那些弟子中,能做到心意相通,攻击完全同步吗?

“那魔蝎又是何物?”长孙岐问道,前三个关卡各有各的凶险,但看郝院长的样子,荡魔院的弟子应该也是知道破阵之法的,如果在知道的情况下还出意外,那就是实力的问题了。

“魔蝎是阵眼,是守阵的魔物,本是由魔气凝结而成,此处的魔蝎则是由邪恶之气凝成,魔蝎的实力强弱决定于布阵之人,弱点因阵而异。只要杀了魔蝎,天魔噬魂阵就算破了。”

战文石说道,顺便说了破阵之法,众人听完,不禁更加好奇这阵法了,不知那血海是否真能勾起人心底的贪欲,十八面琉璃幻境是不是真的那么凶险,魔蝎有多难缠,弱点在哪里?

而且战文石也说了,魔蝎的实力取决于布阵之人,这布阵之人是王紫以及演阵院的所有弟子,那这魔蝎的实力又该怎么算?

……

外面的无数观众都在伸长脖子紧张好奇的观望着,不一会儿又瞟了几眼那已经燃了三分之二还多的香,不知道这在三个时辰到了之后,演阵院和荡魔院之间的比拼能不能有个结果。

而此时阵中的荡魔院弟子,正在面对着平静无波的血海,那血红的颜色直看的人头晕目眩,心中好像有什么邪恶的念头不停的冒头,每个人面上都是挣扎的表情,像是正在进行着什么激烈的思想挣扎。

有的弟子手握在剑柄上,紧了又松,松了又紧,额头上冒着细汗,眼镜都布满了血丝,不知是被那一望无际的血海映衬的,还是本来就是那样的。

“你干什么!”

“文远!”

“快拉住他!”

忽然,几人的惊叫声同时响起,剑戟对立,两人杀气相向,瞬间便在悬崖边上走了十几招!发现二人不对的众人慌忙拉开两人,分别安抚。

“你们在干什么?这个时候最忌内乱了!还想不想过这血海了!”一人大声说道,紧紧的拽着那个想冲过去拼命的弟子。

“什么我在干什么?是赵文远他先推我的!要不是我感觉不对劲躲过了,现在我的灵魂早就被收紧那血海了!还有我魏良功此人吗?”

那自成魏良功的人余怒未平,不停别人的劝告,挣扎着想冲过去砍那赵文远,其他人七手八脚的拉着,自己心里明明也乱成了一团,还要再劝别人,而且他们能感受到,因为这忽然而来的冲突,他们心里也在不停的躁动着,那邪恶的念头似乎在鼓动着自己,像他们一样,去做想做的事情吧!

“这都是血海在作祟,你想我们都死在这里吗?你马上冷静下来,这是对我们的考验!”一人急道,头上的汗水不停的往下冒。

“我怎么会不知道是血海在作祟,可是我们都在控制,为什么赵文远却例外?他平时就处处与我作对,现在更是有了想杀我之心,日后定会再来找我麻烦,为何不在此处做个了断?”

那魏良功激动的说道,面上通红,怒气上头,任凭其他人怎么劝说都不行,而那边的赵文远也不省心,挥舞着长剑非要找魏良功拼个你死我活。

“你们都给我住手!”

屈南淄忽然大喝一声,面色严厉,怒气也在升腾,毕竟是指挥,而且屈南淄在演阵院新弟子中的声望的确不低,这一声喝止,双方都有收敛,不再吆喝着喊打喊杀,劝架的人也省了很多力气,但是魏良功和赵文远还是怒目相向,一副看生死仇敌的眼神。

“早在尸山的时候,我就问过你们,你们可愿全权听从我的命令,你们还记得怎么回答吗?可是现在呢?你们现在在干什么?想死?还是想连累大家一起死?”

屈南淄面色阴沉的说道,眼神不善的看着魏良功和赵文远,屈南淄的修为高了他们两人一个境界,这样没有感情的看着他们时,心中邪恶的杀气竟也因为对屈南淄的畏惧而褪去几分,二人面上出现尴尬的神色,无言以对。

“现在给你们两条路,要么继续打,看看是你们先分出胜负,还是这血海先吞了你们!要么给我收回那点心思,离开这天魔噬魂阵,随你们想怎么打,我都不会说一个字!”

屈南淄继续冷声说道,一副大将风范,真能镇住这失控的场面,魏良功和赵文远狠狠的一愣,下意识的思考屈南淄告诉他们的两条路,而想都不用想,当然选第二条!在怎么样,也要离开这鬼地方再打!

魏良功和赵文远同时深呼吸,两人各自转开头,极力平息自己仇恨的心思。

“怎么,不打了吗?”屈南淄心下也松了口气,面上却还是冷冷的问道。

“不打了。”魏良功语气不自然的说道。

“不打了。”赵文远也说道,语气还有些冲,知道自己错了,但也拉不下脸来道歉。

“不打就给我平心静气等着!浮木快飘过来了,机会只有一次,要是等到浮木错开,我们还得在这里等不知道多长时间!”

屈南淄看了看两人,最后对所有人说道,都坚持到这个份儿上,很快就过了,那浮木本来是杂乱无序的,要等到特定的位置才能跳过去,要是错过了,他们还要在这里耗费很长时间,而看众人已经快忍到极限的样子,这地方决计不能再待了。

众人重重的点头,渐渐向悬崖边上靠拢,刻意的远远分开了魏良功和赵文远,眼睛紧紧的盯着浮木,尽量不去看那血红的血海,还有空中不停划过的怨灵。

而在六十人最末,低着头的木易水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现在所有人的力气都用在了控制心中的杂念上,还有紧张的等待着稍纵即逝的机会,当然没有人有闲工夫看别人,而木易水也该庆幸,在这到处充斥着邪气的阵法中,并没有人注意到她手上时隐时现的黑气。

若是能看到木易水的脸,就会发现,木易水面上的表情精彩的切换着,时而充满了丑陋的*,时而遍布扭曲的杀气,时而蔓延着疯狂的嫉妒,面上似乎也被一层黑起笼罩,身体内灵力和另外一股能量乱冲乱撞,险些失控,双拳紧握着,不时有一团黑气冒出来,木易水苦苦的支撑着自己人,让自己尽量清醒。

满脑子都是王紫的身影,她恨不得把那人碎尸万段,彻底从自己脑海中拔除,可是越是这样想,身体中的能量就越是不容易控制,木易水狠狠的咬住下唇,口中汩汩流出鲜血,尝到了腥甜的味道,不断的在折磨着唇上的伤口,才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一些。

“大家准备!我先跳,你们务必跟上,如若有人落下了,我必须告诉你们,我们会不等你们!”屈南淄喊道,眼神紧紧的盯着在空中上上下下的浮木。

众人也绷紧了神经,心中害怕着,却知道他们只能进不能退!

“三!”

“二!”

“一,跳!”

屈南淄高声倒数着,没一声都让众人更加紧张,握紧了手中的剑,准备着跳过去!

那浮木漂浮到了最适合的位置,屈南淄率先飞身跃起,直直的冲向了那浮木,手中的剑在空中横扫,金色的剑气划破空气,将怪叫着冲过来的怨灵斩碎,身形落在了浮木上,那浮木漂浮在空中,并不稳定,屈南淄晃了晃才站稳,立刻回身照应后来的人。

“快点过来!我们没有多少长时间!”屈南淄喝到,陆陆续续的人们落在了浮木上,浮木的位置还在变化着,渐渐远离了,悬崖边。

“快点跳过来!木易水你找死吗?”屈南淄这回真怒了,却见所有人都过来之后,只有木易水站在悬崖上,低着头看着血海,不知道在想什么,却是一动不动。

“木易水别看血海!马上跳过来,再晚了你就等着永远留在这阵法中吧!”其他人也在劝着,可是木易水还是无动于衷。

“怎么办屈南?我们继续走吧,这浮木只能借力,下一块浮木也快偏离了,这样下去我们迟早都得落进血海中!”众人着急了,不打算再劝木易水,眼看着他们脚下的浮木因为他们这么多人的重量,正在快速的下沉,而那些本来练成一线的浮木也在渐渐分开、偏离。

“我们走!”屈南淄咬牙回头,他真是看错了这个木易水,虽然是木易水掉链子,但是他作为指挥却为自己刚开始的决策感到失败,他应该果断的把木易水留在阵外的!

“啊!救我!”就在众人回头的时候,却听身后一声惊恐的叫声,然后便是连续几声惊叫。

“救命啊!”

“木易水你这个贱人,想死就自己去死!”

“快救我!”

众人看去,就看到糖葫芦似的几人串在一起,摇摇晃晃的挂在空中,下面便是血海,空中还有怨灵在趁火打劫,纷纷攻击几人,众人不得不回身来救,原来是木易水刚才忽然跳过来,却不知为何没有挡住怨灵的攻击,没够到浮木,在下落之时用自己的银鞭缠住了一人,那人下意识的拽了一人,三人同时掉下去,只有最后一人抓着浮木的边缘,而且还在不停的下滑!

“留一半人在后面,另外一半去救人,要快!”屈南淄急忙喊道,只因那三人把浮木搞的在空中晃来晃去,还在不停的下沉,为了维持平衡,只能这么做。

几人立刻前去拽那抓着浮木的人,花了点力气才把三人都拽上来,而众人看木易水的眼神恨不得现在立刻就把她推下去,尤其是刚才被木易水连连累险些进了鬼门关的两人。

“对不起,我刚才只是想勾住浮木,没想到会连累你们,对不起对不起,离开这里之后,你们怎么罚我都行!”

木易水刚刚站稳,惊魂未定,却感受到众人不善的眼神,顾不得刚才的害怕,眼中含泪,楚楚可怜的说道,眨眼间泪水就啪嗒啪嗒掉了下来,然而在这生死瞬间,谁会愿意看到她卖弄美色和可怜?越是在这个时候示弱,越是让众人反感,他们现在要的是强者,能靠冷静的意志闯过天魔噬魂阵的强者!

“不好!浮木错开了,我们没时间了,都跟着我,一鼓作气冲过去!”屈南淄紧张的说道,在第一块浮木上浪费了太多时间,再不过去他们就真的完了!

其他人自然也看到了现在的紧张情况,没时间跟木易水算账,屈南淄飞身跳向下一块浮木,只一沾地,立马借力跳向下一块,就这样一刻不停的朝着尽头奔去,一眼都没有向后看,而现在的情况根本就不允许他向后看了,浮木之间偏移的距离越来越大,如果不抓紧时间,他就算本事再大,没有了这些借力的浮木,也过不了血海!

屈南淄咬牙跳上悬崖对岸,终于的过了血海,心中在松了口气的同时立马回身看向其他人,几乎同时,几十人陆陆续续的落在了悬崖上,都是一副死里逃生的轻松之感,但知道这还没有结束,众人依然紧绷着神经。

屈南淄看了看落下来的木易水,她这次竟然没有再出意外,木易水见屈南淄看他,面上又出现了楚楚可怜的模样,欲言又止的想道歉想解释,这里基本都是男修士,她本想施展诱惑和之术的,但是这里人太多,屈南淄也不给她太多的关注,她没有机会,但是被这么多人用厌恶的眼神盯着,这是她自来了长天派之后最失败的一天!

那种不甘的情绪甚至让她忘了现在是什么场合,急切的想扭转这些人看她的视线,可屈南淄再一次让她的计划落空了,只是冷冷的的看了一眼后就收回了视线。

“下一关是镜天,大家记得不要打碎镜子,具体如何我们见机行事!”

屈南淄看了眼蒙着雾的前方,沉声说道,的确,他们知道理论上的天魔噬魂阵是什么样子,也知道镜天该怎么破,但是若是真让他们入阵,还是要靠灵活的应变才行。

待演阵院六十人悉数穿过那黑色的浓雾时,只见第二个关卡在快速的变化着,空中飘荡的怨灵忽然消失,就连两处悬崖也凭空不见了,那让人迷失心智的血海似乎也瞬间蒸发了!只留下一片黑沉的天,和茫茫的大地。

“这个屈南淄有点本事啊,竟然带着他们都过了血海,哎,本来还想留下几个人吓唬吓唬他们呢,哼,不好玩!”

一望无际的空间中忽然出现一人活泼的声音,那声音带着点失望,在他的话落下之后,循着声源看过去,却见十几个人的身影在空中慢慢浮现,说话的人真是高思源。

“你们注意到没有啊,我感觉那个木易水很不对劲啊。”另一人道,原来是戎沛白。

“木易水是谁?”旗子轩问道,撩起下摆就地坐在了地上,反正这一关也被破了,就看后面的吧。

“就是那个女人,差点被你弄下的那个。”旗妩月瞥了一眼的旗子轩,眼神有些鄙视。

“诶你那什么眼神啊?我可不是看她是个女人才动手的,你表哥我洁身自好,那种货色我看得上吗?我就是觉得她不对劲才做了点手脚的,我怎么看到她身上冒着黑气啊,不像是这阵法中的邪气,她叫木易水啊?什么来头?”旗子轩愤愤不平的说道。

“是吧是吧,你也看见了吧!我以前就觉得这个木易水邪的慌,而且总是跟王紫小师妹过不去,她难道修炼了邪功?不应该啊,她是仙界的人,而且跟史语儿的表亲,平时天天跟史语儿混在一起,如果身上带着邪气的话,不可能在长天派待了这么久啊!”戎沛白一屁股坐在地上,手托着下巴奇怪的说道。

“难道是我们看错了?”旗子轩一听,怀疑的说道。

“不可能,我也看到了。”旗妩月却道。

“难不成她还隐藏着什么阴谋?外表看上去人模狗样的,难道是个蛇蝎女人?哎,那你刚才怎么不多用点力气啊?干脆把她拉进血海,到时候估计还能从她口中问出点什么。”戎沛白摸着下巴说到,忽然拍了旗子轩一巴掌,埋怨他没把人留下。

“诶!是王紫小师妹说尽量不要动真格的,虽然血海做了调整,但要是真把人灵魂留下,之后会很麻烦的!”旗子轩不服气,被戎沛白这么一排,对方还是个女子,他虽然平时没个谱,但也自诩是个风流才子,不对女子动手,就算那个人是看上去一点都不女人的戎沛白!

“你那么看着我干什么?找揍啊!”感受到旗子轩怪异的眼神,好像在说‘你还是女人吗?’,戎沛白举着拳头威胁,旗子轩和旗妩月果然是一家人,都那么让人讨厌!

“就看司空和天翰那边的了,希望他们不要那么快让荡魔院的弟子闯关。”高思源托着下巴说道,无趣的睨了一眼打闹的两人,旗子轩招惹谁不好啊,非要招惹那个男人婆,现在高兴了吧。

“等着吧,就算他们能过了今天,王紫小师妹那的魔蝎还在候着呢。”旗妩月倒是很轻松的说道。

……

屈南淄一行六十人踏入了第三个关卡,像是忽然进入了另一个世界,茫茫无边际,暗沉的天,脚下是坚硬的土地,众人握着剑呈现八卦战阵,这样在面对四面八方都可能存在的敌人,他们的反应会迅捷很多,然而在踏进了第三个关卡后,半晌也没看到那所谓的十八面琉璃幻镜。

“怎么回事?这里不应该是那神秘的镜子吗?”

“我们到底有没有进入第三个关卡?”

有人不禁问道,本以为一进来就面对那镜子,却没想到半晌也没看到。

“稍安勿躁……它们出现了!”

屈南淄沉声说道,本来是让大家冷静,却在话刚说完没多久,就看到不远处一人凶狠的瞪着他,而那人竟长的跟他一模一样!屈南淄几乎立刻反应过来,那是镜像,琉璃幻镜出现了!

不用屈南淄说,众人也知道了,因为他们也同时看到了自己的影像,都是一副杀气腾腾的冲着自己,除了面部表情,其他都跟自己一模一样!而在众人刚刚发现不超过两秒钟,镜子中的人竟然飞身冲出,手中不知从哪里的幻化出了长剑,直奔他们杀来!

众人连忙挥剑相迎,在对战开始后,众人才惊恐的发现,这些镜像如真人一般,招式跟他们自己的一模一样,自己跟自己打,他们已经顾不上那怪异的感觉了,只觉得自己出什么招式镜像都能够化解一般!

打斗之中一片混乱,十八面琉璃幻镜就固定在四周,围成一个圈包围着众人,眼花缭乱的招式在四周飞窜,而那琉璃幻镜竟跟真的镜子似的,脆弱的很,被攻击扫到之后立马粉碎,而可怕的是,粉碎的镜子会立刻变成两面一模一样的镜子,扩大了包围圈!

如此,没有过了多久,每个人面对的镜像已经增加到了两到三个!这样人多势众的打法,镜像不知疲惫,而他们的灵力和体力却在快速的消耗着,而且镜像给他们造成的伤害绝对是实打实的,每个人身上都在不同程度的受伤,这样下去,不被这些跟自己一模一样的镜像杀死,也会被他们耗死!

“怎么办?就算我们不想打那些镜子,它们好像也会自己碎一样!”

“屈南有没有办法?镜像越来越多,我坚持不了多久了!”

“要不试试一起毁了那些镜子,反正了没有更坏的情况了,我们试一试,万一一起摧毁呢?”

“我们要是大喊几声认输,演阵院的人会不会撤了阵法?”

“住口!认输这种事情你也做的出来!我宁愿战死在这里,家族不会饶了演阵院的,到时候演阵院也不会好过!”

“你才要住口!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我们迟早从演阵院身上讨回这口气来!”

一个个愤怒的声音响起,开始是在想办法,在想不出办法之后,竟然吵起来了,一边战斗,还一边吵架,场面有够换乱的,而屈南淄一直在想办法,没工夫理这些人,干脆就让他们去吵了。

不知过了多久,众人身上挂彩的地方越来越多,已经有很多人渐渐的不敌这些镜像,顾着抱拳自己的性命,也没工夫吵架了,众人喊着屈南淄,指望他能的想出办法,可是过了很久都没有听到屈南淄回话,众人心中一片死灰,镜像已经增加到了至少五个!

从血海到这里,血海是精神上的折磨,好不容易挺过了那一关,过血海的时候又在生死边缘徘徊了一遭,现在竟又落得个伤痕累累,而且是生是死都不一定,如此近距离的面对死亡,众人心中不甘、害怕、愤怒等情绪混杂在一起,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个想法,最终只留下强烈的求生*,如果能逃出生天,他们一定不让自己如此无能!

就在众人想要拼尽全力坚持到最后的时候,却见忽然间战斗中的屈南淄被一片金光笼罩,而那些镜像被隔在了金光之外,那金光之中的屈南淄竟是晋级了!

众人眼看着屈南淄在这样恶劣的情况下忽然从地玄期三层晋级到了地玄期五层,竟然是连续两层的晋级!众人心中惊讶的同时也不免升起希望,屈南淄这个时候晋级,实力大增,而且晋级之力会补充这么长时间以来的灵力消耗,想到这些,众人顿时眼神灼灼的看向屈南淄。

而晋级结束的屈南淄竟也没让众人失望,只见屈南淄飞身跃上空中,换了一把巨剑,只见屈南淄在空中挥舞着巨剑,起势结束后,身形一旋,伴随着一声大喝“荡魔斩!”,巨剑横扫,而一道金色的慑人剑气形成一个巨大的弧形飞向了周围陈列的无数面镜子!

而后便是哗啦啦碎裂的声音整齐的响起,顷刻间所有的镜子化成了粉末,在众人紧张的视线下,那些粉末忽然消失,没有再重聚成镜子!

众人面上无不出现了欢欣的模样,火热的看着屈南淄,荡魔斩是荡魔院的天阶高级招式,他们还没资格触碰的时候,屈南淄竟然练成了,而且威力如此巨大!

“屈南,你太厉害了!”

“你救了我们!”

“你竟然练成了荡魔斩,是刚刚触发的招式吗?”

“你竟然在战斗中晋级,太不可思议了!”

众人激动的说道,对于在生死边缘起到关键性作用的屈南淄,他们无法不感谢,无法不崇拜!

“大家先别激动,检查伤势,尽快上药,有没有补充灵力的药剂,马上喝下,还有魔蝎要对付,我们已经闯过了三关,只剩下这魔蝎,我们就可以破阵了!”

屈南淄仍旧冷静的说道,众人立马被劝的收回了刚才的心思,检查伤口,上药,补充灵力,想到三个关卡已过,就一个魔蝎,他们一定要杀死魔蝎!破阵!

见众人差不多处理好伤口的时候,屈南淄辨别了一下方向,继续向前走去,众人跟上,在没走多远之后,一阵浓重的邪恶之气逼近,众人立马警惕,果然,一个巨大的身影快速的贴着地面接近,留下一连串摩擦的声音,是那魔蝎来了!

只见那魔蝎有四米多长的身体,高高翘起的尾巴目测就有六米多长,浑身蒸腾着黑气,带着死亡的感觉,那被黑气笼罩的眼睛像是看食物一眼看着荡魔院众人。

“屈南,这家伙我们要怎么打?”有人声音很轻的问道,双方正在彼此打量,似乎在担心惊动了那只魔蝎。

“先打了再说,你们小心,不要让它伤到。”屈南淄也轻声回到,一般的蝎子出了它的尾针外到处都是弱点,但是这魔蝎去不是,由邪恶之气凝成的蝎子,它的弱点或许只有布阵之人知道了。

那蝎子似乎看够了,动了动尾巴,忽然向众人甩来!那尾巴上裹挟的黑气,刚刚离的近了些就让人一阵不适,众人闪身躲开,间或用长剑砍去,然而那魔蝎并不像想象中的坚不可摧,而是长剑轻轻松松的砍过了它的尾巴,可惜并没有砍断,而是好像从空气中经过一般,那魔蝎的尾巴完好无损,而且猛的再度甩向了众人!

众人心中一凛,真正的蝎子攻击最强的地方就是尾巴,然而这魔蝎的尾巴根本不惧攻击,无论是剑砍,还是能量攻击!六十人四散开来围攻魔蝎,然而在打了半晌之后,终于惊讶的发现,这魔蝎似乎全身上下都没有弱点!

不管他们打哪里,都像是打进了一片黑云,那黑云晕染了片刻,瞬间便恢复成了原样,根本无损魔蝎的战力!

魔蝎凶狠的攻击着众人,然而众人无论用什么办法都好像是白费力气,平白浪费了灵力,还要躲闪着魔蝎的攻击,这些邪气侵入他们的身体,那可不是件好玩的事情!

时间在一分一秒中快速的溜走,众人本来的斗志也因为这砍不伤杀不死的魔蝎磨去了许多,一个魔阵而已,平时学习的时候也并不觉得有何难,为何真正面对的时候如此状况百出?!

而在众人都拼尽全力对付魔蝎的时候,有一人却有些心不在焉,没有用全力,这人自然是木易水,这天魔噬魂阵已经快破了,为什么还没发现王紫的踪影?她一定会参与布阵的啊,可是她藏在哪里?

在这天魔噬魂阵中,阵师的神识是跟阵法捆绑在一起的,王紫负责的又是那一块?

木易水心思百转千回,眼神忽然看向了那到现在仍然凶狠无比的魔蝎,荡魔院的人已经渐渐出现败绩,要是再不杀了这魔蝎,他们辛苦走过前三关就白费了!

但是木易水才不会想什么破不破阵,白费不白费,她现在只想知道,如何才能打击到王紫,魔蝎……既然是阵眼,王紫总不会把这么大的头功让给别人吧……

木易水紧了紧手中的剑,忽然冲向了那魔蝎,举剑刺入魔蝎的头部,而且并没有立刻拔出!

“木易水你又在干什么?”

屈南淄几乎暴怒着喝到,明知道这样对魔蝎一点威胁都没有,还在那等着魔蝎给她一刺吗?众人已经不想力那个女人了,就算她死在了魔蝎的刺下,也不想看一眼了。

然而这次的结果,却让所与人都震惊了!只见刚才还让他们头疼不已的魔蝎尾巴忽然砸在了地上,身上蒸腾的黑气变的更加浓郁起来,众人以为是魔蝎变的更加厉害了,却没想到魔蝎整个身体都在政法一般,渐渐没有了形状!

所以这是……木易水杀死了魔蝎?!

众人已经太过震惊了,不明白那蠢得猪一样的木易水怎么会忽然爆发杀了魔蝎,然而众人在震惊中却没看到跟魔蝎的邪气混在一起的另一股黑气,那是木易水身上的发出的。

“破阵了!”

众人惊讶的喊道,只因四周的情况突变,暗沉的天空中快速的涌入灵气,那让人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灵气!

木易水瞪大眼睛,不知为何有些惊恐的抬头,看到了渐渐明朗的天,还有渐渐清晰的人影,为什么这么快就破阵了?她才刚刚动手!那有人发现什么了吗?木易水慌张的看向了高高的评委席,猛的收回了剑落在了荡魔院一行弟子中,不停的后退,恨不得让自己立马消失……

那个该死的王紫呢?木易水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转头寻找,破阵后演阵院所有人都出现了,包括王紫,而王紫,正站在不远处,眼神落在她身上,没有情绪,却好像一副一切都在掌控之中的冷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