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三十八章 嚣张

演阵院和荡魔院双方站在擂台上的时候,明显的人数对比让众人都有些怀疑,这场比试在开始是不是就已经有了胜负?双方报了人数,演阵院参加院派比的弟子本来有七十人,在个人组大擂台比拼的时候淘汰了十六人,现在就只剩下五十四人!而荡魔院竟有三百人!

院派比的人数每个都是按照比例规定的,演阵院本来就人少,又淘汰了十六人,现在数字上的悬殊更大了,双方站在擂台上,荡魔院的弟子趾高气昂,自我优越感太强,况且现在人数上的优势也足够他们骄傲,在观众的眼中,荡魔院的气势无形之中远超了演阵院的气势。

人们总是被眼睛看到的东西占据思维,似乎在这个时候,并没有人想到,就在两个月前,演阵院仅仅十二人就赢了道兵院两千人!

不过这一次也不同与上次非正式的比拼,这次的院派比不规定攻守方,而是在比赛开始后,两个院派迅速布局,谁快、谁狠,便是谁赢。

主持比赛的人是欧阳侨,此时,双方已经严阵以待,就等着欧阳侨一声令下开始了。

演阵院最前方站着的人正是王紫,此时全场的目光不知有多少集中向了王紫,这一几次轰动了长天派的传奇女子,第一次真真正正的站在了长天派所有弟子的视线中,人群中议论声不断,就连高高在上的评委席中,一众评委也颇感兴趣的看向王紫,一大早比拼开始,战文石的手气还真不错,反正对他们的胃口!

对染演阵院的平时大小事情基本上是司空长歌料理的,但是在确定比拼总指挥的时候,演阵院所有弟子在这一认识上是完全不谋而合的,理所当然的推举王紫。

而荡魔院,三百人的总指挥是一个名叫屈南淄的男子,参加院派比的弟子都是新弟子,这屈南淄是屈南家天赋极高的一个子弟,今年仅二十六岁,就已经是地玄期三层的修为了,能做了荡魔院的指挥,自然在弟子中间的威望也不低。

屈南淄面色冷静,喜怒不显于色,此时毫不掩饰的看着王紫,按说双方的优势很明显,演阵院不管有多少厉害的阵法,布阵和变阵都需要时间,这在争取时间的擂台上优势并不明显,然而屈南淄却很谨慎,荡魔院事先就研究过很多次,要是面对演阵院的话他们该如何做,虽然胸有成竹,但是在真的看到这个传说中的王紫时,屈南淄心中沉了沉。

这女子身上的气息丝毫不显,年纪轻轻却一副大师风范,一个人行事的作风跟这个人表现出的气场不会相差太远,就如现在看到王紫,屈南淄有些相信,这女子的行事作风大抵跟传说中偏差不远,神秘莫测,出其不意。

“比赛以双方的综合成绩判定输赢,时间限制为三个时辰,演阵院,荡魔院的所有弟子,你们准备好了吗?”在赛前的所有事宜都准备妥当之后,欧阳侨站在擂台中央问道。

“演阵院准备好了。”王紫道。

“荡魔院准备好了。”屈南淄也道。

“好,点香!”

欧阳侨扬声说道,擂台后方刑堂的弟子抬上香案,是一炷手臂粗,将近一米长的香,这是比赛一贯的计时标准,当着一炷香燃尽的时候,也就是比赛结束的时候,到时候无论双方是否分出胜负,比赛都必须停止。

三个时辰的时间足够了,一般在两个半时辰的时候,无论如何都应该有胜负了,一瞬间,荡魔院和演阵院所有的弟子都绷紧了神经,比赛开始的一瞬间,分分秒秒都是胜负的关键!

“比赛开始!”

直到看着长香点上,欧阳侨慢慢后退,退至比赛的区域外,这才扬声喊道!

一瞬间,场上发酵已久的紧张氛围上升至顶点,忽然爆发!

荡魔院三百弟子倾巢出动!飞身冲入演阵院阵容之中,屈南淄则是直接攻向王紫,看似毫无章法的攻击,但是明眼人一看就明白,荡魔院没有选择保存实力而是三百人同时发起攻击,是要在比拼刚开始时就截断道兵院阵法!

最好能够尽快的放倒几人,演阵院的人本来就少,人少的的话有些需要特定人数的阵法无法布出,演阵院的灵活性大大降低,而且三百人对五十人,在单纯的战力上,荡魔院出于绝对的优势,既然无法预知演阵院阵法的变化,那就从开始就打乱他们!

想法没错,这样的战略也能看出来,荡魔院的弟子的确仔细研究过对付演阵院的方法,但是表面上一场混战的开始,在众人睁大眼睛分辨了好半晌之后,场上的形式竟然峰回路转一般变化了!

演阵院虽然才五十四人,但是对战之时各个沉着冷静,位置分明,对于自己该守住的位置再清楚不过,众人惊讶的看着,刚刚还一盘散沙的演阵院忽然变化出了阵法,五十四人从头至尾呈现一条灵活而凶猛的蛇形,伺机而动,一旦瞄准目标便凶狠攻击,相对于演阵院的阵型,荡魔院三百人竟然如离巢的群蜂,虽狠却盲目。

尤其是他们打着尽快折损演阵院弟子的想法,此时却是在眨眼之间自己便被送下擂台二十几人!

“一字长蛇阵!”

人群中有人喊道,竟是认识这阵法的!而且越来越多的人认了出来,其实这一字长蛇阵并非什么玄妙高深的高阶阵法,相反,一字长蛇阵并非灵阵,而是打仗之时常用的排兵布阵之法,灵活,攻击形强,是在人数多的战斗之中很受欢迎的阵法,但是作为灵阵的话,对比攻击性强烈的法术而言,一字长蛇阵很容易被攻破。

但是众人在见识到场上的一字长蛇阵时,惊讶的瞪圆了眼睛,似乎现在心中都是同样的想法,一字长蛇阵竟然可以这么用,竟然可是是灵阵!那宛如一条真正的巨蟒一样的阵法,昂首摆尾,厚厚的左右两翼,完全将荡魔院的弟子挡在外面,而且荡魔院的弟子还在快速的折损着!

几乎所有人都明白,一字长蛇阵由阵头、阵尾、阵胆三部分组成,变化是由蛇的习性推演而来,阵型变化之时,真假虚实让人难以摸清,所有阵位的灵活配合是这个阵法的灵魂,长蛇阵的变化主要有三类。

一,攻击蛇头,摆尾,回卷。

二,攻击蛇尾,首动,齿咬。

三,蛇身横撞,首尾至,绞。

而现在荡魔院的弟子四散分布,几乎完全撞上了一字长蛇阵的攻击强势之处,可谓是以卵击石,开局不利!如果在不把人集中回来的话,荡魔院的损失将会更大!

“所有人后退!”屈南淄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猛地发出几个攻击之后迅速后退!

屈南淄本来是攻击王紫,可是在一字长蛇阵布成之后,王紫作为蛇首,蛇首灵活的想内侧收缩,他则被侧翼和尾部的人攻击的脱不开身!此时见到荡魔院的弟子被侧翼的攻击小组绑了那么多扔下台去,再不变化攻击方式就晚了!

屈南淄回头看了一眼王紫,这女子果然拥有能够让长天派上下无数弟子推崇的实力,能将一个普通的阵法发挥到这样的程度,就连他也不得不佩服,而这才是开始,接下来,他必须慎之又慎的对待!

“一字长蛇阵不是灵阵,但是变阵最快,在团退作战之中是常备采纳的排阵之法,演阵院的弟子从一开始就是呈倒三角的队形站立,比赛开始时,不说他们的位置已经把时间节省到了最佳,而且所有人都是一步到位,简直是神一样的配合啊。”

高高的评委席上,尤礼摸着一簇山羊胡啧啧的说道,他可是早就开始期待今天这比拼了啊,自从上次在帝神峰见过王紫之后,还没有真正见识过王紫阵法的能力,事实上不止尤礼一个人,这七个副掌门还有雷厉、萧柒也都是多多少少冲着王紫来的,现在见到演阵院刚开始便占据了上风,有些意料之中,也有些意料之外。

“看来演阵院的弟子在云痕峰上闭关修炼两个月,弟子们还真有脱胎换骨之象啊。”

长孙岐也赞道,其实这五十四人在比赛还诶开始的时候,众人已经看到了他们的变化,不骄不躁,不因荡魔院气势上的压迫而紧张,也不因观众的不看好而受到影响,即便是战斗中,各司其职,听从王紫的指挥,身在战斗中时,竟给人各个都是精兵悍将之感!

“有些当年五行圣人坐镇之时的风范啊。”宇文乾环着双臂,颇为潇洒的靠在椅子上,眼睛盯着下方的阵法,从高空看下,阵法的变化更为玄妙。

宇文乾这么一说,众人心中几乎都有了普,看来长天派七个副掌门果真有再兴演阵院的打算,评价一个高过一个,宇文乾的话更是直接,把如今的演阵院跟五行圣人在的时候相提并论啊……

尤其是各大世家的人,对于演阵院的了解太过片面,最近的事情也不是完全知晓,并不敢苟同几个副掌门所说的,但也没有在这个时候提出相悖的言论来,就等着接下来演阵院的表现,演阵院开门红,但也不代表荡魔院不能反转局面啊!

荡魔院的弟子快速的回身集合,另想破阵截杀之法,然而在荡魔院的弟子撤离的时候,演阵院的弟子并没有以阵待攻,而是也动了!那盘踞的蛇身忽然舒展,本来严密的攻击和防御立马打乱,要是荡魔院的人刚才不撤的话,现在正是各个击破的好时机!

一如一字长蛇阵对于众人来说并不陌生,那破阵之法当然众人也是知晓的,只需兵分路,一路限制两翼过于灵活强悍的机动能力,一路猛攻蛇腹,使其阵型散乱,所谓揪其首,夹其尾,斩其腰,如此一来,将蛇身斩为三段,长蛇阵三个主要部分各自为战,无法配合,阵法便不攻自破!

然而众人再次小看了演阵院,用一字长蛇阵用的就是出其不意,就如尤礼所说,一字长蛇阵变阵最快,演阵院争取的就是这点时间!长蛇阵一出,对方很开就会知道破阵之法,回身变化策略的时候,演阵院又怎能坐等他们来破阵?

只见长蛇阵顿时自行散开,兵分两路,追上荡魔院!

“演阵院竟然想包抄荡魔院!”

这是在几秒钟之后,所有人心中呐喊出来的认识,刚才的确打了个出其不意,但是荡魔院已经缓过神了,演阵院凭着五十四人去包抄荡魔院三倍于他们的人?!

“不好!截断他们!”屈南淄祭出了长剑,荡魔院的弟子再度集合,屈南淄皱眉看着演阵院几乎自投罗网的做法,然而看着他们飞速的绕过两翼,直奔首尾的时候,屈南淄心头一跳,几乎是大喊着说道!

“这是二龙出水阵,别让他们汇合!”屈南淄冷静的面色忽然起伏,荡魔院的弟子一听,来不及多想,集中一部分镇守中央,剩下的人去干扰和截杀演阵院两路的首位之处!

然而也就在屈南淄喊出的时候,演阵院的弟子掐诀打出了一连串禁制,就地布阵!二龙出水阵本来讲究的就是一个猛!二龙龙在水中,阴阳相调,万事俱安,一但出水,二龙威势大增,势不可挡,其阳刚之利,无人能挡!

然而如果让二龙首位再聚,形成绞杀之势,这二龙出水便真的挡不住了!屈南淄命令荡魔院的弟子稳踞中央,为的就是挡住二龙的汇合,再以大型的法器和能量攻击对二龙进行袭扰,静待机会,全力反扑,方能破阵!

演阵院变阵的速度实在太快!而且任谁也想不到,在用了一个非灵阵的一字长蛇阵之后,演阵院还来一个同样非灵阵的二龙出水阵!而且在屈南淄反应过来的时候,演阵院已经有了势不可挡之象,现在荡魔院抵挡也只是在拖延时间了,很难反扑成功!

这……台下的热踮着脚看向擂台上的情况,实在不敢在评委席上那么多副掌门的眼皮子底下失了仪态,要不然他们真的很想飞到高空去看!演阵院这神乎其神的变化真的让他们惊讶了!

如果他们用的又是向之前十二面*阵那样他们根本没听过的阵法,那他们也只能看看热闹,感慨一下阵学果然有它玄妙的理由,他们败在这样的阵法之下也只能认命,还可以安慰自己是因为他们对于阵法一无所知,还可以在自己远高于对方的战力上找点平衡,但是面对一字长蛇阵和二龙出水阵这样的阵法,如果他们还输了的话,他们还有什么脸面在长天派所有人面前抬起头来!

到那时,演阵院才是真的赢了,用所有人都知道的、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阵法赢了!而荡魔院的弟子几乎没有招架之力!

“战院长,你跟我说说,你这些弟子们平时都是怎么训练的,反正现在都已经公诸于众了,你们这两个月来搞些什么神秘,也可以说说了吧。”

评委席上,史文斌笑着问道,这二龙出水阵,当真再一次让他们惊讶了,而史文斌也按耐不住问战文石了,只是演阵院的五十四个弟子配合的几乎天衣无缝,就像是一个人,五十四双手脚一样,在屈南淄还在扯着嗓子指挥荡魔院如何对敌的时候,身为演阵院的总指挥王紫,至今却没有说过一句话!

这怎能让人不惊讶!再默契的配合能默契道如此程度吗?五十四人守则皆守,攻则群起而动!即便是首尾不相顾,也能知道每一秒每一个阵位该做什么!这已经不止是王紫一个懂阵的了,这五十四人分明都是个中高手!

“是啊,战院长,你这些弟子,真是让我们大开眼界啊!有什么样的高招,分享一下岂不是更好?”屈南荫也说道,自有一个副掌门应该有的风度,虽然屈南淄是屈南家的天才弟子,但院派比跟个人无关,她不会也不能有偏袒的情绪。

“屈南副掌门,这你可抬举我了,这些弟子不是我训练的,我也没什么高招。”战文石大大咧咧的坐在椅子上,但是说话多少客气了,并不是平时那般爱答不理的样子。

“哦?此话怎讲?不是你训练的,谁还有这本事?”屈南荫诧异的问道,眼神却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擂台上酣战的王紫。

“战院长何必谦虚?演阵院除了你还有谁有这本事和资格训练弟子?谦虚也要适当嘛,莫要说出来让人笑话了。”战文石还没回答,史文斌又笑道,刻薄的语气加上不甚友好的内容,让战文石意味不明的看了一眼史文斌。

刚才是史文斌先问的,可是战文石并没有及时回答,而是回答了屈南荫的话,史文斌本就刻薄,因战文石的话也下意识的联想到了可能是那王紫,在各大世家三十几人在场时就说出了这话,意思是说,演阵院难道没人了,竟然让一个弟子去训练弟子,别让世家的人看了笑话。

殊不知聪明人谁看不出史文斌对战文石的针对,笑话已经闹成了。

“史副掌此言差矣,演阵院还真有一人有资格训练弟子,让战某跟他比,那才真是笑话了。”战文石呵呵一笑,说的好像真有那么个人,连他也不得不尊敬佩服的。

“那我可要听听是谁了,能让战院长如此谦虚。”史文斌笑道,只是那笑不及眼底罢了。

“此人当然是演阵院的创始之人、五行圣人了。”战文石也笑道。

众人一愣,显然没想到是这样的答案。

“呵呵,这还不是笑话吗?五行圣人早已作古,虽然我等无不敬佩他在阵法上的造诣,但是战院长说他训练这批弟子,叫我等如何能信?”史文斌也是一愣,但是很快笑道,刻薄的语气似乎在指责战文石忽悠他们。

“史副掌门您还别不信,这批弟子能有如今的成绩,少不了五行圣人的训练,五行圣人本尊的确不在,但云痕峰上到处都是五行圣人留下的痕迹,这一个多月来,演阵院的弟子每天穿梭于云痕峰中,时刻面临生死考验,演阵院中八十余人相互扶持,要不好好配合,早已成了云痕峰上的一捧灰土,哪里来的如今这番面貌?”

战文石笑着摇头,只是战文石还没解释,丘高义已经代为解释了,丘高义可是去过云痕峰的,而且差点被困在连环阵中,他领教过那阵法,的确不同凡响,演阵院的弟子可说是风雨兼程,同生共死过不知多少次了,这样的默契,哪里是别人能及得上的。

哼哼,还好今天首次对战演阵院的院派是荡魔院,不然他还得操心自家弟子,别这么早就让他这张老脸挂不住。

“这么说,演阵院的弟子已经开始动云痕峰上的阵法了?”宇文乾听完,挑眉问道,这倒是件大事啊。

“岂止动了,云痕峰上大半阵法已经全数被破了。”丘高义道,心里哼哼,演阵院的那帮弟子都是属猴子的,机灵的很呢,云痕峰上的阵法恐怕就只剩下一圈壳子了,外面看上去没什么变化,里面却被他们掏空的了。

“呵呵,云痕峰上几百个阵法都被破了,却还只用这等简单的阵法……”

宇文乾笑道,余下的话不言而喻,演阵院真正的实力还没拿出来呢,都说云痕峰上的阵法是五行圣人的活教材,破了那些阵法也算是入了五行圣人的门下,果真如此呢……

再说擂台上,荡魔院抵挡不住,二龙来势太猛,而且借助阵法的优势,演阵院的强弱分配太合理,荡魔院弟子根本无法悉数应对,屈南淄无法,咬牙命令荡魔院的弟子们召唤灵兽出来帮忙!

此时荡魔院的弟子已经从三百人锐减到两百人,但两百人没人一个灵兽也足够五十几人喝一壶了,况且每个人拥有的灵兽还不止一只!

可是在召唤出灵兽的时候,他们再次错了,屈南淄冷静的面上几乎出现了皲裂的痕迹!只因在他们的灵兽亮相之后,演阵院弟子也瞬间召唤出了灵兽!而且那绝对压过他们的灵兽等级几乎让所有人差点忘了面前的战斗!

“哇……”

“哪里来的那么多高阶灵兽!”

“演阵院的弟子们何时变得这么强了!”

“一二三四五……二十一、二十二!现在掌神境的灵兽都是大白菜吗?都不要钱吗?!”

忽然间,几万观赛的弟子中间爆发了一阵又一阵惊叹的浪潮,只因演阵院弟子们召唤出的灵兽目测至少有二十几只是掌神境的灵兽!这太可怕了!演阵院一直以来都是他们认为的废物收容所,就算现在他们在阵法上已经脱胎换骨,但也改变不了他们在家族仍然弱势的地位,还有一直停滞的修为!

然而现在,他们看到了什么,演阵院的弟子们不仅拥有了别人不知道的阵法知识,修为也在突飞猛进,就连稀有的掌神境灵兽都随手拈来!

“这些灵兽、哪里来的?”

宇文乾忽然就坐直了身体,眯着眼问道,不用说,这话问的也是战文石了,宇文乾看似感兴趣的东西很多,但是能让他真正感兴趣的却只有灵兽,所有人都知道,宇文乾是一个天才驯兽师,契约灵兽的上限又让所有人惊叹不已,如今见到这么多掌神境的灵兽,他怎能不好奇?

演阵院的弟子大多都是跟家族关系浅淡的,家族根本不可能派人给他们找这么多掌神境的灵兽,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就是他们自己契约的!

此时,那三十几个世家的代表也不由的坐直了身子,眼神烁烁的瞅着演阵院的弟子们,似乎纷纷想认出这些人中有没有自家遗忘的子弟,如今早已今非昔比,如果不把这些子弟再收拢回去,那将是多大的损失啊!

“云痕峰上被阵法覆盖了几百年,这些弟子们破阵后竟然还捞了这么多好处,战某也着实没想到。”

战文石有些吊儿郎当的说道,口中说着没想到,但是谁信呢,还有拿一副快要咧到耳根的笑,任谁都看得出这厮现在高兴着呢,不过也没人真心跟他在这个时候计较了。

宇文乾眯着眼,其实心中也想到了,云痕峰本来就是险峰,在没有开发出来之时,山上的高阶灵兽就不在少数,更别说现在了,战文石说的轻松,但是要征服这么多掌神境的灵兽,哪里是那么容易的,除了阵法之外,看来演阵院的弟子们真的是在鲜血中淌了一个多月!

本来他都以为演阵院如此盛况也可能只是昙花一现,并不持久,现在却觉得,他也想错了,演阵院有这么血性弟子,阵法再度兴盛也许是势不可挡了!

演阵院本来就势如破竹,尤其是有了灵兽助阵后,二龙顺利汇合,威力大增!荡魔院的弟子被围起来打,屈南淄带领一部分人集中攻击拼杀,半晌才撕破一个口子逃出,而在二龙出水阵后,荡魔院从最初的三百人再度锐减,之声六十人!

然而时间才过去一个时辰而已,三百人尚且不敌演阵院,那么六十人呢?

演阵院太凶悍了,众人此时几乎一面倒的认为,这场比拼最终的赢家是演阵院了,完全忘了最初自己是怎么猜测的。

而这一次,演阵院并没有像刚才一样继续出其不意的猛攻,而是顺着荡魔院的逃离退了出来,双方再度呈对峙之势,荡魔院弟子无不狼狈,然演阵院的弟子无不冷静如初,就连两胜两局后也没有表现出过分喜悦,这让本来焦躁的屈南淄心中竟生出了佩服的情绪,不知如何训练,才能将这五十四人的心性训练成如此钢铁一般。

众人看着的双方分开,惊讶演阵院竟然给荡魔院休息的机会,而不是再度上演一出精彩纷呈的突袭!

“你们竟然用高阶灵兽!”一个女子喊道,在双方对峙之时显得异常刺耳。

众人看去,却是荡魔院中的一个女弟子,却见那女子表情有些扭曲的瞪着演阵院,准确的说是瞪着演阵院最前方站着的王紫,再想到女子说的话,众人心中几乎同时划过一个字‘蠢’!

这话竟然也能说的出来,荡魔院败给了演阵院的二龙出水阵,现在却怪在了演阵院弟子的高阶灵兽上?真是让人笑掉了大牙,灵兽是你荡魔院先召唤的,你的灵兽就可以,别人的灵兽就不可以?

“不准你们也用高阶灵兽吗?”戎沛白看向那人,说道,看到是那个找过他们几次麻烦的木易水后,顿时觉得恶心起来,刚才竟然没有早早的把这人扔下去。

“如果一对一打,你们还能这么嚣张吗?”木易水又道,竟然无视屈南淄警告的视线。

众人简直对这个没长脑子的女子无语了,如果刚才的话是她太激动的话,现在这话就是真的‘蠢’了,有人已经忍不住笑出了声。

“哈哈哈,你真是会说笑话,一对一,一对一啊?哈哈哈……这是院派比,你说让大家一对一打?你确定你今早出门的时候脑子没有被门夹吗”旗妩月捧着肚子笑了,即便是笑,也自由一番魅惑的美感。

“你们!”木易水表情更加扭曲了,看着演阵院有些人肆无忌惮的笑出声,那些人的嘴脸在她的脑海中不断放大,不停的嘲笑着她,木易水用了很大的力气才控制主自己想要杀人的冲动。

“木易水!还在比赛,你控制一下你的情绪!”屈南淄喝到,就算刚才输了两局,也不能输了气势。

“你们就只会用那些不入流的阵法吗?演阵院学的是灵阵,怎么,你们使不出来吗?”

木易水看了看屈南淄,咬了咬唇,却还是不服的说道,话说出口,屈南淄的表情看起来就差没有一角把她踹下台了,就连其他人也用看‘猪一样的队友’的眼神看着她。

“哈哈哈哈……不行,我笑的肚子疼,那个女的她小看我们,说我们不会灵阵,说打败了他们两次的长蛇阵和二龙出水阵是不入流的阵法,如果这两个阵法不入流,那么被我们打败的他们哈哈哈、算什么啊……”

高思源大笑着说道,就怕灵阵用出来,你们当场就出局,真是给了别人脸,别人非不要脸,这让他们还能有何话说?

“木易水,如果害怕的话,自己走下去。”屈南淄阴着脸说道,现在争分夺秒的休息,竟然有这么个异类,他当初为什么会觉得木易水心性不错?

“……我不怕!”

木易水顿了一下,语气有些冲的说道,扭过头不看屈南淄,说实话,她也知道她的情绪过于激动了,而且一遇到王紫,她的冷静几乎就不见了,这让她越来越觉得,王紫是她心里的一根刺,不拔出来迟早会威胁她的一切!

“王紫小师妹,接下来我们用什么阵法?”司空长歌问道。

众人顿时伸长了耳朵,前两次演阵院配合饿天衣无缝,这次司空长歌竟然当众问了!就连荡魔院的人都瞬间集中注意力听着,演阵院要么悄声无息,要么这么光明正大,是不是太嚣张了!

王紫看了看木易水,真是可惜,就差那么一点,木易水就露馅了,上面宇文乾他们都在呢,肯定能感知到她身上陌生的气息,可是木易水竟然控制住了……

“就用天魔噬魂阵。”王紫也不遮掩,用了些灵气说道,足以让演阵院的所有弟子都听到,当然,包括伸长耳朵的荡魔院、观众、还有高台上的评委们。

嚣张!太嚣张了!天魔噬魂阵是魔阵,演阵院要么用众人都知道的普通阵法,要么直接用魔阵!魔阵总是给人危险的感觉,除非敌对,很少拿出来练的,他们竟然放着那么多灵阵不用,偏偏用魔阵,最重要的是,对方还是荡魔院!

该说他们太傻,卯着劲儿往枪口上撞?还是该说他们太嚣张,简直无法无天!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