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三十五章 宇文烨,宇文晔

第一百三十五章宇文烨,宇文晔

王紫一行的船行的不急不缓,在天刚破晓的时候出现在了世外域的入口附近,还没靠近,神识中就已经看到早早等候在那里的人,而且似乎停了不少人。

王紫早就在途中换了一艘小船,船上的人被王紫收回赤灵一半,也不至于用那么大的船,仍旧是王紫四人,宇文晔四人。

“看着人不少啊,刑堂的人也在,欧阳侨真是够忙。”慕千厷举目看了看,笑着说道,一眼就看到人群中央的欧阳侨,现在门派大比还在继续,欧阳侨竟然被派来这里了。

“你们发布任务的时候有没有说明任务的内容?”王紫忽然问道,眼神看向鸿熙,那宇文晔一直在闭目养神,小西在身边紧紧的看着。

“没有,我们只说是保护少爷出来历练。”鸿熙忽然收到王紫的疑问,顿了一下回道。

“嗯。”

王紫点了点头,宇文晔应该不可能暴露他夺舍重生的事情,龙血草可以作为连接灵魂和身体的纽带,只有在孵化龙蛋的地方才生长有龙血草,现在整个龙谷会议一旦,不管他们原来有没有把握拿到龙血草,的确是王紫让他们没有了试一试的机会。

不过,宇文晔这样的身体,宇文家会允许他出来历练吗?再者,宇文晔如果是以身患顽疾的借口在宇文家安然无恙的活了快三十年,那宇文晔真的有点本事了,世外域精明的人太多了,更何况是宇文家,他的身体,如果让一个高级炼药师仔细检查一下的话,不难发现端倪吧?

不过最让王紫奇怪的是,这人的灵魂很强大,最起码她还无法控制这样一个灵魂,不然的话,用点巫术解决了这次的麻烦岂不是更快捷?拥有这样的一个灵魂,怎么可能是个智商不够的人?他也许知道的比她想象的多很多,如果对方是个聪明人,他们那些对付小人物的办法放在他身上,就不合适了……

“喂,靠这停下!”

船渐渐靠近世外域入口的时候,一个人扬声喊道,摆着手招呼他们靠右停下,因为还有几条停靠的船,这倒是让王紫稍稍放心,这几天离开世外域的人不少,不至于那么明显。

“来来来下来,船上有几个人?”

卫子谦先下去的,心中有些好笑的看着莲生装模作样的上船清点人数,装作不认识他的样子,传动院的弟子来了不少,看莲生的样子,似乎在传动院混的不错。

“王紫?你竟然出任务了?怪不得在门派都没有看到你!”

莲生侧身从卫子谦身边走过,猫眼等了一眼卫子谦,看什么看啊看!你们出世外域,这么好玩的事情不带着我!忒不够意思!还当不当我是自己人了!好歹王紫也是我的亲亲主人,你们不要忘了这一点好吗?是灵兽就了不起吗?

王紫从船舱走出来就看到莲生故作惊讶的样子,随即热络的跟她说道,还带着点惊喜的意味,又朝船内瞧了瞧,才看到被小西扶着的人、宇文晔,几人似乎在照顾着宇文晔的身体,不紧不慢的走出来,光看表面的话,宇文晔一切正常,看不出他身带顽疾或者体弱多病之象。

“你们都先下船,王紫啊,那天看着你守擂成功,猜到你也不可能闲在门派里,不过你是不知道,这两天真不适合的出海,昨天晚上海上发生了大事,这不,回世外域的人都得严加盘查加登记,不过你也别担心,该跟你们没关系那就是没关系,登个记回去门派,一切还照旧,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哈哈。”

莲生似乎热络的跟王紫说道,边说边靠近刑堂设的登记处,不过莲生这一说,似乎在先声夺人,从自己角度说明了这事儿一定跟王紫没关系,而且他很相信王紫,这里登记的都是传动院的人,刑堂的人不多,但欧阳侨却偏偏在了。

经过守擂一事,几乎没有人不认识王紫的,这会儿见莲生带着王紫走过来,又听到莲生跟王紫说的话,旁边的几人一阵后悔,觉得这么难得的机会就被莲生给抢去了,王紫可是本次门派大比最有希望的黑马,谁放着大好的前途不要去坠入魔道啊,还大张旗鼓的再返回世外域,说实话,这些人心里压根儿把王紫的嫌疑排除在外了。

“都要登记吗?”卫子谦配合着问道。

“是,必须得登记,你们等等啊……”莲生说道,说着几人已经来到登记的地方,莲生拿过来一个玉简准备亲自登记。

“你们接的是什么任务?”莲生摆好了架势,抬头问几人。

“等等……”莲生已经开始登记了,却被一个笑呵呵的语气打断了,这必然是欧阳侨了,莲生低着头心里暗暗咒了一声,老狐狸,非要故弄玄虚,一定要等着人开始了之后你再但这架子来一句等等。

“呵呵,欧阳副堂主您有什么吩咐?”莲生放下笔,很殷切的问道。

“没什么,把玉简给我,我亲自来。”欧阳侨很是随意的说道,一点都不觉得自己一个刑堂的副堂主亲自做这种小弟做的事情有什么怪异。

“这怎么行啊?欧阳副堂主您瞧着就行,执笔这种苦力活还是弟子来做比较好啊。”莲生似乎很是惊讶的说道,整个一溜须拍马的小能手,抓紧了手中的笔,护着玉简,似乎在表达这种小事一定不需要欧阳侨来做的诚恳。

“呵呵,尽管拿来,我跟王紫可算是忘年交了,做这点事情,如果是王紫的话,无妨,我都不在意,你着急什么。”欧阳侨一笑,闪着精光的眼神看了看莲生。

“呵呵,既然如此,欧阳副堂主您请。”莲生眯着眼一笑,那夸张的样子眼睛都快笑没了,捧着玉简端端正正的放在欧阳侨面前,双手架着笔递过去,欧阳侨好笑的接了。

“莲生说的对啊,这几日就不该出来历练,平白遭到这样牵连,不过没关系,本副堂主也相信,定然跟昨天晚上的事情没有关系。”欧阳侨执笔,说笑,一边已经在玉简的第一列落下了‘王紫’二字。

王紫看了看欧阳侨,欧阳侨说话本来就真假难辨,说出这话更让人怀疑了,什么都还没问,直接就来说相信她,这让别人听了该怎么想?果然,负责等级的传动院弟子和几个刑堂弟子倒是没关系,那些同样出海的人脸色却不好了,欧阳侨可是刑堂的副堂主,说什么话跟一般人说不一样,每一句话自然带着相应的重量,他这态度,这么轻易就相信王紫,那他们岂不是嫌疑更大了?

昨夜里屠魔劫是海上的人都看见的,大家都心知肚明,今天这关卡就是为了找嫌疑人设下的,既然都是被怀疑的人,王紫凭什么就这么被相信?就是因为她门派内被看好吗?关乎着自己的利益,众人当然要为自己辩解了。

“昨天我明明又看见那个紫色的阵盘了,上次缥缈峰回来之后,大家都传破了缥缈峰阵法的人使用的也是一个紫色的阵盘,你们说缈峰之乱和昨天晚上渡劫的人该不会是同一人吧?”似乎真的被欧阳侨的话激到了,有人压低了声音说道,但是那故意为之的样子很是明显,这样一说更让人注意了。

“你说的很有可能啊!”那人身边的人似乎觉得很有道理的附和着。

“演阵院在这次大比用阵法的人不在少数,咱们除了聚灵阵别的阵法可是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会啊,既然这两次事件的主角都是一人,那会不会就是演阵院的弟子啊?”一人忽然惊讶的说道,似乎因为太过惊讶,声音有些不受控制的拔高,顿时被许多人都听了个清清楚楚。

“那昨天离开世外域的人有演阵院的弟子吗?”有人神神秘秘的说道,明明就知道在场的人中,就只有王紫和北皇是演阵院的人了,北皇他们也许不知道,但王紫却是不可能不知道的。

“呵呵,你们还登记吗?”莲生拍了拍桌子,引起那几个人的注意,似乎友好的问道。

“当然,早点登记完我们也好回去。”那人身子一正,挺着胸膛站上前来,似乎很有底气。

“嗯……嘶,对了,我是没去过缥缈峰的,但听说破了缥缈峰结界的就是聚灵阵啊,就算别的阵法两眼一抹黑,有聚灵根不就够了吗?”莲生正要登记,却突然抬起头,似乎很不解的看着几人,那不经意的话立马就让前面的人打了一个寒颤,这话听着怎么这么耳熟呢?

“呵呵,随便说说,不过我这话可以随便说,但是泼脏水的话就不能随便说了哦,大家都是同门师兄弟、师兄妹,有什么大事我们尊敬的副掌门、两位堂主和几位副堂主自有定夺,我们还是不要坏了师兄弟、师兄妹只见的情谊才好啊,你说是吧?”

莲生看着那人尴尬的面色,呵呵一笑说道,那笑容让人生不起起来,而且这话就是在欧阳侨耳边说的,头头是道,他们哪敢说个不字?莲生这话软软的,可分明是软刀子啊,暗指他们给王紫泼脏水,还不把欧阳侨放在眼里,他们一时气不过,却让人结结实实的反扑了,真是得不偿失。

“是啊,你说的太对、太对……”那人尴尬的笑道,找不到为自己辩解的机会,越说只会越错,只好认栽,心想着赶紧结束这里的登记,反正不是他们做的,暂且就拿这事实安慰自己吧。

“王紫,你们这次接的是什么任务?”

欧阳侨摩挲着手中的笔,愣是听完了旁边的一场暗战才开口问道,莲生和王紫本来就是认识的,这欧阳侨比谁都清楚,当日刚进山门的时候,欧阳侨就知道了这些,莲生维护王紫也是情理之中的,如果莲生什么都不说反而不合适了,只是欧阳侨心中实在觉得巧合,这感觉似乎是预感来的多一点,证据却少的可怜。

今天这事本来交给弟子们办就可以了,但是在雷厉吩咐的时候,他脑海中立马就闪过王紫昨天刚刚出任务的信息,那个任务是保密任务,他也不知道是在世外域内还是在世外域外,心中还没确定,人却是到了这出口等着,从天还不亮的时候一直等到现在,他心中一直在想,王紫会不会出现在这里……

知道刚才看到卫子谦从船舱里走出来,他脑海中竟然闪过‘果真王紫也在’这样的话,可是这又能证明什么吗?证明王紫再一次不小心给自己多了一条嫌疑吗?

欧阳侨在对王紫说的那一番话并非作秀,他的确希望的昨天晚上的事情跟王紫一点关系都没有,王紫是个人才,是被太多人看好的人才,但是她的身份太过神秘了,有些东西根本无从追溯,也正是因为他把注意力放在王紫身上太多了,导致脑海中关于王紫的条件反射神经真的有些敏感了,以至于现在,他现在满脑子都是一个想法,昨天晚上的事情到底跟王紫有没有关系,缥缈峰的事情又跟王紫有没有关系?这个想法真的太强烈了,强烈到他似乎都想直接开口去问王紫了……

“护送宇文家十二少爷历练。”王紫道,她当然管不着欧阳侨心理那些弯弯绕绕。

“那历练的场所是哪里?”欧阳侨似乎真的是在例行等级,边问变做着记录。

“松陵海峡。”王紫道。

“哦?你们就八个人,敢去松陵海峡?”欧阳侨写下了记录,声音却有些起伏的问道,松陵海峡的危险系数不低,八个人放在谁的眼中都勉强了。

“这是任务。”王紫道,任务是固定的,他们可以选择不去吗?

“收获怎么样?”欧阳侨又问。

王紫却侧了侧身,把身后的宇文晔和鸿熙几人让出来,这些登记本来就应该由他们来做的,只是欧阳侨刚好问的是她而已。

“没什么收获,我们从松陵海峡全身而退就算是收获了吧,昨夜海上有人渡劫,灵兽群受到惊扰,并不平静,少爷身体不好,也不便再在海上久留,就返回来了。”鸿熙自觉的解释道,态度不卑不亢,他们是宇文家的人,跟刑堂没什么直接的关系,也不需要如何恭敬。

“嗯,你们的名字。”欧阳侨问道,鸿熙回答的很合理,海族灵兽受到惊扰是事实,今天返回来的人也大多是因为如此。

“宇文晔,鸿熙,余浩,小西。”鸿熙答道,王紫看了一眼鸿熙,鸿熙和余浩本来就是没有姓的吗?不是世外域家族子弟?

“你们有没有参加缥缈峰历练?”欧阳侨继续问道,写下宇文晔的名字,低垂的眼中却划过深思,关于世外域的史家,他应该是很清楚的,但是这个宇文晔却真的没什么印象,倒是鸿熙刚才说了宇文晔身体不好,似乎宇文家的确有个先天不足的孩子……

“我去过。”宇文晔淡淡的说道,声音很轻,放在别人眼中,宇文晔这态度未免清高了,但是深知宇文晔情况的王紫却是知道,宇文晔的身体必须时刻小心翼翼的呵护着,就算是说话,也重不得。

“哦?你是在缥缈峰内聚灵阵生成之前出来的还是之后?”欧阳侨不由的有些诧异,宇文晔既然身体不好,还去过缥缈峰?这似乎不太对啊……

“之后。”宇文晔并不在意欧阳侨语气中的诧异,依旧淡淡的说道。

“昨晚你们看到有人渡劫了?”欧阳侨写下刚才的信息,不再探究宇文晔。

“看到了。”鸿熙道。

“当时你们在哪里?”欧阳侨问。

“还在松陵海峡。”鸿熙眼神扫过王紫,回道。

“嗯,你们可以回去了。”欧阳侨忽然放下笔,将那玉简卷了起来,似乎这就完了。

“就这样?”鸿熙下意识的问道。

“不然你还想怎样?都说了只是个登记,大家都是一样。”欧阳侨笑了一声说道。

“那我们告辞了。”鸿熙不再多言,拱了拱手说道。

“欧阳副堂主,我们也告辞。”卫子谦也拱手道。

“呵呵,回去吧,王紫啊,要不再选选别的任务?你还有四天的假啊,不过下次可好好选选,选个万无一失的。”欧阳侨摆了摆手,让几人先走,不过却在几人走之前开玩笑似的说道。

“这个任务是你选的。”王紫的步伐一顿,回过头来说道,看到欧阳侨愣住的脸色,不等他反应就离开了。

“咳咳……”莲生手中的笔一抖,差点笑出声,这任务真的是欧阳侨选的?不是吧……

欧阳侨转动着眼睛看着一直看着王紫穿过结界进入了世外域,人坐在椅子上,身体却是一百八十度转弯,欧阳侨有种很无语的感觉,这个任务的确是他给王紫选的……那王紫离开世外域也不是预谋之中的?却是他把人送出来的?果真是巧合?

……

“拿着这个,没有固定的时间,不舒服的时候吃就行了,不要拿深海牛灵草入药了,还有这个,可以随时联系我。”

王紫一行人坐在鸿熙的仙鹤上返回长天镇,卫子谦将一瓶灵药递给鸿熙,这是青璃连夜炼制的,可以稳定宇文晔的灵魂,而他所说的深海牛灵草有一部分药效可以充当龙血草,但是毒性很大,服食深海牛灵草虽然可以一段时间内稳定灵魂,但是对身体的破坏很大,长远来说是慢性毒药,夺舍的身体迟早会因此再也承受不住一个轻飘飘的灵魂。

鸿熙看了看宇文晔,见宇文晔并没有别的神色,接过卫子谦递来的药和通讯灵晶收了起来,如果这药真的管用,他们就真的受制于王紫了。

一路上都很安静,宇文晔不可能说话,鸿熙三人就跟怕打扰到宇文晔似的,也不发一言,仔细看来,鸿熙、余浩、小西三人对于宇文晔似乎特别的衷心,对于一个在宇文家地位并不怎么样,反而可能很差的人来说,能有这么衷心而且修为不俗的手下,似乎也很不寻常啊……

双方分开之后,宇文晔四人径直回了宇文家,而王紫几人却是回了长天镇的宅子。

“北皇,你派影子盯着点鸿熙,最好不要太靠近宇文晔。”几人刚坐下,王紫立刻吩咐北皇。

“是。”北皇挑眉,就知道王紫不会完全放任宇文晔四人就这么离开,打了个响指,只见空中慢慢浮现出一个全身漆黑的影子,真的就如从人的背后摘下来的影子一般,看不到皮肤,更看不到面目,气息更是完全没有!这是影子第一次在王紫面前亮相。

“王上,这影子本来就是你的,如果你的又吩咐,只需直接说一声便可。”北皇笑着说道,以往王紫都是通过他下达命令的,王紫已经越来越多的接触魔界的事情了,这个时候把影子的支配权完全交给王紫,也没有了前段时间担心王紫反感的顾虑。

那影子似乎在证明北皇说的话,忽然屈膝朝着王紫跪了下来,似乎在等着王紫的吩咐。

“去监视鸿熙、余浩、小西,不要暴露你们。”王紫看了看那影子,开口说道。

“是。”那影子沉声应道,身形变淡,没有任何波动,消失了。

“以这影子的本事,接近宇文晔应该也没有问题。”慕千厷看着那影子无声无息的出现到消失,魔王十八影卫,的确不同凡响,跟真的影子一样,藏匿的功夫登峰造极,就这样一直跟在王紫身边,连他们都发现不了。

“小紫,你确定宇文晔的灵魂并非本体的?”卫子谦却是问道,之前在船上,一直没有找机会问。

“嗯。”王紫点头,她不会看错。

“那么他前去缥缈峰的原因也可想而知了,宇文晔如果真的那么强,上次缥缈峰峰顶之事,他是否一无所知?”卫子谦眉心微皱,很快就想到了症结。

“他敢去,定然有登上峰顶的实力,不然他不会用那样的身体冒险尝试。”慕千厷凤眼微眯,立刻就明白卫子谦说的是什么,宇文晔的身体那么差劲,那么他去缥缈峰历练就只有一个目的,跟朱雀残魂一样的目的、煅魂水!煅魂水可以给他提供很大的帮助,但是并不能根治。

“所以他很有可能知道当日峰顶发生了什么事情?”北皇沉声问道,心中不由的一沉,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个宇文晔真的太危险了,几乎知道王紫所有的事情,包括昨天的事,他真的知道了太多……

“他若真的知道,也不会说。”

王紫却不想刚刚猜到的三人那样紧张,她在船上时就整理过一番了,如果那天的事情宇文晔看到了,却没有说,这次也没有必要说,或许宇文晔对这件事情根本不感兴趣,或者他真如他所说,他有他要做的事情,不会管别人如何如何,也就是说、各不相干……

“此人太奇怪,处处疑点。”卫子谦道,如果真的认真去分析,会发现,在这个人身上的所有线索都是死结,没有头绪。

“那小紫紫为何还派影子盯人?”慕千厷笑问。

“他对我们的事不感兴趣,我却对他感兴趣。”王紫说道,出乎了几人的意料。

“为何?”卫子谦直接问,王紫洞悉人心,往往简单的交谈就能看出许多,在船上王紫没有直接问宇文晔,这不像王紫的作风,他以为王紫是对宇文晔不敢兴趣呢。

“我依稀记得莲生给我的资料中有一点,三百年前宇文家的家主在调查魔界渗透进世外域一事时离奇被杀,而当时的家主也叫宇文晔。”王紫说道,这话说出,却是让在场的三人都惊讶了。

“三百年前?”卫子谦有些严肃的说道。

“宇文晔?”慕千厷也道,眉毛一挑,的确,就凭这个数字和这个名字,王紫就已经有足够的理由感兴趣了,三百年前是王胤天被扣上魔界卧底并且被世外域之人群起攻之的时候,这个时间太敏感,如果当时的家主宇文晔的确是死于调查魔界之人渗透之事,就更值得怀疑了。

“王上怀疑这个宇文晔身体内的灵魂是三百年前早该死去的宇文晔的灵魂?”北皇问道。

“嗯。”王紫点头。

“宇文晔回到家族后,身体不便,定不会经常出入宇文家,鸿熙三人应该是他的左膀右臂,派影子盯着鸿熙三人基本上就是盯上了宇文晔,若当年的宇文晔还活着,他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慕千厷笑了笑,颇有些佩服的看着王紫,在他们都不知道的时候,王紫竟然已经想到了这么多……

“两件,其一,若是离奇死亡,定要查明凶兽,其二,他查魔界之事未果,定会暗中再查!”卫子谦道,温润的眼中闪过流光。

“三百年前魔界渗透世外域一事纯属无稽之谈,有人打着我魔界的幌子在仙界作乱,却让仙界一口咬定这事情便是魔界做的,宇文晔因此而死,说不定宇文晔是世外域唯一知道些许真相的人!那他也许知道这暗中还有别的势力!”

北皇似乎也想到了症结,北皇身为魔界之人,是最直接的人证,他不可能跟王紫说谎,魔界没有进攻世外域,只这一条,当年王胤天被定为魔界卧底的事情就不能成立!是暗中有人陷害!

可惜魔界跟仙界势同水火,魔界根本不可能站出来解释,就算解释了,仙界也不可能相信,那暗中之人便是料准了这一点,才敢如此光明正大的打着魔界的幌子作乱,若是仙魔两界打起来了,正好合他们的意,如果打不起来,因此制造异常混乱,全部由王胤天担着,他们也丝毫没有损失……

北皇的面色很不好看,多了一丝阴霾和嗜血,打着魔界的旗号做了这么龌龊的事情,魔界向来行事光明正大,若是想打仙界,率大军直奔而来才是他们的作风,不可能派个卧底先来搅和!

而且那个卧底还是上一届魔王!更重要的是,王胤天还是王紫的父亲,只要跟现在的王紫扯上关系,魔界就不可能放过那暗箱操作之人!

“世外域已经到了如此风声鹤唳的程度了吗?都过去了三百年,宇文晔还如此藏头露尾?”北皇不解。

“不是风声鹤唳,而是暗中的势力一直在潜伏,宇文晔也不得不跟着潜伏,三百年前为什么要挑起大战,最终没有人知道,也就是说,三百年前如果真有一个严密的暗中势力,他们精心策划局并没有达到他们想要的效果,机会一闪即逝,不得不潜伏。”卫子谦轻轻摇头,说道。

“能够潜伏三百年不动,他们在规划着什么?”慕千厷好看的眉毛似乎也皱了一下,确实,三百年的时间不短,应该说是很长了!暗中之人谋划的到底是什么事情?三百年前世外域大乱还不够乱吗?那他们想要的是什么?!

四人均是默然,忽然觉得此事的复杂程度还是超出了他们的想象,因为这个忽然出现的宇文晔。

“我们……”北皇开口,本想说点什么,但是被一个咋咋呼呼奔进来的人打断了。

“呼呼,我来的快不快?先让我喝口水!”

一人狂奔而入,趴在桌子上直喘气儿,端起茶壶,就这嘴儿就咕咚咕咚喝起来了,流出来很多水都粘在了白色的道袍上,那人却浑然不知,不用说这人也是莲生了,明明可以从容的走进来,非要把自己搞的一塌糊涂才行,直到喝完了一壶水,才摸着肚子打了个嗝儿,用袖子抹了把脸瘫在了椅子里。

“欧阳侨走了?”卫子谦习惯了莲生这股人来疯的劲儿,尽量忽略了这些,直接问重点了。

“早走了,你们前脚一走,他后脚卷着你们的玉简就离开了。”莲生喘着气儿回道。

这倒是没什么,欧阳侨怀疑王紫素来有之,也不在乎多这一条。

“话说主人,昨天晚上屠魔劫该不会真的是你?你招来了九重屠魔劫?”莲生忽然跳起来,椅子也跟着一条,这话虽是在问,但是莲生那表情却像是已经确定了一样,问一下也只是走过形式而已。

“是。”王紫点头,而莲生那一副‘果然被我猜中了’的表情显得很很好笑。

“果然不愧是我的亲亲主人,真是……”莲生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心中完全一边倒,只要王紫做的事情,好像越离奇越传奇!

“莲生,有事问你。”王紫却打断了莲生的话,这半晌她都在等着莲生,关于宇文晔,或许没人比他知道的更清楚了。

“哦主人你问,不过先让我猜猜,主人是不是想问宇文晔?”莲生立马收住,王紫这个表情,立马就让他严肃了,不过眼睛一转,似乎很快就想到王紫要问的是什么了,从欧阳侨等级宇文晔的名字时,他就留意在心了。

“对。”王紫点头。

“其实对三百年前的事情我知道的并不多,不过在长天派我又查了很久,关于宇文晔的事情,不知道能不能让主人满意。”莲生说道,缓了口气,也不喘了,胸前的衣襟还湿着,却是在桌子上拿出一副墨宝,在上面快速的写下了两个名字,几人看去,却是‘宇文烨’和‘宇文晔’。

“三百年前宇文家死去的家主名叫宇文晔,如今这十二公子名叫宇文烨。”莲生放下笔,说道。

“今天欧阳侨在写宇文烨的时候涂改过,第一次就是写成了‘宇文晔’,第二次才写成了‘宇文烨’,今天的事情和缥缈峰的事情,巧合的不只是主人你,宇文烨也是,宇文烨也算是在欧阳侨面前不小心放了个烟雾弹,而这烟雾刚好掩护了主人,不过欧阳侨应该会着手调查此人的,最起码,主人应该说因为宇文烨而暂时安全。”莲生说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