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三十一章 超前的神识

“主人,我们就这样进去吗?”带路的那人犹豫的问王紫,这么久没有回龙族,就算他想带着主人光明正大的进去,也不见得护岛的龙同意啊。

“先上去。”王紫道,也想到那人说的是什么,不过既然来了,怎么可能鬼鬼祟祟的进去。

“是。”

那人应道,身形从水中跃出,那人的眼神在四处看着,果然,还没等他接近岛屿,岛中忽然飞出一红一蓝两条龙,身上的龙威逼迫过来,似乎在阻止那人的继续前进,铜钟似的龙眼戒备的看着忽然出现了这么多人,视线很快放在了带路那人身上。

“博一!你竟敢带着人类擅闯龙族!判出龙族已是死罪,现在竟敢将龙族的隐世之地泄露出去,看我不捉拿你们交给族长发落!”

那红龙大喝一声,火红色的身影盘旋在空中,挡住了王紫一行继续进岛的路,博一是那带路之人的名字,看来这红龙还是认识博一的,而且博一等四十几条龙被王紫契约之后龙族的人并不知道具体情况,就连族长也不完全清楚,只当是当初那助纣为虐的大长老死去之后,那四十几条龙也不敢回龙族,如今见到博一,红龙几乎立刻就以为他们来者不善。

“吼……”

那蓝色的龙不由分说的朝向岛屿的方向仰头一声龙吟,龙吟之声瞬间传的老远,博一的脸色有点难看,这龙吟是危险信号,这是叫龙族的勇士前来捉拿他们的!

“天工、文柏你们听我说!这都是朋友不是敌人!你们现在召集勇士前来,待误会解开之后岂不、尴尬?这样吧,我们直接跟你们去见族长,由族长来定夺!”

博一紧张的说道,这紧张倒不是因为他们就要被围攻了,而是身后站着的人可有青龙尊者啊!你们在青龙尊者面前造次,万一整个龙族被绑上了罪龙索,到时候知道怎么回事了,那可不是尴尬那么点小事了!博一紧张,但又不敢直接说,只盼望着见到族长,比面对敌意这么强的天宫和文柏好上太多。

“能有什么误会?我看是你害怕了吧!我倒是想起来了,当初就是你们吃里扒外,跟着大长老差点害死族长,擅自召唤海族兽潮,让海上一片大乱,人类近来频繁骚扰海上,想要找出龙族所在,你倒是脸皮厚的很,竟敢回来!想见族长?或许今天就该把你们抓了让全族的人共同惩戒!”

那名叫天工的红龙没有被博一说动,反而更加警惕了,铜钟大小的火红色眼睛扫向博一后面至始至终长身而立不慌不忙的几人,这几人的气息似有若无,难以捉摸,除了那女子身上的气息好辨认一些,其他人他竟然都看不出来!心中不由得想的更加复杂,不知道博一一行失踪之后,又勾结了什么人?

“与你一起叛逃的人呢?我们没有下令追杀你们,你们竟然带着外人回来?!”那名叫文柏的蓝龙则是问道,声音严厉却沉稳,这件事情看来必须奏请族长,如若那四十几人埋伏在后方……

“天工,你守在这里,不得让他们踏上岛中,祭坛的人们马上就到,我必须先去通知族长!”想到此处,文柏看了看天工,传音说道。

天工似乎知道文柏所想,神识中应了一声,只见文柏巨大的龙身在空中一摆,飞身向岛中而去,很快就消失在岛中央浓郁的绿色之中。

“天工你听我说,这真的是个误会!”

博一还没有回话,就见文柏忽然飞走了,想也知道是去通报了,可博一现在忽然觉得一个头两个大,这件并不复杂的事情不知道被他们脑补成什么样了,可他现在又什么都不能说,王紫是他的主人,他要是现在说了,天工指不定更加愤怒,指责他投靠了人类,至于其他人,他难道要一一介绍,这是青龙尊者,这是穷奇尊者,这是玄武尊者,这是朱雀尊者,这是腾蛇尊者,这是魔王亲卫……吗……

如果天工相信他说的话,他肯定立马给他跪下,高呼三声‘尔乃神人也’!不过他几乎能想到天工暴跳如雷说他愚弄他,罪加一等了!

“误会?那你倒是拿出你的诚意啊,说说剩下的人呢,你们来龙族又抱着什么不可见人的目的?”天工火红色的龙身始终严严实实的挡在众人前方。

“你退下吧。”在博一脑门的汗一层层渗出来的时候,王紫把他解救了出来。

“是。”博一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天工了,除了真相有口说不出之外,当初他们一时迷了心窍差点害龙族大乱也是事实,如今回到龙族,他真的良心欠安。

“你们是人类?仙界跟龙族有约定,人类永不踏进龙族,这是仙界世代遵守的规矩,你们如今坏了规矩,是代表整个仙界前来宣战吗?”

天工见博一这样听话的退了下去,怒目扫向出声的王紫,既然只有王紫的气息可辨一二,那就从薄弱的地方突破,也许能从王紫口中知道点什么。

“你的想象力真丰富。”王紫看了看那条一直警戒的龙,虽然这样维护岛上的安全是没错,可是他一个人联想了这么多,想象力真不一般。

“渺小的人类!你竟敢戏弄我!”那天工暴喝一声,看来脾气不好,他正儿八经的问话,却换来王紫这么不搭调的一句话,顿时觉得身为龙的尊严被挑衅了!天工火红色的身影在空中猛的盘旋了一周,张口喷出一股龙息,直冲王紫而来!

“胆大包天!”

青龙哼了一声,敢在他面前对王紫动手,这不是活的不耐烦了是什么!却见青龙只挥了挥手,长袖中鼓动着清风,轻飘飘的撞上了那股龙息,而那股直冲王紫的龙息竟然原路返回!那红龙在空中的翻滚着身体躲过,最终那龙息被打入海中,直炸起几十米高的浪!

“你是何人?”

天工惊讶中带着浓浓的警惕之声问道,龙息可是包含着一条龙的龙威,就连族长也做不到如此轻松的一举,天工不由心想,今天莫非龙族真有大难?

“他问你呢,是何人啊……”慕千厷看了半天,笑的好不开心。

青龙瞥了慕千厷一眼,这个落井下石的家伙,不过他也很郁闷,每次见到龙族都是这么不友好的画面,这让他在小主人面前很掉面子啊!

“他也配知道吗?”青龙说道,像是在跟慕千厷闲聊,但被那天工听的清清楚楚,顿时更怒了,就算对方的实力深不可测,他也不容被如此瞧不起!

“你做了什么?”

只是还没等天工的怒气发泄出来,就见青龙手中结了一个青色的法术,青龙双唇轻启,说了几句话,却没有发出声音,只见他手一扬,一个能量结成的传讯符极快的飞进岛中,天工眼看着那传讯法术消失在岛中央,他会传讯给谁?难道这龙族还有他们的探子?是啊,之前不是还回来几人吗?难道那几人就是?

天工心急如焚,不知道他们暗中布置了什么,族里早就建议族长严惩那几人的,可是族长就是不同意,这下好了!

“呵呵,想象力的确很丰富,但是不往正确的地方想,小紫紫,你猜他又在想什么?”慕千厷笑着,看了看那着急上火的天工,身体一软,又靠在王紫身上了。

“咕噜咕噜……”天心的头从尾巴里钻出来,色彩斑斓的眼中氤氲着睡意,让那颜色看起来有些梦幻,天心迷迷糊糊的伸出小舌舔了舔王紫的耳朵,晃了晃小脑袋,这才有些清醒。

“甜心!”天心在王紫耳边愉快的唤道。

王紫伸出指头揉了揉天心的头,天心却一仰头,把王紫的手指吞进了自己口中,小舌卷着王紫的手指玩。

“咕噜咕噜……”

天心喉咙里发出愉悦的声音,只是忽然觉得嘴里新长的两颗牙齿很碍事,会不会不小心咬到甜心,正在天心思考这个很重要的问题的时候,忽然感觉尾巴上一阵刺痛,天心浑身的毛都有站起来的趋势,大眼睛从王紫脖子前面看过去,却见自己的尾巴正被慕千厷那个恶劣的家伙捏在手中,而且慕千厷虽然笑的很妖冶,但在天心眼中恶劣极了!

“咕噜咕噜!”不要动我的尾巴!只有甜心可以动!天心顿时就不嗨森了,慕千厷怎么也靠甜心这么近,而且他忽然想起来了,刚才就是这个家伙把他吵醒的!

慕千厷放开了捏着天心尾巴的手,天心正想说这个家伙还是孺子可教的,可慕千厷竟然抓住了甜心的手,轻笑着拽甜心的手!天心瞪着眼睛,舌头紧紧的卷着,可还是被慕千厷把王紫的手一点点拽出去了,天心本想咬的,可是现在有两颗讨厌的牙齿在,尖尖的会咬疼甜心的!天心只能怒视着慕千厷,如果不是有甜心在,他一定会让他好看的!他真的不是怕他!

慕千厷却不看那个又要炸毛的七色天心了,从怀里拿出一条红色的手帕,仔仔细细的擦起王紫的手指,直把上面的口水都擦干净才罢手,而那红色手帕就被慕千厷随手一扔,丢进海里了……

“咕噜咕噜……”

天心委屈极了,小脑袋趴在王紫耳边哼哼,又舔了舔王紫的耳朵,哼哼,有本事你继续擦啊,我舔,我舔,我还舔……这种被命名为挑衅的举动终于被慕千厷发现了,慕千厷眯了眯眼睛,还没有做什么的时候,天心就被王紫抓着从肩膀上抓下去了。

王紫把天心安置在胳膊上,王紫真的对天心和慕千厷之间无声的交流无奈了,王紫手掌揉了揉天心的身体,有点安抚的意思,明明还这么小,就不能乖乖的吗,这样也不会让慕千厷几人一直欺负了……

“甜心……”

小天心不平衡了,谁知道为什么那几个家伙那么恶劣啊,他一直都很听话的啊!根本就不是他的错!甜心在尾巴在空中卷了卷,盖在自己身上,头往尾巴里一埋,他要睡觉了,他要赶紧长大,最起码要先学会说人类的话!

“哼,不管你们有什么阴谋,在龙族的地盘,你们都别想得逞!”

天工被*裸的无视了,瞧见几人各做各的,刚才放出消息的那人更是看都不看他一眼,而且不知是何原因,天工觉得再看那人时,总有种心悸的感觉,像是忽然间做错了什么事情,惶恐的感觉,天工猛的摇了摇巨大的龙头,似乎要把这种荒唐的感觉甩出脑海。

“小紫紫,我们好像的确有阴谋啊……”慕千厷掏了掏耳朵,不满天工那震天动地的声音,懒懒的倚在王紫身上。

“……阳谋。”王紫顿了顿开口,对慕千厷这没有骨头的样子已经深深的习惯了,根本没什么重量,慕千厷也不可能真的把身体的重量都放在她身上,推也推不开,推开了他保准会更夸张的挂上来,还是随他比较好。

“呵呵,也对,阳谋,如果是阴谋,哪里还有让这些蠢龙发现的道理。”慕千厷一笑,赞同的说道。

“天工!”有人在喊天工,那声音出现后,很快就有一条银色的龙快速的飞来,后面还跟着很多龙!看来这是文柏那一嗓子把人喊来了。

“野智你们来了!”天工似有喜色,眼睛向后一看,却见龙族的勇士出来大半,大多都是今天参加朝圣节的勇士,应该是接到文柏的危险信号的时,他们第一时间从祭坛赶来了!

“嗯,就是他们?”为首的银龙,身体比天工大了两圈,银色龙鳞在眼光下泛着银光,在一群颜色各异的龙中间很是显眼,而且看那人的架势,好像也是这群龙的核心。

“是,文柏已经去通知族长了,这几个人不把我们龙族放在眼里,不如我们先将他们抓起来,给朝圣节准备一份祭品如何?”天工忽然说道,这话说的,也不避着人,被所有人都听了去。

“呵呵,上古四大神兽的后代,就只有龙族的最昌盛了,可惜某人制造了这些血脉传承,有一天他们要把某人拿去做祭品,小紫紫,这是不是很好笑啊?”

慕千厷趴在王紫肩膀上懒懒的说道,没有了天心的阻碍,慕千厷趴的更舒服了,话刚说完,贴着王紫后背的胸膛就轻轻的震了起来,笑声自口中溢出,不放过这样打击青龙的机会,而这某人说的当然就是青龙了。

“某人的后代怎么样还没见识过,但是某人自己的残魂却不省心的很……”青龙反唇相讥,要不是担心小主人说他太暴力,他真的很想把龙族的族长揪出来,再让龙族这些自称勇士的家伙们乖乖的排队让小主人契约。

慕千厷一顿,想他英明一世,自认就只有残魂这一个败笔,而且当初却是让小紫紫头疼不已,被青龙拿此事说事儿,他心中有愧,只轻笑着不再调侃青龙了,当然这愧、是对王紫了。

“不管你们今天为何而来,身为人类闯进龙族是铁打的事实,你们违反了世代的规矩,拿你们到祭坛审问也是天经地义!你们若是肯自己绑了自己,再乖乖的听从我们的安排,族长或许还会饶你们不死!”

那野智说道,口中吐出几条锁链,飘到了王紫几人面前,那样子好像在说、看你们表现了。

然而这根本就是笑话啊!让他们自己绑自己?这人可真是给够了自己的面子!

“既然如此,那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那野智声音顿时变得冷厉,对于王紫几人都没有动作,没有多少意外,好像他说刚才那一番话也就是一个过场而已。

“拿下他们!”

那野智大吼一声,银色的龙身在空中舒展,率先攻向王紫几人,跟来的那些龙早就等的不耐烦了,有了野智的信号,纷纷飞身从四周攻击,在他们看来,他们这么多龙族的勇士对付这几个人类真是大材小用了,不过这几个人类打断了族内的朝圣节,他们更想早点处置这些人!

眼看着那些龙眨眼便到,青龙上前一步,青色的衣衫在风中轻轻鼓动,这次青龙是真的有些怒了。

“住手!都给我回来!”

青龙还什么都没说,什么也没做,就听一个声音忽然从后方传来,每一字落下的声音都在渐渐变的震耳欲聋,而那人也在声音落下的时候,忽然出现在了群龙前面,夹在那些龙和王紫几人之间,生生的拦住了群龙攻击的步伐。

“族长?”野智银色的龙身在空中盘旋了一周,旋身变成了一个银发青年,不解唤了一声,为何族长脸上的怒气如此浓重,而且这怒气看样子是针对他们的!

“都给我退下!”那族长再次喝道,威严的声音,龙威也逼向群龙。

这是族长的话,他们不能不听,虽然好奇为何族长向着那几个人类,但还是飞身后退,一群龙在空中集体幻化出人形,顿时,几乎遮挡了整片天空的龙通通消失,阳光从上空洒下来,下面是静静的海面,小岛的海滩上传来海浪拍打的声音。

“族长……”

又有几个人落后了一些追上来,那些龙看了一眼,这不就洪霸几人吗?众龙的眉头立马就皱起来了,在大长老的事情败露之后,这几人虽然赶回龙族救出了族长,但是他们毕竟是跟大长老一路的人,这段时间除了族长维护他们,族内没有人给过他们好脸色,看到这几人又跟在了族长身边,众龙马上就不高兴了,心想还不是他们给族长进了什么谗言?

“主人!”

洪霸几人跟族长打过招呼后,飞身落在王紫身边,神情有些激动的唤道,主人终于来了,那是不是就表示他们可以跟着主人走了?这段时间在龙族真心过的不怎么样,但这并不是最主要的,每天听着伙伴说起在赤灵内的训练和成长,几人觉得跟着主人才是他们应该走的路……

“嗯。”王紫点了点头,没有回避。

‘翁……’后面的人去顿时炸开了,那边众龙本来不满的看着洪霸几人呢,见几人恭敬的停在王紫面前,还叫了主人!那恭敬的样子就连在族长面前都没有过!

“你们叫她主人,莫非你们被她契约了?你们出卖了自己的灵魂?”野智指着洪霸几人喝问道,语气中充满了失望之色。

“我们是与主人契约了,但不是出卖灵魂,你嘴巴放干净点!”洪霸更加不满,正是因为跟王紫契约,他们才得意找回自己的灵魂,找到他们存在的意义,野智这样说分明间接的侮辱了王紫,触犯了他们的禁忌!

“跟一个人类契约,还不是出卖……”野智才不会就此住口,听到洪霸给了肯定的答案,忽然觉得气愤,既然契约了人类,那待在龙族这么久是在卧底吗?

“住口!敢在青龙尊者面前造次,你们是活的不耐烦了吗?”

那族长又是一声威严的喝问,打断了野智的话,也让众龙一时间呆滞住了!

“族长……你在说什么青龙尊者?这里哪有什么青龙、尊者?”

野智惊疑不定的开口,确定他刚才的确没有听错啊,这世上只有一个‘青龙尊者’,青龙尊者的名号也不是随随便便拿出来开玩笑的,野智的眼神快速的在王紫几人身上扫过,这里面有青龙尊者?不可能吧?

天工火红色眼睛却忽然圆睁,头一转看向青龙,不知为何,在反应过来族长的那句话后,下意识的看向了青龙,刚才就是这人轻飘飘的化解了他的龙息,而且看着那长身玉立的身影,刚才好不容易被他压下去的惶恐的感觉更加明显了!

“青龙尊者,龙族不知尊者大驾光临,小辈多有得罪,还望尊者网开一面……”

那族长却是没有回答野智的话,拄着一根手杖回过身来,在王紫几人身上看了一遍,眼神定格在青龙身上,却没有敢仔细审视,忽然屈膝跪下,手杖平放在身边,双手向上,虔诚的放在头前,想为族内的这些年轻气盛的小辈求些情,可是在青龙渐渐散发出来的威压下渐渐消音了。

“你真是青龙尊者?”天工也感受到了青龙忽然不加收敛的龙威,双膝一软也跪在地上了,忽然意识到自己失言,头只低低的埋下,不敢再出声了。

“族长,你怎么知道他是真的青龙尊者?青龙尊者在三千万年前就已经损落了,第八代青龙尊者根本就还没有出现!”野智忽然说道,看着越来越多的人在青龙的威压下跪了下去,可是野智却站的直直的。

“他说他是青龙你们就相信吗?你们起来!有本事你拿出证据,证明你就是青龙!要不然你跟我打一场,你赢了我我就相信你是青龙!”

见没有几人相信自己的话,野智有些急躁,青龙尊者在三千万年前陨落的事情是天下皆知的,他不相信眼前的人是青龙,他看起来跟他心目中神圣的青龙尊者一点都不一样!

“野智不得无礼!”龙族的族长着急的喝到,身体匍匐着,又不敢起来。

“就你也配跟本尊比?连本尊一根手指都挡不住。”

青龙向前走了几步,身上的气势不加收敛,忽然分出一股威压直逼野智而去,野智似乎被青龙的话刺激了一瞬,但感觉到忽然降临在自己身上的龙威时,野智在抵挡的时候也不可置信起来,如此纯正而浑厚的龙威,没有刻意的压迫也直让人喘不过气来,不只是身体、就连心灵都生出一股想要拜服的感觉!

野智的身上顿时出了好几身冷汗,身体内似乎都传来‘嘎嘣嘎嘣’骨头错位的声音,双腿剧烈的颤抖着,野智咬紧了牙关,可最终也没有撑了多久,双膝一软跪在地上!任凭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也没能抬起头来!

“还比吗?”青龙幽幽的问道,面上多了几分平时不曾出现的威严和傲视天下的高大。

“野智冒犯了尊者……任凭尊者、惩罚!”

野智控制着声音尽量平稳的响起,可即便如此,出口的声音还是夹杂着不停的抖动,头上的汗水大滴大滴的滚落,从空中直接落进了海水之中,连一股威压都抵挡不了几秒钟,还怎么比?不过对于眼前之人是青龙尊者有了八分的肯定,野智虽然狼狈,心中却是狂喜,至于为什么还有两分怀疑,实在是青龙消失三千万年,一点消息都没有,已经死去的人忽然出现,他有些不敢置信而已。

“都起来,回岛!”青龙收起威压,说了一声,这么多人都晾在空中,虽然四下无人观看,但也不能一直待在这里。

“是,青龙尊者请,几位请。”

那族长重新拾起手杖,站起身来躬身相迎,看了看王紫几人,刚才是青龙亲自发的传讯符,洪霸几人也没时间解释,他并不清楚王紫几人跟青龙的关系,只知道王紫是洪霸的主人,青龙对王紫似乎很好,那族长当然也不敢怠慢,一并请了。

前方密密麻麻的人群顿时人字分开,为几人让出了路,一个个想看又不敢看的眼神,颇有些搞笑,而那野智站起来后,等着青龙几人走过去,小跑着跟上,虽然没敢上前同行,但也紧紧的跟在后面。

“尊者请上座!”

半晌,场地换到了祭坛,是个庄重而宏达的地方,龙族的族长把青龙几人请上了一旁有百十多米高的高台,祭坛下方的广场是朝圣节勇士比武的地方,而这个高台正是观赛的最佳地点,也是族长和长老观赛的地方。

“尊者请上座!”二十几位长老早已等在一旁,跟着族长行礼。

“小主人上座。”

青龙却是拉着王紫来到了那首座,轻柔却不失坚定的把王紫按在了座位上,青龙这话不加掩饰,虽是跟王紫说的,但被一直竖着耳朵等吩咐的族长和各大长老,还有死皮赖脸跟上来的野智听了个清清楚楚!

顿时所有人的脸色都如调色盘一般,剧烈的变化着,五颜六色堪称精彩!大概他们现在都在祈祷自己听错了吧!

“小主人尽管坐着就是,你我还分上座下座?”青龙的手按在王紫肩膀上,阻止她站起来,笑着说道,很随意的样子,从一旁拉过来几个椅子,等离得王紫足够近了才坐下。

就在众人刚刚给自己做了心理暗示,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一定是他们听错了的……可是刚刚稳住了那跳个不停的心脏,青龙的话又轻飘飘的响起,把他们辛苦缝起来的心脏再一次击碎了!

众人顿时惊疑不定的看着王紫,刚才什么不敢对青龙尊者不敬什么的都忘记了,直直的瞪着王紫,好像要在王紫脸上瞪出夺花来似的,小主人,小主人,小……主……人……,这三个字跟魔咒似的不停在众人脑海中盘旋,连青龙尊者都认了人类主人,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王紫捧着天心,给他顺了顺毛,天心现在睡的很香,在这么嘈杂的环境中都没有醒来的迹象,在感受到王紫的抚摸时,天心喉咙动了动,似乎享受的咕哝了一声,继续睡的稳稳的。

王紫知道青龙这是在给她立威,也就不动了,随青龙去做。

“这是我的主人,你们不来参见吗?”青龙这才看向一堆呆若木鸡的人,不管自己扔下了什么轰炸性的信息,只不解的问道,若不是看他那仍旧带着威严甚至有些威胁的表情,还以为他是真的不解呢。

“……参见小主人。”

众人一愣,青龙尊者是龙族血脉的始祖,拥有上古最纯正的龙族血脉,不管是第几代,年龄多大,龙族必须奉其为尊者,可是青龙尊者的主人该怎么称呼?历史上没有这样的文献啊魂淡!众人只能惶恐的喊道,可是喊出来后还是一阵不适应。

“不要喊小主人,喊主人便好。”青龙不满意的纠正道,小主人是他才能喊的。

“……参见……主人……”众人又是一愣!不敢违抗,可是他们分明是自由之身,虽然跟着青龙尊者称呼,但是这样喊主人却像是给自己的灵魂上了一副枷锁,声音如鲠在喉,但在青龙威严的扫视下,还是艰难的喊了出来。

“呵呵,又不是让你们去死,怎么都是如此老大不愿意的样子?”慕千厷靠在椅子里,红衣如血,笑的妖冶而危险,这厮在船上的时候就换回了自己的衣服,相比起长天派那身死气沉沉的道袍,慕千厷当然乐意穿回自己的衣服。

众人不由的看向慕千厷,此人说话如此随意,似乎一点都没有把青龙尊者放在眼里,而且刚才先青龙尊者一步坐在了王紫另一侧,隐隐有跟青龙尊者平起平坐的意思,此人又是谁?

众人这才想起去看跟青龙尊者一起进来的几人,出了青龙尊者的主人,其他人都各自找了地方坐下,面色淡然,不像是狐假虎威,也不像是泛泛之辈,而且气息太过飘忽,在这高台上,除了野智都是长老级别的人,修为那一定是龙族顶尖的,可是在这些人面前却都如没见过世面一般,众人心中一凛,绝对不信这些人只是掩盖了修为那么简单!那么就只可能是……这几人的修为远高于他们了!

“都坐下吧。”不管众人心里怎么想,青龙却是再次开口说道。

众人惶恐,找地方坐了下来,觉得今天是在太意外,消失了三千万年的青龙尊者忽然驾临龙族,可青龙尊者已经有了人类主人,还有几个实力高深莫测的人随行前来,众人心中不由得猜测,青龙尊者只是来龙族看看吗?

“朝圣节进行到哪一步了?”青龙问,眼睛瞥了一眼心事重重的族长和众长老,自顾自的问,并没有点破。

“只剩下十二名勇士争夺最终获得传承的资格了。”族长很快回道,忽然想到,传承开启的次数有限,但传承却是由青龙尊者设下的,现在青龙尊者本尊就这里,那是不是说明,龙族今日有幸得到青龙尊者垂青了?

“嗯,龙谷有人看守吗?”青龙点了点头,在族长发亮的眼睛下,却没有继续说传承的话题,而是问道。

“有,龙谷时刻有人看守,不敢怠慢。”族长不知道青龙为什么这么问,但还是如实回道。

“多派些人手前去看守,尤其是今晚。”青龙道。

“是。”族长更加疑惑了,但不敢违抗,想说龙谷其实守卫很森严,但还是挥了挥手,让野智去办,野智皱着一张脸,似乎心里的活动很复杂,但现在有任务,他决定先办好事情再说。

高台下的龙族有的惶恐,有的不解的看着这里,有的还在自顾自的做这些事情,刚才回来的那些人也没有到处去说青龙的身份,只等着上面的吩咐,不敢乱说。

“今天我的确有事前来。”在众人猜测着青龙到底要干什么的时候,青龙自己开口了,而且看样子要明说了。

“青龙尊者有事尽管吩咐,龙族定当上下一心为尊者效力。”族长顿时拱手说道,其他长老也急急地附和。

“不必说的这么好听,我只问你,龙族上下多少人?”青龙睨了一眼族长,问道。

“包括老弱,幼龙,共两千三百二十人整。”龙族长老很快回道。

“老弱指什么?”青龙问。

“修为遇到瓶颈,寿命将至之人,受过重伤,修为止步之人。”另外一个长老回道。

“即刻召集龙族所有人前来祭坛。”青龙说道。

“……包括老弱,幼龙?”一个长老问道,对青龙要做的事情更加好奇,但青龙这是命令,他必须先按照命令去做。

“所有人。”青龙只淡淡的重复了一句。

“是。”那长老擦了擦头上的冷汗,飞身直接下了高台。

“小主人过来。”

半晌,广场上的人越来越多,密密麻麻的汇聚在一起,青龙牵着王紫的手,来到高台边上,下方的人群一抬头便看到了高高在上的青龙和王紫,纷纷猜测那是何人,竟然站在族长和众长老前面!

“龙族的子民,虽然本尊出现的突然,也许你们并不信,但本尊不得不告诉你们,本尊便是上古神兽青龙。”

青龙威严的声音在上空响起,有些知道青龙身份的人并不意外,但很多不知道的却不淡定了,纷纷在说这个人是在开玩笑还是在干什么?这样忽然来一句说他是青龙的话,叫他们怎么相信!

慕千厷在后面笑了,穷奇和腾蛇也觉得好笑,青龙这样板着脸一板一眼的说自己就是青龙,还自称本尊的时候,对于他们深知青龙平时样子的人来说,真的很好笑。

“今天本尊前来龙族只为一件事,那就是帮助我的主人契约龙族,将龙族收入我的主人帐下!”青龙接着说道,不管众人接受得了或者接受不了。

然而实际上,这话真的让人群中炸了锅了,不只是因为大家知道了青龙有了主人,还因为他们也要被迫跟人类契约,族长和长老们也慌了,这算是什么事儿啊!他们根本没想到青龙竟是为了这样的事而来,这让他们如何能同意?而且就算他们同意了,一个人类要契约两千多条龙,这不也是开玩笑嘛?

“你们不用担心别的,我的主人自然能契约得了你们,这是我的命令,你们必须服从。”青龙身形一闪,出现在空中,龙威向下笼罩而去,压下了各种惊疑不定的声音。

“我不同意!尊者,我们敬您是青龙尊者,但不会因此放弃我们的自由!”野智刚刚回来就听到青龙这样的话,顿时站出来朝着空中的青龙说道,跟人类契约,那根本就是侮辱!

“哼,自由……龙族的自由是我给的,龙族的传承也是我给的,你们确定你们的自由,也是你们自己的?”青龙在空中冷声说道,龙威更甚。

所有人都不敢说话了,一来是畏惧于青龙的龙威,二来是畏惧于青龙说的话,此时不明情况的人也猜到大概了,看来空中那傲视着下方的青衣男子的确是青龙尊者,龙族的自由是青龙与妖界的约定,妖界不得干涉龙族的自由,龙族有权行走于六界而不受妖界的约束,至于传承,灵兽都是靠着传承修炼的,如果没有了传承,他们几乎什么都不是!

“……我们服您,诚如您所说,这一切都是您给我们的,我们只敬畏和服从强大的人!”野智顿了顿,却顶着压力继续说道,那个人类女子,哪里值得他们契约了?如果青龙尊者这么做只是为了给那个女子找保镖的话,他宁愿什么都没有!

“你的意思是,想挑战我的主人?”青龙却是问道,声音听不出情绪。

“如果她有资格做龙族的主人,理所应当证明她的强大!”野智感觉身上的压力渐渐加大,但还是咬着牙说道。

众人都为野智捏了把汗,尤其是族长,恨不得冲下去捂上野智的嘴。

“我不接受你的挑战。”王紫飞身落在青龙身边,看着下方的野智,却是开口说道。

“小主人,交给我就好。”青龙轻声说了一句,这是王紫拜托他的事情,他可不想让王紫觉得他办事不利。

“如果足够强大,为什么不敢接受我的挑战?”野智抓住机会问道,觉得王紫的拒绝是她有自知之明。

王紫微微皱眉,不接受这人的挑战只是因为不喜欢这个人,心高气傲,屡次挑衅,收服龙族可以经过谈判,但不包括这样没有理智的一直挑衅,不仅是对她,更是对青龙,她可不想看到青龙为了她被这种小角色看轻了!

青龙正要给野智的眼神瞧瞧,却见王紫伸手握上了青龙的手,阻止了他,而王紫自己,身上的威压忽然释放出来,一股脑的逼向野智!

野智惊讶,却很快回神抵抗,这也算是较量了吧!青龙的威压他奈何不了,一个小小的人类竟然敢挑战龙威,这可是她主动挑衅的,他不反击才怪!

然而两人的气势相撞,在两人中间形成了一个明显的气势对撞,而令所有人没想到的是,刚刚僵持了不过两秒,就见王紫的气势猛的推进,完全压在了野智的龙威上!

直到野智挺直的身躯‘砰’的跪在地上,而王紫的威压丝毫没有减弱,甚至有更强的趋势!野智身下的大理石地面呈现网纹状裂开,野智面上也出现深受打击的表情,拼尽了全力才没有趴在地上!

王紫明明只是地神期一层的修为而已,按理说地神期一层的修为根本不能跟他的龙威比,可为什么感觉从王紫身上来的气势那么深远、那么浑厚?这哪里该是一个小丫头该有的?这样的威压跟方才青龙的威压也差不了多少了!

就连青龙也诧异了,穷奇几人也难以置信,王紫的威压竟然能达到这样的程度!这根本就是跟天神期的威压也相差无几了!

“我不屑接受一个弱者的挑战。”

王紫抚摸着天心柔软的毛发,收回了放在野智身上的威压,淡淡的说道,这样的威压也是第一次用,前天晋级后识海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的神识现在是以前的无数倍,这令她怎么都想不通,这样超前的神识,绝对是修炼之人不曾出现过的,她也没想通,这样超前的神识会有哪些意想不到的用处,但是这威压一用,应该是其中一项了吧。

------题外话------

万更回来了,今天晚上码字的时候一直在吃糖,现在牙好酸咕~(╯﹏╰)b

么么哒,去刷刷牙睡觉妞儿们晚安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