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八十四章 美人册上暗潮涌动

“亥,我怎么就忘了,长天派的门规再严格,也架不住契约兽就带在身上这一条啊,只是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换了一个啊……”邪彤戏谑的看着王紫说道,王紫坐在另一侧,在邪彤开口的时候就没指望她说出什么正经的话来,只能感叹邪彤的眼睛太毒,一看一个准儿。

“我的主人脸皮薄,邪君何必取笑于她,再说了此事怎能跟邪君比?就连我这多少年不问世事的人也知道,邪君才是情场高手,阅人无数啊……”穷奇撩起衣摆下床,走到王紫身边捞起王紫,又旁若无人的回到床上,把王紫安置在自己腿上,惬意的笑道。

“所以说、让王紫学着点啊。”邪彤非但没有因为穷奇的话尴尬,反而顺着他的话说道。

“她有我们够了,你说是不是啊?我的主人……”穷奇抱着王紫,双手看似不在意的把玩着王紫的手指,王紫好像又感觉到了冷风嗖嗖直吹。

“唔,是。”点头,再点头,王紫回答的很认真,当然不仅是安抚眼前的大神,更多的是想表达事实就是这样啊……

“世事无常,姻缘更加无常,何不顺其自然,乐得自在啊。”邪彤翘着腿说道,装作看不懂王紫那适可而止的眼神。

“呵呵,这个就不牢邪君费心了。”穷奇一笑,客气的说道。

邪彤笑着看向王紫,被穷奇抱在怀里的感觉那么契合,王紫身边的男人可真是一点机会都不放过啊,硬是把冷的跟石头似的王紫吃干抹尽了……

“这两天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王紫出声打破了三人之间安静的氛围,这才是她想知道的。

“没什么,都是些小事,比如卫子楚拖我找了你几次,传动院的一个正太也跑了几次,还有不少女修士也上门找过。”邪彤满不在意的说道,好像真的是不值得她在意的小事一般。

王紫想了想,这几天各自院派内都没有安排,卫子楚几人和莲生找她也很合理,女修士找她、那是因为那天她在狮占峰一战扬名了?

“你们接着该干什么干什么?我就不打扰二位了。”半晌,邪彤放下腿站起来,理好了衣衫下摆,给了王紫一个暧昧的眼神,晃悠着出门。

“哦对了,有一件事情,想来你们也不会在意的,王紫荣登长天派美人册榜首,这、不算是大事吧……”已经打开门的邪彤,却突然回过头来说了一句,然后施施然关上门离开了。

王紫一顿,长天派美人册,那是什么……

“美人册,我的主人,你把自己暴露了啊。”半晌,穷奇听出出情绪的声音响起。

“暴露什么?”王紫问道。

“当然是……暴露你的美了。”穷奇抬头扶起王紫的下巴,仔细端详着那张美丽的脸,这张足以让所有男人甚至女人神魂颠倒的脸,真的如此高调的进入世人眼中了,他只没在几天而已。

“这有什么?”王紫不禁也摸了摸自己的脸。

“当然有,我可不想那么多人知道你的美,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慕名而来的公子太多,我担心我的主人再冷不防的给我找几个兄弟。”穷奇似笑非笑的说道。

“……我不找了。”王紫有些无语,穷奇这样的担心真的有必要吗?

“我的主人,你的心就那么点大,如果不是喜欢,不是爱,就别对那个人好……”穷奇盯着王紫认真的墨眸看了两秒,倾身抱住了王紫,刚才一直强撑着的冰冷气场好像忽然就瓦解了,完全变回了平时那个带着邪气,更多却是温柔的穷奇。

“唔。”王紫伏在穷奇肩膀上点头。

“我知道你害怕一个人,但我还在,青龙还在,腾蛇还在,玄武在,李战在,卫子楚在,慕千厷在,我们都会在,九幽也会回来,不,九幽也在,太多人挤在你心里,我担心你这里放不下。”穷奇叹了口气,纤长的食指伸出,指着王紫心口的位置。

“唔,穷奇,你是不是多虑了?青龙担心我去喜欢作为女子的邪彤,你担心我喜欢别人……”王紫垂眸,她看起来像是见一个喜欢一个的人吗?是他们教会她什么叫喜欢,现在她学会了,他们这些担心又是因何而起?是不相信她还是太不自信?

“呵呵,那你会喜欢邪彤吗?”穷奇一笑,王紫如此直白的说出来,倒显得他拐弯抹角了?

“会,但跟喜欢你不一样,她是我朋友,你是我的男人。”王紫直说,这个结论在青龙昨天问的时候她就已经想好了。

“呵呵,那么,我的主人,我就以你的男人的身份要求你,别再收新的男人回来了,否则……”穷奇笑的邪肆莫名。

“否则怎样……不对,不会有新的。”王紫下意识的想听穷奇会怎么做,可是中途竟然聪明的停住了。

“这是邪彤教你的?”穷奇低低的笑着,起伏的胸膛显示着他的愉悦,果然,有些事情是只有同性的朋友才能讲通的吗?如果是这样,让邪彤暂时待在王紫身边也不算坏事啊。

“是我想你所想,这不是喜欢一个人应该做的吗?”王紫眨了眨眼道,虽然邪彤的启蒙教育做的很成功……

穷奇忽然俯身吻上了王紫,这样连番的惊喜让他实在控制不住,以前很长一段时间都在幻想,王紫什么时候才能明白他的心意,可当王紫真的知道,并且这样当着他的面认真的说出一遍遍‘喜欢你’的时候,即便他很想让自己真实的情绪隐藏起来,让自己在王紫面前别那么狼狈,也别那么急切,可如今他不得不承认,他做不到……

“我的主人,你太诚实……”

穷奇呼吸有些急促的说道,收回了与王紫纠缠的唇舌,却仍旧不舍的在王紫的唇上一下下的浅吻,是啊,王紫太诚实,以前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她闭口不谈感情,现在知道的时候,似乎想弥补他们太早给出的心,迫不及待的说出自己的心意,一遍一遍,每一遍都倾注着她的认真,那份感情猝不及防的得到回应,穷奇竟也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随即心中又不由得失笑,这世上、只有王紫能带起他如此多新鲜的情绪。

“穷奇……”王紫唤道,却是穷奇忽然带着她倒进了床里,王紫微微皱眉。

“躺会,你想什么呢?”穷奇邪笑,刚刚才把王紫从青龙的床上捞下来,他怎么会这个时候要她?王紫的心都拿到了,再等一段时间又如何?

“可是……”王紫不自然的动了动,想稍稍拉开两人的距离,手伸向小腹处,却引来一声压抑的低吼。

“嗯……我的主人,你、别点火……”穷奇猛的阻止王子,这一抓就舍不得放开了,他抓着王紫的手,而王紫的手正放在他那*勃发的源头,穷奇艰难的喘息几口,身上的肌肉纠结在一起,只紧紧的把王紫按金怀里,用力到像是要把她嵌进自己身体一般。

王紫有些尴尬的不敢再动,经历过两次情事,她怎么可能不知道手里握着的滚烫的玩意儿是什么,只是穷奇现在紧紧的按着她的手,她想抽离,可是穷奇紧绷的身体让她进退两难,王紫有些诧异,为何男人的情绪如此难以控制……

可见王紫还是不懂,无论是九幽、青龙亦或是穷奇,九幽是血族,视*为天经地义的种族,青龙是上古神兽,却是所有上古纯血脉中淫性最强的灵兽,穷奇是凶兽,无恶不作无性不欢,但三人却都是纯纯的处男,这传出去恐怕天下人都不信,可事实便是如此,三人能在漫长的岁月中将*革除在身体之外,可见三人强大的意志完全能够克制身体的冲动,可是在王紫面前,几千几万甚至几千万年修炼而来的意志也顷刻间土崩瓦解……

半晌,穷奇的手渐渐松开,连带着王紫也松了口气,可是刚刚放松,却感觉穷奇竟然带着她的手缓缓的滑动起来,隔着衣料,仍然能感觉到炙热的温度,还有怒张的血管。

“别……我的主人,你别动。”穷奇喘息着,制止了王紫解他扣子的动作,他说过今天不会要王紫的。

“可你……”王紫墨眸泛着浅浅的着急,她似乎对情事还是了解的太少……

“虽然很妙,但是我的主人,我还没有准备好……”穷奇一手还带着王紫的手或快或慢的活动,粗喘着声音却是夹杂了几分笑意。

“准备什么?”王紫疑惑的问道,这需要准备什么吗?

“你应该记得,我要让你见我的真面目的吧?”穷奇道。

“唔。”王紫点头,但这两者之间有关系嘛?

“呵呵,我还没有准备好让你见我,万一我长的太丑,让我的主人嫌弃了怎么办?”穷奇却突然黯哑一笑,说着这样一番莫名其妙的话。

王紫使劲儿离开了一点穷奇,看向穷奇,现在却突然发现,穷奇仍然是那样一眼给人俊逸的感觉,可在她想仔细看时,却看不清他长什么样子了,而且,她想,现在穷奇的眼中至少应该是迷醉的,或许面上都应该带着*,可现在她却看不到,王紫心中产生一种荒诞的猜测,难道即便是穷奇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真面目是什么样子?

“嗯……我的主人,送我回灵兽空间。”穷奇又是一声低吼,体内横冲直撞的*有些不受控制,他必须快点离开王紫,不然他真的会忍不住……

“不回赤灵吗?”王紫疑惑的问了一句。

“不……”穷奇道,说完在王紫唇上用力的落下一个吻,这才示意王紫快点送他走。

王紫愣愣的看着坚持的穷奇,默念口诀召穷奇回了灵兽空间。

在床上坐了半晌,王紫整理整理衣服出了门,敲响邪彤的门,邪彤倚在门口,似乎对来人是王紫表示很惊讶,继而却是笑了,笑的邪气,也笑的、开心。

“怎么着?我以为你今儿还会在床上度过呢。”邪彤让开身体让王紫进门,戏谑的说道。

“不打算说是什么事吗?我可不信你会无事登我这三宝殿。”进门半晌王紫都没说话,还是邪彤先问道。

“你有几个男人?”王紫看了看邪彤,还是决定开门见山。

“噗……”邪彤刚刚送进口中的茶毫无意外的喷了出来,惊愕的看着王紫,对于王紫主动跟她提起男人这个话题,她表示这冲击力是相当大的!而王紫只淡定的等着邪彤的回答,墨眸中倒映着邪彤失态的样子。

“咳咳,这不太好说,你家穷奇都说了,我阅人无数啊……”邪彤将茶杯放回了桌子上,眯了眯眼睛,却是没有正面回答,而是用穷奇的话回了王紫。

“你没有想要永远在一起的人吗?”王紫有些疑惑,如果能收到了一个人接近,那一定不只是身体,为何她几次见邪彤都是形单影只来去潇洒?

“……有啊。”邪彤看着王紫,那双偶尔邪气偶尔魅惑的眼神中不知闪过什么情绪,却是说道。

“那莫非是邪君的身份不许你肆意妄为?”王紫又问。

“哈哈哈,王紫,你还是直接进入正题的好,想问什么?想知道什么?”邪彤突然大笑,满不正经的问道,愈发感兴趣是什么事情让王紫这样一点点的抛诱饵,只是王紫还太嫩了,这样的小聪明在她面前实在有点不够看。

“……我只有一个,可我的男人却不止一个。”王紫看着邪彤愈发戏谑的表情,顿了顿,却是脸部红心不跳的说道。

“哈哈哈哈哈……王紫你……哈哈哈,不行,你得让我小会儿……”听完王紫的话,邪彤一点没形象的捧着肚子大笑起来,她发誓,这几天在王紫面前的笑加起来,比她几千年笑的都多……

王紫起身走进内室,看着好像笑不完的邪彤,从椅子上笑的跌进了床里继续,她问的问题真的那么好笑吗?这是她迫切面对的现实啊,邪彤每天在她面前宣扬她的男人理论,不应该支点招吗?

‘唰……’

王紫伸手一接,却是邪彤扔过来的一本书,而邪彤还在那笑个没完,王紫颇有些无奈的看向手中的书,四个明晃晃的大字‘风月宝鉴’!

“哈哈,这是入门,亏我还能找到,你先拿去看,看不懂再问我……”邪彤头埋在被子里,似乎还在一抽一抽的笑着。

王紫翻开那书看了看,入目的是两具白花花纠缠的身体,那细腻的线条和逼真的画工都让那画看起来跟真人似的,画面的旁边有一条留白,上面用很多小字批注着,王紫看了看,是在解说画面中两人的……体位……

王紫又翻了几页,后来干脆掰着书页哗哗哗的快速过了一遍,这书少也有一千多页,每一页所谓的体位都不带重复的,批注更是多多少少都有,而邪彤却说,这只是入门?

王紫抽了抽嘴角,这样的门,她要不还是别入了……

……

基本上王紫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让自己的身体恢复了最佳的状态,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再一次体会了一出万人齐出月阴山的壮观景象,虽然这一次她们挺早出来了,可中途竟然被几波女修士拦住,愣是说了几句话才走的,无非是确认王紫几人的名字,得知就是这两天长天派传的沸沸扬扬的名字时都是一副或激动或八卦的样子,令王紫暗中疑惑,长天派的女修士,好像并不是以前见到的死板,非但不死板,而且热情的有些过头。

也因此几人又是险险的在灵柔大婶出来的一刹那冲出了月阴山的结界,王紫回头看去,一如上次一般,她只看到一个弯弯曲曲的拐杖,和洗的泛白的衣角,几人的速度很快,直到视线中完全没有了灵柔大婶那身影,王紫还是忍不住回想,在众人口中怪异莫名又恐怖莫名的女人,她却隐隐想见见她的真面目……

“赫,我当是谁,原来真是你啊!”王紫几人打除魔峰山脚下过的时候,听到一个略显尖锐的声音,此时这里人也不少,大多是荡魔院的弟子,但那声音的主人不善的气息明显是逼向王紫的,几人不停也得停了。

“赫,是哪家的疯子啊?大清早的发疯?”别看戎沛白是几人中个子最小的,人也长得清清秀秀,但跟旗妩月每天好几场的嘴上厮杀练就了一身张口就来的骂人本事,这么说已经是她戎沛白收敛了十二分了!

“既然是疯子,就让她继续发疯吧,我们还有正事,先走。”旗妩月魅惑的拂过长发,让路上很多男修士顿时眼睛都直了,那双要露不露的白皙长腿,直让晃的人大早上的血液倒流。

“真是小看了你呢,来仙界之时跟三个男子纠缠不清,还说什么都是你的男人,亲口承认自己是不洁之身,还有资格坐享长天派美人册榜首的荣誉,王紫啊王紫,真是佩服你的定力呢……”那女子却紧接着不紧不慢的说道,语气满是讽刺,如此故意找茬的话让有心放她一马的旗妩月也危险的眯起了眼睛。

这女子的话刚落,瞬间引来一大群热烈的视线,这几天王紫的名号是在太火了!两次大胜道兵院,让演阵院名声大震,女中豪杰且不说,却是难得一见的阵法天才!更是让几个院长和先生都挂在嘴上的好好弟子,这长天派还没进来几天呢,人也没在众人的视线中出现过几次,那被传的神乎其神的阵法造诣和吹的天上有地下无的国色天姿让长天派所有弟子都好奇不已!

而那天小须弥裂空阵留下来的记忆水晶更是这四天以来最火爆的话题,那画面被放过一次又一次,众人就是看不够,就算急切的把眼睛都快塞进记忆水晶了,也愣是看不出那一身神秘气质的王紫到底长什么样子,但那光是一个影子,一个影像也丝毫不影响的气场,就把见过的人迷的一个个神魂颠倒!

综合这诸多可怕的影响力,在长天派内一个实实在在存在的,却是非正式、民主公投的长天派‘美人册’,王紫以绝对的优势进入美人册,而且以史无前例的速度向上窜去,四天的时间内,竟以高出第二名四千多票的巨大优势稳踞长天派美人册榜首!

这一结果或许是大多数男修士和少数女修士意料之中并且乐见其成的,然而对于同样存在在美人册上的女子,却是对这几乎是空降的第一名抱有很大的看法

尤其拥护原先第一名或前几名的狂热修士,对这一结果表示了相当大的愤怒,只是这些人还没有找茬,却是有人先出头了。

此人王紫也见过,就是当初找过王紫不痛快的木易水,王紫冷冷的看去,她竟然还活着,她果真是错了吗?一个对她存在敌意的人,就改斩草除根永绝后患的吗?虽然Enmity不是个合格的朋友,但却是一个合格的生存教练,她竟是把这些曾牢记于心的东西懈怠了吗?

木易水这样添油加醋的把事实歪曲这说出来,也不管事情是不是真的,只因这事情的主角是王紫、这几天几乎所有人好奇的焦点,众人显示诧异的看向王紫,有些人第一眼没认出来,却是在被几个见过记忆水晶的人很快指了出来。

比记忆水晶中更加具有感官冲击的气场,那气场看起来是冷清、是沉静、是拒人千里之外、更是神秘!让人仔细看一眼就再也难以忘记的神秘!像是一个独立的世界,那世界里只有她一人,无论从哪个角度都绝美到无可挑剔的容颜,只可惜那双眼睛却藏在众人探寻不到的角落里,众人不由的叹息,为看不到那双眼睛而叹息。

“有胆子做,没胆子承认吗?当时在场的人可不止我一个呢。”

正在众人沉浸在王紫那惊艳的容貌之中时,木易水再次开口,成功了吸引了众人的视线,而且直到这时,众人也条件反射的想起来刚才木易水说的话,脸色齐齐一变,第一反应是木易水一定是在污蔑王紫,可被木易水补充的那一句弄的迟疑了一瞬,众人再看王紫,他们无论如何也不相信他们心目中的女神是这样!

“着急什么,当时的确很多人在,也包括我哦,我只是在想,你是谁啊?喔……我想起来了!我记得你呢,就是那个被船上同行修士意外发现跟两个男子彻夜激情的人!当时我有幸看了一眼那场面,你们三人衣不蔽体的疯狂纠缠,啧啧,你也算是个美人儿了,怎么那么不挑人?好歹挑几个身强力壮的修为也高一些的,随便凑乎算怎么回事?哦……莫非你就是喜欢那种比较额、下流的玩法?”

“如今大家都来了长天派,能活着就算不错了,可你也不能因为当初撞破你好事的人刚好是王紫,就这样捏造一些事情诋毁她啊,什么长天派美人册第一名啊,你想要你拿去好了?哦我怎么又忘了,这个不是你想拿就能拿去的,长天派十几万弟子眼睛也不是瞎的,不会听你几句话就颠倒黑白的对吧?”

戎沛白刚想骂出口,邪彤就说话了,而且声情并茂说的好像真有那么回事,看着木易水一点点黑下去的脸色和众人原来如此的了悟,邪彤在心里笑的异常讽刺,一些只会跟风的墙头草而已。

“你……”

木易水怒气直冲脑门,却被身边一个女子拉了一下,示意她冷静,王紫看去,这才注意到木易水并不是一个人出现的,那阻止她的女子长的异常水灵,浑身的灵气,大大的眼睛,眼中的波光让那女子看起来极为清纯,整个人也给人极其舒服的感觉,而且是那种让男人见了就想护在怀中保护的女子。

王紫墨眸的微沉,这女子的灵魂可不是如此赶紧的,王紫不喜这样的人,看都不想看一眼,可是在戎沛白神识中将此人的身份告诉她时,王紫墨色的瞳孔陡然一暗,史语儿,美人册第八名,史家的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