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三十九章 较量

“天魔噬魂阵?这不是魔阵吗?演阵院当真要这么做?”

“荡魔院正愁无法施展拳脚的时候,演阵院要送上门去让荡魔院打?”

“素来只听过魔阵,很少见到,演阵院竟能布出这等邪恶的阵法?”

“天魔噬魂阵乃是噬魂夺魄之阵,据说是四阶高级阵法!如若天魔噬魂阵真如传说中的一样,在这样的阵法下,一不小心可是真的会丢了性命的!”

“荡魔院的除魔功法很少示人,也不知道威力在什么程度,今天我们不仅能看到魔阵,还能看到荡魔院真正的实力吗?”

人群中顿时炸开了,只因为王紫淡淡的一句话,众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有人数,在历年来的门派大比中,之所以荡魔院一直没能超过道兵院,就是因为所谓术业有专攻,荡魔院在大比之中并不能完全展示他们真正的实力,可是今天,他们竟有缘一饱眼福吗?

而且这还是在演阵院重回门派大比这么重要的日子里!这场比拼似乎就显得更加意义非凡了!这是真正关乎到了院派之间的声誉!

荡魔院剩下的六十人也顿时目露凶光的看着王紫,在他们连败两局之后,王紫竟提出了这样的阵法,是想嘲笑他们,还是真的以为他们就奈何不了演阵院了?荡魔院的存在的意义就是培养除魔的人才,如果他们真的拿得出天魔噬魂阵的话,他们以为还能继续取胜吗?

而在评委席上,一人忽然坐直了身体,这人却是荡魔院的郝院长,眼看着自家弟子从开始就一直狼狈到现在,郝院长的脸色一直都很差,现在乍一听到演阵院要布天魔噬魂阵,还真有点不敢相信。

“演阵院连这等邪恶的阵法都会教吗?”

郝院长皮笑肉不笑的说道,眼神看向战文石,而相比起郝院长拉长的脸,战文石显然高兴了许多,应该说战文石就没有不高兴的时候,干什么都是那一成不变的表情,吊儿郎当的样子,看的郝院长估计直想站起来给他两拳。

“郝院长此言差矣,阵法本没有正邪之分,只因拿他来用的人用在了不同的用途,魔阵也是灵阵,能量也是取自于天地间,既然共生于天地,哪里来的谁真善,谁邪恶?荡魔院本职便是除魔,今天两派能以如此方式切磋,岂不是长天派日后一段美谈?”

战文石呵呵的笑道,并没有在意郝院长不甚友好的脸色,反而出乎意料的解释了一番,郝院长怀疑的看了看战文石,这般高谈阔论,根本不像是战文石的作风。

“战院长这番言论倒是新奇,郝某虽不知阵法如何如何,但却知道,魔阵阴森险煞,是为正派修士所不齿,魔阵一出,是有关生死的对决,门派大比虽是各显其能,但若是这其中出些意外,这责任是演阵院的弟子负,还是战院长负?再退一万步讲,不管谁来负责,又付得起吗?”

郝院长声音严厉了许多,不管战文石理论上说的多么站得住脚,但是所有有关魔道的东西都被划归为邪门歪道,这是整个仙界对待魔道一致的认识,况且现在荡魔院的弟子就剩下六十人,这对荡魔院很不利。

“呵呵,这些弟子恐怕一个比一个金贵,若有意外,就算用战某的命去陪,恐怕也赔不起啊,可是我的弟子也光明正大说了,要布天魔噬魂阵,如果荡魔院认为并不能破阵,或者害怕有死伤,荡魔院可以认输啊,但是无论如何,比拼就是比拼,没有阵法限制,即便是五行圣人在时,也不曾有过。”

战文石笑着听完了郝院长似乎带着斥责的话,不过并没有被激怒的样子,而是仍然和气的劝道。

“战院长你……”郝院长的脸色似乎更差了,让他们认输,怎么可能?

“不过战某倒是觉得郝院长想法有些不对,别说这是比拼,我的弟子们自然有分寸,阵法上也会有安全措施,如果这是真正的敌人呢?敌人用魔阵来对付我们,难道我们还要顾忌死伤而畏惧不战吗?荡魔院在长天派长盛不衰,但真正的实力到底是什么样的,难道郝院长不想让长天派所有的弟子见识一番吗?是骡子是马,总得牵出来溜溜才知道吧……”

战文石不慌不忙的打断了郝院长的话,力挺自家弟子,也是啊,演阵院的弟子苦练这么久,他作为院长,似乎能为他们争取的也就这么多了。

“战院长这是在怀疑我荡魔院的能力?不能除魔卫道?”郝院长脸彻底沉了,阴云密布,战文石这回碰到了他的禁忌了。

“郝院长严重了,战某并无此意。”战文石态度端正了一些,但是并无惧意。

“诶,两位院长莫要伤了和气,弟子还没打,二位倒是想分出个胜负了。”宇文乾适时的劝道,这半晌心中也有了计较。

“宇文副掌门,天魔噬魂阵乃是四阶高级阵法,再小心都会有死伤,这在比拼之中,众目睽睽之下,若是出现这等情况,怕是会引起混乱啊!到时该如何收场?”

郝院长看向宇文乾,沉声说道,没有说荡魔院害怕,而是客观的说了,对付这种危险的阵法,凶险难测,万一有意外,世家的代表都在这里,跟谁都不好交代,不容这么草率的决定。

“门派大比多少年来,意外总会有。”宇文乾听罢,却只模棱两可的说了一句。

郝院长一听却是心中一凉,宇文乾这话,多数是倾向继续比的,就算有意外,也不阻止。

“天魔噬魂阵既然布得出,难道没有破解之法?还没有比,郝院长就把结局想的如此悲观?”一个清淡的声音响起,似在劝慰,又似在陈述事实,却是夏温竹。

郝院长看了看夏温竹,夏温竹很少在这样的场合说话,在这么多人中,显得有些过分的仙人气质,让人很少去征求他的意见,此时听夏温竹说话,郝院长第一反应是惊讶,然后便是面上有些挂不住,这样的挑战似乎在情理之中,但是他一味推脱倒显得是他荡魔院害怕了,他想,就连宇文乾这几个副掌门,恐怕也是存了想一睹荡魔院实力的心思吧……

若是如此,这天魔噬魂阵,还非破不可了……

“郝院长何必如此着急,这是弟子们的比拼,考验的也是这些弟子,他们自然知道量力而行,郝院长这般操心他们,真是这些弟子的福气啊。”

屈南荫见气氛有些尴尬,遂笑着说道,郝院长自然之道屈南荫是在替他开解,仍旧不太自然的笑了笑,担心的看了看擂台上的弟子们,毕竟是新弟子,就算他想赢,也不想看到这些人出什么意外……

“那郝某也拭目以待了,看看战院长的弟子布下的天魔噬魂阵,能邪恶到何种程度。”郝院长说道,不反对了。

战文石笑了笑,他也想看啊,这样的阵法恐怕王紫他们也是第一次布,平时布这样的阵法太过显眼,他不可能没注意到,王紫怎么会突然想到用这个阵法?是因为好奇荡魔院的实力吗?或者是突发奇想?王紫的思维他一向也猜不准,反正现在都这样了,安静看着才是真理。

……

擂台上,荡魔院的弟子震惊半晌,确定王紫不是在开玩笑,演阵院的弟子在王紫说出这话之后,竟没有一个人反对,荡魔院的弟子们纷纷看向屈南淄,想听听他怎么说,互相眼神交流着想法,现在的比赛竟然进展到了如此地步,如果他们不接受演阵院的提议,不去破阵,按照先前的强狂,他们胜的机会也几乎没有!

再者,王紫这话是当着长天派所有人的面说的,要是他们不接受的话,岂不是让人说他们荡魔院怕了演阵院?连一个天魔噬魂阵都破不了?

屈南淄承受着同门弟子们征求的视线,心中也是百折千回,看向丸子,却见王紫依旧神色淡淡,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屈南淄现在忽然很想知道……

“平日里大家总说没有地方试练我们的学到的东西,既然演阵院给我们这样的机会,我们怎能错过了?”在众人等了半晌之后,屈南淄沉声开口。

这是打算接受挑战了!

因为太兴奋,众人呼吸都急促起来,那接下来会看到什么,异常模拟的正邪之战吗?

荡魔院的弟子们等到了屈南淄的话,眉宇间重现了斗志,他们跟郝院长的想法不一样,刚才在擂台上狼狈输了两局的是他们,不服气的也是他们,王紫提出了要布天魔噬魂阵,他们第一反应就是接!

不仅是因为屈南淄所说的,他们想要这样一次演练的机会,更因为他们想在这擂台上扳回一城!

“布阵!”

王紫看了看屈南淄,却很快收回了视线,面对演阵院的弟子,扬声说道。

“是!”

演阵院的弟子几乎同时应道,似乎这才出现了激动的情绪,王紫让他们来布阵,一如以往合作过的无数次一样,演阵院弟子快速的分散开来,安插阵旗,打入禁制,做的一丝不苟,这段时间以来,做梦都在跟阵法打交道,似乎也只有布阵的时候才是他们最自信的时候!

众人惊讶的看着演阵院的弟子们之间的配合,就算再孤陋寡闻,众人也知道布阵最忌分心,一旦开始布阵就如老僧入定,完全隔绝了自己跟外界沟通,而且阵法运作起来犹如一个精密的法器,有一环错了整个阵法都发挥不出他的威力,因此布阵时人数不能多,甚至真正的阵法大师也很少合作的!

而演阵院这些人竟然一起布阵!他们真能知道每个人打下的禁制是什么样子?对彼此的了解真的到了如此深刻的地步?这样布阵真的没有问题吗?

而在众人一连串的问好徘徊在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时候,却见演阵院的弟子几乎同时收手了,而一直什么都没做的王紫,祭出一个阵盘,连续到处好几个禁制,却见阵盘飞入空中,一束巨大的光束映射下来,地面上安插的阵旗扑簌簌的动了起来,以阵旗为中心,空气似乎也在快速的扭曲着!

只眨眼之间,围绕在阵法周围的空气都在发生着诡异的变化,浓郁的灵气变的浑浊起来,隐隐看到急剧旋转的空气中夹杂着流苏一般的黑气!然后便是风起、云动!

阵旗鼓动的越来越厉害,擂台上的情况发生着剧烈的变化,众人眼睁睁的看着刚才还好好的擂台顿时飞沙走石,黑云弥漫,飞速的席卷了过来,将演阵院五十四人的身影笼罩在内,变得模糊不清,再然后完全消失!

“那是魔气吗?”

“这就是天魔噬魂阵吗?已经布成了吗?”

“好浓重的杀气,演阵院的弟子深处阵中不受影响吗?”

众人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变化,天魔噬魂阵已经布成了,擂台附近飞沙走石,像是凭空多了一个可怖的漩涡,内部的环境是什么样子众人都无从知晓,扭曲的空气带动着四周一阵一阵诡异的阴风,众人伸手扶住了险些飞走的帽子,看向了荡魔院,他们打算如何应对?

荡魔院的人神情严肃,但不难看出他们面上的兴奋之感,似乎并没有众人所想的忧虑。

“准备破阵,切记入阵之后紧首灵台,保持清醒,两人一组行动,相互照应,宁可伤,不可被迷惑,我们的目标是诛杀魔蝎,速度要快,直取阵中,不可连战!”

屈南淄沉声说道,看来是知道天魔噬魂阵的,而且也知道破阵之发,现在就要看是演阵院变得快,还是荡魔院破阵的速度快了!

“明白。”

众人亦沉声回答,他们虽然知道天魔噬魂阵的结构如何,但是阵法的奥义本来就在于一个变字,在神不变的情况下形万变,想要找到最终的目标,绝非一件易事。

“好,那我们入阵!”

屈南淄扫了一眼剩下的六十人,看到众人并没有畏惧的情绪,心中稍安,眼睛有些发亮的而说到,能遇到天魔噬魂阵,不管输赢,今天他们都要闯!

台下的观众紧张的关注着擂台上的变化,荡魔院已经开始破阵了,眼看着荡魔院的人两两一组,渐渐的所有人都没入了阵法之中,在哪个巨大的黑色漩涡笼罩下,他们根本无法窥探内部的情况!这样让他们看着那个漩涡,真是比自己进去都着急啊!

而屈南淄等一众荡魔院的弟子进入阵中之后,阴森的邪气肆意的蔓延在周围,脱离了熟悉的灵力,众人立马感觉不适起来,纷纷皱眉,这才真正体会了以往先生总说的,在对战魔界之人时,讲求的最有效的方法便是快!不能有意思拖沓,否则在没有灵力供给的情况下,迟早会不敌对方!

然阵中黑气蔓延,仿佛真的魔界一般,没有方向,没有人,众人站在原地,没有踏出一步,似乎在观察这个阵法。

“小心!”

屈南淄一声大喝,挥剑斩断了脚下的枯骨,众人一经提醒,也发现了阵中的变化!却见脚下一瞬间冒出了巫术尸骨,那些看不出是人是兽的尸骨快速的袭向他们,有的伸出森森的利爪,有的直接张口咬去!

众人立马挥剑去砍,虽然情况紧急,但是也没有用能量攻击,看来他们还记得,再这样的环境下,要尽最大可能的保存灵力,他们的目标还在最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出现!

众人手中的剑也不是普通的剑,在斩向那些枯骨时,却见那些枯骨迅速的化成了光点,似乎并不是真实的,但众人却知道,这阵中出现的东西,无一不邪,绝不允许他们掉以轻心!

“不要分开,两人一组!”屈南淄在应对越来越多好像没完没了的枯骨时,还不忘吩咐一声,众人停了立马相互靠拢,别说,刚才被这无处不在的枯骨弄的差点各自为战!

“这些东西好像没个完,我们不走出这片地方,还怎么找魔蝎?”有人喊道,这样在这里浪费时间也是办法啊!

“都向我这里靠拢,火属性的弟子上前,这些都是邪恶之气凝结的枯骨,没有根基,火能克制!”半晌,屈南淄大声喊道,众人一听,立马挥剑开路,朝着屈南淄的地方靠拢。

火属性的人渐渐集中在最前方,听着屈南淄的号令,待所有人都到齐了,屈南淄一声令下,几条巨大的火舌顿时窜向地面,空气中一阵阵呲呲呲呲的声音响起,那些枯骨像是被高温蒸发一样,冒出一阵阵黑烟,那味道着实不好闻。

“这便是尸海吧。”一人说道,摸了一把汗,这还只是开始。

“嗯,你们都怎么样?没有被那些枯骨划伤吧?”屈南淄皱眉看着那无数的枯骨消失,问荡魔院的弟子,似乎很在意这个答案。

“没有,我们知道这些东西近身不得。”一人说道。

“屈南,我们继续走吧。”另一个男子说道,在这地方待的时间越久对他们越不利。

“嗯,下个关卡是血海,大家小心,到时候听我命令,绝对不能扇子行动,否则你们的魂魄灵在这阵中,你们自行负责!”屈南淄严肃的说道,眼神紧盯着这些人,似乎在等着他们的同意,之后的路,必须由他全权指挥,信则走,不信则留。

“屈南你说的什么话,我们既然推举你做指挥,定是相信你!”

“是啊,大家都知道这阵法的危险之处,你尽管带着我们走就是,你说往东,我们绝不往西!”

众人没有异议,既然都入阵了,那就是想好要面对什么了,都是为了自个儿的姓名,还有谁在这个时候任性?

屈南淄的眼神却定在了木易水身上,一言不发看着她,从不久前木易水愚蠢的表现,他已经对这个人有些怀疑了,如果在阵法中再出现什么问题,他绝不会因为一个人而耽误所有人的进程。

“我、我一定会听你指挥的啊!屈南,我们平时一起练习了那么多次,我哪一次不听你的了?”

木易水见屈南淄看他,而且是那样怀疑的视线,其他人也都不相信的看她,木易水心中大急,就因为之前她有些失控的表现吗?都是因为那个王紫!要不是她她也不肯能在那么多人面前出丑,那个王紫一定是她的克星!自从遇见她她就没遇到过一件好事!

毁了她清白的修仙生涯,没有得到仙人一样的卫子谦,却被史语儿诱拐者修习了那不知道是什么能量的功法,本以为是极乐之事,但是每次看着情事过后的男人都会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而她却像是中了毒一样根本的无法停下来!

她本想接近的就只有卫子谦,本想勾引的也只有卫子谦,可是她的功法练的越高深,她离那个仙人一样的卫子谦就越远!而且卫子谦从来都没有正眼看过她一眼,明明她那么早就遇到他了!

她开始恨那个把她的一切都捏在手里的史语儿,恨她什么事情都压她一头,恨她把她带进了这样一条不归路!她本可以光明正大的去争取卫子谦,现在她连自己都觉得自己脏,怎么去配接近卫子谦?而且就算得到了卫子谦又有什么用,也看着他那天变成自己身下的尸体吗?

‘哼,要不是因为你对王紫的怨念太深,你以为我控制得了你吗?现在后悔了?真是天真的水姐姐啊,就算你冰清玉洁才貌无双,你以为那个卫子谦会看你一眼?’

木易水脑海中回想起史语儿曾对她说过的话,那表情是与在外人面前完全不一样的阴狠,让她看了都忍不住的大战,木易水心中对王紫的恨意已经到了她自己难以控制的地步,如果不是这样一个人的存在,她也不会到了今天这样的地步!

对王紫的杀心不知起过多少次,每次都硬生生的压了下来,越是这样,在见到王紫的时候越是难以控制!

木易水状似委屈的低下头,想让屈南淄相信她,而事实上,屈南淄的确选择了相信,应该说,暂时相信,如果木易水再掉链子,相信屈南淄会如他所说,不管此人。

“我们继续走!”屈南淄说道,荡魔院的弟子齐齐跟上。

木易水低着头跟上,心中却闪过疯狂的念头,这是在天魔噬魂阵,阵法被邪气笼罩,在这个地方,就算她使出了那功法,也不会被发现的,如果能找到王紫,将她悄声无息的解决在这阵法中……该多好……

……

“真是可惜,看不到里面的场景,否则一定很精彩啊。”宇文乾看了半晌,身体往椅子里一靠,有些失望,荡魔院对阵演阵院,这才是重头戏,却不能亲眼看着,能不失望吗?

“过去了一刻钟,不知道里面进展到了什么程度。”丘高义摸了摸胡须,其实有些紧张,好家伙,演阵院布魔阵,这都想的出来,还好是对荡魔院,要是对上了自家道兵院,咳咳……这种假设不做也罢。

“诶?战院长,虽然看不到,你给我们讲讲如何?这天魔噬魂阵如何构造,也好让我们心里有个数,也打发打发时间啊。”尤礼道,光看着那阵法声势浩大,看不到进展真是心焦啊。

“是啊战院长,讲讲吧,让我们猜猜,这破阵进展到什么程度了。”长孙岐也道。

“这也不是什么不能说的,天魔噬魂阵知道的人也不少,就如郝院长精通克制魔阵以及各种邪阵之法,也定是清楚的很,既然几位副掌门想听,战某自然愿意解说。”

战文石笑道,不只是有意还是无意,算是恭维了郝院长一番,而郝院长的面色稍霁,似乎也很受用。

“这天魔噬魂阵,阵内的大环境由天地间杂乱的邪气汇聚而成,并不单一,这里毕竟不是魔界,阵内也不可能真的是魔气,因此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天魔噬魂阵,但除此之外,其它并无区别。”

战文石顿了顿,继续说道:

“天魔噬魂阵公分三个阵区,分别为尸山、血海、镜天,过了这三关后便是首阵的巨怪、魔蝎。”

“所谓尸山,是由邪气凝成的尸骨,堆积成山,如若被这些尸骨稍微划破一些皮肤,那邪气便会顷刻间在经脉之中乱窜,而被侵蚀之人犹如散尽了灵气,失去了保护自己和战斗的能力,那些尸骨便会变本加厉的啃食他的灵气,灵气啃食完之后,便是他的肉身、灵魂,直到此人全完死在阵中。”

战文石说道,光听他所说,这尸山竟是如此厉害?

“听起来如此可怖,那破解之法是什么?”尤礼问道,万事总有相克,不可能绝对,要他想,不让这些尸骨近身不就好了。

“邪气凝成的尸骨,并不稳定,且惧怕火,只需一场大火,尸山便破。”却听郝院长接着说道,看他的样子,似乎荡魔院的弟子这一关稳稳的过了一般。

“哦?那尸山的听起来也并不是那么那克服啊,这血海又是怎么回事?”屈南荫问道。

“这血海嘛,是由怨气汇聚而成,形似一片深不见的汪洋血海,鲜艳血红的色泽,容易勾起人心底的贪念和怨气,以及一切负面的东西,而这血海之上凭空漂浮着几座浮木,想要过此关卡,必须跳过这些浮木,从血海之上走过。”

“而过去也不是那么一帆风顺的,除了下方诱人跳下的血海,还有空中不停闪过的怨灵,一旦收到影响掉入血海,可真就起不来了,那代表着一个人的魂魄坠入了阵中,永远被锁。”

战文石继续说道,众人一听,这血海却是比尸山听起来毛骨悚然了好多倍!

“这血海如何破解?”史文斌似乎很急切的问道,是啊,这血海的确可怕了,只要是人,谁没有贪念?谁没有怨气?谁没有些负面情绪?血海的诱惑力有多大?这怨灵又是什么情况?难不成掉进了血海后,还真被锁住了灵魂,再也出不来?

“只需克服心中胆怯之感,压制不该有的负面情绪,眼睛不看血海,斩杀来犯的怨灵,一鼓作气冲过浮木到达对岸便可。”

郝院长说道,面色有些沉重,虽然寥寥几句,听着很简单的样子,但是控制心中贪念和怨念,要极高的心智,这是强求不来的,这一关根本就是考验心智的,也是他最为担心的!

虽然比起杀气最强的镜天和凶狠莫测的魔蝎,血海的杀伤力似乎不足,但是却险在杀人不见血,就如战文石所说的,要的是灵魂!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