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零七章 旧事搁浅

安排好所有的灵兽,王紫这才来到一处湖边,清风习习,带动着湖面上连天的荷叶绸缎一般舞动起来,盛开的莲花点缀其间,云痕峰上也有莲花塘,但个眼前这个比起来,却是黯然失色了。

王紫蹲在湖边,看着摇曳的莲花,这些莲花可不同于普通的莲花,凡是在赤灵内的生灵,见到的都要深思熟虑一番,基本上没有能用得上普通二字形容的,这莲花名叫佛莲,绝对是稀罕灵草,在异物集中排名十一的天材地宝,这要是放在外面指不定会引起怎样可怕的哄抢。

可自从这湖泊出现之后,王紫只是将丹药库里找到的种子撒了进去,没想到这湖泊竟是具有生之力的,虽然生之力远远不能跟净化之水比,但也是难得一见的灵水了,没有过了多久,王紫才无意间发现当初她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撒下的种子竟变成如今这片生机勃勃的模样。

自王紫走过来,那清澈的湖面就快速的游过来一群形态各异的鱼儿,不停的在水下旋转,有的跳出水面,聚集的鱼儿越来越多,而且看起来都很兴奋的模样,这些鱼都是狂鸟弄来的,只是放在赤灵中,又加上这湖水的生之力,变得比放进来时聪明的多,形态也好看的多了,而且都是未开灵智的小鱼,不知道畏惧。

难得见到如此不怀心思的小生灵,王紫眼中流露出一丝笑意,觉得这般无忧无虑的小家伙可是很久不曾见过了,赤灵现在随着她的晋级一直在变化,空间不停的变大,倒是空旷起来,以前也想过带一些低阶灵兽进来,可是除非跟王紫契约,不然根本无法带进赤灵,像这些鱼儿一般不能开启灵智的灵兽,在仙界基本上找不到了。

“它们很喜欢你。”一个低沉好听的声音响起,只是话说出来有些天然的冷。

“唔。”

王紫点点头,这才看向不远处的雪风,湖色和白色整齐分割的长衫,穿在身上有些宽松,看起来有些衣袂若仙之意,那长的有些过分的墨发在天然圆滑的石头上蜿蜒的铺着,俊颜安静的看着王紫,手中还拿着一块珊瑚好刻刀,刚才王紫就是看到雪风雕刻的太认真才没有打扰他,王紫看向雪风手中的珊瑚雕,这好像是雪风唯一的爱好了,没事就待在莲池这里雕雕刻刻,没人打扰的他的话他几乎能一直这样入定一般刻下去。

“要处理他吗?”

雪风起身走近王紫,不着痕迹的收回了手中未完成的珊瑚雕和刻刀,拍了拍手上的石屑,眼神看了看湖中央,却见那湖中央一片大的有些过分的荷叶上放着一个冰封的长方体,如水晶棺一般,其实也差不多了,那冰块中封住的却是当日朱雀残魂找上的倒霉契约主、简玉。

为了防止简玉通过契约联系回到简玉身体中,王紫一直把简玉的身体放在这里,如今朱雀残魂事情已了,该是时候处理简玉的事情了,外面还有两个诺晨和景焕,这一次缥缈峰的历练他二人也是参加过的,煅魂水处发生的事情别人或许不知道,诺晨和景焕当时若在的话,定能猜到不少,但愿玄武那边已经处理好了。

“嗯。”王紫点点头,简玉的事情总要处理的,他的魂魄和身体是她分开的,总不能一直放着不管。

雪风了然,手中幻化出两条水链,‘嗖’的飞向了那冰封的简玉,缠上了冰块两头,连带着冰块下那片巨大的莲叶飘向岸边,近了的时候,雪风微一使力,把那冰块拽上岸来。

“身体没事,但是灵魂、离开身体那么久,想要再回来不是那么容易。”

雪风微微皱眉,在他看来,王紫在对待简玉、诺晨、景焕三人是在仁至义尽,没有绝对保证的约束,怎么能肯定三人不会泄密,只是他猜想王紫定是明白的,就算他说了王紫也依然会按照自己的想法做,因此划到嘴边的劝说还是咽了回去。

王紫没有做声,上前查看了一下完好无损的躺在冰块中的简玉,伸手凭空一抓,只见许久不曾派上用场的鬼面魂幡出现在了王紫手中,那獠牙鬼面额间那懒洋洋耷拉着的眼皮,似乎因为王紫的召唤而裂开了一条缝,半垂的眼帘下闪过一抹幽绿的光芒,幡面扑簌簌的摆动了两下,算是打招呼了,这么久没有新的实物,鬼面魂幡似乎有些不高兴。

雪风倒是诧异的看了一眼鬼面魂幡,这架魂幡的能量太强大!根本不是普通的魂幡,而且最重要的是、王紫竟然能驱使的了魂幡?这不是鬼修才能控制得了的吗?再仔细看了看那魂幡,这魂幡满是煞气,并非普通的招魂幡,也是鬼修禁用之物!王紫现在拿这个出来干什么?

王紫不管鬼面魂幡那点无聊的小脾气,这是在仙界,灵魂是随便可以吃的吗?王紫默念口诀召唤出了简玉的灵魂,只见鬼面魂幡一抖,一阵黑气涌了出来,待黑气散去之后只见一个灵魂平躺着漂浮在空中,正是简玉的灵魂,只是这灵魂在王紫抽取出来的时候就把他封印了。

说来当初单靠王紫抽取出简玉的灵魂也不能顺利把他保存到现在,以前一直以为鬼面魂幡是极煞魂幡,凡是被收走的魂魄都会被炼成鬼奴,没想到在后来她对魂幡的掌控越来越强之后才发现,这鬼面魂幡内分两幡,一幡锁死魂,一幡锁生魂。

这鬼面魂幡的力量极其庞大,刚开始王紫并不能掌握生魂幡内的力量,直到后来她的识海成倍成倍的增加后,才发现鬼面魂幡的力量一直并未全被被她掌控,王紫心中对鬼面魂幡的来历多了一分好奇,在被她征服后还一直隐藏着实力,总有一天她要好好钻研这魂幡的,但仙界肯定不是那个合适的地方,仙界对于煞气、鬼气太过敏感,她还是不要以身试险的好。

而简玉的魂魄之所以保存的这么好就是因为王紫将他收进了生魂幡内,只是直到召唤出简玉的魂魄,王紫来回来看了看简玉的身体和魂魄,才突然想到如果要将简玉的魂魄送回去,在赤灵内操作肯定是不行的!

赤灵内不许人进入,将简玉的魂魄和身体分离,他相当于死物,这才能将他安置在这里,但现在……

无法,王紫默念口诀,又将简玉的魂魄收回幡内,鬼面魂幡上那只耷拉的眼皮不知何时完全阖上了,遮住了那诡异的绿色,王紫收回了魂幡,看来复活简玉之事还需从长计议。

“有什么阻碍吗?”雪风一直观察着王紫若有所思的神情,见她收回了简玉的魂魄,不由的问道。

“嗯,暂时、不,估计在挺长一段时间内,他还得待在这里。”王紫解释道,她想着快点剪断之前一些不必要牵连,可今天的机会错过了,一些安排也排不上用场了,那么简玉复活的事情,恐怕要搁浅了。

雪风了然的点点头,重新用法术将封住简玉的冰块放回了莲池中央。

“唔……以后会很热闹,你可以跟他们去玩。”王紫站起身,本来是要走的,却觉得应该跟雪风说点什么,想了想才找到一个稍微可以的话题。

“会的,我很喜欢这里。”雪风一顿,王紫回头时那深邃的墨眸正好撞进了他的眼中,真是奇了,这双眼睛明明深邃无垠,有时却简单的令人莞尔,雪风面上没笑,心里却是笑了,她、也许是担心对他这个契约伙伴照顾不周?

“那我先走了。”王紫墨眸在雪风眼睛上停留了一会儿,确定他说的是真的,这才放心。

“主人,若是什么时候你闲下来了,我更期待陪你练练手。”雪风唤了一声,却是说道,话说这也是他最初契约王紫的想法,这个让他百般惊讶的人类女子。

“嗯,好。”王紫驻足答应,心中想着这是个好主意,这才离开。

不知道穷奇和青龙在商量些什么,王紫也没什么事找他们了,也就直接离开了赤灵,房间内很安静,现在正是中午的时候,下午他们必须回到演阵院,王紫出了房间看了看,她出来的还算早了,戎沛白和旗妩月的房间还没有动静,赫连妹应该随着长天派正常的作息时间早就去上课了。

王紫下楼来,索性没事,就拿起旗妩月经常翻看的书看了几眼,竟都是些谁谁谁的风流野史,扫了几眼那人物下的备注,竟都是长天派的弟子,王紫没了兴趣,看旗妩月整天抱着这些书,总以为她有一门是潜心修炼的,没想到却是这些,颇有些忍俊不禁了。

真没了事情做,王紫脑海却是不由的转了起来,梳理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情,缥缈峰结界破了之后不知道进展怎么样了,长天派和世外域各大家族的反应怎样……

按说正确的做法是先从参加历练的人身上下手调查,最可能的人就是留到第十天的人中,这样的话范围就缩小很多了,可是那些长老没有趁热打铁当时就查,却是把他们都放了回来,已经过了两天,这些人就不怕夜长梦多?还是他们并不在意缥缈峰结界……

“哟呵~王紫小师妹也对这些感兴趣?有没有看上哪个男人?师姐我帮你参谋参谋啊。”正在王紫想这想那的时候,一个戏谑的声音传来,脚步声自楼上而下,是已经穿戴整齐的旗妩月,也没了刚回来时那副脱力的样子,现在精神抖擞的很。

“没有。”王紫很快反应过来,放下手中一直拿着却没看的书。

“害羞什么啊,师姐我这可都是一手资料,别的没有,就长天派的优质美男,师姐这儿的信息绝对是最全的,保准你一追一个准儿!”旗妩月呵呵的笑着,坐在了王紫对面的沙发上,也不在意王紫坐在她的贵妃椅上,要知道平时戎沛白要是碰一碰都能引发一场大战的。

“切……真那么准的话怎么在你那漏网的那么多?”戎沛白鄙夷的声音随后响起,也跟着出来了。

“你懂什么,在发现猎物不对胃口的时候当然要弃之。”旗妩月顺了顺头发,漫不经心的说道。

“怎么不说你自己魅力不行?告诉你别把你那些龌龊思想灌输给王紫小师妹,王紫小师妹才不需要,就你所说的那些优质美男,倒贴了人王紫小师妹都不要!”还有一半楼梯的时候,戎沛白直接跳了下来,昂着头从旗妩月身边走过。

“不要因为嫉妒就总是刻意诋毁我的魅力,可怜的女人……”旗妩月站起身哼了一声,反从戎沛白身边走过,眼神还明目张胆的扫过戎沛白的身体,摇着头做出怜悯的神态。

“你才可怜!”戎沛白低吼了一声,真想跟旗妩月现在就来一场较量,可是她们真得走了。

长天派整体的气氛有些怪异,王紫三人直奔云痕峰,心里也猜测缥缈峰的结界还是给外界不了的轰动,不过演阵院的人主要的关注点好像并不在缥缈峰结界,而是热火朝天的讨论着历练时候的事情,要不是最后出了那么个事情,演阵院如今肯定要在这次历练中大出风头的!

众人见王紫来了,都兴奋的迎上来,话说虽然众人都是一口一个王紫小师妹喊着,但王紫在他们所有人心中那都是恩人加老师的身份啊,现在王紫来了,众人岂有不请人上座的道理。

只是众人才刚刚迎上来,就硬是被一个人捷足先登了,众人一看,却是战文石!战文石一整天都没见人影,这会儿王紫一出现他也跟着出现了,众人正想跟平时一样调侃两句,就见战文石面色不似以往吊儿郎当,却是不知发生什么事了。

“王紫,有人请。”战文石如此说道。

“谁?”王紫微微诧异,莫非刚才还在想着没人来查,现在就被盯上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