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零五章 回山

“结界被破了?!”

众人无不惊讶的喊出了声,看着赫然呈现在所有人眼中的缥缈峰,缥缈峰远比他们现在所在的山顶高出许多,众人仰头看着,锯齿山群环绕下的缥缈峰,颇有些直指云端的态势!

而伴随着缥缈峰结界的破除,缥缈峰上紧跟着白光大盛,直刺的人眼睛生疼!也只一瞬间就消失不见了!众人怔怔的看着,那应该就是那个聚灵阵了,几乎在结界破除的一瞬间,聚灵阵也自行毁了!

众人似乎还能看到四散飞逃的灵兽,似乎因为突然见到了自由的天空,兴奋之余并没有辨别方向,只用了最快的速度逃离缥缈峰!有的灵兽甚至傻傻的撞到了众人等待着的地方,在看清情况时大惊,飞速变了方向离开!索性众人似乎比他们还迟钝,并没有最快的反应过来前去拦截。

几乎九十个六大家族的长老被一瞬间狂暴的能量掀的远远退开了五十几米的距离才堪堪停在空中,怔愣的看了看自己的手,就在刚才,他们还以为此行会不出意外的顺利解决困境,然而不过半个时辰而已,面对已经全然大开的缥缈峰,纵是身经百战的高阶修士,现在也感觉到深深的讽刺,同时心中开始盘算着这件事可能带来的种种后果。

无论是长天派的弟子还是六大家族的子弟,现在都已经是筋疲力尽,几千只眼睛同时看向了还在空中矗立的长老们,接下来该怎么做,必然是等他们的安排了。

“竟然……没有挡住……”

司空长歌也惊讶的呢喃,那聚灵阵怎会在一刹那陷入狂暴?如果他判断没错的话,那聚灵阵定是一瞬间释放了阵法所有的禁制,将聚灵的速度达到了恐怖的程度,灵力突然间狂暴的涌入,刚才那一瞬间结界内外的灵力层的能量一定至少是之前几千倍!就像是一个温吞的修行者,受到刺激后自爆元婴,一瞬间将能量提升到了本身的几百倍!

“阵法也可以这样?难道那个人真的是灵兽,他一直操控着聚灵阵?”

池天翰亦是不敢置信,不然他实在想不出一个好好的阵法如何会突然见改变既定的运行轨道而发生这样意外的事情?不只是他,就连那九十几个高阶修士也没有料到不是吗?

“这次麻烦大了……”旗妩月则是顺了顺头发,摇了摇头说道,虽说是麻烦,但那表情却并没有给人感同身受的感觉。

“王上,您真是让北皇大开眼界。”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突然破开的结界吸引去的时候,北皇却是垂着头,眼中闪烁着赞叹和爱慕的神色,矛盾却也柔和,左边的嘴角掀起,在那张稳重的脸上顿时多了一抹难言的邪气,心中无比感谢这次十天的缥缈峰之行,这么一个让他了解王上的机会,几千前来,在他不断重复的生活节奏中,这绝对是从来没有过的精彩。

“安排好史二娘和我交代给你的事情。”王紫绝色的面容没有丝毫波动,墨眸亦在看着缥缈峰,却难辨神色,只在神识中说道。

“是,王上。”

北皇笑着应了,心中却轻轻叹了口气,王上,您对所有人宽容,却唯独对魔界如此严苛,是他出现的方式不对吗?北皇适时地打住了自己就快散发的联想,真是不该,因为对王上有了不该有的旖念,反而神经有些敏感了,这是作为魔王亲卫的大忌啊……耐心,他必须铭记,他最不缺的就是耐心……

……

缥缈峰的混乱不只是怎样落幕的,或者一直都没有落幕,十几天来的疲惫加上辅助众长老时巨大的灵力消耗,让长天派的弟子到最后在混乱中都开始恍惚了,只记得一种长老匆匆的商议了一会儿,再然后就是六大家族的负责人快速的带走了各自家族的子弟,最后离开的是长天派弟子,仍旧是欧阳侨负责,白鹤分批将长天派的弟子送回了长天派。

长天派的弟子各个与院派的弟子本是兴致勃勃的期待着他们的凯旋,可在感受到众人沉闷的氛围之后,划到嘴边却怎么都问不出来了,尤其是今日守山门的几百弟子,长天派的山门前眼界开阔无比,将四周的景物尽收眼底,当然包括锯齿山群中若隐若现的缥缈峰!以前缥缈峰的地方一只是一片的空白,今天他们却真真儿的看到了被隐藏了数千年的缥缈峰!

不久前乍一看到的时候几百人竟然都幼稚的去揉眼睛,这等怪事怎么会让他们遇到?这仙山云海中莫非还能看到海市蜃楼?然而怀揣着一颗探求真相的心在看到一只只巨大的白鹤飞跃过头顶,留下浓重的疲惫和沉重的时候,众人再看向缥缈峰的方向,不用问也肯定,缥缈峰的结界竟然破了!

众人被特许各自的房间调养将息,给他们两天的假期,这对于昏昏沉沉的众人当然再好不过。

“王上,有任何都可以随时呼唤我。”临走时,北皇在识海中跟王紫说道,这句话虽然每次分别的时候都会说,但是能让王紫主动找他的事情真的少之又少。

“嗯。”王紫淡淡的点头,跟戎沛白、旗妩月二人一起乘坐飞行法器回到月阴山。

“我们得下去。”

戎沛白说道,三人停在月阴山的结界外,现在正是下午,月阴山结界并没有到开启的时候,若不是有长天派副掌门宇文乾的特批,她们是断断不敢来这个时候回来月阴山的,这时结界外聚集的女修士也有一百多了,推搡了半晌,终于有三个女修士壮着胆子上前,透过结界向那二层小屋喊话,那里正是住着灵柔大婶。

那三个女修士轮流着表达了他们要回房间的原因,说话措辞不可谓不小心,即便灵柔大婶看不见,三人还是恭敬的行礼,话落后,保持着微弓着腰,拱着手的姿势等着灵柔大婶发话。

一时间山风吹过让气氛多了几分尴尬和诡异,久等不到灵柔大婶回话的三个女修士脑门儿上渐渐出现了汗滴,许是担心三人是不是撞到枪口上了,即便有着宇文乾的特批,灵柔大婶若是脾气不对起来,她们照样讨不到好,现在她们只想回去打坐恢复元气,要是现在把他们扔给刑堂,出来的时候不知道还有没有命在了。

就在众人都有些忐忑的想着要不要去专供弟子打坐的大殿去的时候,那一层的矮门却是吱呀呀动了,众人的心又是一提,反应一直的低眉敛目。

只有王紫竟微微探出些身子,从前面的三人中间看过去,那个矮门后,首先看到的是一根弯弯曲曲的拐杖,像是随意撇来的树枝,然后是洗的泛白的袍角,一如前几次匆匆看到的,以至于她的印象中灵柔大婶一直都是那根拐杖、还有反复穿了洗了的灰白色衣衫。

王紫很奇怪,从第一天来这里的时候就对小屋内的灵柔大婶抱有不浓不淡的好奇,不知是不是从戎沛白那里听说了太多灵柔大婶的禁忌,竟愈发对这个神秘的灵柔大婶好奇了,只是一直有事在身并没有真的去探索。

戎沛白突然拉住王紫的胳膊一拽,又把她拽回了原处,被前排的三人挡住了视线,神识中急急地吩咐王紫别看,戎沛白是真的着急了,要不然也不会这么粗鲁的去拽王紫,刚才眼神一瞥,看到王紫竟然直愣愣的盯着灵柔大婶看的时候就吓了一大跳!还好还好、灵柔大婶还没有走出来。

王紫侧头看了看戎沛白,能感受到她的紧张,王紫敛下眉宇,这一次又错过了,算了,不看也罢,最近事情仍然少不了,若是灵柔大婶的事情真的那么灵验,她暂时还是避开吧。

直到感觉到王紫真的安分下来了,戎沛白才放开抓着王紫的手。

能感觉到结界上的波动,应该是灵柔大婶打开了结界,余光中能看到那只拐杖的影子闪过,随后是轻轻敲在地上渐行渐远的声音。

“多谢前辈!”众人同时拱手致谢,等灵柔大婶快走进小屋的时候,众人才陆续走进结界,没走几步就乘坐飞行法器飞速离去。

轮到王紫三人的时候,一切都很平静的进行,戎沛白在前面走着,在前面祭出飞行法器,戎沛白已经率先跳了上去,王紫也正要跟上去的时候,却见一根如骨头一般泛着灰白色泽的拐杖突然斜在王紫面前!

王紫眼神微动,看到了拐杖后轻轻摆动的泛了白长衫下摆,再往上看,是一双枯树一般干瘦的手掌,紧握着有一个弧形弯度的拐杖,衣服似乎是再普通不过的衣服,普通的甚至特殊了,至少如今没有人在反复的洗一件衣服去穿了,再往上便是落在腰间的头发,头发也干枯的像是杂草,没有一点水分,白发躲过黑发,但看得出主人是细心梳理过的,并没有纠结在一起。

戎沛白的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上,王紫身后的旗妩月也不好受,妩媚的脸色有瞬间的煞白,灵柔大婶什么时候去而复返的?而且鬼魂似的一点声响都没有发出!更过分的、她拦在王紫面前算是怎么回事?

戎沛白和旗妩月心中忐忑不已,她们不能只管自己走,王紫还在这呢,可留下来又打从心里发怵!戎沛白更是为王紫捏了把汗,早就告诉王紫长天派的事情好奇不得了,她非不听,一定要惹到这个千年老妖怪吗?好在、好在王紫大量的视线到灵柔大婶肩膀处就停止了!戎沛白感觉自己的心几乎玩了一次蹦极,从万丈高空砰的落在地上,她还来不及拼凑碎了一地的心,就再一次屏住呼吸听着灵柔大婶的话。

其他女修士见情况不对,就趁着这眨眼的功夫用惊人的爆发力离开了!速度快到几乎眨眼就不见了!

“缥缈峰发生了什么事?”粗噶的声音响起,像是锯条在木头上高速的划过,带起一阵阵刺耳的响声,莫名的让人不喜,这声音王紫是听过一次的,就是眼前的灵柔发出的。

“缥缈峰的结界被破了。”王紫微微一顿,刚才那三个女修士并没有多说缥缈峰的事情,灵柔是如何联想到缥缈峰出事的?拦下她来问是巧合吗?

“谁?”一声粗噶的疑问。

“不知道。”王紫回道,一直没有抬头去看,尽管以灵柔微弓着背的高度,她或许抬一下眼帘就能看到那张脸,包括那双据说不能看的眼睛……

“你叫什么名字?”灵柔没有追根问底,而是突然换了话题,这一问就让戎沛白和旗妩月心里一抖,以往听来的一个个女修士的悲剧在脑海中快速的划过,现在恨不得让灵柔把这句话吞回去,可是、那可能吗?

“王紫。”王紫回道,并没有犹豫,那天刚来月阴山的时候,灵柔也问过她的名字,跟戎沛白和旗妩月的想法完全不同,王紫诧异的是灵柔并没有记住她。

“姓王?”粗噶的声音出现上扬的音调。

王紫微微疑惑,忍住一瞬间想抬头的冲动,那天灵柔也是这样呢喃着自言自语,却并没有后话了,没想到今天亦如是,灵柔在说完这些后身形一闪,洗的泛着灰白的衣料在视线中消失,门阖上的声音在有些凝滞的空气中显得很明显,王紫这才抬眸,看了看已经紧闭的房门,姓王、有什么值得深思的地方吗?

“快走快走!”旗妩月这一次反应远比戎沛白快,直接拽上王紫跃上了飞船,戎沛白在飞船内输进灵力,很快就到了房间门口。

直到砰的关上门,旗妩月紧走几步倒在她的贵妃椅上,戎沛白则直接摊在了平时赫连妹坐的大地毯上,戎沛白这才有空抹了把头上的虚汗,闭上眼直想睡,她是真的累了。

“王紫小师妹,你去好奇灵柔大婶,真的。”戎沛白有气无力的说道,好像王紫跟灵柔大婶说了几句话就跟死亡线上挣扎了一圈似的。

“凡是秘密,都有可能是要命的。”

旗妩月难得正经的说道,只是那手一挥,只听衣帛撕裂的声音连续响起,旗妩月竟直接把那一身衣服撕的乱七八糟从身上扒下来,旗妩月在房间的时候似乎从来不穿衣服,要不是戎沛白的强烈反对,估计连身上简单的短裤抹胸也不会穿了,此时闭着眼睛也有昏昏欲睡的打算。

“你们不回房间的吗?”王紫默然,并没有直接面对二人的劝诫,而是问道。

“一会儿,先在这缓缓神。”戎沛白有些含糊的声音响起。

王紫不置可否,二人几乎立马就睡着了,这一缓神估计也不早了,刚走了几步的王紫又折了回来,一手拽起戎沛白,动作不算温柔也不粗鲁,架着戎沛白上了二楼,把人扔进了她的房间,又返回去搬旗妩月,感受到有人靠近,旗妩月妩媚的身体直往王紫身上靠,几乎未着寸缕的身体贴上来,王紫忍着把人扔下的冲动,直接闪身上楼,开门把人仍在床上,这才松开了一直皱着的眉头。

演阵院去了二十五人,其中比戎沛白和旗妩月修为高的不在少数,然而两人却是留到了最后,估计在出来的时候两人的体力已经严重透支了,只是一直在忍着,直到回到这个相对依赖和放松的环境里,二人才真正把自己的疲惫表现出来。

王紫迈步走向自己的房间,却在开门时下意识的看了看对面紧闭的房门,微微一怔,邪彤离开似乎有些日子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