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二十六章 高调守擂

“比赛以一方的倒下为结束的信号,你们也可以中途认输,比赛中各显其能,并不限形式,胜负由本裁判裁定,你们、可以开始了吗?”一切准备就绪的时候,裁判在擂台上宣布。

“可以。”王紫道。

“可以了。”贺乾也道。

“那好,比赛开始!”裁判喊道,飞身退后,莲生作为裁判助手也跟着退后。

王紫和贺乾二人相对拱手,算是跟对手见礼了,贺乾看起来是个二十三四岁的男子,长相阳刚,却有些浮躁之意,放下手观察了一下王紫,却见对方的修为是地元期五层,心下大松,嘴角露出一丝笑容,祭出长剑直接飞身攻向王紫。

王紫没有动,手中只出现一把长剑,幽幽的泛着宝光,贺乾没料到王紫这么冷静,但是进攻已经开始了,他也不会后退!长剑一挥,带着森森的褐色光芒劈下!跟王紫手中的的剑碰撞在一起,甫一交手,水蓝色和褐色激荡的剑气猛的扩散!

贺乾和王紫在剑气中凛然相望,王紫还是淡淡的神色,贺乾却是难掩惊讶,这一手,虽是试探,但也用了八分力气,事实上在昨天得知对手是王紫的时候他就去调查过,确定了这就是前段时间传的沸沸扬扬的王紫,因此虽然自己的修为几乎高了她一个境界,但是也没敢大意。

尤其是害怕王紫刚出手就用他不熟悉的阵法来打,因此他选择了主动攻击,而且是剑术攻击,就为了让她无暇分神去布阵,可没想到,本该是一出手就重创王紫的招式,却在交手后发现王紫的灵力澎湃无底,竟轻轻松松接下了他的招式!

贺乾心中一凛,抽剑后退,身体在空中一个大回旋,带着刚猛的力道再度攻来,长剑斜刺过来!王紫不慌不忙的迎战,手中的剑挥的密不透风,贺乾半挂在空中,剑如狂风,一招更比一招快,一招更比一招猛,王紫虽在后退,手上脚上的动作却是丝毫不乱!

台下也有二三十的弟子观赛,眼神不时的在六号和十二号两个相对的擂台之间切换,此时看到王紫和贺乾一交手就是这么疾风骤雨的打法,不免有些惊讶,在他们看来,贺乾的修为占了绝对优势,根本不必如此着急,说白了也就是让他给对方留点面子,但看到王紫应对的不慌不忙,倒是觉得有些看头了。

“反击啊!”

“再不反击你都快掉擂台下了!”

有人耐不住喊道,看着王紫不停的后退,两人已经从刚刚的擂台中央移到了擂台边缘,看着王紫一直被动的接贺乾的招式,众人有些为她担心。

王紫哪里需要外人提醒,在靠近擂台边缘的时候,王紫脚下步伐交错,稳稳的停了下来!手中长剑一挑,这一招来的极其刁钻,本来王紫被空中的贺乾死死的压制,可这一挑仿佛就是化解的招式,只见贺乾的剑被挡开,进攻的节奏一乱,王紫顿时顺着贺乾的长剑缠去,手中使力一震!

外人不知道王紫做了什么,却只见贺乾的面色一阵扭曲,飞身想要后退,手中的剑却是被王紫缠着收不回来!而此时,只见王紫身形一旋,飞起一脚直揣上贺乾的胸膛!

“啊……”

贺乾短暂的痛叫一声,身形不稳的自空中向后飞去,狠狠的砸在了擂台上!

“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反转了?”

“刚才那女子的脚快,但是也不至于他躲不过啊!”

有人在台下议论,觉得刚才还一直处在主动攻击的贺乾现在忽然狼狈的摔在擂台上,变化太快有点看不过来,众人踮着脚去看擂台上贺乾的情况,只见贺乾正捂着胸膛撑起身体来,看来刚才那一脚对他的伤害不轻,也是啊,一个修炼之人打出的拳脚,岂是一般人能比的?更何况是熟知人体结构和弱点,身体力量又远高于一般修士的王紫?

王紫提着剑走近,却见贺乾整个人都颤抖着,飞速的灌下一瓶药剂,眉头狠狠的皱着,不似刚才那般自信的模样,而且显然也知道自己小看王紫了,王紫不出手则以,一出手却是致胜的招式!刚才那一剑,别说是别人,就连他自己也没有看清王紫是怎么攻击他的!

贺乾咬了咬牙,本打算以剑术赢王紫的,可是现在……贺乾瞥了一眼自己不断颤抖的手,连握起剑的力气都几乎没有,贺乾心中甚至是震惊的,刚才要不是他拼命忍住,可能剑就脱手了!对战中丢了剑,就算没有输也是耻辱!他还有何颜面继续比下去?

他刚才喝的是快速疗伤的高级药剂,却是并没有缓解刚才王紫对他的身体造成的冲击!还要如何比所谓剑术……

“你要不要认输?如果我数三个数你没有起来的话,就表示你认输了哦!三……二……”

莲生飞身落在贺乾附近,例行惯事的问道,其实他巴不得劝这个人赶紧滚下台去呢,反正也不会赢,到时候输的满身是伤,既浪费灵药,输给了远比自己修为低的对手,还倍受打击,万一从此一蹶不振怎么办?所以他这么想完全是为他好啊!

莲生耐着性子倒数,要不是裁判大人就站在不远处,他甚至想跳过三二直接喊一了!

贺乾咬了咬牙,猛地站了起来,咽下喉中的腥甜,莲生就要出口的‘一’被迫咽了回去,只能飞身退回,这人不见棺材不掉泪,他也没办法……

王紫顿住,看着贺乾收回了长剑,手中快速的掐诀,周围的空气中到处都是灵力散布的痕迹,却见擂台上平地拔起四座土墙,将王紫困在其中!那土墙有三米高,还在擂台上不停的变化着位置,像是在堵死了王紫出逃的路!

而没有过多久,却见土墙之上蜿蜒着爬满了藤蔓,还有不少种子扎根在土墙上,随着贺乾口中念念有词不断催生着,一瞬间形成了一个密不通风的包围圈,也同时隔绝了众人的视线,现在根本不知道在里面的王紫是什么情况。

贺乾隐隐笑了笑,带着点扳回一城的得意,刚才是因为顾及王紫的阵法才选择剑术攻击,他可没忘了,王紫是水属性的灵根,而他是土木双属性的灵根,虽然是真灵根,但他的双系灵根可一点都不比天灵根差,同时使出两种属性来围困王紫,也是为了保险起见,王紫也算幸运了,他很少这样认真对待一个对手!

“贺乾的真灵根果真跟别人不太一样啊,两种属性竟然可以同时切换自如,而且能量攻击的强度也不相上下。”

戎沛白有些惊讶的说道,虽然以往都是听说,但是亲眼见了还是不太敢相信,真灵根在世外域基本上没有的,用他们的话来说,真灵根这种次品灵根几乎不存在在世外域,贺乾绝对是异类,但看样子他的灵根一点都不弱啊!

“王紫小师妹在干什么啊……”赫连妹小声说道,即便是小声说的,那声音也足够让周围的人听到了。

“王紫小师妹有办法的,我们看着就行了。”旗妩月则是毫不紧张的说道,土木属性是水属性的克星,但不一定是王紫的克星啊……

王紫站在越来越狭小的空间内,看着唯一的缺口、头顶也在被藤蔓和新生的树枝纠缠住围绕成一张密不透风的网,那盘根错结的树枝看起来结实无比,就算是一刀斩断,也并不影响它飞速的再生。

王紫不得不承认,贺乾的属性控制很不错了,他想以土木属性来克制水属性,想法不错,但是他一定想不到她拥有十系灵根,当然也熟知土木属性的所有弱点!

现在她不能用其它属性来克制土木属性,但是想要逃出这个困局却是轻而易举!土墙的确是最好的防御,由无数土属性的能量构成,溃而立聚,像是被黏在一起胶质土层,根本没有空隙,想要击溃土墙跑出去几乎没有可能,何况还有木属性的第二道防御?

可土墙没有根基,一旦从地面上找到了突破口,土墙便是形同虚设!王紫长剑用力扎进地面,本想震开地面的,可又想到这是擂台,如果破坏擂台的话,算不算是破坏比赛?

如此一来,王紫不得不收回了长剑,其实王紫多虑了,比拼之中擂台总会有损坏,有专门的人员负责修缮,只是王紫不知道而已。

一条路不通,那就走另一条,王紫手中出现了两团水蓝色的能量,属性之间哪有绝对的克制?土能掩水,若来的是汪洋大海,米粒之土如何能掩?土属性能幻化出土墙,又怎知既然是幻化,就一定有克制的办法,是土墙先离开了属性克制的共性,想要顺藤摸瓜找到破解之法,似乎并不难了。

王紫先是挥出两个巨大的攻击,分别向头顶的藤蔓和地面上而去,面向地面的能量顺着地面向四周激荡而去,能量之大竟直接将四面土墙震的崩塌!头顶的藤蔓也被另一道攻击豁开,然而只有不到一秒钟的时间而已,可一秒钟也够了!

贺乾不屑的笑了笑,以为王紫沉默了这么久是想干什么,没想到只看到王紫这么虚张声势的一招,如果他是她,就不去白费力气了,谁都知道,这么短的时间内,不可能跑出来的,而他又如何知道,王紫的目的根本就不是跑出来!

贺乾只觉的擂台上上空一瞬间湿润了好多,这只是快速划过的感觉,贺乾并没有在意,只当是王紫刚才发出的水属性攻击造成的,随即专心致志的施展法术,手中的动作快速的变换着,觉得时机已经成熟了,不打算继续困住王紫,他的目的是打败她!

在众人看不到的土墙内部,无数土刺交叉着飞射而出,贺乾笑的更加得意,如此密集的攻击,就算王紫拥有再强的护身法器也坚持不了多久,要么认输,要么在里面伤痕累累的坚持。

众人似乎也知道贺乾的节奏了,现在估计在发动攻击,土墙内闷闷的声音不断发出,听不清楚是什么造成的,但也知道王紫现在不容乐观,土墙把灵力隔绝在外,在他们看来,王紫刚才试图冲出来的一击已经让她耗费了很大的灵力,现在要在没有灵力补给的情况下突破出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然而这样的认识刚刚出现,就见那土墙开始变形了!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内部没有章法的冲撞,土墙变形越来越严重,隐隐有达到极限而被撑爆的趋势!

贺乾也忽然皱眉,法术几乎一瞬间崩塌,还好他反应迅速的稳住了,没想到王紫到现在还有这么强的能量!贺乾飞速的变化手印,加快了攻击的节奏,不能让王紫出来!

然而王紫的攻击已经发出,贺乾应该在刚才就清楚,王紫不出招则以,一出招就是致胜的招式,他再做什么都是徒劳!

一阵令人牙酸的啃食声响起,那声音越来越大,莲生看的有趣,似乎已经想到王紫应对的措施是什么了,而那裁判却是不解,循着声音看向土墙,却只能好奇着,无论如何他的视线也不能穿过那能量铸成的土墙啊!

贺乾则是眼中出现震惊,忽然觉得自己的灵力在快速的消失,用来维持法术的灵力好像进了一个无底洞,怎么都无法填满,可是现在正是胜败关键时刻,他也不能就此收手,只好暗暗咬牙,拼着轮海受伤的代价加速抽取灵力!

那啃食的声音越来越大,此起彼伏,就连台下的人也渐渐听的清清楚楚,好奇心顿时被高高的调了起来!

“这声音怎么听着像是进食啊?”台下有人疑惑的出声。

“而且还是个食量很大的家伙!”旁边一人很快接道。

“而且那家伙貌似还不是一个!”另一人侧耳细听,更加奇怪的说道。

“台上有什么可吃的,该不会那女子现在还有心情坐在昏暗的土墙下面吃东西?”

另一人直接玩笑着说道,此时王紫所在的六号擂台着实怪异,吸引了不少视线来看,也正巧十二号擂台上的两人已经打完了,那两人实力差距比较大,胜负并没有多大悬念,这会儿众人也没走开,索性都转过身来观看六号擂台上的比赛。

“得了吧你!这个时候还开玩笑,这声音根本就不是人的好吧?”一人被那人的话逗乐了,笑着说道。

“不是人?难道是那女子的灵兽?”那人耸了耸肩,很直接的猜想,里面就王紫一个人,除了她当然就是她临时召唤的灵兽了。

“说不准……”有人点头,看着土墙的动静越来越大,忽然觉得这局面有颠倒的趋势!

“该不会是……”忽然,有人惊讶的说道。

“石蛊兽?”很快有人接口,看来想到这一层的不只是他一个啊。

“可也不对啊,石蛊兽吃的是真土石,这土墙由能量砌成,它如何下咽?”很快就有人提出了质疑。

然而不论众人如何猜想,答案很快就揭晓了,只听擂台上几声轰鸣,那土墙顿时四分五裂!就连那藤蔓和种子也灰败的落在了地上,毫无生机!

而众人只觉眼中一花,耳中重叠着响起几声巨吼,只见五个壮硕的身影停在空中,而在那五个身影前面,王紫执手而立,完好无损!

再看贺乾,只见贺乾口中喷出一口鲜血,跌坐在地上,面色如那地面上散落的枯藤一般灰败,怎么都无法相信自己就这么输了,而且是输在一个修为比自己低的人手上!

众人大张的嘴巴看着王紫身后那五只与真正的石蛊兽几乎没有差别的影子,要说有差别,就只是外形了,石蛊兽的外形是如岩石一般的青灰色,浑身长满了石块一般的表皮,而石蛊兽有一个怪癖,不吃素也不吃荤,专吃坚硬的岩石和土壤,是在人类和灵兽中都不受欢迎的灵兽。

可王紫身后那五只石蛊兽虽体形壮硕,却晶莹剔透,比真的石蛊兽好看了几百倍,而还不由众人再观察仔细,那五只石蛊兽的身影顿时消散了!擂台上弥漫着湿润的水汽,半晌才散去。

直到此时,贺乾似乎才觉得这水汽来的熟悉,稍一细想,却是想到刚才王紫发动水属性攻击时有一瞬间的水汽也是这般浓厚,贺乾猛的向王紫看去,眼中惧是不可置信。

“那石蛊兽……是你幻化的?”贺乾艰难地问道,忍着喉咙的腥甜。

“对。”王紫看向贺乾,并没有让他久等,直接点头。

“噗……”

贺乾还是忍不住口吐鲜血,原来刚才王紫发出攻击的一瞬间并非为了逃出,而是为了收集外界的灵气来施展法术,那五只石蛊兽早就幻化出来了,怪不得他感觉自己灵力都被什么吸走了,原来是那石蛊兽!

贺乾怎么都想不通世间怎会有如此出神入化的幻化,那石蛊兽的气息、习性完全跟真的一样,他的土墙便是被那石蛊兽啃食而溃散的,而他也终究因为再也无法供给灵力而被迫停止了法术。

土克得了水,却克不了水幻化的另一种形式,属性变化奥义如此深刻,想想他最初以为的万全之策,竟是如此可笑!

“为何你能做到这样?如果你是我,该如何化解?”

贺乾不甘心就这样输了,输在对方诡异的幻化之上,竟呢喃的问道,随即自己也想嘲笑自己,都已经输了,人家凭什么告诉你该怎么做?难不成让你卷土重来再与人家为敌吗?贺乾心中颓败,第二轮第一场就输了……

“沼泽。”

贺乾本以为王紫不会回答,却只听一个好听的女声惜字如金的说道,但即便只是两个字,也够贺乾惊讶了!

贺乾猛地抬头,这么大的动作,拉扯到轮海的伤,浑身都在剧痛,可是贺乾却整个人都兴奋着,口中呢喃着‘沼泽’二字。

“沼泽……真的可以吗?”贺乾看着王紫,眼神中发亮的光带着急切,想让王紫再多说几句,确认自己刚才听到的不是幻听。

“有什么不可以的!石蛊兽都可以,沼泽算个毛线啊!”莲生走过来,一巴掌拍在贺乾身上,一点都没在意人家现在是伤员。

“咳咳……对……一定可以的,沼泽也是土……若是加一道水符……不,也许有更好的办法……”

贺乾被莲生拍的咳嗽一声,牵扯的身上更疼了,可是他自己却丝毫不在意,嘴角还带着血,却是开心的笑了,对啊,水属性都能幻化出那么逼真的灵兽,土属性还要执着于一个千古不变的土墙吗?

贺乾觉得自己触摸到了一扇崭新的大门,那里面有着自己二十年来一直想突破却不得其法的东西!沼泽……沼泽……石蛊兽喜群居,几乎没有天敌,可是他们往往会自己害死自己,那就是沼泽!石蛊兽见到沼泽会如见到美食一般扑上去,但他们笨重的身体只会在还没有进餐的时候就不可阻止的沉入沼泽底!

沼泽……贺乾忽然觉得这就是他通往新世界的钥匙了,他现在巴不得立刻飞回自己住所,打坐冥想,验证这个想法!不,他要先养好自己的身体,现在竟觉得,这一身伤,受的好啊!

“喂喂,你到底起不起来,我数三个数,起不来等同认输!”莲生看着那个忽然兴奋忽然沉思的贺乾,不打算再浪费时间了,又拍了拍贺乾,让他快点做决定。

却见瘫坐在地上的贺乾‘噌’一下子就跳起来了!莲生嘴角抽了抽,他还没数数呢,这小子也忒不要命了吧?都这样了还想拼?

却见贺乾捂着胸腹向王紫的方向走了几步,眼神感激的看着王紫,在众人诧异的视线中拱手低头,沉声说道:

“贺乾知道该怎么做了,多谢仙子指点,贺乾输的心服口服!”

随即也用不着别人怎么说,贺乾向裁判施了一礼,示意裁判可以宣布胜负了。

“此轮竞赛,王紫胜出!”裁判也上前,扬声宣布。

众人是听的云里雾里的,不知道那沼泽俩字儿代表了什么,只知道最后是那女子赢了,而且瞧那贺乾不憎恨反而感激莫名的样子,还是皆大欢喜了!

好戏散场,众人四处望了望,打算瞧瞧还有没有什么看头,莲生则是可怜兮兮的看着王紫,王紫的下一场比赛会由刑堂统计出来之后安排对手,可莲生却还得守在这个擂台上。

“呵呵,小紫紫太好心,指点迷途少年啊……”慕千厷笑道,看到王紫这么精彩的赢了一场,自己深感与有荣焉。

王紫默默走下来,这并不是好心,只是那个贺乾算是心术端正的,而且悟性也不错,不然也不可能让土木双属性达到现在几乎没有差别的地步,她只是稍加提醒,贺乾就想明白了,她跟贺乾的竞赛在众目睽睽之下,看的人那么多,能懂了其中意思的也只有贺乾而已,若她的两字能让贺乾悟到什么,这对她也是一种功德,一种修行。

“先去核对下一场比赛吧,小紫先调整一下状态,下一场比赛应该也用不了多久。”卫子谦则是温声提醒道,第二轮比赛就是这样,不论你累不累,下一场的比赛都会如期开始。

“你们不用陪着我。”王紫说了一句,最近正在门派大比,他们完全可以抽时间去处理卫家的事情。

“哪有小紫紫这样赶人的?还不许我们陪着你了。”慕千厷一笑,虽知道王紫不是这个意思,但还是假装埋怨道。

“穷奇说要开始给你加练,今天我跟千厷陪你,看看你的打法也好。”卫子谦笑着解释,温和的笑引得路上的女子频频回头。

“唔。”王紫这下点头,穷奇的动作真快。

“小紫紫,千厷说你就不信,子谦说你就深信不疑,你就不怕千厷吃醋吗?”慕千厷似乎不依不饶的说道,非要让王紫理他不可。

“信,我信,今天就看着我比赛,一步都别离开,一个眼神都别错开。”王紫墨眸看向慕千厷,入目的是慕千厷妖冶的笑,一身白色的道袍一点都没压制他妖孽的气息,王紫墨眸动了动,现在对于吃醋这个词很敏感,在慕千厷越来越明显的笑意中说道。

“好啊,这太容易了,如果我不小心移开了视线,小紫紫可以罚我啊,比如罚我暖被窝,或者罚我给小紫紫侍寝之类的……千厷甘愿受罚哦。”慕千厷含笑的妖孽脸凑近,低声在王紫耳边说道,笑的好不开心。

“唔,不是什么大事,不需要罚。”王紫汗,佩服自己竟然能这么快想到办法。

“怎么会不是大事?小紫紫吩咐的事情就是天大的大事,一定要罚,就这么说定了!”慕千厷似乎在忍着笑声,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经一点,自顾自的决定了,直起身体,跟王紫拉开了距离,好像在表示他的决心。

王紫嘴角抽了抽,如果让她玩文字游戏的话,是不是这辈子都没赢面了?刚才是在说什么来着,为什么扯到暖被窝上面了?王紫看了看卫子谦,卫子谦刚才是证人,希望她站出来为自己澄清一下,为她声讨一下慕千厷的强盗决定。

“我会尽量的。”卫子谦笑了笑,没头没尾的说道,王紫眸中泛起疑惑,这是什么意思?倒是慕千厷,意味不明的笑了笑。

“我是说,我会尽量不移开视线的,毕竟如果场面混乱的话,也许会下意识的去看。”

卫子谦那如玉般的手指点了点王紫的眉心,带着一贯的安抚和宠溺,声音也如以往一般动人,可是那话在王紫脑海中响了两遍,王紫确定自己没有会意错的时候,双唇微张,墨眸快速的在卫子谦身上看了一圈,这话真的是温文如玉的卫子谦说出来的吗?

在王紫的眼中,卫子谦身后好像腾的冒出一个雪白雪白的狐狸尾巴,卫子谦也是狐狸属性的吗?不然为什么跟慕千厷同流合污?

“在看什么?”

卫子谦仍旧淡笑这问道,看着王紫的视线在他身上转了一圈后移到了他的身后,那里有什么吗?卫子谦向后看了一眼,只看到凌乱的人群,还有跟在他们几步外,现在正鬼鬼祟祟小声低估的戎沛白三人,卫子谦不在意的收回视线,觉得王紫的反应实在可爱。

“别在这么多人的地方露出这么萌的表情。”

慕千厷的手指按上王紫的唇瓣,把她微张的嘴合上,在触及那柔软的唇瓣时,却舍不得离开了,指腹在王紫唇瓣上划过,依依不舍的离开了,收回的手指放在自己的嘴角摸索,王紫看了一眼,马上转回了头,如果王紫知道歇斯底里为何物,她一定想咆哮,如果她看不懂该多好?!

王紫加快了点步伐,朝着主演武台那走去,卫子谦和慕千厷则是笑了笑跟上。

戎沛白三人虽跟着,可是现在除了赫连妹头脑简单,除了吃的基本上没什么上脑之外,戎沛白和旗妩月的思想就丰富多了,自从不久前因为莲生的事情而意外开了脑洞,紧接着出现了卫子谦和慕千厷,二人的脑洞瞬间被狂风席卷,怎么堵都堵不住了!

听听人家都在说什么啊?暖被窝啊、侍寝啊,王紫小师妹竟然有着如此不为人知的一面诶!王紫小师妹看上去挺冷,其实人家原来是女王啊!瞧瞧人家理直气壮的命令,不许离开一步啊,不许错开眼神啊,相比起王紫小师妹,旗妩月弱爆了啊!戎沛白此刻是这样想的,顺带丢了一个‘我鄙视你的’眼神给旗妩月。

话说那个莲生一张正太脸,一对儿漆黑的猫眼滴溜溜的转,这般灵气的男子很少见了,也是个极品啊,虽然举动夸张了点,但是这根本不妨碍他是个美男子的事实啊,至于卫子谦和慕千厷,这两人之前就知道了,只是确定他们跟王紫如此亲密还是在刚才,瞧瞧慕千厷那勾人的眼神,要不是现在人多眼杂,慕千厷估计会把王紫小师妹就地正法啊!

数数这是几个了?莲生算一个,慕千厷和卫子谦肯定是,那个李战跟王紫小师妹只见肯定也关系不纯,还有那个卫子楚,这都五个了,再加上……北皇……旗妩月心堵了一下,面上却魅惑的笑了,啃不着的肉丢了也好,总不能因为一块肉饿死自己。

那现在就是六个了,啧啧,王紫小师妹胃口真不小,不过她很欣赏就是了,不像戎沛白那样脱光了都招不来男人的类型,太没共同话题,旗妩月想到这里,顺带丢了一个‘我鄙视你’的眼神给戎沛白。

此时王紫已经来到主演武台这里,演武台侧面大型公告栏上面会流动着比赛的信息,刑堂的两个人正在捧着一托盘长方形木牌更换,虽然不明显,但还是能看到少了二十几块,这应该是刚刚各个擂台淘汰的人。

“下一场、高强,呵呵,叫的这么高强,不知道是不是真强呢。”慕千厷眼睛一扫,看到了王紫的对手,高强,看这姓氏,十有*也是世外域高家的人。

“还在六号擂台,我们回去。”卫子谦看了看木牌下方的标注,准备再返回去。

“等等。”王紫则是站着没动,仍然看着公告栏,不一会儿,上面的木牌已经全部更换过。

“小紫紫这是在看李战和子楚?你放心吧,子楚现在指不定打的多欢呢,李战根本不用担心。”慕千厷笑道,很快就明白王紫在找什么了,口中称呼卫子楚也不是小楚楚了,足可见慕千厷这厮平时绝对是故意的!

“唔。”王紫点头,看到了主演武台上区别于其它木牌的颜色,那木牌是红色。

“哈哈,这个我来解释……这红色代表守擂,今天的比赛有两种形式,一个就是由刑堂安排对手,另一个就是守擂了,也就是一个人不经过刑堂的安排,在擂台上不间断的接受挑战,打败七个人就算守擂成功了!而第二轮的比赛就直接出线了!”

“当然,这没有实力的人是不敢接的,毕竟不间断啊,对手以逸待劳,守擂的人赢面少的可怜,大家都是新弟子,实力悬殊不会太大,因此没人敢冒险,不过今天有人敢在主演武台上守擂,倒是出乎意料啊!”

戎沛白蹭上前解释道,碍于慕千厷和卫子谦一步都不让的姿态,戎沛白只能暗自抹汗。

“怎么守擂?”王紫看向戎沛白。

“啊?”戎沛白一愣。

卫子谦和慕千厷却立马就明白了,守擂只需要解决七个人,如果严格来算的话,第二轮车轮战比下来,最起码要对阵四十几人,花费五天的时间左右,王紫定是有守擂的打算了。

“哦,你想守哪个擂台,把自己名字挂在擂台首位就行了。”戎沛白还愣着,旗妩月则是笑着说道。

“唔。”王紫点头,上前几步跨过公告栏外面的警示线,待有人注意到王紫进来的时候,却见王紫已经拿着刻着自己名字的木牌挂在了六号擂台的首位。

“王紫小师妹慎重啊!”戎沛白大叫一声,万万没想到王紫直接就去守擂了,守擂可不是那么好玩的,不看主演武台上守擂的那个男子都快累成狗了吗?

“你能不能不要大吼大叫?”旗妩月掏了掏自己被震到的耳朵,抓着戎沛白退回来,都这么久了,她还以为王紫是个不慎重的人吗?

“你要守擂?”刑堂的一人走过啦,看了看六号擂台首位上已经挂上的名字,在看到写着‘王紫’二字时,眼中似乎划过一道流光。

“嗯。”王紫点头。

“你叫王紫?”那男子又问,上下大量了一下王紫,似乎在确定她的身份。

“嗯。”王紫再次点头。

“好,你稍等。”那男子说道,回身招手叫来一人,却见那人手中捧着一个托盘,还有一瓶朱砂,先前那人拿起朱砂,迅速染红了刻着王紫名字的木牌,另一人动作迅速的清理了六号擂台的其它木牌,既然有人要守擂,那么其他人就要重新安排了。

“你可以先回六号擂台了。”那人说道,已经确定了王紫守擂六号擂台。

正在这里看结果的人也不少,此时见又有人守擂,反正也要打,如果由自己选的话,胜算会大一些,众人不由的打量起王紫来,这么一打量,很快就蠢蠢欲动起来。

有人脚步动了动,似乎想挑战了,可是再一看那木牌上写着的名字,顿时就犹豫了,这名字耳熟的很啊,难道就是演阵院的王紫?

众人惊骇的看向王紫,可王紫已经渐行渐远了,众人不免又犹豫了,虽然看上去王紫的修为并不高,但是她的阵法听说很厉害啊,比赛不限制形式,万一对方来个什么阵法,他们很难应对啊,再说了,王紫敢这么光明正大的守擂,这是向所有的新弟子挑战啊,这怎是一般人有的胆量,或许王紫真有这样的本事?

“主人你要守擂?”王紫再回来时莲生别提有多高兴了,脸上都快笑出花儿来了,刚才就已经接到刑堂的通知。

“对。”王紫道。

“呵呵,有些胆量。”

那裁判也赞赏的说道,其实这裁判是道兵院的百里元,凡是道兵院授课先生没有不知道王紫的,何况这百里元在王紫进门派的那天就留意过,刚才一个擂台已经打的精彩之极,现在王紫竟然回来守擂,能赢一两场还是让人欣赏的,但是守擂的话,不是他不看好王紫,是守擂的确有它的难度,不然也不会有直接出线第二轮比赛这样诱惑的条件了。

“王紫啊,你快抓紧时间调息,一会儿比赛开始了,对手不会让你有喘息的机会的。”百里元离的太近,莲生不好叫主人,只好叫王紫,王紫都已经决定守擂了,他就得相信王紫,反正他坚信,只要王紫有把握的事情,就绝对不会有意外!

没有过了多久,第一个挑战者已经飞身落在擂台之上,王紫看去,是个剑眉星目的男子,满身的自信,眼含金光,比贺乾更张扬了许多,气势也强了许多。

“挑战者报上姓名!”莲生请百里元到后面坐镇,自己上前问道。

“荡魔院弟子,高强。”高强手中握剑,拱手报上自己的姓名,向百里元见礼,又调转方向面向王紫,其实王紫选择了守擂之后,高强作为之前的对手就可以听从刑堂的安排另寻对手了,可是高强还是找了上来。

王紫也拱了拱手,荡魔院的……可惜不能用暗属性打,要不然真想领教一下荡魔院所谓的荡魔是怎么个打法。

“比赛开始!”

这边高强和王紫还在互相观察对方的实力时,那边百里元已经宣布道。

静默,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只一会儿,却见高强长剑出鞘,身形拔起,暴喝一声,明明年纪轻轻的身体,那喊声却如洪钟,直真的人耳膜发疼,神识发紧!

百里元点了点头,这个高强的实力的确高一些,而且底子也很稳。

王紫祭出长剑相迎,修为仍然压制在地元期五层,高强的实力是地灵期一层,然而高强的攻击却出乎意料的猛烈!一出手就是刚猛的大招,两人的长剑交错,招式相抵,那让人眼花缭乱的动作看的人直瞪眼,这也太快了吧!

两人相撞的剑气在空中左突右冲,还好有防护罩,才让两人的比赛没有波及到外人,百里元和莲生各自布下防护罩,以免扯进他们两人的比拼中。

高强的攻势越来越猛,好像有用不完的力量和气势,王紫冷静应对,但看上去高强的气势强了很多,似乎在压制着王紫。

几十招过去,王紫已经明白了高强为何如此猛烈的进攻,在高强攻击的时候,庞大的灵力一瞬间涌出,正气莽莽直逼而来,再加上一开始高强那一声暴喝,王紫几乎肯定,这便是荡魔院普遍的攻击节奏了!

在气势上死死的压制着对手,紧接着丝毫不给空隙的穷追猛打,这要是换成一个魔物,定会被这讨厌的正气和可怕的气势扰乱心神,生死对决中最忌心神不稳,一旦对方出现空隙,就会被追着打,直到让对方漏洞百出,而另一人定然胜券在握了!

可惜王紫不是魔,就算是魔,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被一个小鱼小虾控制主心神的魔,因此高强这一套做法对他根本不管用!要比气势?高强的气势能比的过七个副掌门加一起,再加上刑堂和护法堂两个堂主的气势来的厉害吗?

在那样的气势下王紫还能巍然不动,别说他这点小儿科,至于剑术?王紫在法器上接触的最早的就是剑,王紫的剑术领悟几乎有自己独树一帜的风格,高强何以在剑术上取胜?

也观察够了,王紫一改之前的被动接招,形式顿时变了!王紫的招式变的凶险难测,每一剑下来都能让高强出一身冷汗!怎么有这么刁钻的剑术,这么快的速度!几乎让他防不胜防!每一招都是险险的接住!

高强的招式起势太猛,后劲不足,王紫在高强还没出现弱势之时就猜到了,既然知道了对方的套路,王紫也不再等了,不给对方再想办法的时间,空着的左手也祭出一把长剑!

左右手同时开工,几乎打的高强没了招架之力!

百里元眼睛圆睁,这能使双剑的人可不多见啊,王紫竟然就是其中一个!而且双剑使的出神入化,绝不是一日之功啊!

要是莲生知道百里元在想什么,一定会骄傲的哼哼,当然不是一日之功,因为他家亲亲主人根本就是一秒之功啊!当日那双剑第一次出现在王紫手中的时候还如初次握笔的稚儿,下一瞬已经是墨笔翻飞的大师了!

台下的人越聚越多,守擂本来就比一般的擂台有看头,这会儿见两人打的越来越精彩,一开始高强气势汹汹,没过多久就被狠狠的压制下来,而且王紫双剑飞舞,灵活的身姿犹如在跳一支节奏欢快的舞曲,看的人心中也跟着热闹起来!

高强头上的冷汗不停的往下滑,万万没料到自己的招式在王紫面前竟然不管用!这套功法在开始的气势最重要,他的修为比王紫高,理应可以顺利压制王紫的,可是明明是计划之中的事情,被他计划人好像完全没有听从他的安排!

不受他的气势影响是其一,剑术远高于他是其二,他倒是没领教到王紫的阵法,可是传言中没有人说王紫的剑术也这么强啊!

一大滴汗水滴进了高强的眼睛,脆弱的眼球传来明显的痛感,高强眼睛不由自主的眨了眨,可就是这一瞬间!高强只觉自己的招式大开,长剑被挑开,再下一瞬,一柄冰冷而厚重的坚韧已经抵在了他的脖子上!

静默……这场疾风骤雨一般的战斗过后,安静的让人不适应,可众人看向胜负已分的擂台,有人不禁鼓起掌来,口中一声声的赞叹着,真是好剑法!如果自己输在这样的剑法下,估计也只能服输了!

高强屏气凝神,不敢大喘气,生怕自己微微一动那锋利的剑刃就会划破他的大动脉,高强的脑海中翁鸣着,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就这样输了,但是看着王紫一如最初的冷静,那精致的面上没有赢的痛快,也没有胜的骄傲,好像这样的结果理所应当,亦或是根本就在她的意料之中!

这样的自信不是表现在表面上的,而是刻在骨血里的,高强忽然就觉得,自己错了,小看了这样一个对手,自信不是建立在对手比自己弱的优越感上,而是建立在对自己清晰的认识和绝对的实力上,连自己几斤几两都不知道,他刚开始的自信,竟连自己都觉得可笑!

“我输了。”高强缓缓出了一口气,脑海中翁鸣的声音顿时散去,竟有些通透,输了便是输了,况且他输的一点都不亏。

王紫的抬眼看了看高强,倒是没想到他这么豁达,本以为他会愤愤不满呢,不过既然认输,王紫就不再钳制他,收回了左手的剑,那剑正缠着高强手中的剑,又撤去了放在高强脖颈上的剑。

“我输了!”高强冲王紫笑了笑,再度跟百里元和台下的众人扬声宣布道。

“王紫守擂成功,如果有人想继续挑战王紫,可以直接上台!”百里元宣布道。

------题外话------

万更来了有木有?催更的妞儿们,本萌终于雄起了有木?哈哈,明天继续万更走起!么么哒O(∩_∩)O哈哈~

另外萌萌哒打滚卖萌求月票啊!嗷呜O(≧口≦)O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