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零八章 三堂会审

战文石并没有说是谁要见王紫,只沉默着带着王紫离开了云痕峰,顺便吩咐演阵院的弟子不得离开云痕峰,演阵院的弟子刚刚见到王紫,本想讨论一下这几天的历练得失,没想到王紫刚刚出现就被战文石带走了。

大多数人都不理解这是怎么回事,只有司空长歌和池天翰显得有些担忧,缥缈峰的结界如何消失的偶都好,却偏偏是被阵法破除的,而这些天来王紫在阵法上表现出的天赋和能力几乎众所周知,即便他们知道这事情不是王紫做的,但也免不了长天派对于王紫的怀疑。

而王紫呢,此时正跟随战文石穿梭在长天派一座座仙山之中,沿着中轴线一直向深处飞去,越过狮占峰仍然没有停下,王紫看了看两边宏伟的建筑,这是平时很少踏足的地方,左右两边布局森严的仙山之上应该就是刑堂和护法所在,而直到越过刑堂和护法殿仍在继续之时,王紫望着隐隐可见的庄严大殿,墨眸沉了沉,心思电转,这是要去、帝神峰。

‘叮!’

剑戟碰撞的声音响起,王紫跟随战文石刚刚落在地面上,面前便是亮起一双拦路的剑戟,两个长天派弟子严阵以待,面色似有不善。

“门派重地,休要再向前来!”

其中一个男子说道,王紫看了抬眸看了一眼,这男子倒是没有多大的敌意,只是警惕性高的有些过分,帝神峰的灵力是长天派内浓郁的地方在,而帝神峰本身又是长天派最神秘的地方,看守这里的弟子都是刑堂和护法苛刻的选出来的,平时一直看守帝神峰。

在他们的眼中,可能除了掌门和七个副掌门别人就很少认识了,更何况战文石淡出众人的视野有些年了,如今又是这般不入眼的穿着,王紫又是以一个在他们眼中的低阶修士的身份出现的,因此在二人的判断中,王紫和战文石并不是应该出现在帝神峰的人。

那人说的直接,都没有问王紫和战文石来此何事就直接赶人了,但这是他们的职责,就连战文石也不能有脾气。

“我们……”战文石向前一步,手在怀中掏了掏,可就这简单的动作又引来二人更加浓重的警惕,甚至带上了敌意。

“有副掌门的令牌。”战文石顿了顿,随即笑了,从怀中掏出一块令牌。

“请。”其中一人接过令牌反复看了看,有审视的看了看战文石和王紫,这才放行,那一直挡在二人面前的溅起才算撤下。

王紫和战文石这才真正榻上帝神峰的地界儿,直朝着正北面一座宏伟的大殿,而战文石和王紫只耐心的在大的离谱的殿前空地上走着,两边是直入天地的石柱,上面雕刻着繁复而庄严的图案,每隔一段距离便有一队高阶修士驻守,据王紫目测,这些高阶修士至少都是地神期的,光是这些人的修为也给这帝神峰多了许多严肃之感。

“待会儿,不论谁问话,如实回答。”走了一半路程的时候,战文石的声音突然在王紫的神识中响起,他想,就算他不说,王紫也能猜到叫她来这里的目的。

“嗯。”

王紫点头,想到战文石走在前面看不到,才又在神识中应了一声,能把她叫来帝神峰,或许会见到那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掌门宇文华,或者平日很少见到的七个副掌门,战文石是想告诉她,别想再这些人精面前隐藏什么,那样反而会害了她自己,可是……事情就是她做下的,她怎么可能如实回答。

“别怕,这没什么……切,你这丫头估计就不知道什么是怕。”战文石又道,可是刚刚正经了没几秒的态度,突然又调侃的说道,自觉多此一举了,估计王紫权当来此参观了。

“谢谢。”王紫一顿,看着前面走着的战文石,一身粗布衣裳显得破破烂烂,跟这里的庄重大气格格不入,他自己却走得怡然自得。

“哼哼,你也会说谢谢……”战文石声音很小的嘟囔了一声,做出一副不想再说话的样子,而此时二人已经接近了那座大殿。

王紫微微垂眸,看向了赤灵,此时它的形态依然是一只不甚出彩的护腕,相比之前,已经适当的调整成跟王紫现在修为和身份匹配的等级。

“我需要你的帮助……”

王紫在心中默默地说道,混沌血天灵是一体的,她一直都知道,赤灵跟她之间有着一丝奇异的联系,总在她特别需要的时候赤灵一定会感受到,就比如现在,要在宇文华面前掩饰王紫已经地玄期三层的修为,她想不到哪件法器能够做到,宇文华的修为、也许已经没有他看不穿的法器了……

果然,赤灵动了,王紫的心脏处明显感觉到一阵暖融融的感觉,这是混沌血天灵一起作用的效果,她也只有仅有的几次经验,但她能感觉到自己的修为在之前的掩饰上又多了一层,就等着看别人能不能看出来了,去缥缈峰之前她的修为是地元期五层,出来就变成了地玄期三层,如果这一点被人看出来了,她几乎百口莫辩了……

王紫早已关闭了心阙,吩咐天心不能有一点动静,缓缓的吐出一口气,她不是不紧张,只是知道、不能紧张。

王紫跨进高过膝盖的门槛,一只脚刚刚落下,王紫的动作几不可查的顿了一下,只因在这一瞬间,几乎有十几道神识在她身上掠过,轻飘飘的不着痕迹,若不是王紫神识和感知非比常人,恐怕也发现不了。

王紫若无其事的继续跟着战文石走进大殿,一阵清香萦绕在鼻端,这看不出多大的大殿之内竟燃着安神的灵药,放在这么大一片空间内,不可谓不奢侈啊,脚下光滑的地面倒映着人的影子,可能是空间太大,微小的脚步声似乎也似鼓点一般敲在心中,莫名的压抑。

王紫只管跟着战文石走,而那些神识也始终徘徊在她身侧,半晌,似乎也该停了,然而一直闲散的徘徊在她身边的几缕神识突然发难!

骤然降临的威压让王紫的步伐不可抑制的骤停!可不得停吗?几乎十几个人的威压同时叠加在王紫身上,而且每个都是货真价实的高阶修士的威压,会轻松刚才怪!

王紫低垂的眼帘内划过一抹暗色的光,这算什么……一群高高在上的修士戏弄一个刚刚入门的弟子,用几百年的修为来使初出茅庐的她俯首称颂、高歌佩服?想要试探她,还要这么多人一起出手?那她是不是该说‘在下不甚荣幸呢’?

王紫几乎想要冷笑了,对于任何人的释放的威压,她都可以当做无聊的挑衅,然而只有对长天派、这些人的威压,她不能反抗,不能表现的太过,却也绝对不会在这些威压之下却步!

王紫的停顿也仅仅一秒而已,随即保持着不变的姿势,袖中的拳头紧握,迈着稳健的步伐继续前行,惹的释放威压的几人都诧异的侧目,若不是他们的威压还真真切切的环绕在王紫身上,他们都以为王紫在闲庭漫步,并没有收到威压所扰了。

只一眼便将大殿内的人看了个准确,总共九人,七个都是见过的,自然是七位副掌门,还有两人,一人面色冷凝,身着紫衣,一人低着头,身着玄衣,明明坐在那里,却给人很微弱的存在感。

这二人王紫并没有见过,但能出现在帝神峰的人、多半是不常出现在人前的刑堂和护法堂的堂主、雷厉和萧柒了。

七个副掌门、刑堂堂主、护法堂堂主都到了,这是要打算三堂会审吗?

似乎看到几人对王紫的威压并没有起到作用,几人眼中都划过一抹诧异,竟不约而同的加大了威压!九道威压同时成倍增加,本来就好比泰山压顶般的威压此时更是压的王紫步履维艰!脚步沉重的压在地面上,王紫的拳头握的更紧,屏住了呼吸,生怕稍一懈怠就被这威压压的弯下背脊!

王紫和战文石只见的距离渐渐拉大,战文石没有回头,但面上却是一闪而过复杂的情绪,他的学生被七个副掌门加上刑堂和护法堂的两个堂主同时犯难,他却不能插手阻止,战文石的背脊愈显僵硬。

王紫额际的汗滴顺着脸颊的线条缓缓滑落,轮海中的灵力疯狂的运转起来,才堪堪抵挡住自己想要弯下背脊的感觉,骨头似乎传来隐隐的咯吱声,这是王紫第一次遇到如此强度的威压,王紫毫不怀疑,若是现在有一丝疏忽,她甚至当场就会被这些威压碾成粉末!

然而王紫还在走着,虽然慢了,却是丝毫不乱的走着,汗湿的刘海在仍旧执着的遮挡着那双愈加深沉的墨眸,每一个沉重的脚步落下都好像在说、她不会停止、无论如何!

这一次九人不止是诧异了!本来只是试探试探而已,没想到几人同时用了六成的威压,王紫竟然还能淡定自若的走着!萧柒垂着的头不知何时抬了起来,五官立体,眼窝深邃,那深陷的眼睛审视的看着王紫,其它几人无不打翻了之前零零散散听来的印象,重新给王紫定义,只有宇文乾笑的有些高深莫测。

战文石已经停下了脚步,但是他没有出声,也没有回头,因为就算现在他说话了也无法阻止这些人无聊的试探,只能听着身后沉重却执着的步伐心中焦急着,他想,王紫,若是你扛过了今天,就把云痕峰交给你……

“喀嚓……”

一声细微的开裂声响起,却在这有些诡异的氛围中明显的很,却见王紫再次落脚时迟迟没有抬起脚来,而在王紫中心集中的左脚下,那质地圆润的光滑地面突然如蜘蛛网一般裂开细碎的纹路,蜿蜒着向远处延伸!

王紫袖子掩盖下的双拳捏的翻了青,修剪整齐的指甲因太过用力而扎进了掌心的皮肉之中,而不断加大的力度让细小的伤口也缓缓的流出了血液,那血液顺着指缝低落,滴在光可鉴人的瓷白色地面上,绽开一朵朵瑰丽的血色花朵。

王紫生生的忍住了差点弯下的膝盖,这些人突然再一次增加的威压几乎超过了她能承受的力度!她的膝盖连父母天地都不曾跪过,怎会在这里跪下?!

王紫蓦然抬眸,幽深的墨眸扫过几人,停在了夏温竹身上,夏温竹洁白的衣衫轻柔的拂过椅子的扶手,手中还捧着一杯冒着热气的清茶,那恍若不食人间烟火的姿态,然而他的确也是这威压中的主人之一,王紫心中突生不忿,连你也在试探,呵呵……

王紫收回视线,神识中的冰蓝色的湖水快速的蒸腾着,轮海中的灵力一瞬间猛地涌出!自身的威压猛的释放了出来!加上一直以来不知不觉培养的气势与几道威压迎面碰上!刚才泰山压顶般的威压顿时被抵挡了一半!而衬着这短暂的时间,王紫快速却不失冷静的走到战文石身边,而与此同时,九人的威压几乎立刻散去!

王紫背脊挺直站着,拳头悄悄松开,一瞬间散去的威压让她现在感觉踩在了虚空之中,好像没有着力点一般,汗水顺着额头滴落,却在眼睛上方被浓密的睫毛拦了下来,王紫轻轻眨了眨眼睛,汗水渗进眼睛的感觉有些涩、有些疼。

战文石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而那边九人却是神色不已的看着王紫,刚才王紫的威压的确是属于一个地元期五层的修士,然而她体内灵气的浓度却是让人惊讶!神识更是出乎几人意料的庞大!那气势更是不可思议!像是一个伺机而动的杀手,又像是一个绝杀一方的战士,又像是一个不可抗拒的掌控者!

而这气势的主人、其实只是一个十九岁的女子!而她的仙龄、竟不超过一岁!

“呵呵,我就说这小丫头会让你们惊艳的吧,现在信了?”

一个豪爽的声音响起,伴随着一声似乎很开心的笑,宇文乾站起身来,踱着步子走在王紫面前,似乎还有些炫耀的跟其他人说道,在刚才几乎剑拔弩张的氛围之后如此热络的说话,宇文乾却一点不自然都没有,就好像刚才几个德高望重的掌门加堂主对一个弟子同时施以威压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般!

“不信都不行啊,宇文的运气总是比我们师兄弟好些,这样的天才弟子总是先被你发现,哈哈……”一人有些轻挑的笑道,语气有些上扬,如那人上扬的眼角似的,虽然多了几分风流,却丝毫没给王紫留下好的印象,只因他姓史,名史烨。

“要说运气,我只比你们好那么一点点,真正运气好的可是我们战院长!收到这么个弟子,啧啧,真不愿让你们知道当日演阵院大胜道兵院时那个精彩啊,还好今天齐院长不在这里,不然准又扼腕叹息了!”宇文乾拍了拍战文石的肩膀笑着说道。

“宇文副掌门过奖了,不过还真得感谢丘院长,不然我这老糊涂也发现不了王紫这块儿纯金子啊。”战文石调笑着开口,不自觉的带上了吊儿郎当的口气,但到底记得这是帝神峰,不比任何一个能开玩笑的场所,这里的一砖一瓦,甚至一缕空气都在提醒着大殿内的人必须知道分寸,适可而止。

“呵呵,说了半天,还不知道这个弟子叫什么名字呢,你们倒是一来一去的说的开心,不介绍一下吗?”一个身着橙色羽衣的女子笑着打断几人的话,只见那女子英气却不失灵秀,貌美却不失精明,这唯一的女子自然就是屈南荫了。

“这是……”宇文乾正要接受,却被另一个人打断了。

“诶,让人家小丫头自己来说,宇文你挡在那里干什么?好不容易把人请来,你还打算不让我们见了?何时见你宇文如此热心了?”

一人调侃着说道,却见那人明明看似年纪轻轻,面容也颇为俊逸了,却是在下巴处蓄了一簇山羊胡子,一身宽松的乳白色道袍似乎想做出些道骨仙风的意味,只是贪图玩乐的心态加上根本静不下的动作,又放在标准的道士大半身上,实在不伦不类的让人有些想笑,此人却是长孙岐。

一眼看上去长孙岐似乎很不靠谱,然而他却是长孙家这一辈天命者中的佼佼者,实力在天元期五层,这修为在七个副掌门中并不出彩,然而天命者修习的功课本就跟常人有所不同,修为上普遍偏低。

“是啊,宇文动机不纯,人战院长还在这站着呢,你该不会想挡着战院长的面儿挖墙脚吧!”

一人附和的说道,后来语气变得惊讶,面上一片恍然大悟的样子,他的意思是说宇文乾该不会想收王紫当徒弟吧?事实上七个副掌门是可以收徒弟的,只是能被七个副掌门收入掌下的弟子几乎没有几个,那人这么说,显然玩笑开的有点大,可看那人点头了然的样子,又像是根本不怕宇文乾刁难一般,众人却是尤礼。

“这样资质的小丫头谁不想亲自教导?尤礼你敢说你不想?哼哼,可惜人王紫估计看不上你那堆瓶瓶罐罐,我这不是怕人小丫头紧张吗?你们几个,尽知道捣乱了,关键时刻还不是我这个苦命的人招呼人家吗?呵呵,王紫啊,你就简单介绍介绍自己,不然这几个人可是不会罢休的。”

宇文乾爽朗一笑,似乎被几人的发言给逗乐了,然而右肩膀上时刻暴张的虎口,匍匐在背后锦衣之上肌肉喷薄的虎身上带着的暴戾都不知不觉的冲淡着他那颇为豪气的笑,他似乎不在意几人的调侃,轻松的带过了尤礼的猜疑,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继而直直的看向了王紫,示意王紫自己来介绍。

“王紫。”

听着几人你来我往的话,在几人给足了王紫空间说话的时候,王紫却只吐出她的名字,又等了两秒,见王紫已经收住了话口没有再说的意思,几人都有趣的看了看王紫,这个时候不应该滔滔不绝的介绍一下自己的长项,在顺着尤礼的话表示一番受宠若惊,然后在宇文乾没有表态实则很有可能有意收徒的情况下先斩后奏叫一声师傅吗?

这样的话一个长天派位高权重、家族里亦是吃得开的师傅岂不是到手了?可王紫竟然只说一个名字?是笃定他们知道她的基本资料了,还是恃才傲物,又或是真就如此个性非常?

“不是世外域的人呢,我就说嘛,世外域要是有这样的天才子弟,早就应该有点风声才是啊,既然是修真界来的,王紫啊,你来自哪个卫面?”

几秒钟的空白过后,一个带笑的声音响起,却分明带着几分刻薄,别人是听惯了习惯了,王紫却是眸中一冷,闲扯了这么一堆,终于开始正题了吗?

------题外话------

咳咳,今天字数总算爬上来点了,之后会继续往上爬,么么哒=。=

《王的一等神偷丑后》文清水清源,穿越玄幻宠文专情,书荒的妞儿们考虑看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