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一十八章 宇文华

“各大家族的人出场了。”戎沛白忽然说道,声音在突然拔高的翁鸣声中显得不那么清晰。

“也该是时候出现了呗。”高思源眼神瞥向空中,相比起方才对待掌门宇文华的态度,提到家族时显得很是懈怠,而且刚才还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现在好像突然就意兴阑珊了。

王紫也看向空中,只见以白鹤为主的飞行灵兽从几个方向而来,先后汇聚在狮占峰上空,人群中的呼声很高,也是啊,来的人正是受邀前来的二十八个家族之人,这些弟子见了自家人,不激动欢呼才怪。

只是演阵院的弟子们表现的就有点奇怪了,在一众热情高涨的人中间,演阵院之人冷淡的态度的确让人侧目,这一点王紫在之前前去缥缈峰的时候就注意到了,同是二十八个家族中的人,演阵院的人在遇到家族弟子时视而不见的态度显而易见,不过,那些家族的子弟只会比他们更恶劣就是了。

早就听闻演阵院的弟子跟家族的矛盾很激烈,大多数人甚至是被家族遗忘的人,没想打实施情况比传闻中的更加糟糕。

王紫看了看戎沛白,又看了看高思源,包括旗妩月几人,虽然极力的保持着冷淡的态度,但是眼中偶尔划过黯然的神色却是骗不了人的,同是被家族抛弃的人……王紫脑海中竟然闪过这样的认识,随即暗道自己最近的情感着实有些丰富了……

刑堂的人将已经来到的世家之人安排落座,那些人端着笑眯眯的脸在主席台上交谈,一片和气之相,到如今长天派的弟子们等了也有一个时辰了,二十八个家族也只来了多数小家族之人,六大家族迟迟不到,六大家族之人不到,长天派的七位副掌门和掌门自然迟迟不出现,主场是在长天派,自然什么都要以长天派为尊。

此时最忙的恐怕就是刑堂了,此时刑堂的每一个人一定都恨不得再来三头六臂几条腿儿,要笑脸迎人要八面玲珑,刑堂平时都是让人恨得牙痒痒的大爷,这个时候看着他们忙的晕头转向的,脸都快笑瘫了,众人止不住一阵解气。

等了太久,周遭又太吵,王紫索性封闭了听觉,闭上眼睛站着,微微垂着头,细碎的刘海挡住了眼睛的部位,也没人注意到王紫这样,只有北皇往王紫身边靠了靠,以防不测。

不管周遭再吵,王紫是听不到了,人太多,外界的灵太杂,也不适合修炼,王紫干脆回想起那日在文华殿看到的杂谈,那日本想在文华殿找找有没有暗系法术,结果随便看了一些都没有发现,仅有的百十来本书都是记载历史上暗系灵根的人如何在修真界和仙界渐渐消失,最后暗灵根几乎成了魔界和鬼界青睐的灵根,直到现在,暗灵根仍然是不受欢迎的灵根。

王紫对修真界和仙界这样的认识很是不解,六界之内,以修真界和仙界的最为庞大,又以仙界的实力至高,鬼界掌管轮回道,魔界与其它界面的联系少之又少,有记载的联系必定是跟战争捆绑在一起的,灵兽遍布六界之内,然而妖界却只是强大的灵兽才有资格去的,而且灵兽大多不愿与人类为伍,因此人类之间的战争妖界从来都是袖手旁观的。

当然,凡间界虽然在六界有着极其庞大的数量,但是凡人的无法修炼,六界之内有规则,一切战争不得波及凡间界,因此通常六界大事并不包含凡间界在内。

昨天看的暗灵根演变史中,暗灵根带有的死亡属性太过强烈,而且五行灵根很难压制,只有同样稀有的光系灵根才能真正抵挡,暗灵根在历史上并不是一直像今天一样匮乏而稀有,而是大多数人无法掌控暗灵根,要么因为没有系统的修炼方法而难以修炼,要么误入歧途走上以死亡和鲜血为祭的不归路。

因为暗灵根而衍生出来的邪门歪道自古有之,也颇让人头疼,这些流窜在各个界面和卫面的小股邪教,久而久之成为一个人人得而诛之的代名词,而暗灵根也因为从来没有正面的例子出现而被修真界和仙界之人深恶痛绝。

可能是因为暗灵根携带的死亡属性太过浓郁,被修真界和仙界厌恶的暗灵根却是修鬼之人梦寐以求的灵根,还有魔界,似乎因为魔界之人嗜杀的特性,魔界俨然也成了暗灵根滋生的温床,这样的分化越来越明显,直到现在,暗灵根已然完全被修真界和仙界排除在外,而鬼界和魔界对待暗灵根的态度却是全然相反的。

虽然这一切听上去都水到渠成,但令王紫不解的是,暗灵根作为变异灵根,本应该享有它得天独厚的优势,它受欢迎的程度不应该亚于其它四大变异灵根,可就是因为他的死亡属性太过浓厚就被修仙之人排斥……

修仙之人追求长生,追求不死,难道就是因为这样才一味的回避代表死亡的东西吗?如此幼稚的事情真的真是是这些修仙之人做出来的吗?

王紫突然有种自己的想法是否跟整个修仙体系背离的感觉,明明自己认为对的东西却在现实中并不是那么回事,就像她认为暗属性应该被开发出来,既然是变异灵根,自有它阴阳五行的根基,十大灵根本来相辅相成,如今残缺不全体系林立已经是修仙史演变中的损失和缺陷了。

从她能兼容十种属性的灵根,并且那太古兄弟所创天极图就可以看出,十大灵根根本就是共生的,只是在不断适应的历史中,灵根竟然也被划分出了三六九等,显然暗属性便是那九流的灵根。

如果这是修仙之人为了生存做出的选择,那么暗属性的灵根如今的待遇似乎并不孤单了,因为暗属性如此,巫术亦如此……

不巧的是,她身上同时兼备了暗属性灵根和巫术,而且有朝一日她定会将这两种被修仙之人禁忌的东西拿出来用,如果世人的认识一直无法改变,那么她无论何时站出来都会站在他们的对立面,而这些,并不是她愿意看到的……

王紫心中多了新的顾虑,她越来越清晰的感受到,她身体中暗灵根正在快速的壮大,但是量一直在积累,然而质一直跟不上去,十种属性本是相辅相成,暗属性一直无法真正运用起来,就无法真正发挥十种属性的威力。

想要对暗属性灵根追根朔底,鬼界和魔界必然是最佳的选择,鬼界已经去过一次了,而且闯了地狱之后顺利脱身已经是幸运了,她不敢保证再去一次的话还能来去自如。

那么魔界,既然是迟早要去的,那就要真正开始计划了,虽然对于魔界知之甚少,魔界的权力体系定然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但她既然戴上了魔王的桂冠,就理应将魔界收拾稳妥了,即便这个过程可能并不是那么顺利的……

王紫忽然睁开眼睛,看向身边的北皇,他离开魔界也有两个月了,按理说魔界应该都知道有她这个王存在了,但是两个月来并没有人前来请她回魔界,是魔界放心将她这里的一应事情交给北皇了,还是魔界还不敢大举踏足仙界?

要是北皇知道王紫现在在想什么,肯定要鸣冤叫屈了,尊者和魔界各大亲王一直在催促他护送魔王回魔界,尊者为了迎接王紫已经准备了快两个月了,他之前也隐晦的跟王紫提起过,但是王紫一门心思扑在了世外域和阵法上,是北皇一直挡着魔界那边的压力给王紫争取时间呢!

要说魔界不敢踏足仙界?这个真不是!在他来的时候尊者就已经说了,如果必要,魔界不惜大军进犯仙界,也就是说魔界不惜再次挑起一场界面大战,而且尊者在知道王紫就是魔王之眼的主人时,这种决心更加坚定了!

而此时,北皇抬起的手有些尴尬的垂了下来,眉心跳了跳,面上没什么表情,心里却在想王紫的反应太夸张了吧?她只是想叫她而已,虽然也有那么一点想触碰王紫的意思,但是王紫那深不见底的墨眸忽然就锁定了过来,虽然他心里坦荡荡,但是被这样透彻的眼眸盯着,还是有瞬间的不自在。

“掌门来了。”北皇在神识中跟王紫说道,说完后才发现王紫眼眸深深,不知在想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她想的跟他不是一个。

“宇文华来了,王上不看看吗?”北皇笑了笑,再一次说道,再一次开口时已经恢复了从容的神态。

“唔?”王紫一顿,反应过来北皇的话时,这才条件反射的向主演武台看去。

在王紫回过头时,北皇才勾唇笑了笑,冷硬的面上多了些邪佞的味道。

王紫打开了听觉,比之前更加躁动的声响一瞬间倒入耳朵,耳膜竟有种不堪重负的感觉,却见正北方向,一条银龙从帝神峰快速的飞来,看那银龙威风凛凛遮天蔽日的身形,身形在空中几个舒展便已经来到了狮占峰,十几万弟子顿时惊呼!

“那是掌门的坐骑!”

“掌门来了!”

“掌门!”

“……”

王紫有些难以理解众人的热忱,可能这就是对待一个强者的尊敬和敬仰?无路他淡出大众的视线多久,再次出场时扔带着抹不掉的光辉和荣耀!

演阵院的人同样疯狂,高高的仰着头看向空中,紧紧的盯着那吞云吐雾的银龙,王紫也看了看,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那条银龙应该是破天境的高阶灵兽。

“四十八阶级破天境灵兽,在三百年前它就已经是四十五阶破天境了,是宇文华的本命契约兽。”正在王紫猜测着那银龙的修为时,卫子谦在契约通道温声解释。

“宇文华竟有这么高阶的灵兽。”王紫有些诧异的说道,这应该是她见过的最高阶的灵兽了。

“据说宇文华就契约过这么一个灵兽作为他的本命契约兽,两人的修为共享,对双方都大有益处,这条银龙血脉纯正,在龙族也是贵族了,只是想要进入离境的话,却是不太可能了。”卫子谦说道。

“他会不会看出你们的本体?”王紫并不太关心那条银龙能不能修炼到离境,她只想知道这个看起来比宇文华还要厉害的本命契约兽会不会威胁到他们。

“呵呵,这个小紫放心,如若我们不想,他定看不出来,再说了,宇文华这样的实力也不会担心有人会图谋他什么,他的修为应该在天神期了,天神期的人类修士已经拥有跟破天境的灵兽相当的能力了,宇文华大摇大摆的乘坐银龙出来,一来是威慑,而来他也不屑藏拙。”

卫子谦笑道,温柔的语气很快让王紫放下了顾虑。倒是卫子谦之后说的让王紫有些意外,随即也了然了,这边是一个强者的做派,最起码在这个长天派、在这个世外域,没人敢站出来说宇文华一句不是。

也仿佛在印证卫子谦所说,本来盘旋在空中展示一般的银龙忽然释放出一阵强劲的威压!属于四十八阶破天境灵兽的威压毫无保留的当着整个狮占峰罩下,银龙的身体一展,本来半隐在云雾中的身体忽然现身,一片阴影笼罩了众人,抬头时入目皆是银光烁烁的龙鳞!

王紫脚步微微后退一步,绷紧了下颚,咬着牙收回了脚步,只一动不动的站着,然而其它人就不若王紫这般从容了,顿时东倒西歪如一片潮汐打来,在银龙的威压之下根本无法站直身体,身体的每一处都叫嚣着崩裂一般的疼痛,骨头里似乎还传来‘嘎嘣嘎嘣’的响声,方才还喧哗的狮占峰顿时噤若寒蝉!

银龙的威压没有持续很长时间,像是游戏一般,只几秒钟后便施施然收了回去,那巨大的龙身也在空中一动,缩小了一圈,紧接着便凭空消失!想来是被宇文华唤了回去。

泰山压顶般的威压卸去,众人寒意未退的站直身体,再次剧目望去,这一次却是不敢再喧哗了,只沉默的王紫云开雾散后清亮的空中那一道欣长的身影,虽然收敛了情绪,但是众人眼中的狂热诉说着、刚才那银龙的威慑一点都没吓退众人的热情,反而对宇文华更加崇拜!

这绝不是十几万人都是抖m体,而是真真正正对待一个强者的态度,这是一个强者拥有的特权。

王紫侧目,看了看北皇,虽然刚才事情发生在很短的时间内,但她分明看到面对银龙的威压北皇不曾移动分毫,那么他隐藏的实力、倒真是多了。

主演武台上不知何时已经到齐的七位副掌门同时起身迎接,态度恭敬,二十八个家族代表也早已到齐,纷纷起身,拱手作揖。

而宇文华,距离实在太远,只能看到他一袭白衣,直落在脚跟的墨发服服帖帖的披在身后,背着手自空中缓缓走了下来,没错,就是走了下来!一步一步如履平地,不紧不慢的走着!

修仙之人筑基期便能御剑,结丹期便能凌空飞行,之后飞行的本事只会精进不会减退,而且速度也是修士不断追求的东西,支撑人在空中灵气必须是连贯的,要么飞,要么停,像宇文华这样在空中闲庭漫步一般行走的高难度动作,真不是看上去那么潇洒随性的!能做到这样的程度他对灵气的掌控定是让人惊叹的!

“恭迎掌门!”不知谁喊了一句,声音从主演武台那传来,王紫听着像欧阳侨的,这一声恭迎好像是信号一般,怔愣中的门派弟子纷纷回神,低眉拱手,齐声喊道:

“恭迎掌门!”

“恭迎掌门!”

“恭迎掌门!”

三声震天之响,十几万人齐声高喊,声音在群山中一圈圈回荡,恐怕整个世外域此时都能知道、长天派掌门宇文华出现了。

王紫跟着众人拱手,却没有出声,只见得那宇文华已经走在评委席间,站在七个副掌门中间,两旁的人相互错开向宇文华看去,宇文华神色淡淡,只能看到他目不斜视的站在中央,旁人便也不敢造次。

“今日,是长天派门派大比,是门派中的盛事。”

在众人期盼的视线中,宇文华开口了,声音淡淡,却带着悠远的、让人宁静的味道,也不似灵力扩大的声音,就好像宇文华就站在每个人的身边,声音以最合适的分贝送进每个人的耳朵。

“门派大比的规矩想必无需我再说了,我只为大家确认我的部分,门派大比个人组的前六甲,小组比和院派比的胜出者将会得到我的嘉奖,这一规矩也不会有变。”

宇文华继续说道,众人屏气凝神,只听着宇文华清清淡淡的话语。

“另外,今年再加一条,个人组的胜出者,可以向我提出一个条件,届时我会无条件满足。”

宇文华紧接着又道,这话一出却让凝神听着的众人一阵呆愣!今年尽然有例外!而且是一个看似如此诱惑的条件!无条件满足啊!宇文华真的不留一点后路吗?不附加一点别的什么吗?

这是不是有点太、嚣张了?如果对方的条件是让宇文华收他为弟子呢?再过分一点,如果让他把长天派拱手相让呢?

众人不敢置信的等着宇文华再说点什么,就连七个副掌门也不解的看着宇文华,不知道他何出此言,然而等了半晌,宇文华只老僧入定一般坐了下来,并没有再补充的意思了。

“好诱惑的条件,如此一来,这次大比岂不是要拼个你死我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