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八十二章 完胜,紫微轰

众人眼看着道兵院的人兵分四路,从小须弥裂空阵的四个口子堂而皇之的进入,而演阵院守阵的弟子也像是大开大门迎接道兵院进入一般,在这个过程中并没有出手阻拦。

然而这样的平静并没有维持多久,等四队人马的尾部也全部进入阵法中的时候,却见阵法突然间变了!云雾中演阵院的弟子身形奇快的变换着位置,那速度,根本不是他们的修为能做到的,这分明是阵法的禁制加成了他们的速度!

道兵院的四队人马展开了防御,按照闻人阔事先的嘱咐等着阵法的变化,不出所料的话,这就是第一个裂变了。

王紫居中,见变化已经到了火候,双手凌空一扯,像是控制着一根无形的线,王紫的动作愈发大开大合,像是打出了一套令人赏心悦目的拳法,然而在王紫的动作渐渐加快的时候,却见云雾中的阵法浮现出一整片蓝光,那神秘的蓝光在云雾中幽幽的闪烁着,总体呈正方形,而那蓝光之中七十八个像符号又像是文字的图案快速的移动着位置,若是从空中看去,那些符文的运动轨迹跟演阵院弟子的运动轨迹几乎完全吻合!

这些都是禁制!也就是小须弥裂空阵的变化!这些未知的变化让闻人阔心中隐隐有些担忧,却很快打消了那些绝对不能有的情绪,他们已经深入阵中,不管面对什么变化,他必须是最沉着的那个!

攻击发生在突然的瞬间!如闻人阔所料,裂变后的四个小须弥裂空阵,以司空长歌、池天翰、邪彤、修皇四人为副主将,在王紫命令到达的一瞬间发起攻击!大战瞬间爆发!

阵法之中金戈碰撞,法术横飞,一瞬间打的难分难解,道兵院和演阵院的人都是一样的服饰,这让众人有种眼花缭乱的感觉,一时间也分不清双方谁优谁劣,好不容易分清楚攻守双方的时候,却惊讶的发现,演阵院的弟子势如破竹,攻势猛烈,四队人马战圈不断缩小,将道兵院的弟子牢牢困在他们的包围之下,现在道兵院别说突出重围去找主将了,就是自身都难保了!

“怎么会这样?演阵院的弟子难道昨天晚上一个个被神眷顾了?一个个地元期的弟子都能轻松压制一个地灵期的弟子!”

“而且道兵院的弟子为什么看上去束手束脚的,这根本不是他们应该有的水平!”

“道兵院的弟子为什么不从空中突破,地面上的攻势太猛,他们死磕着只会越来越艰难啊!”

“而且演阵院的弟子为什么配合的那么完美?攻时一起攻,退时一起退,这样的配合私下里不磨合几十几百次是绝对不会形成的啊!”

阵法中的情形着实有些出人意料,本以为这该是道兵院势如破竹,如入无人之境擒拿主将降服演阵院一干弟子情形,却不想事实上却是这样,道兵院的弟子举步维艰,演阵院的弟子却是有如神助!

“我知道了!一定是那蓝色的光阵,还有那七十八个符文!这才是这个阵法的精髓所在!”

“天哪我也想到了!我们把注意力都放在了双方七十八人的战力之上,虽然是在比拼阵法,但我们还是把这比拼归结为一对一的战力比拼,却忽略了阵法这个主角!”

“听说大多阵法的威力在于封印特殊的禁制,在开启阵法之后,这些禁制便会借用天地宇宙可用之力,将力量、速度、防御、攻击加成在守阵之人身上,守阵之人在不受到任何伤害的情况下实力暴涨自身的百分之几到百分十几十不等!”

“那演阵院弟子现在、实力提升了最起码有百分之十!”

“能看到居中的主将吗?四面的演阵院弟子变则变矣,却始终有一批人护在主将周围寸步不离,而且主将不断操作着什么,而阵法中的七十八个符文不停的变化,演阵院的弟子又配合的天衣无缝,定是主将在以七十八个符文为引,全权支配着整个局面的变化!”

“那如果把这个阵法比作一盘棋,主将要同时下的是七十八步!天哪,是她的神识强大到了能够同时处理如此快速而复杂的地步,还是这本是一个阵师应该具备的能力?”

演舞台下的众人激烈的讨论着,东拼西凑的竟然也能将此时小须弥裂空阵的变化猜出七八分!

没错,小须弥裂空阵讲究的就是一个‘裂’字,旨在分而歼之,闻人阔的确是知道小须弥裂空阵的,但从他没有把禁制的威力考虑在内,就能看出闻人阔的阵法多是纸上谈兵而已,实践定是少的可怜,最起码相比于王紫,他还在入门的边缘!

禁制是推动阵法变化必不可少的因素,早在凡间界王紫刚开始接触阵法的时候就已经明了,普通阵法与灵阵的区别,普通阵法以队列队形之间诡异莫测的变化为主体,配合轻重武器的巧妙应用取胜,灵阵却是增加了普通阵法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有的禁制,尽可能的借用天地之力,再将这些天地之力反馈给守阵之人,从而无限制的提升守阵之人的战力!

从前王紫布阵都是以阵对阵的纯粹阵法,不曾加入守阵之人,而昨天和今天的两个阵法可说是王紫的两次大胆尝试,昨天的十二面*阵人数少,主要还在于禁制,今天却是七十八人!她必须熟知七十八人的攻防特性,而且对阵之中绝对不能有丝毫的分心,否则一步错就容易被对方趁机抓住漏洞突围而出!一旦变化被破,想要再弥补回来可是会付出相当大的代价的!

闻人阔看着被牢牢困住的道兵院众人,自己的力量也受到了很大的限制,直到现在为止,他才算知道他在入阵之前就已经犯的致命的错误!竟然会将这七十八人看成阵法的主体,从而忽略了那七十八面阵旗!正是这一个错误让道兵院的人现在被演阵院的人压着打!

昨天已经领教了那迷阵禁制的威力,今天竟然再次失利于此处!而且不同于昨天一力扩大对方能力的禁制,今天的禁制分明有一部分是专门针对道兵院的,压制了道兵院弟子的实力,本来重拳出击的招式在中途好像经过千万张漏网,打在对方身上的时候变的轻飘飘的,让众人一阵气馁!

“闻人师兄!现在怎么办?”一个弟子在闻人阔不远处怒吼着问道,一直照这样憋屈的状况发展下去,他们迟早会输!三局两胜,若是这一场也输了,道兵院就彻底输了!

闻人阔看了看道兵院的弟子,各个气氛难当,相比于演阵院越打士气越振,道兵院的弟子则越来越沉不住气,闻人阔心中也着急,不赶紧采取措施的话,道兵院的弟子恐怕会难以控制!

“你们听好了,一小组防御,二小组将你们能量传输给我!”闻人阔突然扬声喊道。

众人一听,几乎没有犹豫的立刻行动,只要能突破眼下的困境,他们做什么都行!况且闻人阔的办法确实可行,他们能量被压制了,若是集中给闻人阔,倒还有一线希望!

很快,在外围防御的掩护下,闻人阔将十几名弟子的能量汇聚在一处,负责围攻闻人阔的池天翰大惊,命人拆除闻人阔的防御,可那些人拼尽全力护着,一时间竟难以攻破!

而几息之间,闻人阔猛地发起攻击,而且密集的攻击像是长了眼睛一般直朝着池天翰攻去,池天翰是这一队的副主将,闻人阔这是想在能量最盛的时候打掉池天翰!

池天翰此处生变,王紫快速调整着这里的队形,防御的禁制向池天翰转移,命其他人上前挡住闻人阔的攻击,同时也将对他人的压制更多的转移到闻人阔身上,然而闻人阔的攻势太猛,已经连续破坏了阵法的几个禁制,王紫只手在空中拂过,只见几人顺着王紫的手势飞出了阵法,众人再仔细看时,出来的却是演阵院的弟子!

“演阵院已经有人离阵了!”

“这是不是代表着道兵院破阵有望了?”

“还是闻人阔有办法,在这样的困境中还能扭转乾坤!”

演阵院陆续飞出几人,很快站在一旁观阵,神情却没有众人想看到的颓丧,反而很镇静,好像并不认为他们的离开是阵法被破的迹象,面对众人的猜测,几人心中都只冷哼了一声,小须弥裂空阵的变化岂止这些?闻人阔的确想出了个好办法,但他一个人的力量怎么可能破了小须弥裂空阵?

他们几人的禁制已破,再待下去只会影响阵法的灵活性,因此王紫才把他们送出来,剩下的禁制会极快的重新汇合,成为一个新的、完整的小须弥裂空阵!

似乎是因为闻人阔的办法奏效了,道兵院其他三队人马纷纷效仿,集众人之力攻击副主将,也因为道兵院攻击策略的变化,小须弥裂空阵也在发生着新的变化,在护着副主将的同时撤除了最开始的变化,四个裂变的小须弥裂空阵竟然同时消失!道兵院想除掉副主将以打破阵法的变化,然而王紫却控制着阵法先一步发生变化,让道兵院的众人顿时失去了目标!

“演阵院这又是在干什么?他们中已经有三十多个人离阵了,竟还敢做这样的变化?这样主将岂不是危险?”

“是啊,演阵院的人退回最初的位置,道兵院的弟子现在士气正猛,主将周围防御大开,除非道兵院的弟子都是傻子,不然这个时候一定会选择猛攻主将的!”

“哎……本来还对演阵院抱有一丝希望,竟然在这个时候犯这种错误!”

“哼,闻人阔只用了一个小小的手段就让双方的形势顿时掉转过来,不愧是师兄,那新来的弟子王紫、还是太嫩了啊!”

众人惋惜的看着演舞台上的阵法,热情也减弱不少,似乎已经料定了这场比赛的输赢,本以为又是一场颠覆众人预期的结果,没想到还是道兵院赢了。

大家的看法不错,闻人阔的确不打算放弃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王紫的四个方向均无人防御,而王紫还在操控阵法,不可能腾出手来跟他们对战,不管现在有没有新的陷阱,他们都不能放过这个绝佳的机会!

“赵元蝶、李战、卫子谦、冯天瑞!你们各自的方向攻击主将!要快!”闻人阔向四人传达命令,同时自己也飞身前去攻击王紫。

接到命令的人四人同时飞身射出,直取王紫,剩下的人则去阻拦王紫身边位数不多的演阵院弟子,卫子楚心中着急的看着王紫,若不是还有一点理智在,他定会马上剑刃反指,朝向道兵院的弟子!

也好闻人阔出于修为的考虑,点名的是李战和卫子谦,要是卫子楚的话估计真的会不停命令。

五人的攻击已经到了近前,然而却始终没有人上前阻拦,只有禁制中的防御围在王紫周围,阵中的王紫只飞快的结着手印,阵法上蓝色的光阵明灭不定,剩下的四十二个禁制与演阵院的弟子躲在的位置重合,继而疯狂的旋转起来!

闻人阔心中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但料想这几秒钟之间也不可能发生什么大事,况且破了眼前这几个禁制就能擒拿王紫,有那些时间胡思乱想还不如加快速度做眼下的事情!

然而变化就是发生在这短短的几秒钟之间!只见阵中蓝色的光阵突然消失!脚下的云雾疯狂的涌动着,竟一瞬间像是被蒸干了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演阵院和道兵院弟子的身形完整的暴露在众人的视线中,那一直被隐藏了一半的阵法也暴露无遗!

“为什么会是七十八面阵旗?刚才不是已经打掉三十六个吗?”

“快看那是什么?!”

众人惊讶的看着演舞台上完好无损的七十八面阵旗,而在众人刚刚感到不出一秒的时间,一阵刺眼的金光猛的在演武台上出现,阵法被笼罩在那金光之中,而那金光好像带着莫大的威压,猛地向四周满眼开来,演舞台下的众弟子只感觉一阵排山倒海的压力袭来,猝不及防之下前排的几千人齐齐后退几步,直到运用灵力阻挡才停了下来!

而且那威压并非普通的威压,而是带着一股众生慈悲之象,没有伤害众人、却也难以反抗!

外围感受到的威压尚且如此可怕,那阵中的人呢?却见道兵院的人手中的法器咚咚咚的掉了一地,刚才斗志昂扬的战斗气息像是突然被拔掉了电源,突兀的消失无踪!耳边是演阵院众人似有若无的梵唱声,在威压和这声音的双重影响下,他们竟是再难提起手中的剑!

闻人阔愣愣的看着已然脱手的剑,主将王紫就近在眼前,他却是再也没有力气捡起这剑了,况且,阵未破而先弃剑,看看道兵院所有的弟子,又输了,又是这样毫无预警的输了!

玄武和李战配合的扔下了手中的剑,这才是小须弥裂空阵从始至终致胜的关键,不为杀,只为困!

寂静,长久的寂静!众人任由演舞台上那冲天的金光闪耀在一双双不可置信的眼睛中,而评委席上的宇文乾、史文斌、丘高义、战文石、欧阳侨,早已忍不住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看着那巨大无匹的“卍”字金印,不得不说,这个小须弥裂空阵,从一开始就充满了看头,充满了意料之外!

“呵呵,丘院长啊,现在是不是可以宣布胜负了?”宇文乾最先回神,摸了摸下巴,笑的异常感兴趣。

“……是。”丘高义顿了一瞬,这才点头,但对于小须弥裂空阵带来的惊讶,还是有些难以相信,而且,他到现在才好像突然意识到是自己院派输了似的,真到了宣布输赢的时候,丘高义老脸一红,这才感觉面上有点挂不住。

“咳咳,演阵院和道兵院所有弟子听令!比拼到此为止,演阵院胜!”丘高义清了清嗓子,恢复了威严的声音扬声宣布。

惊讶中的所有弟子也被丘高义这一嗓子吼回了神智,叹为观止看着那阵法,似乎想要记住这阵法最后的样子,继而不只谁,不知从哪里传来几声断断续续的鼓掌声,掌声渐渐连成一片,越来越多的人情不自禁的举起双手,使劲儿的拍着,这一刻,他们为这个阵法鼓掌,为证明了自己的演阵院鼓掌!

演阵院被提前送出的三十六名弟子也使劲儿的鼓掌,似乎要把所有的激动和兴奋都通过这个举动表达出来,他们真的赢了!三局两胜,他们连胜两局,是彻彻底底的赢了!

金光在变暗,七十八面阵旗中的禁制也在一点点消散,王紫断开了所有的灵力,七十八面阵旗表面燃起一团火焰,瞬间吞噬了阵旗!这是阵法已经发挥到极致的表现!阵旗烧毁以祭阵!

而那巨大的“卍”字金印也忽然消失,演舞台上只剩下已经精疲力尽的演阵院众弟子和还没有回过神或者不愿回过神来的道兵院众弟子!

“我们赢了……”

“我们赢了……”

“我们真的赢了……”

道兵院的弟子呢喃着,没有歇斯底里的激动,没有地动山摇的呐喊,只有无尽的疲惫哽咽的声音,泪却流进了心里,这一场胜利,他们等了三十年、三十年了!

先行被送出来的三十六人快速的上前,搀扶上那些筋疲力尽的弟子,最后的梵唱是佛门的法术,再加上那“卍”字金印,别看最后赢的轻松,只最后那一击,演阵院的人就用了全部的灵力,大多数人要不是靠着意志支撑,恐怕现在就会一头栽倒在地!

王紫的汗水一直顺着脸颊滴落在地面上,从始至终,她其实并不像表面上看的那么轻松,她承受着几十倍于众人的压力,却从来没有说过这其中的利害之处,她只看似轻松的指点江山,却对她承受的压力闭口不谈,不是因为她自大、也不是因为她无私,只因她不允许自己输!尤其是站在三百年前,她的父亲曾被囚困于此的演武台,她更不能输!

王紫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不是她不想动,而是她害怕自己刚动了就会栽倒在地,王紫低着头,汗湿的刘海挡住了众人探寻的视线,精致的一半面色呈现异常的惨白,王紫尽量放缓了呼吸,尽快吸收着外界的灵力,让自己的血液流动起来。

李战眉心动了动,迈开步伐朝着王紫走去,玄武也担心的上前,慕千厷妖冶的脸色也有些凝固,卫子楚更别说了,整个人都不好了!四人从四个方向的前去,只是在四人还没有走几步的时候,却见一人已经捷足先登,是邪彤。

邪彤搀起王紫,似乎感应到是熟悉的气息,王紫身体一斜,将身体的重量全部倚在邪彤身上,闭着眼睛始终没有睁开,李战四人同时止步,心下松了口气,现在胜负刚刚出来,能不给王紫添麻烦还是尽量不要了,四人看了看邪彤,却见邪彤只邪邪的笑了笑。

“呵呵,今天可是让我看了一场精彩的表演啊在,丘院长你的话就不用特意再带给其它副掌门了,由我去说便是,这一场比拼就算你们热身了,两个月后的门派大比,相信会更精彩的!”高台上,宇文乾笑道,看着下方互相搀扶的演阵院众弟子,本想再下去跟那王紫说几句话的,不过看样子现在一不是时候了。

“是,由您去当然更好!”丘高义不禁喜道,虽然没有最后决定,但听宇文乾这口气,演阵院重回门派大比大有希望啊!

“我说战院长,你什么时候悄悄把这些野弟子收拾的这么服服帖帖的啊?你啊,装疯卖傻三十年,这效果就是你苦心经营三十年也不见得会有的啊,真怀疑你是不是精心策划的啊!”史文斌则笑道,戏谑的看着战文石,虽然是玩笑的口吻,但那是不是真有此意也只有史文斌自己知道了。

“这绝对是您抬举在下了,几年可能是鸿运当头,让您见笑了啊。”战文石扶了扶帽檐,仍旧有些吊儿郎当的说道,显然大家都知道战文石就是这副调调,也没有在意,史文斌却笑着眯了眯眼睛。

“剩下的事情便是丘院长和战院长二位的了,我就先走了,哦对了,欧阳副堂主,你随我前来。”宇文乾笑道,招呼了欧阳侨一声,从演武台的后方离开,下方的人还沉浸在比赛中,并没有发现先后离开的宇文乾、史文斌、欧阳侨。

“哼,真的让你赢了。”只剩下战文石和丘高义的时候,丘高义愤愤的哼了一声,白须一抖一抖的,有点激动了。

“丘老头啊,你这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啊?”战文石吊儿郎当的问道,有些嫌弃的看着丘高义像笑又像是生气的样子,明明是道兵院的院长,私下却一点院长风范都没有。

“哼,本院当然高兴,今天本院的弟子已经尝过一次失败了……”丘高义说道,中途却被战文石打断了。

“是两次,还有昨天的啊。”战文石似乎好心的提醒道。

“就算是两次……”丘高义胡子一吹。

“啧,的确是两次,怎么能说‘算是’呢?”战文石则看似较真儿,实则戏谑的说道。

“我说战老头儿,你别得意,等演阵院真的重回门派大比,面对的可是长天七院的对手,你还有两个月的时间,到时候的阵法难道都要由王紫来出吗?再说了,本院的弟子经过两次失败,门派大比只会更加谨慎,演阵院和道兵院的弟子还会再次遭遇的,看吧,到时候可不是昨天今天这番情形了!”丘高义一甩拂尘,丢下一连串的话就飞身离开评委席,道兵院的弟子现在受了很大的打击,他这个院长毕竟还是亲院长,不去安抚是不行滴!

“谢谢了……”战文石叉着腰,没什么形象的站着,却是冲着丘高义离开的方向轻声说了一句。

……

战文石下令演阵院的弟子各自回去修养了,而关于这场比拼却是在长天派传的沸沸扬扬,尤其是有人早有准备,将第二场比拼的全部过程用记忆水晶保存了下来,一度成为演阵院争相传看的东西!

费了好大劲儿才把王紫弄回月阴山,为什么说废了很大劲儿呢?王紫眼睛都睁不开了,可不管是谁接近都不给面子,就赖在邪彤身上,邪彤不能用煞气,灵力也在阵法中消耗的够呛,却还是得负责把王紫弄回去,就从狮占峰回月阴山而已,愣是走了两个时辰!演阵院的弟子想帮忙,遇上不配合的王紫也是没辙。

刚回到房间,邪彤和王紫双双倒进床里,王紫气息稳稳的躺在床上,好像睡着似的,在床上趴了一会儿的邪彤却气喘吁吁的抬起头,怨念的看着王紫,她发誓,已经不知道几百年没有这么累过了。

“败给你了……”邪彤看着王紫那张苍白却仍然美的无可挑剔的脸,如果现在她睁开眼睛,估计也会是一副无辜的模样,邪彤撑着身体坐起来,把王紫身上的外衣扯下来,又拽过一旁的薄被给她盖上,才扶着家具出了门。

“邪彤你还好吧?”守在门外的戎沛白马上上前问道。

“没事,我休息会。”邪彤笑了笑说道,只是不若往日精神罢了,

“哦哦我先扶你回去!”戎沛白说着就要上前,邪彤却是笑着拒绝了,挥手用所剩无几的灵力给王紫布下结界,这才朝对面自己的房间走去。

戎沛白愣了愣,难道又是她的错觉?就连她一直以为关系很不错的邪彤也跟她见外?戎沛白又看了看王紫的房门,没想到王紫会累成这样,他们好像真的太相信王紫了,相信到忘了王紫也只是刚刚入门的小师妹而已,可在他们都想献上自己的关心的时候,王紫却无论如何都不肯敞开心扉。

摇了摇头,戎沛白勒令自己停止那些胡思乱想,人在疲惫的时候就容易瞎想,而且越想越离谱,她还是先去休息吧……

王紫其实一直都留有一丝清醒的,只是因为邪彤在才放心的沉入了修炼中,不是她不愿意醒来,只因就在刚才,她神识几乎取用一空的时候,识海中沉寂了许久的天极图突然打开,开启了新的招式——紫微轰!

直到确认自己真的回到了安全稳定的环境中,王紫才放任神识沉入修炼当中,继水天幻、次元斩、寒湮掌之后,紫微轰是天极图的第四个招式,王紫等对新的招式很是期待!

天极图将王紫的神识卷进一片浩淼的空间中,王紫凌空而立,头顶是闷雷滚滚的天空,脚下是一望无际的荒原,王紫思索着,这一招应该是法术了……

天空中的闷雷翻涌的越来越汹涌,紫云浸染了整片天空,威压蔓延的无处不在!若不是王紫清楚的知道这是在天极图中,定也会被这浩大的闷雷惊到,只因这雷声的动静,一点都不亚于九重雷劫!

按照以往的经验,第一次的招式只是演示,虽然王紫置身于这片空间内,落雷却不会对她造成任何伤害,等了半晌,果然,在那片苍茫的天地间,渐渐显现出一个身着青色衣衫的男子,那男子似乎朝王紫这里看了看,又抬头看了看不停翻滚的闷雷,没用多久,那男子动了!

王紫能听到一声声低沉的心法口诀在神识中响起,她知道,那是那男子的声音,而那男子手中快速的结印,王紫凝神看去,用了全部的神识去记住那些复杂的手印和结印的顺序,继而那男子双臂行云流水的在周身游走,随着那人的手在空中划过,一圈圈可怕的威压在他掌下聚集,而这似乎才是起势,那男子双手重新结印,不同的是,这一次那男子每变幻一个手印,天空中的闷雷就沉一分,雷电穿行在雷云之上,随着那男子的动作,仿佛就要劈将下来!

那男子结印的速度越来越快,那云翻雷涌的现象也越来越狰狞、越来越可怕,像是真实的雷劫一般,那威压也较雷劫有过之而无不及!王紫诧异的看着眼前的一系列变化,天极图的每一个招式都是穷极所有招式之最,可这紫微轰、竟是直接参悟天道的招式!不得不说,王紫的领悟力简直惊人!在招式还没有彻底完成的时候,王紫已经知道紫微轰便是雷系法术之最,参悟天道所成!

“紫府堂前降雷令,微尘暴起浩天际,天道无极,紫微轰!”

此时,紫微轰的所有准备也进入尾声,法术一触即发!那男子依旧低沉的声音含着几分郑重在王紫识海中响起,刹那间,只见紫色的云层上翻涌的雷电像是等到了命令,一声声密集的‘咔嚓咔嚓’的声音直震的人耳膜发疼,天空中的猛然罩下一整片电网,无处不在!

王紫站在一片闪着危险的光泽的紫色雷电中,看着远处仍然静力的男子,心中震惊,九重雷劫也只是一个区域而已,而只这一个法术,这片浩淼的空间竟无一不被波及到!

而且,王紫绝不相信招式的威力仅止于此,王紫从天极图中得到的最大收获不是迄今为止四个旷古绝今的招式,而是‘天道可破,术法无边,宇宙无极’的认知,若那男子能用更大的神识和灵力施展这次法术,紫微轰的威力定然会再强几倍!

所有的招式都是可以成长的,更不用说天极图内的招式,看着久久没有消散的雷网,王紫心想,九重雷劫足以毁掉一个即将渡劫飞升的修士、足以毁掉一座城,而紫微轰完全可以毁掉一个已经飞升成仙的修士、足以毁掉一个位面!

天地间的雷电一直持续到这个法术自然消散,而那男子云袖一挥,天空中的雷云像是被收进了那宽大的云袖中,只留下方圆几里的雷云,跟九重雷劫差不多大的范围,王紫明白,这男子是要给她演示第二次,紫微轰,最差也起步于九重雷劫、而不是同样存在的三重雷劫,这就是天极图,起步就在众生难以想象的阶段!

等那男子将心法、手印再次演示一遍,紫微轰连带着雷劫特有的威压猛的劈下来的时候,那男子再次回头看了一眼王紫,却是距离太远,无法看清那男子的模样,在那雷云消散的时候,那男子的身影也消失无踪!

王紫站在这天高地阔的空间之中,明白接下来是她的时间,可是她的神识在刚才的小须弥虚空阵中几乎耗用一空,如何驱动如此浩大的阵法?可天极图的开启绝不是巧合,几次下来,王紫也发现了,它会根据王紫的身体条件选择最佳的时间,而现在王紫无论身体还是神识都处在极度疲惫的时候,这个时候适合练紫微轰吗?王紫有些怀疑……

但王紫也清楚,不达到天极图要求的标准,今天她也无法离开天极图内,只能一试!

王紫回想着刚才那男子的所有手印,还有所有口诀,在神识中过了好几遍,她必须让自己少尝试几次,不然她的神识需要很久才能缓过劲儿来,索性水天幻也是法术,王紫想,水天幻一定给紫微轰在理论上奠定了不少祭出,最起码紫微轰所携带的威压与水天幻逼真的威压有相通之处。

不久前王紫刚刚经历过混元一气两仪微尘阵,阵中那如影随形的雷云让她记忆犹新,还有前段时间刚刚经历过的九重雷劫,要说雷劫,王紫的经历真的不算少,一次三重雷劫、三次九重雷劫、一次屠魔劫,让她幻化紫微轰的威压,似乎并不是那么难……

等王紫确定自己已经将心法与手决铭记于心的时候,才深深呼吸几口,提取仅剩的神识和灵力施术,手印有些生疏,却很连贯,伴随着王紫口中连续不断的口诀,天空中渐渐聚集了雷云,翻涌的云浪中夹杂着威力极大的雷电!而一阵阵威压也从雷云之上散发出来,第一次施术就如此顺利,王紫却没有因此骄傲,而是仍然沉着的继续这手头该有的动作,脑海中是之前那男子几乎同步放映的动作。

威压的营造最耗用神识,如此浩大的法术需要的灵力又怎会少?紫微轰相比起天极图已经出现的三个招式,对神识和灵力的要求只会多不会少!而此时,王紫的神识已经在极度疲惫的时刻,一阵阵的眩晕席卷而来,在王紫的视线中,天地都是颠倒的,她只靠仅剩的意志力强撑着,手中的动作也好像是惯性一般,只告诉自己、一定要把所有的手决完成!

神识中传来的刺痛越来越明显,在最后的手印落下,口诀戛然而止的时候,王紫再也忍不住轻飘飘的跌落,来不及看一眼那紫微轰是否奏效了……

……

王紫这一觉睡得特别特别沉,什么都没想,好像纯碎是睡着了,而在这期间,王紫心脏处悄然散发着一圈圈的红晕,帮助王紫快速的恢复着神识与灵力,直到王紫再次有了意识的时候,心脏处的红光才又悄然隐没。

王紫动了动手指,抬手揉上眉心,却发现身体还是异常的无力,手无力的垂下,恢复思考的神识渐渐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从狮占峰回来,筋疲力尽的她再次开启了天极图的新卷,紫微轰?

王紫动了动手指,指尖缠绕了一股极细的电流,本想试试的,只是发现自己现在的灵力根本不允许,一个小须弥裂空阵而已,消耗之大完全出乎了王紫的意料,但料想紫微轰应该是过关了,不然也不会从天极图内出来……

王紫撑着身体从床上坐起来,若是以自然的修炼恢复,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了,在自己的房间又加了一层结界,王紫才身形一闪进入了赤灵。

王紫径直落在了宿雨的宫殿前,刚刚站定就身形不稳的晃了晃,王紫就在原地站着,等着那一阵一阵的眩晕过去,那感觉像是一个醉酒的人,身体几乎不由自己掌控了。

半晌,王紫刚刚走了一步,却感觉一阵清风掠过,继而是一双手轻柔的扶住了王紫,一股特有的清爽味道直直沁入王紫的心扉,一声带着担忧的声音响起,王紫放心的将身体的重量完全靠近那双手中。

“小主人……”青龙担忧的唤道,刚才他本是在后山新开辟出来的地方转转,却突然发现王紫突然出现在宫殿这里,而且状态看上去很不好,在探向王紫的脉搏时,却发现王紫的灵力几乎耗用一空,神识也所剩无几!

“带我进去……”王紫苍白着脸说道。

青龙担心的看着王紫,快速的横抱起王紫飞身闯进结界,这里曾是宿雨的宫殿,事实上他对这里很熟悉,只是王紫在这里设了结界,所以自从再次来到赤灵,他就自觉的不曾进入宫殿而已。

青龙将灵力输入大门之中,进入大殿之中,抱着王紫熟门熟路的走上居中的圆台,那上面摆放着一张古朴的寒木床,青龙很早以前就知道,这寒木床是治愈神识绝佳的东西。

小心翼翼的将王紫放在寒木床之上,几乎立刻,那寒木床突然映射出一个红色的光罩,将王紫笼罩在内,青龙坐在床尾,担忧的看着王紫,今早王紫一言不发的离开赤灵,一整天他都没有放下心来,没成想再见到王紫时却是如此虚弱的王紫,刚刚进入演阵院,王紫遇到了什么棘手的战斗吗?或者有什么人找他麻烦吗?

现在他的身份不宜跟在王紫身边,本来提着的心因为看到这样的王紫更加高悬了,显然王紫并没有把演阵院和道兵院的比拼之事告诉青龙,倒不是隐瞒,而是昨天来的仓促,又因为王紫父亲的事情耽搁了后来的时间,因此青龙并不知道这两天外界发生的事情。

“小主人,有什么事情,是连我们都不能说的吗?你说过喜欢我的,喜欢的意思就是,你想跟一个人在一起,什么事都愿意跟他说,愿意分享你的快乐或者悲伤,你视他为身体的一部分,绝对不能割舍,这是我跟你说过的,你也忘了吗?”青龙轻声说道,隐隐带着叹息。

青龙闭了闭眼,看着仍然熟睡的王紫,这座寒木床,当初还是他和玄武找来的材料,宿雨亲自雕铸的,包括这宫殿群中的好多东西,都是他们一起安置的,而这座熟悉的大殿,宿雨也会偶尔威严的坐在这里,或轻或重的宣布一些事情,那时候、大殿中站着的都是他的兄弟……

什么叫沧海桑田?再次看到与记忆中完全吻合的场景,本以为应该看到的人却是不在了……

青龙动了动身体,侧躺在王紫身边,王紫精致的容颜近在咫尺,青龙微微垂下眼帘,难得的祈祷着,永远不要让他和王紫分离,这一次、他等不了,也等不起……

------题外话------

么么哒亲爱滴妞儿们,万更奉上(づ ̄3 ̄)づ╭?~不知道妞儿们有木有发现,其实我昨天断更了,因为发布新章节的时间是00:00,就算是第二天的了,就那么几秒钟!我回复了一个评论转眼就断更了,呜呜害我昨天睡觉都没睡好~(>_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