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八十八章 所谓竞争

“我们在等谁?二十八个家族和长天派的弟子都到了啊。”四处看了很久,骆雨终于看够了,这才意识到众人在这里已经站了很长时间了。

“不是在等谁,是在等缥缈峰的结界,缥缈峰的结界要十几个高阶修士合力打开,估计这会儿他们正在合计呢,不关我们的事,我们等着就行了。”高思源解释道。

“哦,除了宇文副掌门和夏副掌门,我还没看到别的前辈。”骆晴说道。

“都是些糟老头,有什么好看的。”骆晴则兴趣缺缺。

虽然等了这半天了,众人对于想进缥缈峰的热情可是一点都没有减退,而且难得见到这么多别的家族和长天派的弟子,都好奇的东张西望,偶尔低声讨论着谁谁谁,历练都是集结了家族和门派的优秀弟子,不少人不论认识不认识都聚在一起主动攀谈,结交之意很明显。

演阵院在这人群中不免显得有些特立独行起来,看似并不那么合群,可演阵院的弟子自己讨论的挺嗨,并不在意这些,也有人嘲笑的看着演阵院,到现在为止,演阵院在世外域众人的眼中仍然是笑话一般的存在,因此也不会予以更多的关注。

穿过厚重的人群,王紫的视线落在夏家人聚集的地方,大概有一百五十多人,六大家族此次弟子的人数大多都是如此,和大多数人一样,夏家的人各自忙于社交,如此远的距离自然不会有人注意到王紫正在淡淡的看着他们。

在世外域也不过三十年而已,夏家的人,可知道还有王紫这个人的存在?这样站在演阵院的人群中看着夏家,陌生的感觉蜂拥而来,这就是她母亲的家族,即便她再痛恨夏家当年的所作所为,却也不免、不免羡慕那些人,带着平凡的命运降生,享受着父母的呵护,家族的庇佑,而她、要在长天派内步步为营,要在世外域内隐忍筹谋……

“王紫小师妹,你在看什么?”

戎沛白凑上来问道,顺着王紫的视线看了看,可那么多人也看不出王紫注意的是哪里,戎沛白很想像邪彤一样跟王紫调侃嬉戏,可是她实在是做不出来,无论她说什么自认为好笑的话题,在王紫面前一说都会变成干干的冷笑话,邪彤离开的太突然,没有了邪彤在,王紫好想也突然安静了,安静的有时候甚至让她感到不安。

“没什么。”王紫淡淡的说道。

“哦,哈哈,旗妩月还不死心,追了修皇十天竟然没丁点进展,这绝对是她遇到最难啃的猎物!”

戎沛白蔫蔫的应了一声,转眼看到那边旗妩月又围绕在北皇身边了,自从从王紫那确认了王紫对北皇没兴趣之后,旗妩月就对北皇展开了全面的诱惑攻势,可惜北皇愣是不上钩,十天了让旗妩月面子掉了一地,旗妩月估计也是跟北皇犟上了,他越是冷淡的拒绝,旗妩月就越是花招百出的诱惑。

旗妩月追北皇,北皇追王紫,这个三角恋也成了演阵院的弟子茶余饭后的闲谈,甚至有些弟子闲下来的时候也会再赌一局,赌三人谁先缴械投降在,谁先大获全胜!

旗妩月本就是个性感尤物,那妖艳的妆容和热火的身材往那一站,立马引来了不少明里暗里的视线,而旗妩月只时不时跟北皇说几句话,北皇则只冷着脸,北皇不笑的时候会给人莫名的严肃感,然而旗妩月好像根本感觉不到,常常人凑上去,那波涛汹涌的酥胸直往北皇身上蹭,可每次北皇都能好巧不巧的避开。

戎沛白乐呵呵的想跟王紫分享,而王紫只淡淡的看了一眼,戎沛白观察着王紫的神色,果然没什么能让她动容的事情吗?即便是作为绯闻人物,也可以做到如此泰然自若。

而就是王紫看了那一眼,北皇好像立马就感觉到似的,偏头来看,眯起的眼睛带着王紫看不到的情绪,事实上北皇有些想笑,笑王紫支开他的手段这么小女人做法,就派一个旗妩月来诱惑他,若是他会随便对一个女人产生*,他也不配喜欢王紫了,也不配做魔王的亲卫了……

……

从早晨等到现在的正午,就在众人也等的着急的时候,却见刑堂的人走了过来,给众人分发了一块传送符,这就是那所谓的保命符,在受到超过修士自身能够承受的攻击时,这个传送符会自动生效将人传送出来,传送符已经拿到手中,看来缥缈峰的结界开启也就是很快的事情了。

“呵呵,让大家久等了!”一个带笑的声音在所有人的耳中响起,说话的在将近两百米外,声音却是无一例外的传进了所有人的耳朵,仿若就在人身边说话一般。

众人顿时安静,就凭此人如此深厚的灵力,也足以让人知道此人身份不凡,众人抬头看去,却见空中一人执手而立,白发白须,等着众人都看过去,那人才轻抚胡须,闲谈一般继续说道:

“老夫知道大家都摩拳擦掌等着在缥缈峰大展身手,缥缈峰历练也是我世外域为年轻的弟子准备的历练平台,当然愿意看到大家如此高涨的热情,但此次历练与往年稍有不同,老夫在此只说一次,大家谨记在心便是。”

众人更加好奇,每一年的缥缈峰历练不都是那样吗,怎么会有不同之处?

“老夫想看到大家精彩的表现,却不是简单的在缥缈峰上待满十天后出来,这一次根据大家表现,老夫以及其他十二位前辈会决定此次历练前二十位表现最优的修士,而这二十名修士,不论是长天派弟子、家族弟子、亦或是仙界弟子,都会成为半年后花溪谷盛会的受邀嘉宾,所以,接下来就看你们的了。”

那老者笑呵呵的说完,山顶听着的几千人却是顿时就炸开了锅!

“花溪谷的受邀嘉宾?我没听错吧?”

“我们竟然也有资格去吗?”

“就连家族内受邀前去的人也不超过十个,我们这些小菜鸟会被邀请?还二十个?”

王紫有些疑惑的看着突然激动的众人,那老者只是简简单单说了几句话而已就让众人的反应如此之大,而且听大家的议论,这花溪谷听起来却是个极其神秘的地方,就连一个个眼高于顶的世外域之人都会觉得如此高攀不起!

而刚才还悠闲的众人好像也突然被打了鸡血,不用那老者再强调什么竞争,进入缥缈峰后,一定是一场异乎寻常的激烈角逐,别忘了,进入缥缈峰的弟子可是超过了五千人的!二十个名额的诱惑却好像胜过了一切动员的语言!

“天哪天哪天哪!花溪谷盛会啊!参加那场盛会的人可是世外域和仙界所有所有的圣贤和隐士高人啊!如果能见到那么多传说中的人物,就算进去当个摆设也终生无憾了啊!”戎沛白简直是跳起来说的,那一惊一乍的声音就在王紫耳边响起,听她一说,王紫倒是好奇了,能有这样一个地方?拥有如此大的号召力?

“好激动好激动,王紫小师妹,你说我们有没有机会啊?”戎沛白实在是太激动了,甚至忘了王紫那不可接近的气场,摇着王紫的胳膊就问。

“有。”王紫道,有机会是一回事,能不能把握机会是另一回事。

“哈哈哈太棒了!不对,王紫小师妹你该不会不知道花溪谷吧?”戎沛白大笑几声,不管王紫是安慰还是说实话,都兴奋的不得了,但是看王紫还是那副清清淡淡的神色,不由的想,该不会是王紫就不知道花溪谷吧,所以才这样的反应?

“嗯。”王紫点头。

戎沛白只是怀疑的一问,没想到王紫真的点头了!戎沛白这一次跟看什么怪物似的看着王紫,好像王紫不知道这件事是多么的不正常一样,就算以前王紫在仙界不知道,那来了世外域也快一个月了,连花溪谷都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真的让她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王紫小师妹啊,花溪谷可是整个仙界最最最最最……神秘的地方!没有之一!虽然在世外域,但世外域之人只知道花溪谷其名,不知道花溪谷具体的位置!花溪谷是真正的隐世居所,谷内的人从不跟外界的任何人有联系,当然也不排除就算联系了外人也不可能知道他们的身份!”

“花溪谷的存在绝对是一个神话般的故事,有人说那是一个世间难寻的城,城内人声鼎沸,和平安乐,更有人说这些人就算是十岁的小孩也是天元期以上的修为!从来没有人敢去探寻花溪谷的存在,因为那根本就是一个无解的的谜!而且我听说啊,花溪谷不问世事,但一旦有事就会是惊天动地的大事!邀请函一出,不论你是什么尊贵的身份,不论你隐世与否,都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前去!”

“花溪谷竟然再次召开盛会,这本身就是一件爆炸性的新闻啊,到时候整个仙界的奇人异士一定都是被邀请前去,哦对了,花溪谷能有一次动静本身就是件了不得的事情,上一次花溪谷召集大会可是在三百年前!”

戎沛白几乎是手舞足蹈的在王紫面前说道,生怕表现不出来花溪谷那让人望而生畏,听之肃然起敬的感觉。

“怎么样?是不是也很心动?二十个,二十个名额啊!”戎沛白眼睛放光的说道,好像已经做好了誓死拼出一条血路的准备!

王紫心中的确惊讶,有这样一个地方,竟是有着能牵制二十八个家族的能力?花溪谷既然能在世外域如此隐蔽的存在,定是二十八个家族也奈何不了的,但就是不知道花溪谷代表的立场是什么?王紫本以为世外域的格局也就二十八个家族而已了,没想到还有如此特别的一个存在,连二十八个家族都不知道的地方,更别说她了……

那么她要对抗世外域的话,是不是应该暂时缓一缓了……

那老者说完之后,就见到缥缈峰上的结界开始动了起来,迎着众人这一面的结界当中出现一个偌大的漩涡,王紫看去,却是那十三个高阶修士已经开启了世外域的阶级,其中就包括夏温竹。

刑堂的人在前面安排长天派的弟子有秩序的进入,二十八个家族也在安排各自的弟子进入那漩涡,王紫几人站在靠后的位置,随着人群缓慢的推进,刚才还热切攀谈的众人,此刻的笑容都带着几分虚假了,进入缥缈峰之后,若是再相遇,定是翻脸不认人的了。

“这是以小组为单位传送进去的,大家尽量缩小范围,传送结束后我会用事先准备好的防御阵法符箓,确定我们落在安全的区域再计划接下来的事情。”快到演阵院的时候,司空长歌跟大家说道。

“没问题。”

“好嘞!”

众人应了,尤其是高思源,第二次他们进去的时候就不走运,落地的时候正好砸到了一个正在休息的超神兽,结果被那超神兽不由分说的攻击,害他们仓促应对,有防御符箓在那简直再好不过,说起来这防御符箓还是王紫教他们的,当初王紫将阵法封印在符箓上拿出来用的时候,看的众人一愣一愣的,他们早已忽略了,阵法可以跟符箓结合起来用这一点!

“祝你们好运。”刑堂全权负责这一次的人员安排,不意外的,又是欧阳侨在总指挥,一直站在一边的欧阳侨在看到演阵院过来时,却突然挪动了脚步,笑着跟演阵院的人说道,这虽是个小插曲,但也让周围的人多注意了几眼演阵院。

“多谢欧阳副堂主。”司空长歌礼貌的说道,站在了那个传送阵中,待传送阵开启之后,演阵院二十五人齐齐被卷进缥缈峰结界的漩涡之中,好半晌的天旋地转,众人才在眩晕中落地!

司空长歌第一时间祭出一道防御符箓,符箓在空中燃烧过后,一个四阶高级防御阵法将众人笼罩在,虽然在那漩涡中被卷的天昏地暗,现在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但众人却是牢记着要紧紧跟在司空长歌附近,在眼睛能见到光的一瞬间就快速的找到司空长歌然后聚拢过来。

这个四阶高级的防御符箓最起码能挡住一个高阶超神兽连续三次全力攻击,或者一个地灵期巅峰的修士连续两次的权力攻击,这个时间绝对够几人拿出全新的战略了!

然而众人落地后的几秒钟,阵法并没有遭到任何人的攻击,周围安静的很,这时众人在漩涡中颠倒的神识也渐渐清醒过来,各自警惕的向四周看去,却见周围都是茂密的森林,树木的掩盖下有着险峻的地势。

“赫!”

“子轩!”

旗子轩发出一声惊呼,刚才想动一动观察周围的环境,可刚刚挪动脚步,一脚突然踩空,险险的稳住了身体,脚下却是扑簌簌的掉着大大小小的石块,却见旗子轩身后竟是一个万丈深渊!池天翰伸手把旗子轩拽了过来,看了看那深渊,掉落的石块一直没听到落地的声音,看来深不见底了!

“擦!吓老子一跳!”旗子轩抚摸着自己的小心脏,没形象的低吼了一声。

“切,就那么点胆子。”旗妩月凉凉的说道,似乎一点都没意识到,刚才那差点摔下去的人是她真真儿的表哥。

“你跳下去试试,有你这么说的你哥的吗?”旗子轩恨恨的看着旗妩月说道。

“好了,缥缈峰的地势怪,你们又不是不知道,现在暂时安全,大家保持队形往前走。”司空长歌制止了二人没什么意义的争吵,对众人吩咐道,看来他们这一次运气不错,落下的地方暂时安全。

“司空说的没错,我们先走。”池天翰也说道。

众人赞同,司空长歌撤了阵法,众人快速的拉开队形,五人前方探路,五人后方警戒。

“怎么这么安静?”

高思源有些纳闷儿的说道,难道他们真的是运气好到不行?一路畅通无阻?想到之前的那一次,走两步就是一个冷不丁儿的攻击,这一次竟然这么平静,虽然没有被攻击挺轻松,可是他们没有收获也不合适啊!

“缥缈峰的高阶灵兽都生活在较高的峰顶,可能我们落在了靠近底部的位置,缥缈峰的地势像是横空隔断,我们并无法判断这里的高度,只能一直往上走。”司空长歌解释道,示意大家稍安勿躁。

这天一直到太阳落山,王紫一行人都没有什么大的收获,中途只遇到一直八阶神兽,由骆雨契约了,没有参照物,众人果真是一直朝着山顶走,在天完全黑下来的时候,众人才找了一块相对安全的地方休整。

司空长歌和池天翰还在安排的晚上的警戒,这边戎沛白正跟王紫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平时晚上这个时候戎沛白基本上已经跟旗妩月肉搏上了,现在是在荒郊野外,戎沛白只好无聊到来打扰王紫了。

“怎么了?”

戎沛白正拿着树枝在地上画圈圈,却见王紫突然弹出一个水球术,直向骆雨扔去,戎沛白诧异的看去,骆雨也吓了一跳,不明白这个平时就让她挺害怕的王紫怎么突然朝自己攻击,然而等那水球术落下的时候,却是落在了骆雨面前刚刚点起的火堆上,那火立时熄灭,只留下一簇黑烟在空中慢慢消散。

“我……”骆雨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王紫,却有些不服气,平时王紫冷着脸就算了,她不敢去打扰,可是这样一声不响的熄灭她的火堆是什么意思?

“骆雨你不知道不能点火堆吗?刚才司空师兄有特意说过你没有听到吗?这会暴露我们的位置你不懂吗?到时候连累大家陷入险境你负责得起吗?”

戎沛白皱眉看着那火堆,站起来沉声说道,语气有些不好,骆雨骆晴两人年轻浮躁,做事情太任性,平时大家让着两个小师妹就算了,这个时候竟然会出现这种错误!王紫只比他们大一岁而已,真是天差地别!

“对不起我……”骆雨被戎沛白连连几声质问弄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确实,她刚才也不知道想什么了,没有注意到司空长歌的话。

“火是刚刚生起来的,王紫已经灭了,这里根本没有人,沛白师姐你先息怒啊。”骆晴从一旁跑过来,想给妹妹解围,觉得戎沛白说的实在有点重了。

“缥缈峰的事情瞬息万变,哪有什么应该不应该,不确定的就是可能发生的!”戎沛白冷这脸说道,在说到这样原则上的问题时戎沛白向来很严谨,她本不是针对骆雨骆晴,而是事实本来就是如此。

王紫站了起来,鼻端萦绕着淡淡的残香,这里已经不能待了,不论戎沛白跟那几个人说什么,王紫却是先行走开了,她必须观察一下有没有人或者灵兽被刚才的火光吸引过来,森林中的晚上最忌出现火星,晚上灵兽的眼睛会比白天敏锐很多倍。

“沛白师姐,骆雨不是故意的,我们先观察一下有没有什么异样再说吧,您消消气啊。”黑暗中骆晴的脸色也变了变,骆雨则一声不吭的咬着唇站在原地,认定了戎沛白这是在为难于她,明明是一点小事而已,却被戎沛白说的好像她犯了不可饶恕的罪过一般。

“沛白算了,你说说她们就行了,她们还年轻,下次就记住了。”高思源也上前劝说,本来是想劝戎沛白住口的,却好像适得其反了。

“高思源,王紫小师妹不年轻吗?我们现在是一个团队,任何一个人出现差错都是会影响整个团队的!你觉得是我无理取闹了吗?”戎沛白皱着眉看向高思源,平时他逗逗骆雨骆晴也就罢了,要是现在是非不分的话,她戎沛白就看不起高思源!

一提王紫,高思源瞬间就熄火了,可王紫真的太逆天了,这两个还没走出家族几次的小师妹哪能比啊?不过这话高思源是绝地不会说的,只好去劝紧闭着口不说话的骆雨。

“骆雨你道个歉就没事了,高阶灵兽大多数会昼伏夜出,晚上灵兽对火光的感应很敏锐,你这样暴露了我们的位置,晚上战斗对我们很不利。”高思源尽量温和的解释道。

“我……”骆雨本是想认错的,但是被戎沛白把她拿来跟王紫比,觉得自己被人小看了,低着头,道歉的话就是不说出口,害的骆晴和高思源两人在一旁干着急。

“怎么了?”司空长歌布置好警戒,回来就感受到有些紧张的氛围。

“没什么……”骆晴正想轻松一点带过,戎沛白却是已经说了实话。

“骆雨刚才生了火堆,王紫及时熄灭了,但是我们要不要转移地点,还请司空师兄定夺。”戎沛白道。

司空长歌没有说话,走上前查看那刚刚燃了一点的木柴,靠近那木柴的地方还飘散着一股淡淡的香味,司空长歌黑暗中的眉峰微微皱了皱,池天翰也蹲下看了看,有些严肃的看了一眼司空长歌。

司空长歌蹲在地上,几人看不到他的表情,却能感觉到司空长歌不似以往轻松温和的气场,骆雨的脸色更加发白,骆晴也有些紧张,她们根本不觉得这是什么大事,为什么司空长歌的表现会是这样。

“天翰,你马上吩咐警戒的人撤回来,同时注意周围的变化,我们必须马上转移,上面是一处断崖,我们暂时绕路上去,晚上不宜赶路,先看看能不能躲过这次再说。”司空长歌站起来,快速的吩咐道。

“好我马上去。”池天翰说道。

“为什么要转移?”骆晴有些紧张的问道,没有必要吧?

“那出断崖的确适合隐蔽,但我们若是遇到敌人,断崖上的地势于我们不利!”高思源也上前说道。

“不要浪费时间了,把这里清理干净,不要留下我们来过的痕迹,速度快点!”司空长歌却是不给几人多说的时间,挥手将那堆木柴扔进一个空间袋,吩咐了众人立马清理痕迹就前去观察路径了。

“愣什么,走吧!”戎沛白在高思源头上拍了一巴掌,率先越过几人离开。

“观察到什么了吗?”司空长歌走近王紫身边,问道。

“没有。”王紫轻轻摇了摇头。

“那我们还可以从容一点撤退,先去上面的断崖吧。”

司空长歌说道,对于王紫观察的结果很是信任,这些天来其实司空长歌对王紫已经有几分了解了,演阵院除了王紫和战文石每天固定不变的演阵,能跟王紫过几招的就是司空长歌了,而司空长歌进退有度的绅士风度也让他和王紫之间形成了一种默契的君子之交。

“嗯。”王紫点了点头,那的确是最好的去处,短时间内他们只能隐蔽,没办法撤出较远的距离。

众人不理解司空长歌为什么突然让大家转移阵地,要知道这块地盘可是他们好不容易找到的,易守难攻,能在这休息一晚上再好不过了,可是在刚刚做好警戒的时候却突然要撤离!但众人只能听命令,当初他们可是拍着胸脯保证一定全权听从指挥的。

众人利索的清理地方转移,从侧面绕路走上位于刚才驻地斜上方的断崖,尽量没有弄出声音,在上了断崖之后,司空长歌命令大家隐蔽,并且快速的布下一个隐藏阵法,众人面面相觑,觉得司空长歌做的太谨慎。

断崖上的地方并不大,能将刚才驻地的情况尽收眼底,但是断崖边上生长着杂乱的灌木,还有堆积的大石,隐蔽很好,这么窄小的地方,并不会引起灵兽的注意,再加上一个四阶中级的隐藏阵法,众人的隐蔽几乎做的天衣无缝。

众人围坐在一起,都沉默着没有说话,有些人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抓紧时间休息,有几人知道刚才的事情,但也碍于息事宁人没有再提,只等着黑暗越来越浓,让自己紧张的神经放松放松以便于面对明天可能面临的危险。

“有人来了。”安静中却突然响起池天翰的声音,这一声提醒让众人立刻警惕起来!

“都别动,不要暴露气息。”司空长歌第一时间吩咐,虽然有阵法的掩护,但还是要谨慎小心才行。

众人明了,只暗暗观察,来人似乎也在观察这里的环境,并没有立刻出现,半晌,似乎确定了那地方安全,这才有人走了出来。

“竟然先跑了。”一人的身形渐渐在黑暗中显露出来,在王紫一行人刚才的驻地处转了转,有些遗憾的说道。

“从看到火光到现在也没有过多长时间吧,看来这一队的人挺狡猾的。”另一人也说道。

演阵院的人这才惊讶的发现,来人不止一个两个,却是同时出现了六个!而且不知道在那里隐藏着观察了多久了,直到刚才有人发出动静池天翰才发现有人!而自确定王紫一行已经撤走的时候,小队后续的人马也快速的出现了,是个二十四人的小队。

“本以为能小有收获呢,咱们还是来晚了。”一人可惜的说道。

“要不我们在附近找找吧,今天才是第一天,能消灭一队是一队,现在可是月黑风高,他们不会走很远的。”另一人建议道。

“别追了,他们能这么快撤离说明判断力还不错,对对方的实力不清楚,我们还是不要贸然找上去了。”一个看似队长的人说道,虽然有的人还想说什么,但显然忍着不跟那人起冲突,众人各自寻了地方坐了下来。

“这地方不错,不知道是哪个傻子在这点火,不过也多亏了他,才能把这地盘让给我们。”一个男子观察着周围的环境,笑着说道,他们正愁没有合适的地方过夜,眼前就出现了一个。

“先警戒,今晚就在这里休息,整顿好明天继续走。”那队长显然也对那个地方很满意,下令众人原地休整。

骆雨双手捂着嘴巴,听着下方传来的话,想不到刚才自己那一举动真的把别的小队招来了,要不是司空长歌当机立断的决定转移,说不定他们现在已经遭遇了!骆雨看向司空长歌,有些愧疚。

“好了,不用道歉,你必须从心底认识到自己错了,做事情三思后行,这么多师兄弟,随便谁你都可以找他问,找他商量。”司空长歌在神识中说道。

“……嗯,我知道错了。”骆雨埋着头,愧疚的说道。

骆晴也微微有些尴尬,但事实摆在眼前,让她不得不认识到,缥缈峰上的确危险,就在离他们不到一百米距离外的这一小队,刚才就在蓄谋铲除他们,而在这一点上,他们好像的确没有资格埋怨王紫。

“一点收获都没有,真是没劲。”那一队的人也在抱怨。

“你着急什么,要是一开始就把你传送到灵兽堆里,你反而该哭着喊着不愿意了,我们现在算好的,一来可以等着各路修士打的筋疲力尽,我们不仅可以捡漏,要是情况允许的话还可以趁机送几队修士出局,反正缥缈峰上危险的很,我们只是好心送他们离开而已。”一人嘿嘿的笑道。

“哈哈哈,对啊……”几人也坏笑着应道,明明是想铲除异己,增加通关留在最后的几率,竟然说的如此冠冕堂皇,每个修士身上都有传送符,哪里存在什么真正的危险?

“真希望先遇到长天派那帮弟子,上次新弟子入派的时候,长天派非要搞那差点让我们死翘翘的突然袭击,长老不护着我们就算了,竟然还说是我们竞争意识太差!切,我反正不管,这一次非要在那群长天派弟子身上把那些窝囊气吐出去不可!”一人忽然说道,听他的意思竟也是参加过那次新弟子入派的,只是被淘汰了。

“没错,这口气憋在心里快一个月了,既然说我们没有竞争意识,那我们就竞争一把啊,我们得证明我们不比那帮长天派的弟子差!”

另一人也说道,提到这个话题似乎很多人都很激动,看来这次有不少之前被长天派淘汰的弟子前来缥缈峰历练,而且这现象应该不止是眼前这一小队,很多家族的弟子应该都是。

“要是碰到演阵院的弟子就算了吧,你们想想,要是被称为废物的演阵院弟子留到了最后,而其他长天派的弟子却早早被传送出去了,那该是怎样好笑的情景啊?那些早早被传送出去的弟子会不会想找块豆腐撞死?”一个弟子似乎想到什么似的,说完之后自己就大笑开来。

“你把他们看得太高了吧,就演阵院那些废物的实力,说不定现在已经出局了,哈哈哈……”下方的一群人顿时都笑了起来。

‘哼……’演阵院的弟子几乎同时在心里哼了一声,听着下放那些人肆无忌惮的嘲笑演阵院的弟子,心中竟真的没有以往那些冲动了,他们心中几乎都在想着,笑吧笑吧,看你们能不能笑到最后。

“都注意,把身上的衣服换下来,穿自己的衣服。”司空长歌完全没有受到那些人的影响,在神识中吩咐道,众人马上会意,长天派的道袍太具有辨识性了,众人立马动作,小心的换下身上的衣服。

北皇下意识的靠近王紫,虽然是黑暗的环境,但也下意识的不想让任何人看到王紫换衣服,旗妩月在他面前光明正大解衣服的动作顿了一下,眯着眼睛看着北皇这么在意的动作,旗妩月嘴角扯了扯,动作不停的解衣服,让那些个演阵院的男修士黑暗里放光的视线盯着,旗妩月每天穿着那么暴露的衣服在他们面前晃,事实上他们早就好奇那道袍下面的风景了,不知道是不是一丝不挂啊?

“你还知道不知道自己是个女人啊?”却是池天翰突然拿了自己的衣服在旗妩月周围遮了一圈,隔绝了十几双狼眼,声音跟平时调笑的时候没什么两样,旗妩月却是妖魅的看了池天翰一眼,无所谓的继续解衣服。

“我的王,您这是早知如此吗?”北皇则是收回了自己遮挡的结界,扯起了笑说道,只见王紫根本没有换衣服,扯下那一身道袍,里面就是一身黑色劲装。

王紫当然没有回答,继续靠在断崖边的大石上,身侧的手指缓慢的掐算着,巫元力在气血内缓缓运转,运用预思的能力测算着接下来的事情,半晌,王紫的视线锁定了右下方,今晚的事情果然没完。

王紫已经多少猜到一会儿可能发生的事情,这两队人却是不知道,尤其是下方那一小队,刚才聊了半晌,这回才各自回到岗位上,等着今晚安然无恙的过去。

这样安静的安逸的环境并没有维持多久,在一阵树叶激烈的响动声中,众人同时警惕起来!然而不等下方那队人有所动作,一阵威压猛地袭向他们,一个惊雷一般的攻击轰了过去,猝不及防的众人有几个登时就被轰了出去,还受了不轻的伤!

“别慌,受伤的撤开点,剩下的人马上防御!”

那队长大声说道,黑暗中听着树叶猛烈的摇动,神识放到了最大去捕捉来犯之人的身影,可对方变幻位置的速度非常快!而且他们的警戒刚才分明就没有起到作用,对方轻易的就闯进了他们防御薄弱的中央!

下方的人快速的向那个队长靠拢,背靠背组成了一个严密的圈子,都绷紧了神经,六识同时跟着树叶的响动声移动,那暗中之人似乎也在等着下一次合适的攻击机会,并没有急于现身,而是不断的穿梭在森林中,让那些人无法捕捉到他的身影。

“是什么灵兽,这么快!”旗子轩神识中问道,惊讶极了,本以为平静的夜,不仅等来了一群鸠占鹊巢的自大狂,半夜竟然还会遇到强大灵兽的突袭!

“巨弥猿。”司空长歌在神识中回道。

“巨弥猿?这家伙怎么会主动攻击人类?司空师兄,你怎么知道是巨弥猿的?”戎沛白惊讶的问道。

“因为这个。”司空长歌反手拿出了刚才清理进空间袋的一根木柴,众人看去,有几人很快就认出了那木柴就是刚才被骆雨点了一点的木柴!

“这……这是十八里香?!”

高思源凑上来看了一眼,惊讶的说道,又看了看骆雨,简直对这个连锁反应感到傻眼,骆雨随便捡个木柴尽然捡到的是十八里香!火光引来了下面那小队人,味道却是引来了巨弥猿!

骆雨脸色一阵发白,她当然听过巨弥猿和十八里香的名字,巨弥猿是猿类,却是所有猿类中身体最小也是最灵活的,速度更是快到常人难以发现!从他刚才出现到发起攻击都没有露出过一面就可以看出来!

而十八里香,是一种罕见的灵药,本是灌木根茎,只有在太阳下暴晒五个月以上,褪去所有的水分并且自然脱落了外部一层毛毛躁躁的外皮,才会变成十八里香,只是十八里香根本没有什么特征,就算是炼药师脚踩着它走过也不一定发现的了,只有在它燃烧时散发出的一阵阵香气才是它唯一的特征!

十八里香是制作顶级迷药的主要药材,平时炼药师想找指甲盖那么一点都找不到,骆雨竟然一捡就是一堆!最重要的是,刚才她还点燃了,而且好巧不巧,十八里香对巨弥猿有着天生的诱惑,巨弥猿本是相对温顺的灵兽,实力高强却不主动攻击人类,而十八里香却能激发巨弥猿体内暴躁的因子,哪怕是一点点也会让巨弥猿狂躁不已,他体内的暴躁一刻不去,战斗就一刻不止!

而这十八里香,如它的名字一般,会在短时间内快速的传出去,只要附近存在巨弥猿,引来巨弥猿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众人似乎也多多少少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都佩服的看着司空长歌,还好刚才司空长歌决定了让他们在这处断崖隐藏,不然麻烦就大了!以巨弥猿的速度,要不是他们隐藏在这里,现在恐怕早就被追上了,那跟巨弥猿遭遇的人就是他们了!而下面那个小队来的太是时候,优哉游哉的在他们刚才的地方停了下来,成为了巨弥猿的目标!

只有戎沛白和高思源却是看向了王紫,二人心中均是震惊,恐怕从王紫熄灭骆雨火焰的那一瞬间,就已经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了,而王紫却是将处理事情的功劳全部交给了司空长歌!

“嗷……”

那巨弥猿发出一声狂躁的吼声,而攻击几乎是跟吼声同时出现的!明明是一个攻击,却好像是凭空扔下了无数的大石,那些大石又在空中轰然炸开,众人在找不到巨弥猿身影的同时只能防御!

“大家小心!是巨弥猿!”

那队长大喝一声,猜到了暗中的灵兽就是巨弥猿,只因这一招正是巨弥猿的招牌杀招山石轰,一招发出犹如千千万万招落下,让人防不胜防,而且到现在他们都没看到那巨弥猿的影子,这么快的速度肯定就是它了!

“该死的!这家伙怎么会攻击我们?而且他躲在森林中不出来,一直放冷招,我们要怎么打?”

一人怒喝,刚开始就被伤了好几人,打的太突然,而且他们二十四人竟然被一个巨弥猿拿去了主动权,关键现在还不知道那巨弥猿的等级在什么层次!

“我们快点分开!聚在一起目标太大,把这里的树都砍了,全力锁定巨弥猿,逼它现身!”那队长快速的对眼下的战略做出了调整,众人一听有理,迅速的向四处分散而去!

“这个队长有点脑子啊……”池天翰不由的赞了一句。

却见下方的人分开之后也左突右闪的冲进森林,快速的砍倒了周围的树木,然后再飞速的变幻位置,大片大片的树木在倒下,那巨弥猿怒吼的声音也多次从几个方向传来。

“嗷……”

又是一声怒吼,却见那巨弥猿突然现身了!这次却是单独攻向了其中一人,那人正要砍树,巨弥猿长长的猿臂挂在摇晃的树枝上,巨大的手掌从背后抓起那人的脖颈,手掌不停的收紧,那吼声又似声波攻击一般,直接让那人耳膜发颤,失去了听觉,好歹那人还保持着清醒,快速的祭出长剑向后刺去,这一反抗的举动好像激动了巨弥猿,大掌顿时收紧,似要生生掐断那人的脖子!

巨弥猿终于现身,在众人想要前来包围的时候,巨弥猿抓着树枝灵活的一晃,那身影带着那个被擒住的人登时就不见了!

“妈的快点接着砍!”一人低吼,再次冲进树林,巨弥猿太快,又太狡猾,他们空有一身本领却没有施展的目标,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神出鬼没的不断伤人!

“咳咳……”

而被巨弥猿抓着的那人,脖子上传来‘咔嚓咔嚓’的声音,血液完全倒流进了脑子,那人手中的剑一扔,哆嗦着手摸出胸前放着的传送符,等不到他的同伴来救了,再不自救他就被这巨弥猿掐死了,只是痛恨他还什么都没做就这样出局了!那人集中剩下的灵力猛的在传送符上打出一击,传送符顿时大亮,将那人传送出去!

被传送符的光吸引过去,众人这次没有急于包围,而是当机立断的从两侧绕上去,快速的清除了两百的树木,这才呈现包围之势向中间靠拢!

“嗷……”

巨弥猿怒吼一声,抓着所剩无几的树枝游荡,又是一个山石轰发出,可惜连续两次的攻击已经让众人有所防范,在巨弥猿攻击发出的时候,众人锁定的目标包围圈快速的缩小,同时几人发出几道强劲的风刃削去了仅有的几棵树,二十人将巨弥猿严密的包围起来,同时快速的在周围设下领域,这下巨弥猿想依靠速度跑也跑不出这领域了!

这时,众人才算看清了那巨弥猿的样子,却见巨弥猿弓着背,整个身体是一个成年男子的三倍,这在猿类中的确是罕见的小,而那双猿臂却是出乎意料的长,伸展开来估计会是他身体的两倍还多!巨弥猿刚才那出其不意的一系列攻击全靠了这双猿臂,现在被困在这里,树没了,意味着他的速度也受到了极大的限制,而面对眼前的二十个修士,显然巨弥猿的处境堪忧了!

“妈的,就是你一出现就折了我们几个人!”一人长剑横在身前,愤愤的说道。

“这只巨弥猿气息不对,他现在很狂躁,速战速决,不要出乱子了!”那队长沉声道,看出了巨弥猿赤红的眼睛和暴躁的气息都跟他们认识中的巨弥猿有着巨大的差距。

众人点头,十人同时举剑攻去,另外九人掠阵,寻找着机会下手,别看那巨弥猿没有了树木的辅助,孤身战斗时速度依然可怕!那异常长的猿臂总能及时缠住攻击之人的脖颈,让那些人的攻击落空,而就是这样一对多的打法,竟也跟扔石头似的轻轻松松扔出几人,有两个人砸在领域上巨大力量竟让传送符直接把人传送走了,可见巨弥猿力量之大!

“巨弥猿快不行了,他要是再不停的话被那些人杀了的!”戎沛白伸长脖子看着下方打的难分难解的场面,巨弥猿受到的攻击也不少,右脚都快被打掉了,身体也摇摇晃晃,鲜血更是流了一地,可就是像疯了似的不停的打,好像不死就不会停一样!

“一只六阶超神兽,这样死了怪可惜的。”高思源也道,巨弥猿体内暴躁的因子竟然持续了这么长时间,可见那十八里香对他的影响简直可怕!

演阵院的人就这样看着下方的战斗从一开始的阵脚大乱到后来如火如荼,到现在的胜负已分,几乎大气都没出一口,意料之中的,那只巨弥猿死了,一只六阶超神兽啊!遇到一只超神兽不容易,这样速度型的巨弥猿更是死一只少一只,只要巨弥猿体内的十八里香作用散去,他就会恢复神智,可是那一队人还是将他打死了。

“靠!让我们损失了九个人!只因为一个超神兽,本来轻轻松松就可以拿下的!”一人上前踢了踢巨弥猿的尸体,恨恨的说道。

“第一天就损失了九个人,接下来的路岂不是艰难了很多?”一人长剑插在地上,平缓着呼吸说道,二十四人锐减到十五人,的确团队优势大打折扣。

“先处理了巨弥猿的尸体,血腥味恐怕会引来别的灵兽,距天亮还有两个时辰,我们没时间休息了,马上转移。”

那队长说道,撤去了领域,上前剖开了巨弥猿的头颅,取出那颗晶莹润泽的兽核,超神兽的兽核,即便身体死了他的灵魂也还会锁在兽核之内,巨弥猿似乎一直等着逃跑的机会,却被那队长挖了出来,那巨弥猿只好全力一挣,那兽核发出一道刺眼的白光,巨弥猿想趁机逃跑,却被那队长牢牢的抓在手中,同时快速的在兽核上下了封印术,禁锢了那巨弥猿的灵魂。

“队长,这巨弥猿可是我们合力杀死的,兽核为什么归你?”正在那队长要收起兽核的时候,一人有些怪异的说道。

“现在最重要的是转移,不是在这里讨论这些!”那队长似乎对此很愤怒,催促着说道。

“这虽是我们一起杀的,但最后去花溪谷的人可只能有二十个,兽核只有一个,难道这成绩还要算你的不成?”另一人也道。

王紫看着下面几乎剑拔弩张的氛围,心中一片冷然,现在那几个人四面楚歌不说,竟然还想着分赃不均的事情,不过,演阵院未来的几天会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说实话,她还真有些想知道……

“我们要不要趁乱先走?”池天翰问道,万一血腥味引来了其它灵兽,他们能不能再安全的躲过去就不好说了。

“再等等……”司空长歌按住池天翰,示意他不要着急。

“还等什……”池天翰疑惑的问道,却不用等司空长歌回答了,他已经看到了答案。

就在下方的人吵的越来越激烈的时候,脚步声响起,似乎是故意弄出来的响动,让众人一惊的同时立马看去!却见一群人正在笑着向他们靠近,看那些人眼中的嘲笑,几人立马就清楚了,这些人来者不善!

“呵呵,收获不错啊,一只六阶超神兽巨弥猿啊,啧啧……要拍卖这样一颗兽核一定也能换不少灵石来花,既然几位迟迟分不出兽核的所属,就交给我们如何?”一人笑的很善解人意的说道。

“这是我们猎到的巨弥猿,凭什么给你们?”一人说道,打起精神面对这新的敌人。

“啧啧,他问我们凭什么啊,哈哈哈你们说说凭什么?”一人大笑着说道,笑声中充满了故意的嘲笑。

“当然是凭我们人多,凭我们势众,凭我们知道你们那点所剩无几的实力呗!”另一人也肆无忌惮的笑,回答了那人的话。

“哈哈哈,真是精彩啊,本来以为今天晚上就那么过去了,没想到还能看到一场精彩的晚间表演,还附赠了礼物,啧啧,既然你们精心准备了,我们不笑纳怎么可以?”

一人大笑着说道,原来在众人忙于对付巨弥猿的时候,这些人就已经潜伏在这里了,而且很可能看完了整个过程!

------题外话------

哦哈哈,今天一万四,我有木有很勤奋?妞儿们呐,今儿跟大家说个事儿,那天收到两张四星评价票,本来我是不打算说的,可是那个妞儿跟我说她在app上投的评交票,觉得不容错过比经典必读好听多了!【QAQ,竟然是这么卡哇伊的理由,萌萌哒就哭晕了……】所以我不得不跟大家强调一下了,评价票来的挺不容易的,妞儿们在app投的话一定要投“经典必读”那一项哦【拜托拜托】那代表着五星评价,如果是在电脑上的话,也一定要勾选五星哦!千万别懒!要是不勾选直接投票了,那会害惨萌萌哒我的!既然大家出于支持,就不要好心办坏事咩,那会拉低《紫极》的评价热度呜呜,而且要很多五星评价才能挽回,一张评价票辣么贵,妞儿们爪下留情啊!欧啦么么哒爱你们=。=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