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九十三章 三十年前就想杀你!

北皇眼神深深的注视着那相对于他还是单薄的身影,这样的身体内蕴含着的能量让人难以想象,那双漩涡一般的墨眸中藏着的秘密也多到让人一辈子都挖不完,北皇更加邪气的笑了笑,王紫现在还不愿意把她的实力展现在他面前,也就是说王紫对于魔界还不是那么信赖,也许,不是她亲手征服的,并不能让她去交付全部的信任。

本来他还在担心魔王本该经受的考验,而现在嘛,也许按照魔界的传统不予改变,才是对她、对一个魔王的尊重……

在经过洞口的时候,王紫能感受到洞口阵法的波动,看来演阵院的人快破阵了,而长孙家和夏家的人也还在虎视眈眈,王紫示意蓝溪快一点,几人快速的走进右边的洞口,不同于左边的洞口,这一边的洞内的通道很多,像是一个迷宫,不熟悉路径的人进来很容易迷路,而蓝溪显然经常从这一带走,因此绕来绕去的,不久就带着他们离开了山洞。

“这里是一只雷炎狮的地盘,我跟他认识,主人且放心走就是。”蓝溪说道,此时他们正站在一堆乱石之中,几乎没有下脚的地方,几人凌空站起,索性踏空而行。

“主人要继续前往山顶吗?”蓝溪又问道,王紫几人是跟随历练的人一起出现的,那山顶一定是她的目标。

“嗯,你可知道煅魂水在哪里?”王紫问道。

“知道,缥缈峰上的高阶灵兽基本山都栖息在煅魂水周围,就算不能离开缥缈峰,也好日复一日的修炼灵魂,以期有一天灵魂之力能破开封印。”蓝溪说道。

“有没有去煅魂水的捷径?尽量避开历练的人群。”王紫又问。

“有是有……但避开历练的人群,险地会很多。”蓝溪道。

“无妨,你带路就是。”王紫道,不早点到达煅魂水守着,她实在不放心。

正在王紫几人没走多远的时候,迎面跳出了一只金色的巨大狮子,冲着几个走进他地盘的人类低吼了一声,呲着充满敌意的戒备着几人。

“雷炎!”蓝溪忙上前几步唤了一声,蓝溪欣长的身体站在雷炎狮面前,还不到它的下巴,然而这一声却是让雷炎狮诧异的停顿了。

雷炎狮低着头看了看蓝溪,眼中露出疑惑,很快感应到蓝溪九魂羊的气息,只是为何他能够幻化成人形了!

‘蓝溪,你……’雷炎狮往后退了几步,仍然保留着对王紫几人的警惕,喉咙动了动,用兽语跟蓝溪交流。

“雷炎,这是我的主人,我们只是从这里经过,你不必担心。”蓝溪温和的说道,想打消雷炎狮身上的警惕。

‘你认了主人?!为什么?’雷炎狮惊讶的问道,不理解他的朋友有一天会屈从于人类!他难道忘了、他们被关在这里就是因为那些贪得无厌的人类吗?

‘雷炎,我的主人不一样,你……’

蓝溪眼神变了变,也用兽语说道,他想解释王紫如何如何值得一个灵兽放弃原则去跟着她,可是话到嘴边时,却觉得自己并不能将那些理由说的如何让人心悦诚服,只因他也是直觉,而他还当雷炎狮是朋友的话,就不能劝他跟他做一样的选择。

‘你选择了用这样的方式离开这里?你等不了我们自己破开封印了吗?’

雷炎狮眼中有些失望,他宁愿蓝溪能说出一个让他勉强接受的理由,在这个缥缈峰一千多年了,坚持的时间总是特别漫长,而往日相互扶持的蓝溪却率先决定离开了,他为失去一个朋友失望,也为将来一个人坚持感到无望。

‘雷炎,你可以跟我一起走,你应该知道我的直觉,不会选一个让你失望的主人,离开这里哪里都是自由,不是吗?’

蓝溪有些着急的上前,他很明显的能感觉到雷炎狮的失望和失落,往日二人一交流修炼心得,一起对敌,一千年的友谊,他又怎会舍得放弃?他多希望,雷炎狮能跟他一起离开……

‘你知道我不会的,我的父亲和母亲就是死于人类之手,我出生的时候就被告诫永远不要做人类的契约兽,我宁愿在缥缈峰没有自由,宁愿死在强大的灵兽手中,你要走我拦不了,这是我第一次放人类离开我的地盘,你们走吧,只希望你别后悔!’

雷炎狮缓缓后退着,用兽语跟蓝溪说完了最后一番话,像是跟老朋友诀别一般,声音果断而没有余地,话落,巨大的身体犹如来时一般,嗖的闪进了乱石堆伸出,三下两下就没了身影,只留下蓝溪有些僵硬的背脊,看着雷炎狮离开方向,半晌才回过神来。

“主人,我们继续走吧。”蓝溪转身对王紫说道,清爽的笑容多了点掩盖不住的愁容。

王紫也看了看雷炎狮离开的方向,一言不发的继续上路,这是蓝溪自己的事情,她好像不宜插手,随即继续上路,倒是穷奇,在走过蓝溪身边的时候伸出手不轻不重的拍了拍蓝溪,邪笑着留下一句“你不会后悔的”,就跟着王紫离开了。

蓝溪一顿,忘了穷奇也是兽,也能听明白他们的话,蓝溪轻轻叹了口气,他太了解雷炎狮了,考虑问题太过极端,尤其是在对待人类的问题上,他从来都无法冷静的思考,恐怕在知道蓝溪契约了人类那一刻,雷炎狮就已经强硬的把他从他的朋友中剔除了,他想解释,可是却百口莫辩了……

蓝溪挥手在乱石中发下一个茶盘,那是他颇为满意的一个收藏,曾经跟雷炎狮说好,若是有一天他们二人一起离开缥缈峰,就用这茶盘沏一壶好茶,最好能再下一盘棋,可是现在似乎做不到了,可他到底是希望的……

在蓝溪也离开之后,一阵劲风掠过,金黄色雷炎狮出现在蓝溪刚才站着的地方,眼神复杂的看着乱石堆上整齐放置的茶盘,眼中渐渐浮现出暴躁的神色,前爪抬起,冲着那茶盘狠狠的踩下去,然而就在快要接触到茶盘的时候,又险险的收住了爪子,他也到底是不舍的……

“王上……”正在几人沿着崎岖的道路走的时候,北皇稍稍上前,俯身在王紫耳边唤了一声。

“有什么发现?”王紫问道,想都不用想,一定是史语儿那边有结果了。

“呵呵,我的王就是聪明,的确有些发现,但不知道是不是王上感兴趣的。”北皇笑了笑说道。

“先说。”王紫道,不然怎么知道有没有用?

“不好说,往上看看便知。”北皇挑眉道,挥手在几人面前放出了一个能量光幕,是影子那里传回来的影像,九幽和蓝溪都是王紫的契约兽,因此北皇也没有遮遮掩掩。

画面很清楚,可画面的内容却是令人作呕!那应该是在一处很大很深的洞穴,光线并不好,有种常年隔绝阳光造成的阴冷感,一层潮湿的雾气弥漫在洞穴中,洞穴的地面却不是凌乱的碎石,反而像是一整块完整的大石,光滑的石面上凝结着层层水滴。

然而这洞穴中却是弥漫着香艳和血腥混杂的气息,就在那大石之上,二十几个浑身*的男子躺在上面,两个女主角竟然是史语儿和木易水,除了那那些人,再看那洞口时,竟是已经堆积了二十几个男子的尸体!

“啧啧……冰清玉洁啊……”北皇没什么表情的说道。

“别看了。”穷奇伸出一只手捂上了王紫的眼睛,这么肮脏的画面,竟然让他的主人看到了,穷奇有些不善的看了看北皇,而北皇只耸了耸肩,这是王紫交代的任务,更何况王紫又不是小孩子,穷奇的担忧在他看来实属多余,一个真正的王者,即便他见过再多丑陋不堪,他的心灵仍然纤尘不染。

“甜心!咕噜咕噜……”天心不知道什么时候也醒了,站在穷奇胳膊上,两个前肢扒拉着王紫。

“能不能看到洞里面的情形?”

王紫抬手拿开了穷奇的手,转而问北皇,史语儿竟然真的在吸取男子的阳气,可是男女修炼有着本质的区别,她何以如此做?而且史语儿的变化应该是在上一次进入缥缈峰后开始的,后来长天派几个男修士的死的确是拜她所赐,只是刑堂的措施让她收敛了,以至于没有在长天派内再下手,这一次跟荡魔院的人走散应该也不是巧合,而是、史语儿来缥缈峰就是奔着这地方来的?

这样一来,让史语儿改变的东西应该就是这洞里还有蹊跷了,而且那木易水、应该也是被史语儿拐带进去的。

“这个洞里面有着天阶高级修士布下的结界,影子可以进去,但一定会打草惊蛇。”北皇回道,也正是因为听了王紫不能打草惊蛇的话,影子才没有继续往进走。

“里面有人?”王紫有些诧异的问道。

“有。”北皇肯定的说道。

北皇已经挥手散去了那能量光幕,王紫沉默,缥缈峰上有人,而且绝非善类,如此吸人阳气害人性命的修炼,为何没有被世外域的高阶修士发现?史语儿是善是恶跟她并没有关系,只是史语儿这样的修炼是不是史家知道并且允许的、她却是好奇的,但此时并不清楚那洞中的高阶修士是何人,她不确定是否要继续探寻这件事。

“这个山洞……应该在西面的山涧中。”就在王紫思考的同时,蓝溪也回想着说出口。

“你去过吗?”王紫当下就问道,忘了蓝溪可是在这里生活了一千多年的,对这里肯定比他们熟悉。

“嗯,很久以前去过,但是在大概三百年前就被占去了,应该就是你们所说的人类高阶修士。”蓝溪说道。

“你可见过那人?”王紫又问。

“没有见过,但那处山涧很是诡异,三百年来,无论是人类还是灵兽,掉进去的从来没有出来过,如今想来,应该是都遭遇了不测……”蓝溪说道,也对缥缈峰存在这样一处肮脏邪恶的地方感到诧异,要不是北皇今天这一探索,他也还是不知道。

“三百年前……”王紫呢喃着,对这个数字太敏感,如果有一个人潜伏了三百年,每五年缥缈峰的结界便开启一次,掉进去的人应该不在少数,而史语儿活着出来了……

“蓝溪带路。”王紫转身说道,朝着山下走去。

“主人要去那处山涧?”蓝溪诧异的问道。

“嗯。”王紫点点头。

蓝溪一顿,不管王紫因何好奇,快走几步给王紫带路,那处山涧的确危险,只因曾经破天镜的灵兽掉进去都没有出来过,但看王紫的意思,即便他说了也无法阻止王紫。

“玄武,你们在哪?”王紫一边跟着蓝溪在乱石滩中快速的穿行,一边在神识中问玄武。

“快到山顶了,我们传送的地方就在靠近山顶的地方。”正在战斗中的玄武没想到这个时候听到王紫的声音,动作不停,却是气息平稳说道。

王紫突然停下了脚步,前方带路的蓝溪也停了下来,疑惑的看着王紫。

“我这里有点事情处理,我先派穷奇和青龙前去跟你们汇合,若是碰到朱雀残魂,一定要保护千厷。”王紫想了想,改变了策略,担心在史语儿那耗的时间长了耽误了围堵朱雀的事情。

“什么事情?”玄武问道,有些不放心。

“我现在还不知道,但我会尽快赶去山顶跟你们汇合,若是有危险我也会第一时间喊你们,你不必担心我。”王紫说道。

“小紫……只要你保证自己没事,都听你的。”玄武那边沉默了几秒,轻声说道。

“嗯。”王紫点点头,结束了跟玄武的对话。

“青龙。”王紫唤出了青龙。

“小主人,我可是听到了,你打算让我跟穷奇先去?那可不行,谁知道那山洞中生活着什么老妖怪,我可不能放心让你去。”青龙一出现便先行说道,若真是天阶高级修士,那就真的不好对付了。

“我可以应付。”王紫道,就算她的能力有限,还有机械兽在,还有那么多高阶灵兽,还有北皇在,现在还有天心,她的巫术也可以是一个出其不意的制胜关键。

“青龙留下,我去应付朱雀足以。”穷奇看了看王紫,笑道,也是出于不放心,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

北皇和蓝溪都对再次出现的青龙表现出了诧异,北皇还好一点,最起码他事先给自己做好了心理准备,猜想到王紫的契约团队绝对不止如此,却也没想到第二个见到的竟会是上古纯血脉的青龙!呵呵,一个祥兽青龙、一个凶兽穷奇,竟然同为一主,而且听他们所说,这朱雀似乎也出现了……

蓝溪却是万万没想到他的主人同时契约了两个上古纯血脉的灵兽,突然想到穷奇不久前说的‘当初麒麟见到我家主人,都是退而相让的呢’,当时正惦记着巫灵的安危,并未将穷奇的话听进去,如今想来,王紫莫非真的见过麒麟?

“有把握吗?”王紫看向穷奇。

“我的主人,我既然说的出,那就一定是做得到啊。”穷奇邪笑着说道。

“也好,那你先去山顶,找玄武汇合。”王紫说道,也不再商量了,他和青龙,不留下一个人他们是不会放心的,而穷奇和青龙相比较,由穷奇去对付朱雀更合适一点。

“我的主人,你可得快点,不然我会想你的,嗯也得小心点,不然我会担心。”

穷奇额头抵在王紫的额头上,笑着说道,旁若无人的在王紫嘴唇上印下一吻,又揪着胳膊上不听话的天心扔给了青龙,这才转身离开,刚走出两步就突然失去了踪影。

“咕噜咕噜……”天心不满的在青龙手中扑腾着,好不容易等着那个大凶兽走了,竟然又被这个青龙控制住,他要找甜心!

“小主人,我们走吧,好尽快结束那里事情赶去山顶啊。”青龙按回天心笑着说道,王紫点点头,示意蓝溪继续带路,蓝溪从怔愣中回身,转身的瞬间脸色有些泛红。

……

“就是这儿了。”大约半个时辰后,王紫几人已经来到了蓝溪所说的那处山涧,站在狭窄的入口,蓝溪指着下方漂浮着潮湿雾气的地方说道。

“王上大可下去,影子探好了路。”北皇也道。

王紫点点头,纵身跳了下去,在上面看时这溪涧并无特别,但跳进来时才发现深不见底,而且空气中阴冷的感觉直往人的毛孔中渗透,越往下越是寒气逼人。

半晌,等几人都落在地面上的时候,随着北皇的指引来到了离洞口不远的地方,一阵阵喘息和闷哼声响起,看来经过了这半个多时辰,史语儿和木易水还没完。

“语儿……语儿,我……”一阵高亢的尖叫声,却是木易水。

“水姐姐,紧守灵台,记住是你吸他不是他吸你,男欢女爱出去也可以享受,可别在这里爽过头了,会要命的!”史语儿轻蔑的哼了一声,冷着声音说道,跟平时那柔柔弱弱的样子完全不符。

“嗯……”木易水似乎艰难的应了一声,半晌才平复下去。

王紫几人渐渐接近洞口,洞口那堆积如山的尸体挡住了几人的身形,那些尸体都是满身青黑,阳气尽失而死的,这至少有一百多人,史语儿真是下的了手,借着历练的名义,真以为在这山洞中便神不知鬼不觉了吗?

王紫召回了蓝溪,人少一点更便于隐蔽,可王紫观察了半晌,她想进去的是洞内,可那结界的确很强,只要有人碰到,就一定会让布下结界的人察觉……

“语儿,我……我还想要……”洞口内传来木易水欲求不满的声音,而那*碰撞的声音也从刚才开始就停止了。

“呵,不知道是谁一开始贞洁烈女一般,现在却是如此……放荡不堪。”史语儿冷笑一声说道。

“若是早知道这功法有如此妙处,我又怎会不听语儿的?只是……修炼如此邪恶的功法,真的不会让外人察觉吗?”木易水魅声说道,随即声音变得有些犹豫、有些担心。

“水姐姐这是不相信语儿?”木易水的声音突然变成了跟以往一样轻柔,却引来木易水连连摇头和连声的否认,她现在算是知道史语儿一直以来让她捉摸不透的原因了,原来木易水本来就是个狠角色。

“呵呵,那就好,水姐姐还是穿上衣服吧,欲速则不达,我们有十天的时间,好东西还要慢慢品尝才是……先把这些尸体处理掉,再引些人进来,如果没有人,灵兽也必须引来,否则你的阳气不够,回到长天派迟早会控制不住路出马脚。”

洞内传来窸窸窣窣穿衣服的声音,继而是史语儿渐渐接近的脚步声,史语儿的情绪在乖巧和残忍间不停的变化着,说道露出马脚时格外冷然,好像想起来自己曾经就差点栽在刑堂手上,还好她做的比较隐蔽,没有引火烧身。

“好,听语儿的。”木易水扯过衣服来穿上,将还活着的人拖在了另一边,给他们口中喂了一些药,这些人要留在明天用的,随即不舍的看了看那些男子*的身体,有些迫不及待了。

就在史语儿快要接近的时候,一个黑影从她的右侧疾闪而过!

“谁!”史语儿大惊,冷声喝到,随即身形一闪跟了上去,速度却是出奇的快!

“谁在那里?”木易水听到史语儿的喊声,也惊了一下,随即快速穿好衣服飞了出来,又是一个黑影,木易水亦追了上去,这山洞中有着重重结界,她们倒是不担心有人能进去,但这些尸体却在山洞外,不知来人有没有看见,若是男子,她们正好逮过来用,若是女子嘛、就只能死了!

青龙挥开了结界,几人闪身进了洞口,王紫快速的往洞口伸出走去,却听到一旁一声声急切的哼声,王紫扫了一眼,是那些还没有死的男修士,应该是木易水给他们喂了清醒的药,但是也封住了他们所有的行动力,话也不能说,只是拼命的哼哼着。

显然他们也知道现在被人吭了,今天竟然没有死在那两个女淫贼身上,如果真的因阳气耗尽而死,他们宁愿自尽!然而可恶的是,现在他们就连自尽的能力都没有!现在看到有人走了进来,拼命的求救着,然而王紫只淡淡的扫过,那双隐藏在碎发下的眼睛好像没有看到他们一样继续走着,那些男子顿时生出绝望的心情。

王紫停在洞口深处的结界边上,如果真有那个高阶修士存在的话,应该就在这结界里面了。

“要打开吗?”青龙问。

“打开。”王紫点头,都来了就一定要进去。

青龙了然,将天心放在肩膀上,双手结印去破那结界,天心一脱离青龙的魔爪就撒欢似的跳进了王紫怀中,四肢伸出渐渐的利爪挂在王紫胸前的衣服上,继而努力的往上爬着稳定身体,王紫眼睛从结界上收回,托起了天心,把他安置在自己肩膀上,现在没空抱着他。

“甜心!”天心高兴的在王紫肩膀上踩着,好像一点都没感觉到现场有些紧张的氛围,伸出舌头舔着王紫的耳朵。

“乖一点待着,不要乱动。”王紫用手指把天心的嘴推开,按了按他的身体,让他乖乖的卧在她肩膀上。

“咕噜咕噜……”天心喉咙里发出一连串模糊不清的声音,身体一趴,乖乖的待在了王紫肩膀上,长长的尾巴几乎在王紫脖颈上绕了一圈,看上去就像给王紫戴了一个奢侈的毛绒围巾。

半晌,那结界出现了波动,青龙又打出一个手决,却见那结界猛烈波动了一瞬,突然消失!

结界消失后内部出现一个不知通往何处的洞口,王紫没再犹豫,闪身进入,北皇和青龙紧随而上,经过一段崎岖的通道,来到一处空着的山洞,看上去这里就是尽头,而这里明明空空如也!

“这里应该有传送阵,或者隐藏阵法。”北皇肯定的说道,影子的勘察不可能有误,现下的解释就只能如此,随即上前查看。

“我来。”王紫道,示意北皇回来,北皇不作他想,迅速撤回王紫身边,而王紫直接祭出了九转阵盘,为了节省时间,不得不用九转阵盘来炼阵。

北皇诧异的看着突然出现的九转阵盘,他对阵盘并不熟悉,但却能感知到那源源不断涌进九转阵盘的能量是为何物!那明明是无色的五行能量!王紫竟然五行灵根?她之前在水属性灵根的运用上已经展现出了让人叹为观止的实力,然而这对于王紫也不过是冰山一角吗?!

只几秒钟而已,却见洞内的正中央出现了一个旋转着的传送阵,王紫收回阵盘向前查看一番,将几块灵石极快的打进了传送阵中,示意北皇和青龙跟上,三人站在传送阵中,很快,那阵法一闪,三人的身影消失的同时,那传送阵也很快隐没。

……

传送结束的时候,北皇和青龙一左一右护在王紫身边,就连王紫肩膀上的天心也睁大了眼睛,七色的眼球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绿色,转动着圆溜溜的眼珠看着四周。

本以为是什么肮脏腐朽的地方,本以为是什么凶神恶煞的人,却没想到落下的地方暗香浮动,红纱飘扬,脚下是柔软的大红色地毯,三人正对面的墙上贴着一个大大的囍子,下方两个厚厚的红色蒲团,四处红烛袅袅,堂下摆着十几桌酒席,上面的菜看起来都好像刚刚上来的,还在冒着热气,一坛坛酒摆在桌子上,四周雕梁画栋,每一处无不是体现着精致,看起来真的像一个精心布置的喜堂,而此时万事俱备,好像就等客人入席,还有婚礼的男女主角了。

这本该是喜气洋洋的喜堂却弥漫着莫名的阴冷,王紫环顾了四周,这应该还在刚才的山体中,只是用传送阵传送过来之后混淆了方向而已,四周仍然是冷硬的石壁,却不知洞主人哪里来的闲情逸致一点点的将房屋建在这山洞之中。

王紫抬脚向内堂走去,总要去找人的,穿过一条回廊,又路过一间书房,最后才停在一个挺大的卧室,这房间的格局倒是简洁。

青龙拦住了王紫,里面有人,还是他先进去探探为好,王紫看了看青龙,不在这个时候争执,退后了两步等着青龙开门。

“呵呵,若是客人,就请到外堂吃些酒菜,夫君喜欢简单,因此并无没有请闲杂人等前来张罗,这喜房也是要等我家夫君来的,若是旁人,还是不要推门的好。”

青龙的手刚刚放在门框上,门内却是传来妖娆的女声,每一个字都带着上翘的弧度,勾引着人的感官,若是一般男人,现在估计在这声音下便把持不住了,这女子竟是修习了媚功的。

青龙本想继续开门,却见本来退开的王紫一脚踹开了门!而王紫浑身冷然的站在门口,开门时的风拂起王紫面前碎碎的刘海,青龙和北皇都诧异的看着突然变得不冷静的王紫,从来没有见过王紫身上表现出如此明显的杀气!那凶猛的杀气一股脑的冲进了房间,紧锁着那个说话的女子!

而屋内被王紫的杀气锁定的女子却淡定的坐着,凤冠霞帔,似乎真的就像待嫁的新娘,端坐在红幔大床上,头上顶着一层红纱盖头,看不全那女子的容貌,但从那曼妙的身子,无时无刻不散发着诱惑的微笑的唇角,这女子应该是个妖精一般的女子。

“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我的夫君还没到,你们为什么要坏我好事?”那女子哀怨的说道,虽是哀怨的,露在盖头下的嘴角却是不变的妖娆。

“你是……史二娘。”王紫冷冷的上前几步,走进了房间,眼中的墨色不停的加深,体内的灵气在疯狂的聚集着,控制不住的杀气一波一波的散发出来。

似乎是感受到王紫的杀心,王紫肩膀上的天心也站起了身体,环在王紫脖颈上的尾巴忽然落在身后,像是等待着信号伺机发动,在身后不疾不徐的摆动着,而那七色瞳孔不知道何时又变成了浓郁的紫色,也紧紧锁定这床上端坐的女子。

青龙和北皇瞬间闪至王紫身边,一言未发,既然王紫要杀此人,那这人就不能活!

“呵呵,史二娘这名字,已经有三百年没有人喊过了呢,本想从我的夫君口中再次听到这个乳名,没想到不是……小姑娘啊,你可知,你发了多大的错误啊……”那女子语气又变得失望的说道,双手抚摸着衣服上华丽的刺绣,那是一副象征着恩爱美满的鸳鸯戏水。

“别说三百年,就算三千年,三千万年,就算等到你死,你要等的人也不会出现,因为他宁愿死,也不会爱你!”在听到女子并未否认她就是史二娘时,王紫身上的杀气更加浓郁了,几乎变得冰冷的声音一字一顿清晰的说道!很难想先这样的话会是从王紫的口中说出!

“你是谁?!”而那女子听完之后,竟是惊讶的问道,然而更多的是随着王紫的话也在散发的杀气,透过那层层红幔跟王紫的杀气撞到了一起。

王紫的杀气毫不相让的迎了上去!‘撕拉……’连续几声布帛撕裂的声音响起,是王紫和史二娘的杀气绞碎了二人之间被纠结在杀气中的红幔,而后僵持在了空中,史二娘的修为不知道在什么层次,但至少也是天灵期以上的修为了,王紫的修为却是实实在在的地元期五层,天阶修士和地阶修士的实力应该是天差地别的,但光拼杀气,王紫竟然能跟史二娘拼个势均力敌!

“你、是、谁?”

却见史二娘站了起来,顶着王紫的杀气一点点向前走着,竟然不再是那妖娆的声音,而是变得阴冷,身上的气息也阴冷起来,不知王紫刚才那句话哪里踩到了她的痛脚,听她的口气更像是认定了王紫知道她什么事情一样,执着的问着王紫是谁。

“是一个,三十年前就想杀你的人!”

王紫冷道,话音还没落就猛的攻了上去,双剑同时出现在王紫手中,毫不留情的使出了王紫所能使出的最大杀招!青龙和北皇皱着眉守在一边,王紫好像失去了冷静一般,从来没见到过王紫如此狠的打法,速度运用到了极致,招式变幻的让人眼花缭乱!

史二娘挥动着红色长袖,那长袖显然也是高阶的法器,并不是一般的衣服,砰砰砰的碰撞声不断响起,王紫抽空换了两把剑,用了赤灵内最高等级的两把高阶超神器的长剑!

史二娘似乎没有想到王紫一个地元期五层的修士能使出这么快的速度和这么精湛的剑术!本来还轻蔑的心在真的过了这三十几招之后变的愈发认真起来!然而王紫的速度简直太快!她简直难以理解为什么这样的速度会出现在一个地元期五层修士的身上!

然而史二娘以为的快还不止如此!王紫的短距离穿梭空间史二娘凭借着高阶修士的感应还是能感觉到的,可是忽然间,王紫的身影鬼魅般闪动了起来!消失和出现的一瞬间毫无踪迹可循!像是突然从另一个空间钻出来的!只有王紫肩膀上牢牢站着的天心知道,王紫这根本就是战巫的身法,不熟悉的巫术的人根本别想找到王紫!

这一次,却见王紫再次出现时却是一剑狠狠的刺下,剑从背后直直的刺进了史二娘的后心,史二娘只感觉一阵剧痛,这样的伤已经几百年没有受过了!今天竟然连连失利于一个低阶修士!史二娘一手猛地扯下了那碍事的盖头,露出一张妖艳非常的脸,只是此刻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因为恼怒,那妖艳的妆容有些扭曲,另一首带着红色的手套猛的抓住了王紫的长剑,想要折断的时候却发现那剑的等级跟她的手套不相伯仲!

史二娘只好固定着长剑,身体猛的往前,同时空余的手红袖一卷,卷向露出身形的王紫,剑动不了,王紫忽然松开剑柄,再次消失!史二娘砰的把剑仍在了地上,面容阴冷的注视着空气中的变化,然而不管她多么全神贯注的看着,右臂一阵剧痛,王紫已经再次在她身上制造了伤痕!

“有本事你光明正大站出来跟我打!不是要杀我吗?现在怕了吗?”

史二娘抑制着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在对方的攻势下失去冷静,可是不小心垂下头的瞬间,看到了自己身上的喜服东一块西一块的破碎,上面还不停的流着血液,在抬头时,恰好看到了不远处梳妆镜中发型也栾城一团,妆容扭曲的她,史二娘突然冲向了镜子,不管王紫的攻击再一次来到,就那么被结结实实的扎进了腰间!

史二娘一手抓着王紫的剑,一手熟练而快速的摘下了头上的一个个饰物,一头乌黑的长发瞬间披散下来,紧接着十二娘一个旋身,再次从王紫手中夺下一柄剑,身上红色喜服突然脱下,整整齐齐的飘落在那梳妆台上,又祭出一套枚红色的战甲,那枚红色虽然是极其艳丽的颜色,却散发着更加阴冷的感觉!

“你真该死,这衣服是我要准备给夫君看的,这妆容也是要迎接夫君的,这衣服上的一针一线都是我亲自绣的,你破坏了我的大婚,你真该死!”

史二娘阴冷的说道,再次攻击时,她的招式骤变!长发无风自动,周身突然泛起阵阵黑气,王紫的剑再一次到达的时,却是结结实实的被那枚红色的战甲阻拦在外!而且这一次,史二娘竟然准确的判断好了她的位置!

王紫心中的诧异一闪而过,身形疾掠,在不远处再次与史二娘相对而立,看着变了一个样子的史二娘,王紫心中更冷。

“你吸收了多少男人的阳气才练成今天这样?就你也配得到他的爱吗?”

王紫清冷的声音说道,但这样的话从王紫口中说出来,似乎不用她可以强调,也能让人感受到彻骨的寒意和轻蔑,青龙和北皇此刻甚至是震惊的,他们从未见过如此激动的王紫,也没见过如此速度全开的王紫!就连青龙,也是到现在才知道,王紫的速度已经可以快到如此程度!

“你到底是谁?你是天哥的什么人?不,你一定也是爱慕天哥的人,我告诉你吧,天哥只能是我的,只能是我的!哈哈哈……”史二娘突然有些激动的问道,继而不知道想到什么,面容免得扭曲,杀气四溢,手中的忽然出现两把苗刀,闪身攻击王紫!

“你、太、脏。”王紫双剑对上史二娘的双刀,二人碰上的一瞬间,王紫冷冷的说道。

“啊……”

史二娘突然大吼一声,伴随着她的吼声,周身黑色的气息似乎也夹杂这一声声鬼哭狼嚎般的叫喊,十二娘的招式越发刁钻起来,王紫墨色沉沉的一招一招接下史二娘的攻击,面上冷静,心里却是快速的思考着。

史二娘的功法路数不知道是走的哪家,不是道术,更非巫术,不,道术的种类有五大类,修仙之道,修鬼之道,修魔之道,修妖之道,修佛之道,前几天她刚刚知道有武道一说,可即便是这六中,史二娘也不属于其中任何一种,可是这样的能量形式竟然隐隐能压制修仙之道,竟像是专门为克制修仙之人而练就的法术一般!

天道的参悟不是一成不变的,就如五大类道术是大成之道,是大多数种族所选之道,而武道是小股人适合的道术,因此鲜少有人知道,莫非这世上还存在别的道术?就如史二娘现在使出的一般,这绝非是功法,完全是另一种能量形式,只是修炼之法太过极端,太过邪恶,靠着吸食男人的阳气提升修为,那修炼到史二娘这般修为又是杀害了多少条性命产生的!

所谓邪门歪道便是如此吧,大道千千万,偏偏有人剑走偏锋!

史二娘放弃了用常规的仙术对抗王紫,而王紫也非一成不变的用仙术还击,即便史二娘的招式比方才残忍了几十倍,王紫仍然有一战之力!青龙和北皇想上前帮忙,史二娘的招式实在太阴狠了些,被那苗刀扫过的墙面都直直的裂开,露出里面坚硬的山体,然而山体上皲裂的黑色裂纹也是势不可挡!这要是轻轻割在皮肤上,那也是瞬间就能削去一直胳膊的!

可是就在青龙和北皇刚刚挪动脚步时,却听王紫沉声连连说出一番话,说的那史二娘犹如发疯一般激烈的攻击着王紫,王紫亦召唤出疾风战甲,她不会允许自己在这个女人面前受伤,一点都不行!

“三百年前是不是你以夏筱莲之名把王胤天引上狮占峰?他体内的魔气失控是不是你的杰作?或者你还有什么同伙?你们打了什么主意?为什么要把这滔天的罪行安在王胤天头上?!”

王紫连声问道,就连青龙也没想到王紫会如此问,眼前这个史二娘竟是跟当年王胤天的事情有关系嘛?怪不得王紫情绪如此激动,可是王紫又是如何查到的?

“你是谁?不,我不会害天哥!我那么爱他,我爱了他一千年,比夏筱莲还早,我没有理由害他!”

史二娘疯了似的吼道,她自己都没发现,一个心智和修为都应该远远超过王紫的她,竟然一直被王紫牵着鼻子走,直到现在,情绪甚至到了崩溃的边缘,情绪一乱,招式也乱了起来,虽然发疯一般疯狂砍杀,却是渐渐失了章法了!

“可是你害他长天派山上下下十几万人围攻,长天派掌门和七个副掌门合力绞杀,成了长天派的千古罪人,至今生死不明,不,或许他早就已经死了!魔气失控,再经历一场可怕的战斗,你以为他能活下去吗?”

王紫墨色的瞳孔简直变成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漩涡,不管史二娘如何疯狂的喊声,清冷的声音仍旧清晰的送进了史二娘的耳朵!

“不,天哥不会死!他们答应我只要我乖乖做事天哥就不会死!他们只是想要仙界,他们只是想利用天哥,他们没理由杀天哥!”

听到王紫说王胤天已经死了,史二娘突然尖叫着吼道,好像完全失控一般,身上阴冷的气息更甚,浓郁的黑气从身体中释放出来,一阵阵鬼哭狼嚎的声音在房间内响起,而听着这样的声音,王紫竟然也会觉得痛苦,神识毫无预警的传来剧痛,一个不妨之下被史二娘一掌打出!

竟然是神识攻击!果然是为了对付道术而生的邪门歪道!

“小主人!”王紫倒飞出去的身影被飞身过来的青龙接住,北皇则闪身迎上还想伤害王紫的史二娘。

“他们是谁?”王紫推开青龙,青龙担心的看着王紫,但没有阻拦,只紧紧的跟在王紫身边。

“他们是谁?”王紫关闭了神识,巫元力在身体内幻化的运转,眉心中出现两柄交叉的剑戟,巫元力紧紧地锁定了史二娘。

“咕噜咕噜……”王紫肩膀上站着的天心喉咙中也发出低沉的声音,紫色的瞳孔一变,变成了红色,王紫只觉的摄魂的能力突兀的增强,本来还在抵抗的史二娘砰的跪在了地上,看着王紫王紫的眼睛哆哆嗦嗦的说不出话来。

“他们是谁?是谁让你引王胤天上狮占峰,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要利用王胤天?”王紫一字一句的问道,迫使自己冷静,她必须靠着一次的摄魂拿到答案,否在再有这样的机会就难了。

“他们……他们是……是……”史二娘挣扎的眼神变得涣散,她似乎想回答王紫的问题,可又明明知道的事情又完全手不出口,像是一只手扼住了她的喉咙,无论如何都挣脱不了!

王紫见火候还是不够,眼神中闪过一道暗红色光,能明显的感觉到史二娘灵魂都开始颤抖了起来!

“他们……是……”

史二娘颤抖着说道,身上枚红色的战甲忽然卸去,黑色的气息的也消失不见,整个人跪在地上瑟瑟发抖,想要将记忆中的事情和盘托出,可是神识中传来的崩溃一般的疼痛让她整个人都快窒息了,忽然间,史二娘的眼睛流出两行鲜血,紧接着是鼻子、耳朵、嘴巴!

“咕噜咕噜……”天心踩了踩王紫肩膀,这个人快死了,她的神识被人锁定了,摄魂问不出东西的!

王紫撤去了巫元力,同时眼中暗红色的光也褪去,浑身无尽的疲累,她应该高兴的,因为确定了当年的事情还有幕后黑手,但却没有追问到幕后黑手是谁,利用她的父亲,这仅仅是巧合吗?

能将手伸到世外域,能面面俱到的考虑到每一个环节,即便是最末端的史二娘,仍然做的如此缜密,就算是摄魂和魔王之眼也问不出?那这个对手、是有多强大……

------题外话------

么么哒妞儿们,本来想分两章八千字的章节发的,奈何速度太渣,只能合一起发了,么么哒,求原谅,我之后多更慢慢补齐了好不啦?(内个内个……错别字明天改好咩?晚睡党给你们大大的香吻,一定要包容萌萌哒的错字好伐?啵啵啵~)

ps:这里推荐一个朋友的文文,喜欢的妞儿们戳进去看看哦,么么哒=。=《盛世恩宠之女宦当道》,欢脱幻言,极品女太监爆笑逆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