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八十四章 修皇的试探

“水姐姐不要动怒,你看不出这位师妹是在跟你开玩笑吗?也是你不对了,无凭无据之事,怎可随便乱说啊?”

却见史语儿先是对着王紫几人柔柔的一笑,似乎想根基人表达她的善意,只是她这一番话说的,竟轻飘飘的揭过了刚才木易水和邪彤几乎针锋相对的话,看似双方都不偏袒,却是巧妙的给木易水解了围,木易水泼的脏水却是收不回来了。

史语儿巧笑嫣然,让众人很难不信这样一个柔弱美女说出的话,好像她说邪彤开玩笑那就是在开玩笑,她说木易水不对那就是木易水不对了。

木易水现在还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新弟子而已,王紫现在却是风头正劲,只要是关于王紫,不管什么样的话题都能拿来利用一番,而此时,众人信了可能只是木易水嫉妒,可木易水的说出的话却不见得就此打住了。

“几位师妹,切莫在意水姐姐的话,其实她也很佩服王紫师妹的,只是嘴上不饶人,相信几位师妹也定不会跟她一般见识的吧?呵呵,说了这么多竟然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史语儿,是你们的师姐哦,今天见到也算是缘分,几位师妹刚到长天派不久,有什么事情可以尽管找我哦。”

史语儿巧笑着上前,娉婷的身姿与王紫几人对面而立,几个风格迥异的美女站在一起,让众人都有点看不过来了,王紫、史语儿、旗妩月那都是美人册上榜上有名的人,而此时仔细一看,邪彤那似魅惑似邪气,似近似远的风格也让众人不由的心中大赞,而戎沛白的娟秀带着些活泼的真实,也是一个难得的美人。

“呵呵,师姐说的哪里的话,您可是长天派美人册上从未掉出前十的人,能让师姐另眼相看我们着实受宠若惊,只是演阵院晨课很快就开始了,即便想与师姐多聊聊也奈何时间不允许了。”

邪彤眼神似有若无的放在史语儿身上,带着点轻挑的样子,却是笑道,竟也不去证实自己之前的话是真是假,好像卖了史语儿这个面子了,而这话说完也让史语儿捂着嘴轻笑起来,那双大大的眼睛微微弯起,银铃一般的笑声让众人听着一阵陶醉。

“师妹说话真是好听,既然几位师妹还有正事,那快快前去,只是别忘了下次见面时一定与师姐畅聊一番。”史语儿拿开手,似乎有些惋惜的说道,叫了一声师妹好像真的就产生感情了。

“当然,告辞了!”邪彤笑道。

史语儿也笑了笑,体贴的催促几人快快离开,却在几人转身飞走之后,史语儿看着几人离开的背影,尤其是王紫,半晌才收回了视线。

“荡魔院的晨课也要开始了,水姐姐我们也走吧。”

转身时,史语儿笑的毫无瑕疵,木易水则有片刻的不自然,刚才本想借机让王紫名声扫地,却不想是她冲动了,王紫能走到这一步已经说明了她的实力并非她以为的那样,非但没有达到目的,反而让木易水给她摆平了刚才的残局……

“你怎么了?”走上云痕峰的时候,邪彤问王紫,从刚才就不对劲了,王紫只要是心里有事,气息就会变的更加让人捉摸不透。

“没什么。”王紫道。

“呵,有什么不能说的?不就是不喜欢那个史语儿?”邪彤晃悠着走着,嗤笑着说道。

“我也不喜欢她,六大家族内的人总归是比其他人骄傲一些,史语儿虽然看似柔柔弱弱,我却怎么都喜欢不起来。”戎沛白也道。

“史语儿是荡魔院弟子心目中的女神,不缺你一个人喜欢。”旗妩月优哉游哉的说道。

“你好好说话会死啊?明明讨厌史语儿到恨不得扒他的皮,还装的这么无所谓,切……”戎沛白翻了个白眼。

“你也别这么自以为是,当你自己会读心术吗?”旗妩月哼道。

“哼哼,不用读心术都能猜到你心里那点小九九,当初史语儿只一个轻飘飘的笑就夺走了你的猎物,赫,你要是能忘了这茬,我戎沛白三字儿颠过来念!”戎沛白也哼道。

“史语儿在史家,是什么身份?”王紫适时地问道,打断了戎沛白和旗妩月即将上演的唇舌大战。

“不是个小角色,史语儿是史家家主嫡出的女儿,是史家家主的掌上明珠,比我们都早一届入长天派,修为现在应该是地玄期,是长天派出了名的不争不抢的性格,说实在的,今天那个什么木易水,竟然会这样直接的针对王紫小师妹,而且史语儿没有一开始就阻止,让我感觉很奇怪啊……”戎沛白回想了一下说道。

“木易水跟史语儿什么关系?”邪彤也问道。

“应该是表亲,世外域的大多数人都是与二十六个家族内联姻的,但也有跟仙界的大城池中的家族结亲的,世家家主就是,他的正妻就是姓木易的。”旗妩月说道。

“呵呵,那这个史语儿倒是有点意思了……”邪彤暮地一笑,说道。

“啊?有什么意思?还有刚才你对那个史语儿太客气了,本来就是木易水找茬在先,虽然史语儿身份不低,但我们想惩治一个木易水,也不必看史语儿的脸色。”

戎沛白不明白的看向邪彤,怎么就突然有意思了?继而想起刚才那一幕,戎沛白颇有些语重心长的说道,她这是表明了立场,在给邪彤和王紫撑腰呢,以为邪彤刚才是顾忌史语儿六大家族的身份才没有继续辩驳下去,而是找了个理由先走了。

“沛白师姐好意我知道,但是对付这种人何须大动干戈?况且,对对方的身份和来意还不明了,怎么能贸然出招?”邪彤意味深长的一笑,竟然好心情的解释了几句。

“也就是说邪彤小师妹还有妙招?……诶快说说啊,让师姐长长见识啊!”戎沛白一愣,总觉得邪彤笑的有些渗人,但又不得不承认,邪彤比她考虑的周全多了!

王紫默默地走着,视线中是戎沛白旗妩月闹腾的身影,还有邪彤偶尔掺和一下,心中想的却是另一回事,经过今天早上的事情,她愈发觉得,世外域是个体系极其完整的小千世界,二十八个家族的存亡息息相关,想要从任何一方得到二十八个家族的信息都太不现实了,即便能听到表面上的只言片语,也不可能真的知道深层次的东西……

邪彤说的没错,不知道对方的信息和来意,怎么能贸然出招?可她又该如何打破这样的僵局,尽快让自己对二十八个家族熟悉起来?这样被动的等着接招、可不是她的初衷……

……

演阵院果真重新开始上课了,授课先生还是只有战文石,虽然战文石还是那样吊儿郎当的样子,但除了这好像三十年来已经改回无望的性格,阵法的教授却是实实在在的,一点没落下!

战文石是五行圣人的弟子,曾学过系统的阵法知识,因此虽然王紫的阵法造诣已经很高,但是很多东西都是凭自己的构想得来的,战文石有时恰恰能解决她遗留的好多问题。

而王紫的表现也颇让战文石满意,本以为王紫多多少少会自恃甚高,没想到却是意外的虚心求教,而有时候战文石和王紫堪称精彩绝伦的演阵也是学堂内一个视觉盛宴和只是大爆炸,演阵院的弟子求知欲空前的高涨,就算是课余时间也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演阵。

丘高义不知有一次来干什么,见到的正好是演阵院这番情形,那胡须一抖一抖的,等战文石出来刚刚见到人影,丘高义身形一闪,顿时就下山了!而后就传来道兵院学堂课程强制更换的消息,本来已经没多少休息时间的道兵院几乎一天到晚排满了课程,而道兵院一向是长天八院的风向标,道兵院的风向一变,其他几个院派气氛顿时紧张起来了,纷纷猜测今天的门派大比可能竞争空前的激烈了!

如此几天过去,这天傍晚,天都快黑了,王紫却是刚刚跟战文石结束一场演阵,都是用阵法模型演变的,却也持续了两个多时辰,这在这些天是经常有的事情,虽然基本上每次都是战文石主动叫王紫的,但王紫难得遇到这样一个能交流阵法的人,因此从来没有拒绝过,而且也从来没有手下留情过,每次都是部分出胜负二人就不结束。

“哼哼,又是你赢,你说说啊,让人知道我有你这么个弟子,我是该哭还是该笑啊?”

一场演阵结束,虽然是模型,但也是很费神识的,战文石把自己扔进那宽大的摇椅,哼道,跟王紫演阵大多数时候都是他输,当然有赢的时候,但每个类型的阵法他绝对只会赢一次,然后等着王紫沉思几分钟在,就再也不会在这样的阵法上栽跟头!战文石每次都是哼哼着抱怨,心里却是开怀的不得了,这样一点就通的弟子,不想喜欢都不行!

只是,战文石扶了扶帽檐,真的对这个怪咖一般的天才无语了,他脑子里的东西已经快被王紫掏空了,如果真的没东西可教,五行圣人啊,只有您亲自来了……

“……笑。”王紫收拾模型的动作顿了顿,说道。

“无趣,你说说你啊,什么都好,就是性格太无聊,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把那帮小子迷的团团转的。”战文石忽然又跳了起来,吊儿郎当的说道,然后也不管王紫什么表情,想来也没什么表情,土黄色的身影在空中划过,下山去了!

而王紫,直到把所有的模型都收回学堂,这才准备离开。

“啧啧,美丽的小姐,可否赏个脸让在下送你回去啊?”王紫刚刚出门,却碰上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等在这里的修皇,而修皇正倚着墙,刚硬的面上浮现一抹邪气的笑,让那身沉稳的气息顿时多了几分张扬。

“不需要。”王紫径直从修皇身边走过,清冷的声音留下拒绝的话。

“呵,何必这么拒人千里啊?我把我的秘密都交在你手里了,就不能对我温柔一点吗?”

修皇身形一闪跟了上来,落后王紫一步走在她身后,却是微微弯着腰说道,眼睛看向王紫圆润的耳垂,视线渐渐下移,顺着那片白皙的脖颈看去,深深呼吸了一口,这个距离似乎能闻到王紫身上说不出是什么味道的暗香,或许只是独属于她的女儿香,眸色有些转暗。

“我对你的秘密不感兴趣。”王紫毫无情绪的说道。

“以你的聪明,难道不明白吗?仅你知道我的身份这一条,就够我将你灭口了……”修皇笑的更开心了,说的话却不是那么好听的。

“那也要看你有没有本事杀我。”王紫声音微冷。

“呵呵,有没有本事我不知道,舍不舍得我却是清楚的很……”王紫那自信的语气听的修皇一笑,语带调笑的说道,身形突然一闪,拦在了王紫面前。

王紫微微皱眉,对于修皇几次莫名其妙的纠缠有些厌烦,如果只是因为他是魔界之人这一身份,那他这样做也太啰嗦了,要么出手杀她,要么放心她,可是这样老看着她算怎么回事?堂堂北皇出现在这里,难道很闲吗?

“你真是让人看不透的女人,不过这也没关系,就算你不好奇,我也要解释给你听,我之所以杀你,是因为你是我看上的女人,你可以继续对我不理不睬,我并不需要你这么快给我回应,但在那之前,你怎么可以厌恶我,我看上的女人却厌恶我,这是万万不行的,你知道吗……”

修皇缓缓的靠近,高大的身影在落日的照耀下罩下一团阴影,将王紫整个人笼罩在内,修皇虽然笑着,却莫名的带着压迫和威严,甚至还有一丝嗜血的气息,让王紫下意识的警惕起来。

“我还有些事情,本想处理完再带你走,可是好像你这个女人太不配合,软的不吃,我只好试试硬的喽。”修皇缓缓的说道,话音刚落,却是在山路山连连布下好几个结界,山顶已经没人了,下山的路又只有这么一条,现在布下几个结界已经是很谨慎的了。

“带我走?”

王紫抓住了一个信息看向修换,这才是意识到、修皇是喜欢她?就算是要跟修皇打一架,王紫也可以很从容,但一想到这个可能性,王紫的神经竟然忽然有些紧绷,如果穷奇或者青龙在这里,不知道会不会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去弄死修皇。

“呵呵,对啊,魔界还不错啊,事实上我认为,你更适合在魔界生活,那里有自由,比这披着好几层皮的世外域多处很多的自由。”修皇耸了耸肩笑道,身上的压迫却是没有减弱。

“我不会去有你在的地方,你最好把视线从我身上移开。”王紫垂下眼帘,思索着要怎么打发这个人。

“呵呵……你竟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呆,既然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我就再跟你强调一次,不管你是否拒绝我,这都不影响我一定要得到你的决心。”修皇一顿,却是笑的愈发的开心,没想到王紫竟然当面拒绝他了,他以为就算他说了,王紫也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呢。

王紫皱眉,对于莫名其妙招惹到的修皇产生更多厌恶的情绪,不是因为别的,正是因为她知道了男女之间存在着一种很玄妙的感情,那叫做喜欢,但被一个如此不讲理的人喜欢,她却莫名的厌烦,不止因为对他的陌生,也因为她顾虑穷奇几人的情绪,不想让自己身边出现这样的人。

可真要处理的时候,却简直无从下手,如果面对的是别人,她大可说不通的情况下直接杀了他,可是修皇,别说他真正的实力可能是她远远不及的,他的身份也不得不让她顾忌几分……

“你是在苦恼怎么拒绝我吗?要不要我再强调一次,不管你怎么拒绝,那对我的想法并无影响,或者,你想说道兵院那四个男子吗?卫子谦、卫子楚、李战、慕千厷?你喜欢他们?”看着沉默不语的王紫,修皇却是说道。

“你既然知道……”王紫道,看向修皇,觉得修皇的思维似乎完全跟正常人不一样。

“那又如何,你完全可以继续喜欢,只要你做我的女人,你有几个男人我并不干涉,哦不,还有一个前提是、他们够强大,我可不想看到一个男人遇到麻烦需要我的女人出面解决的。”修皇笑道,说话竟然直白如此!王紫还来不及惊讶,就见修皇突然一动,身形在原地消失!

王紫瞬间将神识外放,警惕着修皇的动作,他太快了!快到让她根本抓不住他的真正身影!

修皇似乎也在测试王紫的反应,身形化作一道残影快速的周旋在王紫周围,忽然!一阵微风掠过,王紫敏捷的闪身一躲,同时手中裹着能量攻修皇在,却被修皇轻易的化解!

并不算宽敞的山路上,王紫和修皇快速的过招,都默契的没有使用大的攻击,否则会引动山路两边的阵法,修皇愈发欣赏的看着王紫,对于战时王子沉默认真的表情,修皇看的甚至有几分陶醉,好像这不是在跟人打架,而是在打情骂俏一般

王紫则诧异的发现修皇的修为果然如此之高,对她的压制很明显,她还不想用更多的能力对付修皇,下意识的,她觉得在修皇面前显露更多的能力并不是的那么明知的选择,若是吸引了他更多的注意力,那岂不是与她的初衷背道而驰了?

“你知不知道,你打架的样子也很美?跟我去魔界,做我的女人,这很难吗?”

修皇边打边说道,似乎不想继续打下去了,力道和速度都猛地增大,右手握拳猛的向王紫的右耳袭去!王紫偏头一躲,修皇却一笑,左手攻向王紫的腋下,王紫双手来挡,修皇右手的攻击却突然一撤,极其快速的在王紫颈后一点,掌间出现一团黑色的能量,是魔气!

“呵呵,你很不错了,只是你遇到的是我。”修皇看着那双墨眸,那里边没有情绪,修皇却有些安慰的说道,能在他手里过了这么多招,已经是很罕见的了,要知道即便对方是王紫,他也没有留手。

“你最好放开我。”王紫墨色的瞳孔中像是晕染开的墨迹,渐渐的变得更加深沉,那以魔气为引的小封印术盘踞在她经脉中,引的她轮海内的黑雾蠢蠢欲动,像是饥饿的兽,想要迫不及待的吞噬。

“不行,等一会吧,你太不听话,果然还是硬的管用一些。”修皇用安抚的语调说道,从背后凑近王紫,在王紫颈侧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脸颊摩挲着王紫脖颈,眸色有些泛红。

“离我远点。”王紫声音几乎降到了零下,冰冷的说道,王紫即便再生气,也很少在情绪上显现出来,而此时,她甚至想直接用突破那小封印术,可黑雾的出现一定会暴露她的身份……

“不行,好不容易到了这么近的距离,介意这个场合吗?在这里把你变成我的女人好不好?你的身体接受我,思想也会很快接受我的。”修皇的声音变的有些黯哑,双手爬上了王紫的腰,旖旎的徘徊在腰侧,似乎拿准了王紫解不开她的封印术。

“你找死……”王紫冷冷的说道,放任身体内的黑雾疯狂的吞噬经脉中的魔气,暗中酝酿着杀招,五指弓起,在出招的一刹那、修皇竟是突然飞身跳开了!

王紫手中的攻击没有散去,只冷冷的看向修皇,却见修皇停在不远处,背着光的眼中不知闪过了什么情绪,只看着王紫那还没有卸去的攻击,冷硬的面部没有了那中和的笑,看起来严肃莫名,方才眼中因*而起的红色也似没有出现一般,飞快的散去。

“你可知道我是谁?”半晌,修皇的声音低沉的响起,听不出是何情绪。

王紫没有做声,拿不准修皇这一系列的举动是因为什么。

“你可知道,我打在你体内的不只是一个封印术而已。”没有继续等王紫的回答,修皇自顾自的说道,渐渐向王紫走来,眼神也从王紫蓄势待发的攻击上离开。

“我因为王而出生,也因为王而存在,如果没有办法认出我的王,还有何面目站在她面前。”修皇一字一顿清晰的说道,王紫也渐渐看清了那双眼睛,那里面的情绪很复杂,复杂到她根本解读不了。

而修皇的话……王紫心中咯噔一跳,即便有过如此猜想,但在修皇这几乎挑明的话后,还是不愿意相信,修皇不断的激怒于她,让她的情绪出现大的起伏,又用魔气的封印术做引子,即便是魔气,她的黑雾也不该是这样失控的表现……竟都是修皇的试探……

终于来到王紫面前,修皇停住,一言不发的看着王紫,这个结果,是好的吧……没错,再好不过了,他的王,魔界的王上,他等了太久,魔界也等了太久,却真的是眼前这个、他发誓一定要得到的女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