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二十七章 实至名归

六号的擂台周围聚集的观众越来越多,公告栏明晃晃的挂着王紫守擂的消息,一个是因为守擂,另一个是因为王紫,吸引了越来越的人前来观赛,而王紫顺利打败了四个挑战者后,六号擂台明显越来越热闹了。

公告栏上现在只有一个守擂的擂台,那就是六号擂台了,也就是说之前还备受瞩目的主擂台守擂之人已经落败,据说那人可是新弟子中极被看好的一位,而那人却在最后一个挑战者身上输了,遗憾离场。

众人不免唏嘘,就这样错失了直接晋级的机会,也因为如此,众人对王紫的守擂更加期待了,纷纷朝着这边而来,六号擂台显然已经成了狮占峰最热闹的一片。

而王紫的表现也大大出乎了众人的意料,竟连胜四人,而且看样子王紫并没有很大的损耗,到现在仍然气息绵长,并无狼狈之相,比赛已经进行了三四个时辰之久,众人也大多知道了此王紫就是演阵院的王紫,之前传说中不管多么神乎其神,今天这才算是亲眼得见!

而且四场竞赛之中并没有用阵法,这让众人好奇之余也不禁另眼相看,以前有人觉得王紫被选上长天美人册榜首也多半是噱头而已,如今亲眼见了才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能以地元期五层的实力连败四个修为高于自己的修士,而且比赛都是完全公开的,他们都有眼睛,都可以自己看,看的结果却是让众人不得不服,长天派竟然出了一个如此强的女修士!

第四个人走下擂台之后,并没有人立刻上去挑战,这在守擂的擂台赛中却是很少见的,但王紫在比赛中表现出诸多让人出乎意料之举,总给人王紫深不可测之感,如此一想,众人竟犹豫了。

王紫却是没有管台下人作何想法,此时王紫站在台上,刘海遮挡下的双眼轻轻闭合着,双唇微张,缓缓的吐纳,她正好抓紧这段时间调息,一直把实力压制在地元期五层打,不能毫无顾忌痛痛快快的,即便是她灵力雄厚,这时候体力也消耗了三分之一,好在已经人数过半,如果今天守擂成功的话,无疑会给她节省很多时间。

莲生看了看王紫,没有去打扰她,百里元在宣布了上一场的结果之后也在静静的等着,此时他对这个王紫是好奇的很,当初也只是觉得错失了一个好苗子,后来忙起门派大比的事情后也就忘了,可今日再见,王紫的诸多表现让他都大为吃惊!

一个人对道义的领悟会体现在她的每一个招式中,王紫的剑术多是朴实而直接的,没有多少花花样子,可是往往蕴含着势不可挡的杀机,应该说、那是取之于天地的道义!

如此通透灵慧的弟子,战文石真的能教好她吗?以王紫对剑术的了解,她根本就更适合在道兵院成长啊!百里元作为一个先生的职业病又犯了,心想,以前丘院长没有尽力争取是以为王紫是阵法天才,但他可能不知道王紫对天道的领悟也颇有成就啊!

这时,在众人细细的讨论声中和踟蹰不定之时,一个人自空中划过,飞身落在擂台之上,衣袍轻卷,落下之时并没有多少声音,不待莲生问询,那人已经自行报上了姓名:

“道兵院,季少阳。”

季少阳拱手说道,跟百里元见了礼,百里元微微诧异,只因季少阳是他的弟子,而且天分不错,进步很快,是仙界前来的弟子,他印象很深刻,只是现在来挑战,百里元有些为季少阳担忧,恐怕他还不是王紫的对手。

很快,季少阳的眼神就完全放在了王紫身上,应该有很久不见了吧,季少阳眼中划过难懂的神色,每次见王紫都是那么让人好奇,有时候好奇并不是件好事,因为本以为跟平时一样,找到了一样让生活暂时波动的玩意儿,可是好奇过头了,那会变成执着,让他烦闷不已的执着。

“比赛可以开始了!”想归想,百里元还是宣布了。

可是在百里元宣布之后,两人却都没有动静,王紫惯于后发而至,季少阳却不知为何,迟迟没有动手,擂台上安静的厉害,众人纳闷儿的看着,两人之间的气氛也不像是在拼耐力和意志啊!

王紫这才看了看季少阳,她当然知道季少阳,那个傲慢的少城主,现在修为精进了不少,气息也沉稳了不少,但依然不改傲慢的本色,抱着剑远远的看她,似乎在王紫的看过去的时候,季少阳面上露出了笑,带着些等了很久终于如愿以偿的味道。

季少阳也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样,从见到王紫开始,他就很难理解自己的做法,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总是口是心非,从小挥霍无度的他甚至第一次想努力拼一把。

那什么仙界的选拔,本来就是闹着玩而已,给别人就给别人了,可是因为王紫的意外出现,却完全打乱了他的生活轨迹,他因此真正踏上了前来世外域求道之路,他苦练法术,勤学剑法,以弥补前二十年荒废的功夫,他总是想不通,为什么自己会变成这个样子,答案总是想不出来,但每次都会以同样的总结结束,他喜欢这样的变化,他喜欢这样的生活。

王紫那不苟言笑却美丽之极的面孔也会常常浮现在他脑海中,每次想到的时候都会特别烦闷,明明是想接近的,为什么却越来越远了?她把他的人生完全带入了另一个轨道,她就这样一句话都没有就潇洒的转身离开了吗?

他想过,他们之间的距离似乎永远都无法拉近了,她走的太快,她身边的护花使者太多,根本没有他的位置,季少阳笑着的唇角带着些苦涩的味道,无论他的心里多么沉重,在看到王紫眼中并无意外的神色后,他是轻松的,甚至是愉悦的,最起码她还是记得他的。

“你休息好了吗?”意外的,季少阳用他一贯傲慢的声音问道。

百里元不禁侧目,季少阳平时自信却也谦逊,绝不是这般傲慢的态度,今天这是为何?

“要打就打。”王紫却是并不领情,擂台就是擂台,她宁愿丝毫不歇的打下去,也不需要对手相让。

“你这个女人怎么还是这么无礼……”季少阳眉头一皱,数落似的说道,眼中却并没有不喜。

王紫默然,季少阳完全可以去别的擂台,只要上了这个擂台,她就不会让他赢的,这一点他是不知道还是明知故犯?非要跟她较劲不可。

“早就想跟你打一场了,我可不想占你便宜。”

季少阳哼了一声说道,他才不屑趁着王紫体力不支的时候来打,他只想要一个答案,一个了断,要么去追,要么放手的了断,一直这样折磨自己,他自认不是那把贱骨头。

王紫手中剑光一闪,竟也不等季少阳的攻击了,第一次主动攻击上去,季少阳长剑出鞘,飞身迎战,两人顿时战在一处,打的难分难解。

其实季少阳的进步很是让人意外,在仙界刚刚遇到他的时候,他也才渡劫期而已,现在已经到了地灵期一层,这样迅猛的进步在仙界算是天才了,而且从季少阳的招式中也能看出,季少阳的底子很扎实,并非一蹴而就的。

季少阳打的很认真,虽然王紫总给他没有使出全力的感觉,但季少阳却把这场比赛看的很重要,收敛心神,全身心的投入到战斗中,时刻观察着王紫的变化,之前他也看了两场比赛,也清楚王紫的剑法深不可测,可能也远在他之上,但他必须去拼,小心的防备着王紫突然的攻击,让自己的招式尽量毫无瑕疵,不把自己的缺点暴露在王紫面前。

“锵……”

一声巨大的金鸣之声,两剑相接,浩瀚的剑气震的擂台上的围栏都在不停的颤动,季少阳面部一肃,左手扔出一个能量攻击,掩护着自己飞速的后退,两人顿时再度分开!

季少阳眼神明灭不定的看着王紫,刚才险些就败了,即便他小心再小心,王紫总能出其不意,季少阳缓缓的吐出口气,握紧了手中的剑,低喝一声再度攻上!

王紫飞身迎战,其实也意外刚才季少阳能躲过她的一击,季少阳的心性远比他表现出来的沉稳!

“这小子还挺硬气,可惜有些人,注定是他得不到的,何必自寻烦恼。”

台下,慕千厷笑道,王紫比赛了多长时间,他和卫子谦就在原地站了多久,此刻见季少阳上去挑战,不免觉得有趣,不过如果能借由这场比赛让季少阳自己罢手的话,也是件秒事。

“小紫并未把他在心上。”卫子谦说道,王紫不在意,他们就更没有理由在意了。

“这个我知道,只是小紫紫的魅力太大,以后我得多加防范才是,不然侍寝之日遥遥无期啊……”慕千厷眉眼弯弯,看着擂台上浑身都散发着致命吸引力的王紫,不知想到了什么,笑的很是开心。

“呵呵……”卫子谦也轻笑出声,华夏之时,他们四人如何能想到有一天共同钟情于一人,又如何能想到,*凡胎内禁锢着几千万年的灵魂,如此奇妙的纠缠,每每想起来也感慨万千。

“你说,宿雨还活着没有……”慕千厷仍旧笑着,似乎不经意的问起。

“或许吧……”卫子谦顿了一下,轻声说道。

“他可得活着,最好再赶紧出现收拾他那一堆烂摊子,好让我带着小紫紫过幸福的生活去。”

慕千厷笑道,语气却多了一丝阴沉的味道,能不阴沉吗?本来是并肩作战的,结果宿雨不声不响的把他们悄悄送走了,再一睁眼已经是三千万年之后了,他是死是活不知道,却让他们欠了这么大的命债,这朋友当的,太不厚道。

“宿雨要是知道你这么想,估计就不会出现了。”卫子谦并没有慕千厷那么愤懑。

“他一定知道我们怎么想,切,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也是这样想的,那条淫龙也差不多,宿雨八成就躲在哪里看着我们呢,等我们忙活的差不多了,他再轻轻松松的出现!老狐狸……”慕千厷表面笑的灿烂,神识中却是嫌弃的说道。

卫子谦并未接话,不是认同慕千厷的话,而是理解慕千厷为何这样说,宿雨是他们的朋友,是兄弟,他们并不希望宿雨真的死了,无论如何他们都希望宿雨在六界内的某个角落活着,不仅因为他们欠他的,更因为他们说好了生死同在的。

也许是太孤单了,也许是不想漂泊了,在得知宿雨有能力同时契约上古四大神兽的时候,他们四人选择了同他契约,他们从未后悔过,最起码闲时把酒话六界,战时兄弟一条心,日子也过的不再平淡如水。

上古四大神兽太过特殊,世人皆想得到这强大的助力,这在他们眼中是可笑之极的,没有人能够约束得了他们,就连宿雨都不行,每个上古纯血脉的灵兽,这世间只能有一个,生命漫长而无趣,一旦真的厌倦了这个世界,他们完全可以选择永久沉睡,也就是、死亡,把意志传承给下一代纯血脉神兽。

听起来如此悲凉,没有轮回,没有新生,新一代上古纯血脉神兽的诞生,会宣告上一代上古神兽的完全死亡,几百或者几千年后,这个世界将完全没有了他们存在过的痕迹……

说起来,他们需要感谢宿雨的地方太多了,陪伴了他么那么多岁月,最起码再无聊,再平淡,也没人去想永久的沉睡,三千万年的战争中没死,得以在三千万年后苏醒,而这次的醒来,他们注定不会再有睡去的想法,因为,他们找到了让他们永远活着的理由,只要王紫还在,他们就不会舍得走。

“那小子快输了,不过坚持了挺长时间的。”

卫子谦的思绪有些飘远,被慕千厷的声音拉了回来,卫子谦注意力重新回到擂台上,却不知为何笑了,其实卫子谦是突然想到,之前王紫说了一步都不许离开,一个眼神都不许错开,他却是不知错开几次了,如果那惩罚真的奏效,倒是值得期待了。

却见擂台之上,季少阳浑身紧绷着,相对于他,王紫却是不急不缓,如此对比之下,似乎高下立见。

“俊彦、英彦!”

却听季少阳口中唤道,在季少阳的话音刚落,只见两个巨大的身影在擂台上空出现,众人不由看去,却见两个紫色和金色的巨大身影盘踞在空中,俯瞰着下方,却是人面鸟身的雌雄海菲!而且修为皆是九阶超神兽!差一阶就能晋级掌神境了啊!

众人眼都瞪圆了,这对雌雄海菲绝对是今天狮占峰亮相的最亮眼的契约兽!虽然之前也出现几个掌神境的灵兽,但相比起这对雌雄海菲,却绝对落在下风了!

雌雄海菲可不同于一般的灵兽,是朱雀属的灵兽就不说了,雌雄海菲做什么都是成双成对,战力更是非凡,传言一对超神兽的雌雄海菲完全能够完败一个地神期的修士!这样可怕的战力,众人怎能不惊讶侧目!

雌雄海菲盘旋在空中,季少阳微喘着气执剑而立,果然王紫不是那么容易挑战的,可他不想输,这对雌雄海菲救过他无数次,而他也不会忘了,这对雌雄海菲可是王紫送给他的。

两只雌雄海菲在空中对视一眼,让他们打的是王紫?二人皆有瞬间的犹豫,却因为主人的命令让自己硬下心肠,只因当初雌雄海菲是王紫驯化的。

“你不派你的契约兽出战吗?”季少阳问道,就算胜算很少,他也要尽量让自己坚持,最起码,如此共享一片天地,而且让王紫认真对待的机会,也许以后都不会有了呢。

“愚蠢……”慕千厷唇角妖冶的勾起,声音确实不屑,比契约兽,季少阳只会输的更惨而已。

众人从雌雄海菲出场的惊艳中回过神来,无不羡慕的看着季少阳,雌雄海菲极难驯化,在世外域这么多年也不曾听说谁拥有雌雄海菲,这小子真是走运啊!看来家族也为他下了不少功夫。

众人齐齐的看着王紫,面对这么有威慑力的灵兽,王紫能拿出实力相当的契约兽吗?如果拿不出,这擂台、估计就守不住了啊……

众人只当王紫这一会儿的犹豫是忌惮了、是怕了,可他们哪能想到,王紫只是在思索,派谁出战而已,雌雄海菲都是鸟兽,而且战力遇强则强,现在又是众目睽睽之下……

“该不会是怕了吧?”有人不禁脱口而出。

“雌雄海菲两相配合之下,实力远比两个掌神境的灵兽都要高,估计王紫这次遇到麻烦了。”有人赞同的点头,觉得自己说的很有道理。

“难道契约兽是王紫的弱点?也是啊,也许她并不会驯化灵兽,那之前四人真是亏了,为何不早些想到用契约兽出战?”也有人似乎恍然大悟的说道。

“哎呀,从来没见过王紫小师妹有契约兽,该不会真的被这雌雄海菲个难住了吧?”戎沛白也着急了,可不是吗,要不然王紫怎么迟迟不动啊!

“你这乌鸦嘴,就不能安静点吗?”旗妩月皱着眉说道。

“这不是乌鸦嘴,我也是担心啊,其实就算没有什么契约兽也完全没问题的啊,王紫小师妹在擂台上布一个大型的地陷阵,给他来几百倍重力,那雌雄海菲的翅膀得立马掰成几段,让他们飞,我看的立马变成野山鸡!”戎沛白不赞同的哼哼,却很快眉飞色舞的说道。

“咦?二位仙子也是演阵院的弟子?”身后一个男子好奇的出声问道,听到了刚才戎沛白的话,听着头头是道,而且在他们口中,这雌雄海菲似乎真的没那么难对付了。

“当然!”戎沛白骄傲的说道。

“那仙子刚才说的地陷阵……”那人眼睛一亮,似乎还想问什么,却被周遭巨大的喧哗之声掩盖了,几人不明情况,向擂台看去,这一看之下,却是大吃一惊!

却见擂台上空不知何时多了一白一绿两条威风凛凛的龙!

“是应龙!”有人惊讶的喊道。

却见那两条应龙背生两翼,两盘踞在空中,而在两条应龙出现后,雌雄海菲的气势明显被削弱了,但并没有像一般的灵兽一样畏惧后退,果然没有给雌雄海菲一族抹黑!

“好帅的龙!王紫小师妹竟然有有两条应龙!”

戎沛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契约龙这么珍贵的物种真是太难了!何况是两条!戎沛白忽然有种想哭的感觉,王紫小师妹你藏的太深了!每次的爆发都让她觉得她自己是穷乡僻壤来的,没见过大世面,殊不知明明是王紫小师妹你太逆天,不断的刷新她的感官啊!

“这应龙是什么等级啊?”

“一定是掌神境,不然我不会看不出来啊!”

知道了那是应龙,众人又好奇的去猜测两条应龙的等级,可是多数人竟然都看不出来!这还了得?一下自亮出两条掌神境的灵兽,王紫是要多高调!

“你果然……”

擂台上,季少阳却是神色变幻这说道,果然什么?他没有说,却能说明这是在他意料之中的,也是啊,能将两只雌雄海菲轻轻松松的送给他,一点留恋都没有,也许雌雄海菲这样让众人垂涎三尺的灵兽在她眼中也不过尔尔!

他能感觉到雌雄海菲对于两条应龙的畏惧,虽然不会后退,但是灵兽只见的等级威压又怎会丝毫没有影响?但他也说过了,他不想输,不会退……

“俊彦、英彦,上!”

季少阳命令一声,雌雄海菲不敢违抗,身上的气势暴涨,左右一致率先攻击!

两条应龙用不着王紫吩咐,两声龙吟,龙威跟雌雄海菲的气势相撞,很快战在一处!

而王紫则再度提剑去攻季少阳,既然季少阳不肯认输,这场比赛也不可能因为他一直拖延,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今天既然选择了守擂,就不怕让自己的名字再度沸腾一次,反正已经是众所周知了,刑堂绞尽了脑汁想要搜寻她的线索,扒她的底细,那她索性自己交代好了!

王紫双剑翻飞,季少阳越来越难以招架,在二人短暂的对视之时,季少阳总是露出让王紫不解的神色,王紫愈发觉得怪异,既然是擂台,季少阳为何总是表现出比赛之外的神色,不知道是不是这种不尊重对手的表现,让王紫更加没有心情再跟他浪费时间了!

命令两条应龙加快攻击,两条应龙本就已经是十三阶掌神境灵兽了,再加上赤灵中得天独厚的修炼场所,有那么多竞争对手,两条应龙的战力何尝不是远远高于实际的修为?两条应龙也是亲兄弟,比之雌雄海菲的默契又能差到哪里去?

有了王紫的命令,两条应龙更加没有忌讳了,转瞬间就占了上风!

王紫使出一招枇杷照月,双剑直指季少阳,一剑指在季少阳的心口,一剑指在季少阳的轮海处!

而此时,少武龙身卷住了英彦的脖子,自空中猛地下坠,英彦被迫在空中旋转着下落,翅膀受了伤,无法挣脱,英彦是雌海菲,英彦被困,俊彦顿时分神,被少英拿住命脉!

“砰……”

一声巨响,英彦被砸在擂台上,变成一个狼狈却不是妖娆的女子,少武身形一变,也变出人身落在地上,手中或者绿色的能量,仍旧控制着英彦。

空中巨大的身影相继散去,少英和俊彦也幻化出人身落在地上,一落地,俊彦不顾自己也身受重伤,现在还被人制住,担忧的就要往英彦那里去,虽然胜负已分,但是少英也不许再出差错,飞身抓着俊彦落在英彦旁边,仍旧牢牢的控制主他。

“为何,赢的这么快……”季少阳低头看了看身上指着的两把剑,低着头,看不出表情。

王紫微微皱眉,已经不想去才季少阳的心思了,身体缓缓立起,但并没拿开指着季少阳的剑。

“嗯……”

一声闷哼,王紫眉头皱起,拔剑后退,原来方才季少阳竟不知为何,身体的重量靠在了她的剑上,胸膛上顿时涌出一大片鲜血!

“你输了。”王紫淡淡的声音说道,没有看季少阳。

“真疼啊……”季少阳却是说道,身体晃了晃,但还是自己站稳了,剑是好剑,扎进去的时候只有那么一会儿,但的确很疼,为什么他觉得心里更疼?即便是身体的疼也无法忽略心里的疼……

他把自己的未来堵在了这场比赛中,应该是并没有输赢,只是两种结果是他未来的两条路而已,赢了他去追那飘渺无望的爱情,输了他就断情绝爱去修那宽宽大道。

可为什么心里这么疼,他一向是愿赌服输的人,为何要认输之时却如此之难,输了不好吗?他可以不用整天想着一个得不到的女人,他可以全身心的投入到修炼当中,大成之后回到家族,继承城主之位,这挺好的吧……

“喂,季少阳啊,你输了。”莲生也上前,觉得季少阳是不是傻了,怎么自己往他家亲亲主人剑上撞,是非得留下点纪念,还是想给他家亲亲主人的剑喂点血啊?

“呵呵……”季少阳缓缓抬起头,笑着看向王紫,那神色却没有了一如既往的傲慢,却是多了一些死气沉沉,像是一瞬间看透了什么,几秒钟而已,却在他身上留下了太久的岁月。

却见季少阳手腕翻转间,拿出了一个乳白的玉屏,掀开盖子仰头灌下其中的丹药,莲生不疑有他,只觉的他可能是在疗伤而已。

“是啊,我输了。”

季少阳缓了缓,看着王紫说道。

“再见了,女人,临别前不能给个微笑吗?就你这样,哪个男人敢喜欢你啊?”

见王紫没说话,季少阳也不恼,依旧笑道,并没有处理胸口的伤,但似乎用灵力止住了血,说完,季少阳就轻笑着走下来了擂台,少英少武也放开了对英彦俊彦的钳制,英彦俊彦担心的追上季少阳。

季少阳就这么走了,连他平日里的先生百里元也没有理会,笑容里不知带着不舍还是洒脱,女人,你不用烦我了,反正,以后我也不会认得你了。

王紫一直目送季少阳消失在人群中,才收回了视线,季少阳眼中的东西太沉重,莫非一场比赛对他这么重要?可又不像啊……不一会儿,王紫就没有那些多余的心思去想了,新的挑战者已经上台了。

……

“那是什么?”慕千厷在神识中问卫子谦。

“忘情丹。”卫子谦淡淡的声音说道,在季少阳走过的时候就闻到了那股味道,也清楚慕千厷问的是什么。

“想忘就忘呗,为什么要在小紫紫面前吃那东西,害的小紫紫伤脑筋,自己太无能还要让小紫紫也不痛快……”慕千厷眯了眯眼睛,极为看不起季少阳的做法,既然没胆量去追,还搞什么仪式。

人群外围,此时还有两人也看了这一系列的比赛,却见两人身形窈窕,站在一众男修士间,不少男子大献殷勤,而两个女子也不时露出或大方,或娇羞的表情,明明是再正常不过的表情,却看的一众男修士兽血沸腾!

有人忍不住吞咽着口水,觉得擂台上再精彩的比赛也比不上身边两个浑身散发着诱人气息的女子了,有些男修士刚开始还在正儿八经的聊些修炼上的话题,后来就忍不住打探两个女子的姓名,所在院派等等,后来甚至有人当面露出了垂涎的神色,眼中泛着狼光,这二人正是史语儿和木易水。

“水姐姐干什么去?你打不过他的!”

史语儿拉住想要前去挑战的木易水,语气柔柔的说道,眼神越是暗含凌厉,这个木易水平时脑子挺聪明的,可是一见到王紫就失灵了,在王紫身上吃过多少亏了,却总是不长记性!木易水根本不是王紫的对手,却还不自量力!

“语儿,看她那么厉害,我只是想试试嘛。”

木易水退回来,明白史语儿这是不让她去的意思,但看着王紫那么风光,她就是无法忍受!

“嘿嘿,那有什么,不就是两条应龙吗?在下别的不敢吹,驯兽却绝对没几个人能比得上我,要是让我去,自有办法制服那应龙!”一个男修士见美人皱眉,顿时笑着说道。

“真的吗?如果你打败了王紫,一定会在长天派名声大噪的!而且,大家明明都是让着王紫,我看她也没有多大的本事,如果你制服了那两条应龙,再打败王紫岂不是轻而易举?”

木易水眼神一动,带着些崇拜的神色望着说话的男子,那男子被木易水的话说的一僵,不过木易水的眼神还是让他极为受用,男子的自尊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水仙子抬爱了,这……”那男子似乎想说些什么,却在与木易水眼神相对的时候顿时没了声音。

“如果你赢了,人家什么都可以做的……”那男子的脑海中响起木易水欲语还休的声音,听的那男子顿时就软了半边的骨头。

“水仙子说的可是真的?”那男子急切的问道,眼睛放光的盯着木易水,好像在他的眼中,木易水立马就变成了浑身*的模样。

“当然……”木易水似乎害羞的说道。

“水仙子可要记住这话!”那男子兴奋的说道,话音刚落人已经飞身往擂台上去了。

“蠢货……”

史语儿在神识通道中说,刚才因为看了几眼季少阳,木易水就做出了这种事情,也不想想那种好色之徒,出了一副身体还有点用,怎么会是王紫那般意志坚定之人的对手,再赢两个人王紫的守擂就算是成功了,他这样不是给王紫白凑了一个数吗?

“说不定……”木易水想反驳,她就不信王紫真的那么厉害,况且刚才那个人也说了,他会驯兽!

“下次再做出这么愚蠢的决定,就别再跟着我了!”史语儿在神识中说道,面上却是温柔的笑了笑,跟身边的修士说了几声,自己从人群中走了出去,追着季少阳而去。

木易水狠狠的咬牙,她现在已经跟这史语儿走上了不归路,如果不跟着她,她自己一定是死路一条,木易水看了看擂台,心中不甘,却也不得不转身跟上史语儿。

……

剩下的两场挑战几乎没有悬念,王紫接连胜出七人,按照规定王紫已经获得了直接晋级的资格,气场比赛,让观赛之人大饱眼福,直呼这是看过最轻松的比赛,明明是最难的守擂,王紫最后下台的时候还脸不红气不喘!

谁说王紫只有阵法强?谁说王紫只有外貌美?从今天开始,王紫这个新人王的名号绝对就坐实了!以前是听说居多,这次却是眼见为实,王紫连战七人都是越级挑战,众人已经开始兴奋的期待,个人组决赛的时候,王紫对战上一届的弟子该会是怎样的精彩了!

以往在决赛中,根本没有新弟子能够赢了师兄师姐的,因为经验和资历都摆在那,任凭你再豪情万丈也不管用,可众人却觉得,换成是王紫,也许会有奇迹!

王紫几人直接来到公告栏处,那里有刑堂的负责人在,跟王紫一起前来的还有笑容满面的百里元,似乎因为见证了一个擂主的诞生而高兴不已,刑堂核实了所有的挑战信息,还是帮王紫悬挂守擂信息的那人,那人虽在例行惯事的办手续,但是对王紫守擂成功似乎并没有感到意外。

百里元不一会儿就走了,王紫则是一直等着拿到直接晋级的证明才打算离开,离开之时王紫朝着评委席看了一眼,却意外的发现这个时候有很多人在,宇文乾、史文斌、屈南荫、夏温竹、雷厉,还有不少世家之人。

王紫却是隔着很远的距离直接看向夏温竹,这一次看到他,王紫竟有些激动,脚步微微迈出一步,却硬生生的听了下来,她真想、真想立刻站在他面前,让他知道她是夏筱莲的女儿,他们是血脉相连的一家人……

“小紫,走吧,你很累了。”卫子谦温声说道,轻柔的牵上了王紫的手,手中微微使力,让王紫回过神来。

“子谦,你说、他跟我是什么关系?”王紫回神,不舍的看了看夏温竹的方向,转身跟着卫子谦走了。

“呵呵,按照夏温竹的年龄,也许他是你的小舅舅,或者表哥也不一定。”卫子谦笑道,夏温竹的年龄算是小的了,但是世外域的辈分本来就跨度很大,倒真不是那么好猜的了。

“喔……”王紫点头,在母亲肚子里的时候,几乎没有人去看望母亲,也不曾见过夏温竹,但最后肯站出来救母亲的人,却只有夏温竹一人而已。

而在评委席上,几人却也是目送王紫离开的,现在已经快要日落了,王紫这一场守擂打了几乎一整天,也就是下午开始的时候,他们几个一起出现在这里观赛,而且收获颇丰啊。

“咦?王紫刚才在看你吗?我说夏师弟,你这些天也不守在你那小仙地儿了,该不会你悄悄的去祸害王紫了?”

宇文乾大大咧咧的坐着,戏谑的眼神在夏温竹身上狂扫,最然刚才距离有点远,但是对于他们来说,想要看清点什么也轻而易举啊,刚才王紫那眼神可的确是黏在夏温竹身上的,这王紫见过几次了,从来没有露出对什么感兴趣的样子,这次的表现都是奇怪了,明明上次在帝神峰见到夏温竹还不是这个反应啊。

“我的确想祸害,莫非我的魅力已经达到了、想想就能成真的地步?”

夏温竹淡淡的看了一眼宇文乾,在宇文乾戏谑的眼神中不温不火的说道,夏温竹永远都是这样,从他口中说出的话,很难让人分辨出真假,其实夏温竹心中也很奇怪,他的确是想了解一下这个王紫,却不知为何,王紫先对他产生兴趣了。

“那还得了?夏师弟你的魅力已经够高了,如果到了如此登峰造极的地步,那还不得一大票一大票的大好女子为此生无可恋啊?鉴于你的祸害指数已经严重干扰到了长天派的治安,我谨以师兄的名义群你回到你的小仙地儿,要清心寡欲也好,要了断红尘也罢,师兄保证再也不劝你了,可好?”

宇文乾身体一直,笑的更加戏谑,却非要用一副很正经的语气说道。

“事不宜迟,要不夏师弟你先在就去吧?门派大比之时不必夏师弟操心,师兄我就辛苦一点,把你那份也看着好了。”

宇文乾似乎开玩笑上瘾了,身边的几人也跟着笑,不知是真的觉得宇文乾的笑话好笑还是卖宇文副掌门一个面子,总之评委席上一片和谐。

“我好不容易听了师兄的劝出来看看美好的世界,也确实发现以往人生单一而枯燥,师兄不必在劝,我不会改变注意的。”

夏温竹在宇文乾盛满笑意的眼神中站起身,淡淡的说道,说完也不管宇文乾的神色,施施然离开了。

“既然这么听师兄的话,你就使劲儿的想王紫就好了,别去想别人,好歹留着点给……别人嘛。”宇文乾从后边追上来,搭着夏温竹的肩膀说道,夏温竹睨了一眼宇文乾,直接飞身走了。

宇文乾笑着耸了耸肩,今天的结果不错,王紫越来越高调了啊,这样做是有恃无恐还是心无所惧?呵,别猜了,掌门也说了,决赛之后自有分晓。

……

王紫离开狮占峰后就跟卫子谦和慕千厷二人分开了,个戎沛白三人回道了月阴山,戎沛白三人的样子看起来比王紫还兴奋,王紫却是直接毁了房间,布下结界,戎沛白三人不疑有他,以为王紫表面强撑着,实则肯定很累了,现在一定是在调息身体。

王紫却是直接进了赤灵,把她接下来几天的都自由支配的事情告诉了穷奇和青龙,穷奇手中拿着一沓纸,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东西,似乎就是这一整天来,穷奇和青龙制定的训练计划。

“给你半个时辰的时间,训练、就开始了。”穷奇扬了扬手中厚厚的纸,笑道。

“嗯。”王紫点头,飞身进了宫殿。

在王紫离开之后,穷奇面上的笑容才渐渐收了起来,看向手中的纸,这才是开始。

青龙拍了拍穷奇的肩膀,接下来不论王紫遇到什么状况,他们都只能旁观。

“陪她成长不只是要看着她开心,也要看着她受苦。”青龙笑道,他们别无选择。

“呵……”穷奇动了动肩膀,甩开了青龙的手,这些何时需要他来说了。

青龙耸了耸肩,并不介意。

王紫正在运用气血的能力修复自己的身体,从现在开始,她必须尽最大可能的熟练掌握巫元力,而且在去魔界之前,她的巫术也必须大幅度晋级。

没有用了半个时辰,王紫就已经从宫殿走出来了,很快便看到了等在外面的穷奇和青龙,似乎二人这半个时辰以来就一直站在这里。

“去后山吧,那已经安排好了。”青龙上千说道。

“嗯。”王紫点头。

“也许对于一般人来说,强行逼迫一个人修炼并不是什么好办法,所谓欲速则不达,但这句话放在主人你身上并不是完全正确的,主人的优势在于信心坚定,不为诱惑所动,并没有执念一定要一步登天,这便是心境稳固的好处,而以往无数的事实证明,主人你的极限爆发力很强,往往在生死之际领悟大道。”

“这里都是主人的契约伙伴,也许无法做到将主人逼入死局的事情,但是挖掘主人的潜力应该也不成问题,主人,这是一枚封灵丹,你的灵力强大众所周知,但你也应该知道,灵力并不是万能的,你现在要学会在没有灵力的帮助下能处理任何危机!”

“当然,巫术你可以适当的使用,我无法确定战巫的战力能达到什么程度,是否干扰了正常的训练,如果是的话,我希望主人你自行掐断你的巫元力。”

“今天你的对手是龙骑军团,曾经你也是靠着一年收服了龙骑军团,而如今,龙骑军团经过多次进化早已脱胎换骨,这其中的难度可想而知,并非当日可比,主人,你可准备好了?”

后山的练武场,穷奇略显严肃的声音说道,没有了平时玩笑的语气,穷奇看上去有些让人畏惧,而在们不远处,整整齐齐列队站立的正是铠甲加身的龙骑军团!

此刻龙骑士兵都看着王紫,穷奇已经告诉过他们今天要做什么了,可是他们真的要使出全力去跟他们奉为帝王的主人打吗?

“准备好了。”王紫只说了一句,朝着龙骑军团走去,停在严阵以待的龙骑军团面前时,她几乎能感觉到众人紧绷的身体。

“我记得在千人冢,我们已经打过一次了,不过那是在阵法当中,过了这么久,我们再打一场吧,训练的狠,也是为了我他日不死,你们若是真当我是主人,就要使出浑身解数帮我变强才是。”

王紫站在龙骑士兵面前,淡淡的声音说道,却让龙骑士兵眼中神色变换不已,赤灵内的灵兽几乎都在后山训练,此时穷奇几人也并无意避着众兽,因此本来是来看他们心心念念的主人的,现在却听到了这样一番话,心中都是翻涌不已,主人尚且如此拼搏,他们作为契约兽哪还有理由享乐?

“那就按照阵法中的来,龙骑士兵的人数会递增,只要主人不喊停,我们就不会……收手。”

西武站出来,身上的铠甲发出铿锵的碰撞之声,浑身充斥着严肃的军人气息,西武是所有龙骑士兵的领袖,西武的每句话几乎都代表了所有龙骑士兵的意志,龙骑士兵身上紧绷的气息似乎缓和了一点,主人是做大事之人,既然主人都说了,为了他日不死,如果他们还不明白主人的意图,他们就不配再做听命行事的龙骑军团了!

“天心。”王紫唤了一声,一个毛茸茸的黑色小球顿时出现在王紫的手中,天心的尾巴在身后欢快的扫了两圈,虽然他还在睡觉,但是对于甜心的主动召唤还是很开心!

“甜心!”天心眼中斑斓的色彩犹如阳光下的琉璃,闪烁着动人的色泽,四肢踩在王紫的双手上,看上去是在玩耍。

“天心,一会儿不准擅自帮我,也不住给我疗伤。”王紫知道天心听得懂,把天心捧在面前,轻声说道。

“咕噜咕噜……”天心本来不明白王紫这是什么意思,但是说到不让他疗伤,那就一定是去做危险的事情了?这他可不同意!天心四肢乱动着,这次可不是玩了,而是着急。

“我没事,但如果你帮我,我会不开心的。”王紫不知道该怎么哄天心,只好说道,天心的能力远比一般的巫灵要强,可以主动发出巫术,上次在十重禁锢已经领教过了,天心不知道她要做什么,但如果她有危险,天心一定不会不管的。

“咕噜咕噜……”甜心不要不开心,也不要受伤!天心眼中的色彩变得很快,似乎很着急,可是甜心根本听不懂他的话!

“我不会有事,真的。”王紫揉了揉天心的头,天心只半信半疑的看着王紫。

“他交给我就好了。”在王紫快没办法的时候,穷奇走过来说道,同时接过了天心,计划都开始了,不能让这个小家伙干扰了。

“嗯。”王紫点了点头,又摸了摸天心的头,渐渐朝着龙骑军团走去。

“谁都不许援手,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准停。”

王紫将下摆系在腰际,身上的气势渐变,充斥着杀气和战力,虽然封闭了灵力,但气势一点都没减弱,这跟白天守擂时的表现天差地别!在渐渐接近的时候,西武也认真起来。

------题外话------

呼呼,继续万更,么么哒,妞儿们晚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