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一十五章 文华殿惹事

三人一同走进文华殿,文华殿是六角塔形构造,殿内比外面看着大了很多,六边形的构造让整个空间开阔了不止一点,一进门便能感受到藏书阁特有的干燥和安静,书架的摆放也按照房屋六边形的走向摆放,很是整齐,书架与书架之间距离和宽敞,王紫看了看,这殿内本就纤尘不染的样子,却是不知道该从何处考试打扫了。

本来戎沛白还兴致高昂的,刚才在外面的时候恨不得插上翅膀飞进来,可这会儿如愿以偿进来了,戎沛白却是满脸的纠结,光看她那副欲言又止、融合了尴尬、歉意、苦恼种种情绪的脸色,是在很难想象这熊孩子脑子里又在想些什么。

“王紫小师妹啊,要不我帮你拿着吧,反正也没人看着……”

憋了半天,戎沛白终于小声说道,其实也没别的,就是从门口那老者拿出三套打扫工具,王紫若无其事的拿在手中并且淡定的走进来为止,戎沛白整个人都跟受了很大打击似的,从刚才的兴奋中回过神来。

所谓打扫工具,就是一把比平常的扫帚软和了很多的扫帚,看样子是用某种灵兽毛做的,为了清扫干净,也为了不扬尘,还有就是每人一个便携的簸箕而已,很传统的打扫工具,在文华殿打扫是决不允许用法术的,每个地方都要认认真真的扫过。

“你怎么知道每人看着,在文华殿搞小动作的,哪个人成功逃过惩罚了?为了今天的事情顺利结束,你还是省省吧。”

旗妩月勾唇一笑,笑戎沛白这个时候才想起来尴尬,其实她完全理解戎沛白什么心思,王紫虽然是她们的师妹,但尤其在戎沛白眼中,那绝对是神一样的存在啊,她绝对想不到有一天王紫会手拿扫帚簸箕,做这种既不符合神的身份的事情,这娃心里估计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可,可是……”戎沛白咽了咽口水,瞧了瞧王紫的神色,还是那样淡淡的让人捉摸不透,一瞬间戎沛白顿感挫败,觉得自己又做错事情了,亵渎了女神……

“从哪里开始?”王紫则是疑惑的看了一眼戎沛白,实在不理解戎沛白的心情怎么变化的这么快,难道文华殿让她失望了?这不是还没开始呢吗?

“哦,哦哦,旗妩月去那边,我和王紫小师妹去那边。”

戎沛白愣愣的看了一眼王紫,却见王紫眼中也是平日那般深不见底,就算手中拿着跟她的气场十万个不合的扫帚簸箕,王紫也仍然淡定自若,戎沛白不禁在心里感慨,神就是神啊,再看向王紫手中拿碍眼的东西是,在戎沛白眼中扫帚已经不是扫帚,簸箕也不是簸箕了,而是潇洒的长剑,或者文雅的笔墨了,这么一想,戎沛白顿时就好受多了,脑子也开始转弯了,抬头看了看这也就来过两次的文华殿,指了指地方让旗妩月先去了。

旗妩月也朝那边看了看,无所谓的迈步走过去,反正都是打扫,从哪里开始都一样。

“一会儿在中间汇合啊!”殿内太安静,戎沛白不敢喊话,走出两步了突然又反身说上旗妩月说道。

“知道了。”旗妩月瞥了她一眼说道,等她吩咐早就猴年马月了,不过这会儿倒是神游天外回来了啊。

“切……”戎沛白收到旗妩月那一眼的鄙视,也不屑的哼哼,暗道你懂什么?

“打扫文华殿是不允许用法术的,不然再来是个文华殿咱也分分钟打扫的干干净净啊……文华殿每天都会有人打扫,其实这里赶紧着呐,来文华殿看书的人少的可怜,哪会有那么多尘土,不过也不能因此就偷懒,不然后果很严重的,虽然我也不知道那些负责人是怎么监督的……”

戎沛白一边打扫,一边小声的给王紫科普文华殿的事情,整理书的时候会在封面上快速的掠过,他们旁边两排书架都是火属性的功法,不是戎沛白需要的,理所当然的戎沛白认为也不是王紫需要的,所以在快速的整理好没有放置整齐的书,还有清扫了地面后就招呼王紫转战下一个地方。

王紫眼睁睁的看着在自己又一次落下扫帚的时候,戎沛白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横切了过来,那一点安静的尘土就被戎沛白抢进了她的簸箕里,戎沛白只抬头跟她嘿嘿的傻乐了两声,这样的情形不是第一次出现了,王紫似乎这才明白戎沛白跟她一起的用意,只是打扫而已,她又不是没有做过这些事情,在佛顶山的时候,每天都是她自己打扫院子的。

“我去那边……节省一点时间。”王紫抬头看了看,还剩四个通道,她还是跟戎沛白分开打扫吧。

“不行!咳咳,我是说王紫小师妹啊,你对这里不熟悉,还是跟我一起好了。”戎沛白一听急了,立马反对,只是话一出口,又觉得自己反对的太生硬了,呵呵的笑了两声,希望王紫还是打消了这个主意吧。

“此事因我而起,你又何必小心翼翼?”王紫睁着眼静静的看了一眼戎沛白,看的戎沛白各种不舒服,寻思着自己的穿着应该没有哪里不对吧?结果却听到王紫说了这么一句,而且语带叹息?

“那、那倒没有……”

戎沛白是真愣了,王紫的意思是让她不要那么客气吗?可是她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啊,就像旗妩月老觉得她在心里把王紫供起来了,可事实上她心里的确是把王紫供起来了啊,所以不管王紫有错没错,她都会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而且心甘情愿啊!只是听到王紫偶尔这么一句,心里顿时乐的想傻笑,最起码王紫还是注意过她的,虽然很少表态,但是把她的做法都记在心里了啊!

戎沛白真的傻乐起来了,这妞长的本来挺有灵气的,笑起来总是傻乎乎的,现在这么一傻乐,更给人直率天真的感觉,王紫又看了一眼戎沛白,转身往另一排书架走。

“那边是水属性的功法,你别跟着我。”不等戎沛白说话,王紫就先行说道,她也明白了,跟戎沛白说话不能商量,必须命令,看现在的效果就知道对了。

戎沛白确实没敢跟上去,咬了咬唇,戎沛白妥协了,又看了看剩下的地方,那就快点吧,尽量节省时间。

王紫一边打扫着本来就很干净的地面,一边整理好书架上的书,随便抽出几本看了看,的确都是一些高级的水属性法术,天阶功法在这里比比皆是,果真不负文华殿盛名。

三人再次汇合时,戎沛白看样子很舍不得的样子,什么情绪都写在脸上,刚才一定是碰到合她心意的书了,旗妩月倒没什么。

“我们去二楼,你继续在这里呆着?”王紫说道,戎沛白愣了一瞬才反应过来王紫这虽然是陈述的语调,却是跟她商量的。

“不用不用,我都记住了,回去超录下来再看也无妨,快走吧!”戎沛白赶紧摆摆手,为了表示她的确不需要,快走几步走在了二人前面。

“为什么没有变异灵根的书?”既然戎沛白不需要,王紫自然不会再纠结,只是问身边的旗妩月,这里的书多是多,却没有冰、暗、风、雷、光这五中属性的功法。

“变异灵根的功法在三层才有,不过也只是冰、风、雷属性的,至于光和暗,据说在更高层,光和暗属性太过稀有,光属性还好,虽然稀少但一百个里总有一个是,暗属性就悬了,仙界本来就不是适合暗属性滋生的地方,最起码迄今为止我还没听说门派里有谁是暗属性灵根,暗属性也并不是受欢迎的法术,因此这文华殿有没有暗属性的功法还不一定。”旗妩月解释道。

“唔。”王紫点点头,暗属性本来就是属于黑暗世界的东西,比如魔界,比如鬼界,比如一些邪教,的确跟大宗灵根不同。

文华殿的人本来就不多,王紫三人安安静静的打扫,来这里一次不容易,时间也有限制,还不能借阅,因此用贡献值来这里的弟子都一门心思的专注于手中的功法,也没人去在意王紫三人。

直到第三层,戎沛白和旗妩月明显走不动了,倒不是累了,而是被那些稀有的功法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快速的打扫完三层之后,两人坐在书架下面就不挪窝了,王紫在变异灵根的书架看了看,果然没有见到光属性和暗属性的功法。

本来打算跟戎沛白和旗妩月说一声的,但是看到二人那么专注,也就不去打扰了,自顾自走向四楼的楼梯,却在穿过风系功法的书架时,遇到了拦路的人。

“这不是鼎鼎大名的王紫吗?怎么这幅扮相?呵呵,我说怎么怎么消失了这么长时间,原来是落魄到了打扫卫生的地步啊?”一个嘲讽的声音响起,最开始的惊讶过后夹杂着很明显的幸灾乐祸。

“水姐姐,不得无礼!”那人都说完了,另一个人才多此一举的呵斥,声音柔柔的,说是呵斥,但着实听不出多少真心。

王紫本想无视二人过去的,其中一人却紧走两步挡在了王紫面前,王紫这才施舍似的给了二人一个眼神中,她当然记得这两个人,史语儿、木易水。

史语儿还是最初见到时的样子,柔柔弱弱的,身上的道袍穿的整整齐齐,保持着恰到好处的微笑,浑身涌动着极具欺骗性的灵气,可不是极具欺骗性吗?最起码好多年了,无论是授课先生还是门派弟子,都没有人发现她冰清玉洁的外表下如何的肮脏不耻。

至于木易水,原先英气的外表上多了许多妖艳魅惑的感觉,身体不自觉的散发着诱惑,眼尾也带着勾引,显然她的功夫实在不到家,最起码不到史语儿的三分之一,修为倒是突飞猛进了,不知是不是因为修为的进步,加上修习了别人不知道的功法,表现出来的样子比之前见到的自信了很多,不知道是不是有恃无恐了。

“王紫师妹,水姐姐唐突了,还请师妹不要介意才是。”

史语儿合上手里的书,笑着跟王紫说道,虽是在笑,实则心中却是一凉,就在刚刚,王紫眼神轻飘飘的在她身上扫过,她却觉得自己在那视线中毫无*可言!这绝不是突然的感觉,史语儿向来谨慎,就连面对院长的时候都不曾有这样的感觉,本来跟王紫也没什么过节的,不知道为什么木易水总是针对她,但是现在、她不得不正视这个王紫了。

木易水则一点都没有收敛的意思,仍旧嘲讽的看着王紫,史语儿在哪都唱白脸,她很清楚史语儿其实并没有阻拦她的意思。

“让开。”王紫的视线淡淡的落在木易水身上,她们的账会慢慢算的,可不是现在。

“我们在这里看书,一个打扫卫生的人也有资格让我们让路吗?不应该是乖乖等着我们离开再说吗?”木易水嘲笑道,伸手在书架上拿了一本书翻了几页,没有让路的意思。

“水姐姐这是在干什么?王紫师妹,那日我们才见过一面的,只是当时跟你一道的那位师妹怎么不见了?”史语儿假意怒道,伸手挡开了木易水,很是热络的跟王紫攀谈起来。

“有事。”王紫没什么情绪的声音响起,知道史语儿问的是邪彤,她却懒得多说,本来王紫话就少,让她跟一个讨厌的人说话更是不耐,要不是另有计划,她更有可能直接杀了木易水,眼不见为净,至于史语儿、自由她的死法。

“呵呵,师妹为何在这里?听说演阵院最近很是繁忙,师妹不应该待在云痕峰上吗?哦,师姐只是好奇,师妹不要见怪,师姐并没有瞧不起你的意思,打扫文华殿可是份好差事,要不是没有门路,师姐也恨不得天天打扫文华殿呢,毕竟那可是可以不用贡献值就可以查阅功法的绝佳办法啊!”

史语儿微微一顿,明白了王紫‘有事’俩字儿说的是邪彤有事所以没在,却似乎一点都在意王紫拒人于千里的冷淡,仍旧笑着开口,似乎很是体贴的一番话,既不让人觉得唐突,又显得俏皮的,还配合的眨了眨眼,王紫却是看都懒得看一眼。

木易水也奇怪史语儿怎么突然对王紫感兴趣起来了,但是看着王紫那一切都没有放在眼中的样子就恨得牙痒痒,她现在明明已经拥有了远远高于王紫的实力,虽然史语儿千叮咛万嘱咐不让她使用,但是只要有机会,她一定会杀了王紫,凭什么不管在什么时候,王紫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明明没有多大本事却好像踩在众生之上一样!

王紫隐隐反感,史语儿的试探和木易水的怨气,在她看来简直可笑,既然史语儿不让路,王紫退后几步,绕去了另一个书架,另寻它路,倒不是妥协,只是王紫习惯了用最简单的方法解决问题,并不介意形式上的强弱。

史语儿试探怎么了?怀疑又如何?给她十个脑袋她也未必想得到缥缈峰中的一切都是她一手操办的,至于史语儿和木易水两人自以为是的秘密,却是她手中的暗牌,而现在、还不到翻牌的时候……

史语儿在王紫转身走开的时候拧眉,从来没有人这样无视她,明明出招时都是料定了对方的来路的,可偏偏对方不按常理出牌,就连面子上的客气也不屑维持,这样的人着实没有见过!史语儿心中更是奇怪,明明这个王紫看似并没有什么可疑之处,为什么她却下意识的拉响了警报?

所谓长天派美人册,她并不是很在意,就算被王紫独占了风头,她也不至于会警惕到这个地步呀!史语儿心中暗暗沉思,却实在想不通,余光中看到木易水从这条过道平行着追了上去,史语儿不紧不慢的跟上,不打算阻止。

“我们问你话你没有听到吗?语儿可是你的师姐,你就是这样对待同门师姐的吗?有点成绩很了不起吗?谁知道是不是踩到了狗屎运,语儿愿意跟你说话已经是你天大的荣幸了,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别人夸你几句你就真把自己当圣人了?”

木易水嚣张的再次拦在了王紫面前,似乎因为王紫的一再退让,觉得就算再说些什么王紫也不会有什么反应,索性只管自己痛快的说了,果然,说完之后心中一阵舒畅。

“水姐姐!你这话说的过分了!做什么总是对王紫师妹这么不客气?王紫师妹就是那样的性格,我都没在意,你乱出什么头?”

看不出王紫是不是因此发怒了,但是史语儿却是瞅准了时机上来训斥木易水,瞧瞧史语儿说的,本来骂人的是木易水,但被史语儿这么一强调,既代替王紫训斥了木易水,又好像说明了的确是王紫不对在先,罪名就是所谓的不尊重师姐,这么一来,木易水反而没什么过错了。

“语儿,你就是太善良了,什么人都能对你发脾气!我看不下去!”木易水装作愤愤然的说道。

“水姐姐,王紫师妹也没对我说什么,你不要污蔑人家。”史语儿秀眉微蹙,两人一唱一和的,根本没有为王紫澄清,反而越说越黑。

三人离开了书架,此时正站在距离楼梯口不远的地方,也是几个书架的尽头,这里本来就安静的很,史语儿和木易水虽然刻意压低了声音,但是这里不太平和的气氛还是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有几个人抬头朝这里看了一眼,并没有太多的注意。

王紫只冷冷的注视着两人旁若无人的表演,心中竟然想冷笑,为何总有那么些人不自量力?把别人的退让当做懦弱可欺,自以为是到如此地步,只能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吗?

“我哪里有污蔑她?语儿你何必总是为她说话,分明就是她连尊重师姐这么基本的礼仪都不知道,就算她是第一次来到长天派这么大的门派,这些她的父母都没教她吗?你为何还要帮她开脱?”

木易水沉浸在自己的表演中,知道史语儿爱听这样的话,两人一个红脸一个白脸,虽然配合的时间不长,但已经是很好的拍档了,此时却一点都没注意到自己已经祸从口出了。

“你再说一遍。”一直没出声的王紫这时却冷冷的说道,一步步的接近木易水。

“说什么?难道我说的有错吗?你还想在文华殿动手吗?”木易水一愣,被王紫席卷过来的冷气惊了一瞬,但也只是一瞬间而已,文华殿不准用法术,谁都不能有例外,再说了,就算可以她也不认为王紫敢动手,至于王紫让她再说一遍什么,她刚才说了那么多话,谁知道她说的是那一句。

“砰……”

巨大的动静让安静桉树的人不得不侧目,只见木易水身体飞出,直直的砸向了一排书架,木易水竟然还能反应过来,就在要碰上书架的一瞬间,用尽力气在空中一个翻转,但是用力太猛,虽然改变了方向,但还是狠狠的砸在了地上,还向外滑了一段距离才停了下来。

三层的人不多,出了另外几排书架在视线的死角,这边也有二十几人看清了状况,只见木易水狼狈的飞了出去,而王紫不紧不慢的收回了脚,如此重任便是了然,竟然真的有人敢在文华殿动手,不免对那动手之人产生些好奇。

“你竟然敢打我!”

木易水缓了缓身上的疼痛,翻身跳起,抑制不住的怒气直逼王紫,手中刚刚凝聚了能量攻击,却警惕的散去了,该死的,这里不让使用法术!可是这口气怎么可能咽的下去!木易水右脚借力,猛的攻向王紫,身体在空中做了一个大反转,脚上带着呼呼的劲风踢向王紫。

而王紫只看着木易水攻来,不躲不闪,这样的花架子,根本不需要她躲闪,在木易水快要攻来的一瞬间,王紫只手画圆,看似轻飘飘的拽住了木易水的脚踝,木易水只觉自己的力道不自觉的偏转,不由自主的跟着王紫的力道而去,木易水大惊,可无处借力的情况下只能干着急!紧接着便是下腹一阵钝痛,身体再次不由自主的飞出,再一次狠狠的砸在地上!

漂亮!虽然没人喊出来,但是看到的二十几人都在心中喝彩一声,这样举重若轻的化解了一个看似刚猛的攻击,直接、有效!不禁又审视的看了一眼王紫,似乎并没有见过此人,但又觉得不知哪里有些熟悉。

“你欺人太甚!”

木易水捂着疼痛不已腹部,几秒钟才缓过神来,暗暗惊讶王紫单纯的力量竟然能够这么强,同时也注意到别人的视线,让她如此丢了面子,这已经是第三次了!木易水怒气上头,怎么都无法就此罢休!原地跳起,打了一组拳法,低喝一声再次攻向王紫!

“是吗?不应该是你三番四次惹我吗?”王紫冷声说道,已经没了跟她废话的耐心,从她口无遮拦的问候了她的父母开始,就已经在死刑上再加一条永世不得翻身了。

面对拳风劲劲的攻击,王紫轻易的扣住了木易水的手腕,任凭木易水怎么挣扎都摆脱不了,在她另一拳还没来得及补救的时候猛地攻向木易水的腋下,木易水顿时疼的冷汗直下,王紫不打算跟她再浪费时间,化掌为拳,打向木易水的肋骨,只听几声隐晦的‘咔嚓’声,这是不知几根肋骨废了!王紫推了一把木易水,同时再次踢出一脚,木易水毫无例外的再次飞了出去,这一次却是落在了一直看热闹的史语儿脚下。

“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吧。”王紫拿出一块手帕,擦了擦自己的手,顺手扔进了簸箕里,暗夜般的墨眸扫过木易水和史语儿,这话更多的是说给史语儿听的,这就是你想试探的吧,不过尽管来吧,不管你怎么试探,只要你有命一直试探下去。

木易水眼中的怒气简直翻涌成了仇恨,身上一瞬间溢出不为人察觉的黑气,史语儿本来还在盯着王紫,却突然抬脚踩住了木易水的手掌,低头的眼神中带上了警告,木易水手掌一疼,看见了史语儿的警告,吓出了一身冷汗,新的力量她还不是完全熟悉,差点泄露了。

尽管她收的快,但又怎能逃得出王紫的眼睛,只是王紫装作没看见而已,若无其事的拿起放在一旁的扫帚和簸箕走向楼梯。

“噗……”木易水抑制不住一口鲜血喷出。

“把你制造的垃圾清理干净。”王紫路过木易水身边时丢下一句没有情绪的话,当然是说她刚才吐的那一口水。

“王紫,我不会放过你!”木易水咬牙说道,眼睁睁的看着王紫走上四楼的楼梯。

------题外话------

啦啦啦,谢谢所有送票票的妞儿们,来大么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