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二十章 出线

将近一千人的混战在进行了将近两个时辰的时候渐渐冷却下来,不,应该说是更加紧张起来,剩下的也就一百多人了,实力相当,体力消耗也相当,而要在这一百人中再淘汰四十多人,想要出线的话,即便是相互合作的朋友之间也堤防了起来,众人谨慎的估量着周围修士的实力,寻找着下手的机会,但显然这剩下的人都不是吃素的,一时间气氛有些紧绷。

而在擂台上有个奇怪的现象,只见王紫几人站着的地方被隔绝了出来,众人都跟王紫几人保持着足够远的距离,卫子楚稍稍一动都会引起周围之人条件反射的紧张,卫子楚不爽的皱了皱眉,这些人见着他就躲他还怎么打啊!其实卫子楚也不想想,你那么强硬的掀翻了那么多人,而且自始至终还没有使用过几次法术,这样让人捉摸不透的功力,还让人怎么打啊!

骆雨抹了把汗,依旧跟骆晴背对背防御着,因为她们看起来是跟王紫一起的,这会儿也幸运的没人敢找上他们,骆雨转眼看了看那边仍旧沉稳如初的李战,正巧李战的视线从这边扫过,骆雨着着急急的收回视线,胸腔内鼓动着,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的极快,待深呼吸几口之后,骆雨才再次小心翼翼的看去,却只见李战的位置移动到了王紫身边,再也没有看过来。

骆雨眼中一片黯然,却突然感觉自己面前剑光一闪,紧接着是一只手拽住她身后的衣服猛的一拉,骆雨正在出神,身形随着那力道向后倒去,骆雨急急地退后几步,却感觉自己背后传来一阵抵挡的力量,阻止了她向后的趋势,骆雨这才借力站稳,迅速的观察起周围的环境。

却在转身间看到了就在她身后的李战,骆雨一愣,那刚才让她站稳的力道就是李战发出的?骆雨眼睛直直的盯着李战,而李战只冷冷的注视着前方,并没有向她看来。

“干什么呢你!不看看这是你能走神的时候吗?”一声带着怒气的娇喝声响起,骆晴拽着骆雨的胳膊把人拽回去,秀气的眉头紧紧的皱着,这一次骆晴是真的生气了。

“我……我错了姐姐,你别生气……”骆晴一眼便看明白了,刚才混混沌沌的脑子这才清醒过来,却见两个修士正虎视眈眈的看着她们,刚才一定也是发现她注意力分散了,这才攻击她,还好骆晴及时挡住了,十几招过去,骆晴也只堪堪将两人逼退,没有胜负。

“那就把心收回来!擂台结束后你想想什么我才懒得管你!”骆晴冷声说道,骆雨只有心虚的时候才会叫她姐姐,其余时候都是直呼她的名字的,骆晴手中的剑握的死紧,暗暗瞥了一眼李战,骆雨呼吸一紧,面上一红,紧张的看着骆晴,骆晴却已经冷着脸去回过头去了。

骆雨笑咬了咬下唇,鞭子在地面上泄愤似的一甩,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看向刚刚攻击他的两人,修为与她相差无几,现在四人正在僵持着,但是骆雨却不想等了,刚才害她险些出丑,骆雨捏了捏拳,手腕一翻,手中突然出现一枚符箓!

骆雨用灵力将符箓猛的向那两人掷去,率先发起攻击!骆晴皱了皱眉,但是骆雨的符箓已经扔了出去,就只能打了,也没说什么,提剑攻去!

而那两个男修士见有符箓飞来,只当是什么攻击符箓,二人同时筑起防御,身形向一侧闪去,然而在那符箓生效后,却并没有出现想象中的法术攻击,只出现一道看似唬人的白光!二人均是一愣,心想他们竟然被两个小姑娘耍了?刚才那只是障眼法吗?

二人一怒,准备提剑跟骆雨骆晴正面打斗,好报了这戏谑之仇,现在正是争夺留下来的名额的关键时刻,如果能少两人,他们的机会会更大!在他们看来,经过这么长时间,最起码女修士的经脉是比不上男修士的,也就是说,他们二人最起码在体力上占着优势!

可是二人刚刚想要飞身攻击的时候,脚下却好像被什么东西牢牢的拽住了!任凭他们怎么动都挣脱不开!二人大惊,心想这个时候还有别人偷袭?低头看去,却见脚下生出无数根藤蔓,死死的拽住了二人的脚踝,而且那藤蔓还在不停的向小腿上爬!

此时骆雨的鞭子,骆晴的剑也已经攻来,二人只好先行将骆雨骆晴挡开,趁着空隙挥剑去斩脚上缠着的藤蔓,然而那藤蔓刚刚被斩断,几乎立刻就有新的藤蔓生长出来!而且此时二人惊讶的发现,他们的身体正在快速的下沉!

骆雨和骆晴满意的看着二人被困,密集的攻击,不给二人脱离出来的机会!

二人现在心中一片焦急,身体还在不停下沉,脚上的藤蔓像是有自己的意识一般,死死的缠着他们,刚刚被斩断就立马缠上来,而二人还不得不应对骆雨和骆晴不时地攻击干扰!

这根本不是法术,周围并没有人的偷袭他们!那这是……阵法?!二人心中同时想到,响起刚才那符箓,他们竟以为那只是一张虚张声势的废符呢!那符箓里封印的不是普通的属性攻击,而是阵法!

要问为什么他么你知道这是阵法?只因二人现在的样子着实怪异,擂台完好无损,虽然他们的腿上缠满了藤蔓,那藤蔓还在坚持不懈的向上爬升,然而他们还是能感觉到自己的双脚的,可是明明是巨石垒砌的擂台,此时二人却好像站在深不见底的泥潭中,身体还在不停的下降,看上去小腿一下的不为都淹没在了擂台下方!

再联想到刚才符箓扔过来时,二人只见到一阵刺眼的白光,看来那白光不是别的,正是阵成的标志!天哪,怎么会有封印阵法的符箓?而且是如此难缠的阵法?以前几乎从没遇到过这样的境地,二人眼看着自己的身体一点点下降,藤蔓快速的制住二人的身体,如果再不停止,那藤蔓迟早会缠上他们的双臂!

“哼,认输吗?”骆雨哼道,眉宇间却有些得意和骄傲,能将二人逼到如此地步,就算她跟骆晴停手,他们两人现在想要挣脱这个阵法也不可能了!

“你们竟然用符箓!”一人咬牙说道,让他对两个女修士认输,实在开不了那个口也丢不起那个人!

“为什么不能用符箓?今天使用符箓的人还少吗?你难道不知道,大擂台比拼是不限形式的吗?”骆雨皱着眉头说道,有些不屑这人的话。

“这根本就不是你们的实力……”另一人也愤愤的说道,却终究暗自吐血,他们二人败就败在太大意了,虽然不限制比赛形式,符箓也是常见的,但是他们二人却不巧的遇上了阵符!这跟阵法一样不被人看好的阵符!

“可现在被困甚至马上就输了的人是你们,而不是我们!”骆雨鞭子挥舞的密不透风,既然二人不认输,那就只好由她们送他们下去了!

“你们是符宝院的弟子吗?”半晌,那藤蔓已经爬上了二人的上半身,二人是既要抵挡骆雨骆晴的攻击,又要斩断这些该死的藤蔓,已经分身无术了,一人眼看真的没有办法扭转局面了,只是不甘心的问道。

“哼,符宝院何时用过这样的阵符?能拿得出这样的阵法,当然只有我演阵院!”骆雨神色骄傲的说道。

而那二人却是大吃一惊!竟然败在了演阵院弟子的手里!早就听说演阵院这两个月以来闭门造车,进步飞速,没想到他们二人首场比赛的就遇到了演阵院的对手,而且被对方赢了去!太大意了!他们竟一直在怀疑演阵院这些日子是不是在迷惑外界,却没想到是真的!

“我认输!快把这阵法撤了!”那人咬着牙低吼,现在他露在擂台上的身体只剩下一半了,如果不认输后果会更难堪!

“我也认输!”另一人也无奈吼道。

“早点这么说不就好了……”骆雨道,手中结印,打进了那一堆藤蔓之中,只见二人的身体突然回到了地面上,而那藤蔓拽着二人把他们送下了擂台,这才突然消失,而刚才那原地还是平平整整的擂台表现,并无任何异样!

“姐姐……”骆雨讨好的叫了一声,而骆晴只睨了她一眼,但是骆雨却知道,骆晴的气已经消了大半了。

二人重新回到王紫几人的阵营,在刚才他们打斗的时候,陆续又淘汰了几人,骆雨下意识的又看了一眼李战,却见李战如刚才的表情一般,似乎自不久前平淡的扫过一眼后,再没有看这里一眼,骆雨拿眼看了看王紫,下唇咬得泛白,却一声不响的收回了视线。

刚才那阵法的确让留意到的众人吃了一惊,想到最后骆雨说了他们是演阵院你的,再看骆雨和骆晴一直跟王紫几人呈一个团队,难道他们都是演阵院的?演阵院今年的新弟子也就一个巴掌就能输过来了,那就是说演阵院的弟子都在这擂台上了?

吓!这个认知的确让众人吓了一跳,视线忍不住在几人之间巡视了一遭,那这些天名声大噪的王紫也在其中了?骆雨和骆晴美则美矣,却终究是小众化的美,并没有多么让人惊艳啊?绝对不可能是那长天美人册榜首的王紫!再看那些人中也只有一个女子了……

众人不由的仔细观察起王紫来,一看之下却是呼吸一滞!如此一个金雕玉琢的美人儿他们竟然从始至终都没有看见?就是他们自己都想质问自己一句“你眼瞎了吗?”,刚才分明看到王紫干净利落的招式,从无败绩,每一次出招、每一次收势都让人心惊不已,那样迅速的反应,他们真的怀疑如果自己遇上的话能不能想到应对的方法!

心下也暗自赞叹过那女子的身手,自觉的没有去撞枪口,但即便注意过好多次,却从未想过那人就是王紫!乍一看到那人的时候,感觉就好像是另一个世界的人,永远不会与自己有所交集,而自己也远远避开此人便是,好像那人便是带着一身镜面反射一般的气场,将多数的视线都反射了回去,然而真当他们无视那无形的镜子看向本尊的时候,却讶异于自己何时忽略了如此一个倾城倾国之人!

那不染凡尘的美,不掺世俗的静,一切的一切都让人见之难忘、刻骨铭心!

如此一来,众人更加不敢去招惹王紫周围的人了,且不说刚才已经见识过演阵院普通弟子使出的阵符,就算没有见识过,以王紫在长天派的口碑,众人也不敢轻易试水了,这次擂台赛重要的是出线,而不是去亲自验证王紫是否如传说中一样!

井缘笑的意味深长,今天运气可是真好,把他安排在了这个擂台上,前阵子就死皮赖脸的去演阵院讨教阵符的事情,但是自从缥缈峰回来之后,战文石竟然把他拒之门外了,任凭他好说歹说加一堆符宝贿赂也就是不让他上云痕峰,搞的神神秘秘的。

可他有对阵符心痒痒的厉害,虽然已经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将阵法封印在符箓中他还是很难把握好,况且就算他能熟练的操作了,没有相当可观的阵法知识也是白搭啊!前段时间可是把他急的抓耳挠腮,后来实在没办法,不得不一遍遍的练习绘制阵符。

如今倒是看到了骆雨扔出的阵符,明显绘制阵符对于演阵院的弟子来说并不是什么稀奇事了,但是符箓哪是那么容易绘制的?刚才那阵符的品阶并不高,井缘眼中划过精光,虽然前阵子没能取经成功,以后战文石也不可能去教他阵法,既然如此,不如找机会跟战文石谈论符宝院与演阵院合作之事,将阵符作为两个院派共同开发的新学问!

嗯,这的确是一个很具有发展性的建议,既解决了符宝院不通阵符的尴尬,也解决了演阵院对符箓半知半解的状况,岂不是两全其美?好像应该先跟院长说一声啊,或者直接去跟屈南荫副掌门说?

井缘不自觉的笑了,不管这次门派大比有多少值得期待的东西,他却是已经开始期待大比之后的合作了,这样一个全新的阵符路子要是从他的手中诞生,那真是间值得骄傲的事情啊!

而到现在为止,擂台上只剩下七十余人,能挑选的对手都已经解决了,剩下的人快速的分散开,包括一直并肩作战的合作伙伴,他们太清楚,接下来要离开的十个人必须从他们中产生,即便此时敌对而立,众人也不能有丝毫犹豫!

王紫、李战、卫子楚、北皇四人定然不会分开,辛烁自始至终坚定的站在王紫附近,倒不是他在寻求王紫几人的庇护,而是在他看来,他们都是演阵院的弟子,一起合作对敌是从一开始就有的意识,所以说辛烁心里根本没想到那些弯弯绕绕的。

刚才打斗中他的灵力消耗了很多,主要是他对法术的掌握太不熟悉,一道法术发出的时候并不能如愿以偿的击中目标,因此白白耗费了很多灵力,现在众人刻意避开了他们,他也乐得轻松,只抓紧时间补充灵力和恢复体力。

骆雨和骆晴对视一眼,看道大家都分营而立,而她们这里却没有动静,二人只一迟疑,也待着没有动,既然现在众人也不敢找上她们,他们只稍稍防御便是。

不管众人对谁虎视眈眈,又对谁视而不见,王紫却是有些意外的看着人群中的一人,他们都身穿长天派的道袍,衣服上没有什么特别之处,那人垂着头,做出警惕之相,微微弓着腰,手中的剑横在胸前,看样子与别人没什么不同,而王紫却知道,这只是做做样子而已!

在混战中的时候,她就无意间注意到那人,事实上那人从始至终一直都没有真正出手过,连一个大型的法术攻击都没有发出过,而他的修为的确是在地元期五层,那么不算她自己以及李战几人,这个人应该是剩下的这其实人中实力保存的最完整的人了!

可不是吗,他根本没有真正的跟人打斗过,哪里来的灵力消耗?可那人却做出一副累极的模样,好像的确是经过几个时辰鏖战的人,每一个阶段都保持着跟众人同样的表现,而这人自始至终都是单打独斗,并没有同伴。

奇就奇在这人能在混战中一直伪装到现在,而且现在的对手更加明确了,王紫却注意到,并没有人选他为敌!

“他在伪装。”李战低沉的声音在王紫的脑海中响起,似乎注意到了王紫看的是什么人。

“有这样的法术吗?为什么我看不出来?”有了李战跟她沟通,王紫不自觉的把自己的疑问说了出来,如此一个大活人,而且并没有隐身术,为什么每次跟他打斗的人都会虚虚的打几招之后换了目标?好像并没有看到这个人似的。

“他的伪装对你不管用。”李战也看了看那人。

似乎是王紫和李战二人的视线让那人感知到了,那人警觉的看了过来,隔着一段距离,能看到那人装出来的气喘吁吁,眼神极其敏锐,回头时眼中还有一瞬间的疑惑,在对上王紫和李战的视线时,那人眼睛一眯,似乎闪过忌惮和警惕,只一眼那人就收回了视线,手中剑花一挽,攻向了右前方的人,很快二人就陷入酣战,而且与王紫所想无异,那男子的确保存了太多实力,很快就占了上风。

“应该是神识方面的法术,类似于……暗示、催眠。”李战见王紫还没有想通,便又说道。

“……唔。”

王紫下意识的看了看李战,深邃的墨眸无意识的转了转,已经明白了李战所说,也就是说,她竟然见到了神识攻击?虽然催眠和暗示并不会对对方造成什么伤害,但的确是属于神识攻击的范畴,至于为什么对她没有用,一来是她的神识强过那人,即便他的暗示传来,也不会被她的识海接受,二来是那人的法术在距离上有限制!

即便他用了这样的神识暗示,但还有有人发现他并且去攻击,反而是几招过去之后他便轻松的脱身了,也就是说,在这几招的过程中,那人完成了神识暗示!

神识攻击太过罕见了!从来都是防不胜防的,而且世间的法器千千万万种,却唯独没有有效的保护神识不受伤害的法器!也就是说,如果这人在过招的时候冷不防的趁着对方分神的空隙发动神识攻击,那几乎是瞬间致胜的啊!只是不知道那人的法术修炼的什么程度,神识强度又如何?

果然这长天派能人汇聚,这不是已经见到了一个?

似乎是忌惮王紫和李战,那人在接下来的主动攻击中,并没有再用神识暗示,而是靠着自己远远胜于他人的体力解决了几个人,眼看着时间亏快速的流逝,众人纷纷动了手,有的人则临时与他人联手除去了几人,这样一来,人数已经渐渐逼近了二十人。

“停!”

直到井缘一声高喝,飞身落在擂台中央,高蕴紧随而来,还留在台上的众人都松了口气,面上狰狞的战意顿时一退,对刚才还视为对手的人笑脸以对,实在转变的太快,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实在不好看。

“恭喜你们!进入了第二轮比赛,正是进入车轮战,先祝你们好运,在之后的比赛中走的更好更远,当然从中得到成长才是最关键的!”井缘扬声说道,众人拱手谢过。

“好了,本擂台胜出的人共计五十九人,你们从这边离开,刑堂的负责人会将第二轮比赛的身份铭牌发予你们,你们自行核对第二轮比赛场地和对手。”井缘手指向擂台右侧的出口说道。

“是!”众人应道,面上带着喜色。

“那么,你们可还有什么疑问?”井缘负手问道,眼神扫过王紫一行人。

“没有了!”众人答道。

井缘点点头,本来还想单独问问她和卫子楚使的是什么身法,但心中更多的注意力却是被阵符分去了,他还是将此事告知院长定夺的好,这里也没他什么事了,随即身形一旋飞身离开了,高蕴也沉思着看了看王紫几人,循着井缘离开的方向跟了过去。

从早上早早的等在狮占峰开始,现在已经是快要日落了,第二轮比赛的具体事项在明天才会出来,王紫几人领了铭牌之后就离开了,此时其它擂台也陆续有了结果,评委席上此时也没有几个人了,事实上擂台赛开始没多久后随着七个副掌门的陆续离开,世家之人也渐渐离开了不少。

“王紫,那我们就先离开了。”骆晴笑着说道,王紫显然要跟李战他们一起走,她跟骆雨没理由再跟着了,而一直低着头走的骆雨突然抬起头,不赞同的看向骆晴,却同时感觉到骆晴在她胳膊上加重的力道,骆雨看了看只留给她一个背影的李战,默不作声。

“嗯。”王紫点头,眼神掠过骆雨,虽然平时对这两个姐妹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观感,今天却觉得骆雨有些表现太过反常。

骆雨在王紫淡淡的视线下眼神闪了闪,却很快被骆晴拉着走了。

“虽然后来都没动手,不过今天还是打的很爽啊,很久没这么痛快的打过了,喂喂战爷,像不像我们以前常跟部队上的人过招的感觉啊,每次都是不打的筋疲力尽绝对不收手!”卫子楚眉舞飞扬,笑容爽朗,看起来真的很高兴。

“嗯。”李战应了一声,鹰眸划过回忆,华夏的事情有时恍如隔世,有时却清晰如昨。

“哈哈,话说王紫殿下啊,你以前该不是做杀手的吧?那招式、啧啧,快很准,跟死妖精的路数有点像啊,不过又不太一样,好像你的更灵活……哎,说不出什么感觉,我得回去练练。”

卫子楚突发奇想的说道,在华夏的时候,慕千厷家里养着一帮杀手,慕千厷自己学的也是杀手的套路,因此突然想到王紫和慕千厷的打法有那么点像,这绝对是他想一出是一出说的,没有经过脑子的话,可是看到王紫并没有应声,而且面色淡淡的样子,卫子楚忽然捂上了嘴巴,显得很是惊讶!

“不是吧!王紫殿下你曾经从事过这么……帅气的职业啊?”卫子楚不敢置信的问道,说起来虽然他跟王紫殿下同甘苦共患难很多次了,现在他也明白二人的关系非常亲密了,可是他似乎并不知道在玉带山遇到王紫之前,王紫是做什么的啊……

“唔。”

王紫在卫子楚瞪圆的眼睛下点点头,转眼一看,李战也转头看来,就连北皇都是好奇的模样,王紫眨了眨眼,这不是什么秘密,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说而已……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