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三十七章 演阵院vs荡魔院

眼看距离那张大床越来越近,慕千厷薄唇一开一合,似乎还在愉悦的说着什么,王紫却已经在瞬间pass了十几条解决方案,不知道是不是慕千厷缠人的功夫在王紫这真的起到了反弹作用,王紫看着慕千厷那妖孽一般的笑就浑身不对劲。

“小紫紫,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啊?”

慕千厷忽然停了下来,颠了颠怀里的王紫,一并把王紫的神智也颠回来了,王紫下意识的抓住慕千厷,一向冷静的面上几乎出现了皲裂的表情,眼神复杂的看着慕千厷,真的有种什么招在慕千厷面前都不管用的抓狂感觉。

“有。”王紫说道,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此时心情太过复杂,王紫说话的时候也带了几分犹豫,至于慕千厷刚才说了什么,她听到才怪。

“喔,那小紫紫也同意我说的喽?”慕千厷好看的眉毛微微一挑,似乎没发现王紫的不对劲,只抬了抬胳膊,轻而易举的把王紫送到自己面前,笑着问道。

“……唔。”王紫动了动眼睛,看着慕千厷,努力想看出这是不是个陷阱,但是在慕千厷执意等着答案的视线中,王紫不甚真切的应了一声。

“呵呵,我就知道小紫紫一定会同意的,虽然都没来得及准备,但是事急从权,小紫紫一定不会嫌弃我们的洞房花烛是这样的,等小紫紫找到父母,千厷一定给小紫紫一场世纪婚礼怎么样?”

慕千厷嘴角高高的掀起,面上出现了愉悦且向往的神色,盛笑的凤眼中划过孩子般的欣喜,抱着王紫紧走几步,俯身把王紫放在床上。

世纪婚礼……王紫被慕千厷的话说的有点走神,如果他们终将永远走在一起,是不是真的需要一场世纪婚礼?那个时候,有父亲母亲,有她爱的人……不知道是不是感染了慕千厷的欣喜,王紫半垂着眼帘,墨眸中闪现笑意,真好……

“小紫紫,你又走神了,千厷现在满心满眼都是你,你却老想着别的事情……”

慕千厷的声音在王紫头顶响起,听起来有些埋怨的意味,王紫的思绪一顿,她也不想啊,不过面对这种情况,她的思维真的很容易打结,王紫无奈抬眼,却猛的咳嗽着转过身去。

“咳咳咳……你还是……”

什么埋怨,什么委屈,王紫真的不想管这只妖孽了!某只妖孽站在床前,手撑在床上看着她,锦缎似的墨发从肩膀上滑了下来,面前的景色从视神经一路传感到脑神经的时候,王紫发现她把那双笔直修长的双腿到平坦精壮的胸膛一览无余的尽收眼底了!

王紫忍无可忍的在床上滚了几圈,一直忘记蒸干的衣服在洁白的床单上留下一连串湿痕,王紫从床尾跳下,一刻不停的奔向房间的门!

身后一阵微风闪过,王紫侧身闪过,同时一个小擒拿制住慕千厷,在使力一推,给自己跑出去争取点时间,可惜想法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王紫回身之时,擒拿没制住慕千厷,两人一时间竟走了十几招!

王紫心烦意乱的没有办法跟集中精力跟慕千厷大,能不心烦意乱吗,慕千厷赤身*的站在那就比任何计谋都来的让人心神不宁,王紫尽量不看慕千厷,一招一式凭着感觉打,缓慢的靠近门口,却在这时,忽然整个房间暗了下来,像是被漆黑的夜色笼罩,可是赤灵内哪来的夜晚?

‘唔……’

王紫整个人结结实实的倒在了地上,虽然地上铺着厚厚的毛绒地毯,可这样直直的倒下去还是让人不舒服的很,何况身上还压了一具成年男子的身体,一点都不吝啬的完全压了上来。

“疼吗?”慕千厷闷闷的问,声音不似方才一直以来的笑意浓浓。

“不疼。”王紫一顿,说道,可是,今天真的逃不过吗……

“为什么一直逃,小紫紫这么讨厌千厷吗?”慕千厷一只手把王紫的头抬起来,另一只手垫在王紫头下,可就是不起来,黑暗中也看不到他面上的神色。

“不。”怎么会讨厌,慕千厷明明也知道答案,却非要这么问。

“那为什么躲,莫非千厷的身材那么糟糕,看两眼就让小紫紫跑这么快?”

慕千厷头埋在的王紫脖子里,王紫被那有意无意的触感弄的抖索了一下,忽然觉得一直粘在身上的湿衣服有些冷了起来,慕千厷似乎也注意到了,催动灵力帮王紫烘干了身上的衣服,又恢复了刚才的姿势,趴在王紫身上似乎在等着答案。

“……”王紫无语望天,入目的却只有黑漆漆的房间,这是被慕千厷设了法术,这话她能回答吗,不说她真的难以直面一个男子*的身体,就算慕千厷的身体充满了没敢,她也不敢盯着看啊……

“真的是这样吗?”见王紫不回答,慕千厷忽然闷闷的问道,声音低沉了许多,压在王紫的身上忽然重了一点,似乎很是沮丧的样子,这倒是让王紫心紧了一瞬,这跟身材有什么关系?慕千厷真的不懂吗?

“那我们就这样黑灯瞎火啊,反正小紫紫也看不到我……”王紫刚想出声安慰一下慕千厷,却听慕千厷自言自语一般说道,似乎重拾了斗志,在王紫脖颈上重重吻了一下。

“慕千厷!”王紫抓着慕千厷的胳膊,翻身而上,两人之间的位置瞬间调转了过来,王紫可从来没有这样连名带姓的叫过慕千厷,更别说现在这样咬牙切齿的叫了。

“小紫紫,你想在上面吗?”

慕千厷似乎听不懂王紫的警告,很惬意的躺在了地上,一手扶着王紫的腰,说话间慕千厷手指一动,那里衣已经飘落在一边,慕千厷手指顺着王紫的脊椎往上爬,那细密的触感顿时让本来怒气冲冲的王紫软了腰,仅着一件肚兜的身体紧紧的贴在慕千厷的胸膛上。

“明天,还要回门派。”王紫急喘了两口,尽量平稳了声音说道。

“……那我们抓紧时间吧!”慕千厷顿了顿,安静的时候能听到慕千厷渐渐粗重的气息,慕千厷艰难的维持谈笑的神色,王紫本以为这一顿慕千厷会停下,可是慕千厷竟然哑着嗓音笑道,放在王紫背后的手指一勾,两人之间仅剩的薄薄的障碍物也被抽走了。

“唔……”

慕千厷提了提王紫,仰头吻上王紫,手一挥,只见本来黑漆漆的房间忽然出现几盏晃动的烛光,温暖的烛光带着暧昧的温度落在洁白的地毯上两个纠缠的身影之上,忽然有了光线,王紫半眯的双眼看到慕千厷烛光下显得异常幽深的凤眸,那里面有着让人沉溺的诱惑。

慕千厷看着王紫,虽然想要一口吃下这个让他垂涎很久的小紫紫,但是不得不承认,他害怕王紫真的拒绝,慕千厷笑着,隐忍着,却也在等待着,两人从相识到相知到亲密无间的情事,虽然没有像凡人那样花样百出的相恋,但是他们之间的感情还需要再考验吗?如果真的需要,那是不是就只剩下,等着王紫心甘情愿的把自己交给他了……

王紫伸手捂上慕千厷的眼睛,不想猜那里面混杂了多少种情绪,动了动唇,细细的吻着,僵硬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烛光打在王紫精致的面颊上,不只是红烛摇曳,还是王紫自身的温度,弥漫了一身的红粉。

慕千厷抱着王紫的手一紧,眉目间飞扬的笑意和诱惑更加浓郁,王紫越来越迷糊的脑海中最后闪过无奈,继而任命的了悟,这些都是她招惹的情债……

……

红烛帐下层层暖,影落粉墙声声酥,待到巫山*过,二人轻轻的喘息,似乎在平复不久前的激情,王紫昏昏欲睡的趴在慕千厷身上,动动手指都觉得懒,这是王紫一直想不通的事情,为什么在情事上,灵力巫元力星魂力完全派不上用场,每次完事都有种想睡上三天三夜的感觉,反观身下那位,精神抖擞,眉舞飞扬,大有如果时间允许,再战三天三夜的架势……

外界应该是一夜过去了,房间内的红烛跳跃的厉害,似乎燃烧了太长时间,半睡半醒之间,王紫听到慕千厷不知道说了什么,见他没有再说话,就没去追问,却听到慕千厷轻轻的笑了一阵,手凭空一抓,那床上的薄被就出现在慕千厷手中,慕千厷尽量轻的把薄被盖在两人重叠的身体上,不再动弹。

王紫放心的睡去,反正有慕千厷在,该离开的时候慕千厷会叫她的,可是没有过多久,王紫四周的温度忽然降了下来,而且有越来越冷的势头,不应该啊,别说她根本不会冷,就算会,现在还盖着杯子呢,慕千厷给她掖了掖被角,抱紧了一些,可是那种阴冷的感觉还是不断袭来。

直到一声轻的几不可查的哼声响起的时候,任凭她现在困的云里雾里,那声音还是剥开云雾直直的撞进了王紫的脑海,两秒钟后,王紫的眼皮猛的一掀,晃了一下视线中很快就出现了一身绣着暗纹的玄色衣角,紧接着红烛摇曳的房间瞬间变成了它本该有的样子,光线肆无忌惮的充斥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包括地毯上紧紧相拥的两人,包括房间内暧昧的味道。

王紫适应了光线,忽然有个很陌生的词很贴切的闪现在脑海、‘捉奸在床’,不过一想,好像也不对……

王紫有些泄气的继续趴着,这场景好像跟之前青龙那一次惊人的相似……只是这次,除了穷奇,还有卫子谦……

“不打算出去了吗?”穷奇声音微冷。

“让小紫紫休息一会啊。”慕千厷瞥了一眼穷奇,似乎很愉悦。

王紫的身体忽然紧绷了一瞬,却不知为何又放松下来,只是微微动了动,脸埋在慕千厷胸膛上,谁也不想看了,只因那玄衣之人和白衣之人同时走了过来,为什么要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穷奇还好,最起码王紫在穷奇面前已经没有什么可遮掩的了,可是卫子谦不一样,总觉得那雪白的长衫渐渐映入眼帘的时候,王紫都有种想立马消失不见的冲动。

“这么着急吗?床就在旁边。”穷奇的声音就在王紫头顶响起,王紫没有抬头,抓着被子的手却紧了紧,她是不会承认,某些时候,她是真的害怕穷奇的,穷奇对着她释放冷气的时候,总会让她觉得做错了什么事情,理不直气不壮。

“在这儿也挺好的。”慕千厷却没有被穷奇的冷气干扰到,依旧春风满面的说道,现在美人在怀的人是他,不春风满面才怪。

卫子谦蹲在地上,揪了揪王紫身上的被子,却被王紫拽的紧紧的,穷奇皱了皱眉,直接上前连人带被子抱了起来,慕千厷出手想阻止,却被穷奇三下两下化解了,快速的把王紫从慕千厷身上捞起来,闪身走向旋梯。

“玄武!”慕千厷有些阴沉的唤了一声,却是穷奇带走王紫后,卫子谦紧接着把赤身*的慕千厷丢出了房间,慕千厷幻化出火红的衣衫穿上,刚才的那一幕才不至于那么狼狈,本想闪身进来的,面对砰然关上的房门,还有忽然出现的青龙和腾蛇,慕千厷冷哼一声。

“怎么,想打架啊。”慕千厷怒气也就一会儿,整理了一下衣服施施然的走了几步,看着面色同样不太好的青龙和腾蛇,他们就一会儿不在就被慕千厷这厮钻了空子,而且看着慕千厷餍足的模样,似乎真的想打架了。

‘噗通……’

王紫被不甚温柔的扔进了水中,不过很开就被抓着胳膊稳住了,这回王紫不得看向面前的人,穷奇还跟上次一样,浑身冒着冷气,那冷气似乎把温泉上的水雾都冲淡了些。

“怎么不看我?”穷奇问道。

“你生气了……”不敢看,不过王紫聪明的没说完这话。

“我生什么气。”穷奇把王紫拉向岸边,手在王紫背后轻轻动着,带着温和灵气,消去了那些暧昧的痕迹,穷奇有点头疼,觉得这种嫉妒的情绪有点控制不住。

“你吃醋了……”王紫立马换了说法,微微抬头观察着穷奇的神色。

“……”

穷奇没有说话,身上的冷气却更浓郁了,穷奇紧紧闭了闭眼,任凭他的心脏再强悍,三番两次的见到心爱的女人从别人的床上下来,也控制不住不断泛酸水儿的心,穷奇觉得他真的高看了自己,这才是开始,而王紫就只有一个……

“怎么这么纵容她,你不知道你还要参加大比的吗?”穷奇找了别的话题,不想继续让王紫思考他吃醋了这件事。

“……如果是你,我也会的。”王紫趴在岸上,声音低低的说道。

“……”

穷奇一顿,连带着手中的动作也是一停,随即心中隐隐叹了口气,刚才低温的气场忽然就回升了,王紫现在对于感情的事情越来越敏感,他这样,只会给她徒添烦恼,穷奇收敛了一下自己不受控制的心,爱的越深,越不淡定……

卫子谦轻踩着旋梯下来,穷奇看了看卫子谦,感受到王紫的紧张,没有说什么。

卫子谦在岸边坐下下来,纤尘不然的白衣浸了些水,一言未发,卷起了宽大的袖子,取过一盘的手帕给王紫擦拭身体,动作轻缓温柔,眼神温润,面对水池中王紫白皙的身体,眉宇间毫无异样。

“很累吗?”慕千厷温润的声音响起。

“想睡觉。”也许是慕千厷的动作太温柔了,穷奇扶着她也不再释放冷气了,王紫趴在岸边又昏昏欲睡起来,听到卫子谦这么问,只不甚真切的回了一句。

“那睡吧。”慕千厷也低低的说了一句,似乎在哄王紫入睡一般,动作更加轻缓了,而王紫,当真枕着手臂睡着了。

……

日头往西的时候,王紫、卫子谦、慕千厷、北皇四人才踏上回山的路,莲生早在两天前就回长天派了,他在传动院基本没有自由的时间,尤其是这两天,传动院彻底成了打杂的院派,哪里调不开人手就喊传动院去帮忙。

慕千厷整个人都似乎开心的很,虽然换上了长天派的道袍,但依旧挡不住他四散的妖冶,卫子谦闲庭漫步一般走在山路上,看看风景,偶尔跟王紫聊聊天,卫子谦这样,也让王紫忽然就轻松起来,当然,如果没有那个在她眼前晃个不停的慕妖孽就更好了。

本来打算今天上午回山,明天就要院派比了,该跟演阵院的弟子们商量一下阵法的,可是她竟然一整天都在赤灵内睡过了,话说她的记忆从浴池那就中断了,昏昏沉沉的睡去,再醒来已经是在自己穿上,而且一天都快过去了。

北皇带着些许深思看着三人,王紫和慕千厷之间的气氛变化太明显了,尤其是慕千厷的表现,四天没怎么看见王紫,但是对于一个心爱的女人,如果不能轻易的发现对方的变化,他还如何去爱她,更何况,王紫的变化是那眉宇间怎么都遮掩不去的艳色……

北皇垂眸,好吧,即便知道王紫不是某一个人的,他现在更没资格去管,但是想到王紫在别人身下肆意的盛开,他还在原地踏步,心里不泛酸才怪,王上啊,何时你眉宇间的艳色,才能是我点缀上去的……

王紫几人回了一趟刑堂,交任务是必须的,不过这一次欧阳侨倒是不在,交过任务后王紫就直接回了月阴山,现在日暮低垂,王紫也没时间耽搁了。

刚进月阴山结界的时候,王紫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左手边的小屋,房门紧闭,她离开了六天,不知道欧阳侨是怎么跟灵柔帮她请假的,也不知道灵柔还记不记得她……

不过王紫觉得自己想多了,灵柔记不记得她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了……

“等等……”

王紫刚要从那小屋门前过,却听一声沙哑的声音响起,嗓音发出时似乎带着干燥的摩擦声,听在耳中有些的莫名的瘆的慌,王紫顿了顿,此时这里就只有她一人,所以灵柔这话就是对着她说的?

“前辈有何指教?”如此想着,王紫便转过身去,对着紧闭的房门拱了拱手,出声问道。

“王紫?”那沙哑的声音再度响起,却是叫了王紫的名字,有些确认的意思。

“弟子正是。”王紫回道。

“你的任务是什么?”却听灵柔又问,王紫心下着实诧异,听说灵柔似乎从不过问诸如此类的事情,却为何问起了她?而且她应该也知道,王紫接的是保密任务。

“护送宇文家十二少爷前去松陵海峡历练。”王紫按照在欧阳侨那等级的话回答,那天海上的事情已经不是秘密,告诉灵柔也不算泄露秘密。

“……是宇文晔?”屋里的声音消失了一瞬,在王紫以为灵柔就此打住的时候,却听灵柔忽然问道。

“正是。”王紫面上毫无波澜的回道,心中却是惊讶!据说灵柔几百年不曾踏出月阴山一步,宇文烨乃是宇文家的晚辈,今年也才二十九岁不满,灵柔如何得知?难道她说的是宇文晔?不、不可能……

‘吱呀……’

在王紫心中有些起伏不定的时候,那小屋一楼的窗户缓缓的开了,王紫的余光可以看到那窗户里面黑漆漆的一片,王紫能感受到灵柔落在她身上的眼神,带着比以往几次都到浓厚的探究,神识在她身上扫过,对方自黑暗中传来的视线似要将她彻彻底底的看个清楚,那样洞穿一切的感觉,几乎让王紫怀疑,是否她掩饰的修为在灵柔面前一根本没用……

不过王紫很快就否定了这个猜想,灵柔的实力深不可测,但也不可能看穿赤灵的掩饰,王紫的修为如果不是她自己暴露的话,就连天神期的人站在她面前都不一定发现得了。

“你回去吧。”半晌,才听那灵柔又道,一阵风过,带上了那道敞开的窗户。

“弟子告辞。”王紫颇感怪异,却只能拱手说道,走了几步后飞身离开。

……

“天哪王紫小师妹!你终于回来了!”

王紫还没进门,面前的门就被戎沛白自里面打开了,戎沛白扑上来给了王紫一个热情的拥抱,在王紫动手推人之前先行离开了,戎沛白实在是太着急了,王紫消失了六天,六天啊!明天可就是院派比开幕了,没有王紫在,他们院派比还比个什么劲儿啊!

“快进来快进来,王紫小师妹你真把我们吓坏了,今天大伙儿还在云痕峰等着,没见你出现,真担心你误了比赛,不过现在好了,你回来了那些都不是事儿了,我得赶紧告诉司空师兄他们,让他们放心。”

戎沛白拉着王紫进门,关上了门就一刻不停的说道,旗妩月躺在贵妃椅上看着她的美男手册,赫连妹似乎已经结束了今天的晚餐,这会儿都在对王紫行注目礼,二人都有松了口气的表情。

王紫在椅子上坐下,她想要拔得个人组决赛的头筹,其实院派比对她来说已经没有多大的意义了,以现在演阵院弟子们的实力,就算是由他们面对其它其个院派,一定也回去的不俗的成绩,但是从三人的表情上来看,还有戎沛白夸张的样子,王紫觉得这可有可无的比拼也变的必要起来,就当是、最后陪演阵院的弟子们历练一回了。

“王紫小师妹,你是不是出海了?”等戎沛白把王紫回来的消息告诉司空长歌之后,拉着椅子坐在王紫旁边,很感兴趣的问道。

“嗯。”王紫点头,估计海上的事情在门派里也传的挺凶。

“听说又有人坠入魔道了啊,啧啧,不知道会不会发生什么大事,在这仙界,一跟魔扯上关系,就不会是小事,哎,而且这次的人好像还是个厉害角色,就连世外域好多高阶修士出去都没碰上面……”

戎沛白感慨的说道,王紫暗暗同意,这倒没错,仙魔不两立,跟魔扯上了关系,仙便不太平。

“王紫小师妹,你们领了什么任务?”旗妩月在那边翻着书,却是问道,似乎也就随意一问。

“保护宇文家少爷历练。”王紫道。

“嗤,宇文家的人都是吃干饭的啊,还找上长天派的弟子护送了,哪个少爷这么大的架子?”旗妩月有些不屑。

“十二少爷。”王紫道。

“十二?是那个病秧子?都那样了还历练什么,反正宇文家和屈南家也不会亏待了他。”旗妩月兴趣缺缺的说道,显然是知道宇文烨的,王紫看了看戎沛白,见戎沛白也是同样的神色,看来她们都知道宇文烨,而且对他的认识仅限于是个病秧子……

“你们去了这么久吗?有没有遇到危险?我听说海上的人都在前几天就回来了。”戎沛白又问。

“我在长天镇待了四天。”王紫道,并不吝啬这点行踪。

“怪不得你这么晚回来,也对,要是我,能出去了也不回来。”戎沛白表示非常理解,长天派管的这么严格,尤其是月阴山,谁愿意整天被关在这里啊。

……

第二天一早,王紫几人就赶去了狮占峰,今天可是大日子,门派大比自今天开幕,而门派大比的评委往年都是七个副掌门,今年应该也不例外,八个院派参加比赛之人早早入场。

比赛在狮占峰正北的主擂台上举行,八大院派到齐后不久,一行世家代表已经相继入席,很快七个副掌门也全数到齐,这次竟然还多了总有任务在身的两堂堂主。

比赛的时间有限,并没有多余的前缀,宇文乾直接宣布比赛开始,八大院派上场的顺序由抽签决定,对手也是随机生成,演阵院在出现的时候就引起其它院派的盯视,院派比的观众可不再少数,众人议论的最多的也是演阵院这次会怎么表现。

当然这其中最热的便是关于演阵院和道兵院的比拼,在八个院长前去抽签的时候,众人都盯紧了战文石和丘高义,等着二人的抽签结果。

道兵院的人倒是期待着再遇演阵院,不管顺序先后,他们一定要跟演阵院再比一回的,然而在最后欧阳侨宣布结果的时候,首轮出战的院派就是演阵院!然而演阵院的对手不是的道兵院,而是荡魔院。

荡魔院啊,也不错,这几乎是所有观众心中的想法,长天派除了道兵院就是荡魔院,无论哪个院派对上演阵院,都是绝对有的看点的,更何况自个人组的比赛之后,荡魔院的弟子也期待起了对上演阵院的弟子。

对于这个忽然被同意重回门派大比的演阵院,其它院派并不是那么服气,尤其是道兵院和荡魔院,只因演阵院因为一个王紫,上次打败道兵院后风头一路压过道兵院,如果真如门派的弟子们私下预料的那样,演阵院将是这次出乎意料的冠军,那他们绝对不能容忍!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