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八十六章 邪彤离开

“北皇,参见王上。”

两人都没有做声,北皇心中五味陈杂,真的找到王紫的时候,反而没有当初听到尊者说有了王上消息时的狂喜,北皇突然放低了姿态,双膝跪地,膝行几步来到王紫面前,头深深磕了下去,额头紧贴着王紫的脚尖,这是作为魔王亲卫必须有的礼仪。

“王上,无需你费力气,只要是你想的,即便是要我死,我亦可以马上消失。”

北皇低沉而郑重的声音从下方传来,面对王紫一身警惕,他只用最不设防的姿态跪在王紫叫脚下,请求着王紫的认可。

“你起来。”王紫控制着黑雾沉进轮海,她此时何尝不是入坠梦中,魔界之王的身份就这样扣在了她身上,是束缚还是无限制的自由,她不知道……

“王,若不杀我,便是你认可了我,魔王亲卫生死印,只能由王开启。”北皇却是没有起来,而是接着说道。

“什么生死印?”王紫问道,只很短的时间内已经决定带上魔王的桂冠,不管魔界的格局如何,在六界内的地位如何,她都要先正魔王之名、再徐徐图之。

“王要北皇生,北皇便生,王要北皇死,北皇便死。”北皇解释道,此前生死印的引子一直掌握在尊者手中,是尊者培养出魔王四大亲卫,但现在王已找到,定要将生死印的引子交给王。

“怎么开启?”王紫问道。

北皇冷硬的面部有些放缓,心中的大石也不那么沉重了,本以为即便王紫拥有魔王之眼,在得知自己有这样的身份时,恐怕王紫难以接受,本以为他会费很大的功夫,或者请尊者亲自前来,没想到王紫的心远远比他想象中的、强大。

北皇维持着恭敬的姿态直起上身,只手结了一个魔印,从发顶推至眉心,很快,却见北皇的眉心出现一抹黑色的祥云图案,北皇拿开手,没有说接下来怎么做,然而王紫却好像冥冥之中便知道如何做一般,指尖浮现丝丝黑雾,结印,两只按在了那祥云图案之上!

而那祥云突然突然泼墨似的晕染开,浮动在北皇的眉心,速度极快的变换着,北皇紧咬着牙关,承受着识海中千钧巨锤敲打一般的疼痛,冷汗几乎立刻就淌了下来,半晌,那团黑气才突然巨龙,凝成一点飞快的隐入北皇的身体,消失不见!

能感觉到北皇全身紧绷的疼痛,那本来合身的道袍也被那隆起的肌肉撑的几乎破裂,北皇只纹丝不动的跪在原地,几不可查的松了口气,心中却是万分震惊,魔王的魔气向来是魔界的例外,拥有超出魔界任何人十几倍道几十倍不等的能量,可王紫的魔气、似乎还要更强……

王紫看了看自己的手,也感到有些奇怪,刚才看到那祥云图案下意识的做法,那个手印,根本不是她所熟知的,却是条件反射般结出来了……

而此时,魔界的王室,还是那个大殿,自从第一次感受到魔王的气息,这座大殿就变得异常慎重,身披黑袍的老者好像一直都没有离开过,手执法杖静力在大殿中央,眼睛看向前方那块巨石,北皇南阙已经派出去那么久,影子也去了,王上还是没有找到吗……

然而,这一场沉重的大殿今天注定是沸腾的一天,那老者的注意力本是在那巨石之上的,却见他的眼神突然看向了法杖,那上面四颗朵并排的黑色祥云突然,其中一朵突然划开,极快的消失!

老者那威严的面孔上破天荒的露出喜悦、甚至是惊喜的表情!干枯的手指卧在那朵祥云消失的地方,半晌,才如释重负的深深出了一口气。

“北皇已认主,我王已寻到……”老者呢喃着说道,声音竟有些隐隐的颤抖。

“魔王之眼啊,在我有生之年能迎我王回来,此生无憾,无憾了!”那老者看着那块巨石,激动的说道,不知站了多久的身体缓缓的转过身,法杖‘咚’的敲在地上,一声沉闷的声音在大殿内回响。

“参见尊者!”

一排黑袍侍卫鬼魅般的出现在殿内,恭敬的跪在门口。

“召东乾、西诀前去霂沅堂,命令你们手下的人,看好各大领主,有任何动静都第一时间汇报给本尊,魔界的各大出口加派人手看管,一切暗中进行,不要擅自行动,听明白了吗?”那老者沉声吩咐,威严的声音跟刚才的语气完全不一样。

“是!尊主!”

那一排黑衣侍卫领命,在那老者挥手示意他们可以离开的时候,这才如来时一般,又鬼魅般消失。

……

距离北皇认主已经又过去五天,演阵院学习阵法的热情一点都没有减退,尤其是戎沛白和高思源,简直疯了,戎沛白原先对阵法就特别痴迷,自从在王紫面前发誓要毕生钻研阵法,好像要急切证明自己的誓言一般,整天除了阵法还是阵法,连每天跟旗妩月必须来几场的唇舌大战和肉搏也少了!

而戎沛白走到哪炸到哪的标签也似乎渐渐被人忽略了,这是几天来阵法的突飞猛进,让戎沛白几乎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成天挂在嘴边‘王紫小师妹啊,你就是师姐我的救赎啊,我叫你师姐行不行吗?你为什么不早点出现啊!’。

以前戎沛白能请教的也只有司空长歌一人而已,现在司空长歌有时间几乎都跟王紫雁阵了,戎沛白只好逮着谁算谁,也跟战文石演练过几次阵法,只是输的极其惨烈就是了,最后不知怎么就跟高思源扎堆儿了,俩人半斤八俩,但你来我玩的讨论也进步飞速!

战文石现在很忙,没有那么多闲时间睡大觉和晒太阳,用他的话来说,一个个小兔崽子们,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文石老怪文石老怪喊着就来提问题了,好像他只是个免费答疑解惑的法器,然后问完之后最多甩一句谢谢就一溜烟儿不见了!

战文石心里猜测过,不知道这帮小兔崽子的热情能持续多少天,一天?两天?或者五六天?这都算理想的了,到时候他要怎么在让这帮小兔崽子重新找到热情呢?可是他好像低估了阵法对他们的影响力,十几天来,热情不但没有减退,反而一天更比一天夸张!

事实上长天派除了丘高义,其他院派的弟子并不清楚演阵院如此好学的气氛,演阵院的人往云痕峰上一钻,谁也别想知道他们搞什么鬼,反倒有些奇怪,演阵院现在正是该嘚瑟的时候,怎么突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了?就连众人盈盈期盼的美人册榜首、王紫也是不得一见,让众人修炼之余总多了几分遗憾和惦记。

“主人会从这里经过……不会从这里经过……会从这里进过……不会……会……不会……”

“话说我这样守株待兔是不是不太明智啊?主人现在日理万机,连面儿都见不上,有我这么可怜的小奴仆吗?”

“我说小花啊小花,你知不知道,主人那本来是大爷我一个人的女神啊,现在好了,成了整个长天派的女神,大爷我不爽,浑身都不爽!”

“不过不得不说大爷我眼光独到,慧眼识女神啊!长天派美人册算什么东东,大爷我的红颜锦才是这世上独一无二的,美人册在红颜锦面前那就是孙子,不,是重孙、重重重重重孙子你知不知道?”

“嘿你还别不信,古今多少奇女子,红颜锦上应有尽有知道不?不过自从见到我家亲亲主人吧,大爷我才抛弃了一大片森林啊……”

“哎都是过去的事了,大爷我现在只想见我家亲亲主人啊呜呜呜……”

傍晚时候,王紫从云痕峰上下来,沿着山脚下的路离开,却渐渐有一阵细细碎碎的说话声传来,而且听起来一直是那么一个声音自言自语,但语气仍然抑扬顿挫的,像是真的跟人在交流一般,几乎在听到这声音的时候,王紫就知道这人是谁了。

“莲生。”王紫无奈的唤了一声,她在距离莲生三步远的距离站了有一会了,莲生却只抱着一堆红红绿绿的花惨兮兮的哭着,但王紫想也知道,这只是干打雷不下雨,莲生的招牌假哭,但现在演的时间真的有点长好吗……

北皇环抱着双臂站在王紫身后,戏谑的看着很没形象的坐在地上假哭的莲生,这些天无论王紫说什么北皇都会不远不近的跟着,以至于演阵院的所有弟子都知道,北皇誓要追求王紫小师妹,其坚韧的耐性更是获得了不少想追而不敢追的男修士力挺!

北皇自然不会辩驳什么,其实这话说的没错,只是现在王紫可是他的王,有些必要的规矩不能逾越而已,但是……北皇摸了摸下巴,以他现在对王紫的了解,想要追她什么的,还是慢慢来吧,对一个只存在责任的王,他能够等几千年,而现在,对一个他渐渐不能自已的女人,他照样不缺乏耐心、等一个合适的契机的耐心。

而王紫,除了每天少量用来演练阵法的时间,大多数时间会用来整理北皇提供的消息,北皇不愧是专门为魔王训练的亲卫,他手中绝对存在着魔界大大小小第一手的信息,而且魔界虽然蛰伏多年,但对仙界和世外域却是有着不可替代的消息来源,这让那天还在为此烦恼的王紫顿时轻松了不少,至少现在,经过几天的时间,王紫手里关于世外域的信息已经不是最初那样少的可怜了。

“莲生,你再不停下来,我就走了。”看莲生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王紫迈开步伐作势要走。

“不要啊主人,我可是在这里守了好多好多天的啊,主人就不能安慰安慰我这可受伤的小心灵吗?”

这一次莲生不装了,猛地扑上来紧紧的抱住王紫的腿,猫眼可怜兮兮的看着王紫,本来一张正太脸配上这样一幅装萌的表情还是很有看头的,可是那张正太脸如今被各种颜色的花染成了调色板,实在有些惨不忍睹,王紫从那张色彩缤纷的脸上移开,看向自己的衣服,果然,那上面两个同色调的大手印被莲生结结实实的按了上去。

“先起来。”王紫控制住一脚踢开莲生的冲动,说道。

“我不,蹲的时间太长,腿麻了呜呜……”莲生赖皮的更加紧的抱住王紫,高高的仰着头,就是不起来。

“既然这样,我帮你砍了吧,下次蹲着就不会麻了啊。”被皇上前,直接揪着莲生的后衣领儿把人拽起来,还状似热情的建议道。

“你神经啊,砍了还怎么蹲啊?不对,你是谁啊?”莲生被那人拽着,脚尖踮在地上,怒吼着朝北皇喊道,莲生个子不低了,可是北皇还要比他高一些、壮一些,现在被这样揪着,莲生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猜啊,你不是断史圣手吗?猜不到吗?”北皇一笑,冷硬的面上多了几分轻挑,手中使力一扔,在莲生炸毛之前把人扔了出去。

“大爷我是撰史的,不是搞人口登记的,知道你是哪只鬼才怪啊!”

莲生抖落了一地被他折磨的乱七八糟的花花草草,哼了一句转身追上王紫,原来这么一会,王紫已经一个人超前走了,莲生闷闷的跟山去,这些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啊?他被关在传动院,出来后就听说他家亲亲主人的伟大事迹,而现在,亲亲主人身边又多了这么个男人,看他那样子就不是什么好人!哼哼,肯定又是一个对主人图谋不轨的!

可是莲生也聪明着呢,能一眼就看出王紫并不排斥这个男子,说明两人之间熟识,或者还存在着其他的关系,而且这么肯定他就是断史圣手莲生,若不是王紫说的,那就是这男子的消息网非比寻常,哼哼,又是个不简单的人……

“主人啊,我很想你的,每天以泪洗面啊,我们这样的分离还要多长时间啊?我怕我会受不了啊……”莲生追上王紫,在王紫身边夸张的说道,捧着心做出受伤的样子。

“没事的话,你快回去吧。”王紫嘴角抽了抽说道,本来莲生的无厘头已经改善很多了,有穷奇几人的暴力调教,他也不得不收敛,可是在传动院放养了几天,又有明显的反弹趋势,让王紫不由的响起,刚刚见到莲生是就是这样,不修边幅,嘴上也没一句靠谱的话。

“呜呜呜人家刚见到主人主人就赶人家走,哇哇我不活了,我一片冰心照主人,主人却把我冰心照阴沟了……”莲生一愣,继而哇的一声就哭了,哭的那叫一个凄惨,要不是云痕峰这里鲜少人来,准成焦点人物。

“北皇,送莲生回传动院。”王紫眉心跳了跳,直接命令北皇。

“是。”北皇笑着答应,目测了一下这里跟传动院的距离,以他的脚力,送莲生回去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北皇?!等等等等等……”

莲生假哭了半晌,却不是被王紫这一个命令吓停了,而是被‘北皇’这一称呼吓停了,别怪他联想力丰富,只因他坚信,只要有他家亲亲主人在地方,就一定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

北皇看了看王紫,却见王紫神色淡淡,心知王紫也不是说真的,就由着莲生左三圈右三圈的围着他转悠,那张花猫似的脸上两汪猫眼贼溜溜的闪着,现在不用想也知道,莲生那脑瓜子里一定在进行着超级复杂的裂变式分析,而且用不了多久,估计裂变的末端就会出现了。

“哈哈哈,主人啊,我就知道主人舍不得我这么快离开的!呐呐,我今天来除了百忙之中来表达一下我对主人强烈的思念,另外还带来一个消息,十天后长天派各大院派组织弟子前去缥缈峰历练,演阵院也在其中,只是名额有限,但我想主人一定会在其中。”

莲生有些严肃的声音说道,这应该是唯一一次光明正大进入缥缈峰的机会,若是朱雀的残魂来了世外域,也一定会选择这个时间去,但是到时候人一定不会少,若是想在煅魂水中擒朱雀,恐怕难度不小……

王紫顿时停下了脚步,这个消息足够王紫重视了,如果朱雀只是她没有见过的一个灵魂、一只上古纯血脉神兽,她或许选择的主动权会多一些,然而现在……慕千厷应该就是朱雀,那么他要去煅魂水、要找朱雀就是势在必行的事情了!不论冒多大的险,就算是朱雀的残魂破罐子破摔暴露身份,她也必须前去!

“你把这个消息带给李战……不用了,由我来说。”王紫沉默半晌吩咐道,却突然改变了主意。

“嗯。”莲生点点头,跟着王紫继续走,猫眼一眨不眨的看着王紫沉思的侧脸,真是美极!

“我想要史家的资料,你尽快帮我找,缥缈峰一行,你无需参与。”半晌,王紫又道。

“这些主人先看看,是我最近收集到的,还有记忆中的一点,主人放心,我会尽快收集的。”莲生却突然双手伸出,很快整整五卷玉简出现在了手中,递给王紫。

王紫拿来一看,竟都是史家的资料!大大小小都有!这么短的时间内拿到这么多资料,莲生果然不愧是干这一行的!

“做的很好。”王紫毫不吝啬的夸张,这件事情她并没有吩咐莲生,没想到莲生竟然自己猜到了。

“嘿嘿,这是莲生应该做的。”莲生摸了摸头,嘿嘿笑道,那天王紫问史二娘的事情他就留意在心了,当天回去就把史家的东西记录出来了,后来也优先找了史家的资料,果然被他猜对了!

北皇听着二人之间熟络的对话,挑了挑眉,缥缈峰不知有何事情是能让王紫如此在意的,他来到仙界之后把重心全部放在了找王紫这件事情上,并不知道朱雀残魂的事情,然而现在碍于身份,他也不能直接去问,只能等着王紫若有命令,他定会不折不扣的去完成。

看着前面时不时对莲生发号施令的王紫,北皇心中的赞赏越来越浓,他的王上成长的空间太大了,而且,他敢肯定,王紫手头拥有的实力远远不止这些,能淡然的接受自己魔王的身份,能在短时间内从修真界来到世外域,这时史无前例的,尊者派了大批的人前去修真界寻找王紫,然而谁也没想到在那么短的时间内王紫早已来到了仙界!而南阙奉命前往仙界,几天之后再次有了王紫的气息却是在世外域附近!

王紫明显对世外域有着强烈的兴趣,只是王紫并没有把她要做的事情告知北皇,北皇也无从猜测,尊者那边只吩咐尽全力掩护和保护好王紫,魔界那边也会排除一切可能威胁的因素迎接魔王回界,因此北皇现在只能等命令,等王紫的命令。

“还有一件事情,不知主人是否感兴趣……”半晌,莲生神神秘秘的说道

“你说。”王紫道,莲生总有他得到消息的渠道。

“妖界最近战乱频繁,一只异军突起的队伍跟妖皇形成对峙之势,短短一个月内已经交锋不下百次,一直没有分出胜负,但是妖皇却是着急了,现在正在召集超神兽以上的灵兽火速回妖界支援,看来这次妖界很有可能要易主,不然妖皇不会如此做。”莲生压低了声音说道,别说王紫了,就是北皇也颇为诧异,妖界竟是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

“是谁?”

王紫心中诧异了一瞬,问道,六界之中,她对妖界的了解最少,但也知道妖皇向来是能者居之而不是世袭,灵兽只见最尊崇强者,因此在妖界这样的战争并不少见,甚至对妖皇公然提出挑战都可以,但是能在一个月内就对妖皇形成威胁之势的对手,绝对不是泛泛之辈。

“这个不知道,好像是突然蹦出来的这么个强大的灵兽,就是奔着妖皇的位置去的,龙族应该有收到妖皇要求助战的消息吧……”莲生说道,王紫还有一批龙族的契约兽呢……

王紫一顿,几乎马上在契约通道问还在龙族的洪震。

“对,没错,妖界大乱,但这是妖界内部争夺妖皇之位的战争,外界并不清楚,族长正在跟几位长老商议要不要前去助阵,现在还不知道妖皇的对手是谁,现任妖皇执掌妖界几千年,成绩平平,因此族长不确定是否应该助他。”

彼端洪震正在进行着天人交战,妖界发生这样的大事,他也是刚刚知道的消息,可现在他亦是王紫的契约兽,头发抓的一大把一大把的掉,却冷不丁儿的听到王紫在神识中问起,这下也不用他纠结了,那大实话就跟自己跳出来,一下子和盘托出了。

“知道对手是谁吗?”王紫问道。

“不知道,我听长老说,就连妖皇、似乎也不清楚。”洪霸也奇怪的说道,这样不声不响的打到了妖界皇城之外,实在是罕见,可见对方的实力亦是可怕的很。

“主人……您还有什么吩咐吗?”洪霸在那边擦了擦汗,问半晌没再有动静的王紫,语气颇有些小心翼翼。

“龙族族长如何定夺我不干涉,但你们要记号你们的身份。”王紫清冷的声音从神识中传了过去。

“是,我们明白!”洪霸心中一凛,挺直了摇杆回道,心中明白,王紫这是让他们记住,他们的主人现在是王紫,无论龙族的族长吩咐什么,他们只能等王紫的命令!

洪霸在心中默默的跟族长致歉,心中说服自己,这边是主人,主人又是青龙的主人,青龙又是他们所有龙属的纯血脉祖先,这么一翻腾,那他们听王紫就是天经地义的事了!洪霸再次擦了擦汗,族长啊,听主人那意思是不要让龙族去掺和的感觉,真希望你们商量半天,也最好决定静观其变,让妖界大佬去折腾吧。

“这件事情不用管了,帮我找到缥缈峰的详细地图,还有煅魂水有没有什么特殊的禁忌。”王紫说道,眼下最要紧的事情就是缥缈峰之行了,这一次一定要灭了朱雀的残魂!

“好,我会用最短时间整理出来。”莲生应道。

直到快到月阴山下的时候,莲生不得不走了,传动院的自由的时间太少,又是一阵哭天抢地的,莲生才依依不舍的离开,害的不少女修士频频朝这里看过来。

“你也回去吧。”王紫跟北皇说道,这些天她也无奈了,如果不是她亲口说出的命令,北皇绝对不会自己离开。

“是。”

北皇应道,始终盯着王紫的侧脸,好像永远都看不够,这才转身离开,心中的疑问却是压下来没有问出口,王紫明显是有不少事情要做,但是从不真正派北皇去做,他想说王紫是魔界的王,这个身份意味着她可以为所欲为,随心所欲,她手中的权力远比她能想到的多得多,可为什么不愿意去用……

一路走着回来,等王紫回道月阴山时,已经天黑了,进门就听到旗妩月和戎沛白每天必有的舌战,还有赫连妹没晚必有的肉食大餐,只是旗妩月现在和戎沛白即便是吵架,也多是围绕阵法,意见出现分歧是绝对不可能好好商量的,吵一架不行再打一架,等大的筋疲力尽了才肯罢休。

“王紫小师妹回来了啊!”戎沛白喊了一声,顿时就止住了跟旗妩月的争吵,旗妩月得空,身体往贵妃榻上一扔,那没几块布遮挡的身体露出大片大片白花花的肉,也消停了。

“嗯。”王紫点点头,越过满地的残骸走向楼梯。

“王紫小师妹啊,你跟那个修皇进展如何啊?”戎沛白却没有就此打住,嘿嘿的笑着凑上来,八卦的问道,这些天王紫很晚才回来,而且北皇又寸步不离,实在是连她也好奇到不行啊。

“是啊,有没有上垒啊?啧啧,那么优质的猛男就这么被小师妹你抢走了……”旗妩月竟然也掺和道,语气颇为可惜,这样一个小师弟,要不是人看上的是王紫,她非要横刀夺爱一回啊,说着,旗妩月看王紫的眼神也暧昧起来。

“咳咳咳……”戎沛白被旗妩月的话弄的呛了一下,又看了看王紫的脸色,转身瞪了一眼旗妩月,那眼神好像再说‘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见到男人就像扑啊?’。

“我对他不感兴趣。”王紫本来是要走的,却是回头跟旗妩月说了一声,这才在几人诧异的视线施施然上楼。

旗妩月也一愣,王紫竟然会这么说,那她的意思是,随便她对北皇做什么,她都不会干涉喽?旗妩月妖娆的身体一阵放松,笑的好不魅惑,好像一瞬间心情极好。

“好惺的味道,旗妩月,要发情的话回你的房间好吗?”戎沛白回神,嫌弃的看着旗妩月说道。

“呵呵,戎沛白,不要太嫉妒我,有时间多养养你这身子,比如说这儿,比如说这儿……”旗妩月扭着身体站了起来,却在戎沛白猝不及防的情况下猛地缠上戎沛白的身体,蛇一样贴着戎沛白,一手结结实实的抓向戎沛白的胸,一手抓向屁股,在戎沛白整个人炸毛之前闪身上楼。

“旗妩月你找死!”戎沛白捂着胸远远的跳开,怔愣的瞬间旗妩月已经砰的关上了房门,只留下戎沛白那差点掀了房顶的怒吼声。

王紫本是要回房间的,却步调一转敲响了邪彤的门,这几天邪彤似乎也有事情,一天到晚二人混在一起的时间也少了,有的时候一天也只能打几次照面,说两句话而已。

“你怎么了?”

王紫关上门,扑面而来的是一阵浓烈的酒气,而邪彤正拽着一个酒坛子猛灌呢,王紫几步上前,疑惑的问邪彤,是发生什么大事了吗?邪彤喝酒纯粹是消遣,从来没有这么夸张过,瞧她这比酒坛子里还众的酒味,不知道在这之前已经喝了多少了,看样子好像是一定要把自己灌醉似的,可修真之人哪会醉?

“邪彤?”王紫问了一声,却没得到邪彤的回应,王紫只好按住邪彤再次端起的酒坛,皱眉看向邪彤。

“呵呵,瞧你这模样,担心我啊?”邪彤也不跟王紫抢,顺势放下了酒坛,戏谑的看着王紫,笑起来更多了几分邪气,眼神似醉非醉。

“发生了什么事吗?”王紫还是问道。

“是发生点棘手的事情,呐,你要是想安慰我就陪我喝,不然,我只好自己喝喽。”邪彤盯着王紫看了一秒,邪笑着说道,挥手在王紫面前也放了一坛酒。

王紫看了看邪彤,端起那坛酒,拍开封泥,也像邪彤一样直接端起酒坛喝了一口,放下酒坛时就看到邪彤开心的笑。

“味道怎么样?”邪彤笑问。

“好极了!”王紫道,自己也有些诧异,刚才喝的时候一气呵成,却在喝进嘴里的时候才发现这就是桃花酿!王紫凑上酒坛闻了闻,一股浓郁的桃花味道扑鼻而来,让她顿时对这就喜爱起来。

“哈哈,这桃花酿被你夸赞,也是它的福分了……”邪彤开怀的一笑,

“这是你酿的酒?”王紫不禁又尝了一口,本来是想陪邪彤解解心事的,不小心有些跑偏。

“我喝的酒从来不假手于人。”邪彤颇有些骄傲的说道。

“那……人比酒好。”王紫顿了一瞬,拍着酒坛说道。

“哈哈,得到你的夸赞,那是我的荣幸!”邪彤一顿,继而又笑道,拽着酒坛跟王紫一碰,又猛灌了一口,就顺着嘴边洒出来不少,邪彤却浑不在意。

王紫端起酒坛喝了一口,意识到邪彤手里的就并不是桃花酿,闻起来比桃花酿烈很多。

“不能说说是什么事吗?”半晌,王紫主动碰了碰邪彤的酒坛问道,邪彤跟王紫有的没的说一通,酒喝了不少,话说了也不少,就是好像邪彤突然带上了面具,不愿意在王紫面前吐露心声了。

“嗯……喝完这顿酒,就什么事都没有。”邪彤摇着手指,满身酒气的凑近王紫身边说道,示意王紫还是别问,安静点陪她喝酒就是。

王紫无奈,只能陪她继续喝,一坛接着一坛,直到后来,即便是坐着王紫也能感觉有些眩晕了,看着邪彤没有尽兴的样子,只好继续,也不好用灵力蒸干酒气,扫了邪彤的性。

“你还是不行,多练练吧,几坛桃花酿而已,就快喝醉了。”邪彤按住王紫的酒坛,邪笑着说道。

王紫抽出酒坛,继续喝,任由邪彤调侃。

“这喝酒是享受,喝醉了也是享受,我可是无数次的幻想过,这世上哪里存在一个能跟我把酒言欢之人,你运气真是好极了,在凤陵阁碰上我。”邪彤趴在酒坛上,说起跟王紫的认识,好像王紫捡了多大的便宜似的。

“我只是好奇有人是暗属性的灵根。”王紫也把酒坛放下,说起当时注意邪彤只因看到她杀人。

“呵呵,你胆子太大,你可知我当初已经想好了不下一千种的办法杀你?我可没开玩笑哦,我见过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刑具,要跟我比杀人,能比得过我的真的不多哦。”邪彤道,笑的好不开心。

“感觉到了,我也想到不少办法逃。”王紫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顿时那美的不像话的脸像是盛开的桃花,少了几分神秘,多了几分艳丽。

“……那你可知我为什么没杀你?”邪彤一顿,那双邪气带着魅惑的眼睛一眯,更加凑近王紫问道。

“不知道。”王紫想了想,的确想不到,好像是一种奇怪的默契。

“……可能是因为你太美,你该知道,我没什么爱好,就是喜欢美人儿,不管是男人女人,当然在你之前我可没见过能让我放下屠刀的美女。”邪彤停在王紫面前,向左歪着头看了半晌,又向右歪着头看,好像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又这么仔细的观察王紫,尤其是那双眼睛,邪彤恨不得跳进去挖掘一番,真是个漩涡啊……

王紫收起了嘴角的笑,不着痕迹的提了酒坛来喝,隔绝了邪彤的视线。

“你说,咱俩这算什么关系?”半晌,邪彤邪笑着问道,似乎没有发现王紫那不着痕迹的动作,也继续喝酒。

“朋友。”王紫不假思索的说道。

“呵呵,朋友……要不是因为你的那些男人管的太严,我也好带着你这朋友好好玩玩,哦,你也什么都好,就是太死板,致命伤啊,放着一整片森林不要,就那么乖乖的守着几片树叶,啧啧……”邪彤低着头,不知是什么情绪,在抬起头时,却是一副可惜的表情,似乎真的很为此惋惜。

“他们就是我的森林。”王紫却不赞同的说道。

“哈哈哈,我得收回我的话,虽然你死板了一点,但也不乏可爱之处……”邪彤捂着肚子一笑,有些话被王紫说出来,效果会是意外的好。

“你最好还是回去吧,今儿到此为止,不然你的森林着火可就不好了。”半晌,等王紫的酒坛再一次见底的时候,邪彤阻止了她去拿另一坛酒的动作,说道。

“不喝了?”王紫问道,其实是想问你的心情有没有好点?

“不了,你都把我的酒喝光了,还喝什么?”邪彤站起身笑道。

“那你休息,我走了。”王紫也不追问了,既然邪彤不说就代表着没必要,她信邪彤能自己处理好。

王紫站起来,确实没有马上走,只因刚站起来的脑海中一阵眩晕,眼前也一阵泛黑,就这么猛喝竟然真的能喝醉,还没等王紫站稳了身体,一个温热的身体突然扑上来,毫无意外的,王紫被扑倒在那张桌子上,刚放下的空酒坛咕噜噜的滚落在桌子边缘,继而是落在地上摔碎的声音。

王紫更晕了,却是知道现在这是什么情形,邪彤的身体结结实实的压在她身上,同为女子的身体贴在一起,交织的酒气,邪彤身上远高于自己的温度,都让王紫一阵怪异,王紫皱眉,伸手去推邪彤,邪彤却只是在她身上蹭了蹭,蹭的王紫浑身的神经都绷了起来。

“你这么僵硬干什么?穷奇抱着你的时候你也这样?啧啧,我可是马上要走的人了,给个离别的拥抱都不舍得?”邪彤埋在王紫脖颈额呵呵的笑道,王紫则是一顿,也忘了要推开邪彤的事,走?要走去哪里?

“去哪?”王紫问道,眩晕感散去很多,摇了摇头让自己稍微清醒一点,问道。

“去我该去的地方呗,这边的事情差不多了,我得回去交差啊,我可不像你,自由自在。”邪彤没有起来的意思,反而一动不动的趴在王紫身上,好像把王紫当床了,还躺的颇为惬意。

“这么快?”王紫诧异,邪君受命来仙界,世外域进来也没几天,这么快就办完事情了?

“呵呵,我就当你夸我办事效率高了。”邪彤笑道。

王紫沉默,至始至终也没弄清楚邪彤来仙界是干什么的,但也无所谓了,幽冥地狱行事向来不遵常规,外人无权干涉也干涉不得。

“你……”半晌,王紫真怀疑邪彤是不是要在她身上睡着了,正要说话,邪彤也刚好出声了。

“走之前你得把极炎地狱的火给我,那东西拿在身上也是祸害,还是还给地狱的好。”邪彤声音懒懒的说道,好像真的睡意很浓。

“嗯。”王紫点头,不用邪彤说她也打算归还的,现在由邪彤要回去,这样轻松的交接再好不过了。

“放这里吧。”邪彤塞在王紫手中一个戒指,让她把极炎地狱的火装进去,这世上可没有赤灵那么多逆天的法器,就连邪彤手里的这个戒指还是冥王亲自给她的,当初找极炎地狱的火种就是用的这个戒指。

王紫用神识送那戒指进去赤灵,闭着眼睛,很长时间后才把那些火焰尽数装进那戒指中,用神识将戒指拿出来,睁开眼睛,却看到邪彤的脸近在咫尺,眼睛也一眨不眨的看着她,王紫没看到邪彤之前是什么神色,但在她睁开眼睛的一瞬间就变为戏谑。

“上次我给你的风月宝鉴看完了没有?以你过目不忘的资质来说,应该早就看完了吧?既然都入门了,我不在的时候也不能让你懈怠不是?呐,这是初级,你接着看。”

邪彤抓起那枚戒指,也没多问极炎地狱的火到底被王紫藏在哪里,这一次利落的从王紫身上下来,顺道把王紫也拉起来,拍进王紫怀里一本书,王紫低头看去,有些晃动的视线中,仍旧是四个大字‘风月宝鉴’,只是下面用小字标注了‘初级’二字。

王紫嘴角再次抽搐,她能说那本入门还没看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