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二十五章 乌龙

“不要勉强自己,既然不想睡,我完全可以陪你做点什么的,真的。”穷奇把快要下去的王紫又捞上来,手臂按着王紫。

“不勉强,我很困了,想睡了,真的。”王紫掰着穷奇的手臂,却发现穷奇似乎铁了心不让王紫下去,怎么都掰不动。

“可是你看起来一点都不困的样子,其实也就是我跟青龙心疼你,依你现在的修为,睡不睡觉没有差别的,本来就是想让你放松一下,现在我想……其实放松也不一定要乖乖睡觉的,按照这上面的做,效果会更好呢。”青龙轻笑着说道,王紫脑门儿上已经淌下一大颗汗滴,觉得给自己跑了个坑,可是这转折也不在她的预料之中啊……

“不,不是……”王紫想说点什么,但又觉得自己说什么都是徒劳。

“不是什么?莫非我的主人并不喜欢这些姿势?我觉得这个美人鱼式不错啊,尤其是如果是由我的主人做出来的话……还有这个曼妙八拍也不错,这个蜘蛛结网,啧,名字太差,看主人的样子也不喜欢,其实我最喜欢的是女王式……”

王紫现在觉得自己脑海好像被雷劫击中了,几乎丧失了思考的能力,如果她能预料到有朝一日穷奇会跟她躺在一起讨论这风月宝鉴上的姿势,她一定在邪彤给她的时候就当场销毁!

索性王紫还有那么一点点清醒,一挥手,想趁穷奇不备把那书抢过来,可是穷奇好像知道她想干什么一样,手一抬,书还稳稳的握在他的手里。

“呵呵……”穷奇不住的低笑,觉得王紫的反应实在可爱的紧,其实这书也是他第一次看,只是有王紫在身边,让他忍不住去逗弄了,不过看着王紫越来越红的双颊,也不敢太过分,自己收起了那书。

“我的主人,怎么这么害羞?我什么都还没做……”穷奇邪笑的声音不停的钻进王紫的耳朵,王紫不由的想起与九幽和青龙的两次情事,那感觉太陌生,却又太沉溺,陌生的害怕,沉溺的害怕,让她下意识的想逃,逃离她不能掌控的情绪……

穷奇看不到王紫的神色,但能感觉到王紫渐渐僵硬的身体,眼睛眯了眯,虽然他并没有打算就在今晚要王紫,但是她这么抗拒却让他心里很是烦乱,已经过了这么久,他嘴上说是他自己要准备,实则是在给王紫适应的时间,可为什么现在的情况看起来,给了她时间反而让她戒备了?

不管王紫现在在想什么,穷奇动了动手臂,手指灵活的挑开了王紫的里衣,顺着光滑的肌肤向上游走。

“我、我明天还有比赛。”终于那不停晃动的图从视线里消失了,刚刚松了一口气的王紫马上又不好了,凌乱的思维里抓住了一个看似很好的理由。

穷奇的动作一顿,王紫看不到穷奇现在是什么神色,也猜不到穷奇现在在想什么,只庆幸穷奇停手了,也许是因为她的话奏效了,总之王紫现在的思维很简单,就是让自己摆脱那种不由自己控制的情绪,王紫撑着身体滚到一边,向床边爬去,还是远离穷奇好了,不能在一张床上睡,不得不说,王紫在迷迷糊糊中真相了。

可是就在王紫快要成功离开那张舒适的大床的时候,脚踝被拽着一扯,王紫刚才的功夫都白做了,愣愣的看着自己又被拽回去,紧接着是‘撕拉……’一声,然后是连续的撕扯声,眨眼的功夫王紫身上的衣服就支离破碎的躺在了床上,没有风,但不知是哪里的冷气,在接触王紫暴露在外的肌肤时,王紫无意识的打了个冷颤。

王紫皱着眉头,仰躺着,精致的面容毫无遮掩的暴露出来,即便皱着眉,也自有无尽的美感,逆着光的穷奇看不清面色,但是他身上的冷气和阴郁却是那么明显,让王紫一瞬间就想到上次穷奇把她从青龙床上抱走时候就是这幅表情,让人捉摸不透他在想什么。

“穷奇,你……”王紫动了动身体,这样几乎*的暴露在穷奇的视线中,她很不自在,尤其是穷奇现在浑身冒着冷气,让她理解不了为什么一转眼穷奇的情绪变化的这么快。

“你躲我?”

穷奇听不出情绪的声音问道,他以为他们之间的情事早已水到渠成,他并不急,他想等着王紫自己明白她跟他们之间的关系,他也一直很放心,只要是王紫认定的东西,世间的纷纷言语并不能左右王紫的想法,可现在呢?既然已经有了九幽和青龙,难不成想拒绝他?

“不是,穷奇你听我说……”王紫虽觉得现在的情形很尴尬,但还是能感觉到穷奇这三个字之中的沉重,她是躲了他,可是,那是因为……

只是穷奇似乎真的被气到了,看到王紫轻皱的眉毛,紧抿的唇角,还有不断闪躲的身体,穷奇阴郁的眼神划过一抹暗淡,王紫躲他这件事情让他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穷奇闭了闭眼,猛的低头吻上了王紫的唇,这个吻不像以往的温柔和缱绻,而是急切的、压抑的,重重的落在王紫唇上,舌尖顶进了王紫口中攻城略地。

王紫睁着眼,漆黑的墨眸中闪过担忧和不解,想推开穷奇,问问他到底怎么了?可是刚一有动作,就感觉穷奇加重了亲吻的力道,牙齿厮磨着她的唇瓣稍一用力,舌尖似乎立马尝到了腥甜的味道,穷奇手中的动作也不停,钻到王紫背后,挑开那肚兜上的带子,轻轻松松的揪了出来,手有些粗鲁的游走着。

“唔……”王紫有些不适的呻吟一声,但被穷奇吞进了口中。

王紫推拒的动作一顿,也知道可能让穷奇误会了,王紫看向近在咫尺的穷奇,他紧闭这双眼,似乎也皱着眉心,王紫忽然觉得,以往甜蜜的吻此时却带着苦涩,王紫垂眸,忽略身体的不适,让自己放松下来,双臂缓缓爬上穷奇的背脊,王紫闭上眼睛,动了动舌头,缠上穷奇的。

穷奇一僵,睁开眼看了看王紫,却见王紫面上飞着两处醉人的红霞,生涩的回应着他的吻,穷奇的刚才莫名苦涩的心情顿时好转,手上的动作也轻柔起来,温柔的捻转在王紫唇舌之上。

“唔……”王紫喉咙里溢出一丝呻吟,穷奇方才冷气环绕的气场顿时破裂,取而代之的是喷薄的情潮,穷奇离开王紫的唇,细细的吻落在王紫纤细的玉颈之上,一路往下。

“两个时辰……够吗……”王紫手抓着穷奇的衣服,抿了抿唇开口。

穷奇动作一滞,身体一沉,整个人的重量放在了放在身上,头埋在王紫颈间喘着粗气,衣服下的肌肉紧绷着。

“该死……”穷奇低咒一声,紧紧抱着王紫。

王紫侧头看向穷奇,动了动身体,这样被结结实实的压着,实在不好受,可是她一动,穷奇的呼吸更粗重了,王紫不敢再动,等着穷奇,她是不是不该说那句话的……

“我的主人,你是在考验我吗……”良久,穷奇泄气的问道,气息平缓了许多,嘴唇贴着王紫的皮肤,轻轻的吻着,自己深爱的女人就浑身*毫无防备的躺在身下,可他却不能拆吃入腹,这不是考验是什么……

“……”王紫无言。

“所以,你刚才躲我就是因为害怕时间太长吗……”穷奇问道,对王紫的顾虑颇有些哭笑不得,让他情绪一瞬间大起大落,身体中冲撞的*就这么硬生生的压制下来,为什么要举办什么该死的门派大比?欲求不满的穷奇尊者*裸的迁怒了。

“……”王紫没有说话,却是点了点头,她可没忘记,九幽和青龙都是三天三夜都意犹未尽……王紫的眼神闪了闪,面上褪去的红霞又飞了上来在,而且有愈烧愈旺的趋势,王紫勒令自己停下来,似乎对自己的想法很是慌张。

“哼,我的主人,我就在这里,你却在想谁?”穷奇不满的哼了一声,看着王紫闪躲的眼神,太不会掩饰了,语气虽不好,但是眼神却贪恋的放在王紫脸上,这般美景平时实在少见。

穷奇在王紫身上爱不释手的揉揉捏捏,到处亲吻着,今天不能吃干抹尽也要讨点利息才是,但他似乎太小看自己的定力,在自己又一次控制不住之前停住了手。

“衣服。”穷奇撑起身体说道。

王紫愣了一下才想到穷奇要的是她的衣服,刚才她的衣服都被撕碎了……王紫挥手拿出了一套衣服,准备自己穿,可是穷奇手一拦,拿过衣服看了看,自顾自的替王紫穿起来。

“怎么这么害羞?”穷奇轻笑一声,一直观察着王紫的表情,觉得王紫明明害羞却努力让自己冷静的样子实在太可爱。

王紫真的无奈了,从小到大她的私人领域几乎就只有自己,就连前世跟九幽,也不曾如此*相见过,虽然她给自己做过无数次的心里建设,但是面对跟自己完全不一样的男性身体,总是无法泰然自若,就像这样,穷奇如此忍着帮她穿着衣服,这样交换着彼此的私人空间,她也许……还没习惯……

直到穷奇给王紫穿好了一力,遮住了那一身晃的人眼花的肌肤,王紫才算好点。

“这次就欠着,加上上一次的,两次了……”穷奇给王紫披上衣服,从身后揽着王紫,灵活的手在前面系着口子,邪笑的声音却在王紫耳边说道。

“上次的……”也算吗?王紫想问,却及时住口了。

“呵呵……”穷奇低笑出声,抱着王紫待了一会儿,起身下床。

“你去哪?”王紫下意识的问道。

“我的主人,我留下的话,要继续吗?”穷奇眉毛一挑,回身说道。

“再见。”王紫身体一倒,顺手拉上被子,口中说道。

穷奇这次不都她了,继续走出门去,刚刚阖上门,就看到靠着墙壁戏谑的笑着的青龙。

“怪不得人称淫龙呢,竟有听墙角这种癖好。”穷奇睨了青龙一眼,语气不太好的说道。

“我只是好奇某人送小主人回房,怎么把拐到自己床上了?而且看样子,似乎没有达成所愿啊……”青龙才没在乎穷奇那点奚落,反而戏谑的说道,有些幸灾乐祸,穷奇也不看看时间,能在这个时候下手吗?所以刚才他在大殿里没动也是有原因的啊……

“要说拐,怎比得上你青龙高明?至于有没有达成所愿,你怎么知道没有呢,刚才,抱着她的人可是我啊……”穷奇怎会让青龙痛快?手指摩挲着唇瓣,似乎在回味着刚才的美味。

青龙面上的笑一顿,他不得不承认,被穷奇面上荡漾的表情刺激到了……

……

王紫在房间内打坐冥想,情绪渐渐平复下来,有些事情真的很想不通,比如她可以冷静的对待所有事情,但是遇到处理感情或者像刚才的情事,她就几乎没辙,这难道就是九幽一直说的,她太呆?情商太低?

可是情商应该怎么培养?王紫胡思乱想了半天都没想到头绪,最后干脆告诉自己顺其自然吧,情商低就情商低,有人不低就行了……

渐渐的,心静了下来,冷静也回到身上,约么着天要亮的时候,王紫跟穷奇和青龙说了一声就离开了赤灵。

戎沛白三人今天并没有比赛,他们的复赛安排今天才能出来,倒是如戎沛白之前说的,三人依旧早早起来,准备跟王紫一起去。

今天的比赛可以观摩,都是一对一的比赛,在王紫几人到达狮占峰的时候,狮占峰已经很热闹了,等待比赛和观摩的人很多,王紫按照自己的手中的铭牌去找,很快就找到了她所在的六号擂台,设在主演武台下首。

“地方还不错啊,不过对于王紫小师妹来说的话,在哪个擂台应该也没有什么差别了。”戎沛白说道,除了主演武台、也就是朱擂台的位置,就数六号擂台的位置最佳,不过猜想王紫的心思应该也不在抛头露面夺人眼球。

“第一个对手是谁?”旗妩月则是问道,第一个对手已经确定了,但之后的对手会根据场上同步进行的擂台赛随即安排。

“贺乾。”王紫说道。

“贺乾?这个人我知道,贺家的人,土木双属性真灵根,虽然灵根不是很纯,但是他的两种属性跟别人不太一样,开发的都很好,并没有相互影响的趋势,这样的真灵根在世外域很少见了,而他的修为也在地灵期三层,王紫小师妹你多加小心啊!”

戎沛白有些担心的嘱咐道,在她看来,王紫和贺乾之间的差距还是很大的,一来贺乾的修为比王紫高很多,而来贺乾的两种属性看似并不那么强,但无形之中,土克水,其次是木,两种属性对水属性的克制都是很强的,而王紫刚巧是水属性。

但戎沛白绝对不知道她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一来王紫根本就是掩饰了修为的,她真正的修为是地玄期三层,高于贺乾一个境界,就光凭一个境界的巨大优势王紫就能毫无悬念的赢了贺乾。

“亲亲主人!我终于找到你了!呜呜呜呜呜……”这边戎沛白还在跟王紫介绍着新弟子中实力比较强的人,忽然一个极其夸张的声音硬是打断了戎沛白的侃侃而谈,一个身影风一样的掠过来,戎沛白只觉视线中闪过一道白影,然后那嚎啕大哭的声音就清晰的在耳边响起了。

戎沛白没有时间去想为什么那人来的那么快,因为相比较起这个,戎沛白更加好奇为什么王紫没有躲开?!

这真是个令人惊悚的事实,那明明身长八尺的男子就弯着腰赖在王紫身上,哭声渐大,也不知道是真哭还是假哭,戎沛白稍稍挪开了脚步,掏了掏耳朵,就连她都觉得那声音震的耳朵难受,那最直接的受害人王紫难道不觉得吗?

戎沛白向来对王紫那是又敬又畏又服的,平时王紫把她当空气她都想赖着王紫,可是这会儿看到四周的视线怪异的集中过来,眼中是*裸的仙器,就差没有说一句‘神经病’了,一个男人哭成这样,真的太夸张了!

戎沛白暗暗告诉自己,她要躲的不是王紫,而是那个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冒出来,突然扑到王紫身上,而且王紫还没有一掌把人打到九霄云外的那个陌生男子……

“呜呜呜主人你好狠的心啊,竟然这么久都没来看我,我跟着你千里迢迢排除万难来到长天派,你竟然把我扔到了传动院不闻不问,要不是今天在这找到你,你是不是就把我给甩了!”

这边哭边跟被无情抛弃的小情郎似的男子不用说也是许久未见的莲生了,这段时间王紫真的是一面都没有见莲生,各忙各的,但是莲生这个反应真的让她嘴角抽搐,眉心抽搐,手紧紧的捏成了拳,生怕自己一个克制不住把他打的找不回来、

“别哭了,下来。”

王紫嘴角抽搐的说道,声音都带着隐忍,只因莲生一个但男人,虽然脸长的很正太,但是那身体可是标准的成年男人,此时八爪鱼似的缠着王紫,双臂紧紧的环绕在王紫背后,一条腿还勾着王紫腿,该说他还留着点良心,所以还留着一条腿站在地上而不是完全挂在王紫身上吗?

而此时周围众人的眼神更加怪异了,听了莲生的话后,条件反射的想到了,一个豢养着情人的放荡女子,一个痴情不悔的痴心男子,而且这个男子还是传动院的,两人来到长天派后男子就被女子无情的抛弃了,如今男子再见到女子,情难自禁,失声痛哭……

“主人我好想你好想你你只知道啊?我有空就去云痕峰下去等你,可是为什么从来等不到你?”

而这个男子还是无法忘怀女子,一声声的诉说着相思之苦,众人也从这话中听出来了,这女子是演阵院的,再看看那女子无动于衷的侧面,众人中心为那男子哀叹一声,那女子恐怕是彻底断情了,这男子说的再多也是徒劳……

“我都按照你说的乖乖做了,可主人你该不会真的把我忘了吧?”

众人不禁摇头,落花有意,流水无情,那男子看着也挺人模人样的,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

“闭嘴,下来!”

王紫额头上跳出一个忍无可忍的‘井’字,想把莲生从自己身上扒拉下来,可是莲生似乎把浑身的力气都用上了,两只胳膊一条腿牢牢的卡着王紫,大有咬定青山不放松的意思!

“呜呜你还凶我!”莲生刚刚有点回落的声音猛地一扬,哭的更加‘惨烈’了。

“咳咳,王紫小师妹啊,这男人嘛,是咳咳、是要哄的……”

旗妩月揉了揉耳朵,脸上的表情很精彩,似乎也没想到王紫还有这么一段‘风流韵事’,为了息事宁人,也为了堵住悠悠之口,更为了把她们几个从众人快要穿透的视线中解救出来,旗妩月神色怪异的说道,显然,她也只知道女人需要哄,这男人……可能也一样吧,最起码眼前的这个应该就是。

“是啊,王紫小师妹,你就开开金口,哄哄他……”戎沛白也极为不自然的说道,就从王紫迟迟没有动手把人推开,就说明这两人是认识的,而王紫没有直接八人轰出去她就自行脑补成、可能王紫这是顾念旧情?

“莲生,我可以让你的下半生都在床上度过,相信子谦做得到的。”王紫她的忍耐力真的会被莲生刷新,手中凝聚了一层润白的灵气,不动粗不行吗?

众人眼神中明显出现了震惊的表情!无数双眼睛顿时从各个角度射向王紫,眼中的神色更加丰富,有的似乎带着鄙夷,有的似乎带着戏谑,就连旗妩月都差点一口鲜血涌上来,戎沛白已经想尖叫了,还好即使捂住了嘴巴!

她们心中禁欲气息浓重的王紫小师妹,原来这么奔放吗?下半生都在床上度过?这也太厉害了吧!原来王紫小师妹不出手则以,一出手那绝对咳咳……显然众人都选择性的忽略了王紫后面那一句话。

莲生的哭声却是戛然而止,众人都以为他得偿所愿终于让女子回心转意的时候,莲生却是立马想到了的上次受伤的那次,卫子谦愣是把他点在床上八天没有下床!不能到处玩耍,不能跟着主人探险,不能吃美食,不能修炼,连话都不能多说!那简直比死刑还可怕!

说曹操曹操就到,还没有等莲生自己下来,脖颈上传来一阵剧痛,连带着整个脊椎都差点瞬间报废!莲生似乎听到了身体里传来的‘咔嚓’声,紧接着双臂一麻,膝盖上也一麻,好像被一根锋利而细小的刀刃扎了进去,莲生几乎立刻离开了王紫的身体,还是被迫的!

还好来人给他留了点面子,没有把另一条腿也扎了,要不然他非得五体投地不可!

“好久不见,莲生说故事的本事怎么越来越高了?你这样缠着小紫紫,让人误会了多不好?”性感的声线在一旁轻笑着响起,莲生忍着疼回头,可怜兮兮的看着慕千厷,想到这家伙的腹黑,顿时打了个寒颤。

“我就是、入戏太深,根本停不下来啊。”自己的脊椎还在人家手里抓着呢,虽然看上去就像哥俩好似的,可莲生是真想哭了啊。

“那现在能停了吗?”慕千厷笑着问道,似乎善解人意的问道。

“能能能!咱们这么久不见,开开玩笑活跃一下气氛嘛,哈哈……”

莲生忙点头,呵呵的笑道,只是只有他一个人在傻笑,王紫很现在直想扶额,一旁的卫子谦拉着王紫站在自己身边,慕千厷笑着松开了手,众人、集体抽搐了,所以一场恩怨情仇大戏竟是乌龙一个吗……

旗妩月和戎沛白面上很古怪,两人在一旁调整了一下的情绪才敢走进,至于赫连妹,小眼睛到处看了看,巍然不动……

“主人啊,我是真的很想你啊,没有你的日子我真的快活不下去了!”莲生看着卫子谦和慕千厷把王紫牢牢的护在中间,往前蹭了蹭,跟受气包似的哼哼,明明是自己自作孽,偏不长记性。

“我真的可以让你下半生在床上度过。”卫子谦温和的笑着,一句话止住了莲生继续蹭的步伐。

“好凶残……”莲生看了看面无表情的王紫,呜呜他家亲亲主人也不帮他了?他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啊啊啊啊啊!

“你今天、是来观赛的吗?”慕千厷则是长眉一挑,笑着问道,眼神瞥向擂台,只见裁判已经落在擂台之上。

“哦,我今天……是来当裁判助手的!”莲生下意识的回答,闷闷的声音在下一刻几乎是跳起来说道,他差点把正事给忘了!转头一看,却见裁判大人已经站在擂台上了,而他这个裁判助手还什么都没做!

“所有人退后五米,清理擂台,开启防护罩,首轮参赛者王紫、贺乾马上准备!”莲生飞身掠上擂台,急急地说道,却也不失条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