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一十二章 突飞猛进

“五行圣人善于运用天地之力布阵,所谓天时地利,自然离不开五行阴阳,此处为五行火位,确定了火位,找出其它四个方位并不是难事,此处阵法已破,地势走向已现,如果让你们来布阵,你们会布什么阵?”

来到了半山腰那处打开一个缺口的地方,阵盘测出的阵法的确清晰了很多,但是众人商讨半天,还是觉得不好下手,一双双眼睛最终期待的落在王紫身上时,王紫不慌不忙的开口。

“小师妹的意思是、我们逆推?先猜测是什么阵法,然后再破阵?”高思源眼睛亮晶晶的说道,对于自己这一次脑洞开的这么快表示很兴奋!

“嗯。”王紫点头。

“此处地势向上,陡生奇石,少有树木,又在五行金位,若在奇石之下加以布阵,阵法作用主要以爆裂山石为主,到时此处山石滚滚而下,一路畅通,到下方又遇森林阻隔,而夹在中间之人,定然进退两难,依我看,此处最适合滚石阵!”

戎沛白咬着唇在前方转了好半天,她比其他人更早观察过这里,被王紫一提点,脑海中不断的闪过灵光,直至清晰无比,戎沛白满面惊喜的拍手说道。

“如若此处是滚石阵,前后形成阻截之势,左右亦有阵法相互,唯有空中大开,若想万无一失,定要在空中做些手脚,而要在这层层阵法之中还要挤进一个阵法,论简洁,论隐藏性,没有再比带有迷阵性质的天盲阵更合适的了!”旗子轩激动的说道。

“此处是水位,一旦滚石阵启动,劲风灌入,水、风相遇,当然最适合天风银雨阵!天风银雨阵开启后,滂沱大雨瞬息便至,在这陡峭的云痕峰上更会造成雨卷狂沙之势,加之与滚石阵交相呼应,气势滂沱,根本无阻挡之力!”池天翰向右走去,也抑制不住的激动的说道,说话时神采奕奕,比之平时不知多了多少夺目之处!

“光有滚石阵、天风银雨阵还不够,若想真正把山体变成一片泥泞汪洋,处处杀机四伏,不加一个流沙阵怎么行?前方便是五行土位,若在此处布阵流沙阵,一旦开启阵法,流沙翻涌,尘土弥漫,尘土比之烟雾更加能够混淆五感六识,混乱之中分秒便是生死,即便有人在尘土的涤荡下逃出生天,可流沙一旦掺入水中,巨洪席卷而下,加之洪水之中暗藏滚石,声势滔天,三个阵法配合出现,简直天衣无缝!”

高思源亦是兴奋的难以自持,随着几人一步步猜想,众人都是惊喜交加的表情,还有些难以置信,仔细想来的确是这般,以前不了解阵法的时候,虽然谨记着云痕峰上阵法如何如何可怕,但心底深处总有少许虚张声势的认识,但如今已经真正踏进了阵学的大门,带着清醒的认识再次正视云痕峰阵法的时候,这才发现阵法能营造出来的威力远远不止传说中的那样,它更可怕、更强大!

而这仅仅是开始,如果能征服这座云痕峰,他们简直不敢想象,他们学到的是怎样不为人知却能一鸣惊人的东西!

“王紫小师妹,那我们是不是可以着手破阵了?”池天翰稍稍收敛心神,回头问王紫。

“还差一样。”王紫也不藏拙,说道,这次主要是演阵院的所有弟子共同参与,不论怎么说王紫也不肯能独揽所有阵法。

“还差什么?所有的方位都已经出现了,难道还有忽略的地方?”戎沛白也疑惑的问道。

“应该是……阴阳阵吧。”司空长歌沉吟片刻,看着王紫开口。

“这里阴阳正位,并无阵法之象啊,这个我在刚才就想过了啊,司空你哪里看出还有阴阳阵?又是哪个阴阳阵?”旗子轩奇怪的说道,阴阳阵种类又细分很多,相比起五行灵阵,阴阳阵变化更多,技术含量也更高,旗子轩怕自己忽略,可是特意观察过好多遍的。

“我们所在的地方原是五行火位,当初的阵法应该是都天烈火阵,但都天烈火阵已破,阴阳颠倒,并非正位,加之上空已经有天盲阵,天盲阵主困,若再以一阵主杀,才能称得上万无一失,天风银雨阵触发之时,狂风席卷,落叶萧萧,如此环境之下,想来正反两仪刀剑阵最为合适了!既然五行圣人纯粹使用天地之力,没有真刀真剑,摘叶亦能伤人,而且效果绝对不差。”

司空长歌抬头看了看,细细道来,再看王紫时,却见王紫没有反对之意,更加肯定自己的想法。

“秒!太妙了!现在这是知道什么阵法了,还好以前虽然手痒痒过无数次想试试这里的阵法,但也没有真正试过,不然早就被碾成渣渣了!哈哈,现在还有吗?我们是不是可以破阵了?”戎沛白拍手叫好,想到能将这些阵法一个个破解,真的有点迫不及待!

“嗯,先破天盲阵,再破正反两仪刀剑阵,再破流沙阵,紧接着是天风银雨阵,最后是滚石阵,所有人分成五组,每组负责一项,破阵必须万无一失,想好了再着手破阵,切记不能急躁。”王紫点头,随后交代着注意事项,谁叫战文石只站在最后装不存在呢,这么多天以来,王紫吩咐起来也颇有几分为人师表的谨慎了。

演阵院弟子的热情明显居高不下,有一个非常好的开始,遇到阵法时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比起之前一个月掌握的阵法基础,现在所有人的实战经验都在蹭蹭蹭噌的往上窜,虽然也遇到过几乎一整天都破不了的阵法,但是每当跨过这个坎时,所有人都有种拨云见日,又接触一片新天地的感觉,战文石刚开始的时候还跟着,到了后来干脆一整天都待在山顶睡大觉,完全做了甩手掌柜,有王紫和司空长歌在,战文石似乎放心的很。

如此过了几天,好久不见的丘高义和柯雅志来过一次,只因就算隔了老远的道兵院,也时常能看到云痕峰上不断传出的光亮,破阵之时定然会有白光闪现,这一次两次也就当做演阵院的弟子自己切磋了,可是一天到晚几乎不间断的出现,别说道兵院了,其它七大院派没有一个不好奇的!

现在正是如火如荼的筹备门派大比的时候,演阵院的动静是在让其它院派好奇的心痒痒,演阵院重回门派大比如今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了,而且演阵院与道兵院比拼之后,再加上演阵院的弟子在缥缈峰历练中的表现,众人也知道演阵院很有可能今非昔比了!

所谓知彼知己方能百战不殆啊,可是演阵院淡出门派大比这么多年,从另一方面来说,阵法本就不是通用的比拼项目,大多数人都是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知道了,如今见演阵院有模有样的筹备起来,其它院派也淡定不了了,纷纷计划起来,若是大比之中遇到演阵院的对手该如何应对,若是对方真的出了什么刁钻的阵法,他们可不能掉以轻心啊!

可是演阵院设在云痕峰顶,云痕峰那简直就是铜墙铁壁啊,别的院派不敢派人来看,只有按耐不住的丘高义仗着跟战文石有几分交情,而且演阵院的弟子唯独对这个道兵院的院长还存有几分敬意,因此丘高义才专门抽了一天出来勘察‘敌情’,一看之下险些大惊失色!

沿着平日来的小路一直往山顶处走,本来这路可是他记熟悉的,可是越走越觉得不对劲,两边的风景好像都换了,虽然山还是那山,树还是那树,可就是觉得哪里变了,途中还遇到不少中低阶的灵兽。

灵兽?!丘高义猛的一顿,云痕峰上何时见过灵兽?自从五行圣人在这山中布下大大小小几百套阵法,这山看上去没什么变化,却是完全被封死了,哪里见过活物出来?

有了这个信号,丘高义再次迈开步子时,试探着走出了平时那条小路,在走出一段距离后,丘高义终于肯定了,演阵院那帮弟子竟然拿云痕峰上的阵法练手了!他们前几日见到一阵阵白光便是破阵之象!而且看样子有些时日了!

丘高义心中再次惊讶了,演阵院的成长简直出乎了他的意料,虽然也想过可能演阵院的弟子这次会大展身手,可也没想过才过了四十几天而已,他们已经拥有了能够触碰五行圣人留下的阵法这样的地步!

战文石啊战文石,看你每天吊儿郎当的,该吃吃该睡睡,一点都不耽误,哦你每天在外面优哉游哉的晃荡,晃荡的大家都快相信你演阵院还是以前那番光景了,没想到你手下有能人,根本不用你出手啊!

丘高义拂尘一甩,气哼哼的往回走,山顶也不用上去了,心里琢磨着也得下点功夫在阵法上了,不然再次对抗之时还如上次一样败北,他的老脸真的没处放了!

也不知是走的太急还是心中有事,竟然忘了这是云痕峰,见路就走,可演阵院弟子在破阵之时并无规律,只哪里薄弱先破哪里,结果丘高义就那样直直的撞进了一个还未破解的阵法之中,登时电闪雷鸣,环境骤变,一*攻击瞅着丘高义狠狠的攻去,丘高义大为诧异,没想到他竟一不小心踏进了阵法之中!

亏得丘高义修为高深,对于阵法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也没有硬闯,最终找到出路时,却又进入了另一个阵法!又是一番打斗,阵内瞬息万变,真假难辨,更是遇到两个守阵的高阶灵兽,丘高义心中的惊讶又攀升一级,云痕峰本来就是长天派内的一座险峰,当初五行圣人就是看中了它的险踩才选了这座山峰布阵,当然云痕峰内的高阶灵兽也是远远比其它仙山多的!

这几日演阵院的弟子已经破了不少阵,那遇到的高阶灵兽定然也不可能少,那他们不仅阵法上的实力在飞速的增长着,遇到高阶灵兽怎么可能不契约?每契约一个高阶灵兽都是一个实力的大突破啊!

丘高义觉得今天来这一趟值了,最起码摸清了演阵院最近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可是现在他不得不烦恼了,因为他已经连续进入三个阵法了!每个都不是好相与的!偏偏他能躲却不能破,这要是破不了,难道还要在这些阵法中一直耗下去吗?那样的话,任凭他修为再高,法术再好,也会有消耗殆尽的一刻吧!

在丘高义纠结万分的时候,他身边的一*幻化出来的猛兽突然散去,刚才阵法中弥漫着的杀气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丘高义站在原地,经过一秒钟的思考,然后有些僵硬的回头,看到了浩浩荡荡的演阵院的所有弟子,站在最前面的人他认识,可不就是王紫和司空长歌吗,而那个平时都不会出现的战文石也抱着双臂,抖着一条腿很是嘚瑟的站着,好像就是专门来看他笑话的。

“我说丘老头,怎么有闲心来云痕峰体验阵法了?我这帮弟子是不是打扰你的兴致了?”直到很久之后丘高义都忘不了当时战文石那嘚瑟劲儿,每每想起来都是咬牙切齿的。

“怎么会,能看到五行圣人留下的阵法终于有人能破解了,丘某也颇感欣慰啊,只盼着云痕峰阵法完全解开那一天,定是值得门派上下庆祝的啊!”

丘高义不愧是处理过各种突发状况的,很快冷静下来,拂尘在身上一扫,扫去了还沾着的落叶,拈着胡须笑道,就算刚才已经在阵法中一刻不停的打了两个多时辰了,也要保持他身为道兵院院长的稳重形象。

“哟,有丘老头你这句话,我这帮弟子们说什么都得做到啊,既然都来了,要不要去山顶坐坐?”战文石笑着邀请,没有继续调侃这位老友,但他不知道他那副得意的样子已经深深让丘高义记住了,暗想着什么时候一定讨回来。

“天色不早了,我也是来逛逛而已,看到演阵院的弟子这么积极向上,我也就放心了。”

丘高义笑着说道,特意看了看王紫,果然看到王紫的修为又精进不少,而且演阵院弟子们也完全换了一副精神面貌,现在的他们跟四十多天前的他们完全判若两人!不管是让人一眼就注意到的气势,还是每个人眼中几乎如出一辙的自信!

“多谢丘院长记挂,我们定会勤加修炼的。”司空长歌拱手说道,这声谢谢的确应该说,不只是感谢丘高义真心为演阵院着想,也感谢丘高义穿针引线,演阵院能有今天丘高义理应记一大功!

“行了,期待你们在门派大比之上的表现。”丘高义这才真心笑了笑,也忘了刚才的尴尬,摆摆手说道,能看出演阵院弟子眼中对他的友好,也不枉他当初拿自家弟子给他们练手。

又过了几天,长天派的内的气氛越来越紧张,只因门派大比的日期越来越临近,也没人注意演阵院的动静了,偌大的狮占峰一天到晚都人满为患,如此情形恐怕也只有在门派大比之时见得着了。

这天,王紫回到月阴山后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戎沛白和旗妩月现在也很少吵闹了,多数时候还会坐在一起商讨阵法,总结白天破过的阵,如果由他们自己来布阵的话又该如何如何,赫连妹也减少了一部分食量,据她自己而言,为了门派大比掉了几十斤肉,只可惜别人看不出来。

“王紫小师妹又自己研究去了,哎,我现在每叫一次小师妹心里压力就会增加一层啊,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叫她师傅啊!”戎沛白身体重重的跌进铺着柔软锦被的贵妃椅中,而随后走来的旗妩月竟然没有把她提出来。

“心里叫就好了啊,我就是这样的。”赫连妹大喇喇的坐在地上,全身都都挤在了一起,活像一个圆球。

“好吧,我嘴上叫一次小师妹,心里叫三次师傅,这样会不会抵消一点违和感啊。”戎沛白打了个哈欠说道,实在是王紫太逆天了,不管遇到什么阵法,最多关在房间一晚上,第二天早上准能想出办法,简直神了,照这个样子,人王紫就算没有演阵院其他弟子的配合也迟早能把云痕峰上的阵法消灭干净啊。

“你就受着吧,不用纠结,反正现在跟你有相同想法的也不是一个两个。”旗妩月懒洋洋的说道,在椅子上坐了一会儿打算也回房间,虽然这些天精神一直处在亢奋的状态,但她不得不正视她的身体真的累了,今儿还是好好休息吧。

“等等我,一起啊。”见旗妩月要上去了,戎沛白也使劲儿从柔软的贵妃椅里爬了起来。

“就两步,需要一起吗?你找不到你的房间吗?”旗妩月脚步没停的往前走。

“嘿一起上楼怎么了?”戎沛白紧走几步,才不管旗妩月说了什么,抬手就架在了旗妩月脖子上,哥俩好的走着,旗妩月瞥了她一眼,身形一闪,干脆试了个小法术出现在了房间门口,然后开门、关门,干脆利索。

“切……胖妹明儿见啊!”戎沛白收回手,跟还在楼下的胖妹喊了一声,上了二楼,在门口停留了一会,看了看王紫的房间,最终也没去敲门,想着别打扰王紫了,等她自己结束了也好早点休息。

而房间内的王紫也却是不宜打扰,两米长一米宽的檀木桌上分别摆放着几摞白纸,上面都是勾勾画画的阵法,而王紫现在手握毛笔,正悬而不落,心中思索着该如何落笔,想着今天见到的,云痕峰上的阵法越来越难,有的阵法她也需要很长时间才能破解。

终于解出阵法的时候已经深夜了,王紫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脖子,将桌子上的稿纸收了起来,绕过桌子走进内室,门派大比已经进入倒计时,本来打算在月末进入历练塔的,没想到门派为了让各大院派有充分的时间准备门派大比,取消了这个月的历练塔四天开启时间。

王紫原先的计划也不得不延后了,既然如此,王紫便打算尽快破解云痕峰上的所有阵法,五行圣人的阵法果然玄妙,这些天来接触了将近三百多阵法,不仅演阵院其他弟子大开眼界,就连她也收获颇丰,自从学习阵法以来,这也是她破阵最过瘾的一次。

这些天回来之后她都会把接触过的阵法再次演练一遍,既然接触过了,就要试图将阵法中的知识完全变成自己的,举一二反三。

刚刚解决了一个难题,王紫放松身体来到床前,疲惫感一起袭来,本打算休息的,却不需要她自己来了,只因后颈和肩膀几处大穴一麻,王紫的警惕和杀气刚刚凝聚就被迫消散,身体不由自主的前倾,倒进了床铺,晕倒前一刻王紫几乎什么都没想,只有浓浓的震惊,只因在这万无一失的房间内,根本不可能出现其他人啊!

------题外话------

妞儿们元宵节快乐!么么哒,今天我竟然没有吃元宵,明天补上不造行不行啊呜呜……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