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一十章 宇文乾意

直到王紫随同战文石目不斜视的再次从警卫森严的帝神峰离开之后,帝神峰大殿之内安静的氛围却是久久蔓延,宇文乾将几人若有所思的表情全部看在眼中,事实上、他对这次谈话效果很是满意,虽然并没有从王紫身上得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但能看着王紫游刃有余的解决了所有的问题,这本身就是一场不错的戏份。

而且,王紫现在可是长天派的弟子,如果确实没有疑点,谁会希望自家弟子做出让世外域危险的事情?王紫刚刚进入门派不久,成长的空间太大,而且这么快就被七个副掌门和两个堂主关注,以这么高调的方式存在,别说现在他们还不能确定王紫是不是有异心,就算有,如果在他们这么多人的眼皮子底下还能做得滴水不漏,那他宁愿、甘拜下风。

“这个弟子,不简单……”一个冷硬的声音说道,打破了几人之间的安静,却是一直不曾发言的雷厉。

“呵呵,能让雷堂主夸一句,真是罕见啊。”

宇文乾笑着说道,看向冷着一张脸的雷厉,事实上副掌门、刑堂、护法堂之间的联系很少,刑堂堂主雷厉更是不常出现在大众的视线中,他的任务一般都是掌门宇文华直接下达的,跟雷厉比较起来,宇文乾倒是跟欧阳侨之间更加熟悉一点,在宇文乾的印象中,雷厉多数时候都是一个一板一眼的执行者,绝对听从掌门的命令,这样主动发表自己的一见实属罕见。

“她身上的气息很混杂。”

光是雷厉对于王紫的高评价似乎还不够,这时另一个存在感看似很低的萧柒也低着头开口,这一次宇文乾挑了挑眉,没有说话,这当然是几人感同身受的,但是萧柒身为护法堂的堂主,向来第一时间掌握一个人的气息并且熟练的寻找对方的弱点,本来就是萧柒的长项,因此在王紫后来动用自己的气息抵御他们的威压时,那一瞬间出现的混杂的气息当然让萧柒印象深刻,而这么多气息糅合在一个人身上,只能说明她看似二十岁不满,人生经历却是相当丰富的。

“一个不到二十岁就能渡劫飞升的人,历史上有过吗?放在仙界可能多如牛毛,可放在修真界却是凤毛菱角啊……”尤礼装模作样的抖了抖衣摆,又高深莫测的捋了捋山羊胡,给几人提醒了一下。

“岂止凤毛菱角?凤毛菱角我还是见过的,这样活生生的逆天之人却是头一次见。”屈南荫开玩笑的说道。

“宇文,既然人是你提出来见的,现在你打算怎么做?我们可是顺着你的意思让演阵院重回门派大比了。”史烨含笑对上始终笑的高深莫测的宇文乾。

“是啊,既然怀疑她,又这么让人走了,你打了什么主意?家族长老那边两天没消停了,有这么个线索,你却瞒了下来,现在不打算说说吗?”长孙岐也追问起来。

“这么个天才,你们舍得交出去?”宇文乾却丝毫不在意被几双眼睛紧紧的盯着,慢条斯理的啜了口茶,满意的看着几人反驳不出来的表情。

“……如果又是一只豺狼呢?”沉默半晌,史文斌却是开口。

“又是?文斌师弟担心的是什么?”宇文乾眸色变了变,虽然史文斌刻薄是早就习惯了的,但是听着那样的语调却每每喜欢不起来。

“越是令人看好的天才,越可能是让人防不胜防的毒瘤,王胤天的事情影响了长天派和世外域几百年,虽然现在似乎风平浪静了,但是我们似乎不该放松警惕吧。”史文斌却不知道自己给别人带来什么不好的感觉,自顾自的发表着自己的看法。

“……”

宇文乾的眼睛眯了眯,气氛有一瞬间的僵硬,王胤天的话题每次出现都会造成这样的情况,事实上这次还算轻的了。

“王胤天的确影响了长天派很多年了,既然文斌师弟说起来了,说说也无妨,从王胤天的事情出了之后,世外域与大仙界的联系越来越少,长天派对于仙界弟子的意见也越来越大,长天派对外招收弟子的条件也越来越苛刻,长天派和世外域的神经也是一直绷的紧紧的,这是不是应该是件好事呢?毕竟能让长天派和世外域同仇敌忾的确是件难能可贵的事情啊,毕竟一个齐心协力的世外域是我们祖祖辈辈都希望看到的。”

宇文乾停顿了一会儿,突然笑着站起身来,抚平了身上并不存在的褶皱,一边在相对而放置的两排座位之间踱步,一边带这笑意说着。

“可是,有一点我一直想不通诶,不知文斌师弟能否为师兄解惑?”宇文乾闲散的步伐在史文斌身边忽然顿住,侧头向史文斌看来,依旧是笑着问道。

“当然,只是能让宇文师兄疑惑的事情,我不一定答得上来。”史文斌心中稍稍起伏,抬眼时首先看到的并不是宇文乾的脸色,而是那正正好面对着他的金色虎头,狰狞的、威慑的,史文斌稳了稳心神才平静的回答。

“我们如此齐心协力警惕一切世外域意外的人,如愿以偿的达到了我们六界之首、仙界至尊的目的,可是为什么我不这么觉得?世外域现如今整体的实力相比起八百年前如何?相比起三百年前又如何?”宇文乾做出了虚心讨教的表情,等着史文斌回答。

“那是因为……”史文斌开口,宇文乾却没有给他说完的机会。

“文斌师兄是想说这都是因为王胤天?都是他一个人把我们世外域连累到成这样?”宇文乾笑问。

“既然宇文师兄知道,何必再问?”史文斌略带刻薄的语调说道,这一次不只是个性中的刻薄,是真真带了几分不满了,宇文乾似乎在给他挖坑等着他跳,可既然宇文乾已经开了口,他就不能中途打断,也决不能说出‘你换个人文’这样的话来。

“呵呵,这么说文斌师弟也觉得,相比起八百年前的世外域,我们的整体实力并没有起色,哎呀,我是不是拐弯抹角了?大家都是自己人,想必都知道,我们的实力非但没有起色,还、大不如前了?”

宇文乾依旧是笑着开口,他一直看着史文斌,自然看清了史文斌僵硬的面色,与此同时众人之间变的微妙的氛围。

“仅仅是门派对新弟子小小的考验而已,几万弟子就被刷下去了,而这里面有几个是仙界的弟子吗?没有!二十八个家族兴师问罪可真是积极啊,长天派何时成了替这些家族教养孩子的保姆了?世外域多少年没有大事发生了?三十年吧,三十年很久了吗?世外域是不是只记得一个王胤天了?所有的思维都跟王胤天捆绑在一起了吗?”

“缥缈峰结界破了,二十八个家族瞬间乱套了!怎么?觉得王胤天又出现了?来无影去无踪的破了缥缈峰的结界,两天来害的二十八个家族人人魂不守舍,以为大战再起了?”

“如果会阵法就捉去顶缸,是不是该让演阵院集体殉葬,彻底消失?哦对了,应该再发起一场屠戮阵学的热潮,凡是知道些许阵法的人全部集中处死,再下令阵法不准出现在任何场合,那我们的护山阵法呢?也拆了,各大家族的祠堂阵法呢?当然也要做好表率作用,都拆了,还有什么吗?”

“哦,反正都怪这个阵法,让世外域人心惶惶,那就一不做二不休,一把大火烧了云痕峰,也甭管会不会触动什么阵法,把五行圣人留下的东西消灭干净才好,谁叫我们团结呢,谁叫我们这也是为是长天派好、为世外域好呢?”

“你们说,是不是这个道理啊?”

宇文乾笑着说道,看着史文斌越来越难看的脸色,其他人也是衣服欲言又止的表情,终是没有人拦着宇文乾,任由他把话说完了,末了,宇文乾还笑着征询的环顾了一眼四周,只是那笑怎么都带着些冷意。

“宇文,你冷静一些……”屈南荫叹了一口气,在众人都没敢说话的时候开口。

“诶,此言差矣,我现在很冷静,相当冷静呢,说起来,王紫、也姓王呢。”宇文乾笑着摇摇头,说出这话的时候眼睛又看向了史文斌,果然看到史文斌放大的瞳孔和想说什么却又及时咽回去的表情。

这是一个很无聊的联想,世外域的二十八个家族中没有姓王的,但是天下之大,姓王的人却是数不胜数,尽管知道宇文乾还在刻意往边缘化了说,想要彻底打开这个话题,但不得不说,宇文乾有一句话说对了,世外域所有人的思维都跟王胤天绑在一起来,即便他们仍然有着该有的理智的,但是在宇文乾说了这句话之后还是下意识的做了逆推。

王紫和王胤天有关系嘛?从年龄上看、排除,从阅历上、排除,从种族上、排除,答案是……没有关系。

随即几人心中不由的一顿,宇文乾刚刚才反问了这些,他们就这样去想,而宇文乾的面上果然也出现了嗤笑的表情。

而一直漫不经心的夏温竹却是突然一顿,心中同样闪过了王紫跟王胤天的对比,然而却不是因为那种无聊的警惕,他是夏家人,但对于王胤天和自家姐姐的事情从来都是宽容的,虽然他出生后王胤天的事情已经在世外域闹得沸沸扬扬,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也多数是听别人讲述的,但是他却对王胤天没有敌意。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他似乎从懂事开始就很少跟周围的人交流,也就是说,在对于王胤天事情上的态度,很大程度的造就了他不与人同、遗世独立的清冷性子,再这样的大环境中,他不能站出来说任何自己的态度,然而宇文乾今天的话却一定程度上得到了他的好感,最起码不是一味的把过错归结在王胤天身上。

至于王紫也姓王,夏温竹心中竟生出‘若是姐姐的孩子还在世,也该这么大了’的想法!这个想法一出现,他也吓了一跳!可无论从哪一个理智的角度去想,这都是站不住脚的……

不自觉的响起亮度撞见的那双幽深、漆黑的墨眸,仿佛一汪万年不变的沉潭,封印了太多不该探寻的东西,夏温竹闭了闭眼睛,让自己暂时停顿下来,以他的性子也会对一个人产生如此浓厚的兴趣,那就去接触吧,他向来不是拿捏不定的人,既然产生了兴趣,怎会无动于衷?

“宇文,你是想让演阵院复活,或许这是一个改变世外域现状的契机?”长孙岐忽然说道,看先宇文乾的目光隐隐发亮。

“呵呵,事实上演阵院已经复活了呢,至于这是不是改变世外域现状的契机,如果是的话,是变好的契机还是变坏的奇迹,这不还是要麻烦长孙再行测算吗?毕竟长孙才是真真儿的天命者啊。”宇文乾一笑,笑中多了几分真意,说到底,他就是在等着长孙岐这样的话。

“当然,我会尽快算出来,这是件大事,马虎不得。”长孙岐认真的说道。

“既然如此,飘渺峰之事便交给家族操办吧,高阶灵兽并没有出现,这算是一件值得欣慰的事情了,至于煅魂水,不知有没有别的办法,如若故技重施在缥缈峰布下结界,几百几千年后还是一个隐患啊。”屈南荫说道。

“不管是长天派还是世外域,我们需要新的能量,这能量不是一个两个,是一大批,事实证明世外域的后辈越来越难当重任,留着王紫不止因为她逆天的成长,更因为她就是那个带动这一批能量的火星,王胤天的事情该接过的时候接过,该面对的时候面对,世外域缩在龟壳里够久了,再不活动可是会废的。”

“从我们决定把二十八个家族的请求一律回绝开始,我们就该料到今天的情形,换句话说,今天的情形正是我们想看到的,我们看到了一个独树一帜的强者,虽然她身上的面纱一层又一层,但也不妨碍她带着演阵院一起崛起的步伐,亦不妨碍道兵院甚至更多人高涨的竞争情绪,即便这之中出现了缥缈峰这个意外,但也不该动摇我们最初的想法。”

宇文乾回到座位上,语气变得和缓,不再如刚才一声声咄咄逼人的反问,其他人面上多了几分深思,史文斌面上稍有不甘,他是真的看不惯那个王紫,直觉的她并不是个省油的灯,而他的直觉向来很准的,只是在众人都默认的情况下,他也知道不该再出口反驳。

“我先回家族一趟,缥缈峰的事情还需收尾。”半晌,史烨笑道,似乎全数接受了宇文乾的话,进退有度,怨不得副掌门中两位史家的人,史烨人人交好,史文斌却是显得成绩平平了。

“我去安排大比之事。”雷厉站起身来,打算先行告退,事实上就算他不参与这场讨论也无妨,这本就不在他的职责范围,不过能听到这么一场精彩的演讲,收获颇丰了。

“萧柒告辞。”萧柒也站起身,说话时才现出自己的存在感,拱了拱手说道,跟在雷厉之后离开大殿,与雷厉一样,听了宇文乾的话倒是得到不少信息,不过、他还是很想知道王紫的经历和背景,是什么样的环境让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女子同时混杂了那么多气息,冷静的、张狂的、危险的、王者的……

“我回家族找几个住手,马山着手测算之事。”长孙岐有些迫不及待,他也很想知道,世外域是不是真的到了改变的时候。

之人相继告辞,只留下夏温竹和宇文乾。

“要继续回你的小仙地儿吗?”宇文乾带着几分戏谑问道,事实上小仙地儿是几人对夏温竹的调侃,因为夏温竹常年待在自己的仙山重重茶培植培植灵草,本身又长的太有仙气,几人调侃夏温竹把自己关在一片小天地,外形是如愿以偿的越来越仙,渐渐的,那片小天地也变成了夏温竹的小仙地儿。

“不是。”夏温竹摇摇头,这倒是让宇文乾诧异了,夏温竹在几人中担任着最清闲的职业,只需要培植灵草就可以了,最主要的是,夏温竹本身就不爱出现在人多的地方,就算他们把门派的任务分给夏温竹做,表面温温和和,实则谁也奈何不了的夏温竹可能根本不会搭理。

“要回家族?”宇文乾又问,除了这个他想不到别的了。

“也不是。”夏温竹又摇摇头,温和的笑着,却没主动说出要去哪里。

“哦?该不会夏师弟终于认识到两百年来光阴虚度,这身极好的皮囊不该就此浪费,终于在无数女子望穿秋水中决定踏出小仙地儿,惑乱众生了?”宇文乾干脆呵呵的开起了玩笑,手指摩挲着下巴上下打量着夏温竹,俊美的面上生生装出几分猥琐,显得很是滑稽。

“或许吧。”夏温竹那清冷干净的双眸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宇文乾,修长的手指也摩挲着下巴,却比宇文乾做出来多了太多优雅。

“额?……哦天哪,那岂不是天下大乱了?你要对谁下手?透露一下啊……”

宇文乾一噎,动作一顿,任凭他自诩聪明无比的脑袋也没料到夏温竹如此峰回路转的回答啊!果然,夏温竹作为话题终结者的名号不是白来的,宇文乾还想扒一扒这个百年难遇的八卦,只可惜夏温竹已经拂袖而去,逆着光只能看到拖在地上的衣摆上翠绿的竹节,遗世而独立。

这下所有人都走了,就连伺候在大殿内的弟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退下了,宇文乾耸了耸肩,收回了所有的表情,起身向前走了几步,面无表情的看着不远处华丽的座椅,那是掌门之位。

“你做的不错……”半晌,一阵不带情绪没有起伏的声音在大殿内响起,辨别不出方向,像是四面八方同时传来,苍凉而悠远,只听着声音似乎就能将人带进遥远的过去。

“掌门过奖了,只是、真的不再看着王紫吗?”宇文乾微微低着头,虽然看不到人,也听不出声音传来的方向,但宇文乾仍然保持着恭敬的态度,这说话之人正是长天派掌门宇文华!虽然宇文乾在家族辈分上是宇文华的孙辈,但这是在长天派,一切按照门派的规矩来。

“不必。”宇文华悠远的声音传来,却没有再做解释。

“弟子知道该怎么做了,掌门放心。”宇文乾拱手,低头,恭敬的说道,而宇文华没有再回应他,大殿内安静的有些沉闷,半晌,宇文乾才放下手,又在原地若有所思的站了一会,这才转身离开。

------题外话------

“咦咦?你怎么了?”某萌看着坐在湖边丢石子儿的王紫,表示很疑惑,很久不见,王紫肿么这样,看起来不嗨森啊……

“……”王紫没有回头,手中的动作无意识的继续。

“你肿么了,该不会怪我这一章没有让你粗线?”某萌对手指。

“你说,他们是不是不喜欢我……”王紫似乎终于意识到某萌的存在,语气有些低落的问道。

“诶?谁啊,我家小紫紫人家人爱花见花开,不喜欢神马的绝对不存在啊!”某萌马上安慰!

“可是读者投三星评价啊……”王紫情绪马上低落了。

“谁谁谁?谁投的!你要相信他们肯定是手抖啊系统混乱啊之类的,绝对不是故意的!但有下次的话,本大爷一定把她拖走亲自教育,学不会投五星=经典必读就不让她下床!”某萌邪笑着说道,眼神所过看过来的所有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