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一十九章 淘汰赛

个人组的比拼以打雷的形式产生出线的人,这是比拼中一贯采取的方式,参赛的人太多,并没有那么多时间一对一对的打下去,狮占峰的演武台以正北主演武台为最高、最大,下设而十二个演武台,台下有专门预留的观赛区。

在欧阳侨把该说的该补充的都说完之后,大多数弟子便退出了狮占峰,只留下这一届新入门的弟子,今天的擂台完全是新弟子的,明天才是上一届弟子的擂台。

“王紫小师妹,等你的好消息!”池天翰笑道,虽然他们都是第一次参加门派大比,但奈何他们的确是上一届的弟子,不能继续留在这里了。

“今天都是大擂台,我们不能观赛,不过肯定不会出岔子的,王紫小师妹,等进入复赛的时候我们一定集体给你呐喊助威!”高思源也道。

“你们都小心一些,人多难免有些防不胜防的暗招,不要大意了。”司空长歌则是对着王紫几人一起说的,整个演阵院也就王紫、北皇、骆雨、骆晴、辛烁五人而已。

“我们知道了,司空师兄放心吧!”骆雨和骆晴二人异口同声的说道,二人都是笑眯眯的模样,看起来很是兴奋。

“放什么心啊,瞧你俩这样就让人放心不下,大擂台可不是那么好打的,想要出线就把眼睛睁的大大的,别嬉皮笑脸的,不然大擂台就被淘汰,可有你俩哭的时候!”旗子轩摇着扇子,看骆雨骆晴俩人没放在心上的笑就忍不住说道,虽然这俩姐妹这段时间来进步不少,但还是涉世太浅,有些事情和所得再多俩人也体会不了,记不在心上。

“知道了子轩师兄,你就不能盼着我们点好吗?有我跟姐姐配合,出线大擂台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骆雨不依的说道,不满旗子轩这个时候给她们泼冷水。

“得得得,等你俩的好消息。”旗子轩一瞧骆雨那委屈的模样,话也就适可而止了。

“嘻嘻,这还差不多。”骆雨嬉笑着说道。

“辛烁,该打的时候就打,你的法术不经常用的话,再厉害也使不出来,这是个好机会,别浪费了。”

司空长歌转头,特意对辛烁说道,辛烁这孩子就是乖巧,也太害羞,尤其不喜欢打斗,法术和阵法都挺优秀的,就是不喜争斗,辛家竟然同意把这样的一个子弟送进了演阵院,真是怪了,不过司空长歌也管不了那么多,如此一说也只是尽了做师兄的责任而已,演阵院的弟子们情同兄弟,尤其是这两个月以来同甘共苦,这样日渐加深的感情,即便是淡然的司空长歌也不自觉的操心了起来。

“好,我会抓住这次机会的,我也想让母亲看看我这两个月成长了不少,谢谢司空师兄!”辛烁抬头,有些腼腆却认真的说道,辛烁是演阵院年龄最小的弟子,才不满十七岁而已,最近个头虽然长了一些,却还是少年模样。

司空长歌放心的笑笑,随着传动院弟子指引的路离开了,不一会就剩下了王紫几人。

“王紫小师妹,大比期间别的地方不做约束,但是月阴山可是必须照常早归的,比赛结束后你一定记得时间啊!”戎沛白一点都不担心王紫的擂台赛,反倒是嘱咐起别的了。

“嗯。”王紫点头,表示知道了。

“那行,我们也得赶紧走了,回见!诶诶诶走了旗妩月!”戎沛白说道,拉着还蹭在北皇身边的旗妩月小跑着离开了,心里翻了个大白眼,人北皇分明对她点儿意思都没,旗妩月还每天上去找虐。

“快松手!扯坏了我的衣服!”旗妩月拍开了戎沛白,又朝后看了一眼那根本没注意她的北皇,眼中闪过黯然,却很快被妩媚的笑代替了,拂了拂长发跟着人流离开了。

“王紫,我们也走吗?”

待演阵院别的弟子都离开了,骆晴才笑着问王紫,骆雨则看向别处,其实自从缥缈峰之行后,骆雨就好像很畏惧王紫,就连直视一眼都好像不敢,骆晴虽面上看不出来,但是相比起方才的笑,此时却有些牵强了,奈何剩下的五人中,很显然他们都得听王紫的,骆雨和骆晴也不敢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自己找擂台,王紫之于整个演阵院的意义她们还是知晓的,想要在演阵院待着,就不能对王紫有任何意见。

“大擂台并没有标号,我们去那边吧,那边的擂台人还很少。”辛烁建议道,说话时脸色微红,询问的看向王紫。

“好。”

王紫也看了看擂台,主演舞台看样子已经满了,主擂台距离评委席最近,现在除了那刚刚宣布开始就消失的宇文华,七个副掌门,刑堂堂主、护法堂堂主可都在,还有各个家族邀请来的人也都在,想要尽快引起这些人注意的弟子大有人在,下首的两排擂台,每排六个,现在也只有尾部的三两个擂台还算空旷了。

“那我们过去!”得到王紫的同意,辛烁有些开心的笑了笑,率先走向那边的擂台。

此时其他弟子还没有全部离开,熙熙攘攘,走过去的路并不是那么顺利的,北皇走在人流的一侧,为王紫挡开拥挤的人潮,辛烁虽是少年,但也到底是男孩子,并不费力,而走在后面的骆雨骆晴却不是那么好了,二人手中握着剑,并肩走着,本来也没什么,但是看到王紫那么心安理得的享受着北皇的服务,心里就有些不是的滋味了。

骆晴皱着眉碰了碰骆雨,让她收敛一下自己的情绪,虽然二人也挺佩服王紫的,可或许是在缥缈峰的时候落下了心结,俩娇滴滴的小姐面子上下不来,总觉得心里别扭,王紫在演阵院又是众心捧月的人物,同是演阵院的新弟子,年龄也相差无几,身份、她们的出身显然比王紫好了太多,这样的差别待遇下,二人难免心里不舒坦,甚至嫉妒,就像现在。

骆雨懊恼的撅了撅嘴,有些憋闷,索性拽着骆晴脚步慢了下来,跟王紫三人离得远了些,看不见了也就不心烦了。

半晌,几人走上了最末端的擂台,这个擂台显然不被大多数人看好,众人都争抢着去其它擂台,这个擂台却是偶尔才上来一个人。

“实力好一点的人都抢着去别的擂台了,这样我们一会儿还怎么打啊?”骆雨在骆晴身边笑声的说道,虽然是小声说的,可是周围也有不少人,都是修炼之人怎么可能听不到?顿时有几人的视线审视的看了过来,看到二人的修为时,或面无表亲,或有些嘲笑的收回了视线。

“骆雨!”骆晴有些眼里的低喝一声,骆雨总是这样,想什么就说什么,迟早会跟着这张嘴受害的!

“好嘛,不说了,这样也好,我们胜出的几率会更……”骆雨嘟囔着说道,但收到骆晴严厉的视线后悻悻的住了口,

在原地站了半晌,等着其他弟子渐渐离开了狮占峰,总算不是乱糟糟的了,王紫本是安静的站着,却突然觉得右手的中指动了动,传来一阵发热的感觉,王紫看了看手指,心下默念着李战告诉她的口诀,很微妙的联系,奇异的感受着对方的位置,没有过了多久,就看到李战和卫子楚大步走来。

“这玩意儿真管用!”卫子楚笑着凑近王紫,瞄了瞄王紫的手指,那天还是卫子谦告诉他李战和王紫之间结发了,千里姻缘一线牵,刚才也领教了这法术的好处,这会儿说话有点酸溜溜的,为什么他就想不到呢?

“子谦和千厷呢?”王紫问道。

“回去了,今天只能留下参赛的人,旁人都不能留着,嘿嘿,终于给我盼来了,王紫殿下,你待会儿帮我看着点,看看我的功夫进步的没?前天我跟战爷打的时候险些赢了他!”

卫子楚说道,看着擂台上的人越来越多,此时不由的兴奋起来,说到跟李战过招,虽然没有赢了他,但是要知道他一直以来在李战手中就走不了几招的,那天险些赢了已经是飞跃式的进步了!从小就没在李战手里讨到过好处,所以这熊孩子还是很乐观的,只要进步,不钻牛角尖,再说了,从小到大他最服气的就是李战,一口一个战爷叫着,那可是真心实意的!

“唔,好。”王紫点头,卫子楚这股对待武功痴迷的劲儿,一点都没有变。

李战眼神在北皇身上停了停,李战和北皇的身形很像,然而李战更多的是铁骨铮铮的军魂,那身冷肃刚正的气场让邪佞之人简直不敢直视,北皇却更像是游弋在黑白两带的双面派,拥有对魔王刻进骨血的忠诚,也拥有一个身为魔界子民该有的嗜血。

北皇眉毛一挑,嘴角勾笑,算是跟李战打过招呼,他相信李战是知道他的,王紫应该不会瞒着李战,倒是他,对于李战的了解并不那么透彻,因为是王紫身边的人,他也不好去调查,不过、早晚会知道不是吗?

李战微微颔首,这算是第一次跟北皇正式见过,之前在十二面*阵的时候就领教过北皇的功夫,说是深藏不露一点都不为过,跟他打了将近半个时辰,却始终没有用他的本家功夫。

后来知道北皇是魔王亲卫的时候也就了然了,魔王亲卫是魔界王室之内最严苛的职位,一个合格的亲卫是从一个人还没有出声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甄选的,从初生到成长都是按照铁打的流程来的,而在亲卫的培养中不知道多少人死在了这个过程中,能最终留下来的绝对是出类拔萃的!

辛烁有些好奇的看着李战和卫子楚,这两人在之前也是件过的,他也知道他们是王紫的好朋友,但是一直没有近距离观察过,如今见了,却有种‘不愧是王紫的朋友’的感觉。

而且,虽然这两个月以来王紫一直跟演阵院的弟子待在一起,但是大多数弟子对待王紫的态度却是尊敬加佩服的,一旦有了这种尊敬的情绪,他们之间的距离就无形中拉开了,也只有那么几个人真的能够在王紫面前侃侃而谈而已,但是眼前这两人,王紫对他们的态度明显的不一样,感觉身上那股无形的隔离圈子都卸去了,原来,王紫真的有让她区别对待的人,而身为这样的人,这两人应该是幸运的,也是幸福的吧?

倒是骆雨和骆晴,本来只是好奇王紫还有别的交际圈子,可是在看到李战和卫子楚的时候,俩小姑娘不禁脸蛋儿红扑扑的了,帅哥型男对于少女的杀伤力向来都是不可小觑的,尤其是李战和卫子楚这等从小都是人上人的男子,走在哪里都无法掩盖那身绝佳的气质。

王紫所在的这个擂台人也渐渐多了起来,这次报名个人组比赛的新弟子大约有一万六千多名,一个主演武台加上十二个下设演武台,主演武台分担了近六千弟子,其它擂台的平均每个擂台上不到一千人。

按照比赛规定,进入复赛的弟子只能有一千人,也就是说,主演武台上能留下三百五十人左右,其他演武台能留下六十人左右,当然,具体的人数会由各个擂台上的裁判酌情定夺,人数在五个以内的变动不会超出预估。

这样的规则下,事实上主演舞台上的压力会大很多,人多,每个人需要坚持的时间被拉长,这需要他们有比其它擂台的弟子更多的耐力和体力。

半晌,两人飞身落在王紫所在的擂台之上,王紫看了一眼,却是见过的,符宝院的授课先生井缘、和道兵院的授课先生高蕴,井缘是曾在来世外域的时候见过的,高蕴的话,正是负责迎接他们的人,而在经历了海族兽潮那件事之后,他们也算是共患难过了吧,虽然事后就没了联系。

不过后来偶尔听戎沛白说起过,高蕴是高思源的叔叔,也是在道兵院和演阵院那次比拼之后,高思源当众发誓要苦学阵法,并且誓不与王紫为敌,碰巧高蕴当时也在场,这才知道高思源原来是高家之人,高蕴后来也找过高思源,高思源现在无论是修为还是阵法都有大幅度的进步,尤其是阵法。

可是虽然高蕴是长辈,但高思源也没有搭理过高蕴,高思源心里憋着劲儿呢,高家把他当空气有些年了,他这次可不是为了引起高家人注意才去苦学阵法的,他要真正在阵法上取得成就,才会重新考虑回到高家之事,他要背脊挺直的走进高家的门槛,不是这么轻贱的回去,然后再一次被可有可无的忽略!

井缘和高蕴二人眼神巡视也一圈擂台,清点了人数,在扫过王紫的时候,井缘的眼神明显亮了一瞬,心想这擂台上有王紫,估计会有好戏看呢,本来公事公办的心这会儿倒觉得有趣起来了。

高蕴显然也看见王紫了,再往她旁边一看,正巧看到了李战和卫子楚,这是他的两个学生,他怎么可能不认识?虽然他教的是理论课,但是对李战和卫子楚二人的印象还是极为深刻的,卫子楚好学,每每发文,李战思维敏捷,每每字字珠玑,还有那卫子谦和慕千厷二人,四人有时候在学堂上提出的问题,让他这个先生都暗自心惊,几次险些回答不上来。

演阵院的几个新弟子都在这个擂台上了,没有见到高思源,高蕴微微一愣,这才想到那孩子不是新弟子了,想到高思源,高蕴心中就是微微一叹,没想到高家竟然把这么一个优秀的孩子给忘了,想必是高思源的父亲过世之后便无人照拂了。

本想由他自己做主先把人带回高家面见家主后再说的,可没想到这孩子脾气简直太像他父亲,就是犟着不见他,无法,他已经跟大哥说过了,这次高家来的让长老会特意留意高思源的,该如何安顿这孩子,让长老去决定吧。

“大擂台的比拼不限形式,但必须是点到为止,最后留下的六十人可以进入后天的第二轮比赛,无论如何,祝你们好运!”

“比赛、开始!”

井缘清了清嗓子,高升宣布道,在井缘的话音刚刚落下,擂台上已经是一片紧张的氛围,人们谨慎的挪动着脚步,暂时还没有人攻击,似乎都在衡量着周围人的实力。

其他擂台也陆续开始比拼了,尤其是主演武台,已经是一片热闹了。

王紫几人也停下了对话,面向一群虎视眈眈的人,将近一千人的擂台,四周都是可能进攻的人,大多数人是结伴而来在,两人互相合作着防守似乎比单兵作战要多处许多优势,而像王紫这边的情况,七个人合作,倒是基本上没有的。

骆雨和骆晴一人执鞭,一人执剑,秀气的脸蛋上也是很少见的战意,虽然背对背站着,看起来并没有完全把背后的防御交给王紫几人,当然,王紫几人也不可能将背后交给骆雨和骆晴。

而王紫,虽然看似专心的守着一面,但要是背后出现情况,她完全可以在最快的时间反应过来。

“啊!”

一声轻喝,擂台上不知是谁先动的手,这好像就是一个开打的信号,顿时互相警惕的众人齐齐出了手,拔剑相向,兵戈碰撞在一起,发出刺耳的摩擦声,能量波动也此起彼伏的产生,方才静止的画面一瞬间激烈的动了起来,擂台上顿时陷入混战!

虽然王紫这边人多,但是几人并没有多少防御的样子似乎迷惑了周遭的人,不少人攻向了看似很好对付的卫子楚,只因这半晌一来在,卫子楚看似什么都没做一般站着,不用结界防御,也不亮出法器,无怪乎众人一下子就瞄准了卫子楚。

谁知到卫子楚这都是故意的呢?就等着这些人送上门来,卫子楚现在体内的血液一寸寸的沸腾起来,期待着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

那是什么样的打法?本来留意着王紫的井缘不小心瞥到了卫子楚,随即被卫子楚的身法吓了一跳!只见面对左右两人的攻击,一人执剑,一人运用法术攻击,那二人配合的还不错,二对一也算是优势的一方了,然而却在卫子楚的手下一点好处都没讨到!

不仅如此,在二人越来越激烈的攻击下,卫子楚根本就没有用法术、也没有用剑术、更没有借助其它的法器攻击!这太不可思议了!那么卫子楚根本就是凭借身体的速度和强度在跟二人缠斗?

井缘不禁睁大了眼睛,仔细的看着,在一人的剑刺过来的时候,卫子楚手腕一转,看似行云流水的动作,却带着千钧之力,从被他抓着那人脸上扭曲的表情就能看出来,卫子楚那一抓估计能生生把他的手腕拧断了!而且在剑在手中跟风中的树叶似的颤抖着,要不是另一人一个裹着巨大能量拳头从侧面袭来,卫子楚为了避开他不得不放松对方才那人的钳制,估计那人的长剑已经脱手了!

而面对另一热人的拳头,那可是带着法术的攻击啊!这次卫子楚总不能还赤手空拳的去接吧?井缘心中想着,然而他却想错了!只见卫子楚单臂曲成肘,从来人的拳头上放切了过去,手肘猛的压下,井缘更是吃了一惊!这本来能躲开的攻击,卫子楚硬是把对方的攻击逼向了自己的胸腔要害部位?这不是自杀行为吗?

可不对!井缘看着卫子楚接下来的动作,才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只见卫子楚单脚后退半步,身体前倾,这是一个极好的支撑,而在他眼中看似危险的动作却本本不是!卫子楚的手肘处犹如钢筋一般卡在了攻击之人的手臂之上,向下的力道让那人的拳头停在卫子楚的胸腔之外,再难寸劲半步!而卫子楚单掌微曲,猛地推向那人,那一推竟是犹如猛虎扑食!

掌间的力道竟也是令人不可思议的,只见那人受了卫子楚一掌,人顿时弓着身体向后飞去,背部着地摔了个四脚朝天!

井缘不可思议的摇了摇头,这卫子楚竟然能想到如此绝妙的招式,而最关键的是,卫子楚速度和力度!这根本不是常人能够达到的!就说刚才那一抓,换了谁都不可能阻挡住那一剑的去势,然而卫子楚却是挡住了!而刚才那对那一拳的钳制,如果手肘间的力度不够的话,那的确是自寻死路啊!还有最后那模仿虎扑的一掌,换做谁也不可能在不用任何灵力的基础上单章把人掀翻,还推出了四五米的距离,这根本就是违背人的身体极限的啊!

井缘不信邪的在卫子楚身上又看了一圈,只见卫子楚长发轻帅,动作潇洒,那样逆天的力道好像根本就不是这样的身体里应该存在的啊!而且他确信,卫子楚并没有用加持了力气的法器啊!

“奇怪了,人的力道可以达到这样的程度吗?”井缘不禁说道。

“的确奇怪,这样的力道应该是灵兽身上才出现的。”高蕴也看到了卫子楚不同于所有人的打斗方式,听到井缘这么说,自然接了话。

“灵兽?人怎么能跟灵兽比?难不成也要跟灵兽一样皮糙肉厚刀枪不入吗?”井缘挑了挑眉说道,说话间卫子楚已经又解决了一个靠近的人。

“也许他天生神力。”高蕴摸了摸下巴上的胡茬,说道,不然他想不到别的解释了,虽然卫子楚是他的学生,但他只负责理论的部分,并没有见过卫子楚平时的实力。

“……不对,我好像见过他。”井缘转了转眼珠,不赞同高蕴的说法,却有些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那个弟子竟然是光系灵根!”高蕴惊讶的说道,看到了另一个感兴趣的人,正是辛烁,只见刚才辛烁还在使用剑术,刚才情急之下发出了一个属性攻击,那耀眼的白光把周遭的旁人都惊了一瞬!

“那也是演阵院你的弟子……我想起来了!刚进门派时刑堂安排了淘汰陷阱,我们当时是全程看了的,当时这个弟子也跟王紫在一块,面对血神蛛的时候,他还不是这么强!不,应该说,那个时候他的表现与大多数人无异!那这两个月来他是怎么提升到如此地步的?”井缘倒是没有惊讶,这是他早就知道的,抬眼间看到王紫那出神入化的速度时,突然就想起来在哪见过卫子楚了。

“你是说卫子楚?他的天分很高,但是若真的有一套强化身体的训练方法,如实广而用之,可就了不得了!”

被井缘这么一说,高蕴不得不再次注意卫子楚在,众所周知,修士的法术无论修炼的多么高强,身体却无法强化,这也是人类和灵兽修炼起来最大的差别之处,若是能让身体也强化起来,人类的弱点岂不是大大虚化了?想到此处,高蕴的眼神有点发亮。

“你说的没错,但是任何修炼方法都是有它的特性的,卫子楚能修炼的到这样的程度,不代表就可以适用于大众,不过此事还得注意,事后跟副掌门说一声才是。”井缘则谨慎的说道。

“嗯。”高蕴点点头,赞同了井缘的说道。

其实二人考虑的一点都不过分,要是这只是卫子楚情急之下的爆发力也就算了,这场混战已经持续了快半个时辰,败在卫子楚手上的人也不下几十个了,却还是有人往上扑,这卫子楚的耐力显然再一次让他们吃惊!连续半个时辰不间断的比拼,就算是用灵力,这会儿也有疲惫饿迹象了,卫子楚却是越打越起劲儿,反而有点刚刚兴奋起来的感觉!

“速度太慢,招式太杂。”

这是王紫看了半天后给卫子楚的评价,卫子楚本来兴致勃勃的看着王紫挡开众人朝他这里靠了过来,然而却没有听到王紫的夸奖,不过卫子楚是兴奋的,王紫这么说就说明他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要说速度,卫子楚是知道自己速度上还不够的,尤其是跟王紫这样逆天的人比起来,不过招式太杂他却没辙了,这已经是他能想到的最快捷的招式了!

“招式的变化取决于对手的弱点,既然出招就要最狠,不要没有的招式。”

王紫在神识中跟卫子楚说道,虽然这跟她以前一直做杀手又分不开的关系,但是从小看惯了动物间的捕猎就已经练就了她不出招则以、一出招便是直奔命门的习惯!

此时正有一人挥剑刺来在,王紫竟然也没有祭出长剑相迎,更过分的是直到那剑已经快迫近王紫的面门,那握剑之人都有点不确定了,可别对方傻了,他这一剑下去出了人命可就不好了!

而就在那人考虑着是不是收回力道的时候,却见王紫脚尖一转,身形一侧,手猛的攻向那人,这些都是与卫子楚方才一般无二的动作,然而王紫却没有去抓那个人的手腕,而是变爪为掌,猛的劈向那人的经脉,那人直觉直接的手臂一阵钝痛,那感觉像是整条手臂被卸了下来,疼的冷汗直冒!

“砰”的一声,那人手中的剑已经落地,王紫手肘一震,将那人送下了擂台,直到那人跌落在的擂台下,扭曲着脸睁开眼时,才发现自己这么一瞬间竟然被淘汰了!

卫子楚当然看清了王紫演示,眼睛亮晶晶的,他可没漏掉王紫最后的动作,如若王紫的手肘再往下几寸,那人的丹田都不保!这就是近身战的魅力!防不胜防!就要看谁快,谁准!

卫子楚心中隐隐明白,自己的招式的确太君子了,在生死较量中根本不容你这样一招一式规规矩矩的打!

果然,王紫再一次的掩饰中印证了卫子楚的猜想,同样是面对刚猛的拳头,王紫不退反进,这一次竟是曲指成爪,抓住那人的肩膀一直滑到手腕,身形一侧,另一手拽着那人的肩膀一扭!两边肩膀上的大穴先后被制,那人灵气又转换不及,身体的平衡的顿时被打破,跟着王紫的力道身体半转!而王紫抓着他手腕的手也是一转,只见那人力概千钧的一拳竟直直的攻向自己的轮海!

那人大吃一惊!不由分说的散去了灵气,灵气悉数散去,防御大开,这个时候王紫要想杀他易如反掌!王紫长腿一蹬,将人踹下抬去,直看的卫子楚想上去熊抱王紫一个!太精彩了!

当然,王紫和卫子楚或许还不知道,他们这一系列动作井缘和高蕴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