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九十一章 蓝溪九魂羊

“语儿,我们为什么从这个方向走,我们跟小队走失的方向应该是在那边。”

木易水有些疑惑的问道,刚才在遇到一群土鼠的时候混乱中她们二人跟荡魔院的同伴分散了,已经找了一个时辰了,她心中愈发着急,可史语儿反而很是镇静,似乎一点都不担心在这危险的丛林中,势单力薄的她们两人会遇到什么危险。

“水姐姐莫担心,我之前就来过一次缥缈峰,上次落下的地点刚好就在附近,对这里还隐约有些记忆,我可以带你找到小队,这块地方应该是相对安全的,你没发现我们走了这么久都没有遇到危险吗?”史语儿柔柔一笑,带着点安慰的解释道。

“是这样吗?那太好了!语儿真是调皮,这么晚才说,害我但心了好久。”木易水也笑道,一直紧绷的神经稍有放松。

“嘻嘻,缥缈峰上的高阶灵兽只会越来越往上走,距离上一次缥缈峰开启已经过了五年,这里理应不会再出现比上一次此强大的灵兽,不过再过一段距离就不一定了。”史语儿捂着嘴调皮一笑,又补充道。

“那也不怕了,我们二人联手,就算是掌神境的灵兽也不见得没有一战之力,只是最好在那之前能找到我们小队的人。”木易水说道,跟史语儿一前一后走着便于查看周围的环境。

“她们这是要去哪?”

戎沛白不由的在神识中问道,史语儿和木易水走的方向并不是去山顶的直线,而且附近的地形他们早已勘察过,两侧的地势太险,几乎连下脚地方都没有,史语儿跟木易水竟是直直的往进钻?这就是史语儿所说的对这里有所了解?

“哼。”旗妩月兴趣缺缺的哼了一声,只想等着史语儿和木易水快点过去,他们好继续前进,至于史语儿是去送死还是有捷径什么的她一点都不感兴趣,听到史语儿那慢慢腾腾、柔柔弱弱的声音她就想揍人。

“我们真的不要提醒一声吗?”也有人忍不住又问司空长歌,实在看不得美人儿往危险地带钻。

司空长歌皱眉看了那人一眼,那人缩了缩脖子,又摆了摆手手示意算了吧,他也只是那么一问,只是觉得队长平时看着绅士,可真到了这个时候,队长大人对待美女那是一点都不含糊,就当没看见了!

可是暗中瞧着的人好像并不止演阵院这一波,眼看着史语儿和木易水都要走出演阵院面前的范围了,竟然突然传出一个声音,急急地叫停了史语儿和木易水的步伐。

“二位仙子留步!”随着一声划破安静的喊声响起,史语儿和木易水同时停下,木易水明显的警惕起来,握紧了手中的鞭子,史语儿却仍旧淡笑着转身,手放在道袍下,似乎并没有防御突然出现的人。

却见右面的灌木中陆续走出三人,都是身着长天派道袍,这让木易水很快放松了很多,最起码同是一个门派,危险感顿时降低了很多。

“三位是?”史语儿淡笑着问道,声音柔软的拂过,那刚刚走到史语儿对面的三人同时怔愣了一瞬,眼睛放在史语儿出水芙蓉般美好的面容上,有些移不开了。

“哦哦,仙子定是不知道我们的,可我们却是久仰仙子大名,刚才见到仙子要去那边,忍不住出来相劝,那里地势崎岖,一处山涧横亘在半山,根本无路可走,仙子千万去不得!”一男子急切的说道,如此近距离的看大史语儿实在让他有些激动,而劝说也完全是不想让美人受难。

“是啊是啊,我们三人刚刚从那里回来,千真万确。”另一个男子也说道。

“语儿……”木易水听那三个男子这么说,也犹豫了,想说是不是史语儿记错了,可是史语儿轻飘飘的看了她一眼,木易水顿时就消音了,她现在能够分辨出一些史语儿不易察觉的表情,刚才那好像只是随意的一眼,却是让她闭嘴的意思。

“三位道友别叫语儿仙子了,语儿只是长天派一个平凡的弟子而已,如果三位道友不嫌弃,就叫一声语儿便是,哦,这是水姐姐,名叫木易水。”史语儿看向那三人,笑了笑说道,那三人又是一愣,可能是没想到本应该有高傲资本的史语儿竟然这么温婉,比传闻中更加善解人意!

“语、语儿,水姑娘,在下俊能,这是宏字、这是博达,我们三人也是跟小队不小心走散了,如果、如果语儿不嫌弃的话,我们五人结伴同行如何?我们三人是男子,遇到危险也能多少保护二位。”名叫俊能的男子说道,并未说明自己的姓氏。

“语儿仙子……哦哦语儿,语儿和水姑娘都是如此美丽之人,我三人断断不能对二位不管不顾。”宏字说道,在史语儿假意嗔怒的表情下去掉了仙子二字,只是眼睛看着史语儿,竟是看痴了。

“呵呵,语儿知道三位是为语儿好,但是语儿记的清清楚楚,此去前方的确有路,本还存有怀疑,但经俊能一说,前方有一处山涧,语儿便确定了,那山涧看似深不可测,却只是障眼法而已,语儿上次跟同伴就是掉在了那山涧中,反而发现一条蹊径通往山顶,虽是难走了些,却远比外面安全,更何况现在竞争激烈,语儿本打算带水姐姐悄悄前去,只是三位如此真切的关心,倒让语儿无法隐瞒……”史语儿本是笑着说道,后来表情竟是变得感动。

“语儿、这……”俊能有些惊讶的想确认,真的有这样的路?没想到他们一时好心竟然能换来如此回馈?

“千真万确,不然语儿和水姐姐为什么从这里走?三位信语儿便随语儿一起走,当做语儿的报答,若是不信也无妨,语儿还是要坚持走这里的。”史语儿淡笑着说道,那纯真的笑好像没人会设防,也没人会不信似的。

木易水眼中闪过一丝别的情绪,史语儿真是这样打算的?她们虽是表亲,但她自认自己并不笨,反而很聪明,可是在看似单纯的史语儿面前,从来没有猜准过她的心思,今天木易水一声不响的朝这里走,如果事先知道有这么一个地方,怎么不在遇到土鼠之前就告诉队长,反而在走失之后跟她去?又不加顾忌的将这消息告诉这三个男子?

“不不不,语儿多虑了,我们怎么会不相信你?只是太高兴,有这样的地方再好不过了,我们正好可以留着体力上山顶对付更强大的灵兽!”俊能急急地澄清,生怕被史语儿误会了。

“扑哧……俊能如此激动做什么,语儿又不会怪你,既然三位信语儿,我们便一同上路,如何?”史语儿以手掩唇扑哧一笑,笑声让史语儿多了几分活泼,俊能微微有些尴尬,觉得自己的确有些激动了,竟然在美人儿面前屡屡失态。

“史语儿搞什么鬼?”旗子轩走出来,奇怪的说道,此时史语儿跟那几人已经远远离开,众人隐蔽的身形才陆续显现出来,听旗子轩的意思也是不喜史语儿的,这一点他好像跟旗妩月还挺像,到底是一家人,对史语儿都抱有莫名的厌恶。

“肯定有鬼,有这样的地方还用大家累死累活的往上爬吗?天上掉馅儿饼这样的事情,我不信。”戎沛白说道,活动了一下身体,打算继续走,史语儿怎么样随她们去吧。

“我们继续走吧,既然是历练,也不用想着有捷径可以走了。”池天翰也道。

“嗯,继续走。”司空长歌点头,下了最终的命令,打消了有些人想尝试一下的心。

王紫却是朝史语儿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皱了皱眉,据莲生收集的资料显示,史语儿五年前来过一次缥缈峰,本来这没什么,但莲生在征集消息的时候向来仔细,一些不被众人注意的细节在莲生的记录下变得有些显眼起来,其中就包括五年来几个长天派弟子的死亡,这都是看似不值一提的小事,历练中或者对战中死人是常有的事,但有几个人的死却着实怪异了些。

尤其是三年前,有六个男修士相隔不过一个月都是离奇死亡,浑身*的死在长天派中,据刑堂的检查结果是,这六个男修士都是死于阳气枯竭,这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当时长天派以为是有哪座山的妖物走了邪道,祸害了长天派的弟子,刑堂在长天派各大仙山中撒下天罗地网,却始终没有再遇到那妖物,而且类似的事情也三年间再也没有发生,因此后来那事情便不了了之了。

然而莲生却在史语儿的资料中特殊标注了一点,这六人死前都跟史语儿关系密切,其中就包括一名戎沛白说过的、一个被史语儿一个眼神抢走的旗妩月的猎物,而且这六人都是火属性的高阶修士,跟史语儿的灵根一致……

王紫不太确定是不是应该去探寻这件事情,但能让她直觉的想到……或许真有探寻的价值,况且对方是史家的人,哪怕是一点点消息,她也想知道……

“我的王,你想知道史语儿去干什么?”北皇终于问出口,他发现,等王紫主动命令他真的会等到花都谢了……

“唔。”王紫点头,看向北皇,他有办法吗?

“如果连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我还怎么做王的亲卫?”北皇有些好笑的说道,他想让王紫知道更多魔界的事情,可是反倒是王紫,不愿意给他那么多信任。

“去跟踪史语儿,不必打草惊蛇。”王紫又看了看北皇,决定将这件事情交给北皇去做,一来她不好轻易离开演阵院的队伍,二来她还必须尽快到达山顶跟李战几人汇合。

“是!”北皇有些认真也有些开心的应道,吩咐影子去办,这毕竟是王紫反暗中吩咐他办的第一件事情,他很难不开心,而且他也想让王紫知道一下影子的办事效率。

剩下的人继续前行,正午的山上阳光明显强烈了很多,王紫一行人的动作也明显缓慢了下来,警惕也瞬间高了起来,原因无它,只因他们现在正踏上了一个高阶灵兽的地盘,而且彼此都在揣度着对方的实力。

“有的打了……”高思源转动着眼珠,轻声说道。

“还不知道是何方神圣。”戎沛白也道,众人缓慢的接近,等着藏在深处的灵兽现身。

只是这一次,先等到的不是灵兽,而是另外一拨、不,是两拨人的接近,众人一愣,好不容易碰到一个落单的高阶灵兽,竟然还碰到另外两拨人?而且现在彼此应该都发现了三方的存在,狭路相逢在所难免了。

“接着走……”司空长歌吩咐,众人亦不再犹豫,走就走吧,见机行事。

另外两拨人似乎也顿了一下,不过很快都朝着那处灌木遮掩的山洞接近,似乎感受到众人的接近,山洞中的灵兽也蠢蠢欲动起来,威压一阵阵的散发出来,想逼退外面的人,可是显然众人不打算后退,他这山洞挖在了去山顶必经的路上,众人不上也得上啊。

等三拨人都停在洞口外一圈空地上的时候,彼此审视了一眼,各自怀着警惕,王紫的视线几乎立马就锁定在了右边的一队人,这才是第二天,就让她碰到了夏家的人,比她预想中的、快多了……

“对面的可是夏家?”这时,另一方的人问了,似乎对王紫这一行人完全没有印象,因而先去确定夏家人的身份。

“正是,你们、是长孙家?”夏家的一个男子问道。

“正是。”那人也道。

双方一阵沉默,似乎都在考虑着接下来该怎么处理,竟是六大家族其二,现在还不确定山洞中是什么灵兽,是否要合力对抗,若是一起去打,战果又要怎么分配?而且谁也不能保证、打完了灵兽之后他们之间会平静的各自上路。

“请问众位是哪个家族之人?”半晌,夏家和长孙家的人竟是同时看向了王紫一行问道。

“我们是长天派的弟子。”司空长歌淡笑着说道,并未多做掩饰。

“哦?不知众位是哪个院派的弟子?”长孙家的一人问道,眼睛扫过二十五人,奇怪的是并未发现什么熟悉的面孔。

“演阵院。”司空长歌假装没看到对方疑惑的视线,依旧从容的回答,可他的回答很显然让长孙家和夏家的人都惊讶了,不说演阵院的人没有穿长天派的道袍出现,竟一个个精神烁烁,身姿非凡,这样一队配合紧密的人,怎么可能是传说中懒散成性,一盘散沙的演阵院?

“呵呵,既然我们都打此处过,理应一同对战这山洞中的灵兽,至于这灵兽最后归谁,便是看各自的实力和运气如何?”

长孙家和夏家人都愣了一瞬,对于王紫一行是演阵院的弟子感到意外,但很快,长孙家的一人说道,应该那人就是队长了,他的意思便是那灵兽撞在谁手里便是谁的吧,不做争抢,长孙家二十四人,夏家二十三人,演阵院二十五人,为了一个灵兽在这里争,显然不明智了。

“甚好。”夏家一人点头说道,对于长孙家这个提议很是满意。

“甚好。”司空长歌也道。

三方在这里相谈甚欢,那山洞中的灵兽却是等不及了,这么多人站在他门口,明显是威胁兽呢!以为人多就了不起吗?他已经做好了应对方案,可这群人愣是不靠近了,一阵踢踏声响起,渐渐接近洞口,众人各自收回了眼神看去,是那只灵兽出来了!

“蓝溪九魂羊?”

有人惊讶的喊出了口,一眼就认出了那灵兽,实在是它的外形太有辨识度了,通体斑蓝,犹如波浪划过的深蓝色海面,四蹄走动间发出清脆的踢踏声,高昂着头颅,有别于其他灵兽的高贵显露出来,不是蓝溪九魂羊又是什么?!

蓝溪九魂羊可是麒麟属的血脉,有着高贵的血统,顾名思义,蓝溪九魂羊有着九条魂魄,听说如果能契约一只蓝溪九魂羊,会获得蓝溪九魂羊的天赋技能,灵魂复制!最多也能到达九条!这样的话,除非同时杀死九条魂魄,不然的话就不会死!

几乎在见到蓝溪九魂羊开始,众人都知道,刚开始约定所谓谁运气好抓到那灵兽便是谁的这话就已经作废了,这样相当于捡九条命的事情,谁会轻易放过?争抢一番早所难免了!即便这只蓝溪九魂羊的品阶不低,众人也是志在必得了!

王紫的视线从夏家人身上移开,看向了令众人蠢蠢欲动的蓝溪九魂羊,不愧是麒麟属的后裔,的确有些麒麟的高贵,只是要真跟麒麟比的话……王紫回想起曾见过的麒麟,那般高贵,能将生命的璀璨的演绎道极致,也能在生命的静默诠释到极致,那才是麒麟,灵魂上镌刻着永生,而不是如此外在的表现而已……

蓝溪九魂羊眼神轻蔑的扫过众人,似乎对于众人的贪婪一眼了悟,王紫多看了几眼这蓝溪九魂羊,竟然是只二十阶掌神级的灵兽!那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又看了看被蓝溪九魂羊挡住的山洞,莫非是那山洞里有让蓝溪九魂羊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长孙家和夏家的人渐渐散开,演阵院的弟子也动了起来,将蓝溪九魂羊团团围住,手中祭出法器,准备好了攻击,长孙家先行动手,一人手执一条锁链当先跳起,那人的进攻像是一个信号,众人齐齐发起攻击,只是似乎也在担心真的伤了蓝溪九魂羊,众人的攻击多只用了七八成法力。

似乎也看出了众人的顾虑,那蓝溪九魂羊眼中的轻蔑更甚,王紫游弋在战圈外围,想到那洞中看看,可是蓝溪九魂羊虽然同是面对着这么对人,却是死死的守在了洞口的不远处,众人想要得到蓝溪九魂羊的心似乎太多执着了,甚至没有看出蓝溪九魂羊其实一直在护着那洞口,始终分出一缕神识注注意着,王紫想要趁机进入倒是不那么容易了。

缥缈峰上的禁制不但困住了这里的灵兽,更是抑制了灵兽的幻化,因此即便是二十阶掌神境的蓝溪九魂羊,也不得不用本体站在众人面前,而且也无法口吐人言,只能凭借那双眼睛传达着他对这些人的厌恶,蓝溪九魂羊是通灵之物,九条魂魄让他对外界的感知颇为敏锐,这些人对他的贪婪一眼便知,无非是觊觎他的天赋技能而已……

相比于众人有所保留的攻击,蓝溪九魂羊的攻击倒是丝毫不客气!等打了好半晌,众人多多少少在蓝溪九魂羊身上吃过亏之后才知道,这蓝溪九魂羊的品阶可能远比他们想象中的高,那一定是高阶的掌神境灵兽了!这么想着众人愈发激动,打的更加认真!

蓝溪九魂羊是厉害,但到底六十几人也不是吃素的,双拳难敌四手,蓝溪九魂羊身上斑蓝色的纹路似乎动了起来,让注视着的众人直看的头晕眼花,众人心中一惊,这才想到蓝溪九魂羊有着迷幻的技能!可是蓝溪九魂羊从一开始就猛烈的攻击让他们下意识的忽略了这一点,都想着用武力尽快征服他,可是直到突然中招,众人才后悔不已!

趁着众人攻击停滞的一瞬间,蓝溪九魂羊身形一闪,斑蓝色的身体突然闪进了一开始的山洞中,而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他洞口的阵法落下的前一瞬,两人一前一后快速的跟了进来!

蓝溪九魂羊回身看去,洞口的阵法已经开启,这个阵法是这个山洞本来就存在的,他用了好长时间才琢磨清楚怎么开启,只是担心自己无法破阵因此一直并未启用,但看着完全被隔绝在外的众人,显然这个阵法的效果比他想象的更加惊人!

只是,蓝溪九魂羊审视着这两个漏网之鱼,本以为是两个狡猾的人类,他不免要在花些心思解决了他们,对付六十几人他的确吃力了些,但对付两人,他还是绰绰有余的,只是在看向那两人时,却惊讶于二人的灵魂、并非他所想象的奸猾之辈!

这二人必然是从一开始就盯着山洞的王紫,和始终盯着王紫的北皇了。

王紫观察了一下山洞,并不是外面看到的那么简单,窄小的洞口,里面却是另有乾坤,左右各有一个暗道通向不知何处,看那样子像是人为挖掘的,只是被废弃很久了,不知道蓝溪九魂羊拿来做什么。

在王紫观察山洞的时候,蓝溪九魂羊却是歪着头观察她,奇怪这个女子竟然对他并无兴趣,她难道没有跟外面那些人一样的想法吗?要知道人类可是最怕死的,就因为他可以给一个人带来九条魂魄,才让那些人那么激动。

“我只是好奇你在这里守着什么。”王紫看向了蓝溪九魂羊说道,很直接的表达了她的来意,她并不担心蓝溪九魂羊会对她发起攻击,麒麟属的灵兽都是尊崇生命之灵的,除非是被攻击,否则他们绝对不会先行出手的。

蓝溪九魂羊眼神审视着王紫,对一个人的灵魂,他多多少少能感应到他的意图,然而王紫,他却丝毫感应不到,只有一点隐隐的直觉,王紫对他的确没有恶意,只是,蓝溪九魂羊看向北皇,眼中多了些警惕,为什么他身上有着那么强烈的魔气?

“呵呵,我只是跟随我的主人而来,你也不必警惕我。”北皇笑道,抬了抬下巴指向王紫,示意王紫就是他的主人,一点都不意外蓝溪九魂羊会发现他的身份,蓝溪九魂羊灵魂的嗅觉本就是灵兽中数一数二的,好在他也知道,灵兽、尤其是蓝溪九魂羊,并不会关注一个人属于什么种族。

蓝溪九魂羊前肢动了动,虽然没有再对二人流露出警惕,但也没有让出通往洞中的路,这也说明了洞里的确有他在意的东西。

“这只是个刚阵,不出一刻钟,我的同伴就会破阵。”王紫指了指洞口的阵法,提醒蓝溪九魂羊,再这么僵持下去也没什么意义。

蓝溪九魂羊猛的抬头,审视了一秒王紫,似乎相信了王紫的话,四蹄同时动了动,似乎有些焦虑。

正在蓝溪九魂羊思考的时候,洞中突然传出一阵若有似无的能量波动,蓝溪九魂羊看向左边的洞口,焦躁的想过去,可是还有王紫和北皇在,他不能放心!

而北皇则是诧异,这能量波动为何如此陌生?北皇努力的让自己集中神识捕捉那似有若无的能量,再去探寻时却觉得这陌生的能量又好像在什么地方感受到过……

焦躁的蓝溪九魂羊,疑惑的北皇,一人一兽竟是都没有注意到王紫突然变得深沉的眼神,本来只是好奇,却没想到有意想不到的收获!王紫迈开步伐,径直朝着左边的洞口走去,蓝溪九魂羊已一惊,以为王紫要硬闯,弓着前蹄想要拦住王紫。

“你马上让开!”王紫有些严肃的说道。

蓝溪九魂羊正低下头,正好看到那双墨色的瞳孔,仿佛一瞬间能将人的灵魂看透,蓝溪九魂羊一顿,这女子为何拥有如此可怕的灵魂!怪不得他看不透,只因她有着比他强大许多倍的灵魂!蓝溪九魂羊呲了呲牙,虽然确定了王紫跟外面那些人不一样,但是里面的东西非比寻常,他不能让它有丝毫差池!

“你护着什么?是巫灵吗?”王紫见蓝溪九魂羊不肯退下,竟是直接问出了口,这倒是让蓝溪九魂羊惊到了!王紫怎么会知道?这世上还有人知道巫灵是什么东西吗?

“你护不了它,只有我可以!穷奇!”

王紫认真的说道,不想跟蓝溪九魂羊解释太多,巫灵的气息越来越浓厚,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这是要一只新生的巫灵!巫灵在巫术兴盛的时代都是难得一见的,而在巫术绝迹的今天竟然被她发现了巫灵!无论如何,她都要把巫灵带走!

穷奇应声出现,来不及跟王紫说句话就闪身拦住了蓝溪九魂羊,让王紫先行离开,蓝溪九魂羊惊讶的发现这个突然出现的强大灵兽,他身上刻意散发的气息让他害怕!这是灵兽之间天生存在的等级压制!令他惊讶的不止如此,更是因为他发现面前站着的男子真的是上古纯血脉的凶兽——穷奇!

“我的主人让你闪开,你乖乖让个路就可以了,何必那么执着?要知道当初麒麟见到我家主人,都是退而相让的呢。”穷奇邪笑着说道,果然见到愣住的蓝溪九魂羊,麒麟可是他的祖先。

王紫趁此机会闪身进入相连的洞内,沿着狭长的通道快速的深入,半晌,终于见到了那阵散发巫元力的源头,王紫缓缓的走进,在地面上一处草垛中,一颗黑漆漆的蛋躺在上面,一阵阵巫元力从那上面散发出来,时强时弱很不稳定,紧接着那巫灵蛋忽然自行在那草垛上滚动了起来,幅度越来越大,不一会儿竟然滚下了草垛,滚在石头遍布的地面上,王紫想要上前拾起的时候,却见那巫灵蛋滚的更加欢唱起来,砰砰声不停的撞击着石头,好像故意一般。

王紫刚刚伸出的手又收了回来,心想莫非是巫灵蛋想要自行破壳而出?

似乎在证实着王紫的猜测,那巫灵蛋滚了好半晌,终于在传来了‘咔嚓咔嚓’几声碎裂的声音,那黑漆漆的蛋壳上也极快的蔓延着裂纹,王紫手中裹着巫元力接近,有些期待巫灵的出世。

------题外话------

昨天晚上一整晚几乎没睡,烧了一晚上的我今天没变成红烧萌真是万幸了,早上的时候才睡着,中午醒来,晕乎乎的码字,然后、然后终于是没让自己失望,更新了之后觉得身体马上好很多了,果然,你们这群磨人的小妖精,太让本盟在意了,么么哒,妞儿们都晚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