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二十八章 只想要个家

王紫没有浪费时间,直接飞起一脚踢向西武的颈侧,她太清楚,如果她不懂手的话,西武是不会主动攻击的,知道王紫的腿夹杂着劲风灌进西武的耳朵时,西武才紧握着双拳,单臂挡住王紫,紫再度退后几步,双手做出格挡的姿势,只一交手,王紫变清楚西武果然进步了太多,如果放在以前,她刚才的一脚至少能将西武逼退几步,而不是现在这样,西武纹丝未动!

西武脚步微微上前,却几乎立刻停了下来,眼睛看向王紫,虽然心中明白,但是真让他主动攻击王紫,他的拳头怎么都抬不起来!

“主人得罪了!”

却听一人站出来,抱拳说道,劲风扫过,长剑出鞘的嗡鸣之声,一切都在按兵不动的情况下显得意外清晰,王紫眼眸划过赞赏,身体的警惕却一点不落,上身一侧,弓步抬手,手握成爪,抓向那人拿剑的手腕,然而触手的只是一片冰冷的铠甲,那人长剑在手中灵活的一转,弯身避过王紫的擒拿,长剑自腋下穿过,从被后再度刺向王紫!

王紫没能控制住对方的一击,顺着剑来的方向身体几乎折成了直角,单手撑地,身体一旋,借用短暂蓄力狠踢那人下颚!那人变势不及,这要是被一脚踢中下颚,下颚当场粉碎都是轻而易举的!只好运气于下颚,脖颈与下颚之处顿时青经暴起,肌肉盘虬,想要卡主王紫的脚尖,阻止她的力道!

然而王紫的脚却是在距离那人两指近时从而后急掠而过,小腿勾着那人的头颅,靠着身体的翻转带着那人狠狠的摔在地上,王紫翻身挑起,比那人先反应过来,再度攻击!

那人此时趴在地上,身上的疼不算什么,但是这只不过眨眼的功夫,那人还没有反应过来,而王紫已经曲肘劈向那人的脑后,同时膝盖压在那人脊椎上,一手夹着千金之力在那人右臂一折,而那人手中握着的剑已经转眼间到了王紫手中!

王紫这一系列动作只在眨眼间完成,几百年众目睽睽之下也没多少人看的清楚,现在众人只惊讶的看着那人的长剑到了王紫手中,而王紫正举剑刺向那人的脖颈,西武这才大惊!抽剑才救!

然而王紫要杀那人的话怎会给别人来救的时间?

“锵!”

长剑刺下,入木三分!然而并不是扎进那人的脖颈,而是几乎贴着那人的脖颈扎进了地下,剑气更是在那人的脖子上豁开一个口子,汩汩的冒着血!

“起来!”

王紫低喝一声,眉宇间出现一个浅浅的褶皱,青山一愣,王紫已经从他身上起来,跟西武战在一处,刚才看西武踟蹰不定不敢攻击,他便来开这个头,可是真当刀剑相向的时候,王紫是他的主人、是他的誓死保护的人,这一点会不停的在脑海中冒出,让他每一次举起剑都变的煎熬,从来没有过的煎熬!

青山摸了摸还在冒血的脖子,但已经在快速的恢复了,或许过不了几秒钟,这点对于普通人几乎丧命的伤口,在他身上就会完全痊愈,青山自认对王紫有些了解,犹记得王紫最初将龙骑军团带出来的时候,一直在试图教他们不要为了变强用血肉去交换,他和西武从不理解到深深的担心着王紫的每一次表情变化,她皱眉了,表示她很不开心,很不满意。

青山不知道多久没有看到王紫皱眉的表情了,龙骑军团总能做到王紫要求的,这是他们的骄傲,而现在,他深深的觉得,他做了让王紫不开心的事情,他惶恐,他忐忑,却不妨碍他立刻找到原因,刚才有至少三次机会从王紫手下逃脱,可是他却没有做,就任凭自己的剑被王紫夺了去!

王紫要的是生死训练,而不是这样的过家家,如果王紫对契约伙伴向来纵容,但是她认真对待的事情却不容他人草草应付,否则那岂不是不尊重王紫?如果王紫只要一个表面上的功法,几千几百灵兽都可以陪她玩,可那能换来什么?极限是在这样玩闹中能突破的吗?

穷奇为什么第一场训练选择了龙骑军团,就是龙骑军团是铁打的军团,在他们身上没有输这个字,王紫看中的就是他们的这股意志,这股刻在灵魂里不变的意志!

耳中不断传来冷兵器碰撞的声音,杀气散发的开来,青山站起身来,背脊笔直,他错了,如果他真的把王紫当主人,就该尊重她的每一个决定,就算是让他刀剑相向……

青山脖子上的伤口已经渐渐结了痂,相信不久便褪成一片光滑,青山握向佩剑,腰间徒留空荡荡的剑鞘,这才想起来刚才剑已经被王紫夺去,青山接下剑鞘,往远处一扔,西武和明圣正在左右夹击王紫,而王紫挥剑四顾,毫不慌乱!

青山小跑几步,从侧后方攻向王紫,三人同时攻击,王紫的形势顿时紧张起来!

王紫手中有剑,在没有灵力和巫元力的加持下速度也诡异难测,招式更是让人看得眼花缭乱,时而格挡,时而猛刺,时而身形如电剑如长虹,时而杀气四溢见血方收!

青山赤手相搏,刚才又被王紫的剑在大臂上拉改一个大口子,却越战越酣,一点都没有收手的意思,眉宇间带着上战场时才有的严肃和认真,青山的认真似乎传染给了西武和明圣,二人攻势渐猛,三人你来我往,看的众人热血也渐渐沸腾,似乎也想如此酣畅淋漓的较量一番!

也许是采取了各个击破的战略,王紫的步子开始游走,让三人很难围而攻之,而且王紫的速度向来向来让人很难捉摸,此时,在千变万化的打斗之中,王紫竟有时间不断的变化着战略,当锋利的剑尖在青山眼前划过时,紧接着便是王紫一脚飞踢,青山的身影落在战圈之外,没有再度上前。

众人看的惊讶,龙骑士兵也渐渐认真起来,他们的主人根本不是弱不禁风的女子,想要退让,也要看看王紫给不给他们这个机会!就像刚才,王紫长剑豁开青山的脖颈,若是力道稍稍偏转,青山的性命堪忧!

再后来,王紫的渐渐在青山眼前闪过,若是刺进去,青山也是败了!在三人夹击之下,王紫犹能轻易取人性命,他们该担心的是自己,不是担心自己会死在王紫手下,而是担心自己丢了主人的脸,苦练这么久却在王紫手下成不了几秒钟!

龙骑军团的灵魂和身体捆绑在一起,如果对他们的身体造成巨大的损害,灵魂也会重创,而龙骑士兵的头颅和心脏无疑就是他们的弱点所在了,这一点跟凡人的弱点有些相似,王紫的剑两次从青山的要害处擦过,如果这是真的生死较量,青山现在已经性命不保。

王紫太清楚龙骑军团的弱点了,龙骑军团这样的存在几乎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他们的弱点与凡人相近,但放在满是修炼之人的修真界或者仙界,龙骑军团的战力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靠近的!

青山已经出局,龙骑士兵见此,又有两人拔剑攻来,王紫打斗中竟有种熟悉的感觉,当日在千人冢也是这般,逐一胜过九十九个龙骑士兵,她才得以见到真正的龙骑军团,可如今,他们的战力今非昔比,她亦不会却步!

“惊雷兽呢?”王紫在挥剑中寒声问道,龙骑军团跟惊雷兽本是一体,战斗中何时缺过惊雷兽?

“……”

西武几乎立刻就明白了王紫的意思,从开始到现在,他们已经够让王紫失望了的,怎会再犯这种愚蠢的错误?那就拼尽全力战吧,即便是伤,他们也要陪着王紫一起伤!

西武召唤出惊雷兽,惊雷兽明白主人的意思,杀气直指王紫,刨蹄攻去,坐在惊雷兽上面的龙骑士兵明显优势更甚,惊雷兽灵活的身体和跟龙骑士兵天衣无缝的配合,无疑给王紫的近身增加了不少的难度!

然而王紫这才算是满意,浑身的杀气暴涨,速度极快的周旋在几人的围攻之中,惊雷兽的身体再灵活也灵活不过王紫,王紫长剑翻飞,不知何时已经又挑了一人,双剑砍向惊雷兽的后退,上面的龙骑士兵大惊,忽然召唤回了惊雷兽,自觉地飞身离开战圈,惊雷兽若遇不测,他也难以活命,这已经是他输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没有人再敢怠慢,纷纷前来攻击,王紫的额头开始见汗,没有灵力和巫元力的加持下,身体的消耗很快,补充很慢,爆发力并不能一直完美的维持着,王紫缓缓的吐纳,尽量调整气息,让自己的消耗慢下来,招式也愈趋简介,力求一招克敌!

龙骑军团骑着惊雷兽围绕在王紫身边,又刚开始的三两人围攻渐渐增加到了六七人,穷奇早已吩咐过,要逼迫王紫,要挖掘她的潜力和极限,现在已经做到这个地步,他们绝对不能再有不该有不忍!

在体力渐渐流失的时候,该怎样保持最大化的战力?王紫不知道,但她的脑海中却在不停的循环着这个问题,她想让她的四肢再灵活一点,身体再轻盈一点,五感再敏捷一点,天地人融合为一,心手眼化为一线!

如此想着,不知身后何时攻来一人,王紫背后感觉危险的同时,手挽剑花,反手向后,剑背于背,金戈碰撞的火星擦起,一阵来势未减的冲力涌进身体,虽然挡住了锋利的坚韧,王紫还是踉跄两步,却又不顾一切的稳住身体,现在四面楚歌,不容她有分毫停歇!

不知是不是刚才那一震之力上了肺腑,王紫嘴角溢出鲜血,然而龙骑士兵面目冷肃,犹如真正在战场上对敌,铁面无私!王紫已经渐落下风,他们才是刚刚开始!并不给王紫喘息的机会,反而节奏更加快了起来!

不知是谁的剑,亦或是哪些人的剑,在王紫身上留下来纵横交错的伤口,王紫已经多久没有受伤了,这样沐浴在鲜血中的战斗,已经多久不曾有过了?是谁说没有伤就不成长?

王紫似乎回到了很久很久的以前,在野兽群中搏斗,那才是真正的生死搏斗,她丝毫不知自己是不是会在下一瞬死去,她只能抱着活下去的希望一直打,一直拼,一直到浑身已经找不出一块没有染血的地方,分不清是她的,还是那些野兽的。

“没有伤就不成长,不流血就不配强,没死过就不懂狠。”

“还是只犬齿未丰的小狼,是你吃人还是被人吃,能成长到什么地步,全靠你自己决定。”

王紫的脑海中不知为何回想起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那是Enmity把她丢入集中营自生自灭的时候说过的话,她似乎明白Enmity为什么那么说,因为在那个集中营,她的确伤过,流血过,也死过,每个人都如此,可有人真的死了,有人因此更加狠的活了,包括她。

恍惚间,王紫忽然觉得,Enmity教了她太多东西,从满是野兽的森林中走出来就进入杀手联盟,Enmity从不养无用之人,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才能一步步走到后来一号的位置,Enmity可以亲手把她培养成杀人的利器,也可以在利益不平衡的时候抹杀她,她真的因此死了,却又真正的重生了。

Enmity杀她,给她上了最后一堂课,强者操纵人生死,弱者只能的服从,如果不是因为九幽,她跟Enmity之间也并没有深仇大恨,Enmity太狠,他的狠是与生俱来的,如今想来,却不知是死过多少回才锻炼出来的狠。

如今九幽也安然无恙,Enmity也不可能有那个能力威胁到九幽,王紫心中生出一种往事如烟随它飘散的之感,或许今后与Enmity再无交集,但她不得不承认,她必须感谢他。

温热的感觉划过耳际,疼痛牵扯到了眼部神经,王紫眼睛眯了眯,尽量不让自己晃,而一个龙骑士兵手中的剑狠狠的颤抖了一下,却咬着牙端稳了,刚才他那一剑扫过了王紫的耳测,从而后一直道脖子上,留下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一簇带血的发丝飘落,周遭的空气有短暂的凝滞,却很快恢复,这场战斗已经越来越逼真,容不得他们后退!

穷奇和青龙一言不发,身边站着面部紧绷的厉害的腾蛇,还有不知何时赶来的许多灵兽,看到武场上越来越紧绷的杀气和战斗,没人评说,这可不是擂台,也不是看戏,不管多精彩,他们看到的只有生死瞬间,他们的心里只有沉重,王紫身上每一滴挥洒的汗水和每一道新添的伤口都让他们心中紧绷难受!

几人极度控制不住,几乎就要冲上去喊停,可他们没有,每当在看到王紫的时候,他们就再也迈不开步,这是王紫的战斗,容不得他们插足,即便留的血再多,受的伤再严重,他们依然不能阻止,是啊,他么你如何阻止一颗想要变强的心?!

不管现在握剑的手又多沉重,王紫只知道一刻都不能停,不知道刚才的伤是不是真的太严重,左眼忽然疼的厉害,视线中也渐渐模糊起来,然而丸子不知道,她现在整个左眼球都充血了,呈现出诡异的红色,也许是那只眼睛影响到了她的观察,王紫再挥剑时,在衣袍下摆斩过,飘下一段衣料,王紫循着空隙艰难的系在眼睛上。

所谓眼观六路,王紫现在挡去一只眼睛,能够观察大的范围受到了很大的局限,然而王紫依然冷静一堆,轻喘的气息呼呼响起,似乎带动着过度劳累的肺腑也在刺痛,然而王紫的警惕却是一点都没有放松!

“还要多久……”腾蛇僵硬的开口,现在每一秒都过的如此煎熬,说是要等王紫的极限,可是极限还要多远?

“快了……”青龙听不出清楚的声音说道,快了是有多快?他又如何知道,或许就在下一瞬,或许今天直到王紫倒下都等不来她的极限。

“咚……”

一个让错有人的心脏超出负荷的声响,几乎所有人同时迈出了一步,却在那只充血的眼睛下生生的扎根在了原地,剩下五十多名龙骑士兵,骑着惊雷兽围绕在王紫周围,缩成一个很小的战圈。

却见王紫一手拄剑单膝跪在地上,刚才那个声音就是膝盖捧在坚硬的地面上发出的声响,他们似乎能听到膝盖内部层层碎裂的声音,王紫的眼睛在四周扫过,还没有结束呢……

王紫撑着剑站起来,右腿在不停的颤抖这,刚才那一撞果真伤的不轻,王紫咬了咬牙,慢动作放大了疼痛,索性猛地施力,将身体的重量重新放在两条腿上,并没有照顾那受伤的膝盖!

王紫横剑相向,示意再战,周围几声轻喝,龙骑士兵立刻明白,不再观望,再度攻击!

“砰……”

没有过了多久,这一次是王紫仰面砸在地上的声音,长剑在地面上划过,阻止了王紫继续滑行的身体,王紫稍微缓了缓,才看清了头顶碧蓝的天空,万里无云,这是赤灵的天。

王紫似乎努力动了动,却忽然觉得全身都散架了,王紫暂时松开了剑,右手放在左臂上,缓缓的吸了一口气,身体忽然一侧!一声沉闷的‘嘎嘣’声响起,王紫的面部微微紧绷,却渐渐的、缓缓的松了口气,王紫刚才确实自行接上了断了的左臂!

有灵兽惭愧的想地下头颅,人类的身体那么弱,弱到他们一直以为放在他们巨大的掌下,便能碾成碎末,然而他们第一次在王紫身上见到了、一个强大的灵魂,这样的灵魂,就算是身体再弱,也让他们畏惧……

王紫的身体是累的,前所未有的累,然而脑海却是清醒的,前所未有的清醒,王紫平躺着,手在身侧一摸,重新拿起了剑,一点点的站了起来,当看到王紫再度站起来的时候,有人觉得眼眶忽然发热,这一次他们真心祈祷着王紫站起来,而不是快点结束,这场战斗还没有结束,这样强大的灵魂不该在这个时候倒下!

王紫拖着剑靠近龙骑士兵,身上的气势猛地张开,长剑横扫,攻势丝毫不弱!王紫现在只有一只眼睛能够视物,但这丝毫不影响她现在几乎超前的观察力,王紫甚至能感觉到一个人进攻的节奏,三、二、一……王紫在心中给自己默念这,果然,对方的攻击如预料中一样到来!

王紫心中诧异着,她很肯定已经切断了灵力和巫元力,也不可能是天心在作祟,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像是把对方想成了自己,他的招式在她脑海中形成一个动态的图,这幅图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快,越来越多,直到最后,不需要去看,不需要去分析,她的每一个动作,都恰如其分的在周遭的攻击前来之时做出反应!

这是为何?!这是危险预警吗?却又不像,那会是什么……王紫的脑子飞速的转着,可是身体却没那么灵活了,心手眼不能达到统一,即便反应再迅猛,王紫依然摆脱不了节节败退的形势。

不知道倒下多少回,不知道颤颤巍巍的站起来多少次,不知道出了多少层冷汗,不知道被掩埋在黄土中的鲜血有多少是自王紫身上涌出,不知道受了多少伤,众人只能看到王紫苍白却严肃的面色,紧抿的唇角,他们心中神圣的不沾尘埃的王紫此刻浑身浴血,杀气森然,然而他们并没有感觉违和,他们甚至深深的骄傲着、这就是他们的主人!

“紫姐姐!”

“主人!”

不知多少声重叠的惊呼!声音中满含紧张甚至惊恐,穷奇和青龙二人身体已经飞出,却在落在王紫身后的时候,怔怔的看着王紫,原来在刚才,王紫不知何故忽然呆在了战圈之中,就那么一瞬,但龙骑士兵的攻击并没有停下来,当一柄闪着寒光的剑刺过来的时候,王紫竟然不躲不闪!

那剑直指王紫的右眼,就连刺出那一剑的龙骑士兵也没想到王紫会突然愣住,可是剑已经去了,一个龙骑士兵急急地跳下去挡,现在他们所有人都是同样的想法,不能让这一件落下去!

可是让众人紧张的王紫,却忽然抬起了手,那动作流畅而优雅,像是伸手接了一盏温热的茶,而事实上,王紫却是握上了那削铁如泥的剑锋!

如果王紫有灵力或者是巫元力,接下这样的剑并不算什么,但是王紫现在的身体在那柄上品神器的长剑面前,根本就是以卵击石!要他们如何能看着王紫有如此危险还不出手?

可是王紫以手接剑却让他们惊讶了,危险之时下意识的避开要害选在转移在较轻的地方,这没错,也许王紫是在保护自己,可是让他们惊讶甚至怔愣的地方在于,王紫的手在握上那来势汹汹的剑时,却稳稳地抓住了,手却并没有如他们想象中一样,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那长剑另一端的龙骑士兵却是简直体验了一把心脏的超速急跳,如果这把剑没有收回来,他一定会用这把剑在王紫面前自刎谢罪!在看到王紫无恙是,他的第一反应是松了口气,然后才有心情去看王紫那不合常理的表现!

穷奇挑眉,看了看一动不动的王紫,碰了碰身后的青龙,二人身形一闪,忽然又退出了战圈。

“怎么会?”那握剑的龙骑士兵下意识的呢喃一声,怎么会这样,王紫如何能徒手接下这剑?如何能安然无恙?再看王紫的手掌,明明紧紧的抓着剑锋,这剑是上品神器,就算是身体异常强悍的灵兽也做不到如此!

“怎么会……”不知道是不是王紫太专注了,当那个龙骑士兵的声音响起时,王紫不知为何将这三个字反复的徘徊在口中,怎么会……

脚下的惊雷兽不知为何动了动,那龙骑士兵一惊,手中的剑晃了起来,那龙骑士兵险些扔了剑,生怕这一动锋利的剑锋会在王紫手中拉出一个可怕的口子。

然而令众人惊讶的事情再次发生了!

“嚓……”

一个脆生生的断裂之声,众人眼睛瞪圆了看向王紫,却见王紫手中拿着一截断剑,怔怔的低头看着我,另一截断剑还在龙骑士兵手中握着!这真的是上品神器!他敢肯定!当初龙骑士兵的佩剑都是王紫统一给他们换的!他曾用这把剑训练过无数次,他真的肯定!可是这样一把神器如何在王紫手中像是捏断一个玩具一样轻松!

“怎么会……”

王紫口中轻轻的呢喃,手指相错,两声‘嚓’声响起,那小截断剑再次三分而断!众人的神色堪称精彩,这忽然而来的变化让他们怎么都无法回过神来,只有穷奇和青龙先笑了,隐隐有松了一口气的意思。

王紫忽然丢了手中的断剑,抬起头来,眼中漆黑浓郁,似乎并没有看向谁,王紫抬起胳膊,手伸向脑后,解开了眼睛上蒙着的布条,王紫眯了眯眼睛,还是疼,却也能看到东西,眼中的红血丝更加浓郁,王紫似乎适应了一下视线,扔了布条。

王紫动了动身体,深深的吸了口气,闭了闭眼睛,在睁眼之际,手中招式已起,始如鸿鹄,出势缓而停时急,再如僧佛,收势稳而带慈悲,王紫这是一套拳法中的几个招式,那拳法也只是赤灵中众多功法中的一套,王紫曾看过而已,本是为金属性灵根打造的功法,王紫此刻却是沿用其形,并未使用灵力。

“再来……”

王紫说了一声,低沉而冷清,脑海中飞速的闪过信息,她只抽空说了一句,龙骑士兵互相看看,既然忽然攻去!这一次却是稍稍留了余地,因为他们不确定王紫现在是什么样的状态。

来的人一个六个,王紫没有看身后的,但是在没有用神识的情况下,却轻易的判断出了六人的来势,王紫变幻这招式,刚才那一幕再次上演了,王紫收握成爪,先后折断了两人的剑,又一手拽住一柄剑,手指连弹,长剑反震,猛的从龙骑士兵手中脱落!

剩下的龙骑士兵心中大喜,他们想,或许王紫的极限真的被挖掘出来了!龙骑士兵不再犹豫,又是几人攻上,王紫手中什么兵器都没有,只是打着一套拳在众人的夹击中灵活的还击,王紫的眼睛中没有情绪,深沉的可怕。

渐渐的,剩下的龙骑士兵越来越少,王紫完全扭转了战局!地面上是散落了一地的断剑,然而没有人去回去心疼什么上品神器,她们只关注着王紫的变化,王紫似乎沉浸在了什么世界,动作行云流水,仿佛衣服上沾染的大片鲜血不是她身上流出的一般,如果不看那依旧苍白的脸色,他们会以为王紫真的什么伤都不曾受过。

穷奇朝着一旁的灵兽挥手,不用穷奇说话,几乎在穷奇举起手的时候,他们就明白穷奇是什么意思了,三十几个灵兽保持着人形飞向王紫身边,此时龙骑士兵已经只剩下五人,新加入的三十几人有条不紊的向王紫攻击。

本来只是给王紫陪练的,但是变化就发生在王紫动作忽然加快的时候!一人的胳膊在王紫的手中生生粉碎,他们可是灵兽!不是普普通通的人类!然而王紫那一抓就好像铁钳一般,爆发的力道可怕之极!

“没有伤就不成长,不流血就不配强,没死过就不懂狠。”王紫记得Enmity当日是这样说道,面对着一群年龄不超过十二岁的小孩。

“既然都死了,还怎么狠。”一个小孩问道,他的声音冰冷,也许与他与年龄不符的经历有关。

“这个世界上,死并不是最可怕的,当你走在鬼门关的时候,就会发现,死就死了,可你还有比死更牵挂的东西。”王紫冷眼看着,本以为Enmity不会回答,却听Enmity说了。

“鬼门关是哪里,我只想活着,对我来说,没有比死更可怕的东西。”那小孩竟然接着问道。

“也许我该送你去见见。”Enmity笑了,却如毒蛇一般,只一颗子弹,就结束了那个小孩的性命。

王紫仍旧冷眼看着,或许她的思维还不能理解Enmity为什么那么说,但她能感觉到Enmity身上散发的危险,有些东西,即便不懂,也不能去问。

“那还有什么必要活着。”Enmity对着那个小孩的尸体,似乎还在跟一个灵魂对话,而实际上,那个小孩已经没有气息了。

活着,就一定要有理由吗?

或许Enmity的答案是‘是’吧,不然他为什么这么说,当时的王紫是这样想的,或许很多小孩都想问,鬼门关在哪里?死了又如何能活?可在进入集中营后,没有人再去想这个问题了,或许是因为、不久后,他们都有了答案。

死亡只在一线,徘徊在死亡线上太多次,才知道鬼门关那个地方真的存在,去了哪里,前世的所有都会化为乌有,也只有在那个时候,所有人求生的*都是可怕的,而作为一个心智未能长成的小孩子,也越来越清晰的知道了什么是狠,在他们眼里,除了自己的命,谁的命都可以拿来祭奠!

或许拜Enmity所赐,王紫越来越明白自己为什么活着,活着就一定要有理由吗?对她来说是有的,她要快点长大,她要找到她的母亲,她的父亲,手刃仇人,一家团聚。

这是王紫从未变过的想法,这个想法深深的植入了王紫的思想,以至于徘徊在生死边缘的时候,她也体会到了Enmity所谓的死不可怕,可怕的是比死更执着的牵挂。

然后就是无止境的杀戮和竞争。

她为什么而战?为了活着,为了父母。这是她前世的答案。

她不喜欢鲜血的味道,不管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她不喜斗,更不嗜杀,不愿为了杀戮而杀戮,不愿为了战斗而战斗,她心中自有一片乐土,那里四季桃花盛开,慈母温柔低语,严父执卷品读,庭外酒香阵阵,她捧着新落的桃花枝归来,央求母亲再做一叠桃酥。

谁都不能阻挡她心中的牵挂,纵使路越走越难,终点绝不会变,正如母亲所说,人了是这个世界上的奇迹,人类的心拥有这个世界上最高深的法术,只要心想,便能事成。

仙界如何?世外域如何?长天派如何?创世主如何?多少如蚍蜉一般潜伏的势力又如何?既然已经都出现了,何不一起来?

嫌这六界安稳了太久,想搅乱了这一滩浑水,想平分了这天地多少颜色?

甲乙丙丁某,每个人都有你们的理由,可坏了她心里的乐土就是不行!

强者为追求宇宙法则而去,何以违背了初衷降祸于六界?害了她一家人,又害了多少像她一样的一家人?

所以为什么而战?王紫静如湖水的心房稳稳的跳着一颗强有力的心脏,忽如千帆过尽,她推翻了前世一直以来的答案。

为了止战!

杀,勘破这满天昏浊。

血,染白这世间浮屠。

战,为了这天高地阔与梦中一色。

她只想要一个家,为此征战天下!

王紫拳势如虎,夹杂着好好正气,脚步相错,身形如电,竟是势不可挡!

众兽眼中露出疯狂的崇拜神色,在王紫赤手空拳之下,已经不知道落败了多少灵兽!纵使领了一身伤,还是有灵兽不停的上前!

穷奇眼中的喜色越来越浓,嘴角邪邪的勾起,瞧瞧他家主人做到了什么!一个让他万万想不到的意义!

青龙也难掩惊讶,更是欣喜,王紫近在战斗中顿悟,心境不停的攀升,至于她领悟大道了什么,却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啊……”

王紫略显嘶哑的声音轻啸一声,周身的气势暴涨!只见本来吃手空拳的王紫忽然徒手在空中一抓!一个精致的铜黄色短剑凭空出现在王紫的手中,王紫的身影更加快了!来去如鬼魅一般,让人抓不住她的身影,而且那铜黄色短剑,像是王紫随手拈来,用之便丢的东西,然而杀伤力确实让人望而生畏的!

只见那短剑并不跟一般的剑一样,剑端还有一个弧形的分差,有些像戟,在刺进人的身体时,一阵钻心的疼痛,不像是伤了身体,倒像是直接尚在了心口之上!

一直竖着浑身的毛发待在穷奇肩膀上的天心不知为何兴奋的跳了起来,忽然就没有了一直以来的严阵以待,穷奇也笑了笑,让他惊喜的变化还在不停的发生!

天心似乎太高兴了,身形一窜,一道黑色的闪电划过,穷奇这一次并未阻止,却见天心已经出现在王紫肩膀上,眼中斑斓的七色不停的流转着,王紫却自顾自的打着,好像还没有停下来的打算!

王紫感觉她进入了一个非常奇妙的境界,她能听到自己身体中每一处的脉搏,身体的力量如何流转,她甚至能操控那虚无的力量,就如赤手夺剑,只要她想,她身体的某一个部位就可以在瞬间被那力量保护,这不同于灵力那么有凭有据,听起来甚至荒唐,然而她的身体还是那身体,每一次剑锋划过她的手掌,她都安然无恙!这让她不得不相信,她的确不知道在忽然之间领悟了什么新的能量!

而就在她想收手的时候,忽然觉得巫元力在心阙中冲撞着,带动着一股肆虐的战意,似乎由不得她不从,王紫打开心阙,而《巫典》几乎在瞬间悬挂在了心阙之内,巫典内的图像不停的变化着,似乎在做着示范,王紫依图去做,竟能在瞬间凝结剑戟!

这是图腾召唤!而召唤剑戟是一个战巫最基本的能力!

“停下!”

“你们都后退!”

穷奇和青龙先后说道,让还在上前的灵兽纷纷退了下来,众兽不敢有异,飞身后退,而这一次王紫也并没有纠缠,而是就地盘膝坐在了地上,肩膀上的天心开心的踩着四肢,见王紫沉入了修炼,天心身体的一伏,乖乖的趴在王紫肩膀上不再动弹。

让所有人没有诧异的是,王紫脚下亮起了一圈令人陌生的阵纹,那阵纹的气息与晋级阵纹并无两样,然而却是金色的奇异纹路,而王紫身上的伤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而在那金色的阵纹映衬之下,王紫清冷的面色似乎多了浩然正气与慈悲之色,众兽揉了揉眼睛,忽然觉得王紫的形象高大起来,却不知这感觉是为何出现的……

王紫感觉自己的身体正在快速的恢复着,而且感觉前所未有的好,好像刚才那几乎触摸到死亡线的感觉没有存在划过一般,左眼一直强烈存在的同感也忽然间消失了,王紫感觉他身体中每一处都散发着奇异的能量,好像懒散的分布着,只等她一声召唤,这些力量便可以为她所用!

而且在短时间内,身体中散步的力量在急剧的增加着,那感觉就好像无数星光,钻入了她身体的每一处,包括经脉,包括内府,包括心阙,包括神识,那星光不停的暴增着,而又过了一段时间后,那增加的趋势停止了,而那些星光忽然一暗,像是隐匿了!

王紫根本来不及探索这忽然多出来的能量,只因几乎是立刻,心阙内汹涌的巫元力澎湃的涌进气血,这是巫术要晋级之象!王紫不得不收敛心神,冲击境界!

天心闭上眼睛,将体内的巫元力悉数传给王紫,帮助她晋级,有了天心的帮助,王紫果然轻松了太多!一个黑色诡异图腾在王紫脚下亮起,众兽简直收到了惊吓!他们竟连续两次见到王紫身上陌生的能量!

而不论众兽的反应如何,王紫眉心的铜黄色剑戟忽然变成了银色,而王紫的巫术境界竟晋入了银甲战巫!

似乎是由于心境的大幅度上升,王紫的灵力在轮海中冲撞着,也有冲击境界之势!因为一个陌生的能量,让王紫的巫术和道法相继晋级,王紫却由不得分神,只紧首灵台清明,冲击着壁障!

最明显的变化竟是神识!王紫神识中一汪湖泊不知何时变成了一*海!而空中悬浮的蓝色晶体竟然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团一团犹如棉花一般蓝色的浮云,漂浮在一片汪洋之上,似乎时刻都有降雨之势!

王紫真的惊讶了!这是神识变化最夸张的一次,灵力一阵波动,境界差点不稳,王紫不敢在继续想别的事情,专注冲击境界!

王紫的晋级开始了,却见王紫本是地玄期三层的修为不停的望山窜,在到达地玄期五层时,境界停滞了许久,竟还在凶猛的往上窜!直突破了地神期才停了下来!

竟然又是如此凶猛的晋级!还是靠着王紫自己的力量,因为顿悟了新的能量,心境翻天覆地的变化,境界竟跟着如此夸张的晋级了!

赤灵中所有的灵兽晋级都开始了,晋级光阵一个套着一个,映的整个赤灵都是一片灿烂的金色!

卫子谦和慕千厷还在商议事情,外界天还未亮,却忽然感觉到晋级的能量,二人急忙收敛气息,诧异王紫只一晚就晋级了。

穷奇、青龙、腾蛇三人晋级、解开封印自不必说,啸月晋入十阶掌神境,狂鸟晋如三阶掌神境,两条应龙晋入十五阶掌神境,金翅大鹏晋入八阶掌神境,雪风晋入二十四阶掌神境,蓝溪九魂羊晋入二十八阶掌神境,幻影晋入四十五阶破天境,机械兽晋入二十二阶破天境,千血鸟晋入二十四阶掌神境,百变彩魔碟晋入十阶掌神境,黑水蛟晋入五阶破天镜。

龙骑军团进化,刚才一身狼狈伤势也瞬间恢复,黄金妖藤进化,四十三条龙平均晋级两阶,中部森林和缥缈峰上的几千灵兽亦以是几乎同时连跳两阶晋级!

众兽面露狂喜,看着慢慢睁开眼睛的王紫,如果他们也能像穷奇和青龙几人一样该多好,就能在王紫睁开眼睛的瞬间出现在她面前了。

“我的主人,是不是很累?”穷奇笑着扶起王紫,眼中柔软,心脏经过了大起大落,现在觉得,他只想安安静静的陪着王紫,没有那许多的谋划,还有荆棘遍地的路。

“不累。”王紫摇摇头,事实上她现在感觉很好,但不论是真实的感受还是想安慰穷奇,她都用最快的反应回道。

“呵呵,我的主人,你越来越像个王者了,坐在高高的王座之上……不过我心甘情愿,拜在你座下,做个听命的臣子……或者,躺在你身下,做个忠诚的男人。”

穷奇一手揽上王紫的腰,飞身下山,这里人太多,他说了,想安静,耳边呼呼的风声掠过,穷奇的头靠在王紫肩膀上,鼻尖还有王紫身上的血腥味,穷奇却是邪笑着说道。

见穷奇把人掳走了,穷奇脚步一转,飞身跟上,后面还跟了一人,却是腾蛇。

而在所有人都沉浸在晋级或者沉思中时,没人看到赤灵中碧蓝如洗的天空云雾翻卷,声势浩大的异象!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