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八十一章 再次交锋

狮占峰,演武场,今天下午格外的热闹,月末正应该是演武场人最少的时候,今天却是早早的聚集了几万长天派弟子,当演阵院的弟子出现在狮占峰的时候,现场一片哄吵,人群中传出纷乱的议论声,最热的讨论便是新来的弟子王紫,然后是昨天十二面*阵的十二个主角,众人似乎在极力的对号入座,寻找着这一晚上名字长了翅膀似的飞遍了长天派的人。

演阵院比道兵院晚到了,当演阵院的众弟子站在演武台上的时候,道兵院的弟子已经等候多时了。

“赢了一场而已,真以为胜券在握了吗?架子真的好大呢。”田武忍不住呛声,昨天输的那么窝囊,他可是憋着劲儿今天要彻底赢回来的。

“败兵之将而已,何须逞口舌只能。”高思源正要反击,池天翰一手拦下,笑着跟高思源说道。

“呵呵,也是,天翰说的对,现在距离比赛开始还有半个时辰,有人要提前来了迎接我们,我们也不好跟人家叫板是吧?”一经提醒,高思源也不硬碰硬了,也端起一副笑脸说道,视线中是田武更加黑的脸色。

田武双拳骤然紧握,面上出现暴怒的神色,那句‘败兵之将’狠狠的戳中了田武的痛脚,昨天输了一场,在商议接下来的破阵人员的时候,众人曾把田武排除在外,田武本就易怒,容易感情用事,从而丧失理智,若是今天继续用他,恐他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但田武却是再三保证不会出差错,而且也放弃指挥权,表示全部听从闻人阔和赵元蝶还有两位师兄的,众人这才同意让他留下,显然是想起了自己昨天信誓旦旦的保证,田武用尽了力气让自己冷静。

而众人也注意到,相比起双方昨天极具悬殊的人数今天突然拉平,演阵院仍旧是七十八人,道兵院也只有一百人!

“喂喂我有点紧张啊,你的方位你记住没有啊?”演阵院大多数弟子其实并没有将更多的注意力集中在异常热闹的演武场,而是一个个都在反复的回忆着还在云痕峰时王紫演练过的阵法,那变幻莫测的小须弥裂空阵。

“废话,肯定记住了啊,你别想别的,就死记住你的方位就行了,哎你就这么想,在那阵法中其实你就是一枚棋子,该怎么走有王紫小师妹会提醒你的,你只要听话就行了呗。”另一个弟子开解道,其实他也是这样安慰自己的,毕竟这次他们都要上阵,不紧张是不可能的。

“诶我怎么听着这话那么不对劲呢?棋子?”那弟子怪异的说道。

“不对劲你个大头鬼啊,棋子怎么了,昨天那十二个棋子今天可是长天派一夜间传的沸沸扬扬的演阵院十二迷,今天让你当棋子你还不愿意了啊?”另一个弟子剜了那人一眼,嫌弃的说道。

“得得得得得,是我错了,棋子就棋子,反正只要能赢,就算当个炮灰也无所谓了啊!”那弟子也不继续争辩了了,妥协的说道。

王紫当然很快就发现了道兵院调整了的人数,而且,几乎刚刚出现在演舞台上,她就已经发现了对方阵营中的玄武、李战、慕千厷、卫子楚,卫子楚朝王紫做了个很郁闷的表情,却引来闻人阔若有所思的一眼。

“万一要跟王紫殿下打怎么办?”卫子楚很郁闷的开口,闻人阔显然是故意的,次此比拼的弟子基本上都是精挑细选的,能够选他们四个新来的弟子,一定是调查过王紫,想用他们给王紫增加干扰而已。

三人没有说话,不知道说什么,若是他们也在破阵之列,是否要尽力而为?真的让他们为难了,让他们跟王紫作对,他们根本做不出来,但若是他们拒绝,一定会被道兵院的这些弟子排斥,而且,若是这场比拼输了,不论因为什么,以他们与王紫的关系,舆论都不会平静……

半晌,却见几人踏空而来,落在演武台中央,正是众人等待已久的丘高义、战文石、欧阳侨,令人诧异的是,今天来的不只有这二人,竟然还有宇文乾和史文斌!

“弟子参见二位副掌门!参见二位院长!”道兵院和演阵院的弟子齐声说道,演舞台下的众多观众也拱手施礼,两个副掌门同时驾临比拼现场,这指挥让众人更加期待这场比赛!

“呵呵,都免礼!今天能有这样的大事,我怎么能够错过?丘院长已经将昨天的比拼跟我讲过一次了,我只遗憾昨天没有到场,今天无论如何也不能缺席了哈哈!”宇文乾朗声笑道,锦衣之上金色的虎口散发着张扬的气息,虽然宇文乾表现的尽可能的平易近人,但身上慑人的气场却怎么都无法忽视。

“听说演阵院以此要求重回门派大比,可让本座期待了好久,哪等的上丘院长再行传达,本座迫不及待的自己来看了!”史文斌也笑道,相比于宇文乾,史文斌多了几分疏远和高高在上,但这好像才是一个副掌门该有的态度,因此众人并不觉得有何异样。

而王紫,在史文斌出现的时候,视线就不由得聚焦到他的脸上,史家、这个她终会翻个底儿朝天的家族,她对当年的所有信息几乎都是听别人讲述的,而唯有史家,是她记忆中深深铭刻的一个家族,而她几乎敢肯定,史家在当年陷害她的父亲和母亲的整件事情中、一定充当了不小的角色!

史文斌又是代替五行圣人副掌门之位的人,她终究会对史家做出调查,何不就从史文斌开始?

“你、就是王紫?”一个带笑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王紫淡然抬眸,看到的就是宇文乾张扬的笑脸,不论他怎么笑,右肩处那森森的虎口都会给人不寒而栗的感觉。

“对。”王紫敛下眉宇,应了一声。

“呵呵,听说昨天的十二面*阵是你所布,今天这阵法也是由你主导的,怎么样,对今天的阵法有没有信心?”

宇文乾笑道,注意到刚才王紫抬眸的一瞬间,既然是个新弟子,却如此淡定自如,再加上她在阵法上的造诣,此女子绝非简单人物,他绝对不相信王紫低眉敛目是出于恭敬,反倒是、他几乎可以肯定,王紫是在躲避他的探寻。

“有演阵院弟子的倾力配合,弟子有信心。”

王紫偏低的声线清晰的响起,引的宇文乾突然笑的更加开心起来,直觉的,这样打官腔的话绝不是王紫应该说出来的,而且丘高义也说了,此女子个性着实怪异,不卖任何人的面子,而且丘高义可是捋着胡须高深莫测的跟他保证过,就是他宇文乾来了定也不会有特殊待遇,可事实上却不是如此,从见到他开始,王紫的态度与所有见到他的弟子没什么区别,只是少了几分的热忱而已。

“也是你要求胜利的话演阵院重回门派大比?”宇文乾又问,中间看了丘高义一眼,丘高义也纳闷儿,王紫怎么表现的这么‘乖顺’?

“是演阵院所有弟子共同的心愿。”王紫回道。

“若是我们赢了,还请宇文副掌门成全!”司空长歌也在一旁拱手说道。

“还请宇文副掌门成全!”演阵院的所有弟子齐声说道。

“呵呵,你们且放宽心比赛,此事我一定会跟其他副掌门仔细商榷。”

宇文乾笑呵呵的说道,不再试探王紫,这才一天而已,王紫就收获了演阵院所有人的力挺和维护,他只是问了那么几句而已,瞧瞧演阵院的弟子一个个紧张成什么样子了?在其它院派都在跟仙界来的弟子激烈竞争的时候,演阵院却完全是另一番情形,今天这一趟来的还真是值了啊……

演阵院的弟子一听,宇文乾竟只是这样说而已,他们以为能让宇文乾亲自来,那演阵院重回门派大比可能有希望了,不过再一想,宇文乾若是真的承诺了,那岂不是明摆着他看好演阵院吗?众人摇摇头,劝自己还是不要胡思乱想了,比赛结果出来之后,能不能重回门派大比也会很快有结果的。

“闻人阔,今天可有把握扳回一城?”史文斌也问闻人阔,这样熟络的语调让众人一愣。

“回副掌门,有!”闻人阔则恭敬的施了一礼才说道,其实他私下里跟史文斌并没有那么疏远,他的父亲和史文斌私交甚好。

“哈哈,不愧是道兵院的弟子,也不愧是闻人家的小公子,不为昨天的一场败仗所影响,这个气势本座喜欢!”史文斌毫不掩饰自己对闻人阔的看好,夸赞的说道。

“多谢副掌门,道兵院所有弟子一定全力以赴,不辜负您的一片信任!”闻人阔谦逊的说道,同时也认真的保证。

“哈哈,二位掌门,约定的比赛时间马上就到了,可否开始了?”丘高义上前,询问两个看似各自动员的宇文乾和史文斌。

“呵呵,丘院长客气了,今日我二人只是旁观,主持大局还是丘院长和战院长二人,不必询问我二人。”宇文乾笑道,示意丘高义尽管按照计划来,史文斌也笑了笑表示却是如此。

“那就请二位副掌门上座,老夫来宣布今天的比赛规则。”丘高义笑道,宇文乾和史文斌听罢,身形展开,一个起落便落在评委席所在的高台上。

“经过一日的休整,相信今天演阵院与道兵院的弟子已经做好了准备,经过本院与战院长以及欧阳副堂主的商议,对本次比拼的规则作出一定的修正,仍旧是演阵院的弟子布阵,道兵院的弟子破阵,但演阵院和道兵院参加布阵和破阵的人数都限制在七十八人以内!破阵点到为止,由本院与战院长以及欧阳副堂主决定双方的胜负,一旦宣布胜负,道兵院和演阵院必须同时停止攻击!”

“这便是今日比拼的细则,道兵院和演阵院的所有弟子,你们听明白了没有?”丘高义左右看看,扬声问双方的人马。

“听明白了!”

“听明白了!”

演阵院和道兵院的弟子齐声答道,除了人数上迁就了演阵院外,其它并无什么值得挑剔之处,道兵院仍然占据一定的优势,毕竟他们破阵的人是自行选择的,不像演阵院那样必须如此,不过演阵院布阵占据了主动地位,因此双方的优势也可互相冲淡了。

“那、你们还有任何疑问或者补充吗?一旦决定了,胜负分出之后你们便没有挑剔的余地了!”丘高义再一次确认。

“没有!”

“没有!”

道兵院和演阵院的弟子再一次齐声回答。

“那好,本院宣布,比赛正式开始!由演阵院先行布阵!”丘高义点点头,很快宣布道,随即身形一转,飞身上了评委席。

“战院长,走吧。”欧阳侨笑着唤了一声,该到了自家弟子出招的时候了,战文石却帽檐压的低低的,也不知道注意力在不在这里,被欧阳侨这么一提醒,战文石好像才发觉该换场地似的,直接飞身上了评委席,也没给演阵院弟子一个鼓励的眼神什么的。

道兵院的弟子也退后一段距离,将演武台尽可能的交给演阵院的弟子,演舞台下围观的几万弟子也伸长了脖子想看看演阵院这第二个阵法会是什么。

“王紫小师妹,我们开始吧。”众人齐齐看向王紫,司空长歌上前说道。

“嗯,司空师兄,你可记得阵旗的方位?”王紫点头,转而看向司空长歌问道。

“记得。”司空长歌心里顿了一瞬,嘴上却毫不迟疑的回答了,王紫如此问莫非是……

“你与我一同布阵,剩下的人按照我事先安排过的方位就位,所有变化以阵旗为令!”王紫吩咐道。

“好。”司空长歌笑着应道,王紫能将布置阵旗的任务交给他一半那是信任他,也是给了彼此充分合作的机会,要不然只是一些阵旗而已,王紫全部自己安插也用不了多少时间。

众人则是重重点头,这么多双眼睛看着,他们也不好去地动山摇的呐喊,收到吩咐之后就快速的动了起来。

王紫将阵旗交给司空长歌,二人从两个方向同时开始安插阵旗,这次的阵法不同于昨天的仓促布阵,这些阵旗都是王紫事先在赤灵内炼制好的,内部打入了小须弥裂空阵必不可少的禁制,准备绝对比十二面*阵充分。

“演阵院所有弟子集体上阵,看来这次十有*是战阵了!”

“既然在迷阵上多有研究,为了赢,何不再来一个迷阵?战阵真是太冒险了……”

“看来演阵院是铁了心证明自己的实力了,打算让道兵院输的心服口服。”

“怎么听你的样子好像认准了演阵院会赢似的,我看今天演阵院注定要输了,跟道兵院比战力,这不是拿鸡蛋碰石头吗?”

随着布阵渐渐出现规模,众人纷纷猜测这是什么阵法,而在看了半晌之后,道兵院的人也有了动静,既然演阵院的布阵的人确定是七十八人,道兵院按照规则也应该派七十八人出战,而在七十八人选出来的时候,卫子楚心头蒙上了一层阴霾,这七十八人中果然包括他们四人。

“你干什么去?”玄武眼疾手快的扣住了卫子楚。

“我不去,那是王紫殿下,我怎么可能跟她打?道兵院输赢关我屁事!”卫子楚低着头,在神识中回道。

“你以为闻人阔会同意你退出?宇文乾和史文斌还在上面坐着,你想让他们因为你而更多的关注小紫吗?”玄武沉声说道,语气自然而然的带着威严。

“那怎么办?就等着闯进阵法跟演阵院的人大打出手吗?不行,绝对不能打,王紫殿下是希望演阵院赢的……”卫子楚咬牙道,不管怎么样,他就是不打!

“几位师弟,有什么疑问吗?或者,还有什么事情吗?”这时,却见闻人阔走在几人面前,笑着问道,看了一眼低着头的卫子楚,好像并没发现他的不对劲。

“没有,只是我们四个新弟子,恐拖累了道兵院破阵的进度。”慕千厷笑道,适当的收敛了身上张扬的气息,但与闻人阔站在一起仍然不落下风。

“师弟太过谦虚了,你四人修为毋庸置疑,昨天李战师弟的表现又出人意料,师兄想,今天你们只会给道兵院带来好运,哪里来的拖累一说?”闻人阔却是笑道,一副好好师兄的模样。

“既然如此,我四人一定会听从闻人师兄的指挥,全力破阵。”慕千厷又是一笑,那妖冶的笑就连闻人阔也眯了眯眼睛,慕千厷四人想的不错,闻人阔选他们四人的初衷就是想拿四人干扰王紫,但慕千厷却说一切听从闻人阔,那就算中间出现了什么差错,也会是闻人阔指挥不力……

“那便好,哦对了,听说你们与演阵院的王紫私交甚好,既然如此,你们可知道她布阵有何特点?或者、有何弱点?”闻人阔仍旧是一副和善的笑,却是不打哑谜了,直接开门见山的问了。

“呵呵,闻人师兄说的没错,我们四人的确与王紫有些交情,也知道王紫在阵法上颇有些天分,但我们四人却是对阵法一窍不通,并不知道王紫布阵有何特点,更别提弱点了。”慕千厷笑道,对闻人阔突然挑明的问话并没有感到奇怪,依旧轻笑着回答。

“真是可惜了,好了,师兄去看那阵法,你们做好准备。”

闻人阔叹了口气说道,随即转身离开,转身的瞬间眼神却是暗了下来,对于他明里暗里的试探,慕千厷应对自如,其他三人也不露马脚,道兵院竟是出现了这样厉害的角色!若不是因为王紫,他也不会注意到这几人,现在他竟是有些怀疑,今天派这四人上阵不知是对是错了……

“哼,王紫殿下的阵法根本就没弱点!”卫子楚在神识中哼哼,虽然现在他是道兵院的弟子,但比谁都希望道兵院输。

“阵法不是光靠武力就能破的,入阵之后只管听闻人阔的指挥,除非闻人阔能参透小紫的阵法,否则不论他怎么指挥,我们也不会赢。”玄武在神识中说道。

没有用很久,演阵院院的阵法大致的规模已经完全现行了,司空长歌和王紫的阵旗也安插完毕,只等着王紫炼阵了。

司空长歌跟王紫交流了几句,这才飞身落进阵法当中,王紫再次检查了阵旗之后,也飞身进入阵法。

王紫操纵着灵力炼阵,而事先安插的阵旗无风自动,扑簌簌的煽动着,阵旗上渐渐显露出一个个复杂的禁制,很快,在王紫越来越紧凑的操控下,那些阵旗聚集的灵力猛然串连在一起!

众目睽睽之下,不能用九转阵盘和五行灵力对她阵法威力有了很大的压制,但也足够对付道兵院了,王紫加快了灵力的运转速度,促成阵法的最后一步!却见在整个阵法的范围内,突然闪现一圈巨大的白光,直晃的众人看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众人心里都明白,这恐怕是阵成了!

昨天看过十二面*阵的众人都睁大眼睛瞧着,生怕闭上眼睛再出现昨天一样阵法消失的情形,因此今天无论如何叶要看清楚!

然而那阵法的白光散去之后,众人看去,却见那阵法范围的地面上浮着一层将近一米高的云雾,而演阵院的七十八人站在那云雾中,被遮去了将近一半的身形,除此之外并无其它变化!

这、这……这在太奇怪了!太出人意料了!如此一目了然的阵法,演阵院是在开玩笑吗?七十八个人就那么站着,不是给人当活靶子吗?他们就不信了,难道只多了那一层云雾,就能扭转整表面上看必输无疑的局面?

一个个月疑问和怀疑纷纷从众人口中冒出,顿时掀起了一大片的讨论之声,没有看明白演阵院意思的还包括道兵院的众弟子,他们一致的看向闻人阔,想问打散或者打败这样一个阵法还需要什么战略吗?

“这是什么阵法?”赵元蝶秀眉微皱,这阵法已经布好了,可是是什么阵、要怎么破?

闻人阔没有说话,眉心却渐渐拧在了一起,王紫能轻易修改十二面*阵,昨天到今天这么长时间,他可不信王紫只是拿出一个不是阵法的阵法对付他们。

“演阵院阵法已成,道兵院破阵!”众说纷纭之时,一道浑厚的声音从评委席压下。

“四个缺口,我们分兵攻入吗?”赵元蝶查看了阵法的布局,虽然觉得这个阵法漏洞百出,根本不是常规的阵法,主将的位置暴露无遗,不论从哪个方向都能直捣阵中,但是为了保险起见,赵元蝶还是谨慎的建议道。

“这样的阵法我们基本上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破阵啊!闻人,你还在等什么?”田武忍不住说道。

“这阵法,不像是表面看的那样。”闻人阔道,深锁着眉头,并没有急于下达破阵的命令。

“难道是昨天阵法输了胆子也输了?这分明就是……”田武还想劝闻人阔尽快破阵,却被闻人阔警告的看了一眼,让他不要忘记昨天信誓旦旦说的话,田武不服气,但仍然退下了。

“刚才她安插了七十八面阵旗,每面阵旗都是提前炼制的,阵旗上禁制千奇百怪,若单单是人来守阵,还炼阵旗做什么?”闻人阔道。

“七十八面……为何刚好是这个数字?”听闻人阔这么一说,赵元蝶也谨慎了一些。

“不知道,从王紫能演变十二面*阵,就可以看出她并不是总按常理出牌,这应该又是一个处处暗藏杀机的阵法……”闻人阔道,一手摊开,另一手无名指在手掌上点来点去,若仔细看,他点的方位正好是王紫布阵时阵旗的方位。

“那我们……”赵元蝶观察着阵法,正要说自己的见解,却见闻人阔的身影突然离开了原地,临空停在上空!

“闻人阔?”赵元蝶也纵身飞入空中,疑惑的唤了一声,而闻人阔只皱着眉看着演阵院的阵法,并未回答,而且赵元蝶明显的感觉到,闻人阔身上突然出现了一阵压抑的气息,赵元蝶不禁也看向下方的阵法。

“这、这是……”半晌,赵元蝶惊讶的看向闻人阔,想从他那得到确切的结果。

“小须弥裂空阵。”闻人阔沉声开口,证实了赵元蝶的猜测。

“果真是小须弥裂空阵?她怎么敢用这样的阵法?她只是一个地元期五层的修士!”赵元蝶清冷的脸庞也露出不可置信,王紫这太冒险了!

从空中看下去,却见两排修士交叉不惧,被中央的主将、也就是王紫分割成四队,外围像是围墙一般再布四队修士,然而外围却是留下了四个明显的口子,这样稀疏的不惧,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卍”字!

“要么耗尽主将的灵力,要么用最快的速度干掉主将,闻人,我们怎么做?”赵元蝶惊讶过后,侧头问闻人阔。

“你叫我什么?”闻人阔却突然问道。

“闻人啊……”赵元蝶秀眉皱起,看向闻人阔,却见一直沉着脸色的闻人阔突然笑了起来,赵元蝶仔细想了想自己的称呼,好像没有什么不对劲啊。

“你从来都是直呼闻人阔的……”闻人阔笑道,整个人都比刚才多了几分轻松。

“闻人阔!现在在商议破阵之事,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赵元蝶偏过头,面上却是浮起一片嫩红,闻人阔笑的更加开心了。

“有听,当然有听!但你若是改口叫闻人的话,我的神识或许会转的更快一些。”闻人阔笑道,在赵元蝶恼羞成怒之前身形一闪,落回地面上。

“小须弥裂空阵,虽然四处都是陷阱,但我们也必须先跳进去,对于怎样入阵,我们并无权选择,小须弥裂空阵是活阵,阵旗和守阵之人会针对我们入阵的方位做出快速的调整,不管我们从哪里入阵,到最后都会被分开,这就是小须弥裂空阵所谓的‘裂’,讲求的是分而歼之!”

“与其到时候被随机分割,不如我们自行跳进去,保留一部分选择的权力,小须弥裂空阵的变化主要在于守阵之人的裂变,以主将为中心,一旦我们进入,对方的八面人马便会裂变成为四队骑兵,将最初的漏洞全部填上,相当于四个角上形成了四个新的小须弥裂空阵,这样的裂变本是无穷无尽的,但碍于对方人数的限制,应该最多裂变一次!”

“如元碟所说,小须弥裂空阵破阵之发只有两种,一种是直捣黄龙,干掉主将,一种是在裂阵中僵持,知道耗尽主将的神识和灵力,因为整个小须弥裂空阵的变化都是由主将操控,没有人有那么强大的神识,可以持续不断的进行指挥,一旦对方有了停顿,我们就有了致胜的先机!”

闻人阔笑着跟其他三个负责指挥的人说道,说话间自信和沉稳渐渐回到他的身上,这源于他对一个阵法的了解和对破阵的信心!

“所以,你们听好了,兵分四路从四个口子进入,不管阵法如何变都不要慌,也不要管守阵之人如何变化,你们只找准了裂变后的副主将,拿下副主将就会破了他的变化!四个角上的裂阵一破,主将统领的阵法也就不攻自破了!”

“再不济也要在阵内耗着,主将的灵力和神识迟早会坚持不住,当然,最好不是用这种笨办法破阵,你们、听明白了吗?”

闻人阔认真的交代了战术,很快将破阵之人划分四队,准备破阵!

------题外话------

我错了我错了,今天又卡在这没讲完,还有答应几个读者万更也没更出来,呜呜我错了【一鞠躬……】,妞儿们原谅我吧,我会奋起补上的,尊的尊的!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