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九十二章 天心、甜心?

在那巫灵蛋一点点裂开的时候,一个小爪子蹬了出来,王紫惊奇的看着那个小家伙费力却一脚一脚坚持不懈的蹬着蛋壳,蛋壳的碎片零零散散的掉落在周围,越来越大的缺口露了出来,在哪个椭圆的蛋壳中,一个黑漆漆的小家伙四脚朝天的蜷缩着,身上的毛还沾着蛋液,黏腻的沾在一起。

似乎是看到了阳光,那小家伙似乎很兴奋,四只小爪子一阵扑腾,终于破开蛋壳的时候,那眼睛还没有完全睁开,黑色的身影就‘噌’的从蛋壳中跳起,王紫一怔,下意识的去寻找小家伙跑去了哪里,正想在洞口布下结界的时候,却感觉脖子上一阵濡湿的感觉,紧接着便是针扎一般的刺痛,微小却能感觉到的疼痛。

王紫手放在小家伙身上,没有用力,只是轻轻的拖着,在苍前辈的巫术资料中她有见过巫灵的介绍,巫灵对于一个修习巫术之人是可遇不可求的,是完全区别于灵兽的存在,巫灵天生携带着强大的巫元力诞生,而且与巫师结成契约之后会达到天衣无缝的契合,巫灵会是一个令巫师意想不到的帮手!

据说巫灵可以将契约主的巫术成倍的放大,亦会将自行修炼的巫元力源源不断的转赠给契约主,所谓巫灵,便是巫术之灵的意思,拥有着比人类更加敏锐的巫术天分,只是它们注定是为辅助契约主而诞生的,这样一来相当于为契约主开了好几个作用的外挂,但契约的选择权却是巫灵,也就是说,由巫灵自行选择它的契约主,因此一个巫师可能毕生都等不到一个愿意选择他的巫灵。

在感觉到这山洞中巫灵的气息时,王紫心中是有些担忧的,毕竟如果巫灵不愿意选择她,她会很遗憾的,这世上还有没有修习巫术的人她不知道,但万一真的没有了,巫灵在找不到它的契约主时不出一个月便会死去。

就在她心中忐忑的时候,刚刚出生的巫灵竟然自己扑到了她的怀里,契约的缔结由巫灵完成,王紫能感觉到体内巫元力澎湃的增加着,不由的盘膝坐在地上,即便是新生的巫灵,契约时给予她的巫元力却是异常的庞大,气血内巫元力在疯狂的运转着,忽然,一个陌生的图腾在王紫脚下形成,王紫的眉心浮现两柄交叉的铜黄色剑戟,颜色在铜黄色和银色之间不停的变换着,这是巫术晋级的标志!

巫元力持续不断的供应让王紫突破壁障来的比想象中容易了很多,半晌,那交叉剑戟的颜色彻底变成了银色,而王紫在将气血内的巫元力全部沉淀的时候,巫术的等级竟已经达到了二层银甲战巫!

王紫化去了巫元力,缓缓睁开眼睛,感官回到身体的时候,第一时间感受到的便是脖子上一下一下的舔舐,王紫难受的躲了躲,伸手抓住肩膀上的小家伙,心阙内多了一丝奇异的联系,她知道,那是她的新伙伴、巫灵,这个为巫术诞生的巫灵。

不过,令王紫诧异的是,刚才还不过巴掌大的巫灵现在竟已经跟一只猫似的那么大了,而且身上毛茸茸的软毛,很纤细,摸上去很是让她爱不释手,王紫想把小家伙从肩膀上拽下来,那小家伙却好像更想站在她肩膀上,而且不论王紫怎么拽,那小家伙却一个劲儿的舔着王紫的脖颈,就是不离开。

“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

王紫用了些力气把它拽了下来,对于这个巫灵小伙伴她有着莫名的好感,捧在手中的时候才看清楚这只巫灵的样子,身体像猫,尾巴却像狐狸,通体漆黑的软毛,随着它呼吸的频率一起一落,煞是可爱,毛茸茸的尾巴蓬松起来甚至比身体还要大些,缓缓的在王紫身上扫着,而巫灵在被王紫抓在手中后就低着头改成了舔舐王紫的手指,一根一根舔的特别仔细。

“小家伙……”王紫动了动手指,想说它很饿吗?初生的巫灵是以契约主的鲜血为养的,也是因为吸食了她的血液这巫灵才能一瞬间长到这么大,只是、还是饿吗?

“甜心!”一个带些奶声奶气的声音在王紫的脑海中响起,只是好像刚刚学说话的小孩子,说出的话并不那么清晰,但也很明显能听出他的高兴。

“什么?”王紫问了一声,没听懂巫灵说了什么,托高了一点又问,同时抬起食指送在巫灵的嘴边,示意他饿的话自己咬。

“甜心!”小家伙又开心的喊了一声,毛茸茸的大尾巴也甩了甩,两只前爪抱住了王紫的手指,却是没有咬,身体一扑腾,舌头伸出来直接舔上了王紫的脸颊。

“甜心!”似乎是偷袭成功了,小家伙又喊了一声,仰着头想再偷袭一次,明明是圆圆的眼睛,眯起来竟然有丝狐狸的味道,只是这一次王紫却没给他机会,而是有些惊奇的把他固定在眼前,墨色的瞳孔对上了一双七彩琉璃一般的眼睛!

这世上有这样的眼睛吗?王紫诧异的想着,又仔细看了看,她的确没有看错,这只巫灵的眼睛的确是七种颜色!赤橙黄绿蓝靛紫!唯独没有黑色!七种颜色会在眼睛内不停的变换着,有时浓有时淡,像是一场精彩的光影变幻,干净而美丽,此刻多了几分纯然的喜悦。

“天心!”

王紫惊讶的呢喃出口,巫灵的能力也有高低,巫灵的种类更是不少,而有一种巫灵却是巫灵中能力最强!那便是七色天心,在苍前辈的书籍中有记载,巫术自出现为止,七色天心也不过才出现过四只而已!七色天心最大的特征便是拥有七色眼睛,每一种颜色,或者各种颜色的组合效果都有着不同的能力!而且,七色天心是巫灵中唯一一个能够不依赖契约主单独施术的巫灵!

王紫端详着眼前的小家伙,她运气竟是好到了这种地步?不仅契约了巫灵,还是一只古来罕见的七色天心?

“甜心!”似乎在相应王紫,小家伙又喊道,抱着王紫的手指扑腾着,想爬上王紫的肩膀,然而正在小家伙高兴的时候,一阵危险的气息出现,小家伙眼中的七色变幻了一瞬,转眼看向王紫的身边,却见穷奇正俯身看着它,邪笑的嘴角带着点莫名的不善。

“咕噜咕噜……”天心嘴里发出一串谁都听不懂的音符,张开嘴威胁的跟穷奇呲了呲牙,可惜小家伙嘴里只有两颗尖尖的牙齿。

“天心?”穷奇唤了一声,伸出手捏住天心颈的一簇毛,把天心拽了起来,天心眼中的色泽不停的变换着,四只脚扑腾着想脱离穷奇的禁锢。

“穷奇……”王紫唤道,伸手想接过天心,不明白穷奇为什么对天心不喜,不过看着小小的天心在穷奇手中挣扎,有些不忍。

“咕噜咕噜……甜心……”天心似乎感受到王紫的心疼,眼中的色彩又变了变,忽然扑腾的更厉害了,眼皮耷拉了一半,那美丽的七色眼球上忽然蒙了一层水雾,可怜极了,天心看似费力的转头瞅着王紫,在王紫脑海中可怜兮兮的唤道。

“我的主人,七色天心即便是刚刚出生也完全可以杀一个元婴期的修士于无形,你别担心,而且,一只初生的七色天心喂养的周期是十五天,所以为了阻止这只天心浪费你的血液,还是我帮你看着吧。”

穷奇眯了眯眼睛,竟然敢装可怜?穷奇邪邪的笑了笑,很快收回了刚才泄露的不善,一手捧起了天心,一手‘温柔’的抚摸着那黑色的软毛,看似顺毛,实则威胁的让那小家伙别想从他手中跑了。

“甜心……”天心又在王紫脑海中唤了一声,王紫看了看不打算放手的穷奇,伸出手摸了摸天心的头顶,天心很快喜滋滋的蹭了蹭。

“也好,你带着天心回赤灵,我还得找演阵院汇合。”王紫想了想说道,她现在不能带着天心,由熟悉巫元力的穷奇带着再好不过。

“甜心!咕噜咕噜……”听到王紫这么说,本来还很享受的天心顿时变得着急,可是任凭他怎么想说话也最多能说出含糊不清的‘甜心’两字。

“唔,乖一点。”

王紫觉得这可能是因为天心刚刚出生,比较依赖她这个契约主,但是她真的不能带着他,只好用尽量轻的声音安抚道,随即转身看向蓝溪九魂羊,而在王紫转身的瞬间,本来乖顺的天心在穷奇手中突然炸毛了!黑色的软毛根根竖起,尾巴膨胀起来比身体更加大了一倍!天心弓着前肢,爪子上的利齿伸出,呲着仅有的两颗牙充满敌意的看着穷奇。

“你还是叫她主人比较好,如果你不会的话,我会教你的。”穷奇则在神识中漫不经心的笑着说道,手轻轻的抚摸着天心,丝毫不在乎他扎手的毛发。

“还有,你这爪子还是收起来吧,对我没用,等你长大了再说吧,不过,我记得七色天心的成长、很慢的……”很快,穷奇笑的有些戏谑的说道,手指勾了勾天心的利爪。

天心眼中的色彩变幻了半晌,又回头看了看王紫,‘甜心……’天心心中唤了一声,身上的毛塌了下来,没有再看穷奇,忽然身体一放松,竟软软的趴在穷奇手中,动了动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眼睛一闭、睡觉了!七色的天心的成长的确很慢,而能让他快速成长的办法只能赶紧睡觉!

穷奇扯了扯嘴角,抚摸的动作停了下来,才不管天心是不是睡着了,提着天心把他放在胳膊上,让他一动不动的捧着他,那怎么可能?

“你愿意成为的契约兽吗?”

王紫走在怔愣的蓝溪九魂羊身边,是因为蓝溪九魂羊她才找到了天心,蓝溪九魂羊对生命有着特殊的庇护,他出现在这山洞中也一定是因为想要守着天心出世,即便蓝溪九魂羊知道天心是巫灵,但这并不影响他尊重一个新生命的降生,而且如果王紫不契约蓝溪九魂羊,他今天也很难逃出外面一群人的围堵。

‘你是……巫?’蓝溪九魂羊怔愣的看了王紫半晌,事实上他们从王紫巫术晋级的时候就出现在这里了,蓝溪九魂羊绝对万万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着巫,只是蓝溪九魂羊只能在心中一问,无法开口。

“你愿意成为我的契约兽吗?我可以带你离开缥缈峰。”王紫无法知道蓝溪九魂羊心中想的是什么,没有得到回应的她又问了一遍。

蓝溪九魂羊又是一愣,继而点点头,又连续的点了点头表示他的确是愿意的,对于契约,所有的灵兽都会排斥,因为那会失去自由,可在这缥缈峰的灵兽,又何尝有自由?而且,王紫是第一个不让他厌恶的人类,被封印在缥缈峰千年有余,若是能离开,即便是另一种形式的封印,也无所谓了。

“你的神识不要反抗我。”王紫点点头,手放在了蓝溪九魂羊的头顶,默念起了兽王诀,神识极快的渗透进蓝溪九魂羊的神识中,蓝溪九魂羊控制着自己想反抗的意识,任由王紫在他的神识中刻下烙印。

很快,契约阵文在二人的脚下生成,在契约阵文还没有消散的时候,晋级阵纹也出现了!蓝溪九魂羊已经是二十阶的掌神境灵兽了,竟然晋级到了二十二阶掌神境!

而蓝溪九魂羊的晋级纹路延伸在洞外的时候,六十多个还在想办法进入洞中的人都在同一时间停下了动作,看着脚下的晋级阵纹,众人的神色不一,显然都想到了是有人契约了蓝溪九魂羊,他们战了那么半天,又在洞外苦苦的守了这么久,洞中的人竟是这么快就得手了!

长孙家的人和夏家的人不由的看向演阵院的弟子,进去洞中的人刚好是演阵院的两个弟子,不知道是谁契约了蓝溪九魂羊,不管是谁,他的实力都可怕的,两个人就征服了蓝溪九魂羊,而且成功的契约了!

在蓝溪九魂羊晋级的同时,王紫也在快速的疏导着蓝溪九魂羊反馈回来的灵力,将灵力压缩在轮海,甚至快速的转化成巫元力融进气血,与以往的每一次晋级都不一样,这一次王紫明显的感觉到不只是灵力,就连她的神识也在极快的壮大着,识海底部那蓝色的水快速的增加着,几乎在这一瞬间多了一池塘大小的蓝色水滴!

王紫在没有契约蓝溪九魂羊之前就猜到,即便是契约他,她也不会得到蓝溪九魂羊的天赋技能,因为她很坚信,她只会有一个灵魂,因此也并没有众人对于蓝溪九魂羊的狂热,然而契约了的时候才发现,蓝溪九魂羊的天赋技能在她身上发生了变异!竟然直接转化成了灵魂之力!

契约结束后,睁开眼睛的蓝溪九魂羊也很不可置信,一来因为他已经一千多年没有过变化的境界猛地上升了两层,二来也诧异于他的天赋技能并没有完全复制给王紫,这是在他的传承中找不到的解释的!

“主人……”蓝溪九魂羊地下了头,两只前肢跪在地上,这是他能做到最恭敬的姿态。

“起来吧,你有名字吗?”王紫说道,手在空中虚扶了一下,一股无形的力量托起了蓝溪九魂羊。

“主人叫我蓝溪便好。”蓝溪九魂羊说道,对于千年之后再次口吐人言,有种比想象中更多的感动,蓝溪九魂羊身形一闪,再看时已经变成了一个翩翩公子,一身斑蓝色的外衫,勾勒着他欣长的身材,俊逸的面容几分高贵、几分清新。

“蓝溪,这里只有外面一个出口吗?”王紫问道,她并不想这个时候面对夏家和长孙家的人,若是他们对蓝溪九魂羊仍然存在掠夺的心思,她现在跟演阵院的人汇合反而会给演阵院小队添麻烦。

“有,右边的洞口也是个出口。”蓝溪说道。

“那好,就从那离开。”王紫当下就决定了,先行离开,再寻找机会跟演阵院汇合。

蓝溪点点头,率先走上前带路,王紫几人跟上,北皇看向穷奇,正巧穷奇也看了过去,北皇挑了挑眉,棱角分明的脸上勾起一抹邪笑,对于穷奇的出现颇感意外,他的王、果然不一般,分分钟将一个二十阶的掌神境灵兽收入帐下,还有着穷奇这样早就消失的上古纯血脉凶兽,而且,经过刚才的事情,他隐隐觉得,王紫的契约兽远不止如此,只因他从未见过那样霸道的御兽决,直接将掌神境的灵兽提升了两阶!除了早已随着三千万年前跟创世主之一的宿雨一起消失的、兽王诀……

穷奇仍旧是那带着邪肆和轻蔑的笑,了解的他的人知道那是他的习惯,不了解的人只会觉的那是高高在上的俯视,让人下意识的排斥却也胆寒,北皇却是不在意移开了视线,看向了在穷奇胳膊上睡的正熟的天心,现在才算清楚明白的知道之前王紫有一瞬间流露出的气息是什么,竟然是巫元力!

他的王啊,到底要给他多少惊喜!多少意外!竟然契约了七色天心,更重要的是,王紫真的是六界内早已绝迹的巫!当初剿灭巫族的战争中魔界也是掺了一脚的,如今再次出现巫,竟然是他的王、魔界的王!巫为什么消失连尊者都说不清楚,这好像是一个谜,但不管过去怎样,巫术并没有消失,反而被王紫继承了下来!那么、魔界这次一定会站在他们王这一边!

修习了道术还能去修习巫术,而且道术可不止修真、还有修魔,这样他完全解释不了的现象,只能归结为一个解释、因为她是王紫吗?

北皇眼神深深的注视着那相对于他还是单薄的身影,这样的身体内蕴含着的能量让人难以想象,那双漩涡一般的墨眸中藏着的秘密也多到让人一辈子都挖不完,北皇更加邪气的笑了笑,王紫现在还不愿意把她的实力展现在他面前,也就是说王紫对于魔界还不是那么信赖,也许,不是她亲手征服的,并不能让她去交付全部的信任。

本来他还在担心魔王本该经受的考验,而现在嘛,也许按照魔界的传统不予改变,才是对她、对一个魔王的尊重……

在经过洞口的时候,王紫能感受到洞口阵法的波动,看来演阵院的人快破阵了,而长孙家和夏家的人也还在虎视眈眈,王紫示意蓝溪快一点,几人快速的走进右边的洞口,不同于左边的洞口,这一边的洞内的通道很多,像是一个迷宫,不熟悉路径的人进来很容易迷路,而蓝溪显然经常从这一带走,因此绕来绕去的,不久就带着他们离开了山洞。

“这里是一只雷炎狮的地盘,我跟他认识,主人且放心走就是。”蓝溪说道,此时他们正站在一堆乱石之中,几乎没有下脚的地方,几人凌空站起,索性踏空而行。

“主人要继续前往山顶吗?”蓝溪又问道,王紫几人是跟随历练的人一起出现的,那山顶一定是她的目标。

“嗯,你可知道煅魂水在哪里?”王紫问道。

“知道,缥缈峰上的高阶灵兽基本山都栖息在煅魂水周围,就算不能离开缥缈峰,也好日复一日的修炼灵魂,以期有一天灵魂之力能破开封印。”蓝溪说道。

“有没有去煅魂水的捷径?尽量避开历练的人群。”王紫又问。

“有是有……但避开历练的人群,险地会很多。”蓝溪道。

“无妨,你带路就是。”王紫道,不早点到达煅魂水守着,她实在不放心。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