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三十三章 找了你很久!

“轰……”

雷电无情的自雷云中劈下,好像像是铁面无私的判官,端着威严的姿态,一定要看到受罚之人皮开肉绽!龙族的祭坛被瞬间毁成了一片废墟,浓密的树林呈连片的焦黑,一直向岛屿边缘扩散,雷劫对这个岛屿的破坏惊人的可怕,这个岛屿是龙族千挑万选出来的,这次屠魔劫过后,恐怕这座岛也会变成一座荒岛了!

漆黑的夜空中雷云中的红色和紫色交织着,看起来诡异而扎眼,天威弥漫着岛屿,大海也不平静起来,冲天的浪涛声势浩大的拍打着海岸,灵兽被这雷劫惊到,从水下迅速的向远处逃窜,只留下龙族的人提心吊胆的等着!

现在渡劫的人可是他们刚刚契约的主人,他们惧怕天威,却万万不能走,雷劫是万物生灵与天道沟通最直接的方式,然而这绝对不是他们喜欢的方式,天威要么不降,降下的话又怎会让人轻易触犯!就如王紫这般,三番五次让天道失威,这次的九重屠魔劫显然来的比以往任何一次都声势浩大,仿佛要在王紫身上重新树立它不容挑衅的威严!

九重雷劫,一冲更比一冲强,第四道雷劫更是毫无障碍的劈在了王紫身上!王紫只来得及将星魂力运转到极致,在用灵力护住心脉轮海!然而雷劫降下的那一瞬,那种灵魂几乎被震出身体的同感,似乎让王紫再一次感受到了,上一世死去时的疼!

“噗……”

王紫喷出一口浓血,身体扑倒在地上,几乎一瞬间丧失了意识,不管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王紫经历的雷劫不算少了,但是从没有被如此伤过!鲜血淌了一地,王紫似乎都能感觉到自己背后已经裸露在外的白骨!

所有人都感受到了这次雷劫的不同寻常,穷奇几人揪心的看着雷劫中心的王紫,可是他们的晋级也刚刚结束,眼睁睁的看着王紫的灵魂不稳的在身体上飘出又落下,那该是怎样的打击!

“甜心!”天心担心极了,看穷奇他们无暇分身,漆黑的身体在空中闪电般划过,闯进来雷劫,来不及看王紫一眼就钻进了心阙,天心在帮助王紫催动气血疗伤,要让王紫快速恢复元气,这才是第四道雷劫,还有五道!

雷霆怒吼!狂风席卷!整个岛屿瞬间变成了刑场一般,而如此声势浩大的雷劫只是针对废墟中一个看似弱小之极的女子!

王紫动了动手指,雷电在顺着手指噼里啪啦的落在地上,王紫几乎感觉自己又死了一起,那种灵魂飘出身体的感觉,那种站在死亡边缘的感觉!

见终于让王紫收了重创,雷霆更甚,红云似火,像极了终年不灭的极炎地狱,紫雷森森,怒吼着降下地五道雷劫!自古就算是屠魔劫,也会给渡劫之人缓冲的时间,如果修仙不成,非要坠入魔道,又能受得起天道的惩罚,天道须会放他一马,魔也有道,只望判出仙途之后能有一番新的成就,扶仙劫的意义在于见性明心,屠魔劫又岂不是?

只是天威在王紫身上屡次折损,王紫的修炼确实逆天而为,巫术道术集于一身,魔道、仙道、武道又同时修炼,成绩均是不凡,天道哪管你经历如何,只知你屡次破下记录,成长太快太顺,又哪里知道你是善是恶,是六界之福还是六界之祸?不屡次降下雷劫试探,适当的让你停止步伐怎么行?

扶仙劫、屠魔劫只是人类对雷劫的命名,因为有了一定的规律,但谁能真正知道天道降下雷劫的本意?如果真的是屠魔,为何七绝魔魅之流仍然在魔界混的风生水起?又何以中断了仙途在魔道一途大方光彩?

善与恶哪有那么明显的定义?不过是大众如何如何认为而已,王紫并非坠入魔道,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她只是成长的快了而已,除非天道具象,化身成人指点迷津,否则谁能说得出屠魔劫降下的道理何在?

你要罚我,有何名目?你有公道,我亦有原则,即便你还有层出不穷花招,今天屠魔劫,明天再有什么屠巫劫、屠鬼劫,三重也罢九重也好,我还是会按照我的原则去做,天道既然有眼,我自会让你瞧明白我要做的,无人能挡!

王紫的身体还无法动弹,但是灵力、巫元力、星魂力已经最大限度的运转起来了,三种能量同时修复和强化王紫的身体,加上天心的辅助,王紫血肉模糊的后背正在快速的修复,而且速度越来越快,就好像在跟地五道雷劫赛跑,王紫的心脏处散发着一阵阵红光,很快笼罩了王紫,而在那红光之下,王紫的身体恢复的更加快了!

王紫深邃的墨眸中倒映着时强时弱的紫红色光芒,看不道眼中的情绪,却见王紫双手撑地,重新盘膝坐在地上,地上是被她的鲜血浸润的地面,这一次王紫有时间祭出九转阵盘,只要有九转阵盘在,轻轻松松的扛下几道雷劫根本不算什么!

然而王紫却没有,没有祭出九转阵盘!既然天道要跟她死磕,她就让他知道,她的决心是再多的雷劫都改变不了的!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第五道雷劫轰然而下,雷声在云层中绵延不绝,雷劫划破天际猛然落下,紫红色的电光一瞬间让整座岛屿包括海面都亮如白昼!

“吼……”

“轰……”

一道短促而痛苦的吼声,紧接着便是庞大的重物砸在地上的声音!王紫诧异的睁开眼,本来已经做好再次接受雷劫的准备,不管多么可怕,她绝对不会后退!可是在雷劫落下的一瞬间,一道身影闪电般的冲过来,替她接下了雷劫!

透过漫天尘土,依然能看清楚那个血肉模糊的身影是野智的本体!王紫着实没有想到!野智竟然冲出来给她挡雷劫!屠魔劫第五重跟扶仙劫第九重也差不多了,这么强的雷劫就算是龙也承受不住的!刚才野智就用身体去挡,也来不及做什么防御,可想而知雷劫对他身体的伤害定然不小!

“你现在是我的主人了……”野智巨大的头颅伏在地上,铜钟似的眼睛有些无力的耷拉着,依稀中感受到王紫看他的视线,野智解释似的说道,因为你是我的主人了,雷劫就不是你一个人的事了!

“你快点准备第六道雷劫……”野智又道,也不管王紫是不是真的在听,野智在尽快修复自己的身体,也在准备着,他想,他最多还能挡一次,屠魔劫的威力太大了……

“我命令你,不要再挡第六道雷劫。”

王紫偏低的声线一如既往的冷静,这话却是对野智的说道,野智一愣,王紫怎么知道他打算接第六道雷劫?而且王紫特意在前面加上了‘我命令你’四个字,野智神识中挣扎了一番,却惊讶的发现,一旦他有了要接第六道雷劫的想法时,全身都好像被锁进了来龙,无论是神识或者身体都无法动弹分毫!

野智还在惊讶着自己这种完全不受控制的感觉,却忽然惊讶的睁大了眼睛,眼中看到的一切几乎瞬间让他忘了身上的疼痛!却见王紫身上忽然覆盖了一层银色的战甲,那战甲身上流动这奇异的能量,却充斥这浓厚的古朴味道,像是从远古战场走出来的战事,威严而无所不胜!

紧接着,便看见王紫周身忽然出现颜色各异的始终防护罩!每一个防护罩的能量都是巨大的,好像在这样的防御下,天空中那铁面无情的雷劫也无所畏惧了!

王紫身上有太多他想不通的事情,本来是一个他根本没放在眼里的人了女子,可是转眼却成了他的主人,她拥有令他臣服的神识,还有着他根本不知道的神秘力量,更有着一个拿出来能让六界震惊的契约团队,连续的晋级竟然引来了九重屠魔劫!

她不用人类常用的办法去迎接雷劫,不用法器,本命法器也不见她拿出来,更没有用灵兽!

人类契约灵兽很大的原因就是要养一个迎接雷劫的炮灰,在雷劫面前,每一个人类都是弱小的,他们使劲儿的契约强大的灵兽,以求在渡劫的时候用灵兽来挡,可王紫没有!王紫的灵兽随便拿出一些,今天再可怕屠魔劫也不算什么,可是她为什么不这样做?还要阻止他去挡雷劫?

野智的眼神越来越复杂,身上的疼似乎也不算什么了,看着王紫那十种能量,五行能量就已经是当时罕见的奇才了,而这种全系能量他只在一些奇书中看到过,而且也只是一种设想,并没有人能说明这种全系能量之人能达到什么样逆天的程度。

或许全系能量根本就不存在?因为根本没有人能承受得了如此多的能量,可以往的猜测在亲眼看到事实的时候,全部崩塌了,因为即便是在天威的笼罩下,他依然能感觉到王紫每一种能量的充沛和强大,包括那被仙界之人诟病的暗属性能量!

王紫的眉心出现一个剑戟交叉的银色印记,那是银甲战巫的图腾,而王紫身上的银色战甲正是图腾召唤!这是王紫第一次完整的召唤出图腾战甲!

图腾召唤是战巫的巫术中很神圣的召唤,在历史上所有巫中,战巫有一个永恒不变的传统,所有死去的战巫都会将生平的意志融汇在自己的战甲中,再将战甲以巫术封印,永恒存在于世间!

而这些战甲便可以由后世的战巫召唤,实力越强的战巫召唤出来的战甲等级越高,而这里图腾战甲的等级高低决定于历史上战巫的意志,一套战甲可能是一个战巫的意志,也可能是历史上无数战巫传承不绝的意志!

每召唤一个图腾,不管是武器或是战甲,都是神圣而庄严的,因为那图腾上凝结了每个战巫的战魂,他们也许消失了,但是他们的灵魂和意志却永远庇佑着每一个战巫!

那是一种奇妙的感受,即便是王紫,在图腾战甲加身的时候,王紫也不禁神情严肃的警告自己,现在她继承的是消失在历史中所有战巫的意志,她必须对得起身上这身铠甲!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第六道雷劫在王紫刚刚布好防御的时候劈下!第五道雷劫被野智挡去了,王紫没有过渡的直接迎上了第六道雷劫,那雷劫落在十重防御之上,紫红色的雷电在能量罩上凶狠的蔓延,似乎在咆哮着撕扯,一层又一层,直到十重防御全部破损的时候,被削弱了一般的累计落在王紫身上,劈上了那银光赫赫的战甲!

却见战甲上似乎自主的散发着强势而慑人的气息,似乎在跟天威对抗,而雷电流转在那战甲之上,银色的战甲诡异的弥漫着红色和紫色的雷电,然而令野智不敢置信的是,那战甲竟然挡住了雷劫!即便是被削弱了一半,那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啊,那战甲竟然真的挡住了!

在野智看不到的地方,王紫身体中的星魂力也在疯狂的运转着,分担雷劫,修复伤势,包括混沌石,在第四道雷劫王紫的灵魂不稳的时候,混沌石感应到了那种威胁生命的危险,已经在时刻保护着王紫,只要有混沌石在,即便王紫的身体灰飞烟灭,王紫的灵魂也不会散!

王紫忽然睁开了眼睛,撤去了图腾战甲,这套战甲是她现在能召唤出最强的战甲,每一套战甲都是独一无二的,她可不愿意让遮掩珍贵的战甲会在雷劫之下,能帮她挡住第六道雷劫已经够了!

“第七道雷劫,我陪你。”

就在一刻不敢松懈的准备迎接第七道雷劫的时候,一个低沉的生意在王紫神识中响起,带着他特有的邪气,而在那声音刚刚落下,穷奇就出现在了王紫身边,盘膝坐下,笑着看向王紫不甚赞同的视线。

“我的主人,你不肯用九转阵盘,还不许我陪你了?”

穷奇邪笑着说道,有点解释的意思,不管王紫打算怎么做,在他不清楚的情况下,他怎么能放心,雷劫之下穷奇的面色仍然轻松,然而在穷奇说话的当口,背后的影子忽然冲天而起,巨大的影子将穷奇和王紫两人笼罩在内,像是在天空中撑起了一把保护伞,那狰狞的巨兽也变得充满安全感起来。

“不是不用……”王紫也想解释,可是时间注定不允许,也断断不会怪穷奇,只是将给自己的防御一并将穷奇笼罩在内,王紫仰头看了看穷奇那不甚真切的影子,即便是面对第七道雷劫,穷奇也只用影子,穷奇的真身,从来没有出现过……

“影子就够了。”穷奇似乎知道王紫在想什么,笑着说道。

“轰隆轰隆!咔嚓……”

第七道雷劫降下了!王紫紧紧的盯着穷奇,那雷劫竟被穷奇的影子直接吞进了口中!一点都没有落在她身上,可是穷奇呢?他怎么样了?

面对王紫紧张的视线,穷奇勾起懒散的邪笑,似乎想表现他的不在意,还有让王紫安心,可是他身后的影子却像是忽然被抽去了全身元气,没有了平时狰狞可怖的气势,在空中渐渐消散。

“穷奇!”

王紫皱眉,不想看到穷奇这样强撑的样子,雷劫就是的想看到人逆来顺受的样子,不容得人挑衅,如果刚才穷奇但凡用一些法术,这个雷劫对他也不至于造成什么伤害,但就是不想因此给王紫造成更大的麻烦,穷奇才没有那么做。

“我的主人,想在你面前维持好我风度翩翩的都不行吗,真是霸道。”

穷奇似乎叹息着说道,可是仍旧邪笑的嘴角却是更多的好笑,在说话的时候,嘴角不可抑制的带出了刚才隐忍的鲜血,顺着下巴淌下,很是刺眼,王紫抬手抹去了穷奇嘴边的血,眉心的褶皱没有化开,她自己受多重的伤都不在乎,看到穷奇这样,却是心脏紧缩了一瞬,正如穷奇说的,他从来都是风度翩翩,王紫没有见过他流血的样子,手中还温热的鲜血似乎在告诉王紫,穷奇也是有血有肉的,他也会受伤,也会、死。

“一点小伤而已,你想去哪里了?”

穷奇笑着,空中还在闷雷大作的时候却在调侃王紫,可王紫却定定的看着穷奇,王紫有时候的思维真的是穷奇难以理解的,他总是很担心,王紫有时候几乎钻牛角尖的执着会做出很多为了保护别人而折磨自己的事情。

“我的主人,不要伤害自己,我们都不放心。”

穷奇叹息了一声说道,青龙几人倒是想化出本体来帮王紫渡劫,但是被他拦住了,王紫也不会同意的,王紫提前吸引雷劫降落就是因为青龙几人这次封印解开的太过凶猛,王紫想用天威掩盖他们的气息,要是现在化出本体,王紫一番苦心岂不是白费了?

“好。”

在穷奇紧盯着的视线中,王紫点头说道,如果真的这么让他们担心,那她就不做。

“穷奇,你知道九转阵盘六转是什么吗?”王紫忽然问道。

“不知,世上只有五转的传言,六转还……”

穷奇不知道王紫为什么忽然这么问,但是现在时间紧迫,他也不愿浪费时间,一边重新凝聚着影子的元气,一边一刻不停的回答,然而话还没说完,穷奇看着王紫精致却淡然的神色,忽然笑了,笑的邪气四溢。

“六转还……等着我的主人给我开眼呢。”

穷奇顿了顿说道,几乎忍不住笑出了声音,九转阵盘从被制造出到今天,从来就只有五转的能力流传于世,一转炼阵,二转开天地,三转窥天镜,四转无封印,五转定生死,六转之后根本不为世人所知,王紫这个时候怎么可能闲谈别的,会问到这个,肯定是她已经知道了九转阵盘六转所用了!

那一定是、又是一个奇迹!

“你退开这里,我让你看。”王紫说道,她一定不会让穷奇再挡一次了。

“……好。”穷奇好笑于王紫这种类似‘利诱’的手段,难不成他不走这六转还不让他知道了?但既然王紫刚才已经答应了他不再用自己的身体冒险,穷奇暂时放心了,有九转阵盘在,王紫就不会有事。

王紫没有祭出九转阵盘,这让离开的穷奇不解,但他相信王紫,只是担心地八道雷劫就要落下,王紫可要快点!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第八道雷劫从云端劈下,水桶粗的雷柱让人看着便心悸,然而就在第八道累极已经劈下的时候,王紫还闭着眼睛没有动静,连最基本的能量防御都没有!远远看着的穷奇和青龙一干人面色大变!王紫这是要干什么!

然而就在穷奇几人飞身前来的时候,却见很快就到落在王紫身上的理解被一片白光挡住了!一片刺眼白光过后,却见那以王紫为中心,周围五十几米的地方出现一个庞大的阵法!挡住了那雷劫!

穷奇几人的心脏根本就是在做蹦极,猛的降落至谷底,担忧的心情快要把自己淹没的时候,却发现王紫根本没事,这一切根本不是他们想象中的那样!

再说那阵法,地八道雷劫的威力已经是可怕至极了,一个阵法哪里能挡住雷劫的步伐?那雷劫很快就穿过了阵法的保护,仍旧势不可挡的直取王紫,然而就在这时,又是一阵刺眼的白光!却是方才阵法刚破,立马又生成一个新的阵法!再次挡住了雷劫!

阵法再破、再成……竟然在雷劫落下的短短不到一分钟之内,他们几乎看到了一百多个阵法!这怎么可能的?王紫始终坐在原地没有动,没有布阵,没有阵旗,这阵法像是凭空出现的,而且专门为了低档第八道雷劫而出现!

“这就是六转……”穷奇惊讶的停住脚步,心想,这难道就是九转阵盘的六转,这样可怕的布阵能力?瞬息之间便是上百个阵法轮番出现?看到这样的阵法,谁还敢说阵法没落、已是九流学术?

第八道雷劫消散的着实不可思议,完全被一百多道阵法消耗的一点都没剩下!王紫稳坐中央,自第四道雷劫后,王紫再没有被雷劫伤害到!尤其是这一次,龙族的人眼看着那一百多个阵法在自己眼中轮番上演,众人心中的震撼迟迟不能消散,以前他们对阵法几乎一无所知,一夕之间却让他们认识到,阵法原来可以如此强!

王紫气息绵长,整个人的状态极其稳定,就在刚才,她晋级的时候,九转阵盘连番解开了五转和六转的封印,而所谓六转,竟然是‘念阵’,即为一念成阵!

不需要阵旗,不需要任何布阵的道具,只要有九转阵盘在,只要她识海中能一瞬间将阵法的每个环节都想通透,念阵就不是问题!这需要一个强大的神识,和对阵法登峰造极的掌握,能在瞬间处理强大的信息,要不是王紫的神识已经成长到了现在这番规模,九转阵盘的六转也不会这么早解封!

“瞬间成阵,这几乎是心念所动、阵法即成,这便是六转了吧。”穷奇心中松了口气,是在给自己梳理,也是在解释给青龙几人听。

“还有最后一道雷劫。”卫子谦抬头看着越来越暴躁的雷云,墨绿色的细线锁在眉心,眉间是化不开的担忧,只盼望这雷劫快点结束,他才能安心。

“真的不去帮忙吗?”腾蛇咬着唇,实在害怕。

“不去,小紫紫不让我们去。”慕千厷说道,说着不去,凤眼中神色却是变了几变,他的心脏,即便再强,这种时候也会超负荷运转……

只要王紫不用身体去扛,这雷劫怎么渡都可以,这几乎是所有人心中的想法。

就剩下最后一道雷劫,雷劫似乎也知道他的机会就在这一下了,如若还不痛不痒的被王紫接下,那只能说明,即便是天罚,也奈何不了王紫了……

王紫祭出了九转阵盘,虽然如果她的速度和反应足够快的话,用六转的能力挡住第九道雷劫也不成问题,但是穷奇他们会因此而担心,既然九转阵盘更让他们放心一点,她便如此做吧。

九转阵盘再次出现,一如往常几次,见到雷劫的九转阵盘似乎显得兴奋一场,自行在空中旋转着,紫色的光阵映射出来,在红色的雷云之下更显得神秘,天高海阔,苍穹像是一个无底的黑洞,就只有那红色雷云漂浮在其中,让人更加畏惧!

在雷劫的递增中,雷云中红色越来越盛,紫色越来越淡,到了最后一道雷劫,雷云中已经只剩下了血一般的红色!这红雷可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啊!

似乎要跟那九转阵盘拼个胜负,第九重雷劫酝酿的时间比前八道雷劫都长,直到第九道雷劫待着让人双腿发软的天威劈下的时候,龙族的人们已经想低低的埋下头颅了,如此浩荡的天威,他们能在这么近的距离坚持了这么久,已经是奇迹了!

“咔嚓卡擦……轰……”

红色的雷电如水瓮一般粗,那刺眼的红光和让人肝胆俱碎的声音伴随着发出,然而事实再次让人惊讶了!预料中雷劫对九转阵盘的场景没有出现,而是在这紧要关头,一个小的几乎让人忽略不计的身影忽然冲上了天际,直到被那血红的雷电照亮时,人们大张着嘴巴看去,是什么人?竟然敢在这个时候单枪匹马杀入雷劫之下!

只见那人双手高举,似乎做出了擒住雷电的举动,而那人并没有众人想象中的烟消云散,而是真的挡下的雷劫!只有少部分的雷网落在了九转阵盘之上,而那人的周身似乎出现过一瞬间金色的大鼎影子,那人就在空中跟那暴躁的雷劫僵持着,知道那雷劫越来越弱,红色也越来越淡,直到完全消失!

九转阵盘没用了多少功夫就炼化了那些雷劫,在空中转了几圈,似乎很不满意,想让雷云再降下来几道雷劫,可是让他失望的是,那雷云不再动了,似乎有就此把手的意思,九转阵盘在空中颤动了几下,猛地飞向在他之上的那人,都是这个人突然多管闲事!要不然他就可以饱餐一顿了!

九转阵盘也只是撒气,没有真的去攻击那人,况且这也不是王紫的意愿,九转阵盘只能回到了王紫的轮海。

红色雷云不甘的在天空中闷响了半天,云层渐渐减弱,天边漆黑的色泽也在快速的褪去,有几颗稀疏的星辰挂在天际,云层忽然散去了,然而在那浓重的红云散去后,却留下了一团洁白的云彩,像是剥开了野兽的外衣,里面藏着一颗洁白的心,紧接着便是无比清新舒畅的灵气弥漫开来,那白色的云彩在忽然降下的甘霖,直落在王紫身上,而自从受伤就一直落在离王紫不远处的野智也幸运的被笼罩在呢。

竟是甘霖!

“这是怎么回事?”

“屠魔劫结束了!可是为什么会有甘霖的味道?”

马不停蹄赶来的世外域之人惊讶的问道,暗自恼恨自己速度还是慢了,可是这九重屠魔劫过后,为什么传来了甘霖的味道?夜里看不清楚那么远的地方,那浓重的灵力却逃不过他们的感应。

“刚才在雷云之下似乎有一个紫色的光阵,后来出现的金色又是什么?到底是谁在渡劫,哪里来的这么多法宝?”

“我们快点,现在必须知道那个人还活着没有!”

几人又到,说话间加快了速度,如果王紫在的话,这些人中却是有不少她认识的,各大世家的人都有,长天派的人也少不了,他们都是第一时间从世外域直奔而来,在路上理所当然的碰到了一起。

而长天派的人就有宇文乾,夏温竹,雷厉。

宇文乾眼神有些变化,刚才那紫色的光阵,他分明看到了阵盘特有的同心圆,据后来从缥缈峰出来的很多弟子描述过,当初那聚灵阵也是被一个类似的阵盘布的……如此大神通的阵盘,世间哪有那么多……

难道今日渡劫之人,与当日破缥缈峰阵法是同一人?

想到此处,宇文乾加快了速度,最好能赶在那人离开或者前往魔界之前见到那人,或者见到任何蛛丝马迹,他不信那人会死,这好像是直觉……

王紫也诧异于屠魔劫后竟然会降下甘霖!她已经做好了再次迎接一次天火的准备,可最终却是如此出其不意的结果,这还是天罚吗?

可有甘霖怎能轻易错过?王紫刚刚晋级不就,这个时候刚好趁着甘霖巩固境界,王紫立刻盘膝坐下,沐浴甘霖,炼化体内错综复杂的能量。

甘霖的范围有限,即便龙族的人们渴望着也能沐浴甘霖,却被穷奇和青龙几人一声令下,下令清理岛上的所有地方,尤其是龙谷,要将龙蛋全部带出,这个岛屿已经被雷劫摧毁的差不多了,他们却要在这伤痕累累的废墟上再补上几刀,然后这个他们已经生活了几百年的岛屿就跟他们再也没有关系了!

……

“人呢?!”

“不可能,我们从几个方向过来,根本没有感知到任何人离开!”

“而且这里确实降下过甘霖,正片岛屿都市一片废墟,只有这个地方生机盎然,天道为何要降甘霖以助一个已经坠入魔道的人?!”

不久后,当世外域几波人落在岛上的时候,却见岛上只有残垣断壁,一片灰败,哪里还有半个人影!众人面色沉重的看着的这个地方,到底是不知道今天谁渡劫了。

“这里……原来是一个开发很完全的岛屿,慈海中何时出现了这样一个地方?”

“是啊,要不是今天跟随雷劫前来,这样一处地方我们哪里找得到?”

“先到处看看,还有什么线索。”

在冷静观察了半晌后,越来越的人发现了这座岛屿的不同之处,海族的灵兽以海为家,哪里有在陆地上建岛的习惯?而且不难看出那些废墟还原之后,有祭坛,有整齐的房屋,有规整的布局,人们在祭坛的废墟重点看了好半晌,愈发沉重的发现……这里竟是龙族的地盘!

“如果是龙族,为什么要离开,龙族那么庞大的种族,至少也有一千多人,他们根本没必要避着我们!”

“难道是因为是龙族出现了坠入魔道之人,所以才躲?”

“这解释太牵强了,龙族就算跟我们打起来,也不会躲的,就算离开了,我们与他们擦肩而过,怎么会一点都没发现?”

“所以说,刚才渡劫是龙?”

渐渐有人猜测,他们已经用了最快的速度,可是这里的人也消失的太快了,好像凭空蒸发一样!

“夏师弟,你怎么看?”宇文乾却是笑着问夏温竹。

“屠魔劫后有甘霖,或许这并不是天罚。”夏温竹平静的开口,却没有跟其他人在一个思路上。

“呵呵,夏师弟的见解一如既往的独到啊,那依夏师弟的看法,此人是龙还是人?”宇文乾也不说同不同意,反而又问。

“师兄既然胸有成竹,还问我做什么?”夏温竹淡淡的看了宇文乾一眼,说道。

“呵呵,夏师弟难得有兴致出来一趟,闷着多不好,师兄不也是为你着想吗?”宇文乾笑道,二人此时就站在当初降下甘霖的地方,脚下生机盎然的草地与周围焦黑一片形成鲜明的对比,方才天地一片漆黑,现在却是一轮明月悬挂当空,月下晴空朗朗。

“你说这人回事谁啊,一个多月前去过缥缈峰,一个多月后出现在慈海,这一个多月出入世外域的人不少,但是仔细排查,能同时满足这两个条件的人,应该不多吧。”

宇文乾依旧笑着说道,说实话,今日谁渡劫本来他并不是很在意,但是跟缥缈峰的事情搅和在一起,还牵连到了世外域,他就不能不在意了。

“我回去就着手查。”一直没有说话的雷厉说道。

“雷堂主还是如此雷厉风行。”宇文乾笑道。

“二位副掌门,依二位之见,我们是否应该向龙族发出信函,询问他们可知此事?或者,我们现在继续去追?”这是,一人走过来问道,他们已经讨论了半晌,现在来征求宇文乾和夏温竹的意见。

“信函,发!至于去追,对方消失的一点线索都没留下,慈海那么大,我们如何追的上?”宇文乾道,跟别人说话时自是一番副掌门该有的严肃做派。

夏温竹踩着脚下的新生的草地,平静的眼中却不知道在想什么。

“那我们现在就打道回府?”那人问道,有些不想,这一趟就白来了?

“……速回!不,马上传令世外域的入口,拦截一切今日回世外域的人,接下来几天也要严加盘查,记录下所有出入的人!”宇文乾本想说不回去还想干什么,不过眼神忽然一凛,与其加重,快速的吩咐道。

“宇文副掌门是说,这人还会回世外域?他是世外域的人?”

“他现在一定带着魔气,还敢回世外域自投罗网吗?”

众人从宇文乾的话中听出味儿来了,可是并不觉得那人还会回世外域。

“就这么做,雷堂主,马上安排传动院的弟子动身前去世外域入口,马上!”宇文乾却不跟那些人解释了,直接跟雷厉说道,说完,召唤出飞行灵兽,跳上去直接奔着世外域回去了!

夏温竹眼神动了动,也召唤出灵兽跟上,雷厉亦跟上,在灵兽背上传出了消息。

……

“回去吧,见招拆招。”卫子谦说道,温和的声音带着安抚的力量。

“才一晚上而已,小紫紫,除了我们,别人想破头也想不到这一晚的巨变是你引发的。”慕千厷懒洋洋的笑道。

“大不了不要那个条件,直接前去魔界。”腾蛇弱弱的建议道。

此时,一个类似潜艇一般的法器平缓的行驶在海底深处,这也是赤灵内的收藏,王紫一行都在了,刚才他们其实并没有走,一直躲在岛上,只是王紫布下的隐身阵法即便是宇文乾之流也根本发现不了,直到宇文乾那些人都走了,他们才从海底出发,自然宇文乾几人要做的也被他们听了个清清楚楚。

“这几个人怎么处理?”北皇觑了一眼角落处堆着的几人,声音有些寒,为什么不直接杀了,而要带到王紫面前?

听到这一问的博一顿时抖了抖,角落处的人正是宇文家那十二公子,小西,还有鸿熙、余浩两人,在龙谷的时候,事情发生的突然,他们已经闯进来,没有办法之下他只好擒住了几人,一并带到王紫面前……

博一想解释,可是刚才已经解释过一遍了,这里都是大神,他甚至大气都不敢出一口了,其实他想哭啊,不是他办事不利,不是他辜负青龙尊者的期望,而是当时真的没时间杀他们,而且这几人战力还挺高啊……

“不能杀,我们是陪同宇文家的人执行任务的,他们死了,而我们回去,这明显行不通。”卫子谦说道。

“那怎么办?有没有忘记一本分记忆的药,让他们忘了?”腾蛇看着卫子谦问道,指望他有这么神器的药。

“……”卫子谦摇了摇头,没有那么准确的药,总不能才出来一天,就让他们忘了今天一整天的事情吧。

“不管他们怎么样,小紫,你这一次一定要带我走!我找了你很久了!”这时,一人的声音倔强的响起,让众人的眼神顿时看向这个忽然冒出来的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