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一十六章 结发

史语儿和木易水并没有跟上来,有刚才王紫那敲山震虎的举动,史语儿定然要斟酌良久,至于木易水,她现在应该做的是快点治疗那几根断裂的肋骨,而且想去四楼还需要再交出一千点的贡献值,经过刚才的一番不愉快,二人傻了才会追上来。

王紫很快离开的众人的视线,看到的二十几人都意犹未尽的收回视线,回想着之前零零散散听到的对话,史语儿大多数人倒是认识的,因此愈发感兴趣跟史语儿正面冲突的人系为何人了,虽然之前注意力没有太多集中在这里,但是也隐约记得‘王紫’二字几次在木易水口中出现,众人心头一跳,莫非刚才那气质清濯之人便是王紫?

如果真的是,那真是可惜了,方才都没有看清这些日子传的神乎其神的王紫到底是何面貌……

不管三楼如何,王紫已经上了四楼,四楼的书架明显比前三层的书架规格高,每一个书架上都有特有的保护结界,王紫没有先去看那些更加丰富高级的功法,而是先着手打扫,虽然如此生活化的打扫卫生在很久之前就告别了王紫的生活,但是如今这样打扫文华殿却是一次独特的体验。

在每一次扫帚落下抬起的时候都有种安定的感觉,不用法术去感知,不用远远超越一般人的五感六识去发现,不用灵力支撑的一切都显得久违的熟悉,王紫在书架之间缓步挪动着,自上来四楼也只见到三两个人而已,而且都沉浸在书本中,并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存在。

本来挺大的空间,在王紫静下来心来一一走过的时候,好像也并不似看上去那么大了,就如有的路,当你觉得漫长的时候走起来就会特别煎熬,当你无畏无惧平心静气的时候,发现征服一段路也不过尔尔。

王紫将尘土倒进指定的地方,四处看了看,走向东北角的书架,看了一眼书架上的标识,这里放的是雷系功法,四层剩下的就这两排书架了,却仍然没有见到光属性和暗属性的功法,看来想要找这两系的功法实在不容易。

如此想来,王紫更想去五层看看了,不知会不会有什么收获,只是站在书架的尽头,看到一人笔直的背脊,手捧着书背对着她时,王紫眼睛微微放大,不自觉的眨了眨眼,确定自己没有看错,王紫眼眸微弯,划过欣喜,本来是要出声唤他的,却张了张口没有唤出口。

王紫轻轻的将手中的扫帚和簸箕放在原处,放轻了脚步接近,那人似乎沉浸在书本中,并没有感觉到有人接近,直到王紫停在那人很近的距离,也就一小步而已,看到他那么专注,反而不忍心打扰了,

王紫静静的看了看面前的人,宽厚而挺直的背脊,印象中的他从来都是这样,骨子里刻着军魂,即便褪去戎装依然难掩军人的风采,王紫伸出手在空中比划了一下,她的个头只到他的肩膀处啊……

很少有机会这样平静的观察,王紫踮起脚看了看,却看不到他手中拿着什么书,只看到一边菱角分明的面部线条,高高竖起的墨发潇洒的垂落在身后,王紫不由自主的拾起一缕头发,放在手中摩挲着,比自己的头发硬,却很光滑。

王紫揉了揉自己毛茸茸的短发,她好像从来没有留过长发,哦不对,刚刚在晓竹的身体里重生的时候她的头发很长,那段时间总是毛手毛脚,不会整理那一堆又长又密的头发,刚才心里也不知是怎么冒出来的留长发的想法,想到曾经的有过这样的经历,很快就打消了,实在不适合她啊……

正在王紫有些不着边际的想着的时候,感觉自己的手落在一只宽厚的手掌中,而自己的手还抓着那一缕头发。

“怎么在这?”李战回过身来,刻意压低的声音显得更加低沉好听,深邃的鹰眸闪过笑意,转身之间使得两人的距离更近了。

“唔,打扫卫生。”被抓到了,王紫抽了抽手,李战微微用了点力没松手,王紫也不动了,就让李战抓着。

“打扫卫生?”李战鹰眸动了动,果然在书架的尽头看到了王紫放在那里的扫帚和簸箕,这倒是意料之外了,王紫怎么会做这个?

“今天被关在月阴山了,灵柔没有处罚,是刑堂的处罚。”

王紫简单的说道,想到今天早上被扣在月阴山就联想到昨天晚上神秘人饿来访,王紫轻轻摇了摇头,还是不想了,既然对方两次出现都没有露面,也没有伤害她,那就说明对方又足够的实力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如果她跟李战说了也只会让他担心,而其它的无济于事而已。

“打扫完文华殿就没事了吗?”李战也没有细问,既然事情是以打扫文华殿为解决办法的,他只想知道是不是之后便不再有后续了,灵柔的名号他也有所耳闻,他虽不信有传说中那样解不开的局,但也不希望王紫被此困扰。

“唔。”

王紫点点头,她当然知道李战问的是打扫完文华殿后这件事情是不是就彻底结束了,就像李战了解王紫一样,王紫照样能很快的理解李战每一句话中的意思,在很多时候,王紫和李战之间的默契是别人羡慕不来的,似乎是因为两人都清冷而寡言,实则沉默之间自有别人难懂的语言。

王紫换了换姿势,手掌结结实实的握住王紫的手,抬眸在书架上看了看,找到地方后把手中的书放回原位,这才牵着王紫的手来到刚才她放下扫帚和簸箕的地方,有些不舍的放开王紫的手,径自拿了扫帚开始打扫。

王紫想拿回来,就剩一层了,她做这点事情一会儿就结束了,李战来这里是需要贡献值的,她可不想占用李战的时间,可是李战哪肯?无论哪里表现出的都是不容退让。

“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李战用低沉的声音解释了一句,很自然的扫着地面上很少的灰尘,他的个子那么高,拿着不太适合他的扫帚,背脊微微弯着,胳膊轻轻动着,动作间有着他特有的一丝不苟,王紫只能在身后跟着,间或整理整理书架上的书。

“还有吗?”到了书架的另一头,李战直起身问道。

“还有五楼。”王紫指了指楼梯,这里本来就是四楼自后的一部分了。

“唔,你去看书,我很快下来。”王紫揪住李战的袖子,阻止李战再往上走。

“有很多……我陪你。”

李战垂眸看了看王紫揪着他袖子的手,鹰眸动了动,手中出现一块圆形的玉石,李战把玉石放在楼梯旁一个凹槽处,王紫知道那地方是读取贡献值的地方,而李战手中的玉石就是记录贡献值的了,王紫眼睛划过玉石上的数字,本来是10300变成了9300,王紫也明白了李战所说的有很多指的是什么了,门派的贡献值需要做很多任务的,李战竟然有这么多。

“子谦、千厷、子楚的都在这里。”李战收回了玉石说道,王紫也不再拦着了,慕千厷和卫子谦基本上不需要看这些功法,朱雀和玄武自然有他们的传承,因此贡献值都给李战和卫子楚用了,再说现在拦也没用了,一千贡献值已经扣除了。

在五层倒是找到了两排光系功法的书架,虽然相比起其它功法还是太少,但考虑到光系的稀有性,这么多功法已经是难得一见的了,王紫走上去看了看,由于光系功法在各个方面都优势于一般的灵根,因此光系的功法基本上没有低阶的功法,基础就建立在很高的水平上,而这里收录的功法也都是高级的功法。

王紫看似随手翻着,一本书基本上快速的过一遍就放下了,这要让一般人看见准以为王紫这是在玩呢,真是浪费了来这一趟的经历,殊不知王紫看过一遍的东西就会牢牢记在脑海中,不管口诀多么艰涩难懂,不管手印多么复杂多变,只要王紫强迫记忆,把这些都记下来也没问题,光系的功法实在稀少,就算赤灵也有,但对于光系来说,再多也不嫌多。

倒是李战,任由王紫在那里翻阅书籍,他则是一丝不苟的打扫了五楼的卫生,期间遇到两个女修士,都对李战这等气质的男子却在扫地感到颇为惊奇,等李战再次站在王紫面前时,王紫还在捧着一本书入神的看着。

李战扫了一眼书架上的标识,这里是暗属性的功法,五层他也没来过,只因四层的书他还没有全部看完,李战放下手中的东西,没有叫王紫,转身走向另一边,不一会儿再回来时手中多了一本雷系的功法。

二人就靠着书架各看各的,后来不知是不是累了,二人就盘膝坐在了地上,夜幕渐渐低垂,从西面不大的窗户上照进来一片红霞,那片红色渐渐拉长了影子,像是小心翼翼靠近一般,渐渐延伸到了李战脚下。

李战从书中抬起头,看了看就快要落山的太阳,又看了看还沉浸在书中的王紫,李战身体往后靠了靠,视线轻轻的落在王紫的身上,保持着既能注视着王紫又不会打扰到王紫的度,认真的王紫特别美,缓缓的呼吸,思考时会微微抿起嘴唇,眼睛没有焦距的停在空中的一点,但那什么时候都幽深难测的墨眸却只会让人觉得无比的吸引。

偶尔会闻到一阵好闻的暗香,说不出是什么味道,却会让人心神一荡,李战有些贪恋的凑近了些,果然那暗香清晰了一些,那不识时务的夕阳还是走近了王紫,落在王紫的侧脸上,将那古旧的书页也铺了一层红色,王紫却没受到它的干扰,继续翻动着书页,不时开合的眼睛像是带着一张蝴蝶般的小扇子,在夕阳的勾勒下划过一层层翩飞的剪影。

李战忽然很想抚摸一下那双眼睛,那双永远都看不够的眼睛,抬起手的时候却忽然回神,收了回来,还是不要打扰王紫的好,文华殿关门的时间快到了,给她多一点时间吧。

李战闭了闭眼睛,身体放松着靠在书架上,入目的便是整整齐齐归类在书架上的书,忽然间想到了自己几乎没多少记忆的学生时代,在华夏的时候,由于家庭的原因,表面上各种让人仰望的学历,其实在校园中度过的时间加起来也不过两年而已,而且除了卫子谦几人,也没什么朋友。

学生时代应该是那种青涩的、单纯的、快乐的、无忧无虑的吧,虽然这些词对他来说好像从来不曾搭调过,可他却下意识的觉得,在此时此刻安静的氛围中,虽然是奇幻的藏书阁,但能跟王紫共享这一小片天地,简单的、轻松的,或许就是一个凡人总是挂在嘴边的、幸福的。

“唔?你会笑……”王紫带着点新奇的声音响起,刚刚从书中回过神来,神色间有些呆萌,眼睛微微睁大,指着李战还没来得及收回去的嘴角,此时正轻轻的弯起,虽然弧度很小,却真的在笑,鹰眸中也带着软软的笑意,棱角分明的俊脸顿时生动起来,带着说不出的魅力。

“我当然会笑。”李战嘴角的笑更大了一些,抓住了王紫指着他的手指。

“没见过啊,你笑起来真帅。”王紫摸了摸耳朵,也觉得自己刚才那句话不太对,不过看着李战这次微笑大放送,实在太养眼了!王紫眼中也带了笑意,动了动身体面对李战坐着,墨眸研究似的盯着李战。

“那我常笑。”只笑给你看……李战将王紫的手掌跟自己的手掌重叠起来,口中缓缓的说道。

“我们……”王紫眨了眨眼,虽然有点不舍得现在的相处,但是好像应该离开了。

“今天……学了一个法术。”王紫的话还没说出口,李战同时说道,王紫自然收住了接下来的话,等着李战说。

“什么?”王紫问道,很好让李战欲言又止的法术是什么。

李战只轻笑了一声,泄露出一丝低沉悦耳的笑声,虽然刚才仔细看了好一会儿了,但是李战这样不时的笑,还是让王紫感觉跟新奇,而且有种看不够的感觉。

却见一战侧头,伸手在头顶拽出一根长长的头发,又把手伸向王紫的头顶,王紫配合的倾身,只感觉头皮微微一痒,就见李战手中拽下来一个短发,两根头发放在一起时更显的王紫的头发短而李战的头发长了。

这让王紫不久前才打消的留长发的念头又冒出了头,心想是不是女子长发男子短发才比较相配,或者两人都是长发,这在六界内才是普遍一点的审美,而此时的王紫根本没有意识到,她为什么会在意两人的发型配不配,合适与否,很多从来不存在在她条件反射狐中的东西正在渐渐形成……

李战把两根头发系在一起,虽然头发拴在一起有些不听话,李战在做这些的时候却特别认真,认真的近乎虔诚,一手捏紧了系好的头发,另一手执起王紫的右手,说了一句“很快就好”,便抓着王紫的右手中指在那头发上划过,说来也怪,本来柔软的头发却像是细小的刀片,在王紫指尖划过,留下一小串血珠挂在发丝之上,仔细看时李战右手的中指也出现一小道口子,原来是跟王紫一起划过发丝留下的。

而此时李战并没有放开王紫的手,而是直接将王紫的手指送进了自己口中,若无其事的舔了舔,也不解释,而一直配合的王紫却是愣了,睫毛闪了闪,指尖那么明显的软濡的触感,通过末梢神经放大,一直蔓延到心里,感觉像是一道道细小的电流从李战的舌尖传到了自己身上,不疼,却痒。

王紫正在想着把手拿出来的时候,李战已经自己松开了,这时王紫才注意到,李战手中凝结了几个手印,沾在发丝上的血滴似有生命一般动着,而随着李战将那一直捏着的打结处放开的时候,却见刚才明明是拼在一起的两根头发却好像一根完整的头发一样,不见了那小小的结!

李战先是将头发的一段系在王紫的右手中指上,另一端系在自己右手的中指上,口中念了一串口诀,却见那根头发红光一闪,王紫和李战的手指上也出现一圈似戒指一般的红色,随即隐没!

“……这是什么?”王紫好奇的看了看手指,觉得并没有什么变化啊。

“你记住……”李战缓缓说了一个口诀。

“唔。”王紫点点头,心里默念了一遍,却惊讶的发现手指上那一圈红色亮了!同时心中似乎多了一种感觉,像是一道强烈的指引,让她不由自主的想去寻找,王紫似有所感的看向李战,果然见李战的手指处也亮着一圈红色。

“以后,不管在哪里,都不会担心找不到你了。”李战道,鹰眸看向王紫,这个法术,早就想用了……

“这法术叫什么名字?”王紫问道,这世上竟然有这样的法术,果真是无奇不有。

“结发。”李战道。

“结发?”

王紫重复了一遍,似乎很形象,这个法术的确是通过二人结发而来,她却是不知,这结发之意、在于千里姻缘一线牵,虽然是法术,却只能与一人结发,因此在修真界也被视为夫妻间才能用的法术,这些、李战却是没有解释。

“走吧。”李战起身说道,顺手拉起了王紫。

二人走到四楼的时候,正好看到迎面上来了戎沛白和旗妩月,二人慌慌张张的,看到王紫从五楼下来时下意识的松了口气,又听王紫说已经打扫完了五楼,二人才彻底放心。

在上交任务的时候,门口那老者还是跟中午来时一个样子,闲散的躺在太师椅中,双腿交叠着架在前面的桌子上,不知道是不是王紫的错觉,总觉得那老者的视线在她身上停留了好几次,可每次她看去的时候,那老者总是在专注的整理着手中的东西,这个时间从文华殿出来的人很多,老者似乎不得不抽出时间检查他们的贡献值。

王紫又看了看老者,没什么发现,便随着戎沛白几人跟老者拱手道别后离开了,倒是离开的路上收到很多打量的视线,偶尔能听到‘动手’‘史语儿’‘王紫’等字样,想来应该是下午见过王紫跟木易水冲突的几人。

“他们在说什么?我怎么听到在议论王紫小师妹啊?”戎沛白奇怪的说道,她并不知道在她没注意到的时候,王紫跟木易水和史语儿之间发生的事情。

“可能王紫小师妹名气太大在,被人认出来了呗。”旗妩月环着双臂说道,眼睛则是不时的瞟向王紫身边的李战,心中真是大为感慨啊,瞧瞧王紫小师妹,不动声色间将男人一个个驯的服服帖帖的,如此高质量的型男,竟然还没争取就已经是别人的了,真是可惜啊可惜……

“不对啊,关史语儿什么事?王紫小师妹,刚才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戎沛白仍然不太相信的问道,总觉得那些人看过来的视线怪怪的。

“没有。”王紫脸部红心不跳的说谎,倒不是瞒着什么,只是觉得没必要说而已,下午的事情已经翻篇了。

“喔喔。”既然王紫都这么说了,戎沛白只好点头,也不问了,识相的安静走在一边,回想她还没有消化的功法去了。

“我们不需要再去交任务了吗?”在走出竹林的时候,王紫问道。

“不需要,刑堂会跟文华殿确认,没我们的事了,除非刑堂吹毛求疵故意刁难我们。”旗妩月说道。

而在众人都离开之后,文华殿的弟子此时也已经走光了,只有那个老者还躺在太师椅中没有动弹,直到一人的到来,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呵呵,曲前辈,您还是这般潇洒啊。”一个带笑的声音响起,声音落下,一个人快速的接近,在走到跟前的时候又慢慢踱步过来。

“日日如此,离不了这文华殿,有何潇洒?倒不如你欧阳小友整天快活。”老者幽幽的说道,声音从那书下面传来,也听不出是喜是烦。

“曲前辈真是笑话晚辈了,若论快活,谁能比得上曲前辈一声肆意?要不是曲前辈自己厌了,这文华殿又怎能缠得住曲前辈的脚?”欧阳侨呵呵的笑道,说话间已经停在了桌前。

“得了,省着点口舌吧,你是想打听今天下午放过来的三个小弟子?哦,准确来说,你只想问那不显山不露水的王紫?”那老者拂了拂手,自顾自的说道。

“曲前辈洞若观火,什么都瞒不过您啊。”欧阳侨依旧笑道。

“一个小丫头而已,你想知道什么?”那老者问道。

“她可不只是个小丫头啊,曲前辈深居文华殿,对门派发生的事情不甚了解,她可是有望跟五行圣人一较高下的小丫头啊。”欧阳侨笑道。

“哦?有此事?”那老者的声音有了些起伏。

“千真万确,让她成长到五行圣人的成就,或许只需要很短的时间啊,这些日子世外域不甚太平,事情众多之时难免有顾虑不周的地方,副掌门的意思是让王紫成长下去,只是刑堂对她的调查却不能完全松懈,只可惜……也不瞒曲前辈,近两月来,我们几乎一无所获。”

欧阳侨娓娓道来,只是在说到王紫的事情时,心中总是疑虑重重,倒不是他钻牛角尖,只是调查的越多,疑点就越多,该不该一直调查下去始终难以抉择,调查吧,查无可查,不调查吧,他无法放心,堂主那也交代不了,所以几乎所有的办法都想了,就连今天早上提前知晓王紫三人在月阴山一事,跟曲前辈讨了打扫文华殿之事,专等着王紫三人去领罚,欧阳侨揉了揉眉心,他真是什么都想到了啊……

“刚说了欧阳小友你快活,转眼就打了我这老家伙的脸,刑堂就是操心的命,没什么反常的,除了是一个小子帮她扫了五楼的地板,小丫头一本上什么都没看,就抱着一本杂谈看的起劲儿。”那老者也不跟欧阳侨兜圈子,直截了当的说道。

“什么杂谈?”欧阳侨问道。

“倒是问的仔细,拿去。”那老者说了一句,手中突然出现一个能量圈,那老者的手探进去,好像凭空伸进了一个看不见的口袋,再出来时却见手中多了一本书,仔细看时,却正是下午王紫看的津津有味的那一本!

“暗灵根的演变史?”欧阳侨诧异的看着书面上的几个大字,这么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王紫不去看看功法,来看着没用的杂谈干什么?

“哦还有就是,小丫头跟那个小子结发了。”那老者似乎忽然想起来,语气也显得有些生动,有趣的说道。

“什么?”欧阳侨更加惊讶了!结发这么慎重的事情,王紫跟谁结发了?!

“怎么,人家小年轻谈恋爱你也要管吗?”那老者哼了一声,似乎对欧阳侨这惊讶的语气不太满意。

------题外话------

咳咳,这一章是不是甜甜哒O(∩_∩)O哈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