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九十四章 你是我的命

王紫坐在破败的大红木床山,低着头,很久都没有说话,青龙担心的看着王紫,北皇虽然担心,但不得不紧守着那个似乎神智尽失的史二娘。

“甜心!咕噜咕噜……”天心似乎想安慰王紫,毛茸茸的尾巴在王紫背后缓缓的扫着,头贴在王紫颈侧轻轻的蹭着。

“王上,要不要杀了史语儿和木易水?”北皇不得不出声问道,史语儿和木易水已经意识到被调虎离山了,正在往回赶,若是要杀,他马上就吩咐影子动手。

“……别杀,把下面的那些男修士……”王紫顿了两秒,在北皇以为她不会说话的时候开口了,但说到一半忽然停顿下来,似乎在思考。

王紫站起身来,身上的杀气已经尽数敛去,缓缓的走到了史二娘面前,史二娘还是保持着刚才的姿势,跪坐在低山颤抖着,嘴里不停的重复的说着什么,王紫蹲了下来,看着史二娘变得稻草一般的头发。

“不是我害了天哥,我那么爱他……”

“是夏筱莲,对,就是夏筱莲,如果没有她,天哥就不用做那么多事情……”

“天哥不会死……不会死……”

近了才能听到史二娘口中翻来覆去的呢喃着这几句话,好像陷入了臆想中一般,任凭身上的血不停的流着,也不处理,想不到一个天阶修士只因为王紫的摄魂便完全被自己困住了。

王紫手中凝结着黑色的魔气,可只攥在手中,一直没有打出去,史二娘,是她三十年前就想杀的人,那是她第一次有了杀心,她永远也忘不了史二娘对她的母亲说的话……

三十年前,夏筱莲怀胎七月的时候,那时的王紫已经能够听到外界的声音,她以为的精神力也能延伸出很远的距离,史二娘并非在缥缈峰待了三百年没有离开,最起码在三十年前,她出现过。

“夏筱莲,你真的确定你肚子里的孩子是天哥的吗?”夏筱莲来者不善,却是笑着无比妖艳的说道。

夏筱莲喝茶的动作未停,没有回应夏筱莲的挑衅,让夏筱莲的问题变得那么低级起来,然而王紫却知道母亲心中不是那么淡然的,她能感受到母亲的焦虑和担心,因为那段时间正是所有人都在怀疑和质疑的母亲的时候,母亲的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她无时不刻不在期盼着父亲能够出现,却又无时无刻不在祈祷着父亲不要出现,她想让王紫在父亲的陪伴下出生,但又怕王胤天一来就陷入了仙界的天罗地网中。

“夏家不是在张罗你跟宇文家的婚事吗?你为什么不高高兴兴嫁过去?”史二娘缓缓的说道,然而她的气息却突然变得阴冷起来,一如今天所表现出的阴冷。

“夏筱莲,就是因为你天哥才受尽了磨难,就是因为你天哥才放着好好的魔王不当来跟仙界作对,就是因为你天哥才会被他们选中!都是因为你!你为什么不去死!”史二娘突然阴冷的低吼,随着她一声声低吼,那阴冷的感觉直逼夏筱莲,就连身在夏筱莲腹中的王紫都能感觉到!

“你说什么?他们是谁?你所说的他们是谁?你是不是知道什么?那年狮占峰一事是不是有人策划的!你说啊!”

夏筱莲本是冷静的,可在听到史二娘一声声低吼后竟浑身颤抖的说道,是被气的,夏筱莲的负面情绪一股脑的侵入了浸泡王紫的亁水中,王紫顿时产生窒息一般的难受,然而王紫使劲儿的平复着呼吸,心中担心的却是母亲,因为母亲现在的身体很差,而对面那个人的杀气很重!

“哈哈哈,有人策划又怎样?我早就说过,我会不惜一切代价抢回天哥!不惜一切代价!哈哈哈,夏筱莲,我不杀你,也不会杀你肚子里的野种,我会等着,耐心的等着她的出生,因为那天天哥一定会出现!哈哈哈……”史二娘大笑着站起身,看着夏筱莲愤怒的模样,似乎变得极其开心。

“听说你隐世了?那为什么今天会出现在这里?只是为了说这些话吗?真是可怜,你想等胤天是吧?可惜,别说三百年,就算三千年,三千万年,就算等到你死,胤天也不会出现,因为他宁愿死,也不会爱你!”夏筱莲极力的让自己冷静,可是杀气还是不可抑制的在体内翻涌,夏筱莲轻轻的抚摸着肚子,她不能动手,不能,她还有孩子……

“你闭嘴!只有我配得上天哥,你只会让他痛苦!哈哈哈看着吧夏筱莲,你不是想让你的孩子安然出世吗?我偏不让你如意!那个野种出世的时候,就是你夏筱莲身败名裂痛不欲生之时!哈哈哈……”史二娘突然变得激动,阴冷的气息锁定着夏筱莲,好像下一刻就会猛地出手,然而却突然后退着说道,很快,史二娘放肆的大笑着扬长而去。

而留在原地的夏筱莲,不断的做着深呼吸,她一直护着自己的肚子,然而即便如此,一阵阵黑暗还是笼罩她,王紫也被窒息的感觉压抑的失去了直觉,直到王紫再次恢复直觉的时候,才从外界的下人口中得志,母亲差点小产,后来才知道,所谓的小产,就是她差点死去,差点没办法降生……

“史二娘,你知道我是谁吗?”

王紫清冷的声音在夏筱莲头顶响起,奇怪的是,在听到王紫的声音时,一直处在臆想中的史二娘竟然缓缓地抬起了头,从那堆稻草一般的头发缝隙中看着王紫,向左歪了歪头,又向右歪了歪头,眼睛一直从王紫的脚尖看到头顶,忽然倾身跪着往前看去,似乎想透过王紫碎碎的刘海看清楚那双眼睛。

“天哥……天哥?你是天哥?!”

史二娘那涣散的眼神渐渐聚拢,由一开始的疑惑到后来的惊喜,几乎跳起来说道,双手猛地伸出,似乎想去抱王紫,然而她刚刚有动作就被北皇定在了原地。

“天哥!天哥真的是你吗?我是二娘,我是二娘啊!我一直在等你,你相信我,你不想让我害人,我就没有再害过人,你不想喜欢我做史家的长老,我就隐世啊,只要你不喜欢的我都可以改啊,快看这里,都是我亲手布置的,我知道你想找一个安安静静的地方生活,这里好吗?不好的话我还准备了很多地方呢,我等你很久哦,每天都在等,这是我亲手绣的喜服……”

史二娘被定住了,可头部还可以活动,那妖娆的眼睛充满痴迷的看着王紫的眼睛,像是恋爱的女子,满心欢喜的倾诉着,急切的好像说晚了一秒眼前的人就会不见一眼,史二娘低头看去,本想解释身上的衣服,可是入目的却不是那红艳艳的喜服和她亲手绣上去的鸳鸯戏水,而是一身还挂着血的里衣。

“不,天哥你等等,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你等等我!天哥你不要走,就等一会!”史二娘急切的说道,恳求的看着王紫,体内的集中能量竟是同时集中起来冲击北皇的封印,北皇皱着眉看着史二娘,并未阻拦。

“噗……咳咳咳……”却见史二娘猛的喷出一口黑血,却拘谨的擦了擦嘴,又使劲儿的擦了几回,手撑着地面站起来,小心翼翼的看着王紫,慢慢的接近梳妆台,好像怕一刻不看王紫王紫就会消失一般,终于跌跌撞撞的走到梳妆台前的时候,却愣愣的看了看自己占满了鲜血的双手。

“天哥不喜欢我杀人,不喜欢我双手占满鲜血……”

史二娘看着自己的手呢喃着说道,就要碰到喜服的手却突然收回,猛然转身,在被打的论七八糟的屋子里使劲儿的翻找着,推开了被一层层红幔,挪开一根根木桩,不知是身体内的损伤太多还是怎样,竟完全忘了用灵力,纯粹用力气去搬动,没一会就呼呼的喘气了,可是她仍然在不停的翻找着,终于走在那边被压扁的屏风后后翻出了一个箱子。

史二娘手捧着箱子想回来,却没注意到脚下的柱子,结结实实的被绊倒在地,手中的箱子被摔了开来,一件叠的整整齐齐的喜服突然倒了出来,史二娘不顾自己那一摔血流的更加欢唱的伤口,紧张的爬起来查看,可是可能因为太着急了,在拿起衣服的时候却听到‘撕拉’一声,那喜服被挂在箱子的锁扣上,撤出一个很大的口子。

史二娘愣愣的看着手中被扯坏的衣服,还沾了不少她身上的血,那是一件男子的喜服,史二娘突然抬起头慌张的看着王紫,丢下衣服向前爬了几步,却没敢再接近王紫。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没有杀人,天哥你相信我,我没有杀人……”史二娘哀求的看着王紫,希望王紫能相信她的话,可是无论她如何说,王紫始终蹲在那里不动,不言,史二娘忽然崩溃的哭了,扯着自己的头发哭的撕心裂肺。

“我不知道……我没有害你,我爱你我爱你!……我宁愿用我的自己的命换你,我怎么会想让你死?……我只想让你继续做你逍遥的魔王……有人跟我你阻挡了他们拿下仙界的步伐,只要我把你引开,他们就不会对你下手……我只想让你活着,我宁愿仙界付之一炬,宁愿世外域从此消失,宁愿史家不复存在,宁愿自己是那个千古罪人,我只要你活……”

史二娘趴在地上,痛苦的揪着自己的头发,哭声一声比一声凄厉,王紫冷冷的听着,突然心中出奇的平静,三十年前,史二娘害母亲情绪失控差点小产,三百年前史二娘被人当做旗子间接陷害了她的父亲,而她本事却对制造这一切的幕后黑手一无所知,她想知道的是事情的来龙去脉,她想揪出的是主导这一切的全部操盘手,她想千刀万剐的是把主意打到她父母身上的人。

而她最想做的是,让父亲和母亲团聚,让她们一家三口团聚……

“在父亲的眼里,从来只有母亲一个人,别再说你爱他,你不配。”王紫走到史二娘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即便史二娘的哭声凄厉,王紫的话却仍然清晰地钻进了史二娘的耳朵。

“天哥你在说什么?你是天哥,不、你不是天哥,不、你是天哥……”史二娘仰头看着王紫,哭声停了下来,但仍然抽泣着,脑袋剧烈的疼痛着,语无伦次的说着什么,眯着眼睛挤出眼睛的泪水,想看清王紫的表情。

“在王胤天的眼里,从来只有夏筱莲一个人,别再说你爱他,你不配。”王紫竟然又重复了一遍。

“不!天哥你在说什么?为什么一定是夏筱莲?我什么我不配?我比夏筱莲早遇到你一百年,为什么是她?”史二娘嘴唇颤抖着问道,双手向前一伸,似乎想抓住王紫的腿,却被王紫不慌不忙的避开了。

“如果你真的爱他,就不会以爱之名一直伤害他、伤害夏筱莲,你把他推向了万劫不复的地步,你的爱会杀了他,夏筱莲就是王胤天的命,你杀了夏筱莲也是要了王胤天的命……”

王紫缓缓的说道,三十年了,梦中会经常感受到母亲绝望的气息,记起曾伤害母亲的史二娘,史二娘的名字、她说的话,王紫从不敢忘,就等着有一天亲手杀了这个女人,再把让她的尸体跪在母亲的面前,可是如今看着史二娘,杀气竟然再也凝聚不起来了,她不会杀她,她爱他的父亲,用了这世上最极端的方式去爱,却也不会放了她,她要让她活着,用最痛苦的方式活着,她还不配死在她的手下。

“不……不是的……我没有以爱之名伤害你……我没有……”史二娘愣愣的看着嘴唇一开一合的王紫,似乎陷入了极大的痛苦,头埋在了地上,额头不停的撞击在地上,好像要极力否认那逐渐占据上风的说法。

王紫蹲下身体,双手突然开始结印,大拇指在食指上一滑,一个血泡冒出,王紫控制这那滴血变换着,将那诡异的图腾模样的手印跟那滴血融合,半晌,只见那血液渐渐变成了一节食指长的虫子形状,王紫将那虫子往史二娘后心的伤口一送,那虫子似乎知道路一般,钻进那伤口中之后马上就消失不见!

“咕噜咕噜……”天心踩了踩王紫的肩膀,身后的尾巴绕过身体卷上王紫的手腕送到了自己嘴跟前,小舌一卷,卷去了上面挂着的一点血液,而那刚刚划开的伤口立时就愈合了。

“甜心!”天心方向王紫的手腕,尾巴重新放在王紫的脖颈上,侧着头蹭了蹭王紫,圆圆的眼睛眯起似乎很享受。

“北皇,能不能把她弄回魔界?”王紫摸了摸天心的头顶,站起身说道。

“能。”北皇肯定的说道。

“看好了。”王紫吩咐,没再看不停颤抖的史二娘一眼,起身走出了门。

“影子。”北皇唤了一声,而只能看见空中黑影一闪,连来人是人是鬼都没看清就消失了!而地面上哪里还有史二娘的影子?影子竟是在瞬间带走了史二娘!

青龙紧跟着王紫出去,心中担心着王紫,也无心去管北皇做了什么,王紫这不长的时间里表现出的种种情绪是他没见过的,也是他猜不透的,这样的王紫让他猜不透,更让他心疼……王紫心里藏着这些事情,到底多久了,三十年前就想杀的人,岂不是在她未出生之时?

临走时王紫一把火烧了那布置精美的喜堂,三人再次出现在最开始的山洞时,迎接他们的还是那群男修士乞求的哼声,王紫的脚步顿了顿,转身又吩咐了北皇几句话,这才离开了洞口。

北皇诧异了一瞬,又看了看那些人,然后认真的点了点头。

“小主人……”离开那山涧时,青龙不由的叫住了王紫,可是叫住了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王紫转身看向青龙,墨眸淡淡的,却也深深的,踩着脚下的碎石,王紫上前两步,靠在了青龙胸前,青龙垂眸温柔的看着王紫,眼睛有些发热,这是第一次……第一次感受到王紫的依赖,像个迷路的小女孩,走了很久很久,累极的小女孩,第一次把自己的柔弱敞开在他面前……

王紫一手隔着衣服放在了锁骨的位置,那里封印着九幽的力量,一手轻轻的放在青龙的喉咙下,摩挲着……

“我是不是,也是你的命……”王紫的声音缓缓的响起,青龙似乎听见自己跳的异常安慰的心脏,似乎看见自己笑的异常温暖的嘴角,似乎看见自己春风般划开的眼神,青龙一手伸出,抱着王紫,紧紧的,另一手覆在了王紫的手上,一起摩挲着喉咙下的位置,那是他逆鳞生长的地方。

“是的,你是我的命。”青龙面颊贴在王紫头顶,轻轻的说,却也是用生命在说。

------题外话------

咳咳,那个……迟来的情人节快乐哦!么么哒,这里是深夜表白的萌萌哒,爱老虎油佛爱我!Mua~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