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九十章 潜移默化

一个晚上过的远比最初设想的精彩、也惊险,众人用最快的速度收拾了战场,又用最快的速度在天大亮之前离开,二十五人一刻不停的奔袭,在地势复杂的缥缈峰上不停的攀爬,好在接下来的一路并没有再遇到什么大的危险,众人马不停蹄奔出三个时辰才放缓了速度谨慎前进。

一来距离晚上那场混乱发生的地点也有些距离了,而来地势渐渐高起来,这里的树木种类明显多了,而且空气中弥漫着似有若无的紧张,显然他们已经进入了高阶灵兽出没的地方,不得不加倍谨慎了。

“刚才真应该杀了何明远,他想杀了我们所有人,为什么还要放他离开?”旗子轩一边警戒着前进,一边对于三个时辰前将何明远放走这件事耿耿于怀,想到他们差点死在何明远的手里,直想亲手剁碎了那个人渣包了包子喂狗!

“对啊,何家竟然有这样的狠角色,没人规定缥缈峰历练不准出现意外,就算他死在缥缈峰,何家人也没资格进来确认。”

高思源也道,看了看王紫,王紫不应该是那种怜悯这种可怜虫的人,可事实上,何明远就是王紫亲自送出去的,王紫在攻击何明远的传送符时他们虽然不理解却谁都没有组织在,下意识的,他们认为王紫做的事情就是不能阻止的,不管对错,直到现在远远离开了那个地方,高思源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不是因为不信任王紫,而是因为何明远已经跟他们打过照面了,尤其是王紫,若是何明远记恨王紫,秋后算账可怎么办?相比起这样的后果,他们宁愿让何明远死在他们众目睽睽之下。

“何家的几个人已经见过我们,就算一时半会不知道我们是谁,沿着阵法的线索也迟早会查到我们,意外死亡是一回事,要是在他们口中的陈述变成了我们故意杀人,那于我们不利。”司空长歌也看了看王紫,见王紫没有解释的意思,就自己帮忙想了一个何时的理由,其实,他隐约觉得王紫这么做另有她的意思。

“哼,大家也不用觉得便宜了那小子,何明远先是攻击自家的小队,后事用自己人做人肉盾牌,如果这样他还能在何家安然无恙的做他的何少爷,那大爷我也不得不佩服他有两下子,缥缈峰这次机会是错过了,要是再见到他,哼……谁先下手还不一定。”池天翰哼道,亦对何明远存了杀心。

“好你个天翰!要是真见到了,给我留个下刀的位置!”高思源隔着几人看着池天翰说道。

“你这颗脑袋好像越来越灵活了啊,你们就给本大爷把他的尸体留下,本大爷负责把他碎尸万段!”旗子轩也应和着说道。

“呵,我若是会炼鬼便好了,把他的元神拿出来炼着玩玩,可惜,到时候只能弄死他了。”

旗妩月魅惑的笑道,脱下了那身诱惑的衣衫,唤了一身紫色的劲装,但即便如此,胸口出刻意留出来的一个心形的口子仍然将胸部那深深的沟壑裸露在外,低至胯下的裤子更是随便一点稍大的动作都会露出一大片春光,是在考验走在他身后那修士的定力。

众人一边警戒着前进,一边讨论着将来怎么弄死何明远,北皇却是暗自笑了笑,他想,演阵院这些弟子的想法是实现不了了,王紫怎么会放任一个一定会对她有威胁的人离开?王紫那看似擦看何明远伤势的动作,却是另有玄机,首先何明远那条胳膊是别想再长出来了,王紫只用魔气快速的掠过,沾了王紫的魔气,怎会有再生的可能?

更秒的是,就算炼药师束手无策,也只会认为何明远伤势严重、拖了太久没法用药,而绝对看不出丝毫魔气做的手脚,另外嘛……北皇心下也好奇的顿了顿,他似乎在那一瞬间感觉到一阵陌生的能量波动,可是那能量波动闪过的太快、也太微弱,好像真的是他的错觉一般,更无从查证……北皇将这个疑问记在心里,且看日后何明远会怎样,他总觉得,王紫会给他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

离开时司空长歌拿到了那枚巨弥猿的兽核,本想交给王紫的,他相信,这枚兽核归王紫演阵院的任何人都不会有意见,然而王紫却是没有收,不容置喙的让司空长歌收起来,从一开始演阵院这二十五人就商议决定,大家合作战斗得到的收获便由司空长歌统一保管,作为小组的共同收获,以待参与最后小组的评选,而个人战斗获得的东西便由自己收起,小组内无权干预。

巨弥猿的确是众人合力布阵从何家人手中抢来的,即便最后不能光明正大的参与评选,也要由小组最后统一分拨,一直六阶超神兽的巨弥猿兽核,王紫竟然能说不要就不要,让众人对王紫的敬佩之感又多了几分。

众人也不没有反对,只因转念一想,他们感念王紫的救命之恩,想急切的表达他们的感激,然而一只从别人手中抢来的兽核又能表现出什么?倒不如将此笔恩情记下,他日必还!

要说王紫是怎么救的众人,众人到现在也没有弄清楚,一路走得仓促,也没有人问起,只是安静下来的时候众人不由的仔细回想当初被自己漏掉的一个个细节,在众人都退后的时候,只有王紫原地没动,而且她当时似乎在施法,后来、那样的混乱的环境中似乎初变得异常潮湿,那绝对不是清晨的露水,好像是一瞬间空气中的水汽全部凝结了出来!

然后是越来越快可怕的威压,然后……然后好像王紫身上曾爆发出一阵骇人的灵力,直震的空气都扭曲起来!再然后、就出现了那个让他们瞠目结舌的巨兽!

那是什么巨兽?他们明明记得那巨兽有着恐怖的威压,而那巨兽浑几乎用水做成的身体却让众人几乎能肯定那巨兽并非真的灵兽!这又是为何?众人不由的细细回想着那巨兽的外形,硕大的身体,比身体还大的嘴,没有尾巴,这一点太怪,灵兽哪有没有尾巴的?

没有尾巴?!众人的思维似乎都顿在了这里,只这一点就足够让众人惊骇、那、那是貔貅?吞噬貔貅?!众人心中大骇,虽然觉得自己猜的有些离谱,却在仔细回忆那巨兽的时候,越想越觉得接近事实!那巨兽也去吞噬何明远了,不!那巨兽吞噬的一定是森罗爆而不是何明远!也就是说,是那只不知道怎么变出来的貔貅吞噬了森罗爆,而即便是一只假的貔貅,它仍然拥有着貔貅的天赋技能——吞噬!

所以森罗爆只毁了那只貔貅,而他们安然无恙!那么……事后那一场犹如下了一场雨般的潮湿,一如貔貅出现之前潮湿,王紫是水属性的灵根,那貔貅、该不会是王紫从一开始就酝酿的法术?!

将种种细节联想在一起,众人深深的震惊了!貔貅可是上古纯血脉的祥兽,那样逼真的威压,那样逼真的天赋技能,真的是一个术法能幻化出来的吗?那要将水属性的法术运用到如何出神入化地步才行啊!还有那让他们所有人自叹不如的灵力真的是王紫使出来的吗?王紫真的是一个地元期五层的新弟子吗?!

似乎渐渐想通了这一点,众人看着王紫的眼神也带着敬佩,此刻在他们眼中的王紫,已经不是那个十九岁、地元期、女子诸如此类肤浅的焦点了,而是阵法奇才、术法天才、灵魂的领衔者!

尽管众人心中五味陈杂,但谁也没有去跟王紫确认这件事情在,因为觉得没有必要了,王紫已经证明了她的实力,好奇有些时候是出于不相信,而他们信,信王紫能做到如此逆天的地步,这样的认识竟潜移默化的渗透进了所有人的心底,在他们还没有认识到严重性的时候疯狂的滋长着。

正在众人似乎都在想着王紫的时候,却见前方探路的人传来停止前进的指令,众人条件反射的绷紧了神经,在这个地方遇到的一般不是什么小角色。

“什么情况?”司空长歌在神识中问道,一行人已经快速的分散开,拉开距离分三队靠近。

“有人。”前方一人说道。

“但人好像不多。”另一人补充道。

司空长歌做了个隐蔽前进的手势,众人敛去了气息,渐渐靠近。

“那不是……史语儿吗?”众人等了半晌,走进众人视线的竟是两个落单的女子,而其中一个宛如山中之灵的女子可不正是荡魔院的史语儿?戎沛白和旗妩月倒是同时扯了扯嘴角,另外一个人她们也见过了,正是那个木易水。

“荡魔院的弟子这是……把史语儿丢了?”一人在神识中似乎很不可置信的问道,这明明就是两个人,如果是荡魔院另有事情,也不可能派两个女修士出来啊。

“这什么情况?我们要不要出去问问……额,当我没说。”

一人问道,在看到史语儿的时候就有点分不清状况了,毕竟那史语儿可是长天派美人册上第八名的人物,这样孤单单的走在危险遍布的丛林,像个迷了路的小精灵,心里那点怜惜冷不丁儿的就跑出来了,显然他把史语儿身边的木易水忽略了,还好在话说完的前一瞬清醒了过来,就算心里再舍不得,这事也不能由着他。

------题外话------

这里是寻求原谅的萌萌哒,今天的更新让我心里很是‘惶恐’,好吧不要在意那个引号,我是真的很惶恐,不找理由,今天真的很累很累,去医院复查身体,各种挂号各种抽血,各种等,下午三点回到家,又陪粑粑出去办了点事,六点多回来饭没吃就开始码字,可是坐在电脑桌前飘的时候才发现今天还折腾的自己感冒了,手指都不知道戳在键盘上了没有……汗,我的确是从六点码字到发文的时候、十一点半,也的确突破了我龟速的下陷,呐明天好一点我再算算我这下限时速是多少吧……没有断更,但情节没什么发展对不起妞儿们了,礼拜五之前我会补一章八千字的二更,么么哒,我先睡(晕)了,晚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