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零九章 喜剧收场【求票票!】

“齐恒大陆。”王紫看了说话之人一眼,却是史文斌。

“哦?可是风广战皇飞升前所在的卫面?”史文斌挑了挑眉,感兴趣的问道。

“正是。”王紫点头,心中却着实没有预料到史文斌会提起风广战皇,也没想到风广战皇的名号在世外域仍然响亮,事实上修真界的卫面众多,齐恒大陆放在整个修真界的大环境中就也不过尔尔,但也偏偏会因为某些人某些事而被外界所知,显然风广战皇就成了齐恒大陆的标签了。

“呵呵,风广战皇要知道齐恒大陆出了你这么个天才,没准儿也得喊你去见见。”屈南荫笑道,其他人也多看了几眼王紫,似乎跟风广战皇联系起来,既然的态度稍微有缓和的迹象。

“呵呵,今日我们就是想看看演阵院新出来的天才是何方神圣而已,不能让小丫头一直站着,快坐下,战院长你也坐,别干站着了。”尤礼笑道,挥手朝不远处的弟子示意奉茶,宽大的袖子拂过,有些拖沓,他本人却觉得那是潇洒。

“几位副掌门还有二位堂主在,战某怎敢造次?站着回话便是。”战文石三分认真七分玩笑的说道,事实上这帝神峰内的确没有他们的席位,就算平日里很少有的会议,各大院派的院长也只有站着回话的道理,就算宇文华不在,这规矩也从来没出现在例外过,而现在尤礼竟然让他和王紫落座?

“诶,战院长,别人都说你不拘小节,怎么这会儿倒是计较起这些来了,既然战院长惶恐,那就王紫快坐,战院长站着也无妨。”尤礼一听,戏谑的上下看了看战文石,竟是随他去了,招呼着王紫,那边一个面无表情的弟子已经上来请了,看样子非要王紫坐下才行。

“诶诶诶,尤副掌门邀请战某怎能拒绝?若要别人听去岂不是要说战某不识抬举了?呵呵……”战文石哪会就这么站着?也不觉得这自己两番话说的矛盾,自顾自走在雷厉身边的空位坐下,心想能在这大殿内坐一会儿,也算是沾了王紫的光了,战文石面上带笑,朝身边的雷厉拱了拱手,而雷厉只淡淡的点了点头。

“王紫,你可知道风广战皇?”宇文乾也回到了座位,端起茶扣着杯盖,却是没有喝,转而继续刚才的话题。

“知道,齐恒大陆之人无人不知。”

王紫说道,语气淡淡,面色清清,似乎应对自如,实则王紫心中已经快速的闪过了很多思绪,她有些拿捏不准这些人的用意,他们的铺垫太长,现在她还没办法确定这几人最终的目的是什么,除了宇文华之外长天派最受瞩目的九人专门面见她,不得不让她三思而后答,他们知道风广战皇,那对于齐恒大陆的事情又知道多少?

事实上王紫不认为他们会反费那么大周折派人前去齐恒大陆查她的底儿,就算会,他们也不会在齐恒大陆得到多少有价值的东西,从她离开齐恒大陆后,按照修真界的时间那里已经过了一百多年,而且玄武之前就跟她说过,王紫离开后齐恒大陆关于王紫事情都被逍遥四散人下令抹去了,想要在齐恒大陆得到她的信息,并非一朝一夕能办到的事情。

退一万步讲,就算他们从齐恒大陆知道了她的哪些事情,回到这里也派不上什么用场了,因为到那时掌握主动先机的人已经是她了……

“嗯,那倒是,那你可知风广战皇在仙界的地位?”宇文乾点点头,又问。

“不知。”王紫轻轻摇头,她一路有目的而来,哪有那么多心思放在别人身上,不过以风广战皇曾经创造了龙骑军团的关系来说,她倒是乐意听听。

“呵呵,风广战皇是仙界的大贤之人,很少有飞升前来的修士做到他这样的名望和地位,三十年前修真界和魔界的位面大战风广战皇也去助阵过的,并且是在恶魔地狱形成前唯一一个成功脱身的人,自那之后,三十年不曾有战争,风广战皇好战,没有了让他热血沸腾的战争,自然闭关修炼了,不过、也许半年后的花溪谷盛会他会出现。”

宇文乾看着王紫那副等着别人解释的模样,莫名的想笑,笑过之后,竟也不在意,耐心的解释起来。

王紫心中微微起伏,风广战皇竟是也去过恶魔地狱的!那他是不是知道恶魔地狱的入口?而且、花溪谷?风广战皇会被邀请前去花溪谷?之前戎沛白把花溪谷受邀请人说的天上有地上无,可这风光战皇恰是其中一个,看来风广战皇在仙界的成就还是远远超出她想象的。

“这一次缥缈峰的事情出的突然,原先的计划也被迫打乱,本来说好其中会有二十人被选出,并且获得前去花溪谷的资格,如今这事情却是要重新计划了。”

史文斌语气变得有些不好,加上他本就刻薄的态度,这话由他说出来凭地多了几分不耐,但几人深知史文斌就是这个样子,面上从来不给别人以好脸色,但是他的才能和本心却配得上一个副掌门的,要不然也不会好端端在这个位置上待了三十年。

王紫心中的弦无声无息的绷紧了几分,终于正面提到了缥缈峰,只是史文斌的话看似只是不忿而已,没再有后话了。

战文石翘着二郎腿看似惬意的喝茶,偶尔瞧瞧淡定自若的王紫,本想这若是副掌门请他回去的话,他也要厚着脸皮留下来给王紫撑场子,别让这几人的阵仗把王紫吓坏了,可从这半天来看,王紫似乎丝毫不乱分寸,反而是副掌门这些人,实在是不痛快的很,东拉拉西扯扯,连他都快被绕晕了,今儿这目的倒是什么他也游移不定了。

“我倒是记得王紫还有几个演阵院的弟子是最后出来的,但是这两日一直我们一直在追查缥缈峰之事,没有时间再行验证,至于你们在缥缈峰的收获,就权当是一次真正的历练了,现在拿出来比较已经没有了准确性,因此,二十个花溪谷的名额也不会再按照约定生成。”宇文乾接着说道。

“嗯。”王紫配合着点点头,只因宇文乾说这话的时候一直是盯着她的,不管是出于礼貌还是逢场作戏,王紫不给点回应好像真的不合适,只是这不应该是面相所有人解释的吗?跟她说这些干什么?

“呵呵,虽然不会再验证,但是听说缥缈峰上几千年不曾被人契约的天罡灵金豹、千血鸟和百变彩魔碟被人契约了去,王紫,你可知道这事?”宇文乾转动茶杯的动作停下,眼睛直直的看向王紫,不同于他仍然带笑的声音,那视线却是犹如利箭,直直的射进王紫的眼中,跟他右肩膀上怒目而视的虎目颇有几分神似,危险而犀利,紧紧的锁定着王紫,锁定着她每一个细微的表情。

“知道。”王紫冷静而对,一般人面对这样的逼视恐怕多多少少会露出破绽,哪怕是眼神的波动也会出卖一个人的真实想法,可是王紫似乎跟平时简约的说话风格完全一样,毫无破绽。

“哦?你可知道是谁契约了他们?”宇文乾紧接着问道,眼神依旧犀利,不笑时的宇文乾任由自身的威慑力蔓延。

“不知道,当时我们被大批的灵兽挡在了半山腰,并不知道山顶发生了什么事。”王紫也表情不辨的解释,她能感受到几人的视线同时落在她身上,而随着宇文乾的问话,刚才还相对轻松的环境也变得莫名的紧张起来。

“大概有多少灵兽?”宇文乾问道。

“很多,高阶灵兽加上相对低阶的灵兽,至少几千。”王紫回道。

“听说你们跟夏家的弟子发生了点冲突,历练中有些摩擦在所难免,只是当时正北灵兽包围,你作为演阵院弟子心目中的向标人物,也该多参与一点劝导工作啊,实力强是好事,但是领导能力、你却应该跟司空长歌多学习学习啊。”

宇文乾忽然说道,严肃的表情多了几分语重心长,这话听起来像是对王紫寄予厚望一般,指望着王紫全面发展,一个高高在上的副掌门会注意到这些,要是被别人听到了,指不定要怎么羡慕嫉妒恨了,而王紫却只是眉心微微一皱。

“是史家。”在宇文乾的话落下之后,王紫语气淡淡的纠正,她不清楚宇文乾到底是从哪里得知这些事情的,但后来演阵院的弟子的确跟人发生过冲突,但据穷奇所说,对方是史家而非夏家。

“什么?”宇文乾似乎没有反应过来,疑惑的问道,然而王紫却捕捉到了他眼底划过的精光,的确快的很。

“跟我们发生冲突的人是史家,不是夏家。”

王紫配合的解释道,并未拆穿宇文乾自导自演的戏,这就是他的试探吗?那刚才他所说的,避重就轻的把重点放在了对她的关注上,却换掉了跟他们发生冲突的对象,若不是穷奇现在就在契约空间同时听着外界传来的话,她怎知当时发生冲突的人有些谁?

而且确实,后来演阵院的弟子跟史家的一个小队发生了不小的冲突,就在灵兽包围的情况下大打出手,也正是因为那次冲突,演阵院才被传送出去那么多人,要不然以他们之间长期一起演阵锻炼出来的默契,留到最后的人可能会更多。

“亥!那是我记错了?总之这是历练,有什么不愉快别放在心上,但该补足的、该学习的,还是要牢记于心啊。”宇文乾带着些格式化的笑说道,眼中的锋利稍稍褪去少许。

“是。”王紫应道,这毕竟是一个副掌门的教诲,不管他真心也好假意也罢。

“诶?我倒是听说王紫曾与小队分开过一段时间,而且,就在分开的这段时间里、还有不少的收获啊……”史文斌忽然说道,即便知道他说话本就不讨人喜,但也不知是不是因为王紫刚才强调跟他们发生冲突的人是史家,史文斌看向王紫的视线相比之前更多了几分不善。

“有这事?在历练中掉队可是很危险的事情啊!”尤礼惊讶的说道。

“我也只是听说,尤师兄若是想知道清楚,问当事人岂不是更好?我若说岔了什么,不是让王紫笑话吗?”史文斌呵呵一笑,即便是笑,也听不出多少暖意。

“哈哈,你要是能让这小丫头笑话也是你的本事了!”静静听了半晌的屈南荫突然调侃的笑道,意有所指的看着王紫面瘫一般的脸色,自进来也有些时间了,脸上的神色始终没有变过,无论几人说的是什么话题。

“呵呵……”宇文乾也跟着笑了,比起其他人,宇文乾算是早见认识王紫的,他也不曾见过王紫面上出现多余的表情。

始终垂眸静静的坐着的夏温竹这时也抬头看了一眼王紫,双眸平静如水,让人看了很是舒服,而别人如何反应王紫都可以当做看不到,只有夏温竹的视线扫来的一瞬间,王紫偏了偏头,眼眸微抬,视线迎了上去。

夏温竹的眼睛微微睁大,很细小的神态,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也足够表现他的诧异,事实上、他也不是第一次见王紫,除了新弟子入门第一天,狮占峰上惊鸿一瞥,对那双幽深的墨眸印象颇为深刻,还有一些莫名的熟悉,却不知在何处见过了……

“啧啧,我看夏师弟就不该离开他那小仙地儿,你们瞧瞧,多出来晃荡几次我长天派的女弟子哪里还有心思修炼?我等巴望着这小丫头给点反应,可夏师弟只看一眼就两人儿就分不开了,哎,人比人气死人呐……”

尤礼似乎突然发现了有趣的事情,视线在王紫和夏温竹之间来回切换着,宽大的袖子一扬,手夸张的捧在心脏处,做出受伤的模样,山羊胡随着他的表演抖了抖,可面上愈发灿烂的笑可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尤师兄,今天可是你唤我出来的。”夏温竹视线一转,看向尤礼,面上温和的笑着,却轻轻的一句话就把尤礼堵得无言了。

“咳咳……”尤礼的表演有些继续不下去,捂着嘴假咳了一声,山羊胡抖了抖,整理了一下有些乱了的宽大道袍,尤礼干脆不理夏温竹了,夏温竹的年纪在几人中是最小的,然而个性却是最不争的,给人的感觉舒服无比,但真要跟他说话,又常常吃瘪。

“所、所以王紫你倒是说说,那日你分开后可有遇到什么危险?或者见到什么反常的事情?后来有是怎么跟小队汇合的?”尤礼似乎想到了刚才自己想要问的,被打断的话题再次连贯起来。

“只是被困在一个阵法中,后来跟小队走岔了路,落在了小队后面,后来追上时正是大批灵兽拦路之时。”王紫也收回视线,再次在心里给自己强调,在夏家的任何人眼中,她都是一个陌生人而已。

“……你契约了蓝溪九魂羊?”似乎并不满意于王紫这样流水账一般的概括,史文斌问道,而在史文斌问出之后,其他人似乎也都感兴趣的看过来,不说蓝溪九魂羊已经是二十阶掌神的高阶灵兽,更是罕见的麒麟属灵兽,光这一成绩就已经足够所有参加历练的弟子眼红了。

“是。”王紫点头,这是很多人知道的,王紫才点头承认,只是刚刚宇文乾才说了不验证这一次众人的成果如何,史文斌就来问了,呵呵……

“好样的啊!听宇文说你阵法上造诣非凡,御兽上天分竟也不低,能收服一只蓝溪九魂羊,可不光是实力压过他就可以的啊,哎……我都为某人惋惜啊,这么好的一块御兽料子偏偏看不上某人,哎……”尤礼顺了顺山羊胡,颇为惋惜的说道,视线扫过宇文乾,这某人说的自然是他,他都这么帮忙了,宇文乾却一直不表态,而王紫也并没有主动的意思,难道这两人真的没有师徒缘分?

“王紫,大批灵兽围攻你们是发生在什么时候?”宇文乾问道,揭过了蓝溪九魂羊的事情,似乎用自己的态度表明真的不干涉这一次弟子们的收获。

“历练结束前四天。”王紫道。

“四天啊……导致缥缈峰结界破裂的聚灵阵,若是现在让你模拟,你能模拟出来吗?”宇文乾问王紫,面上并没有特别的表情,似乎只是在平和的跟一个弟子探讨,并没有刚才的气势凛然和咄咄逼人。

“不能,那个聚灵阵的禁制太多,规模太大,每个人布阵都有每个人的特点,而且他用来炼阵的阵盘也不是我想模拟就模拟得出来的。”王紫想了想,留出不会让人产生怀疑的空白,这才继续说道。

宇文乾挑了挑眉,又看向战文石,却见一直悠哉悠哉喝着茶的战文石很认真的点了点头,意思是王紫说的没错,就是这个理儿。

“阵法果然是个神奇的学问……”宇文乾身体放松靠在椅背上,手中重又转起茶杯,身上的气息收敛了起来,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其他几人竟然也没有再问了。

战文石抬眼看了看几人的反应,缥缈峰结界被破两天多过去了,几乎无处可查,最直接的证据、那两千多阵旗竟也化成了飞灰,想找到沙子都不容易,光靠着七拼八凑问来的事情,根本没有头绪,把视线锁定在王紫身上,这算是枪打出头鸟吗?

煅魂水的影响已经再次出现了,加上被那个聚灵阵催化了一下,像是给煅魂水吸收灵气开了个头,之后会越来越剧烈,之后的事情也会越来越多,要解决煅魂水吸收灵气的问题,要准备门派大比,更要准备迎接花溪谷盛会,将不会有喘息的时间。

而要让这件事揭过,长天派和世外域的家族又怎会甘心?破坏缥缈峰结界的人带着什么样的目的尚不知道,众人却发现,缥缈峰结界上本来存在的大批高阶灵兽统统不见了!只四散逃出一些低阶灵兽,这本应是值得高兴的事情,毕竟缥缈峰结界破了之后,那上面被关了几千年的灵兽才应该是首当其冲的心头大患,可消失的一点踪迹都没有、反而让人更加疑惑!

在听说缥缈峰的结界被阵法破除之后,王紫的身影飞速的在战文石的脑海中闪过,战文石也心惊过,但冷静下来仔细想的时候,王紫没有理由这么做,也完全没有时间这么做,这个演阵院前去了二十几个弟子都可以证明……

只是同样的猜忌在七个副掌门和两个堂主身上也出现的时候,战文石才下意识的为王紫捏把汗,事实上,就算不是王紫做的,他也担心这件事被强行扣在王紫头上,毕竟,在给不出世外域一个交代的时候、这样的事情不是没有出现过……

似乎想到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战文石装作低头喝茶,帽檐和茶杯彻底挡住那变得阴霾的脸色。

“战院长啊。”宇文乾笑着唤道,眼神掠过战文石突然手不稳而溅出来的茶水。

“宇文副掌门有何吩咐?”战文石很快也端上了笑脸,将茶杯放在了桌子上。

“呵呵,好事,今天七位副掌门和两位堂主都在,叫战院长和王紫来,一来是让大家都见见这个让演阵院复活的天才小丫头,而来是正式宣布,演阵院重新进入门派大比,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门派大比演阵院能不能表现出色,我们可是很期待的啊……”宇文乾笑着宣布。

“……哈哈,不敢让众位失望!”尽管觉得这件事情有眉目了,可是眼看着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多月,战文石心中多少有些着急,一直担心如果最终没有重回门派大比会影响弟子们的积极性,没想到这消息突然传来,即便惯于隐藏情绪的他也不由的喜形于色。

“好事嘛,一起说了才好,缥缈峰历练的奖励作废,但是花溪谷的名额照样留着,也会通过大比选出,王紫啊,我可是很看好你的哦!”宇文乾手指磕着扶手,又道。

“我会尽力。”王紫拱了拱手,心中想着,一场如履薄冰的试探竟就这样轻飘飘的结束了?可是、身在帝神峰,帝神峰真正的主人却压根没有露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