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二十九章 保密任务

美轮美奂的宫殿内,经过青龙的一番布置,没有了之前荒芜了很久的感觉,应该是故意用了暖色装扮的原因,现在的宫殿才像是个奢华无比却也不失温馨的家,自昨天王紫离开之后,青龙就把王紫的房间整理出来。

进门便是柔软的绒毛地毯,一张很是夸张的大床,床上撑起一架红纱帷幔,房间内有一座向下的旋梯,从旋梯口望下去,却见下面是一座圆形的浴池,引进了后山的泉水,水中被青龙放置了一块极品火山石,让水温一直保持在事宜的温度。

房间内有不少新鲜采摘的花,整齐的插在花瓶中,给房间内添了不少活泼的生气,这样一个房间已经很精致了,青龙似乎还不太满意,站在窗前看着整个房间,想着该怎么改进。

腾蛇就盘膝坐在地上,地面上铺着的是一块巨大的白貂皮,柔软的绒毛坐上去倒也舒服,腾蛇低着头祸害着白貂皮上的毛,揪起来一簇一簇的,被青龙瞪了一眼后悻悻的收手了。

穷奇坐在那宽大的床头,一手捧着天心,一手给他顺毛,可是从始至终天心都是炸毛的状态,无论穷奇怎么顺都无济于事,而穷奇嘴角保持着勾起的状态,眯着眼睛似乎很喜欢做这样的事情,骨节分明的手指自顾自的穿梭在根根竖起的毛发中。

天心几次试图脱离魔掌都无济于事,从刚开始的反抗状态已经渐渐变成了默默忍受的状态,圆圆的眼中斑斓的色彩只剩下水一样的蓝色,泛着波光,带着可怜兮兮的神色看着床上睡的很熟的王紫,甜心你快点醒来啊!

天心现在无比郁闷,跟甜心契约以来,好不容易等到甜心晋级了,可是为什么他却没有因此长大!要说到底长了没有,长了啊,可是就多了两颗指甲盖那么点的狐狸牙管用吗?七色天心可不是那种靠牙齿捕猎的低等动物!现在这牙齿要在穷奇手上都不够给他挠痒痒的啊魂淡!他要长大他要长大!再不然也要让他快点会说话啊!

“咕噜咕噜……”

不要抓我的尾巴!只有甜心可以抓!甜心在心中怒吼着,眼中的蓝色顿时变成了喷火一般的红色,浑身的毛束起来瞪着穷奇,呲着牙的时候新长出来的两颗尖尖的狐狸牙显得特别明显。

“呵呵……”

穷奇笑了笑,那声音有点的恶作剧成功的愉悦,也有带着点他特有的不屑,别说他听不懂天心说什么,就算能听懂也不会管,自顾自的抓着天心的尾巴往王紫脸上去,天心见穷奇拿他的尾巴扫王紫的脸,顿时炸成一团的尾巴乖乖的放下来了,他可不想扎到甜心,甜心才不是穷奇那种皮糙肉厚的家伙,甜心的皮肤娇贵着呢!

“我的主人,别睡了。”穷奇握着天心的尾巴,用尾巴尖的毛在王紫鼻尖来回扫过,王紫动了动鼻头,还没睁开眼睛的时候就伸手揉了揉鼻子,可爱的动作看的穷奇不禁低低的笑了。

“唔,没睡。”王紫睁开眼睛,撑着身体坐起来,就是抓紧时间整理了一下身体中的各种能量,躺着躺着就不自觉的沉入修炼了,她现在并不困。

“好,你没睡,可是你也该离开了,现在外面应该天亮了。”穷奇从善如流,伸手把一旁的外衣拿过来给王紫披上,王紫正要穿的时候却被穷奇挡住,然后自顾自的给王紫穿起来了。

穷奇的动作也没什么,毕竟平时穷奇也经常给王紫穿衣服,王紫都习惯了,可是今天不知为何,王紫面色面上稍稍划过不自然,自以为掩饰的很好,却被穷奇看在了眼里,不过穷奇什么都没说就是了。

其实不久前晋级结束被穷奇带走之后,曾发生过一个小插曲,王紫本想去净化之水处理一下自己浑身的血迹,穷奇明明知道她要干什么,却一点都不避嫌,抱着她就飞过去了,王紫站在的冒着热气的净化之水前,下水也不是,不下水也不是,只因他们二人刚刚落地,青龙和的腾蛇紧跟着就来了。

青龙一副宣兵夺主的样子,撩着袍子坐在了岸边的岩石上,腾蛇红着脸,还有些婴儿肥的脸蛋上镶嵌着一双红白分明的大眼睛,闪躲着看着她,但就是不走,闷闷的叫了声‘小紫’就也坐在了一边,也不看她了,话也不说了。

王紫简直纳闷儿,几天没见腾蛇而已,怎么感觉他乖乖的,见了面也不曾上来讨巧卖乖了,前几天似乎还躲着她,这回不躲了,可是赖在这看她洗澡算怎么回事?而且为什么紫姐姐都不叫了?王紫心想,难道是腾蛇在跟她闹别扭?

王紫又看了看穷奇,却见穷奇只一副怎么还不洗的表情,似乎在说,难道还要我帮你脱衣服吗?王紫心中怪异的感觉持续攀升,她洗澡他们不应该回避的吗?这种共同的认识什么时候出现差错了?而且看样子为什么只有她不知道而已?

王紫僵硬的往进化之水里头迈,衣服也不脱了,穷奇的样子越来越戏谑,青龙干脆笑上了,直到王紫半个身体都泡进了水里,穷奇才身形一闪扬长而去,那背影潇洒的,好像在说跟你开个玩笑而已,青龙也笑着走了,走的时候还不忘拽上了低头残害花瓣的腾蛇。

王紫泡在净化之水中,觉得刚才那三个人的反应实在很怪,而且净化之水和长生树外围的结界是不是该加固了,不,还是布个阵法吧,王紫不由的加快了速度,也不泡了,冲掉身上的血,已经没有伤痕了,王紫快速的换了一身衣服,外衣还没穿,不久前离开的三人就跟知道她出来一样又相继回来了。

王紫拿着外衣愣愣的看着杵在面前的三人,重新思考着在这附近布阵的可能性……

“想什么呢,不出去了吗?”穷奇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王紫看去,竟发现刚才不知不觉走神了,抬眼看穷奇那充满戏谑的眼神,就好像知道她刚才在想什么一样。

“出去。”王紫低头揪了揪衣服,其实已经穿的整整齐齐了。

“甜心!”天心在穷奇手里乱动着,希望赶紧引起王紫的注意,而王紫也没让他失望,终于发现了他,而且顺利的把他从穷奇的魔掌中拯救了出来。

天心站在王紫肩膀上,对着穷奇呲了呲牙,瞧见穷奇嘴角那似笑非笑,头往尾巴里一埋,还是不挑衅了,万一甜心也保护不了他该怎么办!

王紫下床,腾蛇就坐在地上,王紫本想的揉揉腾蛇毛茸茸的银发,腾蛇却头一侧躲开了,王紫的手在空中停了一会儿,诧异的看着腾蛇,这一次是真的确定,腾蛇不知道哪里又闹别扭了。

“小初?”王紫唤了一声,想听他说这是怎么了,别让她猜。

“啊?怎么了小紫?你出去吧,万一又碰上那个怪老婆子怎么办?”

腾蛇忽然回过头来,红白相见的大眼睛充斥着笑意,看起来并无异样,但是他不叫紫姐姐本来就最大的异样啊!王紫又仔细看了看腾蛇,觉得没有哪里不对,几人都在催促着她快点出去,王紫也只好把那点疑惑放在心里,闪身出了赤灵。

“天心,你得回去。”王紫把天心从肩膀上拿下来,放在自己眼前说道,天心红红的舌头一卷,本来要舔到王紫脸颊的,却被王紫躲过去了。

“咕噜咕噜……”天心不嗨森了,甜心干吗躲开啊。

“先回去,你不能跟着我出去。”王紫以为天心情绪低落是因为又要回去心阙的原因,因此又解释了一句。

“甜心……”

天心只好退而求其次,扭着脖子舔了舔王紫手指,这才不情不愿的回到心阙,哼哼,那个可恶的穷奇一定是知道他不能跟着王紫出去,才放心的把他交给王紫!果然灵兽什么的、最奸诈了!

……

“王紫小师妹?你今天有安排吗?应该说你接下来几天有什么安排吗?你已经不用时刻守在这里了。”戎沛白见王紫出来,问了一声,心中好生羡慕,如果她也有那么本事守擂,今天一天搞定了复赛该有多好。

“去刑堂看看。”王紫道。

“喔,对了!你应该还没好好看过世外域吧,如果有那种合作的任务,你也可以试试啊,反正你时间那么多。”戎沛白刚开始没反应过来,还说王紫怎么突然就主动去找刑堂了,不过转念一想,才想到门派大比期间刑堂也会有额外的任务,给时间富裕的弟子准备的。

“跟谁合作?”王紫转头看向戎沛白,这时几人已经一起出了门。

“这里面应该有各大家族颁布的任务,由刑堂代为挂出来,算是长天派跟世家之间的合作吧。”戎沛白解释道,幸亏她提了一句,她就知道,王紫绝不会操心这些小时。

“可以不回月阴山吗?”王紫问道,长天派代为颁布的任务,应该不是小任务吧,要不然世家子弟也可以去做啊。

“这个要根据任务的难易程度来,刑堂会规定时间,如果确实超过一天以上的时间,刑堂会负责跟灵柔大婶沟通的。”戎沛白在说到灵柔大婶的时候刻意压低的声音,他们还在月阴山呢,她可不想被灵柔大婶的顺风耳听去。

“唔。”王紫点头,表示明白了。

“哎,太幸福了……”戎沛白叹道,她也想出去放放风啊,这么棒的事情,王紫一定会去的啊,羡慕啊羡慕。

“你们加油。”分开时,王紫说了一句,再平常的一句话从王紫嘴里说出来却让戎沛白一阵激动,那兴奋的样子活像是有了王紫这么一句话,杀出一条血路也根本没有问题!

王紫直接向刑堂而去,想到之前穷奇吩咐的事情,又在神识中唤了卫子谦、慕千厷和北皇。

“呵呵,这不是王紫吗?让我想想你来我这三宝殿是为了什么事情来的……经我掐算,是为了任务而来的啊……”

王紫刚刚踏进刑堂的大门,一个笑呵呵的声音就钻进耳朵来了,光听着那声音似乎就能看到那张笑花了脸的人,想都不用想,这肯定是欧阳侨了啊,只见刑堂的人进进出出的,比前几次热闹了很多倍,而大忙人欧阳侨今天竟然亲自坐镇刑堂了!

“欧阳副堂主。”

王紫在欧阳侨面前停住,一时间周围各种各样的视线都聚拢了过来,昨天新弟子王紫守擂成功已经是整个长天派上上下下十几万弟子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事情了,现在要有人敢在公众场合问一声王紫是谁,那一定会遭到一票鄙视的眼神,昨天观赛的人太多了,而且不乏高几届的弟子,对于这个屡次创造奇迹的王紫,众人无比期待个人组的决赛。

而刚才欧阳侨一声王紫叫的,虽然是跟王紫说,但那声音飘过,有哪个人不是立马就被吸引过视线来的?有些昨天远远见过王紫守擂的弟子,如今见到王紫更是激动的难以自持了,有几个人甚至跑过来光明正大的跟王紫套近乎了,可惜王紫一律回以‘借过’的视线,那些人收到王紫淡淡的眼神,一个个都钉在原地动不了了。

王紫无法理解这些人突然对她暴增的好奇心,默默无名也罢,名声赫赫也罢,这对她真的很有影响吗?以前总觉得见到欧阳侨不是件好事,因为欧阳侨笑面虎的表面下藏着一颗老狐狸的心脏,但是此刻王紫却径直来到了欧阳侨面前,只因这刑堂内,好像只有欧阳侨这里能挡住一干弟子的脚步。

王紫看向墙上悬挂的任务令牌,果然如戎沛白所说,跟世家的合作任务在一个专门的区域,那天她跟卫子谦几人来的时候竟然没有发现,王紫的眼神在那些任务上扫了一圈,有护送的任务,也有采摘灵草的任务,更有几个离开世外域的任务!

“我说王紫啊,好歹我也是这个长天派最早认识你的吧?而且也给过你不少照顾吧?跟我多说几句话就那么难吗?”

欧阳侨见王紫的眼神就定在那些任务令牌上,声音略有些不平的问道,却还是笑呵呵的,其实欧阳侨的确挺纳闷儿的,他自问,他对这个王紫算是很好了吧,可是王紫却总是一副敬而远之的表情,换做别人,能攀上刑堂副堂主早就该偷着乐了吧!

“说什么?”王紫下意识的问道,欧阳侨笑呵呵的脸皮却是一抽,说什么,说什么,说……什……么……这样的话也算话吗?

“想接什么任务?”欧阳侨心中叹了口气,觉得不应该跟王紫开玩笑的,这小丫头压根儿就不知道什么是玩笑。

“我有六天的时间。”王紫没有说想接什么任务,而是说道,随即眼神看向欧阳侨,虽然欧阳侨是只不折不扣的老狐狸,但是王紫明白他算计归算计,却从来没有害过她,反而,每次算计的结果都会阴差阳错的帮到她。

“……”欧阳侨嘴角抽了抽,忽然觉得拿王紫没办法,王紫那明明很平淡的眼神,看在他眼里怎么就那么理所当然呢?王紫这一句‘我有六天的时间’,他没理解错的话,这是让他来帮她选呢?她就那么肯定他会乖乖给她选吗?

不过在王紫依旧没有变化的眼神下,欧阳侨伸手从不远处的墙上隔空摘下来几块令牌,一字排开放在王紫面前,让她自己选,欧阳侨此时心里微傲娇,觉得不应该殷勤的继续讲解。

王紫看了看面前的令牌,有几个是世外域内的,有几个是离开世外域的,任务的内容有简单写,但她并不是很清楚,离开世外域的任务也都不超过慈海。

“灵柔前辈的假可不好请啊……”欧阳侨忽然说道,语气有点怪。

王紫的视线还在徘徊在那些令牌上,她的目的不在任务内容上,最好能够相对自由一些,这时倒是不知道该怎么选了,也不知道卫子谦他们处理卫家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还是一会儿等他们来了做决定吧。

听到欧阳侨说话,王紫抬起头不明所以的看了看他,那眼神好像再说、‘这是你的事情,不好请也不关我的事啊’,欧阳侨本来是随口一说,让这小丫头明白,他欧阳侨可是真心帮了她不少的,要搁别人那儿,他可不一定会批准月阴山的女弟子来领这些任务的啊,可偏偏王紫是这个反应,欧阳侨觉得今天点儿有点背,老在王紫身上吃瘪。

“决定了哪个任务了没有?”欧阳侨咳了一声,不想继续刚才的话题,转而问道,王紫这选了半天似乎也没看中哪个啊。

“那是什么任务?”王紫却忽然指着墙上挂着的一个任务说道。

欧阳侨面上的笑几乎维持不住,暗自告诉自己忍一忍,王紫让他选,他已经选了这里面最合适的任务出来了,王紫偏偏去看别的,周围的弟子都悄悄的关注着这里呢,眼看着欧阳侨这么好脾气,‘百般迁就’王紫,愈发觉得,这王紫已经是连门派都相当看好的黑马了,要不然欧阳侨也不会这么有耐心啊,要是换了别人,指不定欧阳侨给他塞一个什么有去无回的任务呢。

“护送啊。”欧阳侨抬手一吸,把那个令牌吸在手中,放在王紫面前说道,只见令牌上简洁明了的写着两个大字、护送!

“护送谁?去哪里?”王紫当然知道这任务是护送,但是其它任务上面都写着明细的,只有这个任务上面就这么任性的两个字,让别人猜吗?

“这是宇文家的任务,保密任务。”欧阳侨说道,保密任务当然不能写明白了,不过安全问题嘛,不用欧阳侨解释王紫也应该明白,任务都存在风险性,但是宇文家的金字招牌就足够说明,这任务只存在保密性,几乎没有危险性,而且既然是挂在这里的任务,都是靠谱的,这一点不用怀疑。

“小紫,欧阳副堂主。”这在这时,卫子谦和慕千厷大步而来,跟二人一起来的竟还有北皇,想来是刚才在路上碰到的。

“嗯。”欧阳侨笑着应了一声,眯着眼打量了一下卫子谦三人,印象都很深刻,不过对于卫子谦先叫了王紫才叫他,这本该是被视为无礼之举的,欧阳侨却是不打算追究了。

“你们要一起去吗?”欧阳侨笑着问道,看样子几人是约好的,他问也是白问。

“嗯,我们这几日无事,出去历练历练也好。”卫子谦也笑道,欧阳侨什么都知道,也不需要他想些别说辞应付。

“那就选吧。”

欧阳侨没多少意外,只靠在椅子里问道,欧阳侨也不管别人看不看,把那么多任务令牌就摆在几人面前,让他们四边挑,看着众人一阵眼红,纷纷打定注意,一会儿等王紫他们选好了,就立马上去看看还有没有剩余的名额,他们好试试。

卫子谦在那么多令牌上扫了一眼,看到王紫手下按着的令牌,微微笑了笑说道:

“既然拿不定主意留在世外域还是出去,那就选这个吧,机会均等。”

卫子谦这话说的有点开玩笑的意思,但其实这些任务都差不多,不管选择哪个的确都没多大差别。

“那就这个了!”王紫几人还没最终决定,欧阳侨就说道,手在桌子上一扫,刚才那些令牌又被悉数挂回了墙上,只剩下王紫手里的那个,欧阳侨捏着令牌的一角抽了出来,同时放在桌子上一卷玉简和另一个红色的令牌。

“拿着这个,今天中午到星鸿客栈等,可记住了啊,我只能给你六天的假。”欧阳侨说道。

“多谢欧阳副堂主。”王紫点了点头,卫子谦收起玉简和令牌说道,欧阳侨则的笑眯眯的冲着几人挥手。

而王紫几人刚走,欧阳侨也整理了一下衣服径直出门离开了,刑堂的其他人奇怪的看着,好像欧阳侨来这一趟就是专门为王紫来的,欧阳侨前脚坐下,王紫后脚就进来了,而王紫前脚刚走,欧阳侨也走了。

……

王紫几人离开长天派后先是去了卫子谦他们买的宅子内,现在距离中午还有些时间,跟宇文家的人汇合之后不方便是肯定的了,穷奇要找卫子谦还有慕千厷商议事情,还有不少事情要问北皇,只好先这样安排了。

北皇对卫子谦几人在世外域还有些根基的事情表示诧异,但是并没有表现出来,不过他今天心情貌似不错,能不好吗,王紫主动叫他出来,而且一起去执行任务,更家令他高兴的事情是,穷奇直接告诉了他,王紫不久后就会去魔界的事情!

这消息真的比什么都来的兴奋,他巴不得王紫早点回魔界呢,在他看来,魔界才应该是王紫的家,虽然这件事情他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但依照他强大心脏来说,并未因此受到打击,穷奇他们跟王紫之间的信任可不是一天两天建立起来的,他必须有足够的耐心,如果都用来羡慕嫉妒恨了,他才是真蠢。

王紫回魔界的时间基本已经定了,这是好事儿,虽然回到魔界后会有新的考验,但是北皇并不像穷奇他们那么紧张,王紫是魔王之眼的主人,魔界的一切都是因她而变,不管有多少阻碍,他坚信魔王之眼并不会选错主人,但是这是魔界的秘密,他并不能跟穷奇几人说起,对于穷奇的问题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反正是为了王紫好,他自然乐意。

一直到中午,王紫几人出现在星鸿客栈,这间客栈是长天镇上最大的客栈,王紫几人坐在客栈二楼,卫子谦把那枚红色令牌放在桌子上,几人要了一壶茶,准备等等,此时距离欧阳侨所说的时间已经很近了,本来以为等等就好,可是这一等,竟然一直等到了太阳下山!

王紫闭着眼睛,身体呈现放松的状态,身体中的能量在自行运转着,虽然面上没有表现出什么,但是对即将合作的人,王紫心中已是不喜。

让他们在这里等了整整一个下午,王紫现在的时间都是争分夺秒算的,这样浪费她的时间,让卫子谦三人也很不爽,但三人都是喜怒不形于色之人,这时候也并没有表现出烦躁。

直到客栈掌灯的时候,才有一个带着斗笠的人来到王紫几人的桌前,那人的眼神似乎在那红色令牌上停了会儿,手伸向了那令牌。

在那人的手刚刚碰到令牌的时候,却见一只柔和的灯光下异常莹润的指尖轻飘飘的按在了令牌之上,那人顺着那双手看去,却见一个女子靠坐在椅子里,此时缓缓的睁开了眼睛,透过一层黑纱望去,那人黑纱掩盖的脸有一瞬间的呆愣,似乎惊讶于这双手的主人拥有一双如此神秘而深邃的眼睛,也诧异于那双暗夜一般的墨眸中丝毫情绪波动都没有。

“护送的任务是我们发布的。”那人呆愣一瞬,很快回过神来,从怀中拿出一块一模一样的令牌,似乎在证明他的身份。

“我们等了一下午。”王紫开口,女子偏低的声线缓缓响起,听着让人沉醉,那人又是一愣,看了看王紫面无表情的脸,这才猜到,这女子似乎生气了?

那男子用了些力气想把那令牌先拿回来,晚上客栈的人很多,还是不要让人注意道他们这里为好,可是王紫明明看上去只轻飘飘的放着一根手指,那令牌却好像被牢牢的钉在了桌子上,他竟抽不出来!而且,王紫并没有使用灵力!

那男子抬头看向王紫,先松开了令牌,似有退让之意,这个时候他已经可以肯定,王紫的确生气了,那男子这才开始打量在座的四人,三男一女,却都是风华绝代之人,气质绝非一般世家弟子,那男子心有赞赏之意,看来这次在长天派的确找到几个得力的弟子。

不过,现在要拉拢四人似乎很难了,这等了一下午,四人心中定然失望。

“对不住四位了,今日中午并非我们故意失约,实在是任务临时调整,不便出来相见,为表歉意,此次任务的酬金翻倍,长天派的贡献值我们也可以跟刑堂的负责人说,给几位翻倍如何?还请几人原谅才是。”那人抱了抱拳,声音抱歉的说道,酬金不算什么,但是贡献值加倍却是对长天派的弟子诱惑都是巨大的,这人似乎很肯定。

在这人说完话的时候,却见王紫一直按着令牌的手指松开了,那人心中似乎也因此一松,以为王紫接受了他的道歉,并且也满意于他开的条件,但是那人看向王紫的时候,却见王紫仍旧面无表情,而且不知道是不是王紫的脸偏向了窗外漆黑的夜色,那精致无暇的面上似乎带着微微的冷意。

“集合地点在哪里,还请带路。”卫子谦直接说道,声音是一贯的温和,但这也只是习惯而已,况且有王紫在,他也不愿意表现出不好的一面。

“哦,几位请随我来。”那男子看着四人的面色,怎么觉得并不像他想的那样,难道是条件不够丰厚吗?

王紫几人站起身来,走出了座位,而慕千厷在经过那人身边的时候,手顺起了那枚令牌,看似友好的放在那人手中,面上仍旧是妖冶的笑,留下一句让那人僵硬的话:

“我给你五倍的酬金和长天派的贡献值,你在这里坐一下午,如何?”

那人看了看王紫四人先后下楼的背影,本来是示好的举动,却不想让四人对他的印象更差一步,那男子顿了顿上前带路,也不知道是该庆幸这四人的实力似乎不错,还是该苦恼出师不利,把人得罪了。

“就是这四人吗?那就快出发吧。”王紫几人跟着那人来到集合地点,意外的,人很少,除了他们四个,宇文家的人也只来了四人。

一个年轻的男子,那男子身边站着一个身着罗裙的女子,还有一个跟去接王紫几人那人一样装束的男子,见面后没有先互相介绍,另外一个男子却是直接说道,而且,王紫在到了地方之后,已经能猜到,此次任务是要离开世外域的了。

四人似乎比较着急,急着出世外域,王紫不由去想,这任务保密是保密,但有必要如此鬼鬼祟祟吗?而且,让他们等到晚上,估计大多数原因也是出于隐藏,夜晚好办事,好隐藏行踪吧……

“实在很抱歉,我们的任务今天临时做了调整,中午没能如约见到几位,还请几位见谅了,我们做了很充分的准备,人虽然少,但是自有办法对付海上的灵兽,几位不要紧张才是,还有,这是宇文家的十二公子,这是公子的丫鬟小西,你们需要保护的就是十二公子。”

另外一个戴斗笠的男子摘下了斗笠,那人的面色微显严肃,年纪看上去稍大一些,但是说话很客气,此时他们已经顺利出了世外域,坐在船舱之中了。

之前那男子似乎有些紧张,在听到另外有一个男子并没有说起酬劳和贡献值之类的补偿后,才松了口气,生怕让王紫几人的印象又差几分。

“我叫鸿熙,这是余浩,”

年纪稍大一些的男子说道,也就是鸿熙,鸿熙其实很清楚,刚才他们的一系列的举动并不寻常,可是王紫四人却一句都没问,离开世外域进入慈海这么危险的事情,哪个任务不是最起码要二十人以上才敢出海,可他们满打满算才八个人,然而王紫四人的面色却始终淡然,也并没有多问一句,忧虑或者担心也没有表现在他们脸上,这样的人又岂会是关心灵石和贡献值的人。

“哪里,既然是宇文家发布的任务,任务如何调整当然由不得我们做主。”卫子谦微微一笑,温声说道,似乎不打算纠缠等了一下午的事情了,他们已经坐在一条船上,聪明的话,双方还是保持默契为好。

“公子真是好风度,敢问几位如何称呼?”鸿熙笑问,卫子谦的话让他笑意更加明显了。

“在下子谦,这是王紫,千厷,修皇。”卫子谦一一介绍道,鸿熙和余浩也并没有说明自己的身份,只介绍了宇文家十二公子,但是宇文家十二公子又是谁?他们根本不清楚,既然对方没有交代详细的打算,他们也没必要说的那么清楚。

“千厷有一事好奇,不知能不能问?”慕千厷笑道,船舱内很大,几人各自坐在椅子上,只有那十二公子坐在床上,还有站在他身边的小西,离的有些远,灯光并没有把那里照的很清楚。

“千厷莫非是要问,我们此行前往何处?”鸿熙似乎知道慕千厷想问什么,几人既然不好奇他们的身份,那么好奇的就只剩下这一件事了。

“正是。”慕千厷点头。

“呵呵,此事倒不是我不愿意告诉几人,而是现在不能说,过了前面的松陵海峡,我定会据实相告,反正我们要护送十二公子前去,总要到达目的地的。”鸿熙笑道,既然他都这么说了,慕千厷似乎也没有再追问的理由了。

“今夜海上风浪小,就由余浩驾船,我来照看船上,四位的房间就在左右,只是我们没料到有女子,这船上只有两个房间了。”

鸿熙也不多言,直接安排了今晚的事情,本以为晚上需要多点人守夜的,但鸿熙似乎真的胸有成竹,而且鸿熙这样安排也多半是用行动表示对下午的歉意,这样一来,王紫几人倒是不再推辞了。

“无妨,我跟小紫紫睡一间房就好。”在鸿熙说了唯一一点难处之后,慕千厷却是不避嫌的牵上了王紫的手,笑着说道。

鸿熙和余浩似乎都愣了一瞬,尤其是自开始就一直一言未发的余浩,似乎对慕千厷宣布的事情表示有些震惊,总觉得,浑身透露着生人勿近信息的王紫,与慕千厷一个男子共处一室,太过违和……

而那始终似乎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十二公子和小西也抬头朝这里看了一眼,王紫不知为何视线迎了上去,眼神落在那小西身上,小西似乎没想到被王紫这么直接的看着,眼睛睁大了一瞬,有些天真,在看到王紫和慕千厷紧握着的手时,不知为何脸红了红,迅速低下头去。

而那十二公子似乎也只是好奇了一瞬,就又收回了眼神。

“那自然好了,今晚好好休息,在松陵海峡之前的海域,都是比较平静和安全的,明天也许就会遇到风浪。”鸿熙笑了笑,并没有表现出多余的神色,男女共处一室在世外域还是件敏感的事情,看样子鸿熙年纪虽然大了一些,却不迂腐。

直到王紫回到房间,还在想着刚才那个小西。

慕千厷站在门口,看了看那个一点都没进入大灰狼嘴里的自觉的王紫,微微反省了一下,是不是他真的没有危险性啊,现在分明是他们二人孤男寡女啊……

“在想什么?”慕千厷慢条斯理的反锁了门,反正王紫现在似乎也注意不到他在干什么,布下了结界,这才坐在王紫身边,等慕千厷整个身体缠上王紫的时候,王紫似乎才刚刚回神。

“呵呵……”慕千厷觉得王紫的反应可爱,趴在她肩膀上低低的笑了,这会儿才反应过来这房间只有他们两人吗?慕千厷放在王紫腰间的手紧了紧,一使力就带着王紫倒进了床里,从背后抱着王紫,整个人身上散发着愉悦,虽然这房间有些简单了,不过能这样过两人世界,是他每天都想的事情啊。

“我在想那个小西好像是条幼龙。”王紫身体不动,背后是慕千厷身上的温度,王紫说了别的事情让自己冷静一下,不然单独面对慕千厷的时候,她会觉得气氛怪怪的。

“她确实是幼龙。”慕千厷不甚在意的说道,这个时候提那条不相干的幼龙干什么,慕千厷很不感兴趣。

“……”王紫无言,他们不应该讨论讨论为什么那条幼龙会以丫鬟的身份出现在那个十二公子面前吗,或者这跟这次的任务有什么关系吗……

“小紫紫,千厷就在你面前,你想别人做什么。”慕千厷似乎不满的说道,惩罚性的咬了咬王紫的耳朵,王紫顿时一僵,觉得一阵电流自耳朵开始往身体乱窜,慕千厷刚才还在装生气,这会儿却又笑了。

“那个……千厷,我带你去赤灵吧。”王紫忽然回身,挡住了慕千厷不断靠近的身体。

“赤灵我三千万年前就待够了,不急着回去。”慕千厷眯了眯眼睛,拿下王紫抵在他胸前的手,身体往下压,这么好的机会,不讨点便宜怎么可以。

“不一样,现在跟以前不以前的。”王紫语言苍白的解释道,事实上她并不知道现在跟以前一不一样。

“那也比不得跟小紫紫温存来的好。”慕千厷直接说道,不想再听王紫说别的借口,低头就吻上了王紫,满含笑意的凤眼看着王紫略显诧异的墨眸,只是与此同时,王紫忽然反手拉住慕千厷,二人就保持着这个姿势,直接进了赤灵。

------题外话------

好困,妞儿们晚安么么哒,今天有事先改错字,昨天的错字真是醉了,叩谢妞儿们这么迁就我,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