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一十一章 云痕峰实战

一下午的时间在帝神峰不知不觉耗去了一大半,等王紫和战文石回到演阵院的时候,早就着急的等着的众人呼啦啦的迎了上来,纷纷询问是谁见王紫,他们被命令不准离开云痕峰,所以还不知道王紫刚才已经去过那个在长天派内神秘的一塌糊涂的帝神峰了。

“呵……”

一踏上云痕峰,战文石又恢复那老不正经吊儿郎当的模样,对于自家一干弟子没把他这个先生加院长放在眼里,反而都围在王紫身边嘘寒问暖,战文石只是满不在意的笑了一声,随即哼着不太着调的小曲儿走出了人群,躺到那张专门给他晒太阳用的太师椅上,虽然这会儿太阳已经快落山了。

花了很大一番功夫才把热情高涨的一众弟子安抚好了,王紫有些累的坐在了莲花池边,相比起单纯高兴的众人来说,王紫心里装着的事情显然太多了,再加上面对了那副掌门和堂主几个重量级的人物,颇有些身心俱疲。

“刚才,去了哪里?”不一会儿,司空长歌走过来,坐在王紫对面,现在正是自由演阵的时间,所以战文石并没有喊人上课。

“帝神峰。”见是司空长歌,王紫动了动嘴说。

“帝神峰?!”饶是有些心理准备也没想到答案远远超出他的预想,司空长歌面上多了几分担忧,眉头微微皱起。

“没事,只是回答了一些问题。”王紫看了看司空长歌,他脸上的担忧很真实,真是的王紫不由的解释了一句。

“你见到了掌门?”司空长歌勉强接受了这个震惊的事实,但说道帝神峰很直接的就联想到宇文华,司空长歌有些想不通,门派似乎有些草木皆兵了。

“没有,只是七个副掌门还有两个堂主。”王紫说道,没能见到宇文华,事实上不无可惜,毕竟在去帝神峰的时候,她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心里准备见宇文华,在这个门派,只有宇文华是从头到尾存在在他父亲的故事中的人。

“他们怀疑缥缈峰内的聚灵阵跟你有关系?为什么不传我们去作证?”司空长歌不得不问,他本不是一个爱管闲事的人,但是他把王紫当朋友,只是王紫总是太特立独行,也不喜欢解释什么,只好由他来问。

“这件事情应该压下了,跟我没关系,继续调查的话也是刑堂和护法堂的事情了。”王紫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好听,神色冷静,似乎真的不曾担心接下来的事情,司空长歌想的却是、事情不是王紫做下的王紫自然坦荡荡,刚才乍一听到帝神峰时的担忧也减弱不了不少,神色放松很多。

“那便好,还有一个月门派大比,不论我们有没有被允许重回大比,从明天开始都要有一个周详的计划了,在大比之前我们需要拿出足够的备用方案,大家希望这个领袖由你来当。”

司空长歌眉目舒缓,换上了一贯绅士的笑,不热情也不冷淡,让人觉得很舒服,他只是传达了大家的想法,给了王紫充分的选择,王紫的形象在演阵院弟子中一直在攀升,尤其是从缥缈峰回来之后,这种认识更加一致了,所以就算不是他来转达,王紫也是众望所归之人。

“唔,宇文……副掌门已经说了,演阵院正式加入门派大比。”被司空长歌提起来,王紫这才想起来临走时宇文乾宣布的事情。

“什么?真的?!我们被允许重回门派大比了?这消息可不可靠?”一个惊讶的声音在一旁响起,大嗓门儿直接引来了所有人的注意,却是顾思源,可不是他在偷听,只是他刚想过来蹭蹭关系,就算当会儿背景也好,结果刚刚走近就听到王紫说了这么一句,顿时就不淡定了!

“真的,你可以问战院长。”面对四面八方再一次集中过来的视线,王紫眉心跳了跳,实在不想被七十几人再一次叽叽喳喳的围起来问,余光瞥见优哉游哉又快睡着的战文石,王紫不着痕迹的转移了大家的视线。

“文石老怪!快告诉我这是不是真的?宇文副掌门宣布了这么重要的事情,你就不能先说了再睡吗?”高思源一阵风似的卷到了战文石那边,大吼着说道,一点都没有身为晚辈和弟子的自觉,揪着战文石就想把人拽起来,可惜被战文石轻飘飘的避开了。

“啧啧……叫那么大声干什么?你这不是已经知道了吗?小子们,快加紧训练吧,一个月后可别丢我的人啊。”战文石环着锁着身体翻了个身,即便这时候太师椅被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起来,还是挡住住他想要睡觉的决心。

“……啊啊啊啊!老子要翻身了!哈哈哈哈……”众人都是一愣,准备了一个月,也忐忑了一个月,终于等到想要的结果,竟一时间不知怎么表达此刻的心情了,高思源突然叉着腰大吼一声,最后根本停不下来的大笑让他看起来颇有些癫狂的样子。

战文石掏了掏耳朵,他的耳朵要废了,知道说了也不管用,这群小兔崽子根本不会听他的,索性封闭了听觉,继续睡了。

“真是个好消息……”司空长歌低低的笑出声,绅士的笑中也多了几分开心和愉悦,听着那边爆发的欢呼声,在云痕峰上空一圈圈的回荡。

“还有一个好消息,花溪谷的名额也会在门派大比产生。”王紫也看了看高兴的几乎群魔乱舞的场面,跟还在旁边的司空长歌说道,这应该是个好消息吧。

“哦?”

司空长歌倒是诧异了一瞬,稍一思索便大概知道了这其中的缘由,看来缥缈峰历练事先的约定作废了,那众人斩获的战利品应该也不会再拿来统计了,看来门派和家族都不打算把大多数经历放在这个上面了,司空长歌暗自盘算着他们小队的战利品分配问题。

终于等到可以下山的时候,王紫没有直接跟戎沛白三人回月阴山,在旗妩月暧昧的视线中跟几人分开。

离开云痕峰后,王紫漫步在门派内的青石路上,长天派的建筑很讲究,每一条路都建的颇具打击大风范,每天早晨都有人清扫,诺达的门派几乎做到了每一个角落都纤尘不染,身后气息变动了一瞬,王紫则继续走着。

“那些人都安顿好了?”王紫开口说道。

“嗯。”北皇应道,不远不近的跟在王紫身后。

王紫一路来到狮占峰,现在已经是自由的时间,狮占峰还是很热闹,很多人在这里联系法术和切磋,王紫在狮占峰等了一会儿,才等到姗姗来迟的卫子谦几人。

“来很久了吗?”卫子谦问道,王紫正在看着不远处的两人切磋,视线在演武场四处切换,看起来有些无聊。

“没有。”王紫轻轻摇头。

“小紫紫,你没事吗?”慕千厷笑着凑上来,那一瞬间晃过的妖冶的笑简直要晃花人的眼!

“没事。”王紫想退开两步,却被慕千厷又拉了回来,他就喜欢看王紫偶尔无奈又放纵他的样子,唔……太可爱,王紫的确无奈,只好站着不动。

“真的没事,去了一趟帝神峰,并没有遇到什么难题,只是转了一圈。”看到慕千厷一副等着她全部交代的样子,王紫只好又说道,其实真的没事,该不会让她把当时的情景预演一遍吧。

“宇文华亲自见你?”李战忽然问。

“没有,除了宇文华都见了。”王紫摇摇头。

“啧啧,小紫紫就是与众不同,这么快就受到这么多重量级人物的青睐啊……”慕千厷这才打算放过王紫,也没有追问细节的打算。

“诺晨和景焕那边怎么样了?”王紫问道。

“他们曾发誓不会将事情说出去,等简玉的事情一旦解决,我可以让他们忘了这一切。”卫子谦笑道,如果不听他话中的内容,还以为他说了什么温柔的情话呢,但若是让诺晨和景焕听到,不知该是怎眼复杂的心情了。

“不会对他们有什么影响吗?”王紫沉默了一瞬问道。

“不会。”卫子谦摇头,或许对他们来说还是件好事,否则执念太深、难成大道……

“唔,这件事暂时放下吧,下个月门派大比,在这之前,或许我们该去那里面看看。”王紫轻台下巴,看向隔了一座山,却仍然清晰无比的塔身,正是长天派的历练塔,进长天派不进历练塔怎么都说不过去。

“好啊好啊!我们一起去!那里边的好东西也不少,没准儿比缥缈峰还刺激!”终于能插上话了,卫子楚无比高兴,能跟王紫一起并肩作战,那感觉真的不能再好!

“子谦,你能炼制出重塑*的丹药吗?”王紫转而问卫子谦,不是她不想理会兴奋中的卫子楚,而是心中还装着别的事情。

“能,只要灵药都齐全,是为了黑子吧?”卫子谦点点头,很快就猜到了原因,至于灵药也并不担心,他知道赤灵内灵药一应俱全,就连最稀缺的月凝草凝露王紫也恰好在齐恒大陆的时候就收集了一些。

“需要多久?”王紫心中一喜。

“黑子的灵魂脱离身体太长时间了,再造身体最好能有足够长的时间,让他的身体有充分的时间吸收能量,最好、至少六天吧。”卫子谦想了想说道。

王紫微微皱眉,可是历练塔开放的时间只有四天……

“呵呵,小紫紫是想借进入历练塔的机会让子谦给黑子重塑身体?历练塔开放四天,那是因为对于大多数人的实力,四天就是极限了,若是我们能在历练塔继续待着,当然不用提前出来。”

慕千厷伸出好看的手指轻柔的拂过王紫轻微皱起的眉心,笑着说道,这根本不足顾虑,竟然让小紫紫如此费神。

“唔……”王紫眼神微微发亮,是啊,是不是今天用脑过度了,反应都有点迟钝了。

……

第二天,王紫跟戎沛白、旗妩月、赫连妹三人来到云痕峰的时候,基本上所有人都整整齐齐坐在学堂里了,“竟然都这么早!”戎沛白惊讶的嘟囔了一声,事实上她们四个今天可是特意早出门的,没想到还是落后了,话说要参加门派大比的刺激真不是一般的小。

“王紫小师妹啊,这阵法我们都学了一个月了,要准备大比的方案,你有没有什么高招啊?”

本来窃窃私语的学堂在王紫几人踏入的时候变的安静起来,待王紫坐下之后,前面的旗子轩嘿嘿的笑着问道,被他这么一问,所有人的视线都粘在王紫身上,这效果,比战文石一嗓子下去效果好多了!

“阵法也需要实战,理论再多,实战中还是要变,学不会变通准备再多的方案都没有用。”顶着这么多视线,王紫觉得自己不想说也得说了,可是阵法就一个字‘变’,但这样虚幻的领悟,如果不是他们自行领悟她说再多也没有用。

“那依小师妹之见,我们该怎么实战?”旗子轩却是突然星星眼的看着王紫,就连其他人的眼中也写满了‘好深奥!好高端!’的字样,一脸崇拜的看着王紫,一副‘小师妹说怎么办我们就怎么办,绝对指哪打哪!’的绝对信任。

“咳……”北皇捂着嘴轻轻咳了一声,好不容易止住了自己就要出口的笑声,好笑的看着众人的模样,所以说、王紫已经不知不觉培养了一批脑残粉吗?在看看王紫也隐隐有些黑线的脸色,北皇左边的唇角高高的牵起,显出浓浓的邪气。

“都干什么呐?不该问候本院吗?”王紫从来没有觉得战文石如此顺眼过,正当她被众人的眼神看的几乎想拔腿就跑的时候,战文石竟然晃晃悠悠的出现了!也成功的把她从那几十双眼睛热情的盯视下解救了出来。

“战院长好!”众人起身恭恭敬敬的喊道,就算平时再跟战文石没大没小,每天只有一次的问候却没人怠慢过。

“行了都坐下。”战文石摆摆手,手撑在实木讲台上一跳,大喇喇的坐在讲台上,看着下面一个个精神劲儿十足的弟子们。

“还有一个月门派大比,怎么着,商量出怎么准备没有?”战文石懒洋洋的开口,似乎也就是那么一问,并没有在意答案是什么的样子。

“还没有……”旗子轩替众人答了,歪着身体坐着,正好回头看了看王紫,要是战文石晚来一会儿,说不定现在就有方案了啊。

“哈……既然没有,本院给你们想一个吧。”战文石夸张的打了一个哈欠,顺带又伸了个懒腰,话说的也含糊不清,但众人却是听懂了!

“文石老……战院长您有什么高见?”

高思源不太相信的问道,战文石除了教他们阵法的基础理论之外,很少参与其他的事情,就连雁阵时候的难题也都交给王紫和司空长歌了,要说战文石会跟他们一起准备门派大比的话……想到每天睡觉战局三分之二时间的战文石,怎么都觉得不能相信啊……

“刚才谁想说实战来着?要说实战,哪里还能比得了我云痕峰?”战文石不屑的哼了一声,瞧瞧那小兔崽们一个个的眼神就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不过他一点不在意就是了。

“……战院长,您是说云痕峰上的阵法?”司空长歌诧异的问道,同时语气中不可抑制的带上了压抑的兴奋。

“嗯哼。”战文石拽拽的哼了一声,虽然对于这些小兔崽子们的不信任不爽,但还是点头了。

“……也就是说,让我们动云痕峰上的阵法?云痕峰上的阵法几乎是五行圣人毕生所学,真的可以给我们拿来实战吗?”戎沛白更加兴奋了,云痕峰上的阵法她可是仰望很久很久了!

“天哪!如果我们能破了云痕峰上的所有阵法,不、就算是三分之一,也绝对能在门派大比中高歌猛进了!”

“是啊!还有云痕峰,我们守着这么个财富,怎么就忘了呢!”

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又一个让人振奋的消息,对于云痕峰阵法,以前是不敢动也没那个实力动,就连上山的时候都要小心翼翼不要触动阵法,现在他们有了一定的能力,竟是把这么大的宝藏给忽略了!果然是潜意识里把云痕峰上的阵法神化了,竟然没想到去挑战一下!

而现在,能以云痕峰阵法做实战,当真再好不过!

王紫也有些期待,事实上她一直都有探索云痕峰阵法的想法,只是还没有足够的理由进去,现在由战文石亲自允许,她在破阵的话当然不必再有顾忌,同时也解决了众人缠着她要方案的事情。

而此时,演阵院所有弟子站在云痕峰顶的边缘,入目都是郁郁葱葱的森林,这云痕峰平时也不知道看过多少次了,但是从来没有走进去过,就连飞禽走兽也不曾在看见过,想到他们就快要打开这扇尘封已久的大门,众人心中都抑制不住的兴奋。

“这里的阵法都是环环相扣的,我们要先测出这里有些什么阵法吗?”高思源手中拿着一个阵盘,这还是后来他花了很多灵石请炼器师炼制的,是个下品仙器,但仍然让高思源宝贝的不得了,这算是他身为阵师第一个道具了!

“这些阵法总会有强有弱的,这里的阵法太过密集,就算是用阵盘也测不出什么,我们应该从哪里下手?”池天翰来回查看着四周的阵法,这还是自来到演阵院后第一次仔细的观察这里的阵法,可真要去破阵的时候却发现难以下手,就好像站在一片荆棘丛生的灌木中,踩在哪里都有危险。

“果然啊……”在池天翰说话的同时高思源已经端着阵盘去试了,可结果的确如池天翰所说,阵盘上的指针不停的偏转,地面上同时映出十几个阵法,一点头绪都没有。

“这些阵法几乎是一个整体,既然没办法准确的找出每一个阵法,不如我们先分成两组,一组破阵,若是成功便好,如果触发了别的阵法,另一组尽快想办法截断,只要有了缺口,再破阵的时候就简单许多了。”

司空长歌想了想说道,说完的时候看向王紫,战文石只远远的站在一边,好像根本不打算管他们,只由着他们自己解决。

“好像是这个道理啊,我们都找了半个时辰了,与其一直找,不如随便选一个地方试试吧……”池天翰赞同道。

“好。”王紫点点头,虽然用五行灵力和九转阵盘很轻易的能拆分云痕峰上的阵法,但她当然知道这两样东西不能用,而且她也想试试,在不依赖五行灵力和九转阵盘的情况下能走多远。

“啊!我想起来了!半山腰有一处被破的阵法,如果要找一个缺口的话,正好可以选在那儿!”戎沛白一拍手,忽然说道。

“半山腰有缺口?谁破的阵?”池天翰疑惑的问道,何时出了这样的事情他却不知道。

“不知道,可能是巧合,被阵法内的灵兽触动了阵眼之类的,我们先去看看吧,如果可以,我们是不是就可以开始了?”戎沛白随便解释了一句,很快转移话题问道,虽然她肯定那阵法一定是王紫破的,但为了不给众人再追问的几乎,也给王紫少点麻烦,就不打算说了。

“那带路吧。”池天翰道,也希望早点开始。

司空长歌却看了看王紫,其实那天那个阵刚破的时候,戎沛白曾拽着他却看过,现在一想,也明白了肯定是王紫破阵的,王紫的阵法、远比他看到的强大啊。

------题外话------

晕了晕了,最终决定保持卫子谦、卫子楚、慕千厷、李战四人的称呼不变,不管他们的身份是不是上古神兽,不然自从卫子谦和慕千厷真正的身份转换成了玄武和朱雀后,我自己都别扭,估计妞儿们也不舒服,之前章节内的称呼我会火速改好的,以后就酱紫不变了,么么哒=。=

咳咳,关于觉得这些天看的不过瘾的,我会加油的,计划的好好地,变化太多,万更神马的,很快会有的=。=

明天是十五了,提前预祝妞儿们元宵节快乐,要记得吃元宵哦!么么哒,爱你们╮(╯▽╰)╭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