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三十四章 你是谁

“世外域那个破结界太坚固,要不然我早就冲进去了,我真的在外面等了好久的,我说过可以帮你打坏人的,可是我才离开两三天而已,回到客栈的时候你们已经都离开了!”

“我不管,小紫说了要带我走的,这次一定要跟着你们!”

那人也不等王紫说什么,急急地表达了自己想要说的,清澈的眼睛只盯着王紫,隐隐泛着水光,带着请求的神色,那纯洁无垢的眼神,那么专注的看着一个人的时候,总感觉那双眼睛说的话让你无论如何都无法拒绝。

王紫看了看眼前像孩子一样的男子,明明是个几千万年的器灵,他的智慧和阅历应该不输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那次在洛水港也是偶然遇见,后来不知为何离开了,不过她也没当回事,毕竟这样一个从漫长的历史中走过来的器灵,不可能真的约束在一个地方。

可是三个月后的今天,他竟然忽然出现帮她挡了雷劫,再度提起要跟着她的事情,这倒是让她不懂了,就好像一件她根本没放在心上的事情,却被别人这么在意,让她一时竟有些反应不过来。

“我会乖的,真的,小紫,你就让我跟着你吧……”

见王紫不说话,青璃挪着脚步凑近了点,声音带了点委屈,难道是因为上次他不告而别给王紫留下了不好的印象?他想追上王紫他们的,可是他到了海上之后,海上发生了打乱,那会儿船已经沉了,他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王紫,再后来,海族兽潮平息之后,他再找到世外域的时候世外域已经关闭了!

他在海上徘徊了了很久的,又在洛水港等了很久,今天看到有人在这里渡劫,他本来只是想飞来看看,却没想到渡劫的人就是王紫,他想都没想就冲进去挡了!反正这次他要跟着王紫了,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喜欢的人,他一定不能放开!

“呵呵,你就是那个璃王鼎?”王紫拿不准青璃要跟着她是什么意思,还没开口问,就停一旁的慕千厷笑着问道,凤眼打量的看着青璃,似乎觉得很有趣。

“我叫青璃。”青璃拿着清澈的眼睛看着王紫,泄气的垂下了头,听到慕千厷这么说,微微皱了皱眉,看着慕千厷说道。

“那也还是那个璃王鼎啊。”慕千厷挑了挑好看的眉毛,仿佛强调事实一般说道。

“我叫青璃!”青璃固执的说道,清澈的眼睛看着慕千厷。

“呵呵,你为什么要跟着小紫紫?”

慕千厷觉得好笑,不想跟他讨论他到底是璃王鼎还是青璃,璃王鼎的出世可以说他是见证者,冷殇自炼出璃王鼎后就把它扔去了洪荒卫面,要是冷殇知道有朝一日璃王鼎会自行修炼成如今这样,不知道还会不会一怒之下扔了,不过话似乎也不能这么说,冷殇只是锻造璃王鼎的人,真正的璃王鼎却是它自己修炼成的……

“因为我喜欢跟小紫在一起啊!”

被问到这个,青璃也不管刚才慕千厷提到了他不喜欢的话题,马上笑着回道,却不是对着慕千厷说的,而是端着大大的笑脸冲着王紫说的,那样子好像是不放过任何一个表示他诚意的机会。

“喜欢?”慕千厷眼神顿时放在了青璃身上,勾着笑问道,这次话音里多了点不明的味道。

“对啊,我喜欢小紫,你们也不坏,我可以帮你们打坏人,也可以帮你们保护小紫啊……上次你说的代价,我会付的……”

青璃重重的点点头,看了看王紫还有她身边的其他几人,末了盯着穷奇,欲言又止的停顿了两秒,这才说道。

穷奇只是挑挑眉,似乎并不意外,既然他打定了注意跟着王紫,就一定想好了要付出什么代价。

“小紫,你可以契约我,但是你不能是我的主人。”青璃这才又将视线放回了王紫身上,咬了咬唇说道,清澈的眼睛很是执拗,好像他的要求就只有这么一点,而王紫必须答应一样。

“你要我契约你?”

王紫诧异看了看青璃,她是真的诧异了,从三个月前见到青璃到今天再次见到他,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契约他,可能是以为他于人类无异的外表,即便他的本体是璃王鼎,一件法器,她也没有想过要契约。

再说了,契约法器跟契约灵兽不一样,她至今契约的法器就只有鬼面魂幡和九转阵盘,契约法器是一个修士很慎重的事情,她确实没有想过契约青璃,青璃所说的跟着她是要跟她契约?璃王鼎恐怕是这个世上登峰造极的防御法器了,这还不说他本身还相当于一个药尊和铸尊,如此说来,契约青璃的确是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

“是啊!他们不都是你的契约伙伴吗?我也很厉害的,只要你答应,你不做我的主人,我们就契约好不好?”青璃点头,看了看穷奇几人,怕王紫没有注意到他说的条件,不禁又说了一遍,似乎对这个条件很固执。

“呵,小紫紫契约你,就代表是你的主人了,你这说法不是自相矛盾吗?”

慕千厷笑道,凤眼细看着青璃,这青璃的行事作风是在跟一般的人不太一样,就比如青璃所说的喜欢,不像是男女之情,可不让王紫做主人,又是什么意思?慕千厷摸了摸下巴,能让王紫契约璃王鼎当然好,对王紫好的事情他都不会阻止,只是这青璃太孩子气,也太执着,这样的人,现在他或许还不知道什么是男女之情,但要是有一天知道了,可是很难缠的……

“不矛盾!小紫可以做我的朋友,我的……反正不要是主人!你不要插嘴,我还在等着小紫回答。”

青璃当即否定,想说说出了主人还有别的关系,但是好像出了朋友他就想不到别的了,青璃不悦的皱了皱眉,不喜欢慕千厷连续两次打断他。

“呵呵……”卫子谦本来在调配一些丹药,听到青璃这么说,顿时笑了,慕千厷这是被人嫌弃了啊,要是卫子楚在的话,指不定笑成什么样了。

“噗哈哈……不要插嘴……”腾蛇却很不给面子的笑出了声,觉得天真就是好啊,青璃或许并不觉得慕千厷这人会对他下什么绊子啊。

慕千厷眯了眯眼,嘴角勾起妖冶的笑,火红色衣衫衬托着身上的气息更加懒散了,可是也更加、危险了,慕千厷觑了眼笑的很开心的腾蛇,腾蛇收到那状似没有异样的眼神后立马就不笑了,收势不住咳了两声,慕千厷真是太过分,在青璃身上吃了瘪干吗迁怒啊。

面上虽不笑了,可管不住他心里乐的收不住啊,谁让慕千厷这种妖孽平时根本没有吃亏的时候,青璃单纯,说出来的话似乎只是单纯的表达自己的感觉,并不带着任何挑衅和滋事的意味,这让慕千厷生生的挨下了质控,却没有空隙反击,可不是吃瘪了吗!

“小紫,你契约我吧,我会炼丹,还会炼器,还可以保护你,我很有用的!”青璃清澈的眼睛亮晶晶的看着王紫,其他人都不反对,王紫为什么不说话?

“怎么契约?”王紫看了看青璃,这个经历过几千万年历史的璃王鼎,此刻的灵魂却像是一个初生的婴儿,纯洁无垢……可是她要怎么契约?一般的法器需要将她的神识印上去,订立血契,可是青璃呢?

“小紫同意了?那你也同意不做我的主人了?”青璃眼睛顿时睁大,看着很开心的看着王紫。

“嗯。”王紫点了点头,其实她也很想说,青璃这个逻辑实在不顺,但青璃如果只是在意一个称呼的话,这无所谓。

“很简单啊,小紫紫负责念诀就好了。”青璃眼睛一弯,他本来就席地而坐,又往前蹭了蹭,冷不防抓起王紫的手指往嘴里一放,牙齿闭合,在王紫手上咬了一个小口子,冲着王紫笑了笑,才将王紫的手按在自己的眉心。

“……”王紫顿了一下,才想到这边是契约开始了,王紫试着默念契约法器的口诀,念的是本命法器,她一直都没有意见真正的攻击和防御法器,能契约璃王鼎,她当然要作为本命法器来契约。

鲜血在很快的渗进青璃的眉心,青璃闭着眼睛,面上也变得沉寂而严肃,王紫感受到自己的神识正在快速的跟璃王鼎建立联系,也端坐起来认真契约,青璃的眉心一闪一闪的出现一尊金色的小鼎,青璃已是修炼了几千万年的灵物,拥有灵魂和肉身,跟九转阵盘这样的法器不完全相同,他自身有着庞大的法力和灵力,王紫能感觉到契约后涌进经脉中的能量。

“呼……小紫!”契约结束后,青璃笑着唤了一声,这种时刻能感受到跟王紫之间联系的感觉真好!看来契约、果然不是一件艰难的事情……

青璃似乎很开心,忽然在众人的视线中消失了!王紫一愣,就连其他人也都是一愣,随即了然,不过几人面上似乎都划过黑线,如果青璃真的是用璃王鼎的形象出现的,那么被王紫收进轮海众人也不会觉得怎么样,可是这么一个活生生的人忽然进了王紫的轮海,就算见惯了光怪陆离之事的几人也有片刻的不适应。

“它似乎不喜欢我。”没一会儿,青璃又出现了,对于忽然有了契约这种关系觉得很新奇,本来想再试几次的,但是轮海中那个九转阵盘似乎很牌是他。

“谁?”王紫问道,组织了青璃的自由活动,还是由她来召唤比较好。

“那个阵盘。”青璃奇怪的说道,难道是因为怕自己失宠?可是阵盘是阵盘,他又跟它不一样,青璃表示很不理解。

王紫也有些黑线,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跟这个忽然契约的人形法器交流,还有九转阵盘不喜欢青璃、应该是因为今天青璃忽然冒出来挡下了雷劫,那本该是九转阵盘的甜点的。

“子谦你鼓捣出药了没有?”腾蛇凑到卫子谦面前去看,卫子谦对着这一堆配方很长时间了,到底哟没有办法啊。

“还是不行,只有一天的时间,让他们忘了今天的事情太不现实,他们此行就是去龙谷,宇文家应该不会没人知道,不能在药上面想办法了。”卫子谦收拾着手中的东西,说道。

“不能让他们知道小紫渡劫的事情吗?”青璃站起来,走到鸿熙那几人面前看了看,又回头问卫子谦。

“嗯。”卫子谦点头,收拾东西的手顿了一下,青璃天生通晓炼丹术和炼器术,不知道他想不到的,青璃有没有办法?

“喂,都醒了还装什么啊。”青璃忽然踢了踢角落及的几人。

被青璃这么一踢一说,醒来的几人也不装了,睁开眼睛看向前方,一眼就看到了被众人围在中央的王紫,面上是各种不可置信,他们本来找不到龙谷的,后来忽然雷劫到来,劈开了岛上的阵法,虽然雷劫恐怖,但是他们还是冒险进了龙谷,谁想到被守在那的博一几人抓住了,现在被活捉到他们面前,几人对王紫这些人一无所知,但他们的处境并不安全就是了。

“如果只是不想让我们知道你们的事情,我们可以发誓,从雷劫开始,我们就困在龙谷,不知渡劫之人是谁,跟我们一起前去执行任务的王紫四人,也被我们在海上的时候遣回了。”

几人都比较冷静,但开口说话的人却是那宇文家的十二少爷,那人的声音听起来很虚弱,像是一个久病未愈之人,元气不足之象,绿色的双眸看向王紫,淡淡的似乎并没有感知到任何危险,相比起他身边三人强装出来的冷静,他是真的冷静。

“我并不想知道你们的事情,我有我要做的,我们也算是掩护你们出了世外域,如果还要我们搭上了性命,这交易卫面太霸道了。”

那十二少爷又继续说道,没有问王紫是什么人,也不想更多知道明明跟他们出来的是四个人,怎么转眼就多了这么多,这里面那些是人,那些是灵兽,他更不想知道,他们配不出让人忘记这些的药,如果能配出来,他宁愿吃了,让这些人放心,他还不想扯进这些事情中……

“你要做的事情就是去找龙血草吗?龙族栖息之地已经毁了,这龙血草恐怕在仙界你是找不到了。”

青璃歪着头看了看那人,忽然说道,语气像是解释一件事实,却让那一直以来冷静的十二公子忽然气息不稳,幽绿的双眸中像是跳跃着两团鬼火,忽然吐出一口鲜血,那叫小西的女子和其他两个男子焦急的扶上他。

“公子,你别着急,仙界没有我可以帮你去别的卫面找,哪怕是回妖界!”小西担忧的说道,清秀的脸上急出了汗水,一下一下的抚摸着那十二公子的背。

那十二公子似乎也缓过劲儿来了,靠在墙上喘息着,气息尚还不稳,但是人已经冷静下来了。

“龙血草?”卫子谦说了一声,又看了看那十二公子的症状,还有他异于常人的眸色,忽然了然,怪不得这四人要去龙谷,原来如此。

“你们这么着急做什么,不就是‘魂不附体’吗,就算没有龙血草,我也有办法治。”等人家都着急上火了好半晌,青璃才似乎不解的问道。

“你说什么?你有办法救治少爷?那求你救救他吧!我可以把握所有的收藏都给你!”小西青璃这么一说,忽然扑在了青龙脚边,跪在地上着急的说道,在她看来,她身上最珍贵的东西就是那些收藏了。

“小西……”那十二少爷低唤了一声,声音听上去还很虚弱,却能听出他的不赞同,皱着眉头看着小西。

“少爷,他知道你怎么了,他也说了他有办法的,我们不找龙血草也可以的……求求你救救我家少爷吧,我家少爷是好人,他不像别的人类那样,求求你了,他不能死!”

小西回头跟那十二少爷说了句,那十二少爷靠着墙闭上眼睛,似乎无力再说话,小西看了更急了,声音带上了哭腔,央求青璃。

“你别跪在我面前,我会救他,但我是有条件的。”青璃忽然往远处退了退,小西这样哭喊着跪在他面前让他很不舒服。

“什么条件你尽管说!偶们一定会办到的!”小西还带着眼泪的清秀脸庞忽然绽放了笑容,又急切的问道,好像真的只要青璃肯救那十二少爷,她什么都会答应。

而那十二少爷听到青璃的话后也睁开了眼睛,绿色的双眸中恢复了淡然的神色,就定定的看着青璃,反倒是鸿熙和余浩二人有些紧张。

“嗯,我的条件也不难,你们继续掩护小紫进世外域,要说你们没有找到龙谷,找到后也已经是一片废墟,进入世外域后,我会给你解药。”青璃蹲下来,似乎商量一般跟几人说道,但是那几人都明白,这里可不是他们商量的地方,这些人中无论哪个人说出的话,都是他们不能插足的决定。

“就这么简单?”鸿熙下意识的问道,问完后自己就后悔了,哪有嫌别人条件简单的,不过话又说回来,他真的以为青璃会提出什么苛刻的条件,但真的就只是这样吗?

“既然没有找到龙谷,我的病症是如何好的?”虽然直接同意的话对他们根本没有损失,但是那十二少爷却是问了,眼前的青璃就没有想到吗?如果他能拿到解药,事后必会再次引起人的怀疑,到时候说谎的人是他,被牵连的人也是他,王紫几人也免不了被更深的怀疑。

那十二公子看了看王紫,那阵盘出现的时候他看的清清楚楚,虽然他身带顽疾,上次缥缈峰历练他却是去过的,他现在比谁都肯定,眼前的女子就是破了缥缈峰阵法的人,如此一个惊人的发现,不管王紫对世外域存了什么心思,他都可以不管,宇文家各个都是心系世外域、长天派安危的大能之人,却唯独他不是……

“呵呵,我又没说你可以立刻就好,你这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没有了龙血草,也不可能立竿见影马上就好啊,但是我保证,三个月内保你变成正常人的模样!而且修为不减哦!”

青璃眼睛睁大,清澈的眼中似乎有赞赏的意味,随即头头是道的说了起来,可那边听着的王紫几人心中却是笑了,青璃定是有办法治这十二公子的病,却拖成了三个月,三个月后的事情谁能说到准,谁还记得今天的事情,到时候再处理这十二公子几人,王紫可说是丝毫没有负担了。

卫子谦低着头笑了笑,青璃这话连那十二公子也知道是故意拖延的,不管他们信不信青璃有真会救那十二公子,为了当下活命,也没了日后有病愈的机会,他们断然不会拒绝。

不过宇文家有这么一个少爷却是让人惊讶了,这男子看上去也就是三十岁的样子,以他的状况,竟然能活了三十年,也算是个奇迹了,这人的灵魂本该是脱离了身体的,却被人用药物生生的困在了身体中,活不成,也死不了,生气不足,却没有出现死气,看上去跟正常人没什么两样,却不知道这身体喂了多少逆天的药了。

“三个月真的可以好吗?在这期间,我家少爷不会有危险吗?”小西急切的问道,似乎压根儿就没有怀疑青璃是骗他们,也不去追问到底有没有那样神的办法,除了龙血草还可以救治他家少爷的办法。

“不会因为病症死去。”青璃看着小西说道,当然要是被仇杀啊、意外死了什么的他就不能保证了。

“那我们答……”小西激动的就想答应。

“咳咳……”那十二少爷忽然咳嗽了一声,淹没了小西快要说完的话,因为他一动,那小西立马着急的回身照顾他去了。

王紫忽然也走了过来,看向了咳嗽不止的人,这人掩饰的很好,从昨天见到他的时候跟正常人没有两样,要不是青璃忽然说穿了他的病症,他也不会因此激动,而他这一激动,反而让她察觉到好多怪异之处……

“青璃,别让他咳嗽了。”王紫忽然说道,那人越咳越厉害,好像要把肺咳出来似的,咳嗽间刚开始是血丝,后来便是大口大口的吐血了,好像那血根本不是他的一样,面上霎时一片惨白,气息微弱,跟大限将至似的。

“少爷!少爷你别激动呜呜……”那小西已经哭了,手足无措守在那十二少爷身边,可是什么都做不了,也不敢去碰那十二少爷,因为这个时候动他他只会更加难受。

“哦。”收到王紫的吩咐,青璃应了一声,从腰间拽下一个储物袋,神识进去翻找了半天才找出一个玉瓶。

“把这个给他吃下。”青璃把那玉瓶递给小西,小西正着急,见到他出手相助,也不管那玉瓶里是不是真的装着能够救他家少爷一时的良药,掀开瓶子倒出药丸就给那人口中塞去。

“小西!”鸿熙不赞同的低喝了一声。

“鸿叔,少爷如今这样,我们试了机会才大一点不是吗?如果少爷有事,我一定把这条命陪给少爷!”小西抹了一把眼泪,急切的说道,伸手挡开拦着她的鸿熙,执意将药喂进了那十二少爷口中。

被小西的话说的愣了一瞬,那药却已经进了那十二少爷口中,鸿熙面色紧张的看着那十二少爷,却见那药刚刚进入他口中,剧烈咳嗽的那人却渐渐呼吸平缓下来,胸膛还在剧烈的欺负着,却明显是缓过来了,鸿熙长长的松了口气,面上有些尴尬,却顾不得那么多了,扶着那十二少爷重新靠在墙上,等着他醒过来。

“你是谁?”过了好半晌,等那十二少爷终于缓过神来的时候,刚刚睁开眼睛,就听王紫问道。

绿的双眸看向那深邃的墨眸,两双眼睛都是淡然的,冷静的,都让人猜不透,那淡然的背后埋藏着什么东西,而那十二公子的神色,一点都不像刚才经历过一番垂死挣扎的人,再习惯的人,也不该是这样冷静吧……

“宇文晔。”那十二公子说道,也不管王紫那没头没尾的话问的是什么意思,却是说了自己的名字。

王紫看了看卫子谦,想知道宇文家有没有这么个人。

卫子谦想了想,随即摇了摇头,并没有留意过宇文家有这么一个人。

“你是宇文家的人?”王紫又问,看了看鸿熙和的余浩,为什么在宇文晔报上姓名的时候,两人显得那么紧张。

“是。”宇文晔绿色的双眸没有波动,却是肯定的说道,既然姓宇文,当然是宇文家的人,可王紫为什么又这么问?宇文晔并没追问,事实上,宇文晔镇静的让人很难不另眼相看,例如他应该能猜到很多王紫的事情,却一句都不提,似乎一点都不想知道。

“我这么问,你的灵魂是谁?你的身体是谁?”王紫却是顿了顿,眼中划过一抹诡异的红光,一闪即逝。

王紫这么一问,宇文晔眼睛忽然眯了起来,那幽绿的双眸一瞬间闪现的杀意让所有人都感知到了,慕千厷里的最近,红影一闪,出现在王紫身边,听了半天,却没想到这才是重点……

小西清秀的脸上也忽然充满了警惕和敌意,鸿熙和余浩两人甚至已经准备殊死一拼了!

“呵呵……”

慕千厷忽然笑了,这几个人的反应,分明印证了王紫问到了他们的命门,从被带来之后四人都是不慌不忙的样子,就算知道自己可能被杀人灭口的时候也没这么大反应,可是在王紫问了这么一句的时候,几人却好像马上会为此拼命似的,有趣啊有趣。

“他的灵魂不是本体的?那是夺舍而来的?”卫子谦踱步过来,多看了宇文晔一眼,他们竟然都没有发现!

夺舍而来的灵魂应该很容易被看出来的啊,这宇文晔掩饰的功夫当真不小,就连他以为是宇文晔出生时先天不足灵魂不稳,被强行困在体内,却没想到并非如此,他会出现魂不附体的病症是这身体本身就是夺舍而来的?

“你如何知道?”在鸿熙三人都是神经紧绷的时候,宇文晔却是已经冷静下来了,淡淡的问王紫,他这么说已经是默认了。

“你重新考虑一下青璃的建议。”王紫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说了这么一句后回身坐了下来,这个世上有秘密的人太多了,宇文家也不例外……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