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七十三章 龙涎惑

王紫转了转眼珠,看着大殿内雕梁画栋的房梁,这是在赤灵的宫殿,而且自己的立体也基本上恢复了,只是从那天小须弥裂空阵结束之后,她的神识就处在浑浑噩噩不太清醒的状态,仔细回想了半晌,感受到身边另一个人温度,王紫侧头看去,看到的却是一张俊逸的睡颜,墨发散在身边,呼吸绵长,像是沉睡一般。

王紫愣了一瞬,心想莫非是青龙把她抱来这里的?青龙既然曾是宿雨的契约兽,那或许也是知道这宫殿的事情的,王紫动了动胳膊,撑着身体坐了起来,可刚起来一半又躺了回去,看了看青龙放在自己腰上的胳膊,这寒木床滋养神识,青龙既然睡着了,她也不去惊扰他了,索性也不起来了,闭上眼睛回想之前在神识中突然开启的紫微轰。

而在王紫闭上眼睛后,青龙却睁开了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王紫,嘴角露出一抹清风般的笑容,带着异常的满足和开心,青龙尽量控制住自己的呼吸,享受这难得时刻。

等王紫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下意识的看向青龙,却只看到一双笑意盈盈的眼睛,平时也不少见到青龙笑,却不是现在这般多了几分说不出的开心和轻松,或许是这座大殿太过安静了,也太过空旷了,让两个离得如此近的人之间也发酵着别样的情愫。

“别动……”王紫刚一动,青龙臂上微微使力,按住了王紫。

“青龙?”王紫疑惑的看向青龙,却见青龙有些轻挑的凑近。

“没什么,小紫不用担心时间,现在只过去一天而已,难得你我单独相处,小主人怎么能这么着急离开?那会让我很伤心的哦……”青龙身体不断靠近,手臂却箍着王紫的腰不让她离开,王紫只能尽可能的后仰,看着青龙突然变得诱惑的脸,平时清风般的双眸多了几分有人的迷醉,那完美的笑容让人很难拒绝。

“我要去看看邪彤……”王紫伸手抵住青龙继续靠近的身体,气氛怪异的她有点不习惯,而且看着这样的青龙,她竟然会感觉莫名的危险……

“邪君?小主人,不要跟她那么亲近……”青龙似乎顺从的停顿下来,眼睛看进王紫深邃的墨眸中,有些危险的说道。

“青龙,你怎么了?”王紫眉心微皱,不明白青龙何出此言,用了些力气挣脱青龙的束缚站了起来,越过青龙离开寒木床,她必须先出去看看,长天派不知道有没有别的事情,邪彤那天也累的够呛,她必须先确定外面一切都好。

“小主人,我说的话你最好还是听进去的好,就算是为了邪君好,你也不要跟她走那么近。”青龙起身拽住王紫,双臂一撑,把王紫困在自己和前面的寒木台中间,似乎轻轻叹了口气,却带着认真说道。

“为什么?”王紫问青龙,下意识的想到,邪君的身份交朋友都不行?冥王连这个都管?却又觉得不是这么回事,不然青龙为什么不早一点说出来?

“……”青龙无言的垂下眼帘,邪君男女通吃荤素不忌,就算他说了,王紫能懂吗?青龙抱起王紫,让王紫踩在他的脚上。

“为什么?为什么要离邪彤远点?”王紫也才注意到自己穿着一身轻薄的里衣,还光着脚,却仍然执拗的问道,青龙不会无缘无故的说这样的话,事关邪彤,她无法不在意。

“小主人,如果邪彤对你产生了超越友谊的感情,那会对她伤害很大的,因为你不可能接受她。”我也不允许……

青龙轻声说道,还是回答了,邪彤看王紫的眼神从来都是充满了浓厚的兴趣,以她地狱七君的的身份来说,喜欢一个人的肆意不可能会少,他宁愿是他猜错,也不要任其发展,他的情敌够多了,可不能再多一个女人……

“超越友谊的感情?”王紫更加疑惑了,觉得青龙说的话她简直听不懂了,而且青龙这半晌的情绪变化让他很是捉摸不透。

“小主人,邪君是你的第一个女性朋友,所以你很珍惜,这个我知道,可是你不知道你的魅力有多大,邪君不会一直满足于跟你做共患难的朋友,她会想进入你更多更多的私人空间,她会想知道你更多的事情,她会想像我这样的抱着你,像我这样亲吻你……”

青龙伸手一揽,将两人的身体完全贴在一起,边说边吻上了王紫始终皱着的眉心,不管他多么能言善辩,也想不出能让王紫理解的办法,甚至他很担心,王紫冷不防的来一句‘那又怎样?’,那样的话他肯定会疯的……

“如果邪君是男子,她一定想做你的男人,像我一样,像九幽一样……”青龙额头抵在王紫额头上,这么近的距离,青龙眼神变得幽暗,没有再顾忌,低头吻上了那双他梦寐以求的双唇,双臂环抱着王紫,手探在身后按住了王紫的挣扎,看着王紫愕然的双眸,双唇轻柔的捻转。

“小主人,我可是你的男人,你不能拒绝你的男人与你亲近,不能哦……”青龙暂时停了下来,却依旧没有离开,几乎是含着王紫的唇瓣说的话,眼神变的委屈,那是对王紫挣扎的委屈,亦带有几分认真、那是认真的引诱,这么千载难逢的机会,放过了他青龙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王紫的墨眸闪过一瞬间的思虑,似乎是青龙那份委屈和认真奏效了,王紫僵硬的身体有些放松,青龙心中一喜,可还没由他喜多久,膝弯一麻,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倒去,连带着站在他脚上的王紫也一同倒下去,青龙下意识的护着王紫,等二人再次跌进那张宽敞的寒木床的时候,青龙惊讶的看着王紫。

“你怎么会担心这个?”王紫几乎是趴在青龙身上,奇怪的问道。

“什么?”青龙咽了咽口水,无意识的问道,王紫问的是青龙为何担心邪彤会对她产生男女之间才应该有的感情,青龙却是被身上柔软的女体,还有一低眸就看到的美景晃晕了,现在再给他一个脑袋估计也想不清楚,为什么刚才还绞尽脑汁想沾点便宜的他怎么就突然被王紫反扑了!不过这种感觉真的不要太好!

王紫觉得今天没有多久的时间内,见到了青龙诸多的表情,果然,再了解一个人也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王紫轻轻眨了眨眼睛,似乎思考了什么,在青龙几乎呆愣的视线中俯身吻上了青龙,只是两唇相贴,王紫尴尬的发现不知道该怎么做了,脑海中不禁回想到之前跟九幽仅有的几次接吻经验,舌尖伸出舔了舔。

一股电流顺着两唇相接的地方快速的窜向四肢百骸,青龙眼中几乎出现狂喜,王紫主动吻他?这是他做梦都不敢想的情形好吗?只是,如果他知道王紫现在想的是跟九幽的吻技,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

王紫自顾自的琢磨,却没看到青龙那双越来越幽暗的眼睛,还有渐渐爬上她背脊的双手,护着王紫,任由她在自己的唇上探索。

“小主人,怎么不继续了?”等王紫终于离开的时候,青龙却缓缓的问道。

“不会。”王紫道,深邃的墨眸一片清醒,好像这纯粹就是一个探索,虽然邪彤说了,跟男人在一起她必须是主导的那个,可是她好像真的不会。

“作为小主人的男子,我完全有义务负责教会小主人呐……”

青龙声音黯哑的说道,刚说完,不等王紫有所反应就突然吻上王紫,不同于之前的小心翼翼,这次是疾风骤雨般的吻,撬开王紫的牙齿,舌尖扫遍了她唇齿间的每一处,虽然实践上是第一次,但他为了终究会来的这一次实践做了很多次理论上的构想了好吗?或者男人在这一方面真的是无师自通的。

王紫本是躲避着青龙唇舌的追逐,却不知后来如何变成了纠缠,半垂的眼帘下,那双平静如沉潭的墨眸中也多了几分慵懒,看的青龙愈发难以自控,双手在王紫背后游走着,半晌,似乎不满足于这种接触,青龙的双手顺着王紫里衣的下摆钻了进去,手下细腻的触感让青龙喉咙中发出一声似有若无的低叹。

“小公主,是你主动送上门的……”青龙亲吻着移向了王紫如玉的脖颈,喊着王紫的耳垂说道。

“唔……”王紫迷蒙着双眼看向青龙,无意中流露的风情让青龙的身体更加紧绷。

“青龙,你给我吃了什么?”王紫压抑着身体内异样的感觉,像是无数羽毛在她身上轻飘飘的煽动,王紫想用灵力让自己清醒一点,可似乎完全没有用,身体内也好像有把火在燃烧着,她有些急切,却找不到发泄的出口。

“呵呵,没有啊,是你自己拿去的,小主人。”青龙却低低一笑,将手拿了出来,又挥手在王紫身上披了一件外衣,带着王紫坐了起来,像是抱小孩一样抱起王紫,让王紫趴在自己的肩膀上,快速的离开了大殿。

再出现时,却是在一个水一般的房间,碧蓝的屋顶和墙壁缓缓的流淌着,王紫本以为是自己眩晕的错觉,却不想那真是水做的,开门时风吹进来,墙面、地面柔柔的荡起一层波纹,青龙像是安抚小孩儿一样顺了顺王紫的背,其实他心里远比面上着急,王紫在他怀里动来动去,他恨不得马上进入正题!

“呵呵,小主人别急,我来服侍你啊……”青龙把缠绕在他腰上的腿拿下来,看着王紫眼中*翻滚的样子,偶尔会不满的看向他,一定是青龙趁机给她喂了药,不同于上次巫元力失控时的感觉,这次是神识明明还清醒着,身体却不听使唤了。

“为、为什么给我喂药?”王紫咬着唇艰难的说道,做那种事一定要这样吗?

“小主人,我什么时候给你喂药了?小主人,你若只认为你体内的混沌血百毒不侵,那就小看它了,只要是毒、就算是媚毒,混沌血也能溶解,我就算有那个心也不会那么没脑子啊……”青龙一手撑着床,一手缓慢的解着王紫身上的衣服,上次九幽带着王紫匆匆而过,让他惦记了那么久,现在王紫即将在他身下盛开,他怎能不看个够?

“我以为小主人需要青龙伺候才主动献吻的呢,因为世人都知道、龙涎尝不得啊……”直到王紫身上只剩下一件孤单单的粉白色的肚兜,青龙声音无辜的说道,眼中却早已暗潮涌动了。

“唔……”王紫双腿屈起蹭了蹭,眉心皱起,神识中消化着青龙的话,龙涎,那是至淫之物,春药媚毒什么的在龙涎面前根本不能出来献丑!王紫难得的有些后悔,失策了,接个吻而已,她就把自己送上来被吃了……而且,青龙的形象塑造的太完美了,完美到她甚至忘了、龙本淫……

“呵呵,小主人,别皱眉,青龙舍不得看你这样,呐,让小主人在上面好了……”青龙又是一声低笑,抱起王紫极快的翻了个个儿,同时手在王紫背后一扯,那仅剩的粉白肚兜也轻飘飘的落下,青龙呼吸急促的看着面前的王紫,快速的挥去了自己身上的衣服……

……

“小主人……”

“小主人,我已经自言自语很久了,你真不打算跟我说话了吗?”

“所以小主人是在跟我闹情绪吗?唔……是因为青龙不够卖力、没有伺候好小主人吗?要不再来一次?”

“两次?”

“三次?反正我是无所谓啊,可是看小主人的样子,还是下次吧,乖啊……”

“小主人,你如果还是不起床的话,穷奇就进来了……”

青龙隔着被子抱着王紫,只因完事儿后王紫就把自己包在被子里,已经很长时间了,青龙看着似乎真的在耍小脾气的王紫,笑的一脸春暖花开,想他平日闲来无事也喜欢掐算些大事小事,却偏偏没算到自己昨天的桃花运,抱得美人归,这是他从未有过的幸福感。

青龙手上裹着一团青色的能量,轻柔的按摩在王紫的腰际,可无论他说什么,王紫也不肯应一声,直到最后一句话说完,王紫才动了动。

王紫抬了抬眼皮,找自己的衣服,虽然现在身体都快散架了,可她下意识的不想让穷奇看到她这样,不自觉的又想到九幽,王紫把头埋在柔软的枕头里,整个人像是浸泡在水中一般,摸了摸锁骨处那淌血的十字架,这是上次跟九幽*过后他重在她身体中的力量,有些事情好像真的是顺其自然的,邪彤一有时间就在她耳边念叨男人,真当她与两个男人有过肌肤之亲的时候,她才真的直面起这个问题,像邪彤所说,‘经历的男人越多,你的情商成长的越快’。

“小主人,别想别人,至少别在这个时候想……”青龙从背后覆上王紫的身体,手也覆在王紫的手上,那淌血的十字架,在他与王紫欢爱的时候就已经见过了。

“我、想九幽了。”王紫能听出青龙带着不满又带着不易察觉的小心翼翼,还有不应该出现在他身上的脆弱,却还是认真的说道。

“为什么说出来啊?你该知道我会嫉妒的啊。”青龙眼神暗了暗,九幽在王紫心目中的地位,真的那么重要吗?刚才的一场欢爱,不是情至深处吗?只是、因为龙涎,而解龙涎之人只能是他青龙吗?

“我想先告诉九幽,你也是我的男人了,坦白从宽。”王紫自顾自的说道。

“……难不成九幽会惩罚你?”青龙阴暗的情绪一顿,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不会。”他只会委屈的看着我,那比惩罚更可怕。

“小主人,这都是谁教你的?”青龙身上危险的气息顿时散去,暗笑自己在王紫面前真的太小心翼翼,总感觉自己爱的情不自禁,而王紫一直都是被动承受的那个,却不知什么时候,王紫竟悄悄的开窍了。

“这需要有人教吗?”虽然邪彤的点拨潜移默化的起了很大的作用,王紫头埋在臂弯里闷闷的说道。

“呵呵,不需要,但小主人的改变实在让青龙受宠若惊啊……”青龙低低的笑道,精壮的胸膛一震一震的,墨发披散着覆盖在二人身上,嵌在碧蓝色的软床中,有种别样的柔美。

青龙不由的回想着王紫的话,何时变得如此灵活了,在他的记忆中,王紫总是一板一眼的话,这样说一半留一半的表达方式,他竟是刚刚才发现!青龙笑的格外开心,这样的变化他再欢喜不过,他家呆萌的小主人现在也学会了小腹黑,刚才差点把他也绕进去……

“二位、还不打算起来吗?”

正在王紫和青龙都各有所思的时候,一句凉飕飕的话从房门口飘进来,也不只是顺着门灌进来的风,还是那人身上携带的冷气,室内的温度极速的下降着。

“我就说了,穷奇会等不及的。”青龙非但不觉得尴尬,反而心情极好的样子,俯身在王紫耳边说道。

“……你先起来。”王紫顿了顿,催促青龙,他这样趴在她身上她要怎么起?

“呵呵……”青龙轻笑一声,恋恋不舍的起身,精壮的上身裸露在空气中,可有人似乎等的不耐烦了,不知是见不得青龙动作缓缓慢的大秀身材,还是见不得他那副笑意盈盈满面春风的模样,总之在青龙刚刚离开一段距离,一阵黑风扫来,青龙闪身一躲,不忘了拽上衣服。

王紫刚刚拿到自己的衣服,就被一身低气压的穷奇捞起来了,王紫看了看穷奇冷硬的神色,说实话,从来没见过穷奇这样,穷奇那双邪气的眼中似乎从来都没有在意过什么,现在却是满身兴师问罪的模样。

墨眸从穷奇脸上移开,王紫也不遮掩了,放开身上的被子,拿起身边的肚兜来穿,穷奇抓着她的手明显的僵硬了一瞬,可也只是一瞬而已,在王紫好不容易系上肚兜的带子时,青龙已经穿戴整齐走了过来。

“小主人,你不会系带子吗?”青龙笑道,不然那缓慢的动作非得变成诱惑不可。

“唔。”王紫点了点头。

“呵呵,我来啊,青龙愿意一辈子为小主人效劳啊……”青龙又笑,似乎彻底忽略了身边还有一尊冷气直冒的大神。

穷奇忽然扯起床上的被子,绕了一圈把王紫裹的严严实实的,继而一股黑烟闪过,二人的身影顿时消失!青龙的手还停在空中,好笑穷奇今天这么大反应,不过对穷奇带走王紫这一事情他可是放心极了,穷奇可以对任何人心狠,唯独拿王紫没办法。

穷奇直接带着王紫来到净化之水边,把杯子仍在一边,这才小心的把王紫放进水里,相比起轻柔的动作,那脸色还是化不开的黑。

“穷奇,你生气?”泡了半晌的王紫,对那一动不动的视线真的没有办法了,穷奇就那样一眨不眨的看着你,不埋怨,也不训斥,好像等着王紫自己认错一般,可王紫歪头想了想,好像她并没有错。

穷奇没有说话,仍旧那样面无表情的看着王紫,王紫在水中缩了缩身体,穷奇这样实在有些恐怖,虽然这还不足以吓到她,但她想打破这诡异的氛围,却实在想不出她哪里错了。

“泡好了就出来。”好半晌,穷奇说话了,却是冷冷的说了一句让王紫呆愣半晌的话。

“唔。”王紫点头,撑着岸边离开净化之水,蒸干湿漉漉的身体,连同那件已经穿好的肚兜,实在不愿意再换一件了,不然她还要跟那仅有的一根带子斗争很久。

在王紫准备穿衣服的时候,一只手探向王紫身后,轻轻一动就揪开了那根王紫好不容易系上的带子,王紫眉心微皱,穷奇这样冷酷的样子,实在让她摸不着头脑,难道是因为刚才她跟青龙……

“我的主人,你冷静了好久啊,我在这里提醒吊胆的等,你却跟青龙风月无边。”

穷奇双手都伸向王紫背后,整个人像是环抱住了王紫,手却是灵巧的将王紫系的乱七八糟的带子重新系上,再拿起身边早就准备好的里衣一件件给王紫穿上,然后是外衣,直到将王紫的每一根头发都打理妥当,这才退开一步,仍旧冷冷的看着王紫。

穷奇生气从来不会表现在脸上,平日里,穷奇越是生气就越是笑的邪气,况且能让他生气的人基本上没有活着的饿了,更别提王紫了,别说是生气了,那绝对是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揣在兜里怕闷了,圈在怀里又怕她失去自由了,可直到刚才,穷奇才意识到,是不是他真的太宠她了,距离那天她来赤灵已经有三天了,说了一句静一静就再也没有出现,等他感应到王紫的气息的时候,却是发现她正在跟青龙翻云覆雨!

“我错了,你要听我解释。”王紫扯了扯身上的衣服,墨眸看向穷奇,这一想好像真的过了很长时间,也才算意识到,穷奇是因何生气。

“我的主人,你是主人,哪里会有错?无需跟我解释。”穷奇一笑,说道,笑是笑了,但还不如不笑呢,因为周身的气场更冷了。

“我错了,你听我解释吧。”王紫一顿,竟也想到可能是她的语气让穷奇更加敏感了,身体往前凑了凑,揪住穷奇的袖子说道。

“解释什么,解释你在冷静的过程中如何出现在青龙的床上吗?”穷奇看了看王紫,又垂下眼帘,看着那双瓷白的小手拽着他的衣服,却像是拽在他心上,好不容易硬起来的心顿时就软了大半,穷奇心中叹气,却不肯就这么结束,这样的事情一定不能有第二次,所以穷奇是铁了心的要让王紫记住。

“我想理清父亲为什么不出来见我,想想清楚我该用什么样的态度面对长天派和世外域,我也想要不要冒险去一趟魔界,也许会有收获,关于父亲的,关于我的,然后决定要不要借用魔界之力,我用了一些时间看机械兽给我留下的玉简,匆匆离开赤灵是因为演阵院跟道兵院有一场阵法比拼,小须弥裂空阵过后我筋疲力尽,又恰逢天极图开启新卷,等我回到赤灵的时候已经没有意识了,青龙带我去寒木床滋养神识。”

王紫看着穷奇,不管他听不听都要解释,况且她好像真的让穷奇着急了,不然穷奇也不会这样。

“昨天醒来,青龙说担心我喜欢邪彤,为了证明我是喜欢男人的、唔……是喜欢自家男人的,就吻了他……”解释到后来,王紫有些断断续续,不是害羞,而是后面的事情发生的太快,她也是晕晕乎乎的。

啧啧,听听,青龙似乎根本就是白担心了,人王紫根本就知道他说的是什么,王紫虽然对情事知道的少,但也知道男欢女爱本是天经地义,其实王紫在很久以前就想过,母亲希望她找一个愿意一生一世陪伴她的男子,她找到了、却不是一个……她曾暗自为此苦恼过,却很很快释怀了,如果有一天让母亲见到他们,一定也会高兴她的选择的。

“你吻他?”穷奇的重点却是放在了此处。

“唔。”王紫点头,

穷奇挑了挑眉,冷硬的面色终于有些破冰的迹象,他以为是青龙引诱的呢……

“怎么不继续说了?”穷奇扯了扯嘴角,笑得邪气。

“这些不够吗?”王紫眨了眨眼,穷奇这一笑,她顿时轻松了许多,说实话,穷奇这样的低气压,她实在不习惯。

“够了,之后的事情我不想听到了,即便你能讲出来。”穷奇哼了一声,站起身来,又将王紫也拉起来。

“穷奇,我……要不你先跟我出去?我要看看外面什么情况才可以。”王紫本想说她先出去一趟,可考虑到穷奇刚刚恢复一点的脸色,又改了口。

“走吧。”穷奇停下脚步,看了看王紫,这才道,对于王紫突然间的开窍表示、难道是他的态度让王紫如此乖了?

见穷奇没有反对,王紫直接带着穷奇离开了赤灵,屋内还是她离开时的样子,没有人进来过,王紫听了听外面的动静,能听到戎沛白和旗妩月在楼下吵着什么,王紫稍稍放心,那四天的时间应该没有过。

穷奇四下看了看王紫的房间,很快看向刚被敲响的房门。

“是邪彤。”王紫道,上前开门。

“怎么这么久?”刚打开门,邪彤就皱眉问道,快三天了,再怎么着都应该好了,要是再不出来她可就砸门了。

“进来说。”王紫道。

“王紫小师妹出来了吗?”戎沛白在楼下吼着。

“嗯,有我看着,师姐们继续!”邪彤冲戎沛白说道,果然,似乎对邪彤很放心,戎沛白百忙之中抽空吼了那么一嗓子之后很快投入跟旗妩月不知因何而起的战斗中。

“你……真是让我意外的很啊……”邪彤倚着门,眼神变了变,从上到下看了看王紫,盯着王紫眼尾那还没有完全褪去的艳色,她好像真的白担心了,接着邪笑着晃进了屋里,在看到床上坐着的穷奇时顿了顿,却仍旧上前坐在了椅子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