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一十四章 刑堂领罚

正午时分,演阵院的弟子刚刚破解了昨天遗留下的阵法,整整花了三个时辰,此时阵法一破,待处理了善后之事,众人都是一副疲惫之相,这些天来演阵院几乎所有的学堂理论课都停了,战文石也只是偶尔跟着他们后头看着,有时候遇到理论上的争执才会优哉游哉的说点什么。

而演阵院的休息时间也完全跟其它院派不一样了,只配合着破阵的节凑,累了就休息,休息够了就继续,而今天,戎沛白惦记着还得去一趟刑堂呢,现在正是大家休息的时候,而且看样子一时半会儿也不开始,这才揪了揪王紫和旗妩月的袖子,小声跟两人说了先去刑堂的想法。

“唔。”王紫点了点头,既然要去,选在什么时间也无所谓了,王紫没意见旗妩月自然也没意见。

戎沛白跑到司空长歌面前说了一声,没细说她们是因为险些犯在灵柔大婶手里,只说三人有事离开,战文石今天碰巧不在,也省去了跟他打招呼了。

好多天了窝在云痕峰,能出来转一圈也不错,一开始众人还把门派大比当做头等大事苦练阵法,可这几天破的阵法越多,众人反而越平静了,甚至把门派大比忘到了脑后,只一心一意的钻研阵法,王紫三人这会儿穿过整个门派,才有种门派大比真的要来的感觉。

本应该是休息的时间,各大院派一点都没有轻松的氛围,狮占峰演武场更是热闹,不同院派之间的人相互切磋,各式各样的法术攻击让飞在上空的王紫三人看的眼花缭乱。

“啧啧啧,再过六天,门派大比就会在这里开始了,不知道我们第一局会对上哪个门派。”戎沛白看向演武场,被下面紧张的气氛感染的有些激动。

“门派大比分好几个环节,第一个环节应该是拼法术,至于单打独斗还是分组挑战,这就要看刑堂的安排了。”旗妩月也在看着演武场,说道。

“分好几个环节?”王紫有些疑惑的声音响起,一直以来并没有仔细了解门派大比的细则,果然还有讲究吗?

“对啊!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好啊你旗妩月,记性不错啊!以往没有演阵院的时候,门派大比一般跳不出个人比、小组比、院派比,个人比和小组比比较自由,以法术、剑术比拼为主,这个可以说是一个门派内特殊的实力比拼平台吧,对于追求实力的人来说,门派大比显然是他们千载难逢的机会,因为只要你不败,基本上能把门派内的高手和强者车轮战一遍。”

“至于小组比,这个是院派内的自由组合,考的也是默契和配合,介于个人比和院派比之间,比的是小团队的合作和应变等等,别看这个小组比听上去有些多余,实则真正比起来的话问题很多,因为为了取得胜利,一般小组内都是集齐了各自院派的能人高手,都是高手的话难免孤高,一件很难统一,配合起来很容易出错,因此小组比也是门派大比内很有看头的一个环节。”

“至于院派比嘛,这就不得不说长天八院的专长了,道兵院硬性实力至上,法术剑术、弟子的平均实力都在其它七个院派之上,没有固定的框架,药王院的性质本来就是培养辅助型的人才,荡魔院实力仅次于道兵院,但是荡魔院的存在便是针对魔界、鬼界和一些邪门歪道的,修炼的功法定然也与一般功法多有不同,御兽院成天就是跟各种各样的灵兽大交到,基本上御兽院的弟子也快变成一群牲口了。”

“符宝院主符咒,虽然没怎么见识过,但符宝院的符咒好像也很厉害,不然也不可能在长天八院混得风生水起,还有天工院嘛,这个可不是个好相与的,天工院的法器层出不穷,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们做不出来的。”

“说这么多,院派比拼就是比的这些不同门类之间的强弱,不只是实力,还有对各自学派的巧妙运用,这个回合的应该说最有看头了吧,所谓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啊,而我们的阵法,今天一定是最耀眼的!哈哈哈……”

戎沛白兴致勃勃的解释道,想到能跟其它院派痛快的打一场就忍不住大笑起来。

“怎么没有传动院?”王紫问道,就算传动院跟别的院派性质不太一样,也不至于直接排除掉吧。

“传动院说白了就是打杂的,对于他们来说,个人比和小组比才是重头戏,要是论院派比的话,跟以前的演阵院也差不了多少,只是传动院可算是长天派运转中不可或缺的一个部门,因此传动院在院派比中无论是什么成绩,都不会对他们有所影响。”旗妩月勾了勾唇道。

王紫了然,说话间已经远远离开狮占峰上空,视线中已经出现了巍峨的帝神峰和位于帝神峰之前的左右两座山峰,看起来对帝神峰形成保护之势,三人调转方向向右边的山峰飞去,那里坐落的正是刑堂,而左边的是护法堂。

“话说应该不会有什么变态的活儿干吧,现在就要门派大比了,刑堂不至于出那种丧心病狂的点子给咱仨吧?”戎沛白小声说道,三人已经落在山上,循着山路向上走去。

“来都来了还担心那些干什么。”旗妩月嗤笑一声。

“想一想都不行啊?”戎沛白嘟囔一声,也不问了。

路上遇到一些打扫的弟子,偷眼看过来,都在猜测着王紫三人来刑堂干什么,实在是刑堂的名声太差,众人想到刑堂就条件反射的想到犯了什么事儿似的,王紫当然不会理会旁人的视线,戎沛白和旗妩月也目不斜视的走着,这山上的路也挺复杂,三人总不可能大张旗鼓的直接落在人刑堂办公的大门口啊,不过一路上来,戎沛白走在前面倒是熟门熟路的样子,跟门不需要询问旁人。

“哟,我看看这是谁来了?这不是戎炸炸吗?这都几个月不见了?我们还以为你真的转性了呢,今儿怎么又来了?又把哪里炸了?情况严重吗?瞧你这自己送上门的样子,保准挺严重的,我得先派人去看看,要是情节恶劣后果严重,你再主动认错加赔偿也不管用。”

三人终于进了刑堂办公的大门,还没看清殿内的格局,就听到一声调侃的声音响起,刚开始的惊讶到后来的幸灾乐祸,话说完后已经有不少人笑了起来,本来王紫是没注意的,只是那一双双眼神都是朝着她们三人看过来的,还有戎沛白顿时憋红了的脸,一副想要开骂却忍住的样子,王紫心中一转,这才意识到那个‘戎炸炸’估计说的就是戎沛白了。

“我没有炸了哪里,是别的事!”憋了半天,戎沛白终于憋出一句话,今儿怎么这么倒霉啊,还遇到熟人了,偏偏她还不能叫板,今时不同往日了,万一她一喊,那人一个不高兴给他们三个找点罪受,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刚才说话的男子坐在一个接待的吧台后面,那吧台是一溜长长的桌子拼接起来的,位置也挺多,只是看起来今天比较闲,坐在吧台那的也只有三四人而已,而且也没什么事干,就跟说话的这男子一样。

“是不是啊?来这个地方还能有好事?你就说说吧,我洗耳恭听。”那男子又道,一脸的不相信。

“诶,成业师叔啊,您要相信我痛改前非积极进取一心向上励志为门派争光的心啊!您瞧瞧我这都几个月没来了,这还不能说明我决心之诚恳,意志之坚定吗?要搁过去,三天不来一趟刑堂对我来说那都不正常,但刑堂是为什么存在的啊,还不是督促我们奋发向上吗?我这都认识到自己过去是多么的荒唐,在您的谆谆教导下终于走上了康庄大道,您也得纠正一下对我的不良印象啊!”

戎沛白眼珠子一转,小跑着过去,半趴在宽大的桌子上双手合十说道,可是那男子只挑眉看着她,一副‘你就吹吧’的表情,旁边几人也听的止不住在笑,刑堂这几天对外的活儿少,内部的人都派出去安排门派大比的事儿了,难得今天中午有个调剂的,在殿内的人都竖起耳朵听这边的话呢。

“这么说你痛改前非我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男子名叫顾成业,虽然看上去像是看门儿的,其实是这接待处的总负责人,在刑堂也算是有些地位的人,修为已经是地玄期三层,此时顾成业笑着开口,大喇喇的靠在椅子上,腿交叠着搭在前面的桌子上,一点没在意自己身为接待的形象。

“千真万确啊!”戎沛白一点都不脸红的点头,再点头。

“没想到我不知不觉中还有这么大的功德啊,那……你今天又出现在这里,还带了同伴,难道是专程来感谢我的?”顾成业一脸恍悟的表情,看向戎沛白的眼神好像在说‘真是个尊师重道有恩必报的好弟子啊’。

“成业师叔啊,这个……人有失足,马有失蹄嘛,咳咳,重要的是要在认识到错误的时候悬崖勒马立地成佛啊,你知道的……”戎沛白面色一僵,有些尴尬的开口。

“行了行了,就说什么事儿吧,虽然今儿挺闲,但我也没那么多闲心跟你绕弯子,我更想听听你这都走上康庄大道了,又是在哪失的足,在哪失的蹄。”顾成业挥了挥手,依旧是笑着说道。

“成业师叔您真是洞若观火明察秋毫啊,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儿,就今天早上吧,我们三个稍微晚了那么一会儿会儿,真的就那么一会儿会儿哦,然后就跟灵柔大婶狭路相逢了,当然是灵柔大婶不战而胜了,并且灵柔大婶高抬贵手放了我们三个,但是身为月阴山的一份子,我们不能罔顾规矩啊!因此在繁忙的修炼中我们还是负荆请罪来了,成业师叔啊,您看……”

戎沛白笑眯眯的说道,边说边观察着顾成业的脸色,从始至终顾成业都是笑呵呵的样子,戎沛白只好留了一半话,只希望顾成业今天心情不错,不要太为难她们,其实心里在不停的腹诽,刑堂的大哥大雷厉他是没有领教过,但是欧阳侨却是常见的了,也不知道受了副堂主欧阳侨的影响,刑堂的人一个个都跟笑面虎似的,不说话就知道笑,直笑的人心里汗毛直立的。

“等等,你说、你们跟灵柔前辈正面碰上了?灵柔前辈没有追究你们,也没通知刑堂,反倒是你们自己送上门来了?”顾成业显得有些诧异,笑容也因为思考淡了几分。

“千真万确啊!灵柔大婶那是念在我们初犯,又态度积极诚恳,再加上灵柔大婶本就和蔼亲民,我们更要以身作则,不能让灵柔大婶难做啊。”

戎沛白大义凛然的说道,好像自己这一番负荆请罪多么的伟大无私,其实心里早就吐翻天了,王紫垂眸,真心有些佩服戎沛白了,有时候这样不要脸的口才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闪光点,这也算是戎沛白的、闪光点了吧。

“噗,停停停!想要夸灵柔前辈的话今天晚上回去的时候当着她老人家的面夸吧,至于你们三个嘛……按规矩来。”顾成业忍不住喷笑了,使出一个小法术,从身后不远的书架上隔空拿出来一个册子,放在了戎沛白面前,自己又拿了一个册子在手里翻着。

“喔……”戎沛白准备了一堆话还没说完,顾成业就让按规矩来了,拿起桌上的笔,打开册子,这是例行登记,对这些程序戎沛白实在太熟悉了,翻到最后面把自己的基本信息登记上,又顺带着把王紫和旗妩月的也写上。

“成业师叔,写好了。”戎沛白递上手里的册子,却眼巴巴的看着顾成业手中那个册子。

“我瞧瞧。”顾成业接过去看,合上手里的册子,好像完全没注意到戎沛白的视线。

“……你是王紫,你是旗妩月?”

扫了一眼后,顾成业诧异的扬眉,抬起头在王紫和旗妩月身上看了看,这一看之下却是吃了一惊,三人进来也有些时间了,他竟然只当是寻常弟子,没有什么特别的,可如今一看之下却见王紫气息内敛,锋芒暗藏,最重要的是前段时间长天派内各种大事的核心人物王紫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光是他经手的王紫的资料也不知道有多少了,她可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让刑堂、护法堂、七个副掌门同时重视的人物,虽然这一切当事人和外界都不知道,而且也因为种种原因,虽然他们一直在调查,但并没有真正得见这个让人好奇的心痒痒的弟子,如今却选了这么一个平淡无奇的日子王紫亲自站在他面前了!

一瞬间顾成业的眼神变得很是耐人寻味,在王紫身上仔细看了两眼,引的王紫不得不抬眸看了一眼,只因顾成业那眼神好像要将王紫解剖似的,不看出来点东西不罢休。

“弟子王紫。”

“弟子旗妩月。”

既然顾成业问了,王紫和旗妩月也不能不答,二人几乎同时拱手说道。

“嗯,我看看这里能有些什么的事情让你们三人去做的。”顾成业点点头,收回了视线,看向自己手中的那个册子,既然这里有王紫、刚才选的就不合适了啊……

围绕在王紫身上强烈的视线收了回去,但一点都不影响其他凑热闹的人,刚才顾成业的话他们应该是一字不落的听进去了,这会儿立马小声议论起来了,一个个探照灯似的眼睛挂在王紫身上,还有几个装作若无其事的过来整理资料,实则为了凑近点观察王紫的,让王紫下意识的皱了皱眉,这算是什么效应?

旗妩月勾了勾唇,无声的笑着,给了王紫一个‘你忍忍吧’的眼神,这段时间他们一直待在云痕峰,基本上不接触外面的事情,就算他们大概知道门派内其他弟子是怎么看待王紫的,众人也比较了解王紫的个性了,默契的不用这些无聊的事情去打扰王紫,因此王紫并不知道她在门派内几乎是名声鹊起了,虽然人一直没露面,但是关注热度可是一点都没有退却的。

“戎炸炸啊……”顾成业翻看着手里的册子,似乎想起什么似的开口。

“诶成业师叔啊,是戎沛白。”戎沛白嘴角抽搐的纠正着顾成业的称呼。

“呵呵,戎沛白啊,你应该知道,最近大家都忙着门派大比呢,也没人在这个时候犯事儿,你们三个也会赶巧,怎么赶上这会儿,这门派的活儿一大堆呢,而且都是大活儿,我看啊,你们三个十天都做不完啊。”顾成业从善如流,笑着改了称呼,然后扬起要多亲和有多亲和的笑说道。

“……成业师叔啊,您、您看我们演阵院事情也不少,我们三个认错又是如此积极,求您就网开一面从宽处理啊!”

乍听顾成业这话,戎沛白狠狠地哆嗦了一下,顾成业这分明就是目的不纯啊!而且这笑她见过太多了,每次顾成业这样笑的时候,她准没好果子吃,可是刚才顾成业明明没打算跟她计较的,这个她很定啊,怎么突然间改变主意了?戎沛白小心翼翼的说,心里飞快的揣摩着顾成业的意思。

“哎师叔也想啊,这已经不错了,要按照灵柔前辈以往的作风,你们给刑堂做一年的苦力都是有可能的啊……”顾成业慢悠悠的说道,面上同情的说道。

“知道知道,这是成业师叔您对我们的厚爱了,可是马上就要门派大比了,您也知道,我们好不容易重回门派大比,您宅心仁厚,也不愿意看到我们错过门派大比遗憾终生吧!”戎沛白哭丧着脸说道,其实她很想大吼一声‘老狐狸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敢不敢光明正大的说出来啊魂淡!让老子猜着好玩吗好玩吗好玩吗?啊?’。

“哎,让我想想啊……”顾成业状似为难的叹了口气,手指点着脑门儿似乎陷入了沉思。

“您慢慢想,慢慢想,不着急……”戎沛白只能狗腿的说道,稍稍直起身来,暗暗瞪了一眼旗妩月,这个时候你个死女人怎么不说话了,让她一个人孤军奋战好玩吗?

旗妩月拿妩媚的眼神看了戎沛白一眼,眼中有着难得一见的赞赏,似乎在说‘有你戎沛白一个人长袖善舞就够了,我等战力不足就看着你如何反转乾坤了!’。

魂淡也就这个时候你才会说实话,可是劳资宁愿你站出来跟劳资并肩作战也用不着你那不值一块下品灵石的夸奖好吗?戎沛白继续瞪了旗妩月一眼,在心里咆哮。

旗妩月顺了顺胸前的编发,眼神往王紫那瞟了瞟,意思是说你怎么不敢跟王紫叫板?

戎沛白给了她一个很白痴的眼神,王紫小师妹是神,为她服务那是她心甘情愿,可你旗妩月就不一样了,要收费的!

“话说不光是你啊戎炸……哦戎沛白,演阵院的所有弟子都很长时间没有光顾刑堂了,没有你们这一支数量可观的生力军,刑堂的运作简直大不如前了啊,话说你们最近在忙什么,闭门造车吗?”

正在这时,顾成业不经意的开口,好像只是突然想起来的,只是那笑眯眯的申请让戎沛白直觉的他不是这个意思,戎沛白脑子飞速的转了转,她怎么觉得顾成业这是在打探消息呢?颇有种‘说了就给你们减刑’的意思?

“哦,真是感谢成业师叔如此高的评价了……”戎沛白嘴角抽了抽,先是说道。

“客气客气,这也是事实。”顾成业还和大方的挥了挥手说道。

“这不是要门派大比了吗,我们当然听从战院长的吩咐每天在云痕峰苦练阵法了,至于闭门造车吗,出门合辙便好了,如果能在门派大比中获得大家的认可,自然是我们的演阵院所有弟子的荣幸了。”戎沛白暗自抹了把汗,谨慎的说道,实在揣摩不准顾成业的意思了。

“闭门造车,出门合辙?哈哈哈,好,既然如此,我也不问了,这里倒是有个活儿今天下午就能完成,也别说师叔不照顾你们,本来让你们去是不合规矩的,但是看在你们三人如此积极,师叔我就给你们一次例外了,去打扫文华殿吧。”

顾成业把手里的两本册子都放回原处,又挥手拿出三块刻有刑字标志的牌子,送在了三人面前。

“您是说文、文华殿?”戎沛白拿起面前的牌子,很不可置信的问道。

“怎么了,你们不愿意?”顾成业恢复恢复成大喇喇的坐姿,挑眉看向戎沛白。

“不不不不,怎么会呢?弟子只是、只是受宠若惊而已,您放心,我们一定把文华殿打扫的一尘不染!”戎沛白立马把那牌子护在怀里,生怕顾成业收回去似的,随即拍着胸脯保证道。

顾成业只是笑了笑,晃着脚又看了看王紫,真是好奇的厉害啊。

“多些成业师叔,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去了,告辞!”戎沛白笑呵呵的说道,有些合不拢嘴了,王紫和旗妩月也拱手告辞,如此一来都是戎沛白搞定了,也不需要她们再说什么了。

“去吧去吧。”顾成业摆摆手,也笑呵呵的。

……

“哈哈哈哈……文华殿我们来了!”直到离开了刑堂所在的山脉,戎沛白憋了一路的笑声才冲口而出。

“你就肯定打扫文华殿是好事吗?刑堂安排的活能是好事情吗?”旗妩月虽然也高兴于她们的惩罚项目竟然只是打扫文华殿,但是看着戎沛白那么高兴的样子就忍不住唱反调泼冷水。

“我当然知道刑堂不可能那么好心,刑堂准备的活儿哪一样是轻松的?可是文华殿啊,情况最差又真的能差到哪里去?能借机去一趟都是天大的机会了好吗?说不定我们能偷偷学到点什么呢?”就算是冷水,也一点都没影响到戎沛白高涨的热情,看她兴奋的样子似乎想立马飞奔向文华殿了。

“文华殿是门派内规格最高的藏书阁,里面的书都是当世罕见的书,不是谁都可以进去看的,一千点门派贡献值才能进去一次,就连各大院派的授课先生也不能例外,打扫文华殿一向是有专门的弟子负责的,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的任务会列在刑堂的任务簿里。”

戎沛白是高兴的过了头了,王紫却是不明就里,旗妩月一看王紫那样子就猜到王紫可能根本不知道文华殿是什么地方,因此开口解释,心中不免再次佩服王紫,能做到王紫这样两耳不闻窗外事也是难得了。

王紫只默默的点头,自来到长天派后并没有去过长天派的藏书阁,只因她并没有时间参与门派任务,贡献值是平时做门派内的任务后得来的,门派的藏书阁有好几处,进去都是需要相应的贡献值的,而一般的藏书阁只需要三十点贡献值就可以了,文华殿却需要一千,可见它的确有让戎沛白兴奋的理由。

“对了,得先告诉司空师兄我们下午也不能回去了!”半晌,戎沛白似乎刚从兴奋中回过神来,一派脑门儿说道,拿出传讯符通知了司空长歌。

文华殿位于护法堂后方,介于护法堂和荡魔院之间稍矮的山峰之上,三人的速度很快,尤其是戎沛白刻意用了最快的速度,很快三人就落在了文华殿所在的山上,穿过一片很大的竹林,这才豁然开朗,云雾低垂,文华殿一半隐在云雾之中,并不像王紫想象中规规矩矩的藏书阁,文华殿别有一番巍峨和庄严。

“文华殿大着呢,我们只需要打扫前五层,从三层开始,每增加一层就要多花一千点的贡献值,即便如此也基本上没有人能去过六层以上的楼层,因为前五层都消化不了了,也没人不自量力的去更高的地方。”

不用王紫开口,旗妩月就解释了,这么久以来似乎都习惯了,她们似乎完全能揣摩到王紫的疑问,一般情况都是戎沛白包揽了王紫的所有问题,她嘛、偶尔代替一下,就像现在,戎沛白一颗心早就飞进了文华殿,当然解释的活儿就落在了她的手上。

“前辈……”三人来到殿前,却见门前放置着一张太师椅,一个身着铁灰色道袍的老者躺在上边,瞧着二郎腿,脸上盖着一本有些破烂的书籍,看样子翻看了很多次了,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戎沛白试探着唤了一声。

却见那老者伸出瘦干的手指指了指前面一张简单的桌子,桌面上有着深深浅浅的划痕和破损,像一个桌子这样的东西门派定然想要什么样的都有,然而这老者却偏偏摆了这么个看上去很不上台面的破桌子。

“前辈,我们是刑堂派来打扫文华殿的弟子,弟子这有刑堂的任务令牌,请您过目。”戎沛白恭敬的说道,能看守文华殿,不管这老头看上去怎么样,绝对是他们的前辈了,戎沛白一开始就没敢怠慢。

“打扫文华殿?……我看看。”老者似乎对这个回答有些意外,静默了两秒,似乎在想有没有这么回事,随后拿下了脸上的书,先是看向了面前站着的三人,这才接过戎沛白递过去的三个牌子。

“去吧,这是工具,殿门关闭的时候务必出来。”老者花白的头发在身后编了一个长长的鞭子,本应是挺滑稽的,但老者一身书卷气却是掩盖了那份滑稽,老者挥手在地上放出三套打扫工具,重新把书盖在了脸上,不再多问。

------题外话------

么么哒,女生节女人节快乐哦!反正萌萌哒祝愿所有的妞儿们一直萌萌哒、美美哒、开开心心哒O(∩_∩)O哈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