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三十六章 慕妖孽

“主人啊,你先告诉我,你是不是怀疑这宇文烨是当年早该死翘翘的宇文家家主宇文晔?”莲生停下,眼睛转了转,忽然问道。

“嗯。”

王紫点头,并不隐瞒莲生,很久之前她就清楚,莲生有些特殊的能力,能够知道一个人的过去,他能成为断史圣手应该也跟这个脱不开干系,从之前卫子谦遇到玄武真身的时候,莲生表现出的能力已经很让她意外,相比起卫子谦之前的事情,莲生能看出来宇文晔身上有猫腻也不难了。

“嘿嘿,这我就敢说了,这个宇文烨,二十九岁,灵根、修炼天赋都不错,唯独他是个早产儿,她的母亲在六个月的时候生下他,早早脱离了亁水,险些一命呜呼,是宇文家的长老用了许多名贵药材把这宇文烨的命给留下,不过即便他的修炼天赋再好,先天不足所带来的问题是多数灵药都解决不了的问题。”

“虽然宇文烨母亲早死,但是宇文烨的母亲是屈南家长老的爱女,宇文烨很受屈南家的照顾,宇文家现任家主又对宇文烨的母亲用情至深,因此虽然宇文烨身体很差,在宇文家的地位还算不错我,而他参加缥缈峰历练也是情理之中,基本上自他十二岁开始,每次的缥缈峰历练宇文烨都会去,而且宇文家主特意吩咐自家弟子保护宇文烨,屈南家也会保护他。”

“宇文烨这些年的情况还算稳定,但是前段时间,宇文烨的身体忽然变的很差,即便缥缈峰已经不设结界,煅魂水对他已经没了多大的帮助,因此他才有可能冒险去找龙血草吧。”

莲生分析道,这么听来,宇文烨这二十九年似乎也过的平常。

“你怎么知道他是去找龙血草?”北皇问道,心中有些好奇这个莲生,有些事情就算王紫不说,这个人似乎也很肯定的样子,闻名六界的断史圣手,果真如此厉害吗?

“知道这个有何难?宇文烨如果跟宇文晔根本就是一人,那么出了煅魂水,能解决他身体燃眉之急的就只有深海牛灵草,要取一点深海牛灵草还需要宇文晔亲自出马?派他的手下去就可以,而能让他冒险出海的原因,肯定就只有龙血草了,龙血草是根治灵魂和身体不合之症的药引,然而龙血草只生长在孵化龙蛋的地方,并且龙血草根离土三秒即死,宇文晔不亲自出马怎么行?”

“再说了,龙谷是什么地方,那可是龙族的地盘啊,龙族向来喜欢搞神秘,整个仙界应该也找不出几个知道龙族地点的人了,可好巧不巧的是,宇文晔刚好是其中一个!龙族和仙界有过约定,仙界之人不许踏入龙族半步,否则龙族诛杀人类仙界不得还仇,这是几百年来不曾变过的规矩。”

“而在六百年前,人类和龙族有过一次补充的谈判,再一次肯定了这一规矩,而当日负责前去龙族谈判的人,正是当时世外域最为鼎盛的夏家家主和宇文家家主二人,当然,这个宇文家家主就是宇文晔了!你当龙族真的那么好找吗?”

莲生毫不意外北皇的问题,睨了他一眼侃侃而谈,这么说来,宇文晔他们能找到龙族不是因为那个幼龙,而是宇文晔本来就知道龙族所在何处。

“不过,看宇文晔今天那样子,这一趟也白去了,龙血草肯定没拿到,而且还被主人惦记上了……咳咳不是,还被主人发现了他身上还有那么大的秘密!呵呵……我猜主人昨天渡劫定是在龙族的地盘上了,屠魔劫非大事不降,而且听回来的人说,远远的感受到甘霖的味道,我几乎敢肯定,这渡劫的人一定是亲亲主人!”

莲生嘿嘿的笑道,不自觉的又卖弄起自己了。

“惩奖兼施,令天道都这么矛盾的人,除了我家亲亲主人还能有谁?咳咳,好吧我技术说宇文晔,其实在这个宇文烨出生的当天,除了宇文烨的母亲,宇文家还有一人也死了,刚巧这个人是宇文晔的叔叔,当时宇文晔的叔叔已经六百多岁,是长天派荡魔院的一个授课先生,关于他这个叔叔,长天派倒是有不少资料。”

“宇文烨的这个叔叔名叫宇文杨杰,在三百年前曾跟随宇文晔一起调查魔界渗透进世外域的事情,当时宇文杨杰是唯一活下来的人,但可惜他也受了重伤,险些死去,事后他并不记得他跟随宇文晔出去时发生了什么事,后来宇文杨杰回到长天派担任授课先生,三百年安然无恙,却在宇文烨出生那天,晋级之时心魔入体,筋脉尽断,轮海爆裂而死。”

“而宇文晔现在的手下,鸿熙和余浩,算是曾经宇文杨杰的弟子吧,小西不太重要,是宇文家现任家主送给宇文烨的幼龙。”

如果说刚才光听宇文烨的事情并不觉得有何怪异的话,听了宇文杨杰的事情却不然了,宇文杨杰的事情这么巧合,跟宇文晔出行,唯一活下来的人就只有宇文杨杰,却偏偏失忆,难道事后宇文家并没有再做追究吗?还有,如果宇文杨杰是唯一活下来的人,不管他是不是忘了当初发生了什么事情,暗中的人会允许他好好地活三百年?

再者,宇文杨杰死于心魔,这个理由对于一个修士之死太过常见,但是刚巧死在宇文烨出生这天却不寻常了,还有鸿熙和余浩是宇文杨杰的弟子,却成了宇文烨这个看似八竿子八竿子打不着的人的衷心手下!

即便这其中都有他的头头道道,但是在王紫几人心中已经有了怀疑的时候,一切都变得不简单起来。

“如果宇文晔曾经夺舍过宇文杨杰的身体,为何后来又放弃了宇文杨杰的身体而去夺舍宇文烨的身体?这不合理。”北皇又道,宇文烨的身体太弱,宇文晔找上这样的身体根本就是在给自己找罪受,如果他还有很多必须去做的事情,怎么会让自己陷入这样被动的境地?

“在宇文杨杰的身体里,对于宇文晔来说也许并不是件好事,宇文杨杰当年虽然幸运不死,但是在他身上的眼线定然不少,宇文杨杰一直待在长天派,三百年来很少踏出山门,如果宇文晔要调查当年的事情,宇文杨杰的身体并不能是一个好掩护,宇文烨的身体虽弱,但是对于宇文晔来说却是够了。”莲生道。

“三百年了,宇文晔会有什么布局?不可能这么长时间都一无所获吧?如果不是因为有些事情必须暗中去做,宇文晔大可重塑身体,恢复本来的实力,他这样,恐怕连宇文家的人都不知道,谨慎到如此程度,连自己人都不能相信吗?”

卫子谦说道,宇文晔到底是如何变成如今的宇文烨的,也许他们不能完全整理通透,但是宇文烨的身体内装的是宇文晔的灵魂,这恐怕是没有疑问的了,宇文晔如此谨慎,不禁让人好奇他所做的事情,到底是什么了……

“最起码,宇文晔的存在对于小紫紫是件好事,宇文晔急着找龙血草,就是要身体自由一点,过去三十年他可以深居宇文家,现在却忽然在一起身体和灵魂的缝隙了,说不定他有不得不亲自处理的事情,能让他亲自出手的事情,或许是当年的事情有了重要进展!我们、除了密切的盯着,是不是也该在适当的时候推波助澜一把?是不是啊小紫紫?”慕千厷笑道,凤眼看向王紫,似乎想求证他们有没有想到一块。

“这本来不在我的计划之内,但现在的确该有此准备了。”王紫点头,她一直不曾找到事情的突破口,只能把史家那几个人盯紧了,但现在既然有人也在调查当年的事情,她当然要借一把火。

“怎么准备?”北皇问道,其实他是想说需不需要魔界的军队出马,但还是收回了这话,王紫在不亲自征服魔界之前,恐怕不会采取他的建议。

莲生又窝回了椅子里,转着黑漆漆的猫眼一会儿看向这个,一会儿看向那个,他也想插嘴啊,可是这里边有点事情他还想不通,他家亲亲主人还没有跟他说过,莲生觉得很委屈,可怜兮兮的看了看王紫,为什么不告诉的他嘛,这样猜着真的很考验他的智商啊!虽然他的智商不低,但是也要有足够的线索啊……

“宇文晔小心翼翼的调查,暗中的势力也潜伏的纹丝不动,双方这样的状态必须快点结束,像千厷所说,宇文晔就要有动静了,如果宇文晔不动的话,就让史家动。”

王紫看了看几人,偏低的声音依旧冷静,令几人再度叹服,王紫似乎把每一步都想好了,可不是吗,史家还有几个不大不小的角色的,但投进这潭水中,足够溅起一点涟漪了。

“接下来怎么做,就先盯着宇文晔吗?”北皇问道哇。

“接下来的重点还是门派大比,一则宇文华开出的条件我必须拿到,二则花溪谷的名额也也一定得要,所以,个人组决赛,我要赢。”王紫沉默了一会儿,说道。

……

欧阳侨给王紫从灵柔那请了六天的假,接下来的四天王紫都在长天镇的宅子里度过,并没有回门派,契约了龙族后连续几次的晋级,王紫也需要这几天来尽快适应自己心的境界,新的能量,王紫这次的晋级带来所有的变化都是翻天覆地的,王紫重新试过以前的招式,同样的招式用现在的能量使出来跟以前完全不能同日而语!

就比如说水天幻,依靠神识和灵力的幻化而来,现在王紫使出水天幻根本不受时间的限制,王紫还没有真正用现在的招式跟人过招,但想来效果一定不俗!

契约了两千多龙族,把仙界整个龙族都搬进了赤灵,赤灵内的事情不需要她去安排,自有青龙穷奇几人安排的妥妥的,王紫连续晋级至天元期二层,现在要做的是尽快适应能量和稳固境界,不再却强行突破,逮着时间就修炼巫术和武道。

王紫早就发现,他体内经脉宽窄和轮海内的灵力也会影响到巫元力,修仙境界的上升对巫术也有很大的影响,王紫抓紧时间修炼巫术,巫术竟然真的晋级了,晋入了金甲战巫!

天心这次成长了,但是跟灵兽比起来,天心的变化依然几乎可以会略不计,原先身体大了一圈,但是还是一只手就能捧起来的,这让天心很是郁闷,但是最郁闷的却是,他的语言功能还是仅限于甜心和咕噜咕噜!

这天,王紫有些困顿的回到自己房间,这三天一直在研究苍宁远前辈给他的戒指,那里面关于巫术的书籍太多了,王紫几乎没日没夜的在看,关于无数,知道点的就只有穷奇了,穷奇会偶尔陪王紫看看书,讨论讨论,别人则是帮不上忙。

王紫已经是金甲战巫,金甲战巫已经拥有了足够强的能力,大多数巫术已经可以的尝试了,因此王紫这三天才会这么忙,而且王紫早就打算解开龙骑军团身上的巫咒,龙骑军团是她最看好的军团,在王紫心里,即便再多强大的灵兽军团也是无法比拟的,她一定要打造一支真正的龙骑军团,而不是依靠巫咒……

明天就要回长天派了,院派比马上也要开始了,王紫不得不从那一堆巫术的书中走出来,整理整理自己打算回门派。

王紫径直走向房间内通往浴池的旋梯,话说其实她更想去净化之水泡一会儿,身上疲惫感立马消失无踪,但是这三天,被连续偷袭三次之后、王紫深感无奈,本想在净化之水布阵的,结果这个计划还没有实施就被某个妖孽掐死在摇篮里了……

说起这个,王紫微微后悔当日还在齐恒大陆时,身在燕国皇宫,看见一簇玫瑰睹物思人,随手把那玫瑰栽在长生树下这件事,长生树和净化之水都是生命之灵,那玫瑰被安置在那,没几天就变成了一片花海,王紫也就让它那样放着了。

可是她当时没想到慕千厷就是朱雀啊,也没想到她会契约朱雀啊,更没想到的当某妖孽见到那片花海时会出现那既感动又了然的复杂表情啊,深深凝望了她几秒后,一口咬定王紫是寄情于花,将一片痴心寄托在这瑰丽的花海中,还说为了回报王紫的爱慕,某妖孽自愿献身,永志不移,终身不悔等等。

王紫觉得某妖孽的反应微大,她很想解释这片花海是怎么来的,是被长生树和净化之水的灵气孕育,她没碰一下,就变成了如今这幅模样,并不是她一株一株栽下去的,但是在某妖孽自以为是的‘我懂,我全懂,我真的什么都懂’的眼神下,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也就是在被第三次扑倒在花海,继被青龙、卫子谦、腾蛇三人轮番拯救过一次后,王紫方才大彻大悟,净化之水真的去不得了……

直到站在浴池边缘,王紫还在想着,把慕千厷招进赤灵真的、很不让人省心,这水是青龙从后山引进来的温泉,虽然不及净化之水,但也不错了,王紫抬手把外衣挂在屏风上,蹲在水边试了试水温。

圆形的浴池是在一块天然的巨大玉石上挖出来的,靠近里侧的地方是进水口,咕嘟咕嘟的冒着气泡,脚下温润的玉石,犹豫这温泉水长期传递着温度,也呈现一种事宜皮肤的温度,踩上去并不会觉得凉。

浴池中的水随着王紫的手轻轻一拨,划开一圈一圈的涟漪,王紫的手却在水面上顿了顿,眼睛盯着看似没什么变化的水面,忽然就要起身,可刚刚动作,一直*的胳膊忽然从水中钻出来,拽上王紫刚刚离开的手,那人用了很大的力气,王紫本来前倾的身体直直的栽进了水中!

“噗通……”

密闭的房间内显得很大的落水声,王紫溅起的实话在浴池外的玉石岸上铺了一层细细的水,还在冒着热气,王紫在水中蒙了一下才踩到浴池底部,手抓着身边的人站起来,可人刚站稳,腰上钳着一双铁臂,再下一瞬,王紫直接就被按在池边了。

王紫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头发上的水还在不停往下落,身上就穿着白色的里衣,这会儿完全贴在身上了,呈半透明的色泽,妖娆的曲线毕露,摇曳在奶白色的水中,但也够让人看清楚了,尤其那人现在几乎没有缝隙的贴着王紫。

王紫几乎想望天,宫殿里一直有青龙坐镇,王紫每天也就一到两个时辰的休息时间,青龙希望王紫仅有的休息时间不被打扰,非常时期非常手段,王紫这三天净化之水去不成都是回来这个房间休息的,王紫也因此很放心,可是、可是谁能告诉她慕千厷是怎么进来的?!

而且,在花海的时候,慕千厷对过分的时候身上也会留见衣服的,为什么今天他裸的这么干净?王紫绝对不会相信,这是慕千厷裸睡起床梦游至此没有来得及穿衣服还顺带偷袭她的!

王紫的手放在空中,腰线往上一点是还在摇曳的水,面前一具白花花的身体,比例完美,没有纠结怒张的肌肉,修长而精壮,有着流畅的肌理线条,墨发漂浮在水上,隐约可见那令人瞎想的窄腰,水面一晃一晃的徘徊在那人腰际。

“小紫紫真是伤了千厷的心……”慕千厷贴着王紫,用侧脸蹭了蹭王紫,妖冶的声音紧贴着王紫耳朵响起,带着三分慵懒气氛诱惑,却没有多少伤心的意味。

“千、千厷,你先穿上衣服吧。”

王紫眼睛盯着对面墙上的花纹,开口说道,嘴差点就不利索了,抬起的手仍然放在空中,身前是慕千厷光溜溜的身体,刚才有看了两眼,那皮肤似乎比她都白,印象中男子的身体都是很有力量的,刚才看到慕千厷,王紫绝不承认她的脑海中划过一瞬‘这样的身体真是让人赏心悦目’,甚至‘再看几眼’的想法。

“为什么要穿?不是要泡澡吗?”

慕千厷却理所当然的拒绝,本就性感的声音在温泉的热度下似乎更加低沉诱惑起来,一阵阵玫瑰味道的暗香在王紫鼻端徘徊,王紫身体往前凑了凑,却立马僵硬了,她刚才绝对不是想去凑近一点闻那玫瑰香的,绝对不是!

“那你先泡着,我出去等你。”

王紫捋顺了自己的舌头,仍旧盯着墙上的花纹,手探向背后,想撑着身体起来,可是慕千厷却忽然笑起来了,没有笑出声音,只是头埋在她肩膀上,胸腔一震一震的,那种愉悦的感觉跟容易让人感觉到,王紫被慕千厷笑的莫名的心慌,眼神飘了飘,就是没落在慕千厷身上。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被慕千厷的笑声干扰了,王紫撑着岸边的手一滑,身体不但没起来,在慕千厷怀中猛的一动,手闪在水中又溅起一阵水花,这次慕千厷笑出声音了,刚刚放松的手臂又渐渐收紧,似乎刚才那个小插曲是在纵容王紫玩儿似的,两人身体之间狠狠的摩擦了一瞬。

慕千厷抓着王紫的手强制性的放在自己腰间,掌下的皮肤光滑而温润,这样美好的外表下,却也藏着一触即发的力量,王紫的身体更加僵硬了,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呵呵,那墙上有什么,真的比千厷好看吗?”

慕千厷蹭了蹭王紫,忽然支起身体,头抵在王紫额头上,两人只见的距离近的几乎没有,慕千厷彻底挡住了王紫自欺欺人的视线,那双妖冶的凤眼低垂,含笑看着王紫,王紫的墨眸猝不及防的撞进慕千厷眼中,那里面带着深深的笑意,上挑的眼尾带着天然的诱惑,眉宇间轻轻一动便是让人沉溺的风情,偏偏那眼中却会偶尔闪过单纯的色泽,像是一只千锤百炼的妖精,却不小心流露出未加掩饰的天真,而混杂在这妖冶中的天真,却尤其让人难以拒绝。

“别动,别逃。”

王紫觉得自己心跳隐隐加快,她得承认,慕千厷真的是只妖孽,在跟朱雀身魂合一之后,这种妖孽的程度直线上升,颇有一发不可收拾之象,他的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都能诱惑之极,王紫不相信自己没有那个定力,最起码这个时候,她心里还能冷静的思考,身体却却不受控制的感知着慕千厷越来越过分的诱惑,眼睛都快不是她的了。

别动别逃,真的可以吗?慕千厷不像青龙和穷奇,知道适可而止,把她的感受放在第一位,如果她不赶紧跑,慕千厷不吃干抹尽她才怪!而且,王紫几乎能预料到以后自己水深火热的生活!不得不说,王紫的某中直觉越来越灵敏了……

第一次,王紫开始迫切的希望现在马上立刻就回长天派,最起码在门派里,慕千厷不得不被门派的规矩约束着。

“千厷,我们先出去好不好。”王紫忽然不躲闪了,看着慕千厷的眼睛说道,嘴角轻抿,露出一丝笑意。

“好啊,泡一会或者直接出去都没问题,不过既然小紫紫这么‘着急’,千厷当然听小紫紫的。”慕千厷眼中的笑意忽然更浓了,好看的眉毛轻挑,眼睛都笑弯了,说到‘着急’的时候,薄唇轻触王紫的唇瓣,含笑的声音多了几分暧昧。

“那你先放开我。”王紫被慕千厷笑的有些不自然,但还是平静的说道。

“还是千厷抱你上去比较好,今天,不能让你动手。”

慕千厷笑道,放在王紫腰上的手一使力,把王紫报上了岸,王紫坐在岸边,身上的水不停的躺在光滑的玉质地板上,衣服贴在身上更难受了,慕千厷的手没有离开,身体却微微退后一步,眼神自王紫身上缓慢的扫过,欣赏的意味越来越浓,只是王紫没看到慕千厷垂下的眼中漩涡也越来越深,因为王紫光去想了,总觉得慕千厷还是很不对劲……

“别!你要不先泡着把。”慕千厷刚要动的时候,王紫反应有些大的阻止,反应能不大吗?慕千厷现在浑身*,站在水里还好,出来真的好吗?

“不行,千厷在这里等了你两个时辰,跑了两个时辰,小紫紫想看着千厷这一身皮肤泡烂在水里吗?”慕千厷戏谑的看着王紫的反应,声音却是有些委屈的说道。

王紫一愣,两个时辰,慕千厷为了在这偷袭成功,潜伏了这么久吗?两个时辰前她让青龙去把龙族的人叫去和龙骑军团一起训练,所以,是她间接把人放进来吗?

“呼啦……”

王紫还在怔愣的时候,面前一具白花花的身体已经破水而出,王紫猛地往后躲了一下,真的很想捂上眼睛!可是慕千厷那几乎慢动作秀身材的行为真的不合适啊!王紫在地板上蹭着站起,眼神飘向别处,尽量绕过面前杵着的人,她自己在这心中一万次的后悔让青龙去找龙族,却不知道自己在某只妖孽眼中也是一道点火的风景。

“呵呵,小紫紫,你都看见了,还躲什么?”

慕千厷似笑非笑的一句话瞬间就让王紫定住了,脑海中条件反射的闪过刚才某人出浴时的性感模样,王紫甩了甩头,握了握拳,手忽然抓向屏风上的衣服,还是赶紧跑吧,如今慕千厷的道行太深,她都制不住他了,亏她刚才还浪费了自己摄魂的能力,慕千厷这厮肯定在心里笑翻了。

“小紫紫,不能不跑吗,千厷又不会吃了你。”

显然,王紫的逃跑计划被中断了,脚刚刚踩上旋梯,就被身后一阵微风闪过,王紫双脚离开地面,视线一晃,自己变成了被慕千厷公主抱在怀里,眼前是慕千厷笑的很开心的脸。

“小紫紫的眼神看起来很怀疑千厷啊,不过也对,我不会那么吃你,只会那么吃你。”

“哦还有啊,小紫紫的摄魂不如再用用吧,那个样子的小紫紫真是太诱人了!”

慕千厷一步一步踩着旋梯往上走,却是低笑着说道,也不管王紫越来越僵硬的身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