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八十七章 前往缥缈峰

王紫用内力蒸干了身上的酒精,脑袋顿时清醒了不少,在门边站了一会儿,想到邪彤很快就走了,到这个时候才敢放任自己那点不舍,在这个陌生的长天派,在她以为她要独自为战很长一段时间的时候,邪彤的突然出现让她放松了很多,也让她知道了就算在这样一个龙潭虎穴,她照样可以挥洒自如,可她刚刚知道自己该怎么做的时候,邪彤却要走了……

每次都是匆匆一见,这一次的时间、已经够长了……

王紫揉了揉眉心,抬起手时才发现手中还攥着那本‘风月宝鉴’,王紫嘴角抽了抽,刚才那点伤感不知怎么就、没了。

回到赤灵,王紫很快唤回了穷奇,自从上次进入灵兽空间后,穷奇一直都没再出来,今天她必须跟几人商议一下去缥缈峰的事情。

“怎么还喝酒了?”穷奇一出现就挑了挑眉,凑近王紫身上闻了闻。

“没什么,邪彤请我喝的。”王紫道。

“邪彤?喝了什么酒?”穷奇跟王紫并排走着,漫不经心的问道。

“桃花酿。”王紫老老实实的回答。

“还有吗?”穷奇忽然问道。

“唔?”王紫没听明白,疑惑的看向穷奇。

“我说还有桃花酿吗?给我尝尝啊,能哄你去喝的酒,味道一定不错。”穷奇笑着解释。

“没有,我没有要来。”王紫愣了一瞬说道,走的时候没想到要跟邪彤要几坛酒回来。

“那真是可惜……”穷奇笑道,那表情却没有真的可惜的意思,反而凑近王紫,细细的在王紫身上嗅着,王紫怪异的看着穷奇,心想现在邪彤应该还没有离开,要不她再回去跟她要几坛酒?

“这儿、味道最浓了……”

穷奇却邪笑着俯身,跟王紫之间的距离只有两指,眼睛低垂着看向王紫的嘴唇,刚说完话就含上了王紫的唇瓣,看向王紫的眼睛溢满了笑意,王紫一顿,看着穷奇眼中目的达到一般的狡黠,心中不知是何感受,只怔愣了一瞬,便在穷奇诧异的视线中主动打开了牙关,放还在外面徘徊的穷奇进来。

这根本就是邀请的动作让穷奇心中一喜,舌尖肆无忌惮的探进王紫口中,找到王紫舌头纠缠,双手钳住王紫腰把人拉近了一些,明明刚才已经蒸干了酒精,可被穷奇这一通吻弄得,王紫的脑袋似乎又晕乎了。

“咳咳……”半晌,一声提醒似的咳嗽声在二人附近响起,王紫睁开眼睛,下意识的想抽身离开,穷奇却是太眼看了看青龙,吻着王紫的动作变的有些激烈起来。

“嗯……”王紫不禁发出一身轻吟,听的穷奇浑身一僵,就连看了好半天青龙也眯了眯眼睛,穷奇放缓了动作,又浅浅的吻了吻,这才算放开王紫。

“味道好极了。”穷奇舔了舔唇,意犹未尽的说道,不知说的是酒还是什么……

王紫面色有些泛红,不知是因为刚才那个吻,还是因为被青龙旁观了这许久,青龙看了看穷奇,穷奇满不在意的站在原处,青龙心中不由得好笑,穷奇这是在报复吗?青龙上前,看了看王紫还红着的唇瓣,他当然知道这个地方有多美味。

“走吧,不是找我们有事吗?”青龙按了按王紫唇瓣,还是忍不住在上面印下一个轻吻,这才牵起王紫的手问道,王紫到底不不清楚她有这么多男人将来面对的是什么,青龙快速的换了话题,让王紫从刚才尴尬的处境中脱离出来。

“唔,是,十天后要去缥缈峰,我们得计划怎么抓朱雀。”王紫迷糊的脑袋瞬间清醒了,青龙这个转移注意力的办法效果显然很好。

“你们?还有谁?”青龙很快抓住了王紫口中的重点。

“长天八院,应该不少人。”王紫说道。

青龙点点头,王紫现在是长天派的弟子,有太多人注意着,人多了意味着王紫的行动将会受到很大的限制,而且就算由他们去抓朱雀,不惊动长天派的人去擒朱雀应该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朱雀残魂,现在的实力应该在破天镜,至少也在破天镜十几阶左右,想要擒他,必须由我和穷奇去,别无他法,小主人不必费脑筋了,到时你只顾好你自己,朱雀交给我们吧。”

青龙揉了揉王紫的发顶,既然大战一场在所难免,也不必小心翼翼的策划了,朱雀残魂现在只想着能够彻底融合进入朱雀的身体,就算计划的好好地,他也不会轻易掉进他们设计的陷进。

“可是,那会引起寒巳和冷殇的注意。”王紫微微皱眉,别的可以不在意,这一点必须考虑在内。

“呵呵,小主人,你害怕吗?提早面对这么强大的敌人?”青龙顿时停下了脚步,笑着问道,别看青龙面上笑着,心中却压着一块大石,为此无比担心着。

“我已经拿回了魔界之王的宝座……”王紫看着青龙,又看了看邪笑的穷奇,没有正面回答青龙的话,却是说道,虽然事情发生在五天前,她却一直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他们。

“……”

“……”

穷奇和青龙面上的笑无一例外的一僵,没想到事情进展的这么快,王紫竟然已经拿到了魔界的王位?想要坐上魔王的宝座可不是仅仅凭借王紫身体内流着魔王后裔的血就可以的!

“是北皇认出了你?”穷奇声音有些严肃的问道,王紫不可能会主动找上北皇,一定是魔王亲卫有着特殊的追踪办法。

“嗯。”王紫点头。

“他有没有请你回魔界?”青龙也严肃的问道。

“没有。”王紫道。

穷奇和青龙互看一眼,不明白魔界这是什么意思,按理说魔界时隔几千年之后再次迎回魔王,应该要即刻迎回魔界才是,然而现在北皇竟然对请王紫回去闭口不言?

“小主人,你可知道,新任魔王要打败六个魔界推选的领主,再入万魔山,魔冢,才能真正坐上魔界之王的位置,而这三样,每一样都不是你现在的能力能做到的。”

青龙声音愈发沉重的说道,就是因为这样,之前他和穷奇猜到王紫就是魔王后裔才没有说出来的原因,就是怕王紫为了魔王之位铤而走险,可是、万万没想到,王紫还是自己决定了……

“我知道。”王紫却平静的说道,魔界之王如此重要的身份,怎么可能随便决定,那样的话就算她顺利坐上了魔王之位也不会有人死心塌地的顺从,这一点在之前她就已经问过北皇了。

“那你还……”青龙皱起眉头,不赞同的说道,却硬是压下了自己的着急,他怕自己情绪激动说出不好听的话来。

“时间由我来定,我有把握能过关……”王紫心知青龙和穷奇的担心,故而解释道,但即便如此,万魔山和魔冢是魔界最恐怖的两处地方,打败六个领主他们还勉强可以接受,可是去这两处地方,却是他们万万不敢让王紫冒险的。

“那你决定什么时候去?”穷奇沉声问道。

“……门派大比过后。”王紫看了看穷奇,他们总是能抓到重点,即便她想轻描淡写的带过,也不得不认真的回答。

“也就是四十几天之后。”穷奇没什么情绪的说道,但是那身上的气息不禁带着危险,这样的选择,又有什么意思?

“小主人,如果你去做这么危险的事情,我宁愿……我宁愿不去复活朱雀、白虎,宁愿什么都不要。”

青龙抓着王紫的肩膀,激动之下手中的力气不由得加大,王紫却一声不吭的看着青龙,她明白这是在冒险,对于完全不熟悉的魔界,甚至是她自从走上修真之路冒的最大的险,一入万魔山,靠的只能是她自己,她虽然嘴上说有把握能过关,心里却完全没有把握。

“但是我要让千厷和李战找到真正的自己,即便新生的他们不知道,我也不要他们有遗憾,况且,我最主要的目的不是为了你们,是我必须这么做,魔界是我父亲留给我的,父亲现在还活着,他不会看着我去送死的,这一点我很确信,我要跟世外域对抗,就必须争取到魔界的力量,我要一个真正属于我,臣服于我的界面!”

王紫闭了闭眼睛,再睁开眼睛时,那深邃的墨眸中是无比的坚定和自信,带着王紫自己都没察觉道的狂傲,那里边的很多东西甚至是青龙都没见过的,让近在咫尺的青龙心中一震,脑海中一遍遍回想着王紫的话,心中五味杂陈。

“我必须有一个任何人都难以撼动的大本营,魔界是最好的选择,我带着魔气出生,它曾无数次的救过我,我相信我的选择,青龙,穷奇,我想要的是你们的支持,还有四十天,放在修真界,那就是四十年,不算少了不是吗?”

王紫不由的放缓了语调,想让三人之间这种凝固的气氛缓和一点,这并没什么,他们不应该忘了,她是贪狼,是不死的贪狼!

“可是我心疼,如果我可以代替你……”

可惜没有如果,青龙艰难的开口,清风般的眸色中也充斥着挣扎,握着王紫肩膀的手也有些颤抖,他怎么会不明白,王紫的筹谋是为了所有的人,为了对抗世外域、更为了对抗寒巳和冷殇,若是十天后朱雀的气息泄露,王紫会用最短的时间掌握魔界的大权,以图面对随时可能发难的寒巳和冷殇……

“我得快点成长起来,到时候你就不用心疼了。”看到青龙有妥协的意思,王紫难得安慰的说道,伸手掰下了青龙紧握她肩膀的手,主动放在手里,青龙的手比王紫的手大很多,王紫只能抓住他三根手指,可王紫却紧紧地攥着,想要传达她的坚定和信心。

“你们放心好了,我活着你们得一直陪着我,万一我死了……”王紫语调轻松的开口,青龙和穷奇的身体却是一僵。

“呵呵,万一我死了,我也会拉着你们一起死的,我可不是宿雨。”王紫却低低的一笑,另一只手抓起穷奇,认真的说道,她绝对不是在说假的,从很久之前她就强调过,既然跟着她,就一定不能分开。

穷奇和青龙同时愣住,看着王紫那美丽的笑靥,脑海中再也没有其它,这是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王紫,温柔而霸道,本该是残忍的占有,听在他们耳中却是此生最甜蜜的情话……

“我的主人……你非要把我的心,我的灵魂,一丝不剩的拿走才甘心。”穷奇俯身趴在王紫耳边,呢喃着说道,此时哪管什么魔界之王,寒巳、冷殇,他只想拥着王紫,这一刻永远不要过去。

“小主人,你可真会转移话题。”青龙也俯身,趴在王紫另一边的肩膀上,叹气一般说道。

刚才还紧张的氛围因为王紫的几句话成功的瓦解了,只是转移的方向却不是所王紫预料的,两人几乎紧紧贴着她的耳根,喷洒的热气让王紫缩了缩脖子,直想躲。

“既然心和灵魂都被你拿去了,我的身体你什么时候要,立刻提上日程好吗?我等不及了……”穷奇按住王紫乱动的身体,非要在王紫耳边说,热气直往王紫耳蜗里钻。

“小主人,我也不想再提什么魔王的考验了,我现在只想和你春风几度,今夜还很长,闲事面谈吧好吗?”青龙亦也贴近了一些,眼神着迷的扫过王紫面上渐起的红晕,暧昧的声音低喃着响起,却足够王紫听清楚了。

“你们,那个,我还没说完嗯……”

王紫本来就不善表达的嘴更加不利索了,穷奇和青龙看似温柔的靠在她身边,两人却是同时若有似无的将王紫的退路都封死了,王紫心中升起一股不妙的预感,在她还想着怎么找借口逃开的时候,穷奇的舌头猝不及防的钻进了她的耳朵,而青龙也在王紫耳根后轻舔了一下,王紫刚刚要说的话顿时就忘了,那是她的敏感点,青龙是知道的,穷奇却是歪打正着的,王紫身体一软,穷奇和青龙却是一人一边扶住了王紫,嘴上的动作丝毫不停,反而更加放肆了。

“青龙,穷奇,你们、快停下……”王紫面泛潮红,声音都带着点潮湿的感觉,左右推拒着,可无论推哪一边,都是把自己送进另一人的口中。

“停不下来,也舍不得停下。”

青龙的舌头一路往下,在那白皙的脖颈上留下一连串湿吻,一只手却趁王紫不注意,灵巧的解开了王紫外衣上的系带,等王紫感觉到一丝凉意的时候,垂眸看去,却见自己的道袍退下一半露出丝质的里衣,而穷奇带着点冰凉的手刚刚顺着里衣的领口钻了进来。

似乎是被那凉意惊了一下,王紫暮地反应过来现在的情形,心中顿时着急,灵气运转开来,脑子也马上清醒了,在穷奇和青龙有下一步动作之前,王紫却是身形一闪,顿时消失了!

穷奇摩挲着掌心,还在回味着刚才美妙的触感,心中暗叹可惜,不过刚才也就是逗逗王紫而已,他跟王紫的第一次,怎么能有青龙在场?

青龙也直起身,眼神中露出很是失望的神情,想他刚刚开荤没几天就禁欲,要不是有穷奇在场,没准儿他就引诱成功了呢……

“你身上的封印可以自行解开多少?”两人相看两相厌半天,穷奇却是先开口问道。

“最多到破天镜,应该跟朱雀残魂实力相当。”青龙道,深呼吸了几口,也暗暗压下心中的旖思。

“不用你出面,到时我来擒朱雀,你只负责把慕千厷看好了,别让朱雀的残魂吞了就是。”穷奇牵了牵嘴角,状似轻松的说道。

“你确定可以?”

青龙挑起一边的眉毛,问穷奇,他倒是知道穷奇的力量封印在他自己的身体里,若是真的释放了全部的力量,对付朱雀那会是绝对的压制,可是,之前就算是面对九爪孽龙,穷奇也只是用他的影子,不知道释放力量他需要付出的代价是什么?或者他顾忌什么?

“呵,事关我的主人,你觉得我确定吗?”穷奇哼笑一声,对青龙的质疑表示明显的不屑。

“那当然再好不过,朱雀的残魂只是涅槃重生而已,没什么了不起的,哦,还有就是不要命而已,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再有就是,很可能跟你同归于尽而已,这本来也没什么,只是你死了的话,小主人那恐怕不好交代,所以,除了不死,随便你怎么缺胳膊短腿儿那都没什么。”青龙笑着说道,明明是想嘱咐穷奇不要逞能,却说得不那么中听。

穷奇只鼻子里哼出一声,二人并肩走着,却谁也没再理谁。

匆匆从赤灵出来的王紫,在床上坐了半晌,渐渐平复了紊乱的心跳,王紫摸了摸脸颊,面上的温度也退了下去,只是,王紫揪起那被解开的外衣在,突然想到,邪彤离开之后,就没人边嘲笑边认真的给她穿衣服了……

王紫干脆脱了外面的道袍,换上了自己的衣服,现在正是深夜,想来邪彤应该还没走吧……

王紫敲了敲邪彤的房门,等了半晌都没有听到回应,王紫心中沉了沉,平时邪彤绝对不会让她等超过三秒的时间,王紫手中凝聚灵力,破开了外面的结界,径自打开门进去,却见屋内整整齐齐的陈列着原来的东西,屏风上搭着一件白色的道袍,那是邪彤的,王紫停在了门口,屋内已经没有了邪彤的气息。

天还没亮,邪彤竟是已经走了……她本以为,就算邪彤要走,也要在天亮的时候找一个合适的理由离开,却没想到就在晚上,如此悄声无息的走了,她还没有来得及道别。

屋内的酒味还没有散去,王紫走进内室,却见床上整整齐齐的叠放着几件衣服,王紫不禁拿起那衣服,却见那衣服是跟长天派道袍完全一致的,只是侧面和领口的系带都换成了扣子……

……

十天,王紫这十天过的异常紧张,除了每天跟战文石例行一场的演阵,几乎很少跟应别人的邀请探讨阵法了,就连跟战文石演阵之时也变得越来越刁钻,直把战文石逼的频频跳脚,越来越发现王紫在阵法上的天分简直吓人!他完全敢断言,放任王紫这样发展下去,有朝一日一定会成为跟五行圣人不相上下的人物!

那天去了学堂王紫才知道,邪彤并不是一声不响的离开了,不知道她是怎么处理的,竟然从战文石那和刑堂那弄到了三个月的假期,不管三个月后邪彤会不会再回来,到时候若是长天派再想追究邪彤的身份也是不可能的了。

白天王紫寸步不离学堂,期间只去过一次道兵院,将准备迎战朱雀的事情告知了李战四人,尤其是慕千厷,如果慕千厷的灵魂是朱雀,那么那天他必须万分小心,几人也必须保护慕千厷,在朱雀的残魂没有离开朱雀的真身之前,绝对不能让朱雀残魂发现慕千厷,否则慕千厷危险!

晚上王紫却是一遍遍的演练玄乙阵法,在战文石的引导下,结合玄乙阵法,王紫现在的阵法早已突飞猛进,相比起刚来演阵院之时,王紫绝对拥有更加令人惊艳的阵法知识!

多余的时间全部放在了掌握魔气上,她的魔气太过强大,就连她自己,没使用一次都会全身脱力,王紫并没有修习魔道,却完全用灵术的套路使用魔气,即便这样威力已经是相当惊人的了!去魔界的时间所剩无几了,她一定没有时间再去修习魔道了,因此她一直在寻找一个既能将魔气发挥到最大,又能让自己消耗最好的方法。

这样高强度的修炼是王紫自从修道以来从来没有过的,几乎每次练完魔气,王紫都累到手指头都动不了,却还是强撑着身体回到寒木床,待身体恢复后马不停蹄的循环练习,王紫在尽量躲避着穷奇和青龙一干契约兽,不想让他们因此着急心疼,但穷奇和青龙怎会不知道王紫那点心思,常常是暗中看着,任由王紫累极后,一次次跌倒然后再一次次爬起来,硬是咬牙控制主自己抱起她的冲动。

直到后来,王紫才知道,缥缈峰历练是世外域和长天派向来有之的活动,并非只有长天八院参与,还有世外域各大家族的弟子,缥缈峰极其险峻,而且内部也险象环生,只是缥缈峰上被二十八个家族的高阶修士同时下了禁制,进入缥缈峰的弟子若有生命危险会被第一时间传送出来,因此缥缈峰是一个非常完善的历练场所,而且被特殊的结界笼罩在内,这样的历练,王紫只听过却没去过,就算在之前齐恒大陆的先天秘境,进入后死了也就死了,而没有这样完善的保护措施。

如此倒是让王紫多了几分期待,除了尽快让慕千厷的灵魂和朱雀的身体融合之外,借缥缈峰一行她还可以初步接触一次世外域的所有家族,现在她手头掌握的世外域二十八个家族的信息也不少了,莲生的办事效率非常高,到现在还在源源不断的给她整理好的信息,能对号入座一次,再好不过!

当然她最期待的是……夏家。

十天,说慢很慢,因为王紫真的做了很多事情,说快也很快,只眨眼便到了。

这天,所有前往缥缈峰的长天派弟子都在狮占峰集合,演阵院二十五人,按比例来说的话,这已经是相当多的人数了,道兵院四百人,其他院派都是一百到三百不等的人数,总共长天派派出的弟子有两千余人。

这一次完全是长天派的弟子历练,因此并没有授课先生的参与,完全由长天派弟子们自行分配角色,演阵院的弟子倒是想让王紫当组长,可这么长时间大家也对王紫了解不少了,她是断断不会管一些琐事的,反而是司空长歌更加合适,因此此行演阵院二十五人的组长便是司空长歌,副组长池天翰。

玄武、李战、慕千厷、卫子楚四人毫无例外的被选进了这次历练的队伍,莲生因为有王紫事先的吩咐,句没有去角逐历练的名额,只留在长天派继续做他的间谍工作。

动员大会又是由宇文乾开的,这一次是隔着老远的距离,王紫站在队伍最末端的位置,这一次夏温竹竟然也出现了,来了三个副掌门,还有一个是七个副掌门中唯一的女子、屈南荫。

“太激动,以前每次都是缥缈峰半日游,这一次怎么着都得坚持完十天吧。”高思源心不在焉的听着宇文乾在上面说话,神识中却是跟几人如此说道。

“哈哈,师兄你们去过缥缈峰吗?”骆雨调皮的一笑,问高思源。

“亥,笑就笑呗,师兄我不仅去过,还去过两次,缥缈峰历练不是门派大比,决定权不在长天派,因此以往演阵院虽然相当于摆设,但形式上还是得去的,第一次进去就被关进了一个阵法,坚持了半天就出来了,第二次好一点,没有遇到阵法,但也只有三天就出来了,谁让咱演阵院人少呢?”高思源一点都不觉得尴尬,反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他既然重生了,就敢面对以前的重重不堪。

“三天也好,我们都还没去过啊,师兄最起码可以带带路啊。”骆晴捂嘴一笑,跟骆雨的表情很相似。

“哈哈,那是,虽然师兄我待的时间不长,但是缥缈峰的地形也算是稍微知道点了,这次咱演阵院可是华丽转身呐!这一次进缥缈峰,那是为门派大比热身去的,哼哼,也先给那七个院派大哥预防针,等他们在门派大比上输的惨兮兮的时候,也别哭的太惨啊哈哈……”高思源笑的好不得意,可这还没笑完,就被池天翰一巴掌拍在头上。

“还没怎么呢就骄傲成这样,该打。”池天翰说道,不管高思源那委屈的视线,说完又是一巴掌。

“池大人啊,小的知道错了行吗?每天被您教育着,小的哪敢骄傲啊,小的心里门儿清,要谦虚,要上进嘛!可是您没看到小的在逗两位小师妹开心吗?您这么搅局算怎么回事啊?”高思源愈发委屈的说道,在王紫来之前,高思源一伙就被池天翰打压着,谁让池天翰最厉害呢?虽然现在大家换了新面貌,但是以前的好多习惯却是怎么都改不了了,或者说,他们也不想改。

“呵呵呵,高师兄,你真逗……”听了高思源这话,骆雨和骆晴同时捂嘴笑了起来,两个姐妹花长的颇像,笑起来又是一样的活泼,笑声清脆,高思源刚才那点不平衡瞬间就没了,虽然有点小插曲,逗乐了两个小师妹,不还是达到效果了吗?

“家族的兄弟姐妹也会去,不知道能不能碰到他们诶……”笑了一会儿,骆雨好奇的说道。

“是啊是啊,我很想念表哥的。”骆晴很快也道。

竟骆雨和骆晴二人一说,突然高思源就沉默了,就连其他几个演阵院的弟子都有一瞬间的静默,骆雨有些奇怪的看着众人,骆晴先是奇怪了一瞬,却是突然恍悟,想到之前高思源说过,他是一个被家族遗忘的人,不仅是他,演阵院的所有弟子几乎都是这样。

“两位小师妹,看来你们还不知道,为了极高大家竞争的积极性,进入飘渺峰不是那么轻松的事情,各组之间是存在竞争的,就算是道兵院,四百弟子分成十几组,想到走到最后,就必须排除异己,包括见到二十八个家族的人,只要不是一个小组的人,见了面少不了厮杀。”司空长歌笑着解释。

“啊?为什么要竞争?”骆雨惊讶的问道,她是真的不知道这一层。

“因为缥缈峰历练的主题向来就是竞争,尤其是这一次,长天派招收新弟子的时候出了不少岔子,这让二十八个家族很是警惕,家族内的弟子竞争意识太弱,这一次缥缈峰历练竞争的主题一定会被重新强调。”司空长歌解释道,骆雨和骆晴那相似的面目互看了一眼,好像的确是这样。

“好了好了,该走了,别好奇了,一会会有人解释的。”高思源说道,演武场上传来一波哄吵声,是宇文乾说完了,接下来就是前去缥缈峰了。

半个多时辰之后,众人才来到了锯齿山群,与他的名字一样,锯齿山群远看像是一排排锯齿模样的山,将一座孤峰圈在内围,高思源已经在那兴奋的解释了。

“那座高耸入云的孤峰就是缥缈峰了,缥缈峰里到处都是宝,里边的灵兽出不来,常年就在缥缈峰修炼,外面的人又进不去,因此里边好东西多着呢。”

“如果两位小师妹缺灵兽的话倒是可以在里面捕几只。”

说话间,仙鹤已经带着众人盘旋在一处山顶上,那山顶的平台此时已经人头攒动,想来是二十八个家族的人已经到了不少了,道兵院的人已经先行下去了,演阵院和符宝院的人同在一个仙鹤上,刑堂的人正在安排众人下去。

“赫,这次果真比前几次热闹!”高思源踮着脚尖到处看了看,已经有些迫不及待想进去了。

王紫也在人群中搜索了一圈,人太多,道兵院的衣服是统一的,二十八个家族内的弟子却只穿了平时的衣服,没有什么的辨识度,这么多人中,王紫并不能看出哪些是夏家的人。

“夏副掌门果然很英俊呐,怪不得成天都见不着面,一定是倒追他的女修士太多,人故意躲起来的。”骆雨在有些星星眼看着人群中的夏温竹,而骆晴竟然跟骆雨几乎是一个表情。

“哎,看那些看着夏副掌门流口水的女修士,真是看都不配看他一眼!”骆晴愤愤的说道。

王紫有些好奇的看去,果然见人群中的夏温竹跟这里热闹的氛围有些格格不入,就好像本来是一株文雅的竹节,却生长在了闹市的街道,虽然高雅如斯,却终究不是他该在的地方。

有些女修士上前跟夏温竹打招呼,夏温竹也一一笑着回应了,只是那浅浅淡淡的笑,虽然让人沉溺,却也无人敢在他身边久留。

然而这时,一个女子蹦蹦跳跳的上前,径直冲到了夏温竹面前,嬉笑着搀着夏温竹的胳膊,调皮的笑带着天真的可爱,让人很难生出讨厌的感觉,而王紫注意到,在看到那女子时,夏温竹的笑多了几分真实,也没有拒绝那女子的碰触,紧接着又有几人来到夏温竹的面前,一一问候,看样子很是熟络。

“他们都是夏家的人,那个女子不是夏之芙吗?她竟然没有来长天派?我记错了吗?”

王紫心中本来已经有了猜测,经过骆雨一说,也确定了那几人就是夏家的人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