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一十七章 大比开幕

王紫还不知道今天的事情都是欧阳侨安排的,而欧阳侨看似把一切都算进去了,可他唯一一点的失误就在于太小看王紫了,王紫的逆天程度永远领先于他能够想到的范围,那老者将一切看在眼里,看到王紫一本本的翻过那么多书,却不知道王紫早已熟记于心,到头来,还是一无所获而已。

王紫此刻正在跟李战前往道兵院,此时天色渐暗,不少人跟王紫二人逆向而行,在空中快速的飞过,倒也没有那个时间注意谁是谁,等王紫和李战落在山上的时候,路上的弟子已经只有三三两两的几个了。

李战带着王紫来到一处山崖边上,这里位于道兵院学堂的后山,很是安静,道兵院小型的演武场和练功房有很多,偌大一个山脉,找到一处清净之地也不是什么难事。

而且道兵院并不像演阵院那样,世外域的弟子和外来的弟子只见有着很明显的隔阂,虽然这是院派的先生一直在避免的,但总是无法糅合在一起,好在不管是哪里,实力总是至尊,李战四人表现出来的实力倒是不敢让众人小觑,因此四人风头很劲,奈何四人并不热衷于跟世外域的人打成一片,交往的圈子很小。

又因为最近道兵院一直在研究对付演阵院的办法,希望在这次院派比之时遇到的话,能够利用李战四人跟王紫的关系干扰,李战四人怎会看不出他们的把戏?上一次没能成功,这一次还想故技重施?

再说了李战四人又不是任由他们捏圆捏扁的人,缥缈峰历练之时四人给了道兵院所有人一个警告,虽然是新入门的弟子,他们想做什么却由不得别人指手画脚!

等王紫和李战出现在拿出山崖时,卫子楚正在练功,卫子谦和慕千厷二人正坐在一块平滑的大石上说着什么,王紫在远处停住了脚步,李战自然也停了下来。

卫子楚竟然在练硬功!王紫倒是有些诧异,只见卫子楚将袍角系在腰间,正在打一套拳法,出拳虎虎生风,人也正如蓄势待发的猛虎,刚猛慑人,比之上一次见到他时又进步了很多,卫子楚似乎对武道很感兴趣,自从之前知晓了还有如此一个道派,就一直试图强化自己的身体,而且效果非常好!

不禁身体的而灵活性在与日俱增,就连修为也跟着涨,如此一来卫子楚更加热衷了,而且练得越多,越觉得个中玄妙,王紫暗暗思索一番,或许卫子楚是武道天才,只可惜武道一途也只是知道而已,并没有正统的修炼办法……

王紫重又迈开的步子走近,在刚刚接近那块大石的时候卫子谦和慕千厷就同时看了过来,二人眼中都有意外和惊喜闪现,许是没想到李战回来了还带来了王紫。

“小紫紫啊,你终于舍得来看我了……”慕千厷身形一旋,已经落在王紫身边,双臂轻柔的缠上了王紫的腰,下巴伏在王紫肩膀上,颇有些幽怨的说道。

王紫汗,虽然有些天没见了,但是慕千厷现在的身份可是朱雀,几乎每天都要在契约通道骚扰她很长时间的,在她印象中,跟每天见面也差不了多少了。

“小紫紫,你怎么会跟李战在一块,该不会下午这小子跑出去其实是找你约会去了吧?”慕千厷瞥了一眼李战容光焕发的脸,要说他跟小紫紫之间什么事儿都没有,他才不信……

“在文华殿遇到的。”王紫说道,一战已经自顾自的坐在了那大石之上,并没有打算解释的意思,慕千厷抱着王紫不松手,王紫不得不说。

“算他运气好,小紫紫去文华殿怎么也不说一声,反正我在这里也没事,早知道就去找你了。”慕千厷可惜的说道,白白浪费了一下午时间,王紫整天待在云痕峰上,让她露面实在不容易的很。

“又不是去玩,下次一起。”王紫顿了顿说道,今天的事情也不打算反复提起了,就没有仔细解释。

“现在天都这么晚了,看在小紫紫还知道过来的份儿上,千厷也不追究了。”慕千厷侧着头近距离看着王紫,挑了挑眉,自然知道王紫有事没说,但既然王紫不愿意说,回头问李战也是一样。

慕千厷放在王紫腰上的手微微使力,很快两人同时落在那平滑的大石之上,慕千厷跟抱孩子似的把王紫安置在腿上,王紫微微僵硬了一瞬,随即妥协了,跟慕千厷在一起她好像就不能消停的坐着,慕千厷也说什么,把她的推拒视为无物,笑的跟妖孽似的,非要把他安置在自己怀里才满意。

“王紫殿下!我好想你好想你!”那边卫子楚一套拳法收势,气儿都没来得及喘就闪身过来,身上还蒸腾着热气,抬起胳膊抹了一把汗,笑的眼光灿烂,胳膊支在石头上跟王紫说话。

“你打算一直这样练吗?”王紫看着卫子楚爽朗的笑脸,取出一块手帕递给卫子楚,卫子楚却是身体往前一倾,笑眯了眼,想让王紫帮忙擦,王紫刚要动手,慕千厷身体一动,带动王紫的手了偏离了,引来卫子楚冒火的视线。

“死妖精你干什么啊!”卫子楚愤愤的说道,身体一跳,落在了大石之上,抓着王紫的手就往自己脖子送去,硬是让王紫给自己擦了了汗水,虽然是在他的指挥之下。

“没干什么啊,小楚楚最近脾气真暴躁。”慕千厷懒懒的说道,头埋在王紫脖子上懒得动。

“明明是你最近闲的发慌,动不动惹小爷。”卫子楚瞪着慕千厷的后脑勺,似要在他背上瞪出个窟窿来。

“小楚楚哪只眼睛看到我闲了,我很忙的,除了对付哪只贼心不死的残魂,还要挖空心思的想小紫紫,日也想夜也想,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长天派啊,青龙真是走运,可以整天跟在小紫紫身边。”

慕千厷性感的声线幽幽的响起,下巴轻轻开合,一动一动的触碰着王紫的肩膀,说话间不知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口中的热气悉数喷洒在王紫的耳后,害的王紫几次缩了缩脖子,伸手把慕千厷推开了一些,慕千厷毫不自知的又靠了过来。

“残魂还没有彻底消失吗?”王紫再一次推开慕千厷,却听到慕千厷这么说,前几天怎么没有听他提起过?

“呵呵,好歹是我的意识生出的残魂,怎么可能那么快消失?不过小紫紫不用担心,都在千厷的掌控之内!”慕千厷低低一笑,把王紫放在他头上的手抓下来亲了亲,又靠了过来。

“切……”

卫子楚很不爽的哼了一声,盘膝坐下,死妖精就是太不要脸,变成朱雀后厚脸皮的程度直线飙升,要不是现在他完全打不过他,早就上去揍了,说道这个就郁闷,死妖精变成朱雀后战力直线飙升,这是最让他不爽的地方,李战也十有*就是白虎了,四大神兽都凑齐了,明明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为什么这里边没有他的份儿啊?

话说他也想拥有那么强大的力量,可以尽快跟他们还有王紫殿下并肩作战,前些天一度特别沮丧,可是沮丧根本就不是他卫子楚的风格!既然没有他的份儿他就去找别的路,他不信这世上有他做不成的事情,反正有王紫殿下在,他就一刻都不会放松!

“子楚?”

“小楚楚可能是自卑了,有我这么完美的人在,他不可能不嫉妒,小紫紫你是知道的,他一直都羡慕嫉妒恨我的。”

卫子楚脑门上蹦出一个忍无可忍的‘井’字,刚刚晃了个神,听到王紫殿下叫他他就回过神来了,可是还没等他说什么就听到慕千厷这么自恋的话,再一次产生想跟慕千厷决一死战的想法。

“死妖精,谁羡慕嫉妒你啊?就你这样都能当人妖去了,小爷我敬谢不敏!”卫子楚毫不客气的反驳。

“啧啧,小楚楚说话可真不好听,千厷可是要做小紫紫男人的,去做了人妖怎么行?”

慕千厷头也没回的说道,一点都没被卫子楚的话激到,所以说慕千厷的功力是真的高深了,以前‘漂亮’‘人妖’诸如此类的词语在慕千厷这儿可是禁词,如今慕千厷却能轻飘飘的带过了,让卫子楚每次都是一阵浓浓的挫败感,感觉慕千厷简直无敌了,以前对付慕千厷的梗现在好像都没用了!

“……小爷也是要做王紫殿下的男人的,你得意什么?”

卫子楚被慕千厷一噎,事实上这熊孩子还是很羞涩的,绝对没有慕千厷这么直接,也不分场合的张口就来,憋了半天,卫子楚哼唧着憋出一句,脸上一阵发烫,庆幸现在天都黑下来了,应该没人看到的吧。

“呵呵,小紫紫,你可受的住我们这许多人?”

慕千厷竟然没有奚落卫子楚,转而调笑王紫,性感的声线几经婉转,带着十足的诱惑飘进王紫的耳朵,王紫的身体又是一僵,如今的她已经不是几个月前对感情和情事一无所知的她的,乍听慕千厷这样带着暗示性的话,脑子里一阵空白,竟有些不知如何对白的感觉,这一回合,显然是慕千厷这个妖孽胜了。

“呵呵……”慕千厷低低的笑了,他里的王紫这么近,虽然夜色渐浓,但也能感觉到王紫耳后渐渐泛起的红晕,觉得王紫的反应颇为可爱,却不敢继续逗她了,生怕一会儿把王紫吓的回不了神了。

“王紫殿下刚刚叫我做什么?”卫子楚轻咳了一声,唤回了王紫的神智。

“唔,我说、你打算一直这样练下去吗?”王紫看了看卫子楚,过了一秒才想起来刚才要问什么,提到正事的时候,王紫这才微微忽略慕千厷的骚扰。

“嗯,我觉得这样挺好的,我感觉我身体的潜能远比我想象中的要大,可是自己却有些力不从心,无法发挥出来……但这并不影响我的法术修炼,反而很有帮助,先这样吧,等日后见了师傅,我再问问这是为何。”卫子楚脸上的热度也退了下来,想到这些天的困惑就不自觉的说出来,不过他并没有纠结,应该说卫子楚这人很少有纠结的事情。

“如果世间还有武道,或许是何你来修炼,不要急,能练则练,不能练也别强求。”王紫想了想,虽然知道卫子楚也明白,但还是嘱咐了,武道既然能够自成一派,定然不是那么简单的,如果不计后果的钻进去,恐怕不得其门而入,反而走错了路误入歧途。

“这个我知道,王紫殿下不用担心。”卫子楚又笑了,对于王紫这样的关心很是受用。

“小紫打算参加门派大比中的个人组比拼吗?”一直看着三人笑闹的卫子谦笑着开口。

“嗯……你们呢?”王紫点头,且不说这是一次提升实力的机会,以她现在颇受七个副掌门加上长天派许多身在高位之人的瞩目程度,如果她不参加的话反倒会让那些人再次疑神疑鬼了。

“我跟千厷就不参加了,李战和子楚去。”卫子谦笑道。

“这么光明正大的打架机会,不去白不去啊,不打遍长天无敌手怎么对得起顺尧师傅的谆谆教诲啊。”卫子楚说道,他本身就好斗,能有一次这么盛大的比拼,当然要好好过过瘾了。

“小紫既然要去花溪谷,小紫去了便是我和千厷去了,我二人就不参加了,届时宇文华有可能会出现,还是保险一点为妙。”卫子谦道。

被卫子谦一补充,王紫便彻底明白了,如今卫子谦便是玄武,慕千厷便是朱雀,二人压制着灵兽的传承,之中人类的打法的话限制太大了,若是紧急之中泄露出了灵兽的打法,像宇文华那样的高阶修士很有可能看出端倪,再者如卫子谦所说,她参加个人比的最终目的便是想拿到前去花溪谷的名额,的确,王紫拿到了便相当于卫子谦和慕千厷拿到了。

“那小组比呢?”王紫忽然问道。

“小组比看情况吧,只要不参加个人比,其它都好说。”卫子谦笑道。

“唔。”王紫点点头。

几人又聊了一些别的事情,其实也没什么大事,现在几人联系起来太方便,该说的平时都会说了,三几人能面对面坐着便是令几人都开心的事情了。

“我得回去了……”等夜色浓郁的时候,王紫开口说道,虽然也有点不舍,但是有了早上的事情,她还是不要再碰到灵柔的好。

“这么快……”卫子楚闷闷的说道,跟王紫殿下在一起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

“小紫紫,要不今天晚上把千厷带走吧?千厷可是时刻等着你翻牌子呢!”慕千厷紧了紧手,诱惑的声音在王紫耳边响起。

“唔,不行,明天一早要去云痕峰,不能把你送回来。”

王紫感觉耳朵热热的,这妖孽又来这一招,虽然不知道慕千厷所说的‘翻牌子’是什么意思,但下意识的觉得还是不要问的好,她倒是可以随随便便把他召唤过去,但是大白天的在某个地方上演大变活人总归还是不妥的。

“别闹了,先让小紫回去。”卫子谦起身说道,伸手来拉王紫。

“小紫紫记得想我哦~”慕千厷亲了亲王紫的脸颊,这才把人放开。

“月阴山规矩多,我们便不送你了,你尽快回去。”卫子谦温声说道,牵着王紫朝山前走去。

“嗯。”王紫点点头。

“很快就门派大比了,你专心一些去研究阵法,过几日再见无妨,宿雨有不少凝神解乏的好东西,你抽空试试,别累了。”几人停下,卫子谦点了点王紫的眉心,也很想尽快结束这种同在一处却要撇清关系的处境,他更想时刻守在王紫身边。

“唔……我走了。”

王紫应了,打算离开,转身之时却感觉到右手的中指处一阵发热,心中忽然多了一抹不舍,王紫下意识的去看李战,却见李战鹰眸定定的看着她,如往常一般无异,王紫却诧异于刚才那不舍的情绪,似乎不是她自己的!王紫在心中默念李战下午告诉她的口诀,果然那不舍的情绪清晰了很多!

莫非这姻缘线能让双方感受到彼此的情绪?王紫着实惊讶,在李战时刻保持着冷肃的俊颜上,他沉稳,他孤傲,每次看她转身的时候心中竟是有如此浓烈的不舍吗?

王紫一时之间竟有些懊恼自己以往的粗神经了,抬眼却见李战眼中划过一抹笑意,王紫一顿,她能感受到李战的情绪,莫非李战也可以感受到她的?

王紫动了动手指,任凭自己的情绪传打过去,是懊恼也好,是告别也好,如果能用这种方法让李战懂她,比她笨拙的表达似乎强过很多。

“我们很快会见的。”王紫又道,这一次干脆利落的飞身离开了。

直到王紫的身影彻底消失在夜色中,几人才收回视线,慕千厷兴味的看着李战,卫子谦也挑了挑眉,只有卫子楚似乎还没看出猫腻。

“啧啧,李战出手向来直接有效,连这一招都被你想到……”慕千厷伸出两只捏起李战的袖子,那手指上一圈隐晦的红色已经淡去了。

“呵呵,的确有效。”

卫子谦笑道,侧身向另一个方向走了,结发只能与一人,李战的寡言是天性如此,不只是李战,白虎亦如此,能有这样一座桥梁,他跟小紫之间的沟通会轻松很多,卫子谦颇有些无奈的笑了笑,严格意义上说李战应该是他的情敌了,可是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他都没有过这样的意识,似乎他们一起喜欢小紫是多么天经地义的事情……

李战轻飘飘的挣脱了慕千厷拽着的袖子,转身朝着卫子谦离开的方向去了。

“你们在打什么哑谜?”卫子楚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还是没想出他们说道是什么。

“你猜啊。”只剩下慕千厷了,慕千厷嘴角一勾,丢下一句话也走了。

“猜什么猜啊,不说就算了呗,话说死妖精你就不能正常一点说话吗……”卫子楚莫名其妙,才不打算追着问。

“我在好好说啊……”前面传来慕千厷带笑的声音,卫子楚哼了一声,知道慕千厷那德行,但就是忍不住嘴欠,也跟上几人离开了。

而王紫,却是没有直接回到月阴山,只因在月阴山脚下遇到等候多时的北皇。

“有事吗?”王紫停了下来,看着从阴影中走出来的北皇。

“没有。”

北皇的步伐顿了一下,口中说道,心中突然生出些许愁绪,他跟王紫的相处模式从哪个环节开始出错了?莫非因为二人的身份?所以王紫见到他便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这可不行,如此下去,他还如何抱得美人儿归?虽然更有可能是他自荐枕席,可是即便他把自己夸到天上,王紫不看他一眼也是没辙啊……

“既然……”王紫正想说没事的话她要走了,北皇显然知道她的意图,当然没让她把话说完。

“王上,属下可是在这里等了很长时间的,您中午一声不吭的离开,虽然您没有对属下交代行踪的义务,但是属下因此牵肠挂肚一下午却是真的呢,您如何忍心如此冷冰冰的对属下……”

北皇有些收起漫不经心的表情,面上变得死板而冷硬,像是一个真正的亲卫该有的表情,明显强调了身份的称呼也让两人之间的距离顿时拉开,带着一个亲卫对魔王应有的恭敬和谨慎。

王紫奇怪的看了一眼北皇,以她这段时间对北皇了解,他的性格绝对不是这样的,这话要是换一个语气她保准不予理会了,如今却是让她拿不准北皇这是在干什么了,他应该也知道,她对于魔界的身份很不敏感才对。

“你怎么了?”王紫奇怪的问出口。

“没什么,属下只是觉得,您应该知道,您是属下的王,是属下的一切,如果您不高兴,随时可以毁了属下,不必躲着属下,也不必暗示旗妩月来……支开属下。”

北皇半垂着眼帘说道,愈发强调了两人之间的地位,王紫掌握着北皇的生死,北皇何等聪明,岂不知王紫这段时间有心避开他,除了必须交代或者询问的事情,王紫从来都不会找他,最开始的时候见到王紫,并不知道她便是他苦苦找寻的王上,只知道她令他一见倾心而已,魔界的子民向来最勇于面对感情和*,不像修真界和仙界之人,顾虑重重,莫非便是因为他的直接吓到王紫了?

北皇在刚刚一瞬间调整了战略,以退为进吧!既然他认为的方法无法接近王紫,还令王紫反感和提防了,那便慢慢来吧,身为一个亲卫,最不缺的便是耐心了……

王紫又疑惑的看了看北皇,旗妩月的事情她是没料到的,本来只是顺水推舟,没想到旗妩月耐心那么好,她也没有觉得心虚或者别的什么,如果能让北皇打消了喜欢她的念头,她自然乐见其成,至于现在北皇的表现……如果能回归到该有的轨道,北皇会是一个很得力的下属和住手。

“旗妩月的事情你自己解决,除非你背叛我,否则我也没理由毁掉你。”王紫说道。

“北皇明白。”

北皇抬眸,定定的看了看王紫,这样的结果算好吧?最起码搬开了之前一直绊脚的石头,两人的关系冷却到君臣之间的距离,待他计划好了,从头再来似乎容易多了吧?

……

接下来五天的时间过的很快,再也没人分心去管别的什么事情了,自然关于演阵院的种种也无人过问了,眼看着大比就要开始,再好奇也只能在门派大比上一窥究竟了。

这两天长天派内异常的热闹,刑堂、护法堂、传动院的人几乎都出动了,紧锣密鼓的安排着门派大比的一应事项,门派大比不仅是长天派的盛会,也颇受世外域二十八个家族的重视,按照传统,大比期间长天派会邀请二十八个家族的部分人前来观赛。

在门派大比前三千,狮占峰就全部封锁了,比赛的场地集中在狮占峰,刑堂要尽快安排加固演武台和增设部分演武台以及评委席,还有提前在演舞台上设下防护结界,这是比赛必须考虑到的地方。

这样的扰闹一直到今天达到了顶峰!

狮占峰恢复运作,等八大院派的弟子浩浩荡荡的集中在狮占峰的时候,作为整个长天派仙山群中最大的一座山峰也显得拥挤起来,只因今天到场的可是长天派上上下下十几万弟子!

这可不同于之前新弟子入派时的景象,如今狮占峰上一片翁鸣之声,十几万人就算是都在小声说话也足够震撼,一眼望去黑压压的都是人,哪里分得出谁是谁?

演阵院总共就七十八人,站在这庞大的有些过分的队伍中实在不够看,就算脚尖直立也看不到主演武台那,像是被淹没在了人海中。

门派大比虽然主要是给新弟子提供的比拼平台,但是每个组最后也会有挑战上一届各组佼佼者的环节,再者门派大比是大事,今天那传说中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宇文华可是一定会出现的,掌门都来了,作为弟子哪个敢不来?

而且二十八个家族邀请来的人也会在今天一起亮相,这才构成了如今这样声势浩大的场景,实际上大比正式开始之后大多数人便会退场了,这里会交由新弟子表演。

“哎,上次没看到也就算了,那会儿咱根本没资格站在这,这次来了吧还是这副光景,就算掌门来了,这哪能看得出掌门是正是扁,是圆是方啊!”高思源哀嚎,他的脖子都快断了也没看到个人影儿。

“说话注意点!掌门那肯定是天人之姿了,什么扁的方的啊,你想被群殴啊!”戎沛白一巴掌拍上高思源的头,压低声音呵斥他。

“我这不是抒发我现在激奋的心情吗?掌门好不容易亮相一次,恐怕再现看到他的话就是最后胜出的人近距离接受掌门的嘉奖了,我我我有自知之明的好吧,不行,要不咱往前蹭一蹭吧?”高思源哀怨的说道。

“瞧你那点出息,看不到就看不到呗,看一眼怎么了?还能让你多活一百年不成?还往前蹭呢,你以为有这想法的人只有你一个啊?”戎沛白鄙视的看着高思源,眼神瞟了瞟前面的人群,挤得都快酿成踩踏事故了,一个个都是修炼之人,面上看不出什么,光在手上脚上较劲儿了,不是一般的可怕。

“还、还是算了吧……”高思源一看,顿时头皮发麻,还是在这角落里安静的待着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