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二十三章 我们归你

“他的灵魂之力已经强道那个程度了吗?”

卫子谦有些诧异的问道,按照时间算的话,现在应该可以啊,不过王紫会这样问,就只有这么一个可能了,再联想到赤灵有很多凝练灵魂的去处,黑豹如果成长的那么快的话,也不是没有可能。

“嗯,他已经可以用灵魂战斗了,没有因为失去身体而被限制。”王紫说道,这说明黑豹已经适应了作为一个灵魂存在,想要再把他的灵魂装进身体里,就很困难了。

“这样的话一般的重塑身体的确不可以了,但小紫你别急,有别的办法的,让我想想……”卫子谦知道王紫着急,温润的声音安抚着说道,手指低着下巴,搜寻着有关重塑身体的记忆。

王紫的确放心了许多,卫子谦说有办法就一定有办法的……

“重塑身体都是以天地灵物加上加上特定的发放,塑造一副与人体无异的身体,按照我们事先准备的对于之前的黑子是完全没问题的,但是既然黑子的灵魂已经成长了,原先天地灵舞的比例不足以承担黑子的灵魂,如果能找到更高级的天地灵物,此事可解。”半晌,卫子谦沉吟着开口。

“原先最主要的天地灵物是什么?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哪吒不是以炼化做金身重塑身体,莫非给黑子重塑身体也是这般?”卫子楚条件反射的联想到华夏的神话传说。

“的确如此,本来最主要的天地灵物就是千年佛莲。”

卫子楚只是猜测,却没想到卫子谦却肯定的说道,华夏的神话有一部分的确出自真实,事实上千年佛莲比传说中太乙真人给哪吒选取的莲花高级了不知几倍,更何况是千年佛莲,王紫很久以前就在赤灵的湖泊里的种下了佛莲,虽然按照在仙界的时间来算,佛莲还未满千年,但之所以用千年佛莲是因为佛莲的莲子千年成熟,而用来重塑身体的丹方中所说的佛莲,必须是莲子成熟时的佛莲,因此本来赤灵内已经有佛莲符合了要求。

“现在佛莲不可以了?”王紫很快问道,也就是说之前的丹方要经过调整?

“对。”卫子谦点头。

“那要换成什么?你是不是已经想到了?”王紫问道。

“佛莲已经是异物志上排名十一的天地灵物,而前十位的灵根中,能用来做塑造身体的就只有……碧晶草了。”卫子谦略有些沉重的说道,黑豹重塑身体的变化是他没想到的,而且这样的变化并不是他想看到的。

“碧晶草……”王紫重复了一遍,刚才她已经从头到尾过滤了一遍异物志前世的天地灵根,答案是碧晶草,并没有什么意外,或者说,相比起其它,碧晶草已经是比较好找的了。

“碧晶草,生长在魔冢?”慕千厷看向卫子谦,好看的眉毛微微皱起,魔冢是魔王考验最终的场所,王紫本来可以等一段时间的,现在有了黑豹的事情,王紫岂不是非去不可了?

“对。”

卫子谦点头,看向王紫,虽然已经猜到王紫的决定了,可是魔界太危险,葬身在魔冢的历代魔王比比皆是,那地方根本不是开玩笑的,并不是每个魔王都能通过魔界的考验,而且,如果他没猜错的话,魔冢内是不允许魔王之外的任何人存在的,包括他们、这些王紫的契约兽。

“你现在还不能去……至少要晋入天字境界。”却见李战忽然起身,大步走在王紫面前,不管王紫在想什么,他绝不同样王紫草率的做出决定,显然李战也想到了魔冢的可怕之处,但是要王紫等太久又不太可能,李战只好退一步说道。

王紫抬头看向李战,却见李战鹰眸沉沉的看着王紫,眼中是从未有过的坚持,以往李战可以一切让王紫自己做决定,但是魔冢不同于以往任何一种情况,没有任何人的帮助下,李战绝不同意王紫只身前往,这是他第一次干扰王紫的决定。

“的确是,小紫,我们并不知道魔冢的深浅,黑子固然要救,但不是要让你那你的命来赌、来换。”卫子谦也道。

“王紫殿下,那地方我们不能陪你一起去,你别冲动……”卫子楚并不是很清楚魔冢的情况,但是看到李战和卫子谦如此郑重的样子,很容易就猜想道魔冢的危险系数一定破表了。

“小紫紫,现在千厷的命可是你的,你可得对千厷负责的……”慕千厷嘴角挂着妖冶的笑,眼中却泛着不易察觉的紧张,如果、如果王紫一意孤行,他也必然会阻止。

王紫默然,感受到四人极力控制的紧张和担忧,从昨晚到现在,王紫一直把黑豹的事情放在脑海里,不停的告诉自己快点解决了帮黑子重塑身体的事情,虽然刚才在听到卫子谦说了新的天地灵物就是碧灵草时,她的第一反应便是加快去魔界的步伐,但是稍稍冷静一下也能想到,她还不能去冒险,最起码她很清楚地知道,她现在个人的安慰影响着太多人,不会一意孤行的,莫非她以往真的如此任性?让四人如此下意识的紧张?

“……有你们在,我怎么还会去做没有把握的事情?”王紫轻声说道,嘴角微微牵起,想给四人一个轻松安慰的表情,也许是王紫笑的次数渐渐多了起来,现在偶尔笑起来的时候也不像以往那般困难。

李战本就在王紫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王紫,看到王紫面上的淡笑,刚才紧绷的神经有些放松,只要王紫不急着去就好,李战嘴角也轻轻的扬起一抹笑,衬着那棱角分明的俊脸顿时生动起来,那笑一闪而逝,只有仰着头的王紫看到,王紫微微一愣,才响起在文华殿时李战也是这般笑,王紫心中突然很开心,她想,这便是因李战的开心而开心。

“小紫紫,别光顾着跟李战眉目传情,既然要说,就说个清楚,什么时候去魔界,需得我们四人都同意才行。”慕千厷依旧笑着,却不知为何那声音听上去有些微酸,话说自从那天文华殿之后,李战和王紫的默契进步飞速,好像又进入了另一个境界啊。

“如果是碧晶草,能够承受什么程度的灵魂?”王紫却是先跟卫子谦确认,如果这其中的时间允许,她自然希望多点时间来准备。

“碧晶草承受破天境高阶的灵兽灵魂也不是问题。”卫子谦说道。

“这么说,让黑子继续修炼灵魂也可以?”王紫又问。

“最好是让黑子加快速度修炼,他的灵魂跟身体的强度越接近,重塑成功的可能性越高。”卫子谦却是说道。

“嗯。”王紫点头。

“门派大比必须参加,魔界之行就定在大比之后。”半晌,四人等到了王紫的最终决定。

“大比会持续二十多天,这时间够吗?”卫子楚皱眉说道,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晋入天字境界,是不是有点勉强了?

“无论如何,我会晋入天字进阶再去,二十天……会有办法的。”王紫说道,这时间看着挺短,对一般人来说是觉对不可能的事情,但对她来说却不一定了……

“嗯,我们都可以帮你,我、千厷、穷奇、青龙、幻影和赤灵内所有的灵兽都可以做你的陪练,但是心境还需你自行突破,心境之事最忌急躁,小紫莫要把魔界之行看的太重,举重若轻才是速成之道。”卫子谦想了想说道,虽是笑着说的,但是接下来二十天内王紫一定会过的很辛苦,可他不能心软。

“嗯。”王紫点头。

“我可以陪你啊,王紫殿下。”卫子楚小声说道,虽然这个陪练阵容的确是空前强大的,但他是真的真的单纯的陪王紫,那么辛苦,如果一起分担一起练,肯定会好很多的。

“好。”王紫看了看卫子楚,再次点头,立马就收到卫子楚开心的笑。

“既然此事已经有了定论,小紫,你该说你答应的事情了。”沉默中传来李战低沉的声音,王紫一顿,很快强起来就在昨天她还说等离开长天派就告诉他们她的去过,却不想今天就离开了长天派。

“小紫紫,你答应了李战什么事情?”慕千厷眉毛一条,笑着问道。

“王紫殿下答应我们要讲她过去的事情的,对吧王紫殿下?”

卫子楚兴奋的说道,昨天王紫三言两语可是让他好奇了一整晚的,晚上修炼的时候脑海中还一直围绕着王紫为什么一直在人间界,又为什么跟世外域夏家有着那么多牵连,还有王紫的父亲,疑问太多了!

“是吗?千厷也想听呢,现在时间还早,这里也安全的很,小紫紫尽管放心。”慕千厷又检查了一下房间的结界,笑道,其实王紫的事情他们猜测居多,一直没有得到具体的解释,现在王紫愿意说,自然择日不如撞日,现在说最好了。

“你们已经猜到差不多了……”王紫说道,祭出了九转阵盘,有些东西她再解释也说不清楚,譬如她是怎么离开世外域,又是怎么重生在人间界。

几人一眨不眨的跟着王紫动作转动这眼珠,看到王紫将鲜血滴在九转阵盘内,这才依稀记起,九转阵盘三转可以窥天,这么说,他们不是听王紫说,而是要亲眼去看了?

几人对这个认识很是感兴趣,虽然没能早点参与王紫以前的生活,但是能够亲眼看一看王紫的过往,当然兴趣很足。

只是从画面开始后不久,几人发现刚开始的兴趣一瞬间被湮灭了,他们根本无法带着轻松和探索的心情观看这长长的无声的画面,画面那么清晰,但是每一个画面都诉说着撕心裂肺的痛!

画面跟着王紫的角度切换着,王紫已经将重要的事情都挑出来了,并不像让四人为她的过去太过心疼和悲伤,说实话,她觉得她是幸运的,到现在她更加坚定了这个认识,虽然在出生的时候被抛弃了,到那时后来一直再被所有人珍惜着,太多人为了她失去了性命,她不该认为自己活着是个灾难,过去的她会那样认为,只能说明她太弱!

重生一次,她定不会再犯那样低级的错误,而且,带着情形的认识和愈发坚强的灵魂再次看自己的过去,王紫似乎淡然了很多,淡然的原因是因为她生命的重心已经放在了当下,不再执着于过于沉重的过去,有些事情,是她一直不愿意放下而已。

也许是上次因此而诞生心魔,除去了心魔也一并除去了不该有的执着,虽然再看到母亲的时候依然心疼的想要流泪,虽然看到世外域的家族步步紧逼的时候依然想杀之而后快,但是她已经可以冷静的劝自己安静下来了。

也许是这一次的冷静,让再次看到那些画面的王紫发现了之前没有发现的东西!王紫不由的上前一步,在她从传送阵消失的前一瞬间,她的母亲被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救起,她一直记得那个画面,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心中稍稍有一点安慰,最起码她的母亲是安全的。

王紫挥手暂停了画面,严谨紧紧的盯着那白衣男子,没有他的正面,白衣的下摆也沾染了太多血迹,却还是能看到、那一直延伸向背后的翠竹……

“是夏温竹。”卫子谦眼中的神色不停的变换着,如果不是今天看到这些,他竟不知王紫出生便背负着如此沉重的仇恨!而此时见王紫的眼神停在那男子身上,卫子谦看了几眼,那男子的衣着与夏温竹一模一样。

“怎么会是他……”王紫惊讶的呢喃,突然特别想见那个有过几面之缘的夏温竹,那样纯净的灵魂,清浅的眸色,他是救了母亲的人,他与其他人不一样,他是站在母亲那一边的人对不对?

王紫挥手让画面继续,在看到金光消失之后,果然没有发现丝毫她被王胤天接走的痕迹,看来她当时的确陷入了神父昏迷甚至半死状态,而再次出现在华夏时,虽然她还是婴儿状态,可不知道这之前已经过了多少年了。

再一次看着自己在华夏的种种,迷惘中一直寻找着,华夏距离修真界、仙界太遥远了,那个甚至到处都是无神论的凡间界,让她无数次的怀疑过,幼时的记忆到底是不是真的?那个奇幻的世界到底存不存在?

直到在华夏重生,在银鳞泉开启混沌血天灵,在云带山初遇卫子谦、卫子楚……

“还疼不疼了……”

慕千厷将王紫轻柔的抱进怀中,头埋在王紫的肩膀轻轻的问道,那声音真的很轻,很干净,一点都不像时刻都充满着诱惑的慕千厷,慕千厷只问了一句,没头没脑的,却再也问不出别的了,他担心再一出口就是哽咽和颤抖的声音,朱雀何时有过泪水……

他想问王紫被那阵法伤害时的剧痛,想问一次次鲜血淋漓的时的痛,想问一次次徘徊在生死边缘的痛,为什么一直都是王紫一个人,既然要遇到王紫,为什么不让他早点遇到?既然产生过去找一号的想法,为什么不去做?

慕千厷觉得嗓子涨得难受,闭着眼睛,却还是能感觉到泪水打湿了睫毛,没有人是生来就强大的,他的小紫紫也是,可王紫承受的真的太多,比之他们从小接受的训练,王紫的过去更加痛不欲生,她、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他的小紫紫,本该是在天堂中出生的殿下,为何被扔进了地狱?既然经过了地狱的淬炼,为何还要如此仁慈?他宁愿王紫杀戮天下去泄愤,而他也不想去管什么上古神兽的意志,做个霍乱世间的人,只要能换王紫开心……

可王紫没有,那么那些将王紫推进地狱的人们,他该怎样为他们准备一份大礼?

走不出地狱的人终将成为地狱的傀儡,而走出地狱的人,却会成为地狱的主人,王紫走出来了,可这个过程……他却无论如何难以接受。

身体的疼可以治好,可是心里的呢?被一次次的抛弃,一次次的孤单,小紫紫,你努力的适应着重生后的一切,你迁就着所有的人,你为此一直做着改变,其实心里竟如此小心翼翼吗?

你害怕任何一个人消失,害怕再一次孤单,害怕自己的冷漠伤到在意的人,可你将那害怕藏得那么深、那么沉,连善知人心的他都没有发现……

“还疼不疼了……”

慕千厷轻颤着嘴角问道,头深深的埋在王紫的肩膀,尽管他不想,泪水还是一点点的往出溢,慕千厷双手无意识的在王紫身上摸索着,好像在确认王紫到底疼不疼了。

“不疼了,真的,早就不疼了。”王紫抓住慕千厷的手,反过来安慰慕千厷,她似乎知道慕千厷说的是什么,身体的疼早就习惯了,而心里的疼,在遇到他们的时候,也渐渐痊愈了……

“千厷不好……”应该早点找到你。慕千厷的声音低低的响起,似乎在极力的让自己的声音平缓的响起。

“是啊,你们不好,所以以后你们都归我了,我的一切都得有你们参与。”

王紫看了看其它三人,九转阵盘的这些画面还是让几人沉重了,但这是她的承诺,无论好坏,她都要把自己的世界带给他们,事实上也证明她是对的,他们不在意她杀了多少人,手上沾了多少血,却只心疼她,她的确是被一次次的抛弃,但是死在她手上的人也决不在少数,她总要让该死的人去陪葬的……

“好,我们归你。”李战鹰眸中不知道翻涌着什么情绪,却能感觉到他周身低空气更冷了,李战的视线从定格的画面上收回来,静静的落在王紫的脸上,宣誓一般说道。

这是李战第一次如此直接说他们的关系,以往李战四人会默契的不提此事,不管有没有夫妻的名分,他们知道,他们都不会离开王紫,但是现在,这是李战首次认真的宣布,他不会让王紫再有丁点的迟疑和害怕,王紫的内心远比他想象中的脆弱,既然如此,他宁愿主动去呵护,别说是他们情同手足的四人,只要是被王紫放在心里的人,他都不会反对……

“我们归你。”卫子谦抬眸,那双眼中温润如初,却不知道他用了多大的力气将翻涌的情绪压了下去,玉白的手指紧紧的捏着,如果有人注意到卫子谦刚才的反应,就一定能看到他不停的掰着手指,那是他在铭记、每一个伤害过王紫的人、家族。

“我们归你,永远不离开!”卫子楚沉声说道,背着阳光的脸色晦涩难辨,不像是那个时刻充满着阳光的大男孩,原来在某些时候,他可以沉稳的做个独当一面的男子汉,而一直以阿里,他更乐意做一个能让王紫开心的人,无论用什么样的姿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