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二十四章 调戏与反调戏

在傍晚之前,王紫几人前去做完了刑堂领来的任务,核对了明天比赛的场地就分开了。

王紫回到月阴山的时候,戎沛白三人已经回来了,王紫开门的时候,迎面而来的就是戎沛白和旗妩月激烈的争吵声,还有赫连妹旁若无人的吃晚餐,旗妩月穿着很少的衣服大喇喇的躺在贵妃椅上,戎沛白站在二楼跟她喊,虽然看上去有些混乱,但王紫早就习惯了,这三个人的模式好像根本变不了,前几天忙于阵法消停了一段时间,好像现在又恢复如初了,

感受到三人之间虽然争吵却轻松的氛围,王紫猜想三人今天的比赛应该也没什么意外,果然,见到王紫回来之后,房间内的一切好像都被按下了暂停键,戎沛白顿时收住了滔滔不绝的毒蛇,飞身下来,兴奋的告知王紫三人今天都顺利过关的消息。

“最后关头很险的,多亏了我们三人配合的阵法,要不然真打不过那些人了。”戎沛白说道,想到今天的擂台赛,戎沛白的脸色并不好看。

“哼,道兵院和荡魔院那些魂淡,就算个人比碰不上,院派比也要狠狠的赢了他们。”赫连妹手中的彩角鹿腿骨一扔,呲着牙愤愤的说道,被满脸的肉挤成两条细缝的眼睛看着王紫,颇有点告状的意思。

“输不起的家伙,非要我们再赢一次才肯相信自己真的不行呢。”旗妩月也轻蔑的说道。

“怎么回事?”

王紫看着越来越气愤的三人,戎沛白睁着那双水灵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好像在等她主持公道一样,王紫嘴角抽了抽,以她对戎沛白和旗妩月的了解,她们一定已经教训过得罪她们的人了,却还是这幅被欺负的很惨的样子,王紫抬脚走进房间,脚踢了踢椅子,稍微远离了赫连妹的地毯,好让赫连妹继续她的大餐。

“那个田武你还记得吗?就是道兵院的那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那个,就是十二面*阵头一个闯阵的人……”戎沛白眼中可怜兮兮的神色顿时散去,闪身到王紫旁边,不停的说着田武的特征。

“我知道,说事情。”王紫抬了抬手,不得不打断戎沛白滔滔不绝的陈述,她的记忆还没那么糟糕,她完全可以说一遍就好。

“哦哦,就田武,我们今天在一个擂台,最后剩下就是多人的时候,田武竟然喊了道兵院的二十几人,还有荡魔院的十几人,将近四十个人一起对付我们三个!有这么卑鄙的人吗?虽说擂台上就是要铲除一切可能的对手,可是他这样分明是心胸狭隘,伺机报复!都那个时候了,看到一拨人攻击我们,剩下的人当然乐意跟风!”

“今天我们分散开打擂也是为了锻炼自己,可没想到遇到这么卑鄙的人,要不是最后我们连扔了两个阵符,加上一个焚天阵,我们三个今天能不能通过大擂台都是个问题!”

“对了,荡魔院那个史语儿也跟我们在一个擂台,以前还觉得她人模人样规规矩矩的,自从上次她的跟班找了你麻烦之后,我越来越觉得那史语儿张着一副仙子面孔,婊子心肠了,口口声声师妹师妹的叫着,等攻击我们的时候可是一点都没含糊!”

“妈的,就看不惯我们演阵院顺风顺水是吧?反正在院派比也要见到的,跟道兵院的梁子是结下了,就算我们不觉得有什么,道兵院肯定也准备了几百种办法对付我们,可荡魔院怎么也这么损?个人比跟院派比有什么关系?他们这样集结这么多人对付我们可就说不过去了,而且不止我们三个,今天演阵院的所有弟子都是这样的情况,就连司空师兄都是!”

戎沛白越说越气愤,其实戎沛白这么愤怒也情有可原,演阵院的弟子自个人比中本来就没多少优势,要不是有这段时间学的阵法傍身,他们胜出的机会的确比较少,只因过去的三十年,演阵院几乎没有训练的项目,整天游手好闲,不像其他院派,一天到晚修炼的时间被排的满满的,戎沛白他们很看重这次大比,如果擂台比就输了,他们一定会很沮丧的。

“所有人都是这样的情况?”王紫则是注意到了戎沛白最后说的,如果所有人都是这样,事情就的不那么简单了啊……

“对啊对啊,擂台赛结束之后我们先回了云痕峰,大家都是这样,而且有很多弟子因此淘汰,尤其是道兵院和荡魔院,好像专门就是针对我们演阵院的,早知道会这样,我们演阵院的弟子都凑在一个擂台,看谁能从我们身上讨到便宜!”

戎沛白直点头,想到演阵院因此有很多弟子没能进入院派比复赛,心里更加不是滋味了。

“有多少人被淘汰?”王紫问道。

“二十三个,应该就是这个数字了。”戎沛白回道,今天在云痕峰的时候统计过,虽然人没有全到,但是也差不多了。

“这二十三个人中,有多少人报名了院派比?”王紫又问。

“十六个……”戎沛白闷闷的说道,情绪一下子就低落了。

“也就是说,我们少了十六个队友。”王紫说道,一如既往淡然的语气,听不出情绪。

“他们一定是事先勾结的,大擂台最不耻这样的做饭,但是他们竟然做的出来!”

戎沛白捏着拳说道,虽然十六个人并不多,但是对于演阵院却是很多了,门派大比有规定,如果在个人比的大擂台输了的话,院派比的资格也会失去,也就是说,开设大擂台另一个目的便是甄选院派比的人选,演阵院的人本来就就少,这么一来,院派比时演阵院可用的弟子又少了十六个。

“这才是他们的目的,因为拿捏不准我们演阵院的实力,所以干脆在大擂台下手,我们光明磊落,却想不到他们竟然暗下黑手,呵,道兵院和荡魔院作为长天派第一第二大院派,竟然做出这种事,难道是怕我们在院派比压过他们吗?”

旗妩月抱着双臂走过来,语气之中有着显而易见的鄙视,确实,道兵院和荡魔院这次做的不厚道了,为了提高赢的胜算,这种打脸的事情也做的出来。

“布阵人数在精不在多,告诉司空师兄多准备些阵旗,此时既然是道兵院和荡魔院不仁在先,我们也不必给他们留着面子。”王紫说道,少十六个人没什么,但是参加院派比是演阵院所有人的心愿,恐怕被淘汰的人心中好受的很。

“司空师兄也是这样说的,阵旗他已经在准备了,不过有王紫小师妹这句话我就放心了,院派比要是遇到,我们一定要狠狠赢了道兵院和荡魔院!”戎沛白的情绪这才有所好转,就等王紫这句话呢,好像有王紫的承诺在,他们就没有赢不了的比赛!

“淘汰的人可以去试试小组比。”王紫说道,小组比的报名比较自由,就算淘汰了仍然可以报名,刑堂会很快安排比拼的对手。

“嗯,那是一定,小组比在后天开赛,大家本来把希望都寄托在院派比的,既然与院派比失之交臂,小组比也要赢的漂漂亮亮的!”戎沛白说道。

“嗯,还有什么事吗?”王紫起身,一边问道。

“没事了,对了,你明天的场地都看好了?”戎沛白嘿嘿的笑道,响起明天王紫就开始复赛了。

“嗯。”王紫点头、

“嘿嘿,我们明天一起去,给你诸位!”戎沛白做了个加油的手势,不耽误王紫的时间了。

王紫点点头,上楼后直接布下结界进了赤灵。

“小七!”虽然没有契约,但黑豹好像能感应到王紫一样,很快就出现在了王紫面前。

“黑子,你在干什么?”王紫见黑豹从灵田里钻出来,他平时都不在这些地方待着的。

“在帮狂鸟收灵果,父亲让我暂时不要修炼,我现在没事干啊。”黑豹转身回到一个葡萄架下,抓了一串葡萄放在王紫手中。

“唔,黑子,你继续修炼吧,我会跟幻影说的。”王紫一顿,想起了卫子谦的话,黑子现在完全可以继续以灵魂的状态修炼,但她不打算把新的办法告诉黑子。

“真的吗?”黑豹不疑有他,如果可以修炼的话的就不会那么无聊了。

“嗯,真的。”王紫点头,朝着宿雨的宫殿而去。

“那太好了,我也想跟其它的伙伴一起修炼。”黑豹视乎很开心,王紫不在的时候他很乐意跟其它的灵兽在一起修炼或者打斗,这里的灵兽都是王紫的契约兽,不像在仙天秘境时总想着争夺地盘和生死搏斗。

“黑子,你去后山玩,我找穷奇有事。”半晌,王紫停下,揉了揉黑豹的头说道。

“好,小七有事再喊我。”黑子很乖,才不会想王紫为什么不让他跟着,直接就走了。

王紫在宫殿的书库找到了穷奇和青龙,王紫进去的时候两人正站在两个书架前翻看着东西,这个房间的书随着王紫修为的提升一直在扩展,就连王紫都没时间看,这段时间穷奇和青龙却是每天来这,好像大家都在进步着,不管在哪方面。

“等你一夜一天。”穷奇看了看王紫,把手中的书放回书架,朝王紫走了过来。

王紫看着穷奇,知道穷奇说的是昨天晚上到现在,那就是说他们两个从昨天跟她分开就一直待在这里了?

“行了,有事出去说吧。”青龙也走过来,直接拉了王紫往出走。

大殿里很空旷,除了正中央高台上的寒木床、寒木台就是地面上火红色的皮毛了,青龙挥手在四周放了不少椅子沙发之类的,也不知他何时收集的,看起来倒是不那么空旷了。

“宿雨在的时候这里就什么都没有,不过现在这地方也不归他管了,这些沙发不错,是我前几天炼制的。”青龙笑道,俊朗的脸的带着玩笑的神情,拿宿雨来开玩笑,青龙似乎一点压力都没有。

“试试,等过几天我把这宫殿整理一下,弄成你喜欢的样子。”青龙拉着王紫坐在沙发上,在胤蓝紫府中有很多这样的沙发,他看着不错就自己去炼制了,炼器炼丹这玩意儿,虽然不能人人都做到宿雨和冷殇那个程度,但多多少少还是会的。

“先说事情吧。”穷奇也做了过来,本来对面和旁边也还有很多沙发,穷奇非要过来跟王紫青龙挤在一起。

“他在生小主人你的气,不,应该说他在吃醋,小主人每天跟别人待在一起,进来赤灵也是匆匆而过,估计都忘了他长什么样子了吧?也不对,小主人应该本来就不知道那只穷奇长什么样子。”青龙手拄着头,侧着脸看两人,笑着说道。

“呵,那是你的想法。”穷奇睨了一眼青龙,冷笑着说道。

“喔,我的确也有这样的想法……”青龙也没反对,微点着头说道,眼神看向王紫,穷奇也看着王紫。

“……所以,我以后会每天来找你们的。”王紫被两个人看的头皮发麻,稍微做了一下心里建设说道,她自己也很纳闷儿,明明俩人笑是笑着的,但是她总觉得如果她说不好的,后果会很严重啊……

“是吗?”穷奇眉毛一挑,邪笑着问道,也不知道是不是不相信。

“是。”王紫点头,再点头,身子也坐直了一些,表示很认真。

“找我们干什么?”青龙一笑,直接问道重点。

“看来不是我想干的。”见王紫没有立刻回答,穷奇笑道,王紫能说到这个程度已经是进步了,要让她说谎是不可能的。

“也不是我想的……”青龙呵呵笑道。

“我先去上面找点东西。”王紫有些不自在,不管穷奇和青龙想的是什么,但肯定不跟她说的一样,两人现在情绪不对,她还是暂时别说的好。

“我的主人,你去哪啊?有什么事情先说了再走。”王紫刚刚起身,穷奇就一把把人拽了回来,按在自己怀里说道。

“……门派大比开始了。”王紫抿了抿唇,还是决定说吧。

“嗯,这个我知道,昨天就开始了。”穷奇把玩着王紫的手指,漫不经心的说道。

“门派大比会持续二十天左右。”王紫继续说道。

“小主人,这些你都说过的,难道是最近休息的太少,记忆都混乱了?”青龙凑近了一点,笑问。

“我打算用这二十天的时间进入天元期然后就去魔界。”王紫看了看穷奇和青龙,反正要说,就一口气都说了,简单明了。

“……你打算去继承魔王?”气氛凝固了一瞬,穷奇手中的动作也停了一瞬,才继续把玩王紫的手指,这是他平时很喜欢做的事情。

“嗯。”王紫点头。

“为什么提前了?”青龙嘴角的笑也顿了顿,这才问道。

“是因为黑子?”王紫还没有回答,穷奇就问了,虽是问句,那神色却是肯定的。

“不全是。”王紫道,魔界之行本来就是计划中的,只是提前了而已。

“那就是了。”青龙靠在背后,不知道在想什么。

“如果不突破天元期,我是不会去的。”王紫见两人沉默,于是说道,想让两人放心点。

“可你一定会突破天元期的不是吗?不管用什么办法。”穷奇一语道破,王紫噎住,却只能点头。

“不然你也不会来找我们。”

青龙笑道,语气中却多了一丝无奈,他想反对,可是他有什么理由反对?就是因为那点担心和牵挂吗?连他自己都知道,这根本构不成理由,有些事情只能由王紫去做,如果他有那个资格,他何尝不想代替王紫去做,不只是他,任何一个人都可以。

“先联系掌控你体内的魔气,想要让魔界的臣子心服口服,不能光靠灵力,巫术要尽快突破刺金战巫,刺金战巫才真正拥有战力,去了魔冢也有备无患,至于要突破天元期,只要你的神识和心境跟得上,剩下的交给我们。”

穷奇缓缓的说道,沉默了一会儿,意外的没有说让王紫忐忑的话,而是直接为王紫想好了办法,王紫愣愣的看着穷奇,她刚才绞尽脑汁想的话还没来得及说,穷奇就同意了。

“巫术和仙术都不是问题,你光有魔气不习魔道却困难了,只能在战斗中摸索,六界镜虚对你已经没有多大帮助了,但是六界镜虚能模拟出魔界的环境和对手,尽快把子谦叫进来,我们商量商量看能不能升级六界镜虚……还有北皇,我需要问一些事情,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魔界的情况了。”

穷奇继续说道,心中已经在快速的计划着接下来的事情了,他很清楚这个过程的辛苦,但是他没有那个时间去心疼,如果真的心疼,就必须让王紫以最好的状态进入魔界。

“别想了,就你这脑子,留着去想怎么让自己完好无损我就谢天谢地了。”穷奇戳了戳王紫的头,让王紫回神了。

“唔,一定会完好无损的。”王紫回神,逮着穷奇的话就说。

“呵呵……我记得明天你还有复赛,今天晚上休息休息吧,我和穷奇定好了怎么帮你训练,明天之后,就没有休息的机会了。”青龙尽量轻松的笑道,王紫真的变了很多,变得越来越在意他们的情绪,他们又怎会真的去责备她……

“我不需……”王紫想说她不需要休息,她并没有疲惫的感觉。

“去吧。”穷奇打断了王紫的话,站起身来,顺便拉着王紫走了。

青龙依旧坐着没有动,目送王紫离开大殿,心中想的却是要怎么安排接下来的事情。

青龙和穷奇还有腾蛇三人并不在胤蓝紫府住,青龙和腾蛇本来就在这座宫殿群里有自己的房间,后来穷奇也选了一处,倒是王紫,自这座宫殿群完整的出现后,王紫还没有选过自己的地方,穷奇直接带着王紫来到他的房间。

“一起吧,我也很久没睡了。”穷奇也不征求王紫同意,直接解了王紫的外衣,抱着王紫倒进宽大的床里。

“你是不是生气了?”直到躺在床上,王紫面对着穷奇的胸膛,睁着眼却没有睡意,戳了戳穷奇解释的胸膛,王紫还是问了。

“没有。”穷奇闭着眼睛,没有阻止王紫的小动作。

“那你是不是吃醋了?”问出这句话的时候,王紫自己也愣了,手中的动作一停,很快又继续了,王紫把自己的反常归结为想跟穷奇聊聊天而已。

“不是。”这一次穷奇嘴角泄露了一丝笑意,仍旧闭着眼睛说道,就演阵院那些弟子,哪个配让他吃醋了?

“唔,那你就是想我了。”王紫仰头看了看穷奇,似乎经过一番验证,肯定的说道。

“这个没错。”穷奇这次低笑出声,半睁着眼睛看向王紫,他这是被调戏了吗?虽然以往都是他调戏王紫的,现在角色调转过来,这感觉真是、该死的好啊,本想陪她睡一会儿的,但是他的主人似乎并不想啊……

“那、你准备好让我看你的脸了吗?万一我想你的时候该怎么想?”王紫看了看穷奇,在以前不知道穷奇有真面目的时候也不觉得有什么,现在知道了,她的确很想看。

“呵呵……”穷奇邪笑一声,睁开了眼睛,手臂抱着王紫的腰,拉开了一点两人的距离,从头到脚仔细的看着王紫,而且那眼神怎么看都怪怪的,满是戏谑。

“……怎么了?”王紫不解,分明是她要看他,穷奇这突然兴趣浓浓是怎么回事?

“呵呵,我的主人,你不要天真无邪的诱惑我好吗?你只有一晚的休息时间了,不好好珍惜吗?”穷奇又拉回了两人的距离,抱着王紫笑道。

“诱惑你?”王紫更加不解了?她哪里诱惑了?

“你想看我脸,不就是在暗示我对你做点什么吗的?我的主人啊,你该不会还没猜到,怎么才能看到我的脸?”穷奇失笑,虽然王紫进步不少,但是迟钝的时候还是让人着急。

“该不会是……”王紫突然想起来,上次提到这个话题的时候也是两人在床上,而且当时的穷奇……王紫似乎猜到了那个可能性,觉得实在有些荒唐,王紫面上微红,却是不知该怎么说了。

“穷奇生来就是假面,只有穷奇认定的妻子才可以看到穷奇的真面目,当然,这个仪式便是……行夫妻之实了。”穷奇面上的笑越来越大,在王紫耳边缓缓的解释,不容她逃避,看着王紫渐渐绯红的面颊,心情大好。

“睡觉吧,你说的对,我要好好珍惜今晚的时间。”

王紫默默的说道,眼睛一闭,似乎真的打算睡觉了,其实王紫心中并不是那么平静,就在穷奇说出夫妻二字的时候,在王紫的意识中,夫妻二字是很神圣的,因为母亲总是会说,希望她长大以后能找到一个爱他如命的丈夫,也因为母亲提起父亲是幸福温暖的样子,让她对夫妻这种关系产生了莫名的好感,在她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她便对自己说过,这个世界上,出了母亲和父亲,她还可以有一个丈夫。

如今被穷奇这样说出来了,记忆的闸门就这样被打开,王紫似乎也知道,她找到了不止一个丈夫,并不是如母亲和夫妻一样一生一世一双人,她也不再清楚她对他们的感觉是不是爱,是不是如母亲和父亲一样的爱,但她知道,她不能离开他们,也可以因为他们付出性命。

不,或许这真的是爱,是深刻的喜欢,爱哪有那么规矩的解释,她认为是、便是了。

王紫心中欣喜,为自己得到这样的认识而欣喜,她想,如果她把这个结果告诉九幽,告诉穷奇,他们一定会很高兴的吧。

“的确,应该好好珍惜。”不知道王紫一瞬间想了什么,穷奇却是抱着王紫一使力,假寐中的王紫就被抱在了穷奇身量,两人重叠着仰躺。

“别动。”

穷奇的声音在王紫头顶响起,手按住了想要下去的王紫,却见穷奇一挥手,手中顿时出现一本装订精美的书籍,只是王紫在看到那上面明晃晃的四个大字‘风月宝鉴’的时候,不用穷奇按着,整个人都僵硬了,再瞥了一眼书面右下角的‘初级’二字,她好像做了件错事。

“可惜了,入门被青龙抢去了,不过这本也不错,以我的悟性,没有入门并不妨碍。”感受到王紫的僵硬,穷奇似乎暗笑了一声,自顾自的翻开了书页,那活灵活现的春宫图顿时跳进两个人的视线。

“我的主人,你竟然藏了这样的书,这是对我们不信任吗?如果想……可以直接找我的,虽然没试过,但是我愿意跟你试啊,一直试到你满意为止。”穷奇很认真的说道,边说还边翻页。

“既然我的主人不想睡,就一起看看吧,或者你可以告诉我你喜欢什么姿势,或者……”穷奇啧啧的点评着,一边问王紫。

“我……睡……”王紫牙齿轻颤着,投降一般说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